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朵爷

我最近下班喜欢去超市逛逛。

超市离公司五百米不到。我大多时候邀锅一起,穿过马路,讲几句公司的八卦,几分钟就到了。

作为一个一到半夜就会饿的瘦子,我一般会囤点饺子、面之类的。有时候也会买菜。

我其实不会做饭,但就是觉得在超市买菜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琳琅满目,大多是很新鲜的颜色。

挑挑拣拣的,看见什么都想买一点儿。

比如我买两个鸡腿,锅就会在旁边问我:你会做?你知道怎么调料吗?你们家烤箱开过吗?

我说,那我把它放水里煮一煮就吃。

又比如我会一边装模作样地买牛腩,一边问锅:你说土豆炖牛腩怎么做?

她说:你先把牛腩焯水,再拿出来放到锅里,中火至小火炖大概……

我说,那算了,周末你来做吧。

周末她果然来了,拎着一大袋子各式各样的肉。

紧接着,她在厨房里发脾气:这锅不怎么好,这铲子还不换?你刀该磨了好不好!我的天哪,真想把你的厨房烧了。

不是说做饭的人都心存温柔吗?你这样做出来的东西能好吃?

我看她那样凶神恶煞的样子,口不择言:我……我外婆家的锅一辈子没换过!

她看着我,想吐血。

其实之前离职在家休息的那几个月,我是做过几次饭的。

因为一人食嘛,每次在厨房乒乒乓乓捣鼓很久,还要打开APP看先放什么后放什么,等到菜做好,已经没有力气吃了。

一点也不快乐。

小时候总诧异那些主妇的抱怨,总是做饭的人,几乎都不怎么想吃饭。

现在想来,年年岁岁里,不管生活幸与不幸,一日三餐,总归是要她们来做的。

这么漫长的一种习惯,大概耗掉了她们大多的乐趣。

她们大概也需要换一些厨房新物件,听几句新鲜又温柔的夸赞。

想起来,我以前也总嫌弃我妈做的菜不好吃。

记得我读高中那会儿放假回家,我妈那阵子正沉迷于各种养生食谱。

而我每次都担当我妈实验中最重要的部分——试吃。

所以后来大家经常讨论妈妈做的菜好吃的时候,我总是叹气:别人家的妈就是不一样。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兴许是太久没吃了吧,居然莫名有一些怀念。

哇,人类啊,总是被这种诡异的情感所控制!

我在微信里问她:你上次来我家时那个鸡肉怎么做的?为什么我做不出来那个味道?

她特别得意地跟我讲了半天她的高招之后,开始数落我:你知道为什么吗?你厨房的调料太不齐全了,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能吃呢?

这个人,果然不能夸。

却又不得不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是会更擅于捕捉生活中的幸福感的。

年少读书的时候总是很紧张,也许是因为考试成绩这件事就像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我们,又或许是那时候的我们不太能为自己做主。只有见到偷偷喜欢的人,心里才会起一丝涟漪。

可我们不一样啊,喜欢的东西都是零零碎碎的,却总是层出不穷。

《深夜食堂》里有一句经典台词——人世间,酸甜苦辣,若长良川。

我们的灵魂和身體从来都不是一致的。

你长大了一些,又变老一些,你的灵魂却像回到六七岁的时候,容易被无数细小的东西吸引。

而这些看似细小的东西,可以让我们在一生之中的无数崎岖里,走出最平稳的那一步。

再去逛超市的时候,我按照我妈的吩咐,拎了一大袋调料回去。我又在手机里下单,把小锅要砸掉的东西通通换了新的。

想着下次这些人再来给我做饭的时候,可就没有话说了吧。

竟有一些些期待。

但在此之前,我想学一学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赞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