有人赠我明月光

繁浅,八月狮子座,希望天暖时就瘦,写出的故事会有人喜欢。

最新青梅竹马甜宠文《此意寄昭昭》已全国上市!

我有一个男闺蜜,是能在四十度的高温下还有本事把我叫出来和他一起吃碗面皮儿的真友情。

其实人和人之间的磁场很奇怪,我向来是个不太容易交到朋友的性格,认识他是在一个培训班,他坐在我的后座。本来互不相识,某天自习时间他突然戳了下我的肩膀,递过来一包泡椒凤爪,悄悄地说:“我带了好几包,给你一包。”

话落,他又神神秘秘地左顾右盼一番,把声音压得更低:“嘘,别让别人发现,容易遭人妒忌。”

神经病,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居然会有人在坐满人的教室里邀请你一起啃鸡爪,鸡爪那么瘦,有什么好吃的?

后来他才坦言,因为看到我总坐在角落里,很少和别人交流,他大发慈悲想和我说两句话,想了好久才找到这么一个热情好客的借口。

大概是因为他有和我年纪相仿的妹妹的缘故,他看似没心没肺,实则细心妥帖。在培训班期间,他带着我吃遍了附近的各种小吃,友情也在一顿顿饭里慢慢积攒起来。

我们的友情模式就是互怼,不过想起来好像也没有“互”,只有我单方面地怼。

他很喜欢打篮球,我在公园的篮球场见到过一次,满场疯跑,好不容易抢到一个球,投球连球框边缘都挨不着,还得意地跟我说:“我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山东流川枫。”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旁边已经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过来,我赶紧把他揪到一旁:“说话就说话,骂流川枫干什么?”

“……”

我补充:“还骂得这么狠。”

“虽然我投球的准确率稍微有点逊色,但你看我在球场上矫健的身姿,宛如……”他心有不甘,兀自强辩。

“宛如一只傻狍子。”

这话差点把他气傻。

工作以后我们都特别忙,我又很宅,不喜欢出门,假期只想在家里休息,他经常在微信敲我:“姐妹,明天出来请我吃饭。”

但如果我真的赴约,结账时他总会说:“一边儿去,我能让女生掏钱?我还要不要脸了?”

他是一个特别矛盾的人。

他是天秤座,有着严重的选择困难症,做什么选择总是举棋不定、婆婆妈妈的,我刚好相反,所以对他的婆妈很是痛心疾首。

假期伊始,大学同学邀请他去西安玩,他每天都在纠结,經常深夜一两点还给我发消息:你说我要不要去啊?

我不堪其扰,直接给他定了车票:立刻去。

当天晚上,他就坐上了开往西安的火车。十个多小时的车程,因为车次少,所以乘客很多,他的还是站票。到了深夜,车厢里仍然嘈杂,他发了一段小视频给我,和我共同分享车厢里热闹的夜晚,哭着问:“你为什么不给我买高铁票?”

我安慰他:“省钱嘛,一会儿你去补张卧铺票。”

没多久就传来消息,卧铺票和餐车票都已售罄,他大惊:“我不会就这么站一整夜吧?”

“没关系,”我亡羊补牢,“有我陪你通宵聊天呢,你怕什么?”

我絮絮叨叨地跟他说我好想吃灌汤包,他指点我哪条街哪一家的包子最好吃,让我明天早晨去买。对话在我发过去“我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后戛然而止,因为我睡着了。

窗外下了几十年难遇的暴雨,暑气尽退,湿润的空气从窗户缝中挤进来。枕着雨声,我睡得特别好,等到自然醒,才猛地想起我的小伙伴还飘摇在路上,赶紧拿过手机,果然有好多条消息。

“嗯嗯嗯,我肯定保密。

“到底是什么啊?喂,你不会睡着了吧神经病!

“好想知道是什么惊天秘密……

“喂喂喂!”

“抱歉啊姐妹,”我发过去一个羞愧的表情,“下雨天睡觉天,你肯定能理解我!”

没过多久,他就回了消息。我点开,看到他没有执着于昨天的追问,而是说:“吃包子了吗?”

没想到我昨天随口的一句话,他还记得这么清楚。

那一刻,我忽然莫名感动。

时光太长,我们可能会遇见千万种人,有些人匆匆一面,互通一个眼神或微笑,有些人却停下来,心有明月,赠我以光。

希望我们也能赠人明月光,因为有光,才觉得岁月可期。

赞 (2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