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老婆戏份有点多

叶子琦

简介:杜雪薇的人生目标是:嫁给苏子凡,吃喝玩乐一辈子。后来有一天,她梦想成真了。

一、套路与反套路

仰躺在软床里的杜雪薇气闷地盯住iPad里的一张照片,照片中,她的老公苏子凡先生正与一个姑娘温柔对视,勾唇浅笑间,一种不可言说的暧昧之感在眼波间流转,那姑娘是个新晋的网红,刚刚接了三部新戏,还被某知名娱乐节目请去做嘉宾,火爆程度如日中天。

杜雪薇气愤地将iPad扣在床上,心情郁闷地拨通了苏子凡的电话:“你在哪儿?”

对方清了清嗓子后回应:“录音棚。”

“我要离婚,现在,立刻,马上。”杜雪薇气急败坏。

“哦,好,我马上回去。”

杜雪薇烦闷地挂断电话。怒不可遏的她心想:什么,他竟然都没有安慰自己?

半个小时以后,苏子凡的车子停在了别墅外,杜雪薇瞧准了时机,提起刚刚简单收拾好的行李箱,径直朝着楼下走去。

时间刚刚好,她走到一楼正厅时,苏子凡恰好推门而入。

双方四目交接,苏子凡先开口:“这么急着走吗?不先去离婚吗?”

哼!杜雪薇别过脸去。

苏子凡根本没理会,只继续道:“你等我一下啊,我上去拿户口簿。”

啊?

一分钟后,苏子凡重新回到一楼,扯着杜雪薇的手说:“咱们得快点儿,待会民政局要下班了。”

“呜呜,苏子凡,你没有良心,你真的要和我离婚?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哇,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嘤嘤嘤!”杜雪薇丢掉手里的行李,撒起泼来。

“有多少年啊?我怎么不知道?咱们才结婚一个月而已啊。”苏子凡明显不想撒手,扯住杜雪薇的胳膊催促,“真的不能再闹了,你要是有什么事,等离完婚了以后再说。”

啊?他不怕?

杜雪薇猛地抽回胳膊,索性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端着姿态,兴师问罪道:“你和那个小网红到底怎么回事?”

苏子凡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催促:“这婚你到底离不离啊?”

“那个……先不离了吧,我也不能太武断,你要是解释得好,我可以原谅你。”杜雪薇自己给自己搭了个台阶。

“暧昧不清啊,绯闻不断啊,你没看新闻吗?写得很清楚。”苏子凡站在原地,连坐下的意思都没有,他说完后,继续道,“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对不起你在先,所以还是赶紧离婚吧。”

杜雪薇才搭好的台阶被苏子凡一脚踹翻了,他还毫不留情地在上面踩了两脚。她只觉得自己一只脚悬在空中,回去丢人,往下迈,就是万劫不复。

她缓缓放松了身体,撇了撇嘴巴后,声音弱了一些:“既然你都承认了,也算你对我真诚,那这次就算了,我原谅你了,这婚先不离了吧。”

这下,苏子凡不淡定了,劝慰道:“要不咱还是离吧,你看我,整天不能陪着你,总是不喜欢对你笑,外头绯闻不断,真不是个好老公。”

“你这么说,我就更不能抛弃你啦,子凡,我不会放弃你的,放心吧。”

一旁的保姆默默咋舌,这二位套路太深,看得人眼晕啊。

二、网红之路

其实,杜雪薇是不可能离婚的,苏子凡可是她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骗到手的人,凭什么一个小网红就让她放弃?

不行!这样被动承受实在不是杜雪薇的性格,她决定:主动出击,她抢我男人,我就要抢她饭碗!于是,她打算,自己也做個网红试试。

抱着iPad搜索了一个上午,了解了N种网红养成办法后,她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便迅速雇了一个偷拍人员,随即在查看了一遍今日本市新闻后,成功锁定了目标——一个放弃农村相恋多年女友,而在城市中找了个白富美过日子的渣男。

她找人查了渣男所在的公司地址后,将自己打扮得如花似玉,美艳动人,约上偷拍人员一同前往。

杜雪薇向来雷厉风行,踩着高跟鞋直奔着渣男而去。对方瞧见她后,抬眸浅笑着问:“您好,请问您……”

按照剧情发展,杜雪薇根本不用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她一把扯过他的衣领,脸颊逼近,御姐音发挥到淋漓尽致,说每一句话时都用了最足的戏感,她说:“像你这种现代的陈世美怎么配活在这世上?古有包公断案怒审陈世美,今就有我杜雪薇狠打臭渣男!”

讲完话后,她特意对着摄影机的方向扫了一眼,眼波流转,端的一副英姿飒爽,女中豪杰的模样。

对方似乎还要辩解,可杜雪薇一拳砸下,男人赶紧捂住鼻子,哀号着求饶。

“哼!渣男,让你欺负小姑娘,让你背信弃义辜负别人,打的就是你!”几句话下来,杜雪薇将幼年所学的跆拳道功夫施展得淋漓尽致。收尾时,对方已经趴在地上求饶了。

楼下有保安冲上来,杜雪薇这才收了手,学着李小龙的样子,擦了擦鼻子后,补了一句完美结尾:“有我杜雪薇在,你们这群渣男不会好过的,哼!”

保安冲到她跟前的时候,刚好所有台词都讲完了,围着看热闹的人们开始议论,而她也被一群保安架着丢出了办公大楼。

嘿嘿,不过没关系,拍摄角度完美,拍摄情节OK。杜雪薇买下了整段录像后,欢乐地跑回了家,做了简单的后期处理和剪辑后,将视频传至了网络,而后,特意注册了六个小号,分别留言怒赞女侠豪气冲云天。

苏子凡中场休息时,随意浏览新闻,在瞧见杜雪薇这段“行侠仗义”的视频后,深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推了推眼镜,叫来了助理,吩咐立刻将这段视频封锁。

杜雪薇这个女人,真是一时半会儿都消停不下来。

他自手边摸过剧本,看了几眼,终于再也看不进去了。他从一旁的椅子上拿过外套,打了声招呼后,离开了片场。

苏子凡是个新晋的导演兼专业配音演员,早年因为配音走红,上一部拍完的影视剧拿了大奖,被评为最帅气的声优男导演。他一直顺风顺水,直到生日那天喝多了,撞上了这位十分能搞事情的杜雪薇小姐。

三、床上事故

果然,视频分分钟便被关注了,半个小时以后,评论数量达到了一千二百条。杜雪薇捧着iPad趴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只等着明早一觉醒来已然成为粉丝数十万的一个网红。

她长相甜美,气质脱俗,早先有人说过她像刚出道时的张柏芝,水嫩得像是一朵水仙花一样。整个视频她反反复复看了四十几遍,深深地被自己的言行举止以及超强的戏感吸粉,她觉得自己简直太完美啦,不成为网红简直是社会的损失。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开始幻想,成为网红以后,她一定要和苏子凡合作,扮演他剧中的女一号,再和他一起拿个金马奖之类的,想着想着她便又乐翻了。

“杜雪薇!”

杜雪薇被一楼的吼声打断了思路,缓缓从床上爬起来。她怀疑自己听错了,苏子凡回来了?

“你给我下来!”

又一声传来,她果然没听错。

杜雪薇噘着嘴巴仰躺回床上,扬声回应道:“你找我有事就上来说呀。”

停了一会儿后,她听到对方迈着步子朝着楼上走来,赶忙拢了拢头发,确定自己不要太邋遢。

“是你自己发布到网上的视频?”苏子凡开门见山。

杜雪薇一脸狐疑,夹带着些许的委屈:“没有啊,什么视频?你说什么呀?”

苏子凡懒得和她争论,扑到床上抢过iPad,搜索了一下历史浏览记录,将视频拖出来后摆在杜雪薇面前。

杜雪薇听着视频中自己几乎完美的声音,再瞧着那美好的身段,勾起嘴角,自我陶醉地说:“好不好看?嘿嘿……”

“删掉。”苏子凡一把夺过杜雪薇的iPad,手指迅速动着,准备删除。

“啊,喂,喂,不行,苏子凡,给我,我好不容易拍的呢,花了三千块,喂!”杜雪薇连忙爬起来跟他撕扯抢夺,删除了还得再传,原本的数据就没有了啊。

二人撕扯在一起,杜雪薇人小灵巧,竟然搂住苏子凡的脖子,双腿夹住他的腰,整个人攀了上去。苏子凡重心不稳,没有站住,带着杜雪薇朝着床上扑去。

苏子凡的唇与杜雪薇的触碰在一起,她瞪圆了眼睛,他瞬间红了脸。他尴尬地伸手遮住杜雪薇的双眸,不能让她看见自己脸红。醉酒那天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他和杜雪薇在床上做过的事情像是播放幻灯片一样在大脑中上映,他顿时觉得热血喷涌,呼吸沉重,心跳加速。

杜雪薇的红唇仿佛有魔力一般,他竟然会忍不住地想要凑上去,他缓缓吻上对方的唇瓣,呼吸更加急促了。

刚撬开对方的舌头,他便听到身下的人“哇”的一声哭了。

“苏子凡,我的腰,嘤嘤嘤,硌着iPad啦,快要折了,好疼,嘤嘤嘤……”

苏子凡烦闷地微微直起身,才瞧见杜雪薇奇怪的姿势,她的双腿缠在他的腰上,腰被竖起的iPad垫得拱起,他用力一带,她重新回到他的怀里来。他柔声问:“怎么样?”

他以为对方是装的,反正杜雪薇这种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随时都能放声大哭、嘶吼的。可谁知,对方却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头埋进他的脖颈间,泣不成声:“疼,太疼了,苏子凡,快送我去医院。”

四、美女的终极人生目标

苏子凡赶忙抱着杜雪薇往楼下跑,将她塞进车里后直奔着医院而去。这一路上,杜雪薇都在哭,哭得苏子凡心烦意乱,几近崩溃。

他柔声安慰着:“别哭,别哭,很快到了。”对杜雪薇,他真是一丁点办法都没有,整天哄小孩儿一样,她不就是比他小了五歲吗?为什么他就跟养了个闺女一样操心?

初见的那天,苏子凡喝醉了,杜雪薇偏偏跑来缠着他要签名,说自己最喜欢苏子凡的声音,光是听声音就能认出他的人来,还把他所有配过的人物的音从头数到尾,甚至连哪一年的作品都说得很清楚。

苏子凡当时很感动,可是不知怎的,俩人就跑到了宾馆,又不知怎的,俩人就睡在了一起,更不知怎的,杜雪薇十五天后带着根验孕棒,和一份医院的验血报告找到了他。她义正词严,大义凛然地说:“我怀了你的孩子,你得娶我。”

不对,不应该说不知怎的杜雪薇就怀孕了,因为这小妮子根本就没怀孕,不知道她从哪弄了张图片PS上自己的姓名,而那个什么验孕棒更是她守在妇产科门口求孕妇为自己制造了一根。

这姑娘心机深到没朋友,当时苏子凡马上要参加记者招待会,距离他二十米处有七八十个记者,记者们瞧见有人同他说话,自然围了上来,而这姑娘顺势介绍说:“我是苏子凡的未婚妻,你们好。”

苏子凡就是这么点背,俩月后迎娶杜雪薇,结婚第三天,她突然打电话跟他说自己流产了,在医院呢。要不是苏子凡在医院里有熟人,他估计能被这妮子瞒一辈子。

医院病床内,已经做完了检查确定腰部受伤要养着的杜雪薇噘着嘴巴躺在床上,埋怨道:“你这是故意谋杀,我要是报警,你肯定得坐牢。”

苏子凡将手机递给杜雪薇,提醒:“报警前最好先给保姆打个电话,听医生说你今天比较严重,现在上厕所都是个问题,得叫人扶着,我被抓了你自己可能得死在床上。”

“哼,你怎么这么恶毒?还诅咒我!”杜雪薇抽了抽鼻子,刚才哭得眼睛还红着,鼻头也泛着红,甚是可爱。

苏子凡忍不住嗤笑出声,疑惑地问:“杜雪薇,你说你好好的等到毕业做个小明星不好吗?为什么就非得跑来迫害我呢?嗯?”

“傍大款才是我的终极目标,谁家长得好看的姑娘还风里来雨里去地拍戏呀,那么辛苦的事情我才不做呢。”

“呵呵,”苏子凡有时候怀疑杜雪薇的脑回路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说不定她脑筋打了个中国结,不然怎么会这么奇葩,充满了坏主意?

“那你今天为什么又想做网红了呢?自己制造舆论这种做法是不是太俗气了一点儿?”

杜雪薇抽了抽鼻子,无比委屈地望向苏子凡,说话间,眼睛中又蓄满了泪水。她呜咽着开口:“谁让那个网红跟你眉来眼去的啦,我再待在家里,你就被人抢走了。”时间刚刚好,话音落下,眼泪也滴下来了。

可苏子凡瞧着她的样子,怎么都难过不起来,反倒忍不住笑得歪在椅子里:“你是黄袍加身后的赵匡胤吗?害怕别人也用这招啊?不是你说先不工作,在家养胎的吗?请问苏太太,你的胎呢?”

杜雪薇抽了抽鼻子,眼泪仍旧“哗啦啦”往下掉落着,就跟不花钱一样。她别过头去,再不理苏子凡。

苏子凡自一边抽过纸巾塞到她手里说:“赶紧擦擦,鼻涕要滴下来了。”

“呜呜,你还欺负我……”这下好,她哭得更欢了。

五、怀个孩子试试?

晚上,苏子凡的助理打来电话,说视频已经解决掉了,只不过杜雪薇被人肉出来,被挖出了一段不是很好的高中经历,事情比较麻烦。

杜雪薇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走到走廊中,压低了声音叫对方将资料传给他。他坐在门口走廊的椅子上,皱着眉头看完了全部资料,随后重新拨打给助理:“要多少钱才能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对方开价三十万。”

“立刻解决,我稍后把钱转给你。”苏子凡挂断了电话后,缓缓起身,在医院的走廊中来回踱着步子,心事重重,难以平复。

对于杜雪薇,其实他的了解真的很少,他对她,说不上不讨厌,可好像也没有多么的喜欢,只是对方喜欢闹,他要么陪着,要么笑看着,反正也闹不出大事情来,所以无所谓。

对于她的过去,结婚那天她说一切从简吧,于是他们直接领了证就算了事,过多的事情他一句都没问过。

苏子凡租下了杜雪薇旁边的病床,夜里,他怎样也睡不着。婚后,因为知道自己被骗了,所以苏子凡就没再和杜雪薇同房过了,他的房间杜雪薇是不能涉足的,而杜雪薇的房间,他几乎也从不进去。

听着身侧这个本应与他关系亲密却有些陌生的姑娘的呼吸声,他突然觉得心中有些愧疚。他自床上爬下,凑到杜雪薇的床上,钻进她的被子里,伸手慢慢揽住了对方的腰。

杜雪薇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一般,朝着苏子凡的怀里凑了凑,头在他的脖颈间蹭了蹭后,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苏子凡忍不住嗤笑,任由着她枕着自己的胳膊,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苏子凡是被杜雪薇的尖叫声吵醒的,她才刚睁开眼睛,便被猛地一脚踹下了床。

苏子凡缓缓地自地上爬起,痛苦地揉着屁股,无奈地吼道:“杜雪薇你是不是疯了?”

“啊?苏子凡?我……我……我那个……自己睡觉习惯了,我不知道是你,我以为是在家里呢。啊,苏子凡,你没事吧?你快起来。”杜雪薇慌亂极了,扶着腰扯过苏子凡。

苏子凡无奈极了,可也习惯了,反正只要是杜雪薇,做出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杜雪薇上午例行检查后,医生说可以回家休养,只要没有太大动作,养一个月就差不多了。苏子凡将她送回家后就赶去片场了。

助理将杜雪薇事件的处理结果向他汇报了一遍,并将杜雪薇的全部资料交给了苏子凡。

而回到家后的杜雪薇不淡定了,好好的视频竟然被人黑掉了,拿脚指头想都能想得出来,这事情一定是苏子凡做的,她气闷地在家里懊恼了半天,到了中午,忍无可忍地拨通了苏子凡的电话:“赔偿我五千块,视频拍摄两千块,U盘里的原视频一千块,精神损失费一千块,赔钱!”

“那也是四千块呀,为什么要给五千?”

“作为老婆,问你要一千块不行啊,你到底给不给?”

“呵呵,不给。”

“离婚。”

“好哇,立刻,马上。”

“哼!”

“你到底离不离?”

“就不离,偏不顺你心意,就不离!”杜雪薇气哄哄地挂断了电话,真是拿苏子凡一点办法也没有啊,怎么办,这样下去铁定不行啊,要有筹码才成,那么……什么筹码才好呢?不如,真的怀个孩子试试?

六、勾引技术哪家强

是夜,苏子凡下班,刚一到家,就发现气氛有些异常。比如,保姆不在。再比如,房间的灯没有开,而是插了几根蜡烛。

再深入探测,苏子凡发现,大有问题啊。杜雪薇竟然穿了件露肩吊带蕾丝短裙,有些大的领口处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她身材本就好,而如今这样的姿态,明显是在撩人啊。

苏子凡假装看不见她,绕开她径自朝楼上走去。

杜雪薇怎么会放弃呢,赶忙快走两步,挡在了楼梯口,单手摸上苏子凡的胸,抬起一条腿后,将红唇凑向苏子凡。

“你赶紧把灯打开,蜡烛熄灭,待会儿一个失误我这栋别墅都能被你玩没。”苏子凡声音清冷,如寒秋夜晚的清水一般,泼在心上,顿时让人冷了半截。

可杜雪薇是什么人,千锤百炼的女妖精一个,只要是苏子凡,哪怕凉如寒冰,刺入骨髓,她都能将其化作烈火,熊熊燃烧于胸腔之间。她再倾身向前,魅惑地引诱:“不嘛,这样的气氛你不喜欢吗?”

“不是很喜欢,有点暗,怕把腰摔断。”苏子凡清了清嗓子,想要推开杜雪薇,可对方却如八爪鱼一般缠了上来,那股热情就像鱿鱼黏在了吸盘上一般,扯都扯不开。

苏子凡虽然无奈,却也只好弯腰将她抱起,反身走回到沙发边,缓缓放下她。他的本意是把她丢在沙发上后自己就上楼了,但是想起她腰受伤了,总不能用力丢出去,所以才缓缓放下。可没想到,杜雪薇却轻车熟路地用双脚缠住了他,双手死死勾住他的脖子不肯放开。

灯光柔和,照在杜雪薇的面颊上,显得异常吸引人,她刚刚洗过的长发散开了,花瓣的芳香在鼻尖萦绕,而薄裙略短,修长的腿裸露在外,不断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苏子凡深吸了一口气后,开口:“你又要做什么?”

杜雪薇用低沉柔和的声音诱惑道:“做夫妻该做的事情啊。”

苏子凡忍不住嗤笑出声,他缓缓凑近杜雪薇的唇,深情地吻下去,在对方放松警惕的时候,猛然抽身,将她甩在了沙发上。他迅速走到开关处,将所有的灯都打开,再将全部的蜡烛吹熄,瞧也不瞧杜雪薇一眼,缓步上楼,只用背影对她说:“某位女士别忘了自己的腰还没好,到时候别再告我个谋杀,我可受不起。”

“啊,啊,啊!苏子凡,苏子凡!你不是男人,你虐待我,你是禽兽!”杜雪薇在沙发上吼叫着。可苏子凡脚步未停,径自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关上房门后,他深呼吸,强行压下了自己胸中燃起的火,默叹一声,杜雪薇真是个妖精啊。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第二天,本该在家养腰伤的杜雪薇大中午的跑去探班苏子凡。她这才知道,那个新晋小网红签下的三部戏中,有两部都是自家老公导的,这还得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前浪不注意就会被拍死在沙滩上的。

杜雪薇决定,无论如何也得混进剧组,不管什么角色都成,但绝不能让自己老公整日和这个小网红待在一起。不看着肯定不行,虽然他们家老公对女色有那么一点抗拒,可万一对方也用了她的招数,那可咋办?

所以,杜雪薇强硬地和编剧套了一个下午的近乎后,编剧大人终于被收买,亲自推荐她参演。杜雪薇本身有话剧表演经验,再加上主修专业就是表演,因此,参演一个小角色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在这里待了一个下午而已,不知道杜雪薇用了什么招数,竟然拿下了剧组的大部分工作人员,各个跑来为她求角色。苏子凡最终无奈,只好给了她一个小角色——女主身旁跟着伺候的丫鬟。他之所以给了这个角色,是因为剧情中小丫头跟着一个不识大体的主子,养成了飞扬跋扈的性格,对一般人也不用行跪拜之礼。这样,也算照顾一下某人受伤未愈的腰了。

杜雪薇换上丫鬟服,刚刚上场便被苏子凡撵下去了,他觉得这姑娘肯定又收买了化妆师,一个小丫鬟而已,太抢戏了。颜值几乎高过女二,赶超女主了,这样的剧播出去肯定备受争议。

终于化得普通了,再上场后,苏子凡还是觉得不妥,可碍于无奈,只好答应她演下去。这下好,整场戏下来,所有人都在称赞其演技爆棚,临回家前,杜雪薇还乖巧地和组内众人挨个道谢,告别,承诺:“明天一定早早就来。”

七、惊雷促进感情

接下来的几天,杜雪薇真的天天来,没戏的时候就贴在苏子凡身边坐着,美其名曰“学习”。有戏的时候她就上场,每每演完,回来就会备受称赞。

“你天天来就不烦?”午饭时间,苏子凡瞧了眼抱着盒饭大快朵颐的杜雪薇,疑惑地问。

“烦,但是在家待着看新闻里说你和别人眉来眼去的,更烦,所以选了个不太烦的。”杜雪薇将盒饭里的芹菜和肉挑出来,塞到苏子凡的饭盒里。

苏子凡瞧了眼,疑惑地问:“不吃肉?我记得你只是不爱吃芹菜呀。”

“减肥,怕胖。”

苏子凡闻言,将肉夹起,蛮横地塞进杜雪薇的嘴巴里,威胁:“吃了,要不然换演员。”

“你这算用权势打压劳苦大众吗?”杜雪薇叼着肉,不愿意下咽。

“我不跟你贫嘴,反正你如果不吃,下午就走人。”苏子凡臭着一张脸吃自己的饭,杜雪薇只好委曲求全,将肉咽下。吃完了,她凑到苏子凡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说:“我腰好了,嘿嘿。”那一脸谄媚的样子,让苏子凡瞬间想起她穿着暴露睡裙勾引他的样子。他轻抿着唇,微微偏头,故作不懂地问:“什么意思?在戏里可以下跪了?”

杜雪薇十分受打击,讲真,这位先生是不是不近女色的?怎么勾引都不上钩,真是让人头疼啊。她朝着一边坐了坐,和苏子凡拉开了些距离,噘着嘴巴不出声了。

是夜,大雨倾盆而下,幸好回来得早,俩人没有被淋到。

到家时保姆已经做好了饭菜,俩人一起吃完后,各回各屋。

夜里,苏子凡刚刚睡着,便听到隔壁房间里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他匆忙下床,推开门直奔着隔壁房间。可是门是反锁着的,听见声音赶上来的保姆找来了钥匙,打开门后,苏子凡便瞧见杜雪薇惊慌失措地抱紧了肩膀坐在床角处,她瑟缩成一团,唇色苍白,惊恐地望着他。

苏子凡刚上前一步,她便扑进了他的怀里,全身都在颤抖着。

苏子凡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别怕,别怕,别害怕,我在呢。”

保姆收了钥匙下了楼,房间中独剩下苏子凡和杜雪薇两人。杜雪薇缓缓开口,声音发抖:“我……我……我做噩梦了,我看到……看到好多血,呜呜……好多血……”

苏子凡拍着她的后背,试图让她情绪稳定下来,他柔声安慰着:“别怕,我在,都是梦,一切都过去了,你什么都别怕,乖啊。”

“苏子凡,”杜雪薇带着哭腔说,“我当时没有骗你,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别怪我,我不是坏人,我都没害过别人。呜呜,我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你别再生我气了,好不好?”

“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不哭了,乖。”苏子凡继续柔声安慰着。

说实话,苏子凡从来没喜欢过什么姑娘,他身边向来有莺莺燕燕,但是他孑然一身,因為见惯了各式各样花枝招展的姑娘,他觉得几乎可以一眼看透所有人,因此,也就更不愿意和任何人在一起。

其实,杜雪薇他也看得透,对方有什么小心思的时候,他也能一眼看穿,她确实不坏,只是会为想要的东西动些小心思,像个小孩子一样。

但是,他对杜雪薇的感觉不一样,他对她会莫名其妙地有生理反应,这是一个男人的真实感受,骗不了人的。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被杜雪薇糊弄到床上去,更不会就那么轻易地答应娶她。

“我知道你和别人没什么,但是我不喜欢你对别人笑,你一笑别人就沦陷了,万一别人也用我的方法,那我怎么办啊?”杜雪薇越说越难过,终于生生地把自己催哭了,哭得那叫一个惨啊。

她每次哭都不会憋闷地不发出声音,而是张大嘴肆无忌惮、毫不顾忌地哀号,哭到动情处,还会啜泣几下。梨花带雨的模样倒是动人,可是雨打芭蕉就着实是另一番景象了呀。

八、命中注定

“我就剩下你一个家人了,你要是也不要我了,我怎么办呀……我不想没人要,苏子凡,我那么喜欢你了,你就喜欢我一下能死啊?”

苏子凡每次看见她哭都想笑,尤其这种时候,借用别人家台词没新意、没创意,扯着嗓子一边哭一边号。他嗤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不会不要你的,我苏子凡是那种人吗?”

其实,他也是才知道她没有家人了。上次她跑去制造网红新闻,结果高中事件被扒出。当年,杜雪薇一家四口开车外出旅行,可是车子在高速时被另外一辆疲劳驾驶的货车撞上,另外三人当场全部死亡,其中有比她小四岁的弟弟,以及她的爸爸和妈妈。

之后,杜雪薇在医院中昏迷了三个月,醒来后失忆了半年,半年后恢复记忆,几近崩溃。而当时在同一家医院住院的苏子凡的父亲遇见了这个整天蹲在医院后公园的长椅旁看着树木发呆的杜雪薇。他父亲资助她读完了高中,念了大学。

她毕业的那年,苏子凡的父亲去世了。据传,当时他给杜雪薇留下一封信,希望她能够帮助他照顾好自己的儿子,也就是苏子凡。

这其中的故事弯弯曲曲,可更像是命运的安排。

杜雪薇从没说过这些,只使用自己的小手段一心要留在苏子凡的身边。看她的样子,似乎未来也不打算告诉苏子凡这一切了。苏子凡是个聪明人,她喜欢演戏,不爱说出来,他就跟着演,不说破。

那天,杜雪薇在苏子凡的怀里沉沉睡去,清早醒来后,再次惊恐地将苏子凡踹下了床。她懊恼极了,努力解释着:“我一个人睡习惯了,啊,你没受伤吧?”试图将苏子凡拉起来。

苏子凡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哀怨地抱怨:“杜雪薇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现在这行为才是谋杀吧?”

杜雪薇满脸歉意地解释,可苏子凡一甩胳膊走了出去,他背对着她说:“你今天待在家里,我有事,剧组今天放假,全员休息。”

杜雪薇对着那个背影连连道歉,声音微弱,态度十分不真诚,看起来想推卸责任:“对不起啊,对不起啊,那谁知道你在我这睡的呀,你也不提前打招呼,我也吓了一跳呢。”

苏子凡闷哼一声:“怪我喽?”

当天晚上,苏子凡没回来。

杜雪薇打了四十多个电话,前面二十六个被对方挂断了,后面再打过去,提示对方已关机。杜雪薇吓坏了,她除了领个证就没别的了,认识到现在两个人除了第一天上过床,再以后对方就没碰过自己了,这种名不副实夫人,对方要是想换掉,那还不是民政局走一趟的事儿?

这天晚上,杜雪薇都没睡着,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看了一夜的恐怖片。

第二天,她顶着巨大的黑眼圈赶往剧组,可全剧组的人都不在,真是见了鬼了,难不成转移拍摄地点了?她的戏还没杀青啊!

她开始怀疑人生了,难道自己家老公为了抛弃她,连电视剧都不拍了?

上午九点钟,杜雪薇已经快要到公安局报案寻人时,苏子凡打来电话了。

“你在哪呢?”

杜雪薇抽了抽鼻子,瞬间委屈:“找你呢,满世界地找。”

“哪儿找去?在家等我,我还能不回来啊?”

“万一要是不回来了呢?”杜雪薇继续抽鼻子。

“我这么大的房子,不回来全都给你啊,美得你。在哪呢,我去接你,有个朋友结婚,带你去参加一下。”

“哦,在路上呢。”

苏子凡揉了揉额角,稳住情绪继续问:“哪条路,具体点。”

“公安局门口,刚要进去报失。”杜雪薇不慌不忙地回答。

“……”幸亏电话打得及时啊,不然他恐怕得先进公安局一趟了!

“站那等我,站在外面等我就行,别进去。”苏子凡挂断电话,匆忙赶往公安局。

九、王子和公主

所谓的朋友结婚的教堂外,二人停好了车子,杜雪薇伸手挽住苏子凡的胳膊,满脸难掩的艳羡:“哇,太浪漫了吧,草坪婚礼啊?你看那边,太美了吧。”她指了指教堂边上的一片已经布置完的草地,抿着唇浅笑,“跟公主一样啊。”

“你喜欢?”苏子凡抿唇,柔声问。

“当然啊,谁不喜欢啊,公主嫁给王子的既视感。”

“你不是爱财吗,不是说嫁给国王才有前途吗?”苏子凡冷嘲道。

杜雪薇曾经大言不惭地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嫁个富豪哇?公主嫁给王子怎么会幸福?要嫁就嫁给王子他爹,多金又有权。”当时,苏子凡对于她这段言论除了觉得价值观扭曲外,还看出她没好好学语文,那一堆看似很有文采的短语放在一起,自相矛盾,简直乱七八糟。

“那……那时候我还年轻,思维方式难免不一样嘛。”杜雪薇辩解。

“是有多年轻啊,就是上个月才说的,你一个月后是长大了多少哇?”苏子凡忍不住吐槽,俩人说着已经走到了教堂门口。

杜雪薇刚要推门,可门却被人从里面拉开,她吓了一跳,收回手后十分自然地朝苏子凡的怀里靠了靠。原来,生活已成习惯,她都习惯了依赖和信任苏子凡了。

二人携手迈进去的那一刻,教堂中响起了婚礼进行曲,杜雪薇微微偏头,十分歉疚地说:“咱俩是不是来晚了呀?人家都开始了。”

话音刚落,一旁的侍童便将花瓣往空中一拋,花瓣簌簌飘落,自头顶飘下。

苏子凡也同样压低了声音回应她:“待会儿举行完仪式,我们去换婚纱好不好啊?”

“咦?”杜雪薇不敢相信地扭头瞧向苏子凡,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已经拉着她走到牧师的面前,她听见牧师说了一大堆的话,最后问她:“杜雪薇小姐,你愿意嫁给苏子凡先生做他的妻子,永生永世不再分离吗?”

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扯着嘴笑着看向苏子凡,看得他一阵发毛。牧师已经一连问了三遍,这小妮子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了,可就是不回答,全场的人都震惊了,苏子凡垂头提醒:“你不是在耍我吧?不愿意?”

“我愿意,愿意,愿意。”她把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

那天,杜雪薇参加完自己的婚礼后,始终抿着唇浅浅地笑着,不讲话,也不做什么。已经深夜,她趴在床上还在乐,直到苏子凡洗漱完毕用钥匙打开了她的门,闯了进来,她才反应过来:“啊,今天我结婚了呀。”

苏子凡将红唇凑上杜雪薇的唇,声音低沉:“是啊,我们真的结婚了呢,那么,你要不要真的给我一个宝宝呢?”

杜雪薇羞红了脸。

第二天清晨,杜雪薇睁开眼睛的瞬间,刚要踹,苏子凡便连忙扣住了她的双脚,提醒:“啊,你再来这套,我就再也不来你这屋睡了。”

杜雪薇却嬉笑着勾住他的脖子,猛然一带,吻了上去。

赞 (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