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放学别走

顾我

1.

杜盼盼的名字被叫到的時候,她躲在教材后面装死。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班长从阶梯教室门口一溜烟跑到最后一排,站在杜盼盼身边,戳了戳她。

“别装啦。”班长幸灾乐祸地说,“王教授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话音一落,几乎半个教室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杜盼盼的身上。

杜盼盼就在这样万众瞩目的情况下,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她低着头,心里真的很想死。也不怪大家都盯着她看——都是大学生了,还是上阶梯教室这么大的大课。被老师抓住开小差,没收了手机还要去办公室挨训,真的非常丢脸好吗!

都怪王教授!她想到方才的情形,就觉得面红耳赤。

——手机被人从背后一把抽走,她吓得一扭头,正对上王教授年轻英俊的侧脸。王教授的目光凝聚在她那小小的手机屏幕上,看了一会儿,然后自然地把手机往兜里一揣。

然后,他弯下腰,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含着笑意说:“没想到,你竟然是在看我的视频。在我真人在场的课堂上开我的小差,你说,我是该生气好,还是该不生气好?”

2.

一个小时前。

杜盼盼目瞪口呆,愣愣地望着讲台上站着的人,回不过神来。

——这不是她奶奶家隔壁老王爷爷的孙子王卿阑吗!

眉目如画的青年穿着一件白色的改良中式棉麻衬衫上衣,下面是黑色长裤和皮鞋。他在满教室女生压抑不住的骚动中捡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端的是铁画银钩,笔力千钧。

于是满教室骚动的女生更骚动了。

他温柔地笑了笑:“大家好,我是你们这学期负责古汉语文化教学的老师王卿阑。”

——还真的是王卿阑!

杜盼盼一哆嗦。她下意识地……就羡慕嫉妒恨了起来。

不怪她会有这样的条件反射。实在是……王卿阑此人,一直是她的“童年阴影”。她原以为在他高中毕业出国留学后,她就彻底告别了他的德智体美劳全方位碾压,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年,他就以更高、更快、更强的姿态……卷土重来。

直到开始上课,杜盼盼都觉得难以置信。

印象中,王卿阑只不过比她大五六岁而已。怎么可能她刚上大学,他就已经混到了教授级别?

可是脸是记忆中的那一张,名字也完全没错。

杜盼盼下意识地从课桌抽屉里摸出手机,偷偷地在网页上百度了一下“王卿阑”。

——哗!

荷兰莱顿大学汉学研究院、俄亥俄州立大学客座教授,译注《中国语历史文法》,中科院青年语言学家奖……

杜盼盼被一连串金光闪闪的履历晃瞎了狗眼……等等,他居然还上过百家讲坛!

杜盼盼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颤抖着点开了视频链接——百家讲坛之《中国古代的简牍与石刻》,主讲人——王卿阑。

简短片头过后,视频中出现了熟悉的讲座画面。王卿阑穿着暗红色的长袖衬衫从后台走出来,皮肤白皙,动作优雅,只让人觉得君子如玉,美玉无瑕。

然后,她的手机就被抽走了。

3.

既然都让她去办公室了,那他肯定是生气了吧。

杜盼盼走到办公楼108室,鼓起勇气敲了敲面前紧闭着的小门,心里越发忐忑。

“请进。”

杜盼盼开了门,她低垂着头,只悄悄抬起眼皮迅速地往办公室里扫了一眼。

这是一个两人办公间。可惜另一个老师不在。王卿阑坐在面对门口的方向,他一只手懒洋洋地支着脸,另一只手正……拿着她的手机?

杜盼盼脸一热,就听见王卿阑说:“杜盼盼同学?进来。”

从办公室门口到王卿阑身边,短短几步距离,杜盼盼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

她要先发制人。

“王教授。”没等王卿阑开口,她连忙说,“能不能把手机还给我?下次我一定不看了!”

“不看了,为什么?”王卿阑却突然问,“难道是我不好看?”

“不不不,您当然好看!”杜盼盼说,“我的意思是,您讲课十分好看!我下次一定注意,不在课堂上看!”

杜盼盼狗腿地赞美道:“我特别仰慕您的学识,崇拜您的才华,您的讲座对于我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是无上的瑰宝!”

王卿阑闻言,眼睛一弯,笑了。

“仰慕我的学识?崇拜我的才华?”王卿阑低声重复,“嗯……我对你来说,是无上的瑰宝?”

……她好像是这么说的,但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既然这样,我也不能辜负你求学的热情啊。”王卿阑一锤定音。

“明天是周末,我家地址是××××××。”

“下午六点,你来我家。喜欢百家讲坛是吗?我明天,单独讲给你听。”

4.

当天的课程结束后,杜盼盼收拾收拾东西,垂头丧气地坐公交去了奶奶家。

奶奶开门见到是她,十分惊喜:“盼盼!好久没来奶奶家了,这……你这是怎么了?”

杜盼盼“哇”的一声哭出来,一把抱住奶奶:“奶奶!隔壁王爷爷家的变态孙子,时隔多年,又开始找我麻烦啦!”

二十分钟后,杜盼盼一边吃着奶奶给她切的瓜,一边控诉王卿阑不是人的种种事件。

奶奶听了之后很吃惊:“王家孙孙难为你?不会吧,我记得他小时候很喜欢你的啊?”

“噗”的一声,杜盼盼把嘴里的东西喷了一地。

“奶奶,你不是傻了吧。”杜盼盼瞪大眼睛,只觉得匪夷所思,“王卿阑他从小就以鄙视我为乐,什么时候喜欢过我?”

奶奶为了证明自己不傻,给杜盼盼讲了一件事。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杜盼盼和王卿阑还是邻居,每天上学下学都走一条路的时候。

杜盼盼刚上一年级,王卿阑已经上六年级了。那时候杜盼盼她妈天天给杜盼盼洗脑:“你看看人家小王哥哥!上六年级了,数学和语文从来都是双百分!你再看看你,从一年级开始就考八十分,你看你怎么得了……”

小王哥哥、小王哥哥……天天都是小王哥哥!杜盼盼小小年纪被洗脑得晕晕乎乎,于是每天下意识围着王卿阑转,企图从他身上沾点双百分的光。

可是,在一个月以后,随着六年级一班转来一个叫白河的优等生之后,一切又变了。杜盼盼妈妈转而开始念:“你看看人家小白哥哥!在原来老家的学校就是第一,在现在的学校还是第一,你老是倒数第一,怎么得了……”

小白哥哥小白哥哥……杜盼盼下意识打算转移目标,开始沾小白哥哥的光,然后就被惨遭抛弃的小王哥哥生气地一把拽了回来!

奶奶说:“我还记得,有一天,王家孙孙专门挑了一个你出去玩的时间跑来找我,当时你妈也在。他一边委屈得红了眼圈,一边又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我会变成年级第一的!阿姨和奶奶不要让她去找白河,只让她向我学习就可以了!”

5.

震惊!

王教授居然还有这样争风吃醋的过去!

到了第二天下午六点,杜盼盼带着奶奶让她带的瓜,游魂似的飘到了隔壁王爷爷家门口。

王爷爷不在,王卿阑给开的门。

杜盼盼神情恍惚地递上塑料袋:“小王哥哥,奶奶让我给你带的瓜……”

王卿阑接过塑料袋看了看,又看了看她,满意地笑了:“看来还不算傻,还记得我是谁。”

“进来吧。”

杜盼盼飘进了屋,王卿阑切了瓜出来,她已经在茶几上摆好了笔记本,正襟危坐。

王卿阑:“你干什么?”

“开电视吧,王教授。”杜盼盼神情坚毅,“您放您的讲座视频也好,当场授课也好,我今天一定好好學习。”

“……”他竟然差点忘了昨天随口说的话。

王卿阑嘴角抽了抽,顾左右而言他:“不着急。你也很久没来我家了,我先带你四处转转。”

首先,王卿阑带她去了他的房间。

房间里挂满了他在国外求学时和各种大牛在各种高级论坛上的合影,桌子和床上铺满了他获得的奖状和研究成果。

杜盼盼果然非常惊讶。王卿阑一直打量着她的神色,此时故作轻描淡写道:“一些在国外念书时的小故事。有空我讲给你听。”

然后,王卿阑带她去了他的书房。

书房里塞满了书,但仔细一看,有些书是一模一样的,连续摆了十几本。不出所料,作者都是“王卿阑”。

王卿阑仍然表情淡定:“有什么喜欢的书,你可以自己拿去看。”

……

就这样,王卿阑锲而不舍地带着杜盼盼在他家转悠了半个小时。杜盼盼越看越觉得无言——

奶奶说得对啊。王卿阑小时候为了表示他能够给小杜盼做出榜样,隔三岔五就会带着奖状去她家显摆。那时候杜盼盼每次都会在王氏暴击下气哭,没想到……没想到他的真实目的——

居然是……跟她炫耀?

就像……就像在母孔雀面前炫耀翅膀的公孔雀一样。

6.

就像小孩子向往超人,杜盼盼小时候虽处在被王卿阑全方位碾压的悲痛中,但偶尔也会飘出几丝崇拜和向往来。这些崇拜和向往在经久不衰中发酵,到了中学时迈入青春期,便酝酿出一些暗藏心底的爱慕。

当时王卿阑毕业出国,她虽然松了一口气,但也在多愁善感的少年夜里落下几颗少女梦破灭的金豆豆。

可是……

昔日的天才少年主动走到她身边,竟然将心里的玫瑰朝她奉上?简直比中五百万更不可思议。杜盼盼还有些晕晕乎乎,结果另一件让她觉得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六年级转来的那个优等生白河,竟然也上了百家讲坛。

白河那期播放时,杜盼盼正在王卿阑家吃瓜。一来二往,她成了王家常客,已经完全不记得这是曾经让她闻风丧胆的教授的家。

而坐在她对面的王教授,此刻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白河?他怎么在电视上?”王卿阑淡定地说,“但他是我的师弟,学术上,还是要比我差那么一点点。怎么……”王卿阑有点紧张,“你……你难道喜欢他的百家讲坛?”

杜盼盼内心发笑。

“没有。”说出口还是需要勇气的,她轻轻启唇,脸却先泛起了红。

多年前心里种下的玫瑰种子已经生长开花,她要不要也摘下一朵花,送给他看?

杜盼盼小声地将自己的心事说给他听。

“我只看你的。我……我只喜欢小王哥哥你的百家讲坛。”

赞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