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神男友(四)

吕天逸

上期精彩回顾:上期说到S和B在游戏中吃大餐,副帮主眼红效仿,结果食物中毒暴毙身亡,副帮主真是可怜啊……

其实这个NPC永远都是这句话,你就是戳他一万遍他也只会重复这一句,但是这个当口发出来真心巧得要命好吗!我竟完全找不出合适的吐槽!

S买完核桃酪,近聊敲字打了个哈欠:“哈——欠——”

我:“……”

这果断是被B传染了。

S:“太困了,我先回了,你们也早睡。”

说完,S御剑飞走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S在游戏里御剑,平时他都是配合B发疯,和B一起骑马……

S走后,我们三个在原地面面相觑。

副帮主打破了沉默,走到小吃商人面前,点了他一下,说:“我请你们吃核桃酪,暖和暖和。”

我旁边的治疗说:“哈哈!好啊,副帮主好萌啊!”

副帮主被人夸奖,立刻得寸进尺,玩得更开心,和NPC说:“掌柜的,来三份核桃酪,都要烫烫的。”

我:“……”

副帮主买完,交易了我一份,还说:“当心烫嘴。”

我忍不住怼他:“你别跟着犯病成吗?”

那个治疗也跟着演:“呼呼,好烫好烫。”

副帮主不断读条,打断,读条,打断,仿佛在慢慢吃:“我的也烫,都吹吹。”

为了表示抗议,我冷静地一口气读完了一个条,以示我是一口气吃下去的。

读完条之后,我说:“我怎么不觉得烫呢?”

那个治疗说:“因为帮主皮厚。”

副帮主罕见地发了个笑脸,说:“哈哈。”

我无语凝噎。

……显然我们帮会成员已经集体被S和B传染成精神病了。

那个治疗还直夸S,说:“S这人真好,那么宠B,三更半夜还专门跑过来给B买核桃酪,上次我晚上想吃楼下便利店卖的冰激凌,我前男友懒得下楼给我买,还是我自己去买的。”

我:“所以他变成前男友了吗?”

那个治疗:“对,他不去买也就算了,还说我事儿多,给我好一顿教育,什么男人啊!”

她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S好像也挺好,虽然挺神经的,但是对B真的宠。

副帮主说:“如果是我,我会去买。”

我心不在焉地说:“哦。”

副帮主又说:“别说下楼,跨省都行。”

我:“哈哈哈!跨省抓捕啊!”

那个治疗:“哈哈哈哈哈!”

副帮主:“……”

1390楼:

副帮主展开紧急跨省抓捕行动,蠢萌的楼主即将落网。

1401楼:

哈哈哈!我好像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S和B平时和NPC买东西的时候居然会和NPC说话吗?哈哈哈!

1415楼(楼主回复):

恭喜1401楼完全抓住了重点,就这事我能八出来一万字,呵呵。

是的,这两个人平时在游戏里问NPC买东西的时候是会在近聊对NPC说话的。

我第一次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是有一天碰巧撞到S和B在主城买洗练石。

洗练石商人名叫李二狗,外形是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不管你怎么戳他,他永远只会说一句话——王铁柱那个龟孙!

而王铁柱是在主城另一边卖武器的NPC,也不知道他究竟对李二狗做什么了,这个梗在游戏里一直是个谜。

我当时本来也是准备去买洗练石,然而刚要过去就看到近聊飘过一句话,说话人是B:“给我五十块上品洗练石。”

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B不悦:“还是一百灵石一块?我都在你这儿买过多少次了,也没个优惠。”

这时我也走过去了,和他们打招呼:“B你和谁说话呢?”

B气呼呼的:“李二狗呗,奸商。”

还没等我说话,S插话道:“团长也来买石头啊?”

我一脸蒙:“是啊……B怎么和NPC说话?”

S發了个笑脸表情,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我也就不好追问,反正他们两个一向都很会玩。于是我默默点李二狗进行交易,以一百灵石一块的价格买了五块上品洗练石,打算去给武器升级。

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我还没走开,B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别人乐意当冤大头关我什么事,九十灵石一块,不能再多了。”

我冷静地思索了一会儿,觉得B说的冤大头,好像就是我……

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B:“九十二一块,我不管,你看你这石头品相不好,这块都缺角了,还有这块有一条裂缝。”

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B:“你这样以后我不来你这儿买了。”

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B:“就是因为你太小气,王铁柱才不喜欢你。”

我:“……”

等等!你买东西和NPC说话也就算了,你还带讲价的!你讲价也就算了,你还戳人家NPC痛处!

过分了啊!

这时S也开始安抚B,说:“宝贝不用讲了,九十五就九十五,老公有的是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然而B说:“这不是钱的事,讲价是一种乐趣。”

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B:“行,九十三一块成交,来一百块。”

我攥紧了我可怜巴巴的五块洗练石,默默遁走了。

土豪的玩法我真的不懂!

1516楼:

哈哈哈!说不定那个NPC说的话只有S和B能看懂,在普通玩家眼里就是重复的没有意义的话呢!这么一想感觉好神奇啊!

1523楼:

楼主你买贵了,你下次买之前试试近聊问那个NPC九十三块灵石卖不卖。

1530楼:

感觉王铁柱和李二狗之间似乎有一段虐身虐心的爱恨情仇……

1549楼(楼主回复):

他们和NPC说话不仅局限于买东西的时候,打副本的时候也说。

我们那段时间有一个每周必推的副本,Boss是一个半人半蛇的大妖怪,然后每次进本打到这个Boss的时候,B都会跑过去和他说:“今天还是我男人当主T,待会儿轻点打他。”

Boss:“哈哈哈,宵小之辈,竟敢来我的地盘撒野!”

B仿佛不高兴了,跳到Boss的蛇尾巴尖儿上一顿蹦跶一顿踩:“你听见没!听见没!听见没!”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那Boss好像挺疼的。

Boss:“哈哈哈,宵小之辈,竟敢来我的地盘撒野!”

B满意地下来了:“这就对了,治不了你了还。”

全团静默:“……”

其他副本也基本都是这么个套路,因为S到哪儿都是主T,所以开打之前B总会把Boss威胁一通,有时候我都忍不住替那些Boss捏一把冷汗……

除了这些,他们有时候还会和一些无关紧要的NPC说话,比如主城村外有一个老太太NPC,那个老太太是新玩家升级任务里的一个剧情NPC,大概剧情就是老太太的儿子离奇失踪,让玩家想办法把她儿子找回来,但是任务做到最后会发现她儿子已经被妖怪给吃了,然后玩家就会把妖怪杀了,把儿子落在妖怪洞里的遗物带回给老太太交任务……这系列任务做完之后这个老太太NPC就没用了,还是天天在她那小茅屋门口站着哭,没完没了地和新人重复同一套儿子失踪了的说辞。

然而S和B隔三岔五就去老太太那儿看看。

那天我和副帮主一起带帮会里几个新人过这个任务,打完妖怪带着遗物来交任务时正好看见B和老太太说话。

B说:“人死不能复生,您老人家节哀顺变,别把身体弄垮了。”

S往地上放了一堆东西:“帮您打了几只野兔放这儿了,还有大米和地里新收的菜。”

B又支使S:“你去帮她把水缸填满。”

S:“好嘞。”

我:“……”

副帮主:“……”

敢情这俩人在游戏里慰问孤寡老人呢!

我的心情本来很微妙,但是被他俩这么逼真地一演,我就谜一般地产生了一种“如果交完任务就走,那我简直就是个禽兽”的错觉!

然后我就点中老太太当目标,近聊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那几个新人都蒙了,还以为这样才能交任务,也齐刷刷地跟着刷了一排:“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副帮主沉默了一会儿,也跟着说:“节哀顺变。”

不愧是高冷的副帮主,总是比别人少几个字。

我看了看背包,实在是没什么像样儿的东西,于是我忍痛往地上扔了一打鸡蛋……

副帮主则扔了一打金叶子。

老太太没反应。

废话,当然没反应!

这时,副帮主突然对我说:“你挺可爱的。”

他这句话一出,我顿时大梦初醒,觉得自己跟傻子似的,扭头御剑就跑了。

副帮主:“……”

我觉得我也得抽时间去医院看看脑科了,真的,我们这群被S和B传染出来的精神病都可以组一个二十五人团刷脑科副本了。

1562楼:

居然还会威胁Boss!完蛋了,我感觉B越来越萌了怎么破!话说楼主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副本团之所以总能拿五甲也有B威胁Boss的功劳啊!哈哈哈,说不定 Boss真的放水了呢!

1566楼:

所以说副帮主就是从这时开始喜欢楼主的吗……

1573楼(楼主回复):

回1562楼,别闹,能拿五甲主要还是因为团长厉害。[微笑]

S与B和NPC说话的事还能八出来很多,比如,夏天的时候B有时会给守城的士兵送水喝,S还因为这个吃过醋;再比如,B怕狗,主城里有一只NPC狗天天滿地乱跑,B每次碰见这只NPC狗都立刻跳到S身上去,不过B喜欢猫,还会用小鱼干喂终年游荡在主城交易区里的那几只NPC流浪猫;再比如,新手村的大槐树下有个自己和自己下棋的老头儿NPC,有一次我还看到B坐在老头儿对面和老头儿对弈,俩人儿还带拌嘴的……

没错,就是这样拌嘴——

B:“小爷下得怎么样?”

老头儿:“啧啧,好一个臭棋篓子。”

B:“你输不起是吧?”

老头儿:“啧啧,好一个臭棋篓子。”

B大怒:“我明明赢你了!”

老头儿:“啧啧,好一个臭棋篓子。”

B起身,一招把棋盘给打碎了:“赢一子也是赢,这么大岁数的人还耍赖皮。”

过了几秒钟,棋盘刷新出来了,S就自己坐到老头儿对面去,安抚B说:“宝贝别气,看老公帮你杀他个片甲不留。”

在新手村带新人的我:“……”

新人看见他们两个头上的帮会头衔,瑟瑟发抖:“帮主,他们和我们一个帮会的啊!”

我冷静地撇清关系:“我不认识。”

新人:“……”

总之,和NPC说话这件事我仔细回忆一下能八三天三夜,不过基本都是这个套路,没八到的地方小伙伴们自行脑补一下,我就不一一细说了。

1577楼:

看得我也好想试试这么玩游戏……不知道会不会被亲友打死。

1578楼:

排楼上,其实感觉这两个人还挺有乐趣的2333反正就是玩嘛,开心就好。

第四章 机械键盘与见家长

1590楼(楼主回复):

既然上一帖说到新手村的事了,这里也继续八一段和新手村有关系的事。

可能有人奇怪为什么我总在新手村晃悠,其实这是因为帮会需要新人加入。新玩家加入帮会之后升级做任务,系统会给帮会发成长点,有了成长点帮会才能升级扩建,所以我和副帮主没事的时候总会去新手村转转,忽悠几个新人进帮。

那天我们两个惯例在新手村转的时候,看见新手村一个凉亭里坐着四个人,分别是S、B,还有两个1级的小号,我和副帮主一开始以为他们是在帮我们拉新人进帮,甚至还产生了一种“崽儿长大了,懂得帮衬家里了”的奇怪欣慰感,但是走近之后,我发现我们错了……

首先,这两个1级小号很奇怪。

之前说过,游戏角色的外貌是玩家自己设定的,而且自由度很高,五官、肤色、年龄、高矮胖瘦全都可以随便调,绝大多数人设定的外貌都是些俊男美女,毕竟天天对着自己的游戏角色看,肯定是要赏心悦目一些的。可是这两个1级小号却都被设定成了中年人的样子,一男一女,估计都有个四五十岁吧,女号虽然年纪大了点儿,但捏脸还挺好看的,男号就悲剧了,捏脸很普通,不仅有啤酒肚,还谢顶,就是扔大街上你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中年大叔。

说是有人闲着无聊建着玩的也不像,因为这两个1级小号都买了商城时装,还是最贵的那两套,加起来都近千元了,谁能这么闲呢?

这四个人就在凉亭里的石桌旁两两对坐着,气氛谜之严肃。

我和副帮主都迷茫了。

我私密副帮主,开玩笑地说:“这架势怎么跟见家长似的呢?”

副帮主回了我巨长无比的一串省略号。

其实我真的只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我刚说完,S突然在近聊对那两个中年夫妇1级小号说:“伯父伯母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B的,无论怎样,只要我存在一天,我就让B开开心心地过一天。”

B哽咽:“呜……”

我:“……”

副帮主:“……”

居然还真是见家长!

虽然我觉得S这个表决心的台词有点说不出来的奇怪,谁和对象家长见面的时候会说“我存在一天”就怎么怎么样,太悲壮了好吗!好像分分钟就会生离死别似的!

B发了个号啕大哭的表情,说:“我好想你们!”

然后那两个1级小号也跟着发号啕大哭的表情,说他们也很想B。

我是真的不懂了,我感觉这两个人真的玩游戏玩得走火入魔了,连见家长都要在游戏里见,这究竟得了一种怎样的精神病?

B和那个1级小号哭了一会儿,平静了一下,四个人就聊了起来,他们说话的语气和内容完全就是岳父岳母见女婿的那种套路,我和副帮主觉得在这儿围观不太妥当,于是就御剑逃回帮会领地了。

回了帮会领地,我私聊副帮主:“你说他俩怎么回事儿?”

副帮主:“不知道。”

我说:“我估计那俩小号是他们花钱雇的,假装见家长玩儿。”

副帮主赞同:“应该是。”

我以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了,于是就切出去打开音乐播放器,开始挑歌。

精心安排了一串歌单之后,我切回游戏,发现聊天频道已经被副帮主刷爆了……

副幫主:“我父母在国外工作,不过随时可以请假回国。”

副帮主:“你父母呢?”

副帮主:“?”

副帮主:“在?”

副帮主:“你怎么了……”

副帮主:“刚才的话,当我没说。”

副帮主:“人呢?”

副帮主:“。”

我:“……”

怎么突然就自顾自地生气了啊?!

我忙私聊他:“大兄弟,我切出去找歌了,刚看见。”

副帮主:“。”

……他还在生气啊!

我赶紧补充回答了一下他刚才的问题:“我父母都在国内,身体健康,工作稳定,思想前卫,吃嘛嘛香,你问这个干什么?”

副帮主:“没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通过这三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字,我感觉他好像变得开心起来了。他沉默无言地给我炸了几个烟花,我乐呵呵地拉着他站在烟花堆里截图,然后挑了几张好看的给他YY发过去了。

炸烟花这个事情大家不要太纠结,副帮主也是个神壕,平时闲着没事就给别人炸烟花玩,全帮上下男女老少他全炸过,虽然给我炸得比较多但是也说明不了什么,毕竟我们本来就关系好,谢谢。

发截图的时候,我发现他的YY签名从“。”改成了“小笨蛋”。

我当机立断,跟着把签名改成了“大撒比”!

改完了我就截图戳他:“哎,你看咱俩签名是不是特别对仗啊!哈哈哈哈哈!”

副帮主没理我,我还以为他不在电脑前,然而十秒钟后,副帮主就把签名改回了“。”

……

副帮主你怎么又生气了!副帮主!

1603楼:

心疼副帮主的日常(1/1)完成。

1612楼:

妈呀!S和B见家长这段我怎么感觉好笑中透着一丝灵异呢……希望是我想多了……

1618楼:

副帮主是想和你互见家长啊,还有,他给全帮上下都放烟花只是为了给你放的时候显得不那么突兀,好给自己留条退路呀,傻孩子。

1635楼(楼主回复):

你们不要驴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脑补过度的人连看见插头和插座都能意淫出一段儿小黄文,机智的楼主会让你们给忽悠了?

楼主继续八。

就说说我们打PVP的事吧。

还是惯例解释一下,一般这种大型网游是有两种玩法,PVE是打副本,乐趣在于研究副本机制、和队友比拼伤害量、团队协作以及副本掉落的好装备,PVP则是打玩家,乐趣在于收割敌对玩家人头。像我们就是PVE帮会,玩PVP的人不多,我之前也不怎么热衷,就偶尔和帮会里的小伙伴单人PK切磋着玩。

不过有一次,我、副帮主、S还有B四个一起去打一个小副本任务。这种小副本任务每天刷新一次,算是日常的一种,比较简单,4、5个人就能打过。我们到那个小副本门口时,不巧正碰上一帮PVP玩家搞事。一般来说,PVP装备血量多防御高,PVE装备攻击高但是血薄皮脆,而且打副本和打玩家惯用的手法也不一样,因为以上这些差异,PVP玩家杀纯PVE玩家简单得就像切菜一样,所以一部分喜欢搞事情的PVP玩家有时就会组团来副本门口,专门杀没有还手之力的PVE玩家收人头。

那天就让我们给碰上了,S载着B还没骑到副本门口就被几个PVP一拥而上砍翻了。

我和副帮主马上过去救场,然后惨烈地一起被砍翻。

结果送了四个人头。

S躺在地上说:“你们先进副本,我掩护,我开技能能撑几秒。”

B果断不从:“你进,我就进。”

我:“你们演泰坦尼克呢。”

我们又试着原地复活了几次,想一起突围进副本,然而每次都是刚复活起来就被那群PVP疯狗一般摁了回去,S虽然有PVP装备,但是根本没机会换。

于是死了几次之后副帮主私聊我说:“别复活了。”然后他开始在帮会里喊人,说来××副本门口打架。

原本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我们静静地在原地躺尸,等待帮会的小伙伴们组团赶来并以人数上的绝对优势把这帮PVP怼死,但这时S突然在近聊敲字问B:“宝贝打疼了没?”

B说:“没打疼,但是衣服脏了。”

S心疼:“地上凉不凉?”

B傲娇道:“凉,而且我生气了。”

我和副帮主早都习惯了,然而旁边那几个PVP沉不住气了。

1639楼(楼主回复):

这几个PVP看见S和B近聊那些话之后,就冲他们开嘲讽了,大概意思就是说你们是不是智障什么什么的,玩个游戏像真事儿似的。

护妻狂魔S就反击了回去,他一反击那几个PVP马上骂得更厉害了,具体怎么骂的我就不说了,嘴挺脏的,这论坛里妹子多,我都不好意思复述出来。

反正我就是怒了,我的帮会成员只有我和副帮主能吐槽好吗?你们算老几,也敢说他们不好?

于是我就原地复活开减伤、开爆发,试图至少打死一个,结果一个条都还没读完就被打断摁回去了,可以说是非常惨了。

看我又开始反击,他们三个也重复起复活——被打死——复活——被打死的循环。

就在我们死得装备耐久都快掉没了的时候,帮会的增援到了。听说帮里两大经常发福利的神壕被PVP欺负了,小伙伴们群情激奋,陆陆续续来了四十多号人,仗着压倒性的人数优势生生把那帮PVP怼死在复活点了,起来再怼,怼完再起,重复我们四个刚才的循环。

那几个PVP后来也叫了亲友来帮忙,但是没我们帮会人多,仍然难逃被埋复活点的命运,有两个骂B骂得最凶的不服气,来回复活个没完,于是S指挥大家一个接一个地用控制技能把这两个玩家控得死死的,然后让B这个几乎毫无攻击力的治疗一下一下把他们打死了。

我们就静静看着那两个倒霉蛋儿慢吞吞地掉着血:“-100,-201,-99,-202……”

S打他们普通攻击一下也能掉2000血,但是S不打,就让B一点点打着出气。

跟凌迟似的,而且关键是被治疗打死的那种感觉,特——别——屈——辱!不得不说S是个会玩的。

B打着打着突然说:“哎,我发现只要踢下面就必出暴击。”

我:“……”

听起来好疼啊我去!

打完之后,作为一个专职治疗,B可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收了两个人头,满意极了,所以难得地发了个笑脸表情,然后就在那帮PVP的尸体上蹦跶来蹦跶去,说:“活该,让你们打我!”

S更能搞事,干脆在每具PVP的尸体上都炸了一个烟花……

于是复活点顿时被华丽的烟花特效淹没了。

B发了个鼓掌的表情,说:“哈哈哈!你们炸了!”

PVP们:“……”

S笑问:“宝贝心情好点儿了没?”

B说:“好多了,但是衣服都被他们扯坏了。”

我点开B的人物界面一看,装备耐久度全变成0了。

S说:“回头找装备商修理一下,乖。”

B又撒娇说:“打人打得手酸。”

S说:“过来,老公给你揉揉。”

B:“咝……轻点儿,你手劲儿大你不知道啊?”

我:“……”

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而且估计S自己也不知道。

S:“嗯,我轻轻地。”

那帮PVP,不仅耻辱地被人多势众的PVE埋了复活点,而且还被迫旁观秀恩爱。后来他们实在叫不到增援,就下线的下线,御剑逃跑的逃跑。见他们都散了,我们帮会的小伙伴们也都该干吗干吗去了。不过临走之前S又惯例给大家发了一大波福利,说谢谢大家帮忙来打架,而帮会成员们也都纷纷表示,爸爸别客气,以后有事就在帮会频道喊一声,我们随叫随到。

我:“……”

你们把节操都捡捡好吗?怎么一个个的叫爸爸都叫得那么溜?!

1643楼:

楼主你别忘了你管副帮主花式叫爸爸的时候也叫得很溜。

1657楼:

在尸体上炸烟花哈哈哈!这个点子好!

1672楼(楼主回复):

风波平息之后,热血沸腾的我们总算想起来,我们本来是来打小副本做日常的,于是我们就收拾收拾进本了。

这个日常本特别好打,闭着眼睛都能过,打本间隙副帮主私聊我:“在?”

我:“……废话。”

副帮主:“……”

Boss打完了,副帮主的游戏角色走过来,莫名其妙地问了我一句:“身上有没有哪儿疼?”

我正在检查Boss掉落的战利品,心不在焉地说:“手腕有点儿疼。”

最近游戏打得比较多,好像有点鼠标手的症状。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副帮主好像挺高兴似的,游戏角色和我靠得更近了,说:“我帮你揉揉。”

我:“大兄弟你是不是疯了?”

副帮主:“没有。”

我:“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怪怪的。”

副帮主:“不怪。”

我脑中灵光一闪:“你是不是和S学呢?”

副帮主老实地承认了:“嗯……”

显然,春天来了,我的副幫主需要谈一场腻腻歪歪的恋爱。

于是我确认道:“你是不是被S和B天天虐狗虐魔怔了,想谈恋爱了?”

副帮主秒回:“是!”

居然还带了个感叹号,可见真的是非常想了。

于是我摩拳擦掌,问:“那我帮你找个妹子?我听说帮会里有几个妹子对你挺感兴趣的。”

副帮主瞬间不高兴了:“。”

我:“你别总给我发句号行不行,你喜欢哪个门派的?要治疗还是要输出?”

副帮主:“。”

我:“大兄弟,你能告诉我一下你生气的点是什么吗?”

副帮主:“。”

下期精彩预告:帮主给副帮主寄了灯丝牛肉后,很快帮主就收到了回礼——一套机械键盘和游戏鼠标,价值六千,壕得帮主当场跪下喊”爸爸”……

赞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