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追妻自由行

简介:夭寿!富豪总裁李先生为何对我这青楼花魁痴心不改?摔了一跤后,他哭着喊着追在我身后叫我老婆?想与我共度春宵,李先生,你先过我三关吧!

1.回光返照李先生

总裁李先生,“北京——大楚时空穿行八日自由之旅”的VIP顾客,一下时空机,就把脑袋磕了,可见不论在哪个世界都一样,人长得再帅,走路不看路,也是要摔跤的。

带这种贵人团的活轻松,钱又好赚,于是我就让给了我的徒儿乔亭。出事的时候我正和一个女明星纯玩团在江南贡缎局斗智斗勇,接到乔亭的飞鸽传书,她字字啼血,怕是快吓哭了:“师父,你快来!”

我叫王如雨,是时空旅行社大楚分部的高级导游,区区不才,在大楚兼职个卖艺不卖身的知名花魁。时空旅行社规模不大,除了老板,就剩我这一个高级的和两个不高级的。如今老板还在千年后的未来拉客,我没办法,只好忍着心痛,把满袋银票扔给了买绸缎买红眼的女明星们,揣着兜里的八十个铜板奔赴出事现场。

我一路都在祈祷这位总裁李先生不要磕出什么大毛病,最好是能控制在这八十个铜板的范围以内——哦,还要除开我打轿子的钱。

一路算计着到了医馆,我一眼就看见头破血流的李先生被众人围在中间。我拨开人群挤到前头,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大夫说的:“人不行了。”

我眼前一黑。

大夫下一句说:“看,睁眼了,回光返照。”

我猛地扑过去,一把抓住李先生的手。

“李先生,恳求您,趁您手上血还没干,麻烦您在这里摁个手印。”我涕泪交加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捧到他面前,用我平生最诚挚深情的目光看着他,说,“您就承认,您这样是您自己摔的,和我们旅行社,没有关系。”

“我们旅行社穷得要命,”我说哭就哭,悲痛欲绝地倒在他床边,好似死了亲爹:“我们是真的出不起这个钱啊!呜呜呜!”

整个过程,李先生看着我,满是血的脸上只剩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目光清亮,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要死的样子。

我用力表演,感觉到他似乎慢慢握紧了我的右手。

他力气很大,回光返照都有点说不过去。

我疑惑地止住哭声,抬头看他。

李先生凝视着我,仔仔细细将我的脸打量了一遍。他微微皱眉,我竟从他那双眼睛里读出心疼。

“老婆,你为何如此伤心?”

2.死鬼夫人王小姐

李先生名域,未来某知名大企业总裁。千年之后,他以白手起家的传奇历史闻名华人商业圈,若按我朝择偶标准评判,此人不但有着掷果盈车的好皮囊,更有着学富五车的好才华。

但据我所知,此人在旅游申请单上婚姻情况填的是——丧偶。

我不禁感到十分心酸——难道最近我气血不足乃至面色青白,能让他将我错认为他那不知姓甚名谁的死鬼夫人?

回光返照了整整八天还不咽气,在大夫震惊地宣布此人居然已经康复的李域,如今寸步不离地跟在我的身后。

我十分尴尬,走在路上,忍不住委婉赶人:“李先生,不如你自便?”

“老婆,这里我人生地不熟,你要赶我走?”

我说:“再强调一次,您是丧偶,我不是你那个死……老婆。”

李先生置若罔闻,搞得我一路表情都一言难尽,忍不住频频回头看他到底还在不在跟。看了几次,他面上突然露出一丝窃喜,然后大步一迈,走到我身边。

“走路要看路,”他宠溺地说,“不要老想看我,要看回家我让你看个够。”

“……”

之后一路,我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地将他领到了……青楼。

天可怜见,我并没有想着要带大病初愈的人前来逛窑子的意思。主要是作为知名花魁,青楼是我家。

但显然李先生不甚清楚,当我在众姐妹的亲热招呼中,左脚踏入青楼大门的一刻,右手就已经被他狠狠拽住。

李域将我一拉,众目睽睽之下,当街将本魁揽入他的怀中,表情不悦地质问:“怎么,你老公就跟在你身后,你就忍不住要去寻欢作乐?”

本魁自视清高,从未当众拉拉扯扯。他三番五次纠缠不休,我不禁怒从心来:“你是谁相公?谁让你跟着我?”

“我再说一遍,李先生,你脑子摔坏了。”我一把推开他,义正词严,“我乃大楚第一花魁,卖艺不卖身。闲杂人等需离我三尺远。”

我毫不犹豫将他归类成“闲杂人等”,却猝不及防地被他脸上闪现的一丝委屈给击中了心房。

我有點不自在:“如果想见我,得通过青楼三层考验。李先生,你未必有这个资格。”

我转头离去,果断吩咐人关门。在大门缓缓合上的前一瞬,我忍不住回头瞟了一眼,恰好对上了李域的眼神。

李域剑眉星目,眼神看起来十分受伤,如同皮毛漂亮却惨遭抛弃的宠物,无论如何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不讨主人喜欢,看得我心中莫名一疼。

3.深夜叩门李先生

三层考验,这向来是各大青楼囤积居奇的好戏。

我家青楼作为京城老字号,那总结出来的都是历朝历代祸国妖姬的宝贵经验,玩弄男人的手段,可谓是花样百出。

我作为花魁,在青楼所在的那片地中最好的朝向上独起一幢三层绣楼,绣楼门口有一口钟,若想上我的楼,必须三更时分独自前来敲钟,这是三层考验的开门砖,名叫“夜叩佳人门”。

本佳人的门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叩过了,因此当钟声在我熟睡时骤然响起,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有人想对我图谋不轨。我还以为是哪里有了火灾,这钟声正是前来给我送终,吓得我仅着中衣披头散发,连滚带爬地奔下了楼。

夜叩佳人门向来是引得败家子们万人空巷的好戏,当我以前所未有的不修边幅的模样和我楼下人山人海的败家子们撞了个正着时,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李域那奇葩就站在人群最前头,手持一大束玫瑰看着我。我大楚并没有玫瑰这种西洋玩意儿,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来的。但我已经顾不得这些,我将李域拉到一边,火冒三丈地质问他:“你知不知道,从我十六岁开始,我就没有让人见过我不化妆的样子?”

李域深情款款地告白道:“老婆,你在我心中,化不化妆都是仙女。”

“……”本仙女暴跳如雷地将他推了个趔趄,气得转身就走。

“夜叩佳人门”之后,当是“桃花选春风”。

当我一脚就要迈进绣楼时,妈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一伸挡住了我。

“李公子,这门你叩了,就不能反悔了。”妈妈笑得粉都在往下掉,“你却也是赶得巧,我楼十周年大酬宾,三关分成三种难度。选夏风级最易,上楼后可与我们王姑娘拉拉小手;选秋风级次之,上樓后可尝姑娘香唇;春风级最难,”她狡黠一笑,“上楼后,可与我们姑娘一度春风。”

4.不爱回家王小姐

李域不知死活地选了春风级,想要睡我的决心可以说是非常坚定。

然而我身为头牌,处女身哪能说破就破。春风三关分为“天地人”,天关听群众意见判定胜负,地关听我青楼妈妈的意见决定胜负,而人关听我的意见决定胜负。

第一关天关的比赛方法十分粗暴:在我青楼东西两侧各搭一个擂台,哪边吸引的观众多哪边赢。

李域倒霉到家,第一关就要迎战我楼内众姐妹。是日,我搬了个板凳坐在台下,嗑着瓜子,看着我五彩缤纷的姐妹们依次袅袅上了台。

李域一个大男人,如何和我身经百战的十八朵姐妹花比?事实证明,我真是……想得太简单。

隔壁突然传来高亢的音乐声,接着人群像是潮汐一般汹涌地朝那边奔腾。我这边的台子转眼间门可罗雀,我呆滞五秒,果断抄起小板凳混入迁徙大军——李域难道是当场跳起了脱衣舞?不然怎么可能引得这么多人围观?

当我站到台前,我傻了眼。

李域背后那一群吊带短裤……如果我没瞎,那似乎正是前几日还在贡缎局你死我活的女明星纯玩团。

李域扫视了一圈,目光锁定在我身上。他深情款款道:“接下来,我带领我司女员工,为大家带来一首歌。”

“歌的名字,叫作《爱上一个不回家的女人》。”

我:“……”

千算万算,我没能算到女明星们竟然是李域门下走狗。

完全不顾我这个导游的眼神杀,她们一个个摆臀扭胯,跳得妖艳十足。即使是我也禁不住这样热辣的诱惑,看得我幻肢将硬,身边一只手默默伸过来,搂住了我的腰。

我转头看见李域的脸庞,瞬间萎了。

李域微笑道:“歌好不好听?”

我说:“滚滚滚!”

5.十九选一李先生

第二关的门神是我楼里妈妈。她前一天晚上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证,绝不让李域进我门半步。

我对她很是放心。

第二天,她果然出了个很奇葩的关卡。

“虽然李先生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但来了我们大楚,就应该按照我们大楚的规矩。”妈妈捏着嗓子,笑道,“我们大楚的女人,脚是最珍贵的宝贝,若是被人摸了脚,就是要嫁给那人的,李先生,你敢不敢来辩脚识人?”

好!干得漂亮!我在内心为妈妈鼓掌。我与楼中十八朵姐妹花现在排排站在巨大的帘幕后,帘幕上有十九个洞,恰好能让我们一人伸一只脚出去。

这招甚毒。李域不可能一次就辨认出我的脚,而他若摸错一次,就要娶别人回家。

我不用嫁他的概率可以说是很大的。我环视一周,看到众姐妹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表情,此时我心中理应……

理应……

奇了怪了,我为什么一点也不开心?

明知帘子那边站着李域,我却看不到他的人,不禁有些心慌。我推开挡在前面的姐妹们,弯着腰从洞里往外瞅,就看到李域和妈妈站在一起,他低头和妈妈说着什么,妈妈连连点头,脸上笑出了一朵菊花。

我明知道李域和妈妈之间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奸情,但是看到此情此景,我还是有些不爽。

这个不爽并没有持续多久,锣声“铛”地一响,闯关正式开始。莺莺燕燕们顿时嬉闹起来,纷纷坐在地上脱鞋脱袜,一只只白生生的脚暴露在空气中,看得我心里酸水直往上冒,还没等我说什么,妈妈突然窜到帘子后头,挥舞着双手,低喝了一声:“谁让你们脱鞋?”

我:“……”

“姑娘们,都给我把鞋穿回去。”妈妈手忙脚乱地吩咐,还记得回头跟我说一声,“你除外。”

一刻钟之后,我将赤足伸进了洞里。

而剩下十八个洞面前各站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她们表情各异,每人手里拿着一只……猪蹄,然后将猪蹄伸进洞里。

妈妈谄媚地高喊:“十九只玉足已经就位,请李先生选出心仪的那一只!”

我:“……”

6.叽里咕噜王小姐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我愤怒的目光射过去,对于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妈妈而言不过是隔靴搔痒。她还有脸跑来跟我咬耳朵:“没办法,李先生太有钱了啊。”

“所以呢?”

“就在刚才,他给了我百万两银票。”妈妈喜滋滋道,“现在,这栋楼已经归他了,众姐妹是他的人,你是他的人,连妈妈我也是他的人啦。”

我面无表情地望着妈妈春风拂面的老脸,刚想说点什么打破她的黄昏春梦,就觉得脚腕一凉。

我扭过头去,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我知道,是我的脚腕,被他冰凉的手指握住了。

……也是应该的,要是他能把十八只猪蹄认成我的脚,我直接一刀捅死他得了。

耳边响起妈妈和一众围观者的欢呼,帘幕向两侧缓缓分开,单膝跪在我面前的男人渐渐露出真容。

“恭喜李先生!选对玉足,通过本关!”

李域含笑抬头望我,我突然觉得有些心悸。

急急忙忙转移目光,我的视线落在了他另一只手上。

他身边放着一只银色的细高跟鞋。手上还拿着一只,他垂下眼睫,目光专注,将那只漂亮的高跟鞋缓缓套在我的脚上。

……

我原本应该面露嘲讽,起码应该无动于衷,向他表示“就算通过了前两关,但你休想通过第三关”的决心。

但我竟然都没有,望着那晶莹璀璨的高跟鞋,我心头猛然一震,竟然头痛欲裂,在满脑子风云变幻的空隙里,瞧见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来。

我瞧见我云鬓凤钗,却站在未来的北京街头。李域将我抱在怀中,我抓着他的衣领喃喃道:“我不要三媒六聘,也不要八抬大轿,李域,只要你说,我就跟你走,我就要你给我的一纸结婚证。”

李域深情款款地低頭吻我,画面一转,他穿着西服,单膝跪在我面前。

我褪下了长袍宽带,换上洁白婚纱,面带羞涩地坐在小凳子上。他细心地替我穿上银色细高跟,修长的手指在我脚腕间翻转,将那些繁复的带子系成一个又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我突然觉得害羞,推了他一把,提着裙摆转身出了门。

教堂有高高的穹顶和华丽的楼梯,我一边笑着回头望他,一边往楼下跑去。

……天可怜见,本花魁这辈子是第一次穿高跟鞋。

我一脚踩空,在李域惊慌失措的注视中,滚下了楼。

7.抓住逃妻李先生

我不知道我在何时竟失去了知觉。

我只知道在我醒来之后,京城中已经风声四起:花魁王姑娘得到巨富李公子青睐,竟然高兴到昏了过去!

纯属放屁!

我火冒三丈地找到李域,他正背对着我看书。

闻言,他倒是很痛快地一点头:“是我放出去的谣言,免得其他不识好歹的人肖想你。”

我狐疑地伸头:“你刚才在看什么?”

他刚才见我来时,分明就是吓了一跳,然后鬼鬼祟祟地将东西放到背后,试图转移我注意力。别当我傻没发现!

我果断上手,抱住他的腰。他身体一僵的工夫,我从缝隙中偷看过去。

只见桌子上有一本话本,封皮上写着一个醒目的标题——《总裁夜夜欢:抓住调皮小逃妻》。

我:“小逃妻?”

他:“就是你。”

我:“高跟鞋?”

他:“属于你。”

我狐疑地看着他,而他一伸手,那本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的“小逃妻”就被他塞在我的手心。李域说:“我知道你不肯信。好在这本书是按照真实事件进行改编,你回去看一看,有不懂的再来问我。”

“……”

我低头一看,“小逃妻”封面上肢体纠缠的一男一女恰好和我望了个对眼。

这什么破书,还按照真实事件改编?

我还能看不懂?这种破书,我还能看不懂?

事实证明,我又错了。

这个世界,我真的不懂。

书里的小逃妻和我同名,男主角和李域同名,既然是按照真实事件改编,那大概讲的其实就是我与李域之间的故事。

但我与李域之间的故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书里的我简直就像一朵清纯天真的白莲花,李域这个霸道总裁当然就觉得我十分特别。两个人干柴烈火搞到一起,正准备结婚,就出现了昨天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的那一幕。

原来那一幕竟是真的,穿着高跟鞋的我如同一个踩着高跷的脑瘫,猛地从二楼砸到一楼。砸完之后我竟然没有当场昏迷,而是气若游丝地呻吟起来。

“疼……好疼……”

然后,一摊血从我的裙子下摆渐渐渗了出来。

什么剧情?难道我有了孩子?这一摔摔流产了不成?

可是我敢用我的身价担保,我迄今为止还是个处女,这孩子难道是有丝分裂出来的?

我看得津津有味,连忙翻了一页。

只见后一页是一片彻底的空白,除了中间三个字——

(全文完)。

我:“……”

8.跪求结局王小姐

李域好手段。

我为了我这个有丝分裂的孩子,捂着肚子,提心吊胆地失眠了一整夜。第二天就是他前来闯第三关的时候,我再一次以不修边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出现在众多的败家子面前。

我觉得,此番一轮闯关过后,我身价要跌。

我对上李域的目光,心情实在复杂。明知那话本里故事说不定都是杜撰出来蒙我的,可此刻我看着李域,就情不自禁地像看着我孩子的爹。

关键我那有丝分裂的孩子呢?!

到底是流产了还是没流产?

写书不写结局?这还有没有基本道德底线?!

我殷勤地将李域盼上了台,恨不得他此时此刻就告诉我小逃妻的大结局。然而我与他之间挡着三杯酒,这正是他要来闯的第三关。

第三关名叫“醉春风”。三杯酒,一杯名“醉”,一杯名“春”,一杯名“疯”。若花魁喜欢这人,则请他喝“春”,共度一夜春宵;如花魁厌恶这人,则请他喝“疯”,让他当众出丑。若花魁不咸不淡,则让他大醉一场,从哪儿来送回哪儿去。

李域噙着笑上前一步,嘴一张就不按套路出牌:“敢问老……小姐,哪一杯是春?”

我瞪着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补充道:“若你骗我,你这辈子都不要想知道小逃妻的大结局。”

我:“……”

9.春风二度李先生

等到人群散去,李域坐上我的床沿,我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竟然真的老老实实给他点了“春”。

而我更不敢相信,我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小逃妻的大结局。

李域饮尽一杯春酒,体温要比我高上许多。他就像是真的醉了,手指缓慢地绕上我腰间的系带。我却猛然想起脑海中他为我系鞋带的那一幕,修长的手指,黑色的细带……我猛地一把按住他的手。

李域抬起头,望着我轻轻一笑,笑容带着三分天真,三分醉意,四分深情。我突然口干舌燥,他却用力一抽,我的衣襟就像花瓣落地一样松开,细腻的丝料滑下肩头。

他灼热的唇凑过来,直接在我光裸的肩膀上印下了一吻。

接着一连串滚烫的吻顺着我的肩攀上我的脖子,在我耳后吮吸婉转。

我急喘一声:“别……小逃妻……”

“还想往哪里逃?”他声音沙哑,一把禁锢住我的手腕。

我被他推倒在床上,他一抬头,眼底竟然已经是一片惊人的红色。

“你逃不掉了。”他喃喃地说,竟然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痛,“我不会再让你逃。”

……

红帐起落,烛光摇曳,是一回合。

我眼前閃过一道白光,耳边似近似远,是他痛快的嘶吼。他的后背怕是已经被我抓伤,而我环在他腰间的腿也渐渐失了力。刚要顺着他汗湿的皮肤滑落下去,他突然手一伸抓住我的膝弯,又重将我的腿盘了上去。

我惊恐地看着他,他眼神似乎清明了些,缓缓将身体沉入的时候,不忘和我说话:“怎么,不想知道小逃妻的大结局了?”

我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闻言精神一振:“想!想想想!”

要是不想,我岂不是白献身一……两回合?

李域哼笑一声:“其实那本书,原本就是那个结局。”

我瞪大眼睛。

“你摔到地上,奄奄一息。我还来不及跑下楼,你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李域声音中有着沉痛:“结局?如果再加个结局,那或许要多写三年。”

“你知不知道,你消失了之后,我上天入地地找你。我不知道你是否活着,不知道你身在何方。你这样没心没肺,可知我找了你整整三年。”

小铜鼎点着我最爱的香,锦绣红烛在桌台上燃烧着,在墙上映出一对相依偎的倒影。

李域不知何时将我抱在怀中,低头亲吻我汗湿的鬓发。他说:“如雨,你本是我妻。这三年我几近绝望,我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

10.身负巨债王小姐

李域说,四年前我参加时空旅行社,前往北京的一次旅程中认识了他。投入爱河却不幸身亡的我因为时空转换不完全而留得一线生机,回到大楚做回了我的花魁,却让李域白白找了我三年。

李域还说,要带我回现代,回北京。他说我脑子不好,他要攒钱给我看病。

我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谁脑子不好?你脑子才不好!”

我只不过忘了跟他的那些陈年旧事,更何况这几日不知怎么,其实我竟多多少少想起来了一些。

既然要跟他去往北京,我好歹得收拾一番细软。小铜鼎我要带走,锦绣红烛我要带走,稀里哗啦收拾东西的过程中,我从床缝里抽出一张纸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份不平等条约。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花魁王如雨欠李域款项共计九千八百八十八万,落款是四年前。

我:“……”

李域正坐在一边,气定神闲地洗杯烧茶。我颤抖着手转过身去,质问他:“我虽然记忆残缺,却不代表我是个傻子,你什么时候在我床上塞了这种鬼东西,我没签过!我不承认!”

李域却一挑眉:“你是真不记得,还是想赖账?”

他三言两语,勾起我另一段尘封的回忆。我终于想起我和李域分明是两个世界的人,是怎么机缘巧合地勾搭在了一起。

那是我第一次到北京。李域是时光机赞助商,我第一站就前往他公司参观。李域向来爱好收集古董,办公室里摆着一个千年历史的青花瓷瓶。

而我不小心闯入他的办公室,发现那青花瓷瓶和我床头八个铜板买来的并无区别,一不小心打碎了,律师前来给我估价,说市值约莫一个亿。

我掏遍身上的金元宝、银元宝,发现折合人民币不到两万。李域好心给我四舍五入,说我还欠他九千八百八十八万,卖了我都还不起。

我欲哭无泪,心想本花魁卖艺不卖身之旅就要结束,当即决定回大楚卖身赚钱。临走时我却被李域一把抓住。

他手心灼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强烈的男性气息完全将我笼罩:“你去何处?”

我丧气道:“回去卖身赚钱。”

“卖身是个好主意。”李域道。

他将我推到他办公室一角,长臂一伸,将我困在他怀中。

“卖谁不是卖,不如卖我。”

李域与我约定,卖他一次身,付我一千万。

可惜一次都没卖,他到后来舍不得碰我,打算将第一个一千万攒到新婚之夜,一夜十次,一夜还清。

缓缓想起这些,东西我也不收了。我狐疑地望向他:“我突然想起来,在昨夜之前,我果然是处子之身吧?”

李域淡定道:“对自己有自信一些,不是果然是,你就是货真价实的处子之身。”

“那当初我从楼梯摔下,肚子里流的是个什么妖怪?”我惊悚了。

李域也很惊悚,他问:“我何时说过你怀孕?”

“那天你来了‘大姨妈。”他说:“你遭受重击,一不小心,血崩。”

“……”

11.满载而归李先生

李域这八天自由行,可谓是物超所值。

时空机双飞还包住宿,只要三千八百八十八。结果回程时他不但买下了一栋青楼,还顺带拐走了该楼压箱底花魁一个。

这还不够,临走之前,他告诉我他还要做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给“小逃妻”补上结局。女主角和男主角喜相逢,经历一番波折后重归于好,是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happy ending。结局在两个时空分别卖出版权,大楚改编戏剧登上舞台,而北京则开发出同名网络剧。

第二件事,是将李域收来的新产业改头换面。对此我表示不满:“青楼是我家,你要改成什么?以后我再回大楚,岂不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老公这么有钱,你怕没有地方落脚?”李域鄙视地看着我,“至于青楼,以后你想都不要想回去。因为经过我策划,我打算把它改成……鸭店。”

呃……等等,鸭店?是嘎嘎叫的那个鸭店,还是我一不小心脑补的那个鸭店?

“选八方美男,迎四面来客。”李域坏心地印证了我的脑补,“而本总裁,当之无愧,要做这鸭店卖艺不卖身的头牌。”

我:“……”

我想,总裁下时光机的那一磕,可能还是磕坏了脑子。

李域迎上我看神经病一般的目光,施施然道:“夫人,我也要让你体验体验,心爱之人流落在外明码标价的感觉。等你以后有钱了,对于我这样美貌的货色,你买,还是不买?”

赞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