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次相逢

丐小亥

在此之前,因为参与过独木舟的签售会,我与上万名读者有过匆匆见上一面的缘分。见过了“大风大浪”,以为自己不会紧张。

可真当自己坐在《成人礼晚点》见面会的台上,和朵爷以及花凉、清尧、容光、林桑榆、繁浅等作者向读者打招呼时,双手都不知该如何挥动。

我有些木讷和慌张。

可能是害怕大家在现场逼问我,为什么可以拖稿五年?

也有可能是难以确信,恍恍惚惚一瞬间,岁月已经偷偷流逝了这么多年。

而如今,我们还能对坐在一起,回忆往日的种种。

与读者相逢的方式有很多种。

在《一粒红尘 Ⅱ》签售会上,热场时我常常会问读者一个问题:有多少人是看着《花火》长大的?现场顿时齐刷刷地舉起了许多双手。

我说,能在杂志上和你们一起成长,到今天我们在美丽的南昌遇见,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热情又懂事的读者总会趁空闲和我聊看杂志的趣事,询问和我共事的编辑们现在的状况,还给我打气:丐胖,你一点都不胖!

结束签售会时,我还有些感伤,人生匆匆,我们还会再相见吗?

在《成人礼晚点》中,我提到过与读者的一次巧遇。那是在母校的中心花坛,我站在那儿等老师和朋友。刚好遇到两个学妹,她们认出了我,手舞足蹈地喊着我的名字,跑过来和我聊天。

我有些惊慌,却又有着一丝喜悦。就像读书时,自己写的作文被老师认可了一样。

在见面会现场,有位女生站起来问我那个中心花坛是在哪一所学校。我浅笑着说出了那个地名,她开心地朝我点了点头。

喜欢这个世界的原因,就是有些相遇会悄然击中内心。

我们俩竟然在不同的时间轴里,在同一个地方挥洒过青春的汗水和泪水。

见面会开始的前几天,有一位读者通过微博问我,我可以带自己的简历过去吗?

她向我讲述自己多么热爱文字,期冀着有一天能和我们一样在编辑部编织出美丽的文字。

只言片语中的真诚打动了我,我回复她说,你带过来啊!

见面会当天,她没有失约,在签书时递给我一张蓝色的打印纸,上面写着她的一些经历。我们没有聊太久,从她的简历和交谈中,我再次感受到了她那份热烈的心。

第二天是公司十三周年读者见面会,我惊讶地发现她也坐在台下。在与编辑互动时,我邀请她上台进行了简单的采访。

她说,自己一定会向夏沅看齐,成为一名优秀的编辑。

她是南华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的学生,即将毕业。读书的闲暇期间,一直在做与编辑有关的工作,还偶尔写点文章。

我对许多憧憬着日后成为编辑的读者都这样说过,热爱文字和阅读,你就有机会与我们并肩同行。

结束见面会没几天,我竟然在编辑部看到了她!她坐在工位上,自信地跟我打招呼。是的,她通过了面试,已然成了我的同事。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意想不到的方式再次相逢。

见面会后,还有一些读者断断续续来到编辑部。

有个女生拿着《成人礼晚点》找我和朵爷签名,幽怨地跟我们说:都怪飞机晚点了,害我当天不能赶到见面会去支持你们。

我笑着说,没事的。

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此刻能遇见就是最好的事。

长久以来,我都认为当编辑是一份很奇妙的工作。

通过一本杂志,我们与千万人一起相遇。彼此隔着天南海北的距离,却似乎触摸着同样的时光轨迹,偎依着走出了不同的人生。

《成人礼晚点》随书赠送了一张小小的人生清单卡,有心的人可以在上面填写未来的愿望,然后存起来,等日后再拿出来阅览,将会是另一番心境吧。

我也有一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但愿自己能永葆一颗年轻的心。这样,我就还能期待与所有的读者来日能再相逢。

赞 (1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