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年星光(六)

风浅

上期精彩回顾:莱格修斯身体虚弱,宛籽无意中得知了最高密令。历来是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面对莱格修斯浓浓的杀气,宛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吻了上去。

宛籽跟着罗斯特出了宫殿,直奔军部。

一路上所有人都没有开口,每个人神色凝重,从身体到目光都是笔直的。

上了飞行器,宛籽小声问罗斯特:“莱格修斯……他去做什么呀?”

“体检。”

“哦,体检呀……”外星菜鸟宛籽对这阵仗不明所以,理论上军部不应该是莱格修斯的后台吗?检查出身体不好,应该是顶多不让他出征啊?

罗斯特眉头紧锁,良久,才恶狠狠地踹了一脚飞行器。顿时小小的空间一阵乱颤,发出“嘀嘀嘀”的警报声。

宛籽:“……”

也不知道靜默持续了多久,飞行器终于缓缓降落停靠在一处宽敞的平台上。

平台上空荡荡的,只有不远处的一幢低矮的金属质地建筑还勉强算是一座“高峰”,再往远处看就只有黄沙和野风了。

这就是军部吗?宛籽惴惴不安地偷瞄罗斯特:该不会是被带出来杀人灭口了吧?

她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片刻后,从低矮的房子里走出来两列外星士兵,带头的人轻步到宛籽面前,轻声问候:“宛籽,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居然是貌美如花的随军医生薇妮。

宛籽终于松了一口气:“还……还好。”

除了被当成猪一样圈养了几天,她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

那幢低矮的金属建筑里,军部真正的模样初现端倪。

伊克斯佩特帝国虽然科技发达,政权构成与各种礼法却与地球中世纪的西方有些相似,皇室、参议院、军部三权鼎力,瓜分了帝国最高行政职权,而这一个星际称霸的年代,军部拥有着绝对掌控权。莱格修斯出身皇族,却服务于军部,每一次出征归来都将会接受军部的严格体检,以验证他是否还拥有统帅的身体素质。简单粗暴来讲,军部相当于是伊克斯佩特的独裁暴力机关。

宛籽跟随着薇妮进入了一个升降梯。梯门缓缓合拢,宛籽发现自己的双脚离开了地面,过了好一会儿,双脚才又轻轻落回了地上。

升降梯门打开,一束阳光投射进升降梯里。外头的清风徐徐而入,吹起了宛籽耳旁的发丝,不远处的树影摇曳,传来轻微的沙沙声。

这是地球吗?

宛籽呆呆地站在升降梯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不是的。宛籽渐渐冷静,这里的树木虽然与地球相似,然而表皮却长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鳞片,远处湖面波光透着淡淡的金色,就连阳光都没有一丁点温度。

“我们现在在地底。”薇妮轻声解释,“军部设施是要害,许多年前就已经全部搬入了地心。这里的可见光是模拟恒星光芒。”

原来如此。那么这些植物就是伊克斯佩特星的本土产物了吧?

真是……长得够恶心的。

“我们要去哪儿?”宛籽一刻也不想多留。

薇妮却有些恍惚。“宛籽,”她的声音飘忽,“我知道在破军号上你一直不是很开心,元帅他……虽然比较严肃,可是他是很优秀的领导者。”

“嗯?”宛籽听得稀里糊涂。

“他是伊克斯佩特的骄傲,也是破军唯一的主人,宛籽……”

“……啊?”

薇妮忽然一把抓住了宛籽的肩膀:“如果出现什么意外,请务必、一定要帮助元帅!”

“……”

体个检而已啊……至于吗?!

宛籽咬牙忍住肩膀上的剧痛,点点头。柔美款的外星人力气居然也这么大吗?不就是个体检,为什么所有人都紧张得好像莱格修斯要上刑场似的?

*

穿过那一片人造的森林,是伊克斯佩特军部所在的建筑群。

宛籽跟着薇妮进入其中,经过重重关卡,最后进入了一片寂静漆黑的空地。然而在她踏入黑暗的一瞬间,空间忽然被一片光亮覆盖,所有的墙面都散发出温和的光芒,整个空间所有的事物都清晰地暴露在光下。

“欢迎你,亲爱的姑娘。”空间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宛籽这才终于看见偌大一个空间前端整齐放着一排结构复杂的漆黑座椅,每一张座椅上都坐着个老头儿。中间的老头儿满脸横肉,锐利的目光却如同猎鹰,直直地像是要刺穿她单薄的身躯。而莱格修斯则站在距离他们十几步开外的地方,他的脊背有些不自然地僵直着,所有的表情都埋在了暗影里。

薇妮退居到了远处。

宛籽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了目光焦点,浑身的汗毛都快竖起来。空旷的空间里,被这样的目光包裹的感觉就跟站在狼群里似的。她艰涩地迈开步伐,慢吞吞向莱格修斯移动。

老头儿们好像没有异议,她又悄悄挪动了几步。

“你叫宛籽?”中间的老头儿声音沉稳。

“是的。您……您好……”

“你好,亲爱的姑娘,欢迎来到帝国。”

老头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慢地踱步靠近宛籽:“不用害怕。找你来,只是想与你确认一件事情。”

宛籽被他的目光盯得毛骨悚然,又悄然朝莱格修斯挪动了一小步。

“伸手。”

伸……伸手吗?

宛籽的脑袋乱糟糟一团,哆哆嗦嗦抬起手,却被莱格修斯的手截了个正着。她愕然抬头,看见了莱格修斯沉静的神色。

“她不需要。”

满脸横肉的老头儿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莱格修斯殿下,作为军部执政官,我无法检查伊克斯皇族成员的性激素,可是对26号我想军部拥有充分的权限。”

“我说了,她不需要。”莱格修斯连目光都没有抬。

“检查只针对‘星辉,奉劝殿下最好不要拒绝。”

老头儿眼里暗潮汹涌,声音如同拉长的干枯蜡绳。

黑暗中窸窸窣窣的声响渐渐逼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列兵已经把大厅团团包裹了起来,精密的武器无一例外对准了莱格修斯。

激烈的冲突似乎一触即发。宛籽不明所以,仰起头想要去看他的表情,却什么都看不到。她的手腕上是莱格修斯的手,那种微凉的触感仿佛能够穿透皮肤直达脊髓。

宛籽紧张得脊背发凉:“莱……莱格修斯……”

莱格修斯一动不动,僵硬如同雕像,却始终没有松手。

就在宛籽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殿上忽然响起了细微的声响。

那是主脑启动的声音。片刻之后,虚空中浮现了人工智能的虚拟身形,殿上响起机械冰凉的声音:[执政官先生,研究所发来紧急通讯,内容为SS级,请问是否接通?]

老头儿定睛看了宛籽一会儿,道:“接通。”

[收到指令。]

……

宛籽被盯得毛骨悚然,想要就地找一個洞把自己埋起来,奈何地上没有洞,她想了想又挪了挪脚步,另一只手拽住了莱格修斯的手腕,用力握住了——

莱格修斯动作一顿,忽地松开了手,神情带了几分狼狈的异样。

“放手。”他低道。

救命稻草哪能说放就放?宛籽一不做二不休,整个人贴上去熊抱住了他的臂膀。

虽然触感冰凉……总比对着枪口强啊!

……

漆黑的殿上,人工智能接通全息投影,亚瑟的身影出现在老头儿与莱格修斯之间。

“执政官阁下,听说你把26号带去了军部例行检查。”

“我谨代表基因研究所向军部转达‘星辉计划研究进展。”

“26号实验体提前出生,随军所带的生长剂半数用于维持生命体征,导致后续生长速度减缓,所以26号现在并不是成熟体。”

“换句话说,她还没有成年,军部的体检并不存在实际意义与必要性。”

“通俗点讲,不论元帅是否配合,目前阶段的26号不可能也不能够受孕。”

虚拟亚瑟停顿片刻,皮笑肉不笑道:“我们忘了,执政官阁下今年1334岁见多识广,然而在繁衍后代上并没有多少建树,没有常识盲目体检也是正常。这件事是研究所考虑不周,请阁下谅解。”

老头儿:“……”

莱格修斯:“……”

宛籽:“……”

虚拟亚瑟丢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消失在虚空中,留下满堂微妙的气氛。

宛籽默默偷瞄莱格修斯,发现他的脊背比刚才更加僵硬,冰凉的手也稍稍带了一点温度。

宛籽:“……”

尴尬的沉默。

终于,老头儿干咳一声,和缓了神色:“莱格修斯,不论是作为伊克斯皇族还是作为军部将帅,延续基因与传承子嗣都是你的职责。我可以理解‘星辉作为4S级人物的高密性,但你不该隐瞒26号的身体状况。”

莱格修斯低头不语。

老头儿道:“当务之急,先去基因研究所,补足生长剂吧。”

宛籽:“……”

所以刚刚这只外星人面临的问题是——上司逼婚吗?!

稍后,宛籽与莱格修斯一起被打包送上了飞行器,在军部的“护送”下前往基因研究所。

宛籽一路都缩在座位上,尽量减轻自己的存在感。

恐惧的情绪渐渐褪去之后,剩下的就是茫然与无措。她不太了解伊克斯佩特星的许多法则与专有词汇,可是受孕两个字她还是听得懂的。很多事情,被告知与直面是全然不同的概念,她知道自己出生的作用,却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直面命运。她出生,她成长,都是为了基因的繁衍而已。

曾几何时,孕育生命对于地球女性来说,需要的是一场爱情。

而此时此刻对于这些外星人来说,孕育需要的只是一剂让身体快速成熟的生长剂。

在这里,她的作用其实和一只高级的培育皿没有多少区别。

飞行的路程十分遥远,良好的隔音让飞行器内的寂静变得更加漫长。

也许是她的安静引起了莱格修斯的好奇,他的目光中夹带着一点疑惑,把她从头到尾都打量了个遍。最后,他终于开了口。他说:“你不说话,是在表达你的意愿?”

宛籽恍若初醒,问:“什么……意愿?”

莱格修斯淡淡道:“你的出生,你的作用,你的结局。”

“我没有在表达,我只是……”

宛籽的思维略微迟缓,一时间理解不了莱格修斯的话。她缩了一下,才慢吞吞地答:“我只是想节省一点力气,一会儿,应该很痛。”

所有违背自然规律的发展都需要付出代价。她还记得出生时的窒息,被注射生长剂后的剧痛,也没有办法想象未来还有多少痛入骨髓的事情等着她。还能怎样呢?活着已经如此艰难,意愿这种事情,明明是要有独立人格的个体才能拥有。她在这里根本连人都不是,谈什么意愿?

莱格修斯投来诧异的目光。

良久,他移开视线。他说:“相较于地球人短暂的生命时间,你的求生意志虽然并没有意义,倒是十分有趣。”地球人的平均年龄是伊克斯佩特人的1/25,青年期只能维持20个太阳年,你们对宇宙的认知与开发连太阳系都没有突破。这样短暂的一生,其实并没有多少影响时空的意义。而促使这个地球人一次次死里逃生、步步妥协的,仅仅只是没有实际意义的“活着”?

宛籽:“……”

所以翻译下就是:你们这些短命的地球虫子,活着有半毛钱意义吗?

所以这个外星元帅是因为旅途寂寞,于是忽然想探讨哲学了吗?

所以在死翘翘之前要和他谈谈哈姆雷特吗?

呵呵。

宛籽当回了哑巴,缩进座位里。

漫长的路程,一路死寂。

作为伊克斯佩特黄金单身汉,莱格修斯当然不会再开启第二次话题。

他的手腕上似乎还留有着不久之前温热柔软的触感,混同着一丝难以言说的烦乱一起丝丝侵入,扰乱着思绪:近来飞行器减速了吗?从军部到研究所的时间怎么这么长?

*

基因研究所的最高级实验室,宛籽被薇妮单独带到了一个房间。

那是一个仿佛凌空在水上的空间,被一个巨大的穹顶笼罩。她小心踏足第一步,四周的壁垒就成了镜子,反射出她现在的模样来。

粉色的衣裳,白净的脚丫,整个人缩头缩脑的,像一个肉包。大概是因为外星催化剂直接催化长大的关系,她的皮肤还保持着两三岁孩童的白皙柔嫩。身高大约120厘米,体重大约30公斤,四肢纤长,脸蛋微圆,讲话的时候声音还带着一点点童音。

哎呀……有点萌。宛籽悄悄想。

然而伊克斯佩特帝国显然不需要一个萌萌哒地球人,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孕育基因与新生命的繁衍者。

房间的最深处,爱与正义的科学家亚瑟懒懒散散地斜倚在座椅上,把玩着手里的保温器皿。保温器皿里一字儿排开四五针淡蓝色的液体,每一个都幽幽散发着微光。

亚瑟的眸子也幽幽发光,下一刻黏腻的声音飘荡开来:“亲爱的小宛籽,你这个小妖精,还记得回娘家啊!”

……

宛籽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脚步声。

紧接着她的脖颈一紧,身体被人拎了起来,整个人被塞到了亚瑟刚才坐的椅子上。椅子扶手伸出银白色的触手电缆,把她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一阵微风拂过,亚瑟墨绿色的眸子已经凑到了她的鼻尖前——

“用错词了吗?”冰凉的指尖挑起宛籽的下巴,那个变态喃喃,“地球文化中,‘回门是指与配偶回出生地,‘小妖精是异性之间表达亲昵的称谓,亲爱的宛籽,你不应该激动地回应吗?”

“回应什么?”

亚瑟笑靥如花:“死鬼,你们的一份影像记录是这样说的。”

宛籽诚恳呼唤:“死鬼。”其实应该尊称他为变态更合适吧!

……

亚瑟一愣,顿时皱起眉头,用怀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宛籽一圈儿。末了,他又笑了,指尖夹起一支注射液,轻轻在她面前晃了晃。

宛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冷汗如雨。也许人脑是有自动屏蔽功能的,她现在已经完全回忆不起来当初注射它的时候有多疼了,身体却依旧记住了这种刻骨铭心的痛楚。

“亲爱的,别害怕,只要一小会儿,你就可以变成最完美的成年体。”

——说……说得容易啊!

“你乖,不要动。”亚瑟轻声说,“不然注射位置出现偏差,可是需要补足的。”

宛籽紧张得四肢发冷,想要哭号几声,张开嘴却是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我……我能……慢慢自己长吗?只要五六年……”

反正你们可以活几千岁啊!啊啊啊——

“当然是,”亚瑟含笑俯下身,轻抚宛籽的发梢,“不可以啊!”

话音未落,他手里的针剂准确地刺入了宛籽的后颈脊柱!

“啊——”

*

就在注射室的隔壁,帝国的元帅静静端坐着,许久都没有变化姿势。

薇妮陪在他的身旁,诧异于帝国元帅的状态。

他居然在发呆。

当然,也许以元帅的地位而言,不能用发呆这样粗俗的词汇去描述他的状态,根据媒体常用语,要称之为“思考帝国未来军事布局策略”“回顾星际争霸能源分配”或者是“做一次休整性的精神放松”更加妥帖,可是他确实已经放空眼神很久了,她甚至怀疑他早就忘记身边还有个围观的她。

“多久?”忽地,莱格修斯出了声。

“啊?”薇妮吓得站直了身体,茫然地问,“什么?”

“生长剂。”

“哦……哦,那个,时间是不一定的,以宛籽的体质来说反应是比较剧烈的,应该不会耗费太多时间,只不过……”

只不过,会很疼。

薇妮的眸子暗了暗,徐徐低下了头。她当然记得宛籽刚出生的时候被注射生长剂的模样,小姑娘尖叫,喘息,裸露着身体在地上滚爬,痉挛得像是随时会死去一样。即使隔着物种的鸿沟,她也可以想象出宛籽当时承受的痛苦。而现在这样的经历,宛籽还要再重复一遍吗?

莱格修斯又静默下来。

稍后,他似乎是不经意,朝实验室方向看了一眼。

“元帅,”薇妮想了一会儿,小声说,“如果宛籽顺利熬过这一关,以后待她不要那么严厉,好吗?”

莱格修斯回神:“严厉?”

“我……我可以理解元帅您并不喜欢宛籽,毕竟这是军部与参议院额外施加的负担,但是如果元帅能够对宛籽不那么严厉,她……她会听话很多的!”

“我对她严厉?”

“当然啊!”薇妮有了勇气,仰头说,“我从小就胆量小,可是就算是这样的我也敢在元帅面前说话,因为元帅从来不会迁怒没有过错的人……可是元帅对宛籽却一直那么严苛厌烦,宛籽她……一直不知道元帅您其实是一个温和的人啊!”

正直的冷静却温和的莱格修斯元帅,帝国所有人都知道他一人担负起了帝国的守卫与虫族厮杀上百年,这样的人对所有人都有着最仁慈的心,即使他从来没有过多的言语。可是这样的莱格修斯却对懵懂的地球人宛籽几近暴戾,薇妮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系。如果只是因为反感,何必留下宛籽的性命呢?

莱格修斯久久没有反应。

他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再一次出了神。

直到主脑显示隔壁实验室异常,警示灯不断亮起,蛰伏的帝国元帅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用最高权限命令主脑:“解锁!”

薇妮呆呆地看着莱格修斯的背影,忽然觉着,其实宛籽对元帅来说也并不是那么毫无意义。

*

警示灯疯狂闪动着光芒。

亚瑟的指尖略微发白,他也有些慌乱了,这是他第一次毫无头绪。明明之前的一切都进行得异常顺利,26号因为提前出生,所以生长剂用以补足先天的缺陷,现在重新注入足量的生长剂之后应该可以变成成熟体。实验一开始完全按照他的预期进行,宛籽被注射之后呼吸急促,心跳加劇,高热与疼痛更替出现,剧烈的痛苦让她不停地颤抖,想要挣扎离开椅子的束缚,她的身体、四肢,还有发丝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成熟体变化……

可是就在刚刚,所有的反应停止了。

“宛籽……宛籽?!”亚瑟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却什么也没唤回。只有警报声一声比一声刺耳。

没有心跳。没有呼吸。没有声音。

什么都没有了。

“宛籽……”

亚瑟被巨大的阴霾笼罩,僵立在座椅的正前方。

莱格修斯进入实验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身后的薇妮捂住了嘴,震惊得发抖。26号,这是唯一一个有名字的实验体,第一个拥有智商可以对话的实验体,总归是不一样的,然而竟也是这样的结果吗?

莱格修斯缓慢地靠近座椅,每一步走得都很踏实。座椅中的宛籽的面容与身体已经趋于成熟体,却没有了生命体征。她就像一个躯壳,监测仪显示她的体温正以非常明显的速度下降着,渐渐冷却。

不久之前,她还在军部吵吵嚷嚷,聒噪得像是拥有虫族基因,现在的她却安静得如同死去。

也许已经死去了呢?

她本来就并不应该存在的。

一瞬间,不知名的戾气充斥莱格修斯的身体。

莱格修斯沉静了片刻,解开了她身上的束缚,沉步朝外走去。如果破军已经修整完毕,他应该进入下一次巡航了,或许是回军部去,无论如何都不是留在这里盯着不知名的生物去梳理莫名其妙的情绪。

“元帅……”薇妮的声音弱弱地响起。

莱格修斯的脚步丝毫不停,已然走到了实验室门口。

“莱格修斯元帅!”薇妮的声音尖细起来,“您……您快回头看——”

莱格修斯陡然止步,缓缓回头。

他看见,座椅上的地球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她傻傻地坐在原地,漆黑的眸子里还留有着一丝惊惶。她举起自己的五指缓缓翻转查看,目光中的恐惧渐渐被难以置信取代。随后她放下了手,目光穿越漫长的距离,晃晃悠悠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叫宛籽。

记忆中,那个无知无畏的外星幼年体充满稚气的声音回荡在他耳畔,和眼前的景象莫名其妙地融合在了一起,帶来一丝奇异的感知。

仿佛近在眼前,又仿佛遗落在记忆长河的沙滩。

是基因缺陷带来的精神损伤已经出现了吗?

莱格修斯暗暗迟疑,心里的负担又加剧不少。如果基因缺陷波及身体,而无法集中注意力,该如何应对战场?

“既然已经顺利完成,即刻回程。”他听见了自己不带情绪的声音。

地球人宛籽似是刚刚串联起了记忆,张了张口,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哇——”

宛籽忽然用力喘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号啕大哭。

原本以为活着如履薄冰已经是十分艰难,直到经历过死亡,她才明白就算是薄冰削骨也要睁开眼睛。只因为生命之可贵。

……这个地球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莱格修斯发现她的精神损伤症状越来越明显,烦躁几乎要钻进他的脊髓里。

他快步回到了聒噪的地球人身边,在亚瑟与薇妮难解的目光中,表情阴沉地开了口。

“你,马上解除这个状态。”

他的声音带了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和缓。

“以后,不需要了。”

……

从此之后,再也不需要生长剂了。

*

“星辉”计划26号培育体成功转变为成熟体!

帝国的媒体又一次沸腾。

这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没有任何史学家与生物学家可以估量这一次发展的意义,只有诗人用简单的句子概括了“星辉”。

她只是燃起一丝萤火,足够照亮他的宇宙星河。

第五章 来自宫廷的邀约

“长大”的那几分钟,是宛籽记忆最为模糊的阶段。她好像变成了一条鱼,每隔一阵子就自动清空大部分记忆,又像是一个木偶一样浑浑噩噩地任人摆布。

她记得亚瑟震惊之后冲上来把她抱了起来,他坚硬的锁骨磕得她的额头又痛又痒。

她记得薇妮美丽的脸蛋上扬起好看的笑容,灿烂得如同向阳的花儿。

到最后,她看见了那个不太一样的人。他站得不远不近,又太过镇定而安静,仿佛所有的喧嚣都与他绝缘。这个人……她其实不太记得清他叫什么,与他目光交接的时候脑海中浮现许多画面,冷然肃杀的僵持,毫无感情的威胁,兵荒马乱时他拔剑的侧颜,在急剧下跌时突然张开的翅膀,还有黑暗的寂静里那短暂的惊惶无措的亲密接触……

她身上的痛楚仿佛被他的目光抚平了一点点。

她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面上,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懵懂地跟随着自己的意识,试探性地朝前走了一步,两步,等到第三步,她想起了他的名字。

莱格修斯。

她听见记忆里的自己这样叫他。

“莱格……修斯。”她吃力张开嘴,喉咙里冒出的声音有一点点的细软。那已经不是孩童的声音。

然后,她看见他微微睁大了双眼,金色的瞳眸中流淌过一丝异样的潋滟。

“……元帅?”

“莱格修斯?”

亚瑟与薇妮的诧异的神色凝固在脸上,难以置信地看着莱格修斯缓缓抬起了手。

也许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那是一个无意识的邀请。

显然宛籽的思维与四肢都还处在混乱期,她只向前走了四五步,忽然剧烈摇摆了几下,“扑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几乎是同时,莱格修斯惊异地察觉到自己的姿势,脸色一暗,缓缓地放下了自己的手。

……

后来,宛籽的意识就渐渐清醒了。

宛籽清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是忍着余痛强硬地要回了那件百变的衣裳,把自己从头到尾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

飞行器舱门一关,她直接缩到了角落里,埋头装死!

——太丢人了!啊啊啊!

光溜溜地裸奔就算了,朝那个杀人机器叽叽歪歪什么呀!雏鸟情结吗?!明明已经破蛋过一次了啊!啊啊啊——

下期精彩预告:宛籽收到了来自伊克斯宫廷舞会的邀约,可是因为食物的差异性,她的身体越来越差,直到有一天亚瑟老师给她送来了锅和肉。

赞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