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潜逃计划

九唔识七

简介:末世降临,丧尸横行。苏沐为了救暗恋对象乔贝宁,不惜只身入虎穴,还心甘情愿为乔贝宁救出他的爱人。可是,乔贝宁却为她受伤了。他们相依为命,一路北上,只为了寻找一线生机。可苏沐却觉得不对劲,好像她正步入一个更大的陷阱……

1、乔贝宁,我来救你了

苏沐端着枪,一脚踹开那扇残破不堪的门,一群丧尸正对着乔贝宁张开血盆大口,要将他拆骨入腹。而书呆子乔贝宁只会抱着头,发出凄惨绝望的哀号声。

苏沐毫不犹豫地端枪扫射,精准地爆了那些丧尸的头。

她收了枪,走到还在尖叫的乔贝宁面前,一脸嫌弃地踹了踹他。

“别叫了,你还没死呢。”

灰頭土脸的乔贝宁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来,见来人是苏沐,立刻收了惊叫声,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阿沐,我就知道你会来!”

苏沐翻了个白眼,一双长腿干脆利落地踢开那些横陈在地上的丧尸的尸体,将乔贝宁从地上拽了起来。

眼前的乔贝宁一身的狼狈,衣服上满是血污和尘土,脸被硝烟熏得又脏又黑,眼镜碎了半边,右腿的裤子还被撕碎了,布条子可怜兮兮地晃荡着,大腿以下的部位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苏沐颇为无力地叹了口气,抱怨道:“我真不知道是说你命大还是走狗屎运,整个实验基地居然只有你逃了出来。”

“你不要这么说嘛,”乔贝宁委屈地扶了扶快要掉到鼻梁下面的眼镜,用力地拍了拍自己挺起的胸膛,骄傲地说道,“我很能打的!”

苏沐毫无诚意地干笑两声,从怀中抽出手帕扔给乔贝宁,对方从善如流地开始擦脸擦眼镜,等脸上的污浊全部被擦去之后,这才露出清秀英俊的一张脸来。

苏沐眯着眼睛打量着那张脸,心想这人好看是好看,只可惜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绣花枕头。

她和乔贝宁同是X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她负责安保,是支撑整个基地安防的警卫一队大队长;而乔贝宁负责药剂研发,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学家。

时值2097年,生化武器使用泛滥,导致世界各地爆发丧尸危机。而丧尸在一次又一次的袭城活动中,已经不断进化,开始有了人类的意识。苏沐他们任职的X实验室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研制出对抗丧尸病毒的解药,抑制病毒的传播,不想这个任务被丧尸洞悉,致使他们的基地遭受大规模的袭击。

苏沐仗着身手敏捷,这才全身而退,继而立刻开始搜救工作。大约是在一天前,她接到求救信号,这才和乔贝宁汇合。

如果可以的话,她实在是不想和乔贝宁扯上什么关系。毕竟,她不希望自己有任何的软肋……

“小心!”

苏沐被乔贝宁这石破天惊的一声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推倒在地。倒下去的时候,她的余光瞥见自己身后那只正准备向自己发起攻击的丧尸,立刻抬枪射击,爆了对方的头。

可他们还是重重地摔在地上。苏沐感觉自己的脑袋磕在一个什么柔软的东西上面,这才意识到原来乔贝宁为了防止她受伤,在倒地的瞬间居然用手垫在她的脑后。

“疼疼疼疼疼疼……”乔贝宁疼得龇牙咧嘴,整张脸都皱成一团。

苏沐连忙将他拉了起来,一时半会没开口说话——她是真没想到,乔贝宁自己都顾不上了,居然还想着保护她。

她问道:“你没事吧?”

“有事。”乔贝宁苦着一张脸哼唧,他拉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一个正冒着鲜血的伤口。

“我刚才被那只丧尸挠了一爪子……”

苏沐倒吸一口冷气,那个伤口触目惊心,几欲晃花她的眼睛。丧尸病毒的可怕性在于,不论是被咬伤还是被抓伤,病毒都会随着人类的血液在体内传播,很快便会将人类同化成丧尸。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这个书呆子不可能会面临这样的危险……

苏沐死死地咬着下唇,直到她嗅到唇齿间传来的血腥味。她被血的气味刺激得回了神,一把将乔贝宁拽了起来,闷着头往门口拖去。

乔贝宁又吓得尖叫:“干……干吗啊?”

“带你回基地,那里一定有可以抑制病毒的血清。”苏沐闷声答道。

话音刚落,她的手腕被乔贝宁扣住。她皱眉,回过头困惑地看着他,谁知男人好像一点儿也不为自己的生死存亡操心,依旧对她展露着不甜不要钱的笑容。

“如果我会变成丧尸,你可以随时杀了我。”他笑嘻嘻地说道,很快表情一变,严肃正经起来。他反握住她的手,真切地恳求道:“但是,在那之前,我请求你,一定帮我把安娜救出来。”

苏沐微微一怔,喉咙的深处忽然泛起一些酸涩的情绪。她看着无比认真的乔贝宁的眉眼,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她说。

2、为了安娜

乔贝宁和安娜是恋人。这件事苏沐一早就知道。

为了安全,基地是一艘可以在海底自由行动的巨大舰体,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自动升起保护罩沉入海底。

苏沐曾经见过乔贝宁和安娜亲密无间地依偎在一起,坐在甲板上仰望欣赏着海底世界的神奇。

无数奇妙而美丽的海洋生物从他们的头顶掠过,用尚未被破坏的宁静和安详祝福着这对恋人。而她,只能孤身一人坐在不远处的桅杆上,一边检查清理着枪支,一边静默无声地看着他们。

孤独吗?羡慕吗?也许吧。可苏沐从不敢放大那些情绪——她不能。

乔贝宁是被誉为当代最聪明也是最有希望抑制丧尸病毒的科学家,而她不过是一个过惯了刀尖上舔血的生活、负责保护他安全的安保主任而已。

如今,这个很厉害的男人坐在她的后面,一双白净的胳膊紧紧地搂住她的腰。他们共骑在一辆哈雷上,正靠着这辆黑色的摩托车,穿越丧尸的防线。

因为担心安娜,乔贝宁并不愿意先去已经沉入海底的基地找血清,而是让苏沐先带他去北方救人。他则用随身携带的急救药品处理了一下伤口,大约能拖延几天病毒蔓延的时间。

苏沐自然担心那随时都会在他身上爆发的丧尸病毒,于是问道:“乔贝宁,你还活着吧?”

身后的乔贝宁哧哧地笑了起来,还算有些精神和力气。他说道:“放心,还死不了。”

苏沐低下头,乔贝宁环着她的手臂皮肤已经开始泛起灰色并暴出了几条青筋——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她皱了皱眉,猛地停下了车。

乔贝宁没准备好,一下巴磕在她的后脑勺上,疼得龇牙咧嘴。

“怎么不走了?”

苏沐一把把乔贝宁扔下车,自己跟着跨了下来,冷声道:“我累了,要休息。”

乔贝宁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笑道:“也是也是,这几天你辛苦了,我煮罐头给你吃。”

苏沐担忧地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才點点头。她看着乔贝宁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前前后后地忙碌,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那时她接到任务,暂时离开基地,不想没过多久就接到基地被袭击沉入海底、所有科研人员生死不明的消息。

苏沐不愿意相信乔贝宁已经死了,像疯了一样搜索他的信息。万幸的是,他还活着,并且真的让她找到了他。对于苏沐而言,她既然已经救了他一次,那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这儿是一个没落的村庄,没有村民,也没有烦人的丧尸。

乔贝宁在空地上用树枝生了一堆火,用清洗干净的小铁盆煮罐头吃。空中渐渐飘来食物的香气,乔贝宁端着正冒着热气的茶杯,颠颠儿地跑到苏沐面前。

“给!快吃!”

苏沐连忙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低头看时却是一怔:茶杯里装着肉汤,可她明明记得他们的肉罐头剩下得也不多了,显然乔贝宁是把所有好吃的都留给了她。

“你不吃?”

“就我现在这状态,吃不吃也就那么一回事了。你多吃一点,保存体力。”乔贝宁笑嘻嘻的,抬手抹了一把脸,结果在本就狼狈的脸上抹了一层灰。

苏沐有些心酸,她一把抓起乔贝宁的领子,将他拉到自己面前,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听着,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知道了吗?!”

乔贝宁大概是被吓了一跳,傻乎乎地看了苏沐好一会儿,才诚惶诚恐地点头。

苏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止过分冲动,连忙松开乔贝宁,后退了一步,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偏偏乔贝宁傻笑了起来:“谢谢你,阿沐,你对我真好。”

苏沐心里颇不是滋味,她闷声说道:“比安娜对你还好吗?”

乔贝宁不明就里,困惑地看着苏沐。

苏沐因为胡乱吃醋的自己而烦躁起来,大口大口地喝着肉汤,借以掩饰自己的烦躁与羞窘。

乔贝宁却笑了起来,拍拍她的脑袋,轻声说道:“慢点喝,别烫着。”

苏沐的心头又是一酸。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一定不能让乔贝宁死在这里。

入夜,苏沐让乔贝宁先睡,自己则帮他收拾起马虎散落一地的东西。在他的行李里,有一部小小的DV。苏沐将DV打开,机器居然自动弹出一段视频。

那段视频拍摄的是乔贝宁和安娜坐在甲板上看海谈心的背影。苏沐觉得有些古怪,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这时,拍摄视频的人带着机器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渐渐拍摄到乔贝宁和安娜的侧脸。

苏沐心底的那些奇怪的感觉不断放大,她忽然意识到,这个视频的拍摄角度,不正是上次她偷看他们的位置吗?!但是,那个时候除了自己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在啊!这个视频又是谁拍的?

视频中,镜头终于转到了乔贝宁和安娜的正面。

苏沐只看了一眼,身体里的血急速倒流冲上大脑,四肢也僵硬冰冷了起来。

那个正一脸甜蜜地依偎在乔贝宁怀中的,并不是什么安娜,而是她。

苏沐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而后晕了过去。

3、船

苏沐是个孤儿,没有前尘过往,更是不怎么记得自己的身世。从她懂事以来,她就在基地,会对她这么好的,从来都只有乔贝宁一个人。

那时的乔贝宁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戴着一副无框的眼镜,看起来精神又干练。明明同批来到基地的科学家有很多,他却是人群中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那时基地还在陆地上,还能看见明烈而温暖的太阳。苏沐躲在人群的后面,偷偷看着乔贝宁——她在海底待得久了,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比太阳还灿烂的人。

她被吩咐带乔贝宁他们去宿舍。从没有和人说过话的苏沐很紧张,谁知乔贝宁好像看穿了她一样,竟然笑嘻嘻地往她手里塞了一颗糖。

苏沐惊讶地看着乔贝宁,对方立刻朝她挤眉弄眼,还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噤声。她红着脸把糖果收下,乔贝宁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那还是她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亲密接触,乔贝宁的手掌很大,而且很暖,停留在她头发上的时候,是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温度。

那颗糖苏沐一直放了很久都没舍得吃,因为她明白这颗糖的珍贵——如果随随便便地吃掉,以后恐怕很难再吃到了。

那之后的大多数时间,她都和乔贝宁待在一起。熟了以后,她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敢开始和乔贝宁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而他总是笑着接受她的挑衅,并对她展露出无比的耐心和包容。正是这种纵容,让苏沐更加难以逃离这个名为乔贝宁的旋涡……

苏沐睁开眼睛,从短暂的睡眠中醒来。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他们正乘坐着老旧的船只,随着海浪浮浮沉沉。经过连日不间断的赶路,他们很快就要到达北方——丧尸的大本营。

她依偎在乔贝宁的怀里,男人没有睡觉,一双黑曜石一样深邃的眼睛定定地望着远方。苏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那个诡异的视频画面盘桓在她的心间,只是如今乔贝宁的怀抱和温度使她眷恋沉醉,让她不知如何开口询问。

倒是乔贝宁发现了,笑着问道:“醒了?”

苏沐脸一红,立刻从他怀里弹开,粗声粗气地嗯了一声。她偷偷观察着乔贝宁,却发现他脸色苍白。苏沐的心猛地一沉,这些时候乔贝宁的精神越来越差,想来是普通的药物已经没办法再抑制病毒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只有尽快救出安娜,护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她才可以想办法救乔贝宁……

苏沐站了起来,望向遥无边际的远方,着急地问道:“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

“快了。”乔贝宁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看着苏沐笑了笑,问道,“怎么,你很着急?”

苏沐却觉得奇怪:“难道你不着急妈?”

乔贝宁脸上的笑容仍未散去,只是不知为何竟在此时变得晦涩难明起来。海上漆黑一片,只有寡淡的月色洒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表情也跟着不怎么真切起来。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栏杆,压低嗓子说话,声音几乎要被呼啸着的海浪吞噬殆尽。他说道:“我当然着急。我的爱人啊,她还在等着我去救她。”

苏沐连忙低下头,借以掩饰心头的酸涩。

谁知乔贝宁仍在诉说,带着她从没听过的温柔语气。他说道:“她是一个聪明的傻姑娘,不论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可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却经常会被我骗,不论我说什么她都相信。事实上,我对她说过很多很多的谎话,我不能再让她伤心了。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救她。”

乔贝宁思念着安娜讲话的模样,像极了在等待一个好似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人。这样的姿态让苏沐心疼,她连忙说道:“我答应过你,一定会把安娜找回来的!”

这时,他们乘坐的船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海上不知何时刮起了狂风,还夹杂着丧尸嘶吼的声音。

苏沐意识到大事不妙,一把冲上前将乔贝宁拉到身后。她探头向船下望去,看见海水里有许多丧尸,它们随着海浪浮沉,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边嘶吼着,一边往船上爬。

“进船舱!”

苏沐大喊,想用手推身后的乔贝宁一把,不想却扑了个空,她惊讶地回过头。苍茫的夜色之中,苏沐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她只依稀感觉到对方应该是在笑,只是那笑容却是她从没见过的忧伤。

“对不起。”

苏沐看见乔贝宁朝她伸出了手,那双手贴近她的肩膀,接着是巨大的力量,让她不由得后退几步,向后倒去。

直到坠入海底,被那些丧尸争相瓜分撕咬的时候,她仍旧不敢相信,她被乔贝宁推下了船。

苏沐睁大双眼,怔怔地看着漆黑一片的海底。她不知道那些丧尸拖着她下沉了多久,她再也看不见任何的海洋生物,海底是死一般的沉寂。

就在这时,苏沐看见所有的海际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泛着绿色荧光的网格。那些网格在黑暗中争相闪烁,似乎正在构建一个新的世界。0和1这两个数字大段大段地在空中出现,像许多条灵活而阴毒的青蛇,不断交织盘旋。

苏沐听见急促的提示音。

她如沉睡一般闭上了眼睛。

4、记忆碎片

“阿沐……阿沐……”

蘇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透明的真空仓里。

站在她面前的是穿着白大褂的乔贝宁,男人还是那副温柔的模样,戴着一副眼镜,一边在本子上记录,一边抬起头来,笑着看着她。

真空仓门被缓缓打开,清新的空气朝苏沐涌来。她深深地吸了两口,从仓中走了出来。乔贝宁贴心地朝她伸出手,像是想要扶她。苏沐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握上对方的手。

乔贝宁牵着她走了下来,他似乎很开心,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称赞道:“乖孩子。”

苏沐有些不好意思,她好奇地环顾四周,这儿是一个纯白色的空间,除了她身后的真空仓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她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记得在睁开眼之前自己曾经见过什么人,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

“别害怕。”

乔贝宁的声音依旧那么温柔,他再次抬起手摸摸她的头,轻轻抱了抱她的肩膀,说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苏沐想要回应他,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惊恐地抠着自己的嘴巴,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时,乔贝宁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笑容从他脸上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冷酷而面无表情的脸。

“你不该有感情的,苏沐。”乔贝宁冷冷地说道。

苏沐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置身的环境也开始发生变化,那些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如潮水一般朝她涌来。

她看见很多很多自己和乔贝宁在一起的画面。

甲板上,他们依偎在一起看星星;

空无一人的街道,他们手牵着手,沐浴着阳光行走;

蔚蓝宁静的海边,乔贝宁用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人满为患的实验室,无数身穿白大褂却看不清长相的人试图将她和乔贝宁紧握着的手分开;

真空仓内,她孤独地拥抱着自己,不知度过了多少个寒暑……

乔贝宁……乔贝宁……乔贝宁不知道去了哪儿,她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不断呼喊着他的名字,却始终没有回应。

……

苏沐猛地睁开眼睛,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丧尸狰狞的脸。苏沐嫌恶地将头扭到一边,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绑在柱子上。她的身上遍布伤口,疼痛感一点一滴地侵蚀着她的大脑。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吸声提醒着她似乎是回到了真实的世界,眼下她身处的是一间潮湿而密不透风的密室。

苏沐慢慢地平静下来,终于将眼前的一切和失去意识前的所有事情挂上了钩:她被乔贝宁推下了船,而后被那些丧尸争相撕咬,却幸免于难,然后被带到了这里关押。

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苏沐抬起头,面无表情的乔贝宁正朝她走来。她喜出望外,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和梦里的画面,立刻冷静下来。

乔贝宁走到她的面前,一双眼睛毫无温度,和之前那个温柔地微笑的男人判若两人,倒是和梦中狠狠给了她一刀的乔贝宁如出一辙。

“我很抱歉,阿沐。”乔贝宁平静地说道,“要救安娜,只有拿你去换。”

苏沐问道:“什么意思?”

乔贝宁说,他们将研究的对抗丧尸的血清注射进苏沐的体内,从而将她打造成为并不会被丧尸病毒感染的“药人”。丧尸想要永远控制人类,就必须要毁掉苏沐这个潜在的威胁。

“所以……你是故意引我来这里的?”苏沐看着乔贝宁,难以置信地问道。

“不错。”乔贝宁顿了顿,说道,“我已经和丧尸的首领达成了协议,把你留下,他们以后都不会为难我和安娜。”

苏沐忽然笑了起来,她死死地盯着乔贝宁,一字一句地说道:“你骗我!你骗我!”

乔贝宁并没有因为她的指摘而流露出任何多余的情绪,他依旧平静如水,安静地等待着她说接下去的话。

“我骗你什么了?”

苏沐的双手因为愤怒而攥成拳头,一双明亮的眼睛中布满了狰狞的血丝,她大声说道:“你不是乔贝宁!乔贝宁不会这么对我!乔贝宁是爱我的!”

“是吗?”乔贝宁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他自嘲地笑了笑,走到苏沐面前,声音却像冰一样寒冷,循循善诱地问道,“阿沐,你想起什么了?”

苏沐被乔贝宁问住了,她茫然地回想着那个毫无逻辑的梦,除了那些零散的片段以外,她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乔贝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他点点头,像往常一样拍了拍苏沐的头。

这一次,他久久未将摸着她的头的手撤下。

乔贝宁凑到苏沐耳边,轻声说道:“很遗憾,阿沐,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乔贝宁。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会带安娜离开这里。此一别后,希望我们永远都不会相见。”

永远都不相见……永远都不相见……

苏沐捏紧拳头,恨得咬牙切齿。

她怎么能让他轻易如愿?!

5、傻子才救你

发现自己的伤口在一夜之间治愈,着实让苏沐惊讶了许久。也许是被注射了血清,又或许是某些不知名的缘故,丧尸的病毒不但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反而让她觉得自己的精神更加饱满。

苏沐稍微用了一些力气,便将绑着她的绳子挣开。她干脆利落地解决了那些看守她的丧尸,畅通无阻地跑到了外面。

外界不知何时升起了太阳,这一轮红日挂在天空中央,带来了久违的温暖。只可惜,阳光所到之处,依旧是尸横遍野的狼藉衰败。

苏沐看了看表,如果乔贝宁对她说的不假,那很快他就会带着安娜离开这里。

可是,他们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地离开这里呢?将她弃若敝屣,丝毫不理会她的安危,甚至是用她的生命来换安娜的生命……这样自私的乔贝宁,她怎么能让他好过?

苏沐藏在暗处,等待着乔贝宁的出现。也不知道这样等了多久,乔贝宁果然拥着安娜从破旧的楼中走了出来。

苏沐握紧了手中的枪,她知道,只要朝乔贝宁的心口开上一枪,自己和他所有的恩怨都两清了。她舉起枪,将枪口对准乔贝宁的心脏,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却迟迟无法扣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苏沐痛恨这样优柔寡断的自己,可随即她又想到,自己和乔贝宁之间,还有很多谜题没有解开:比如她看到的那些画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乔贝宁越走越近、越走越近,他的脸在苏沐看来越来越清晰,也正是如此,苏沐才发现乔贝宁的脸色苍白,暴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崎岖的血管和青筋,走路的姿势也十分僵化生硬。

苏沐猛然想起乔贝宁是被丧尸抓伤过的,按照时间推算,恐怕那些病毒已经在体内蔓延。那些和他达成协议的丧尸仅仅是同意以后不会为难他和安娜,却并没有也根本无法替他清除身上的病毒。

也就是说,即使她不出手,乔贝宁也一定会死掉。

可是……可是……

苏沐咬咬牙,将枪收起的同时一跃而起。她几步冲到乔贝宁的面前,不顾惊讶的安娜,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

乔贝宁似乎也没有预料到她会出现,微微皱起眉头。他刚想说话,苏沐便恶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巴。

她说道:“在我没有算清和你的恩怨之前,你最好给我闭嘴。”

毫无人性的丧尸们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朝他们的方向涌来。苏沐利落地干翻几个试图要伤害乔贝宁的丧尸,将男人往停靠在一旁的摩托车后座一扔,自己跨坐上去,驱车离开。

风呼啸而过,拍打在苏沐的脸上,竟让她的心中生出前所未有的畅快。如今的场景像极了她带着乔贝宁一路向北寻找安娜的时候,那时她和乔贝宁还没有分崩离析,那时她还偷偷地爱着他。

好不容易甩开了丧尸的围追堵截,又穿过了漫长的公路。苏沐带着乔贝宁停在一个荒废的加油站前。

路途的颠簸似乎耗尽了乔贝宁所有的力气,他重重地摔在地上,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苏沐。

苏沐避开他的视线,试图在加油站的超市内寻找一些食物和水。遗憾的是,什么都没有。

“苏沐,你到底想做什么?”

苏沐的动作一滞,转过头看着乔贝宁。她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回答乔贝宁的问题。

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恨极了他,做的却都是在救他的事。

苏沐咬着下唇,走到乔贝宁面前。一向俊朗儒雅的男人被病毒折磨得不成样子,随时都有变异的可能。她不忍再看下去,于是抓起他的衣服将他拉到自己面前,说道:“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你管!”

她将乔贝宁重重地摔在地上,从随身携带的小包中摸出了一支针管。

乔贝宁察觉到了她的意图,紧张了起来,他大声说道:“你要干什么?!”

苏沐笑了笑,说出来的话却是咬牙切齿:“你不是说抗病毒的血清就在我的体内吗?那我偏要用它来救你!乔贝宁,你对我不仁,我偏要你欠我的!让你一辈子都还不清!”

乔贝宁试图挣扎,无奈被苏沐一掌击在后脑,沉沉地晕了过去。

他趴在地上,意识已经混沌,嘴中却还在喃喃自语。

苏沐正忍着剧烈的痛意从自己的体内抽出血,她隐约听见了乔贝宁口中的话。

“傻子……傻子……”

苏沐看着他的睡颜,忽然咧嘴笑了起来。

她低声道:“对啊,傻子才救你。”

6、《丧尸危机》

自从苏沐抽了一管自己的血救了乔贝宁以来,不知为什么,一直恹恹的,没什么力气。

还好,乔贝宁算是良心未泯,丧尸病毒被清除以后并没有将她抛下不顾,而是暂时负担起了照顾她的任务。

他尚能找回一些零星的食物和水,这些珍贵的物资让他们得以度过几天的时间。乔贝宁不怎么和苏沐说话,表情总是冷冷的,但是喂她进食的动作却依旧轻柔。

苏沐难免有些委屈,于是在乔贝宁撕了一片面包递到她嘴边的时候紧闭嘴巴,就是不肯张嘴。

乔贝宁叹了口气,无奈地问道:“你又怎么了?”

苏沐撇了撇嘴,看了乔贝宁好一会儿,才闷闷地问道:“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乔贝宁一怔,轻声说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

苏沐摇摇头:“不,我感觉得到,那时候的你在说谎。”

她看着乔贝宁,等待着他的反应,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动摇。可让苏沐失望的是,乔贝宁还是那副油盐不进、处变不惊的样子。

乔贝宁说道:“我是不是说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离开这里,好好地活下去。”

苏沐苦笑,说道:“整个世界都沦陷了,我们还能逃哪里?”

“不是我们。”乔贝宁打断了苏沐的话,他看着她,认真地说道,“是你。”

苏沐愣愣地看着乔贝宁,他笑了笑,又一次将宽厚的手掌按在了她的头上。

那温暖的感觉让苏沐眼眶一热。

乔贝宁又变回了之前的那个乔贝宁,他温柔地对她说道:“阿沐,像现在这样,好好地生活下去。”

苏沐的心中反复回荡着他说的话,脑海中却开始浮現出许多画面,那些凌乱的画面渐渐拼凑出一个故事大致的模样来——

真空仓内,苏沐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正朝她微笑的乔贝宁。

乔贝宁牵着她,带领她踏上了仓外的土地。

他对她说:“你好,苏沐,我是工程师乔贝宁,负责游戏《丧尸危机》的开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监测人。”

乔贝宁带她来到刚刚建造完工的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房屋已经被破坏摧毁,却没有恼人的丧尸,在灿烂的阳光下透着诡异的宁静。

“这儿是哪里?”

乔贝宁在半空中扬了扬手,空中立刻弹出一个操作显示屏。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几下,街道上立刻出现了许多动作被定格的丧尸。那些丧尸保持着凶残的姿势,不懂得发出声音,也不会动。

乔贝宁的声音里满是骄傲:“这儿是被丧尸侵占的世界。而你,阿沐,你的身份是基地最优秀的女战士,是城市沦陷后仅存的生命之一。你将陪伴着玩家,度过一个又一个艰难的关卡。”

苏沐怔怔地看着乔贝宁,不解地问道:“我是谁?”

乔贝宁用手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说道:“你是苏沐,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NPC。”

NPC……

那些奇怪的所见所闻终于串联了起来,苏沐彻底地想了起来。

这儿根本就不是真实的世界,这儿只是一个2097年开发的全新VR游戏世界。玩家可以通过将意识输送进入游戏世界来进行游戏,已达到真实的游戏体验。而她,是为了引导配合玩家走剧情的NPC。

她拥有人类的外形和身体,但她只是一个NPC而已。她的工作只是周而复始地陪伴玩家游戏,也许会死掉,却能一次次地重生。

《丧尸危机》的研发进行得八九不离十,乔贝宁是专门来进行游戏内测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朝夕相对,苏沐产生了NPC不应该产生的感情。

她爱上了这个她第一眼见到的男人。她爱上了乔贝宁。

游戏里的许多场景都留下过他们的足迹,他们坐在基地的甲板上看星星,他们去过游戏的边界,还没有被开发的海边,在那里,乔贝宁亲吻了她。

那个时候,乔贝宁似乎也爱上了她。

然而,他们的爱情并不被许可,游戏开发商以她“生出自主意识,将很有可能危及游戏”的理由要将她销毁,乔贝宁本想带她逃离游戏世界,不想许多工程师齐聚在实验室内,将他俩拆散……

苏沐还记得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她恨恨地看着在场所有拆散她和乔贝宁的人,落下了最深的诅咒:“既然你们认为,在你们创造的世界里我没有资格和他在一起,那我就毁掉这个世界!我会将我的记忆数据编入所有程序里,不论你们在游戏里杀我多少次,我都不会死!我都不会停止爱他!”

……

苏沐还沉浸在过去的记忆中,久久没有说话。一直观察着她的乔贝宁表情越来越严峻。他皱着眉头审视着苏沐,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

苏沐抬起头时,已然是泪流满面。她伸出手,慢慢地探向乔贝宁的脸。男人一动不动,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苏沐又笑又哭:“乔贝宁,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

乔贝宁的眉头拧成一团,在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可是苏沐捧着他的脸,这久违的触感让他万分不舍。

“你想起来了?”他神色复杂地问道。

苏沐用力地点头,问道:“他们怎么肯放你回来的?”

乔贝宁沉默了许久,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拉下苏沐的手,说道:“他们把我抓回现实世界以后便将我囚禁起来,而我想要恢复自由,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回到游戏里,替他们杀了你。”

7、乔贝宁的谎言

乔贝宁说,那之后,苏沐曾被工程师一次又一次地绞杀。可是,作为阈值被调到最高、能力被设定到最强又生出自主意识的NPC,她完全有那个能力改变自己数据的编写方式。她果真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将记忆数据输送入各个可以被植入的程序中,形成了一种病毒。

工程师们越是想清除她的这段数据,越是会将她触发。所以,她永远都不会死。她一次一次地重生,一次又一次地寻找着乔贝宁。而她的存在,已经影响了整个游戏。

“来……杀我?”苏沐怔怔地看着乔贝宁。

“对。”乔贝宁不疾不徐地说道,“你的程式是我编写的,再加上你爱我,所以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如果想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里,应该做的举动不是正面将你杀死,而是让你永远都不再爱乔贝宁这个人,让你永远对他死心。”

苏沐慢慢地反应了过来:“所以,你修改了我的记忆,还对我说了谎话,让我以为你和安娜是一对,你要去救她。你对我做的那一切,就是打算让我恨你。”

“这个故事本来应该结束在你杀了我的时候。”乔贝宁肯定了她的推测,他说道,“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救了我。”

他叹了一口气:“苏沐,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呢?”

“为什么?”苏沐自嘲地笑了起来,那笑容越来越狰狞,笑声也越来越大,“因为我爱你啊!像个傻子一样爱你。可是原来你根本不在意……”

“抱歉,苏沐。”乔贝宁的声音还是冷冷的,毫无温度可言,他说,“相比较与你的爱情,我更希望我能在真实的世界中获得自由。我不应该因为一个NPC而被关押囚禁,更加不应该为一段虚拟的爱情搭上我所有的前途。”

原来是这样……苏沐闭上了眼睛,她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原来在乔贝宁看来,不论他们曾经有过多少海誓山盟,都不是真实的。不论她付出多少,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乔贝宁也许愛过她,可他不想再爱下去了。

而她,连恨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加油站外传来了骚动声,听声音好像是丧尸找到了他们的行踪,再次向他们发起了进攻。

苏沐苦笑了起来,她记得乔贝宁对她说过,人将意识输送进游戏中,其实是有风险的。如果他们的意识不能在规定的游戏时间内被输入回大脑内,意识就将永远在游戏中飘荡,而真实世界的玩家会永远陷入沉睡。

即使外面那些丧尸是假的,它们的行为可能是开发商设定好的,可如果乔贝宁不完成任务,他也会有危险的吧。

“算了,乔贝宁。”苏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她睁开眼睛,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我不想你再为我费神了。”她说,“只要是你想要的,只要是我有的,我都会给你。”

苏沐闭上眼睛,她开始在大脑内清除所有自己曾经输出过的数据。

“再见,乔贝宁。”

她伤心欲绝地闭上眼睛,她以为这样她就能和他从此两清了。

所以她没有看见乔贝宁如释重负后,复又归于温柔的笑脸。

她没有看到乔贝宁再次伸出宽厚的手掌,摸了摸她的头。

她没有看到乔贝宁迎着那些狰狞的丧尸,走了出去。

尾声

“我要救她。”

安娜还记得,她的好朋友乔贝宁这么对她说。

那时这个被誉为天才的工程师还被关在审讯室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正如安娜想不明白,这家伙又是哪来的底气为了一个NPC和公司搞对抗。

安娜见过那个女孩子,傲娇却单纯、火爆且天真。她被乔贝宁研发出来,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他们在空无一人的游戏中相爱,但可惜,这段爱情注定不会有结果。

“你要怎么救她?”安娜好奇地问道。

“我会想办法拿到她的意识数据,然后你帮我把那些数据带出来。只要还有意识,她就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在开什么玩笑?就算让你拿到她的意识,你打算把那段意识植入在哪里?”

“植入在我身上。”

安娜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或者是,乔贝宁疯了。

“一个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存在两个人的意识?”

乔贝宁轻松地笑了:“只要我死在游戏里就行了啊。我的身体没有了意识,就如同一具空壳,就给她住吧。对了,你植入记忆的时候,记得把她记忆里属于我的那部分清除掉。”

安娜说不出话来。

乔贝宁却还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絮絮叨叨道:“嗯……就给她这样一段记忆吧,人类终于走出了世界末日的阴影,一切恢复正常,她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努力地追寻着幸福……”

安娜看着他,呢喃着骂道:“乔贝宁,你这个疯子。”

“谁说不是呢?”乔贝宁笑了笑,他低下头,轻声说道:“谁让……我爱她呢。”

……

安娜提着装着苏沐记忆的箱子,走在回到现实世界的路上。

赞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