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请干了这碗狗粮

安九凌

内容简介:受生活所迫,逼不得已,我成了狗粮品尝师,给方以泽的……三宝试吃狗粮。我知道这是个销魂的职业,有些痛苦。但为什么,最后方以泽知道我是假的狗粮品尝师,他不辞了我,反而对我百般好?难道他喜欢上我了?不好意思,我有点开心哦。

一、富得流油的大佬

站在一栋豪华加宏伟的别墅面前,我仰着头,早已酸累,但还是哀叹着总结出了一句话:站在金钱顶端的人……的狗总有一些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福利,比如让人类给它试吃狗粮,比如这个试吃者就是我。

两个小时前的我还是个经营狗粮淘宝店、生意却惨淡到银行卡存款只剩三个零的店主。在这条大字贴“品质优良的狗粮大优惠、大甩卖,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大家快来瞧一瞧,看一看哟”孤零零地挂在店的主界面三天后,我终于迎来第一单生意。

“你就是‘请干了这碗狗粮店店主?”一个旺旺号名为“狗宝”的客人终于弹出早已被遗忘很久的客服对话框。

以我从语言中便可判断出客人的需求的临床经验来说,能以狗为名,便以狗为钟爱。我很激动,手都在抖,仿佛看到被钱砸死的自己。

狗宝:“是这样的,你们店有专业狗粮品尝师吗?我想聘请过来照顾我家三宝。”

我:“不好意思,我不卖身。”

我的店穷得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好吧。

狗宝:“您是卖狗粮的店主,想必也知道如何去调配狗粮的营养均衡。我时常出差,三天两头不在家,没人照顾我家的三宝。我便想着,寻找一位狗粮品尝师照顾他。如若照顾尽心妥当,我定会给予高额的薪资当作报酬。”

薪资?我眉毛一挑,眼放绿光。

对方见我犹豫,继续用我那生意惨淡的店铺在我心口猛扎两下。

狗宝:“如今物价飞涨,你的店铺生意惨淡,我这是在帮你。”

原本我还是一副“贞洁烈女”不从的样子,最后还是被“高额薪资”打动,不得不在月薪两万的金钱上低了头。

思绪被拉回来,我垂下头,视线投到眼前这扇金碧辉煌的大铁门上,感觉自己就这么相信了一个未曾谋面的人,这心是不是忒大了一点?

我皱下了眉头。

一锤定音后,我就这样成了狗粮品尝师。身为卖狗粮的行业人士,狗粮品尝师这职业我有一定的了解。无非就是把雇主买来的狗粮先吃一遍,然后鉴别出狗狗喜欢和讨厌的味道,确保狗粮的品质是否优良、营养均衡,再把最终选择出的狗粮拿给狗狗吃。

狗宝给的地址是这个城市最有钱的小区,里面住的都是富得流油的大佬,但在钱面前,我还是选择相信了狗宝,相信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门打开的瞬间,一股弥漫着柠檬香的馨香扑面而来,深深刺激着我的荷尔蒙。我眯了眯眼,面前男人的皮肤滑嫩得像牛奶,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五官精致,额头光洁饱满。许是刚洗完澡,他发际的水未干,水珠顺着轮廓一滴一滴地滴落,顺着光洁的胸膛、腹肌没入人鱼线,最后没入下半身的浴袍中……

我咽了咽口水,脸不争气地红了。许是我太过紧张,开口的一句话竟然是:“你就是狗宝?”

男人的眉头轻蹙了一下,睨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叫方以泽,以后真人见面还是不要叫我网络世界的虚拟名字。”

他这是在嫌弃自己的网名吗?我有些愣了,看来他不是很爱狗。

二、那可是藏獒

每个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几个别致的绰号,就比如我,高中那会儿就经常被人叫作“红颜薄命”,这其中的苦闷我能理解。

我笑眯眯地迎上去,想第一时间讨好雇主,于是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可爱很有魅力的笑容,说道:“方先生你好,我叫薛凌凌,以后我会努力工作,好好吃狗粮的。”

轻微的笑声传过来,我愣了一下,微微抬头睨了他一眼,发现他在笑。

那粉色的性感薄唇轻轻弯起,仿佛一夜绽放的桃花,花瓣在我的心头一拂而过,痒痒的。

……我的表情很好笑吗?

他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说:“你先进来吧。”

方以澤的房间很大,单是正厅就已经大过我出租屋的好几倍。整个室内装饰色调都以淡蓝色为主,高贵的窗帘、高贵的桌椅、高贵的液晶电视……一切看着都很高贵的摆设让我有些汗颜。难怪单单给自己宠物聘请狗粮品尝师就能以两万月薪定价,方以泽才真的是富得流油的大佬啊。

穷人如我受到了万点伤害,我决定拿起茶几上的苹果死啃。就在我啃完了好几个苹果的时候,方以泽终于换好衣服出来了。

方以泽穿着浅蓝色衬衫配烟灰色裤子,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袖子挽至手肘,领子微开,他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我承认,与此绝帅雇主共事是我此生做的最明智的选择!

许是被我如饿狼般的眼神盯得太久,方以泽的耳际疑似有红云在蔓延,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用力地在我头顶弹一指,怒道:“不可觊觎雇主的美色,这是合同里的一条!”

“我们明明还没签合同!”我揉着发疼的脑袋瞪着他,心里却觉得这动作好熟悉啊!

未待我细想,他便把一沓合同扔在茶几上,坐下,跷起二郎腿:“合同中照顾三宝的细枝末节和注意事项都写得很清楚,你签下后就可以开始工作了。”顿了顿,说,“我已经为你准备了客房,为求方便,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

整套合同起码有二十多张纸,每张纸上的字还密密麻麻的,看得我头疼。我略略翻过后便毅然提笔签上自己的大名。

方以泽拿起合同,嘴角扬起的弧度让我突生一股不祥之感,但又想不出具体是什么。

他收好合同,大手一挥,对着前方的房门唤道:“三宝,出来见一下你奶妈。”

奶妈?什么鬼?!

方以泽声音一落下,我就感觉身侧有一股猛风袭来,紧接着有一抹金黄色的庞大身影掠过。未等我看清是什么时,那抹对视觉有强烈冲击的金黄色身影猛然靠近我,疑似狮子的脸近在咫尺,我吓得一个翻身,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我双目圆瞪,惊魂未定,像个傻子一样捂着胸口,看着面前这位传说中的……三宝。

“它……它就是三……三宝?!”我抖着身体爬起来,指着一脸“犯我者死”的三宝问道。在得到方以泽的点头确认时,我腿一软,跪了下去。

骨骼粗壮,肌肉结实,体型庞大如狮子,金黄色的毛须长又密,表情冷酷庄严。它死死地盯着我,幽深眼睛里透着一股敌意。

我口干舌燥起来,妈妈呀,这哪是我想象中温顺的小宠物啊,这分明就是凶猛无比的藏獒啊!

我后退几步,慢慢向门口移,勉强的笑意已经无法掩饰我心中的惧意了。

“呵呵,方先生,是这样的,我突然记起我今天要回家陪我妈妈,这时间怕是赶不及了,我先走了啊。”

退到门口,以为脱离苦海的我还是被方以泽大手捞了回来。他单手圈住我的腰,不给我动弹的机会,温柔地道:“你老家在哈尔滨,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你确定今天就能赶回去?”

我惊讶:“你怎么知道我老家在哈尔滨?”

他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了我几眼,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声音很大:“三宝是我的宝,在这之前我必须调查清楚你的家庭地址,要不然你哪天跑路了我上哪儿找人去?”

“……”第一次听到有人把侵犯人家隐私权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我竟无言以对。

方以泽怕我再跑出去,把我困在怀里。三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堵在门口,锋利的眼神一射过来,我心里发毛。

我觉得这一主一宠太瞧得起我了,他们不用这么堵我的,因为三宝的一个眼神便可让我腿软。

我在他怀里不自然地挣了挣,盯着他的下巴看了许久,有些疑惑,煞有其事地道:“方先生,我觉得你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他有些错愣,瞳孔微微张了一下,然后扯出一个冷笑:“薛小姐,话题转移太生硬太老套了。”

“不是,我是真的觉得你眼熟……啊啊……哎哟!”

方以泽不听我解释,直接把我一甩,我就被他甩坐到餐桌椅子上。

我的手肘撞到了椅子边沿,有些疼。我揉了揉手肘,整张脸都皱起来,死盯着对方,以示控诉对方的行为。

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的颜值好歹可以称霸整个淘宝店主界的啊!

他坐在我对面,一向冷酷的三宝则温柔乖顺地蹭着他的脸颊,场面温馨。

方以泽来回抚摸着三宝,用下巴示意餐桌上的一大堆狗粮,睨了我一眼说道:“三宝平时喜欢吃甜味荤的,你且试试这几包狗粮的味道,看它更喜欢哪种。”

三宝体积庞大,想想也知道它每顿需要的狗粮一定是我饭量的几倍,我真的不敢想象自己被狗粮噎死的那天是何惨状。

我嘴角猛抽着,复把视线投到三宝的身上,干笑了几声。结果三宝一个好脸色都不给我,怒气冲冲,向我无声地吼了一下。

我双腿一软,开始发抖。就这样,我在方以泽含笑慈爱的视线下、在三宝冷酷视线的蹂躏下,一包一包狗粮地品尝过去……

我突然感觉,我竟然活得不如狗……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三、狗粮吃得太猛

这么猛力吃狗粮的结果就是我的肚子在第二天终于毫无预兆地胀气了。

我瘫在床上,奋力从包里掏出从地摊那儿买来的狗粮品尝师资格证,忽然感觉肚子一阵抽搐。这就是欺骗人的下场!专业的怎么会像我那样猛吃啊!

“薛凌凌!都日上三竿了,三宝都饿死了,你怎么还没起床!”一大早,方以泽就对我的房门进行轰炸。

我肚子实在是太痛了,连应他的力气都没有,只好慢慢爬下床,抱着肚子弯着腰挪到门口给他开门。

门口的一主一宠都虎着脸盯着我,我羞愧难耐,但肚子痛得我已无暇顾及其他,只能扶着门框,艰难地道歉:“对不起……”

方以泽见我额际冒汗,脸色惨白,急忙上前查看我的情况:“你怎么了?”

他忽然的关心让我备感暖意,竟也不自觉地声音软绵,苦着小脸艰难地挤出一句话:“我……肚子痛。”

方以泽慌张起来,漂亮的剑眉拧成一条麻繩,在我痛得快晕过去之际,大手快速揽住我的腰,把我带进怀里。

肚子里就像有东西在搅,闷痛得让人难以呼吸。我意识混沌,皱着眉头靠在他的胸前,耳鸣得厉害。可能是因为耳鸣导致出现了幻听,要不然我为什么会隐隐听到方以泽唤我“红颜薄命”?!

医生说我狗粮吃得太多,因不消化引起的积食导致肚子胀痛,打点滴后身体就好了很多。方以泽对此很自责,说不该这么压榨员工,说以后好好规划我吃狗粮的量,有此老板我感到很欣慰,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该坦白什么。

我掏出随身携带的狗粮品尝师资格证,像个随时可以接受任何暴风雨蹂躏的小绵羊,低着头对他说:“其实……我是假的,我并不是专业的狗粮品尝师,所以才不会如何调配吃狗粮的量。”

他有些狐疑地接过,在看到上面粗劣的印章字体时,整张脸顿时黑了,指着我气得连话都说不出。

他把证书甩在被子上,扶着隐隐发疼的额头,深呼一口气。看他想向我发火又忍住的模样,我竟然很不厚道地笑了,原来方以泽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你竟然还敢笑?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

他脱口而出的话让我愣在原地,我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病房内有几秒的尴尬,方以泽局促地转移视线,不再看我,耳朵似乎还有红云在蔓延,等视线游离四周一会儿后,许是没有得到我任何回应,他竟然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直接拂袖离开。

……

我被他搞得莫名其妙,他什么意思?难道他对我一见钟情,喜欢我?忽然间,我的心怦怦直跳,厚到一定程度的脸皮竟然不自觉地红了。

我身体伸长,望着方以泽远去的背影哭着喊道:“方先生,你不要炒了我呀,我不是故意的!”

拿三宝的伙食见证人来开玩笑,我以为方以泽不是炒了我就是把我扫地出门,不料他竟然什么都不说,直接上网查询狗粮品尝师一天该品尝多少量,然后制定了一个计划表贴在餐厅墙上。

我对此很感动,原来方以泽是个暖男,不知不觉,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更高大美好了。

一大早,我正在分拣昨天不同味道的狗粮,抬头便看到方以泽低头戴领带。他的手法看着很娴熟,但步骤紊乱,最后出来的效果不怎么理想。想来效果不满意,他又拆开重新系,这样一来一去,耽误了好长时间。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抓住他的领带:“我来吧。”便低头专心给他系起领带来。

他有一瞬间的错愣,身体有些僵硬,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就这么站着让我帮他系领带。

我的手指时不时滑过他隔着薄衬衫的胸膛,传来阵阵火热。上头方以泽呼出的气息轻轻拂在我发丝上,有那一瞬间我感觉两人很像生活了很久的老夫老妻,安静又很温暖。

我感觉到方以泽看我的眼神很灼热,已经快把我烧成一个窟窿了。我心跳得飞快,仍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我真的好想打死自己,我怎么能这么自然地给他系领带呢,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加快系领带的动作。

“好了。”抚平领带,我抬头,视线一时间撞进他深情温暖的眸子里,似乎他要把我看透一样。

我有些不知所措,绞着手指急忙解释:“我……我以前开过男士领带淘宝店,很多样式我都会系,看你要出门挺急的,所以……”

“我还以为……”

“呃?什么?”

“没什么。”他眼里似乎有明亮的光在、逐渐消失,然后他不再理我,转身把外套甩在身上,抬步欲走。

为对方系领带是一件很亲密的事情,男女之间,一般都是比较亲密的人才会这般做。可我下意识地这样做了,刚才方以泽欲言又止,不会是以为我对他有什么,让他误会了吧?

一般的女孩子,对于这种事情一向很羞涩。但我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啊,起码我的脸皮厚得很,方以泽以为我喜欢他才会为他系领带,倒也不是误会,我对他本就很有好感。

彼时,三宝急忙迎上去,方以泽摸了摸它的头,转头睨了我一眼说:“我今天还得去剧场那边走下位,三宝昨天没洗澡,在我回来之前你负责帮它洗澡吧。”

“我?!哎,你别走啊,我真的不敢……”我伸出“尔康手”,欲哭无泪,仍是动摇不了方以泽让我给三宝洗澡的决心。

真是的,大哥你就算生气也不带这么玩我的!三宝凶神恶煞,体积庞大,我……我真的不敢洗啊!

四、来看我装逼

“三宝乖,三宝好,三宝棒棒哒!”浴缸里,我一边搓着三宝的身体,一边柔声赞美它的英俊潇洒,“三宝好帅,你要乖乖坐好哦,这样我才能把脏的东西洗掉哦。”唯有这样,我才不会在三宝的血盆大口中被灭口。

许是我这个狗粮营养实验者平时很照顾它,它这次非常乖,就这么坐在浴缸里任由我小的手进行蹂躏,可这些美好都在方以泽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的那一瞬间彻底破灭。

澡还没洗完,听到方以泽回来,三宝立马从浴缸里跳起,纵身一跃,从我的头顶跃过。对,你们没有看错,它是从我的头顶跃过!

霎时,我的眼前出现一大片水花,水花四濺。片刻之后,我一把抹掉脸上的水,想到那是三宝的洗澡水,我的咆哮声就快掀了屋子:“三宝!!我要杀了你!”

我抡起拳头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想教训三宝,可在它冷冷地转头瞟了我一眼后,我腿一软,立即展开笑容跟它say hello。

方以泽抬头看了看被洗澡水溅了一脸的我,嘴角的笑意更深,眉宇间变得很是温柔。

“你先去换件衣服,随我来后院草坪上。”他道。

“去草坪干吗?”

他嘴角的笑意更深,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慢慢向我靠近。

他这模样特别像土匪头子强抢民女,不怀好意。我频频后退,最后退到墙角退无可退之时,他猛地握住我的腰,阴险的笑意更甚,轻淡的呼吸在我耳边拂来,很痒。

“想让你看看,什么叫装逼。”他轻声道。

“啊?”我以为我听错了。

他旋即推开我,狠狠地在我额头上一弹,摆着手把一直看着我们的三宝招过去:“三宝,走,我们锻炼去。”

我看着他跟三宝走出房门往后院走去,心里有些发毛,傻傻地尬笑几声。

换完衣服后,我来到了后院的草坪上。

方以泽就是有钱的大佬,这后院的草坪有多大可想而知。但他叫我过来看他装逼,这就很是匪夷所思了。

一到后院,映入我眼帘的是叠着竖起来的高大呼啦圈,方以泽正持着一把带着铃铛的长棍,引着三宝对着那几个呼啦圈纵身一跃,跳穿过呼啦圈,然后完美落地。

三宝很听他的命令,一圈一圈地跳完。跳圈的高度越来越高时,三宝都游刃有余。

跳完圈后,方以泽又用小的呼啦圈让三宝擒住,顶着,扬起头,用头部旋转呼啦圈,并不落地。

三宝的动作很娴熟,几乎没有失败过,一看就知道是练过的,并且练习的时间可不短。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很厉害的训犬师在舞台上表演的节目。

不过,方以泽叫我过来看他装逼,难道指的就是这个?这分明是三宝在装逼,又不是他!

但为了我的薪资,我还是跑过去讨好似的鼓掌奉承道:“哇,厉害了!你们俩厉害得简直可以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我一并夸了三宝,好让三宝以后对我和善一点,不要再让我“享受”它的洗澡水了。

方以泽对我的奉承无动于衷,冷笑了一声,但我在他眼中还是看到了一丝得意。

“怎么样,这逼装得很不错吧?”

“那是那是,非常不错!话说,你是做什么的?对狗狗的训练竟然这么娴熟!”我笑呵呵地问道。

话音刚落,四周的环境顿时安静了。

咦?我问错话了?我抬头看他,又看了看三宝。不知何时,方以泽眼中有着愠怒,一副“你竟然还不知道我是干吗”的模样。而三宝呢,则是一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默默走开了。

四周很安静,气氛很尴尬,我仿佛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冷如冰窖的寒气。

身为对方的员工,我都在他家住了快一个月了,竟然都还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真是失策。难怪方以泽那么生气了。

“呵呵呵,那个……今天的狗粮我还没吃,我先去吃狗粮了。”话音未落,我赶紧溜了。

身后,方以泽看着我的身影,眸底愈发黯淡,喃喃道:“你对我还是……连了解我都没有主动过……”

我跑进房间里躲着,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薛凌凌啊,这么尴尬的事情都被你给遇上了,你这二十几年是不是白活了?!给人家干活这么久了,竟然还不知道老板干什么的!”

方以泽那么有钱,应该是个名人。我立即掏出手机上百度,查询到的结果让我感觉整颗心都是乱的。

“方以泽,男,二十八岁,国内著名训犬师,带全国最帅的主人公藏獒“三宝”多次进行全国演出,曾荣获多次全国戏团最佳犬兽表演奖……”

难怪方以泽这么宠爱三宝,愿以高薪聘请我当三宝的狗粮品尝师,原来他们不仅是表演中配合默契的伙伴,更是生活中惺惺相惜的朋友。

我继续往下翻,下面无非说一些方以泽做过的事情——“方以泽高中毕业于哈尔滨第一中学”……哈尔滨第一中学?那不也是我毕业的学校吗?难道他跟我曾经是校友?不会吧,有混得这么牛掰的校友,学校竟然没有他的传奇经历?

我隐隐约约感觉自己遗漏了什么。

但我不知道为啥,却很怂,都不敢向他进行对质。

虽然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像往常那样,每日品尝狗粮,给三宝挑选最好的伙食。

方以泽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每次看到我就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似乎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就干脆默默无言,瞪了我一眼后,就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五、你做错事总是不负责任

这段时间方以泽要准备一场演出,所以最近他和三宝都忙着训练,没有空管我,也让我有时间仔细想想,方以泽到底是什么人,他是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天,方以泽没好气地吩咐我:“我待会儿出门办点事情,你带着三宝在院子逛逛,锻炼一下它的手脚。过几天我们就得出演了,务必保证它的安全,不要让它磕着碰着影响了演出,知道了吗?”

这几天方以泽对我的态度不仅冷淡,跟我说话更是沉声严厉,搞得我像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简直莫名其妙,我只当他是更年期到了。

我答应后,他就出门了。

方以泽对三宝的保护有多严密,我是知道。他明明已经警告过我,一定要好好看管三宝。但三宝就是跟我作对,在我进房间拿东西时,三宝就钻着方以泽出门时没有把大铁门关紧而留下的一条缝,跑了出去!

外面是一条公路大道,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但撞三宝的车主估计也想不到,三宝会突然从大门跑出来,完全不看路就蹿过马路。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天际,我正在喝水,听闻此声,心口一颤,感觉整颗心都被这道刺耳的声音猛扎了下。

我隐隐约约感觉要出什么事儿了,赶紧跑出门去,就看到车主在路边看着倒在地上,頭部正流着血的三宝。

我脸色一变,飞跑过去抱起三宝并紧紧捂住它的伤口,连声唤它。

把三宝送进兽医院,它被兽医带进手术室对伤口做缝补手术时,我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我颤抖着手指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方以泽打电话:“方……方以泽,三宝……三宝它出车祸了……”

声音响起后,我才知道自己颤抖得厉害,语不成声了。

三宝对于方以泽来说有多重要,我是知道的。当看到三宝倒在血泊中,我感觉天都要塌了。

方以泽风尘仆仆地来到兽医院时,三宝还在做手术。

他脸色灰沉,表情狠戾,是我没有见过的怒气。

“薛凌凌!”他对着我吼道。

我抖着双肩,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保护好三宝,对不起……”现在我真的只能选择说对不起,才能缓解我心里的愧疚了。

“要是只用说对不起,要警察何用!”

“……”

方以泽已经气得恨不得把我撕碎,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是狂风暴雨来临前的沉静。

他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我,眼中冷如冰窖,是我没有见过的悲伤和绝望:“红颜薄命,你怎么还是像读书时那样,做错事从来都不负责任!”

我瞳孔在急剧紧缩,愣愣地看着他,全身如同坠入冰窖,寒意漫过四肢百骸。

我缓了好半晌,仔细盯着他看,难怪我感觉他很眼熟。

“你是……方黑子?”说这句话时,我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一句“红颜薄命”激起我全部的回忆,那些欢乐的回忆就如酿了百年的陈酒,打开的瞬间虽是香甜但尝后只感觉辛辣无比。

那天跑出兽医院后,我就像一个怂包一样,赶紧收拾东西,滚出了方家,整日躲在房间不出门。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其间方以泽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对于我的不告而别似的畏罪潜逃,他都不屑打电话给我听到我的声音了吧。

我想起了高中时期的事情。

高中时期是我的颜值巅峰期,可以说,我的颜值堪当哈尔滨第一中学的女生颜值代表。粉嫩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可以卖得了萌、耍得了贱的性格在当时备受男生们欢迎,收的情书和礼物那是一沓一沓的,也因此养成了我自傲、目空一切的性格。

那时我的理想是当一个红透半壁江山的女明星,所以当方以泽拿着一封粉色、封口处还贴了个大爱心图样的信封递给我的时候,我一甩头发,戴上墨镜,风情万种地说:“我以后可是要站在女神台制高点的女人,现在怎可跟你谈恋爱,仙女跟人谈恋爱可是触犯天条的……”

我还在喋喋不休地赞美自己的美貌,方以泽嘴角抽了好几次,他似是忍了许久,最后终于憋出大实话:“喂,我只是代替我同桌拿给你的。”

“……”我愣了,那一瞬间气氛异常尴尬,周边起哄的同学也忽然安静下来。我羞愤难耐,憋红了双颊,愣是反驳不了一句话。

方以泽把信封塞进我手里,忽然靠近我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至今我都想揍他的话:“红颜薄命啊,我不喜欢短命的女人。”

“……”他这是在赞美我呢还是咒我呢?我觉得他是在咒我!

他心情甚好地瞥了我一眼后就走了。自此我就多了个“红颜薄命”的绰号,我跟他的梁子也结下了。

他长得很黑,我就给他起个“方黑子”的绰号。我对方以泽咒我的事情耿耿于怀,在多次跟他交手都以失败告终,更是把我的愤怒激发到了最高点。

那天黄昏正好,方以泽放学回家,我跟踪了他。他回家要走过一片湖,也不知道我当时是神经错乱还是怎么的,我竟然一手把他推进了湖里。他不会游泳,也幸好摔的地方浅,被人救上来后没出什么问题,倒是由于身体本就比较虚弱,最后发烧住院了两个多星期,最后的最后我当然是被我妈打得屁股开花。

我愧疚不已,立誓不再跟他掐架,要与他和平相处。我想去医院看望他顺便跟他赔礼道歉时,护士竟然说他早已出院。

怎么可能!第二天我去他班级看他,结果又听他班上的同学说他转学了,Excuse me?我都还没向他道歉呢,他竟然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年少轻狂的大胆换来我对他一直以来的愧疚。或许是深埋心底的那份执念,我一直不敢跟别人说,曾经有个长得很黑、颜值堪忧的少年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与我对抗。我虽在他面前屡次战败,但他不忍心狠狠教训我,他是我世界里一个最寂静的初恋,一个最澄澈的

少年。

六、他竟然有了新欢

生活总能把你颜值的巅峰变成颜值的癫疯,每日只为生活奔波。不当狗粮品尝师的我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拿起自己的饭碗,开起淘宝店卖起狗粮来。

没有好好照顾好三宝,在这差不多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我都活在愧疚中。方以泽就是方黑子,这让我惊喜,可惊喜后呢,我跟他走到了这个境地。

不知道三宝的伤势好了没,不知道方以泽是不是恨我入骨了。要知道,我以前把他推进湖中让他险些丧命,现在又让他的宝贝三宝出了车祸,命悬一线,估计他这一辈子都不想看到我了。

我不敢联系他,他也不再联系我。好在我有他的微信,在三宝出事后他就没有再发过一条动态,但今天我上朋友圈时,竟然看到了他发的一条朋友圈。

那条朋友圈是一张照片并附文——欠我的一千万,欠照顾三宝的一辈子,你还想跑?

我点开照片,发现是一份合同。这合同很熟悉,好像是我之前签约的劳务合同。

我当时没有仔细看,现在被他拍出来后我才看清,这合同中的条款非常之霸道!

他是甲方,我是乙方。

“一、如若乙方照顾三宝有误,导致三宝身体出现亚健康和病症,该乙方必须无条件赔偿一千万给甲方做以治疗费用。

二、如若乙方在照顾三宝时,发生什么意外,导致三宝身体受到损害,该乙方必须无条件无偿照顾三宝一辈子,抚慰主人甲方为之受伤的心灵。”

这样的霸王条款,方以泽是怎么想出来的!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难怪当初我签下合同后,他的表情就不太自然。现在回想,那分明就是他坑了我后的得意神情!

而后过了几分钟,他又发了一条朋友圈动态,这次不同,是一张他和一个女人的照片。

我手指发抖,死死地盯着朋友圈里方以泽刚发布的动态:今天很开心。还附了一张他和一位女生的照片,两人勾肩搭背,好不亲密!

我要疯了,醋意已经快要激起我体内洪荒之力的爆发了。他现在要是在我眼前,我绝对会撕了他!

在我烦躁不安的时候,闺密打电话来跟我说她要参加一场宴会,要我陪她去,正好我也需要酩酊大醉一次,便答应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进宴会,感觉很多人的视线都一下子聚集在我身上。我虽然还有点姿色,但不至于引来这么多的关注。我很不好意思,微笑着跟他们打完招呼就躲在角落的酒桌旁,抓起红酒瓶仰头就喝。

喝着喝着,不知是泪水还是酒水打湿了我的脸颊,渐渐地,我抱着膝盖闷闷哭起来。真的,我觉得自己活得太失败了,曾经错过不敢说,现在胆小害怕破坏那份美好,更不敢向他表明心意,次次的错过,等来的只有他终于是别人的消息,自己在这里哭有个什么劲儿?我真的好恨自己。

宴会进入高潮,这时候舞台上突然站出来一个人,那人身材颀长高挑,拿着麦说着什么。我觉得我大概是醉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觉得那个人很像方以泽,而且还听到那人喊着我独有的绰号“红颜薄命”呢?

我努力摇摇头,这时候人群慢慢向我这边移动,原来是那个人下了舞台,向我走来。

那人越来越近,还是穿着一袭浅蓝色衬衫和烟灰色裤子,就如我再次见到他时的那副模样,清爽温暖。

七、我要你做三宝的妈妈

“方以泽?”我勉强站起,踉跄几步摔进他怀里,抬头间看到他眸色熠熠发光,滚烫得要把我灼烧。

神情恍惚的我被他抱起来,看到他眉头紧皱,紧抿着唇线:“你怎么喝那么多酒?”

“我一定是喝醉了,要不然怎么会听到你的关心呢。”我笑着搂上他的脖子,说得含混不清。

“傻瓜。”他輕轻地刮了下我的鼻子,眸色里的宠溺仿佛让我看到高中时期的他,也是这般眼神。

“你怎么那么傻,我在高中时明明喜欢你喜欢得那么明显了,你为什么还没察觉到我的心意?”他直接把我捞进怀里,紧紧地抱着我。

“啊?”我有些蒙,“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高中时就已经喜欢你,可你总跟我作对,那时你又那么漂亮,我不敢高攀你。”顿了顿,又说,“可是你现在不一样了,我变成了高富帅,我觉得我已经可以与你站在一起了。”

幸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这下我彻底清醒,瞪大双眼看着他:“怎么可能,朋友圈里你搂抱的那个女人是谁?你是不是又想骗我上钩然后报复我?”

方以泽嘴角一抽:“那是我堂姐!”

我看到他堂姐此时正站在他身后,一脸慈爱地看着我们……我很尴尬。

恍惚间,方以泽突然把一枚戒指套在我的手指上,扳正我的头,轻轻吻了我的唇,说:“薛凌凌,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幸福当头我竟然作死地问了句破坏气氛的话:“你聘请我照顾三宝,让我住在你家,原来不是想找个机会报复当年的仇吗?”

吃瓜群众发出一阵起哄声:“原来同居了!”

不是同居啊!我泪奔,看到方以泽眼里有崩溃的无奈,然后他直接给我头顶一个栗暴:“你的被害妄想症怎么越来越严重了!你到底答不答应我!”

“那三宝呢,它怎么样了,伤好了吗?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有点想哭。

说起来,他也有责任吧,出门也不把门关紧,让三宝有跑出去的机会。

他眉目轻皱了一下:“它的伤好了。但是……”

“嗯?”

“按照合同中的赔偿,你必须向我赔偿一千万并照顾三宝一辈子!白纸黑字,你要是敢反悔,我们法庭上见。”

我双腿一软,方以泽赶紧捞住我。

这一千万赔偿,让我醒了大半。我勉强站直身体,挣开他,尬笑了几声:“那个……我身体不舒服,我先走了……”

“你敢离开这里一步,你就别想回头找我!”他怒道。

“……”

“你让三宝受那么重的伤,你就没有一丝愧疚?”

“我有!”我喝道,“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补偿,要一千万,你干脆杀了我吧!”

“我有一个办法,只要你答应,这些都不用赔偿。”方以泽在我耳边诱惑,“三宝需要一个妈妈,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把双腿发软的我捞起来,拥进怀中,把我的肩膀摆正,擒住我的下巴,对着我的唇,疯狂地吻了下来。

我被他吻得晕乎乎的,在他的诱惑下就答应了下来。

“他们都认识你吗?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儿……”我问道。

方以泽忽然面色一变,欲言又止,我暗道不妙,这时不知去哪儿鬼混回来的闺密在我耳边道出事情的原委,我的怒火顿时上升了最高点。

“方以泽!你竟敢怂恿我闺密把我骗到这里?竟然花钱请来群演来配合你演这场戏?!你是不是想死啊你说?!”我是生气了,我的老臉丢尽了!

方以泽把我紧紧地圈住,笑得那个贼:“那又怎么样,为了让你答应我,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你——”我又气又感到好笑,“以后你别想在我身上讨到福利!”

方以泽直接慌了,抓住最后的机会,再次捧起我的脸疯狂地吻下来。

我:“……”

赞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