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游学联盟

纸薇

简介:路容跟任晟的过节始于多年前哥哥的一句“他偷看你洗澡”,从此以后,只要任晟在街头出现,她掉头就往街尾跑。

楔子

公元2500年,人类移居太空,建立联盟城。联盟城设立宇宙游学会,为广大学生提供留学深造机会。

第一章 超级幸运大奖

路容参加宇宙游学的第二年,在一群损友的撺掇下,踏进了银河系最大的赌场——星爵赌场。

去赌场之前,她特意乔装改扮,染了个彩虹色爆炸头,穿上浑身铆钉的衣服,使自己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

这是有原因的。

十年前,星爵赌场的老板任晟还是个不良少年的时候,曾经被联盟城指挥官,也就是路容的哥哥路易追捕过,两人结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恨。

所以路容来星爵赌场绝对不能被任晟认出来,否则只有一个结果——死路一条。

换好筹码后,路容立刻奔向各大赌桌,跃跃欲试。此时,赌场一位服务生走过来,亲切道:“几位女士,我们赌场的老虎机今晚新增了终极大奖,要不要试试?”

终极大奖,听起来就很多钱的样子。路容立刻转移阵地,万万没想到,一杆拉下去,老虎机上跳出的第一张图就让她娇躯一震。

那是任晟的照片,狂跩酷炫自恋脸。但是,怎么会有赌场老板把自己照片放老虎机上啊?!

路容内心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终极大奖吧?她立刻摇头,不断祈祷:“NoNoNo,千万不要让我中啊。”

可惜事与愿违,飞速转动的画面静止,屏幕上显示出三张一模一样的任晟照片。

“天啊,女士,你中了终极大奖。奖品是——”服务生尖叫,刻意卖关子地停顿了下,而后揭开谜底,“独占我们老板整整24小时的权利!”

这根本不是终极大奖,是终极惩罚吧?

路容转身想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任晟在一群黑衣保镖的簇拥下款款走来,英俊的脸上挂着得意的表情:“听说有人中了比十亿还幸运的超级大奖?”

十亿?

路容刹住脚步:“不好意思,那个大奖……能不能折现?”

任晟双眼微微一眯,透出不悦:“你的意思是,我本人还不如现金有诱惑力?你知道整个银河系有多少女人愿意倾家荡产,只为跟我吃一顿饭吗?”

路容担心,自己如果坦诚想要的是钱,任晟会直接掏出把枪把她扫成蜂窝煤。她只能欲哭无泪地接受奖品:“当然不是,我不知道多想跟您共度美好时光呢。”然后登上了他的专属飞船,开启了孤男寡女相处的一天。

尽管一天时间不长,但谁知任晟会对她做什么。路容决定先发制人,上飞船之后,她第一时间提出吃饭。两人坐在白色餐桌的两端,她打开一瓶烈酒,给任晟倒了满满一杯。

“任总,我敬你一杯。”她悄悄在任晟的杯子里扔了两颗昏睡药。

看着任晟把酒杯接过去,路容内心狂喜,谁知下一秒,男人的气息突然迫近。任晟捏着她的双颊,嘴对嘴地把那杯酒给她反哺回来。

路容眼前瞬间天旋地转,往地上一栽,昏睡过去。

这一睡,就睡了整整一天。

第二章 他想咬你

路容醒过来的时候,任晟已经离开了。她躺在绵软的大床上,迟钝了两秒后惊坐起来狂摸自己全身。万幸,衣服还在。

但是这不科学啊。

任晟那家伙從小就居心不良、无恶不作。路容还记得当年哥哥追捕任晟失败后回来,握着她的肩膀,对她严肃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任晟?因为他偷看你洗澡!”然后在她愕然不已的神情中继续道,“像这种毫无底线的败类,你看见他在街头出现,你就往街尾跑,懂吗?”

现在她昏迷一个晚上,任晟居然什么事情也没做?她感觉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不过仔细想想,自己这个杀马特造型也的确是很难让人提起胃口。

她迅速离开飞船,回归游学队伍。这段时间她和同学一直在空间站进行文化交流活动,主要内容是学习外星文明以及推广人类文化。

今天的主题是:不同星球文明的求偶方式。路容被教授点名充当外星人的求偶对象,她刚在示范位置站好,便有个高头大马、浑身是毛的外星人走过来,四肢着地,开始对她嗷嗷犬吠。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突然冲出人群,飞起一脚把外星人踢向墙角,顺势把她揽到身后:“幸好我来得及时。”

路容看着面前的任晟,再看看墙角蜷成一团的外星人,傻傻问:“你干吗啊?”

任晟愣了愣:“他想咬你。”

路容:“他是在表白!”

任晟:“那更活该,他居然用这么猥琐的方式表白,懂不懂礼义廉耻?”

路容没料到,堂堂星爵赌场的老板居然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她抹了把冷汗,就听见教授厉声问:“你是谁?进来做什么?给我滚出去!”

任晟眯眼:“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教授:“我管你是谁,信不信我叫保安?”

任晟捋袖子上前:“信不信我叫手下把你家炸了?”

为免任晟惹出更大的祸,路容赶紧拉过他的手,把他带离课室。两人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她才问:“你怎么会来的?”

任晟目视虚空处,左手从怀里掏出个东西递到她面前:“你落在我房间的东西。”

路容定眼一看——她居然把魔术胸贴都给睡掉了,丢人啊!

她赶紧从他手上将东西抢过来,然后退了两步跟他保持安全距离。

“原来你早认出我来了。那你昨天对我……”想起那一吻她顿时恼怒,“你是故意的!”

任晟不否认,冷冷道:“你还敢恶人先告状?是谁在酒里下药?”

“我那是自保!”路容解释,“谁知道你会趁着单独相处的时候对我做什么?”

任晟挑眉问她:“是谁告诉你不能跟我单独相处的。你哥?”

“你怎么知道?”路容脱口而出,而后才反应过来,急切解释,“我哥不是故意的,他可能是误会你了。”

任晟沉默了几秒:“哦,其实你哥没误会。我的确趁你睡着的时候干了些事。”

“啥?”

第三章 知识改变单身

路容现在想杀人。

片刻之前,任晟往她的通讯设备里传输了一组文件,是昨晚她在飞船上睡得不省人事的照片。要是只有她一个,那倒也没什么,问题是,旁边还有他!

这张是两人抵额安睡,这张是他从身后抱着她睡,这张是她趴在他胸口睡……每一张照片都巧妙避开她身上完整无缺的衣服,而把他白皙的光膀子照进去。

路容怒摔设备:“你无耻!”

任晟:“我要是真无耻,就该把你衣服也扒了,这样照片更有说服力。”

路容听出些端倪,顿时颤抖:“你你你……该不是想把这些照片传出去吧?”这要是让路易知道,非把她的皮扒下来。

任晟双手环胸:“我可以不把照片流传出去,不过有个条件。”

路容没想到,任晟居然想加入游学会,跟她一起到处学习。虽说游学会一向开放招生,但他一个赌场大老板、黑道头目,玩什么好学人设啊?

任晟表示,他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以至于后来只能混黑道,好不容易喜欢一个女孩子,却被她家里人棒打鸳鸯,到现在还孑然一身。可见,知识改变单身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是知识改变命运啦。”路容捏了捏眉心,总觉得带他入游学会会惹麻烦,但为了自己的“床照”不被泄露,她只能豁出去了。

帮任晟递上申请书,交纳高额会费并说服教授既往不咎后,路容总算把他拉入组织。

结果第一天上课,任晟就捅了个大娄子。

起因是这样的,空间站有个关于各星球先进生产设备的展览,教授让他们自由参观,言明只能看不能动。

但任晟是什么人?他可是黑道头目,教授的话在他听来就是放屁。

他指着一台机器问路容:“这是用来干什么的?”

路容拿起说明书照念:“此设备是阿尔法233星球人用来降雪、调节空气质量的设备,分布在星球各处,只要戳下红色按钮,设备会立刻向天空发射一枚冰弹……”

话还没说完,任晟食指一戳,只听“砰”的一声,展览馆屋顶被炸开一个窟窿,鹅毛大雪簌簌而下。

路容疯了:“这是室内啊,你有没有脑子?!”

任晟做无辜状:“这个看起来和我赌场的摇号机很像,我一时没忍住……”

见这一区周围没人,路容二话不说,赶紧拉着他逃离案发现场,找了个角落躲着。因为刚才位于冰弹发射中心,她被狠狠冻了下,这会儿周围虽然没有雪,她还是冷得直哆嗦。

路容正朝手掌上哈气取暖的时候,旁边一只手悄悄绕过来围住她,给她温暖。她一回头,就见任晟直视前方,脸颊微微发红,嘴角噙着毫无悔意的笑容。

她登时奓毛:“你还有脸笑?知不知道教授分分钟可以把我们开出游学会的?”

他不以为意:“就凭我的背景,那个秃头教授敢动我?放心,有我罩着你。”

路容怔了怔,内心居然莫名生出一股安心。她天性顽皮,以前也想过靠着哥哥的背景作威作福,被毒打一顿后就乖了。安分守己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罩着她。

仔细想想,把展览馆天花板炸个窟窿这种事,其实还是蛮过瘾的,她早想这么干了。

“嘻嘻,那我就靠你了。”

“放心,妥妥的。”

第四章 義务劳动

结果一个小时不到,教授就凭着监控设备中清晰的画面找到这两个为非作歹的小兔崽子。面对教授的指控,任晟一秒认错,弯腰道歉:“教授,我知错了,维修费用我会全额赔偿,义务劳动也不在话下。但这件事……”他回头看了路容一眼。

路容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家伙果然说话算话,打算把责任揽上身,护她周全。她眼眶一热,正激动的时候,就听见任晟对教授道:“但这件事路容也有责任,她身为组长没有及时阻止我,应该罚她和我一起义务劳动。”

路容:“……”

教授:“滚滚滚,你们俩一起去洗玻璃。”

在几百米高空吊着擦洗玻璃的过程中,路容立下决心——以后她再信那个王八蛋,就让她一辈子单身到底。

她费力地在水桶里把抹布洗干净,拧干,在玻璃上来来回回擦拭。这种洗楼方式在几百年前就被机器人取代了,现在只有犯错和劳改的人会被发配来做这种事。

路容几乎可以听见地面上同学们的笑声传过来,心情已经极度郁闷,偏偏任晟这家伙还死皮赖脸地荡过来:“不要不开心嘛,咱们地球人不是最讲究尊师重道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怎么能对自己爸爸做出报复的行为呢?”

这句话他要是在被抓住之前说,她兴许还会欣赏他。现在,呵呵——

她把头一甩:“死开!”

任晟试图挽回局面:“要不然我帮你擦多几块玻璃总行了吧。”说着,他足下一个用力,朝她荡过来,结果一阵大风恰好刮过来,两人的绳子突然在空中相交,然后朝着越拧越紧的方向打转。

“你个神经病,离我那么近干什么?”路容疯了,一会儿要怎么脱身啊!

任晟也没料到会有这一出,大叫:“我也不想的啊,那风有毒!”

他们就像拧麻绳一样不停旋转,直至绳子拧到头顶的位置,转势突然止住,两人身体“啪”地一下互相贴住。

奇怪的触感贴上脑门,带来剧烈的疼痛。路容嗷了一声,一抬头就见任晟两颊绯红,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她心跳漏了一拍,正想说些什么缓解尴尬,他嘴唇微张,突然毫无预兆地吐出一口血。

“啊!”

把任晟送去医疗室的过程中,路容脑子里闪过无数可能性,他该不是得绝症了吧?中剧毒了?在外太空让什么给辐射了?虽说现在医学发达,但如果是这几种可能,医学也无法扭转已经产生的伤害,顶多只能减少痛楚,让他最后一段时间过得像个正常人而已。

想到这,她居然有些脚软,明明才跟他认识了几天而已……

她已经慌得不行,偏偏任晟躺在急救床上还不安生,握住她的手,艰难出声:“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不许你胡说!你一定会没事的!”路容眼泪都飚出来了。

她推着他进急救室,紧紧握着他的手,一边哭一边安慰他,演绎了全程的情深义重后,医生诊断完毕:“牙齿磕掉了,牙龈血管破裂,没什么大碍,重新种颗牙就行了,时间大约一个小时。”

路容傻眼。

任晟从床上坐起来,一派淡定地把卡递给医生:“麻烦您了,种个质量最好的。”

“任晟!”

第五章 挖矿

因为擦玻璃的事情,路容好几天没跟任晟说过一句话,毕竟按照她发的毒誓,她这辈子可能要孤独终老了。

任晟也感觉出她的低气压,碰了钉子后就乖乖闪一边去,不敢再惹她。

如此过了一周后,空间站这边的交流告一段落,所有人启程去下一站——一个文明陨落的星球进行考察。

教授在船上兴奋道:“贝塔748星被发现的时候,地球人曾一度为之心血沸腾,因为这个星球上密布着大量的宝石矿。毫不夸张地说,走在路上分分钟都能被凸起的宝石绊一跤。尽管现在这个星球上已经没有居民,矿石也被开采殆尽,不过我们依旧可以抱着希望,也许还有漏网之鱼呢。”

路容来参加这个游学会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颗贝塔748星。在来之前,她在市场上把挖矿的工具都买好了。

任晟安分了几天,此时见她整理工具,忍不住凑过来:“你对宝石有兴趣?”

路容还在生气,冷冷道:“女人都对宝石有兴趣。”

他继续道:“其实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从黑市给你买一堆……”现在宇宙中的野生矿石是不多了,但黑市商人手上还是有一些的。

“不必了,谢谢。”路容把防护服往自己身上一套,“我要自己挖。”

贝塔748星之所以文明陨落,就是因为开采过度导致生态环境恶化,所以到这个星球考察需要全副武装。飞船着陆后,他们便结伴走出船舱,一些人采集样本,一些人做分析。

路容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开始挖宝。她刚挖了几铲子,任晟便阴魂不散地飘过来,不舍地追问:“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自己挖?你哥哥是指挥官,嫂子又是银河系首富,你现在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吗?”

路容白他一眼,心想:我初中隔空暗恋旁边高中混混老大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

“我初中暗恋过一个男生,我写了封信给他。他回信给我,说如果我能从贝塔748星挖个拳头那么大的钻石回来给他,他就娶我。”

不知为何,任晟沉默了几秒,而后才问:“那后来呢?”

“他转校了。听说是知道我在存钱买船票,怕我出事连累他,就溜走了。”她淡淡出声,突然鼻子一酸,“其实我连他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呢。”

那是她的幼稚恋,其实也算不上真正的喜欢,只是崇拜他呼风唤雨,又听说他长得帅,就在内心勾勒出他的样子,然后傻傻追着跑而已。

可在对方眼里,她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大概早被贴上弱智的标签了吧?

越这么想,她越难过,不觉眼眶都湿了。

突然,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倾斜了下,定眼一看才发现是任晟用手抱住了她的身体。尽管厚厚的防护服让她失去触觉,但她的内心却瞬间温暖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任晟问:“那你现在是打算挖到一块钻石,然后回去向他求婚吗?”

“不!我要证明这玩意儿挖不到,然后从此死心!”

第六章 我以前叫刁丕

在贝塔748星的考察并不顺利,第一天星球上的气候便急剧变化,飞沙走石,即便有防护服,户外依旧寸步难行。

教授让所有人返回船舱,等着天气好转再出去。但之后接连几天,天气都非常恶劣。游学船的行程是早规划好的,还需要对接下一个地点,留给贝塔748星的时间不多了。

这天吃午饭的时候,路容故作轻松道:“看来这是天意,我可以死心了。”目光却有些惘然地看向外头。

任晟出奇沉默,一句话都没有说。

到了傍晚,教授无奈地宣布启航。临行前清点了下人数,发现少一个人。路容环视了下四周,突然惊呼:“任晟呢?”

所有人在飞船内到处寻找,教授还开了广播喊人,然而任晟没有任何回应。这不可能,除非——

他根本不在船上。

路容顿时气得冒烟,一边去找防护服一边骂人:“我就知道不该带着他,仗着有几个臭钱整天给人找麻烦,是不是嫌命长啊?这个王八蛋,等把他找回来我非打死他不可。”

话是这么说,她内心却从未有过的害怕。这种天气,也不知道他出去多久了,有没有被砂石打到,如果防护服受损,后果她真是不敢设想。

教授安排了几个同学跟她相互照应,出舱后找个半个多小时,才终于发现任晟的踪影。

等到走近一看,路容整个人都呆了。他穿着笨重的衣服,拿着她的铲子在漫天风沙中拼命挖掘,周围全是他刚刨出来的坑。大概是挖久了,路容明显能感觉他的力不从心,每一下铲子下去,土块纹丝不动,倒是把他累得气喘吁吁。

这个家伙,到底是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他不是很有钱吗?不是随手就能买一堆宝石吗?

路容内心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却不敢确定,成功从他手上抢走铲子:“跟我回船舱。”

“等等,再給我一点时间。”任晟不甘心地把她往回推,“你先回去。”

“任晟!”路容大吼,“你到底在发什么疯?能不能不要任性了?你又不缺钱!”

“可我缺德啊!”他张口说,突然定住身体,眸子深沉地望着她,“我当年到底哪根筋不对,对一个小女孩提出那样丧尽天良的要求?”

路容怔住,脑子里消化这句话半天才回过神:“你说什么?”

他气得想挠头,奈何头外面是个罩子,只能把手收回来,极度不自在道:“我就是那年写信给你的那个人。”

“不可能,”路容说,“他的名字根本不叫任晟。”当她好骗吗?人没见过,难道她能连名字都不知道?

“是真的。”任晟说,“我转学之后改了名字。我以前叫刁丕。”

果然是他!路容捂着心口倒退两步,她以前就是觉得他名字特别拉风酷炫才开始萌生好感的,没想到,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居然就是任晟。

这个打击有点大,她要缓缓。

任晟看她摇摇欲坠,急忙抢话道:“你别死心啊,那块石头我一定给你挖出来,妥妥的。”

路容决绝地转身:“我们走了,你爱挖挖个够吧。”

“哎!你别走啊……”

第七章 要不要我?

最终,任晟还是没有挖到钻石。生怕被路容丢下的他,抢在飞船启航之前赶回了船舱,心虚忐忑地去找路容,之后忏悔了下自己青少年时期的过错。

“我知道是我不对,不该给你希望又让你绝望,现在我就在你面前,你想打我骂我都没关系,尽管招呼,我绝不还手。”

路容根本没兴趣打他,她在思考另一个问题:“既然你怕我怕到转学,为什么后来还要去我家偷看我洗澡?”

任晟愣了愣:“我?偷看你洗澡?”

“我哥说的。”

“怪不得你每次看到我掉头就跑!”

“那到底有没有?”

“当然没有了,我是想去找你道歉!根本是你哥看我不顺眼,就想编个理由让你远离我。我以我的名誉发誓,我要是偷看你洗澡我就不是人。”

“你这种黑道中人有什么名誉可言?”

“那我以赌场的收入发誓。”

“信你了。”

尽管跟自己的想象有些出入,不过看在他那天冒着生命危险去挖矿的分上,路容内心已经接受了任晟。随后,游学船继续在各个星球和空间站停留,她和任晟也渐渐成了所有人眼中形影不离的一对。

其实这段时间两人始终没有挑明关系,毕竟从仇人到男女朋友的跨度太大了,总需要一些缓冲时间。

直到游学进行到最后一站,众人在船上庆祝即将回到联盟城家园的时候,路容觉得也是时候突破这一步了,但这种事情女孩子主动,总归有些不好意思的。

她翻阅了下一些网上的攻略,得出“酒后乱性是个好机会”的结论,然后便兴冲冲地跟任晟开始PK喝酒。但不知是太紧张还是天生酒量好,一整个晚上她怎么喝都喝不醉。

最后,她把杯子一摔,问任晟:“要不要我?”

任晟愣了下,脸“唰”地一下红透。路容见状,欣喜地扑过去咬住他的嘴。

任晟迟疑了几秒钟,突然抱住她将她抵到墙面上,宠溺道:“这种事情应该由我来主导才对。”下一刻便封住她的口。

庆祝会的其他环节,两人都无心参与了,几乎是迫不及待回到房间,将世界隔绝在外,只贪恋彼此。

第二天,路容先醒来,打开摄像头拍了一张任晟的裸照,内心暗喜:以后看你还敢不敢拿照片威胁我。

没过多久,任晟也醒来,两人打闹了下,就听见船长的广播,说是马上就到联盟城了。

路容钻进洗手间,一边刷牙洗脸一边道:“你先去洗漱换身衣服,一会儿我带你去见我哥。”

任晟没有回应,她当他是回自己房间去换衣服了。随后飞船进入联盟城,所有人背着行李齐聚甲板,等着下船。

路容一直等着任晟,等到着陆,所有人都离开,连船长都收工下船的时候,她始终没有见到任晟。

她抓住船长,有些不安地说:“船上还有人呢,我有个朋友还在上面。”

船长眼神微妙地看着她:“你说的是星爵赌场的老板任晟?一个小时以前,他的专属飞船来接他,他已经走了。”

第八章 原来只是报复

路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船回到家里的,那种感觉,就像当年得知暗恋的人转学避开自己,她有点蒙又有点害怕,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

她想联系任晟,可连线打过去,那边却没有信号。她安慰自己,也许是赌场突然有事,他来不及交代一声先走了,只要再等一下,他就会主动找她。

可整整一天过去,通讯器始终沉寂着。傻子也知道,她再次被人扔下了。

为了庆祝妹妹回来,路易特意请了假,却没想到,她回来后没有兴高采烈地跟他分享见闻,而是整个人无精打采。

直到快吃完饭的时候,路容才主动开了口:“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她神情有些不安,“你那年到底為什么要抓任晟?真的只是因为他偷看我洗澡?”

经验告诉路易,妹妹一定是谈恋爱了,而且还遇到了挫折。没错,他当年跟乔娜吵架的时候,就跟她现在这个德行一模一样。只是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路容的恋爱对象居然是任晟。

不过既然都到这一步了,他也不怕跟她老实交代。

“其实抓他只是顺便。你还记得你初中喜欢的那个刁丕吗?他当时被举报杀人抢劫,威胁联盟城的安全,我奉你嫂子的命令去抓他,结果发现他躲在任晟家里。任晟明知他是罪犯还包庇他,我当然要一起抓了。”

路易没察觉路容脸上表情的变化,继续道:“后来刁丕落网,任晟那小子却跑了。”

路容睁大眼睛,眼中有什么东西渐渐破碎:“你是说,任晟是刁丕的小弟?”

“是啊,因为刁丕在反抗追捕的过程中被我的部下杀死了,我回来也没敢告诉你,怕你伤心。”路易解释,“我担心任晟会帮他老大报仇,所以才编了个理由骗你,让你小心避开他的。”

路容完全明白了。原来这段时间所有的甜蜜和感动全是假象。从一开始,他就是来复仇的。

她想表现得坚强一点,可脑子里只要浮现出任何跟他相处的画面,眼泪就像决堤一样涌出来。

路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不论他怎么问,妹妹愣是一句话不说。他只能黑进路容的设备,找到相册,结果点开第一张照片就让他脑子瞬间被炸蒙。

那是路容昏迷不醒躺在地上的照片,从环境分析,分明是任晟灌醉了她。之后的照片就更过分了,他居然灌醉路容,然后对她做了那种事情!

如果这都能忍,他还算个屁的哥哥!

路易转身出门,给老婆乔娜打电话:“你小姑子被人欺负了!”

乔娜:“嗯?批准你带人去灭了他!”

路易:“收到!”

第九章 炸了赌场

路容因为哭得头疼,睡了一觉,结果一醒来发现,联盟城对星爵赌场宣战了。她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探查设备果然发现路易黑进来的记录。

她立刻赶去总部,可惜已经晚了,舰队一个小时前就出发了。

嫂子乔娜安抚她:“放心,那个欺负了你的人,我一定打到他连渣都不剩。”

就是这样她才怕的好吗?虽然任晟骗了她,虽然他不是她从前暗恋的人,可要她看着他死,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她趁乔娜不备,偷了嫂子的通行令,开着一艘飞船加速直奔星爵赌场。对于飞船的操作她还不是很熟悉,一路惊险重重,总算到达赌场。

此时路易的舰队已经阵列在赌场门口,照例双方是要喊一下话的,可路易发现,他怎么也接不上赌场总部的线。

另一边,路容发现自己的通讯器震个不停,接通后发现竟然是任晟。

“我的容儿。”任晟高亢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委屈,“我总算跟你说上话了。”

路容有些迷茫,这怎么不像渣男骗子的口气。就算他硬气不怕联盟城的宣战,也不该对她这么客气才是啊。

“你是不是……傻了?”路容问。

“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下来,任晟把他的赌场被流寇侵占、手下千呼万唤他回不来,只好驾着飞船去联盟城附近把他强行绑回来的事情交代了下,最后道,“我连跟你说一声都来不及就回来了,他们还把我的通讯器没收了。直到刚才把赌场收拾好,我才终于拿回来。”

“啥?”路容愣住,“你不是为了帮你老大刁丕报仇才故意跟我在一起,然后又故意抛下我让我伤心吗?”

任晟沉默了几秒,大约是因为身份被拆穿有些心虚,良久才说:“当然不是!刁老大死了我虽然很难过,不过这也是他活该。至于我骗你,那是因为我发现你还喜欢着他,我怕你知道他死了会难过……”

“蠢货!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路容内心瞬间多云转晴,“对我来说,你才是现在式。”

“容容……”

“晟晟……”

两人浓情蜜意地叽歪了半天,路容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等等,有件事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啥?”

“我哥的舰队现在正在你赌场门口。”

“啊?”

路容回头望向窗外,就见路易舰队的炮火齐刷刷对准了星爵赌场。她拼命按通讯器试图和路易连线,然而——占线。

路指挥官站在船舱里,眯了眯眼:“岂有此理,目中无人,炸了它!”

后记 孝敬大舅子

“轰”的一声,银河系最大的赌场就这么被炸了。幸好路易只是想给任晟一个警告,没有使用最大火力,但事后修缮的费用也是个天价。

任晟为了重建赌场已经忙得头昏脑涨,结果某天醒來,更令人头大的事情出现了。

他的全裸照片传遍了整个银河系。

对此,路容举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她只是拍了照片,其他的什么也没做。

那么就只有路易了。

此时路易正和老婆乔娜遨游太空。

乔娜:“你这么做就不怕你妹夫找你算账吗?”

路易:“当然不怕,我已经给他留了警告信。”

任晟打开路易的邮件,内容如下:你要是敢对我不敬,我就把你当年偷看我妹洗澡的过程详细讲给她听。

那是任晟刚上大学的时候,跟一群哥们儿去泡天然温泉。没想到误打误撞走错到了女浴池,不小心撞见大片春光。回到男浴池,他聊起浴池里那个最漂亮的女孩子,内心充满向往,浑然不知路易也在同一个浴池。

几个月后,路易追捕刁丕到他家,突然指着他的脸怒道:“就是你偷看我妹洗澡!今天跟你一起算算账!”

任晟关闭邮件,打了个冷战,决定以后要加倍孝敬大舅子。

赞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