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套路

昨天午休的时候,年叔在群里问大家要不要吃酱板鱼啊,大家踊跃的表达了对吃的渴望,然而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可是看到大家积极的回答,我猜测这一定是超级好吃的。可是等我拿到手里的时候我惊呆了,为什么是乌漆嘛黑的像shit一样的东西啊???为了彰显自己见(孤)多(陋)识(寡)广(闻),我准备象征性的吃一下然后开启疯狂的吐槽模式了·······桥都马代·····等等!怎么有点好吃?·······吃一大口试试·····嗯·····好像真的好吃······再吃一口看看·······

我:“ 拜托年叔!请在给我一大块!(鞠躬.jpg。。。)”

我一个没有吃过酱板鱼的北方人,完全沉醉在这个美味中了,直到下班我的手指头上都还残留着酱板鱼的香味······

——生活在fu(湖) nan (南)的北方仙女小雨

1. 小雨:美食使我变得没有骨气

众所周知,任天天是我们桃夭编辑部里面最喜欢吃的!这也是她胖的原因(不要打我,我只是事实的搬运工)

今天她又拿了一袋吃的来上班,问大家要不要吃,问到我的时候,我很不屑的过去看了看····黄色的,辣条片片啊·····

任天天:“这个你肯定没吃过!”

我:“切,这不就是辣条吗,我吃过很多啊!”

然而在我尝了一片之后就屈服了啊,这和卫龙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啊,香脆辣爽又不油腻,简直是:好吃!

过了一会,任天天又拿了一袋吃的过来神秘兮兮的说:“这个你肯定也没吃过······”

我好奇的接过她手里不知名的褐色物体,吃了一口······

天呐!怎么这么好吃!!!我真的从来都没吃过哎!

任天天得意的笑着:“你这是在北方饿了多少年啊,什么都没吃过!”

接下来几次,她又拿出了几样我没有吃过的新美食·····

第二次:“我再吃一点吧····”

第三次:‘我吃!我吃!我吃!”

第四次:“我还要!我还要!”

就这样,每当她拿着吃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都仿佛看到了一位闪着金光的圣母玛利亚在向我招手·····

我就立马点头哈腰的跑了过去······

饥饿使我面目全非·····

2. 鹿凡:我身体很好,不要担心·······

记得我第一次去北方上学的时候,兴致勃勃,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但是,这一切新鲜感带来的乐趣都在我第一次进学校澡堂的时候打住了。

那是到学校的第一个晚上,我和我的新同学们聊着天走向了我好奇的传说中的大澡堂,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可是,在我看到一群白花花的、全裸着的、躯体在我眼前晃动,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场面大概终身难忘了,虽然我并不想记得这样辣眼睛的一幕。

于是我毅然决然的、飞奔了出去、留下了我的新同学们不知所措。

从此,我开始了去校外洗澡的奢侈生活,身为南方人的我每天都要去花钱洗个澡,真的好贵啊。

几周之后不明所以的室友们终于忍不住了,尴尬的小声问我:“

你们南方人是不是从来不洗澡啊·····?”

我心里有点小生气,你们才不洗澡,你们全家都不洗澡!

“我每天都去外面的洗浴中心洗啊”

室友惊奇的问我:“是那家XXX洗浴中心吗?”“对啊!”

这时,室友们更加惊奇的看了我好久憋出了一句话:“兄弟!注意身体啊!”

从此我一直很奇怪难道洗澡会对身体不好吗?

直到有一天我去洗澡的时候发现这家洗浴中心因为涉嫌卖淫被贴了封条·······我好像理解了他们意味深长的眼神·······

那个什么,我真的只是去洗澡的啊!你们不要误解!

3. 萧四娘:你这样,在我们东北,是会被打死的

去年去了一次南京面基,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美少女,这是我第一次去那么南的南方。

基友A热情好客,一再坚持要为我亲手下厨做菜,我就跟着她出去买了菜。

我的天,一场菜买的我世界观要崩塌。

西芹,买了三根。胡萝卜,一根。大葱,两根……

我额角青筋一直在狂跳,拉着A到一边:“你这样不会被摊主揍?”

A没理我,扬声又让摊主切了一小块冬瓜。买完后我生怕她被攻击,将菜都提在我手里,毕竟我比较结实。

回去的路上聊起我刚才的震惊:“实不相瞒,东北买冬瓜都是一整个的买,菜都是一捆一捆的,你要是磨磨唧唧买几根摊主会直接免费塞给你一把让你走远点。哦,大白菜是论车买的,冬天要炖冻豆腐,剩下的还要腌酸菜……哦对了我一个远方的表舅是卖大白菜的,有需要请联系他,电话188xxxx……”

离开南京之后A发了微博:我和萧四娘不熟,一点儿也不熟。

4. 丐小亥 :新疆的羊真的好多好多好多啊

8月底的时候跟朋友去了趟新疆,一开始看到路边出现了一群羊,每个人都在惊呼:哇,羊羊好可爱噢!司机,我们中午吃羊肉吧……(羊羊:???)

于是司机就生机勃勃地带着我们去吃了羊肉火锅!

司机说说,这家是他朋友,分量足,大家使劲吃!

俗话说的好,出门在外不要脸……没有了偶像包袱(?)的我们抚摸着肚肚说,你要加油噢……

于是在大家的努力下,在司机和老板的惊诧下,本来火锅是十人份的,我们五个人吃完了不说,还加了一份……

临走前,朋友还端着碗说,等会等会,我再把汤喝了……

第二天,司机在车上兴致勃勃地给我们介绍等会到了目的地,有哪些美景。朋友插了一句:师傅,我饿了,哪里有手抓饭吃?……

于是司机就把我们带到了吃手抓饭的餐馆,朋友一边啃着羊骨,一边说:新疆的景色真美啊……司机:????

旅途终于进行到了一半,司机正准备说,等会我们去吃……朋友大义凛然地制止了他:师傅,我不喜欢吃肉了,我们去吃青菜好不好?

……啊,去了新疆半个月,我和我朋友把未来三年的羊肉吃完了……

5. 浅仓:那天,我抹上了口红……

我的人生中能够上耻辱榜的事不多,抹口红算排在第十位了(亚瑟:第十位还不多?)。那年初夏,我和月儿被外派到北京出差调查,一下飞机,哇!北京的天真蓝!哇!北京的警察叔叔真帅!哇!北京打的真贵(咳咳咳……)。

因为第二天才会正式开始工作,所以第一天我和月儿在外面像匹疯了的野马一样四处玩。脑袋里回荡着后海的民谣,嘴里唱着那首:“像疯了一样……”

唱着唱着,嚓(……),我感觉我的嘴唇好像有点裂开了。

起初我没在意,大老爷们嘴唇干裂能算个球?

所以我看月儿疯狂抹她那只X奧变色唇膏的时候,我丝毫没有在意。

傍晚的时候,我们找了一家羊蝎子的店。

哇……羊蝎子真好吃!我拿起筷子,端起碗,夹起一根香喷喷的羊棒骨送到嘴里,嘶……我感觉我的嘴巴流血了!

不得不说,大老爷们当场疼得有点儿想哭。

月儿一手一根羊骨头,吃得那叫一个开心。

我让她抽空帮我看看嘴巴……她都没理我。(难过ING……)

一顿美味就在我“嘶……好疼……”“嗷……疼疼……”“啊……疼疼疼……”中度过了。

北京的风实在太厉害了!空气实在太干燥了!像我们这样水灵灵的人儿,确实不太适合啊!

(什么?我还没说擦口红的事?)

(切!被月儿那个野蛮的女人摁在床上……硬给我途上变色唇膏的事我会说?)

(以为我是真傻吗?)

赞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