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大人,别打脸

高轩过

简介:作为一个万年扑街写手,姜小白没想到,自己会跟书中的人物谈起了恋爱。从作者爸爸一路沦为狗腿子,他竟然还乐在其中!小白团马上就到,女皇大人,别打脸!

一、你是谁?

“……边塞云淡星沉,这是莫停云出征西戎的第三个月。正当他与如姬骑马相伴,卿卿我我的时候。却没料到,皇宫里还有一个皇甫如意在等着他。”

“皇甫如意入寝前,照例要烧三炷香,为远方的莫停云祈福。虽然女皇缺乏了些常识,不知道烧香是祭奠死者的专属动作,但不得不承认,她对莫停云的一颗心,却是十等十的真。”

姜小白打了声哈欠,对自己新写的稿子很满意。

半夜十二点钟,虽然稿子没写完,但姜小白困得要命。他如一条死狗般倒在床上,不过三秒钟,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一声暴喝打断了他的清梦。

“睡什么睡,你给孤起来!”

姜小白迷迷糊糊地睁开一只眼,依稀看见一个古装美女双手叉腰,横眉怒目地站在自己床前。

他的第一反应——哎哟,这妹子长得不错啊!

第二反应——咦?妹子?我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妹子?

姜小白艰难地睁开第二只眼,终于看清古装美女的模样。她浑身湿淋淋的,犹如从下水道爬出来的女鬼。他“嗷”的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

姜小白死死抱着被子,像一朵被摧残的柔弱娇花,芳心乱颤地问:“你是谁?来干吗?为什么会在我家?”

很好,这是三个非常具有哲学思辨意味的问题。

女孩子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华贵古装,大概有十八九岁,她看着姜小白的怂包模样,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鄙视。

她像天鹅似的抬了抬脖颈,高傲地说:“孤乃大周王朝第十任帝王,也是唯一的女皇,皇甫如意。”

姜小白愣了一秒,接着“哈哈哈”笑了三声,用手摸了摸女孩的额头:“美女,你发烧说胡话呢吧?”

这样有点轻薄的举动,换来女孩冷冷一瞥。女孩把他的脏手拍开,道:“大胆!”

姜小白缩了缩脖子,怂了。

姜小白是一个万年扑街写手,前几天刚开了一篇新网文,叫《大周第一将军》。

在《大周第一将军》中,姜小白颠覆了以往的写作习惯,写了一个性格非常霸道的女配角,大周王朝唯一的女帝,皇甫如意。

要知道,姜小白的性格温柔中带着怂气,要刻画一个刁蛮不讲理的女帝角色,对他来讲还蛮难的。为了写好皇甫如意,他先后观看了《我的野蛮女友》、《我的麻辣女教师》一系列女强电影,就连睡觉,都会梦到被妹子打屁股,揪耳朵。

终于,在他的不懈坚持下,皇甫如意这个角色诞生了。

那是一个五官非常艳丽的女孩子,如果不是性格太刁蛮,任何男人都会为她惊艳的。根据姜小白的描写,皇甫如意的皮肤嫩白,五指修长,因为从小接受皇家教养,整个人像一颗高贵的明珠。

眼前的“皇甫如意”身上散发着淡淡香味,不是化妆品腌入味的化学香,而是让人心神宁静的檀香。她身上的饰品虽然不多,但看起来精致华美。更何况,女孩额头上有一点明艳的朱砂痣,这跟书中皇甫如意的设定一模一样……

姜小白吞了一口吐沫,艱难地问:“你……你真的是皇甫如意?”

二、这其实是个梦吧?

女孩的下一句话,让姜小白更加确定了她的身份。

皇甫如意咄咄逼人地问:“西戎的仗打得差不多了,莫停云为什么还不回来?”

哦?莫停云?

嗯,莫停云!

作为《大周第一将军》的男主角,莫停云被刻画成了顶天立地的超级杰克苏。他官至将军,百战百胜,就在昨天的章节里,还把西戎打得满地找牙。唯一遗憾的是,皇甫如意对莫停云暗生情愫,可对方只把她当君主看待,这襄王无意,神女有情的戏码,真让人恨得牙痒痒!

就在姜小白睡觉的时候,皇甫如意偶然穿越到他的出租屋里,翻看了他的草稿。因为对自己是书中人物的事情将信将疑,她第一时间叫醒了姜小白。在交谈中,皇甫如意越来越确定,自己之所以跟莫停云有缘无分,问题都出在姜小白这个作者身上!

女孩上前一步,身上的香气熏染了姜小白一身。姜小白红着脸说:“喀喀,这个嘛……”

其实他早说了,皇甫如意只是《大周第一将军》的女配角,这女主角,另有其人啊……

按照姜小白的设定,莫停云的真命天女叫如姬,是个卖花姑娘。为了方便,如姬一直女扮男装跟在莫停云身边,皇甫如意并不知道她的存在。

姜小白尴尬地咳了一声:“那个,莫停云暂时不能回来。我可以用别的方式补偿你,比如,为你写二十个肤白貌美的小男宠什么的……”

皇甫如意一口回绝:“孤不稀罕!”

姜小白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那个,女皇大人,你是怎么从书里出来的啊?”

皇甫如意拧了拧自己滴水的袖口,顾左右而言他道:“这么多废话!总之,限你十天内让莫停云回到京城,还有,让杜丞相病两天,别再唠叨孤!乖乖照做,否则,孤有很多方法可以折磨你!”

姜小白表面说:“好的,女皇大人,我好怕怕哦。”心里想的却是:哼,我信了你的邪。

姜小白看上去有些怂包,但面对自己笔下的人物,他还是能有几分底气的。再说了,他并不相信皇甫如意真能穿越来,而是觉得这是一个梦。

姜小白的笔记本是个触屏平板电脑,皇甫如意按了一下屏幕右下角后,他清楚地看到,一眨眼的工夫,她就消失了。

空气里只有微微湿润的水汽,和淡淡的檀香味。

好像那个小辣椒似的少女,从来都没有来过。

“什么嘛。”姜小白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默默爬回床上,“别说,我这个梦还挺真实的……”

梦里的小辣椒,的确是他理想中的样子。姜小白欣慰地想,如果有那么一个妹子,陪在自己身边,也挺不错的啊。

他真是有点羡慕莫停云了呢。

三、小白团,别反抗

第二天,姜小白照例完成三章更新量。

为了拉长剧情,这三章里,莫停云继续留在西戎,跟女扮男装的如姬腻腻歪歪,杜丞相也没有生病,反而老骥伏枥,格外精彩地唠叨了皇甫如意一番。

总之,姜小白答应皇甫如意的事情,一件都没做到。

姜小白毫无愧疚之心地关掉电脑,开心地上床睡觉了。谁知刚睡一会儿,他的屁股就感到了一阵剧痛。

他颤巍巍地睁开一只眼,发现自己身处一座精致的宫殿当中,柔软的纱幔轻拂,可以看出房间的主人是个挺讲究的人。姜小白正想仔细打量一番,却听“啪”的一声,屁股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皇甫如意手上挥着一根长鞭,那根鞭子姜小白在《大周第一将军》中描写过,长约五尺,通身荧绿,打起人来特别的疼。除此之外,桌上还有几片削尖的竹片,用于插在人的指甲里,一瓶辣椒水,用来喷人的眼睛……

太熟悉了,这都是他写过,皇甫如意拿来折磨小太监的工具啊!

姜小白这才发现,这里正是皇甫如意的寝殿——未央宫。而他像个粽子一样,被牢牢地捆在一条长凳上。

他一脸茫然,这怎么回事?

难道,在自己睡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时候,被皇甫如意强行拽到了书里?

姜小白还在发愣,皇甫如意又一鞭子抽到了他身上。她咆哮道:“都过去十天了,莫停云为什么还没回来?他是不是看上了西戎的蛮子女人,你又乱七八糟写了什么?”

姜小白被打得涕泪横流。

他一面觉得“蛮子女人”的形容挺有趣的,因为皇甫如意自己就异常刁蛮,实在没资格叫别人“蛮子”。另一面,他又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妙,他真的被自己的角色绑架了,而且皇甫如意上房揭瓦,竟然敢对他喊打喊杀!

皇甫如意手里攥着一份《剧情大纲》,这是她第二次到现代时,在姜小白的桌上发现的。正因为看了剧情大纲的内容,皇甫如意才认清了姜小白的邪恶本质,放弃了最后一丝怜悯之心。她把大纲甩在姜小白脸上:“你给孤解释一下!”

哦,要说姜小白对《大周第一将军》的角色设定,那可真是有点浑蛋。

在书里,皇甫如意被塑造成痴心一片的女配角色。具體表现为,就算被莫停云打了左脸,还巴巴地凑上右脸。莫停云从西戎回来后,皇甫如意发现了如姬的存在,竟然不惜下毒,杀死了如姬!

看到这里,皇甫如意已经很想破口大骂,可她没有想到的是,更狗血的情节还在后面!

如姬的死让莫停云痛彻心扉,他终于揭竿而起,开始了造反之路。男频文的爽点在于升级打脸,但作为被打的一方,皇甫如意表示,她丝毫不觉得爽!

她的结局,是彻底沦为了暴君,被莫停云烧死在未央宫。想到自己的人生是那么高开低走,狗血遍地,皇甫如意就想一口吐沫喷死姜小白!

皇甫如意勾了勾姜小白惨白的小脸,露出一个很邪恶的笑容。

“作者大大,被绑架的滋味妙不妙?从今天起,你就是未央宫的太监小白团,负责帮孤把莫停云追回来。如果追不回,就一辈子别想回现代了。小白团,别反抗,你知道,孤说到做到的哦……”

四、女皇倒追计划

姜小白后来才知道,“小白团”是皇甫如意养过的一只小奶狗。

小宫女们托着下巴,喜滋滋地盯着姜小白看:“小白团,女皇大人一定很喜欢你,才会赐给你这个名字。好羡慕你哦,刚来未央宫,就讨得了女皇大人的宠爱。”

姜小白蒙了,这有什么好喜滋滋的?

他已经彻底沦为皇甫如意的狗腿子,这一点从名字上就能体现出来,明明很让人绝望啊!

小宫女道:“半个月以来,女皇大人简直离不开你了!早晨要你点香后,她才肯起床,每餐粥饭要你尝过,她才肯吃。更让人惊讶的是,女皇大人还绕过尚衣局,让你为她裁衣,那可是女皇的玉体呀,我第一次见她允许别人抚摸、近身!”

姜小白:妹子,你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

皇甫如意那个破安神香,每次点着就灭,点着就灭,为了用它熏染屋子,他每天要早起两个小时,困得像条狗!

还有,你试过把一碗滚烫的粥,生生吞下去的感觉吗?更可恨的是,每次试完毒,皇甫如意还会特别浮夸地“哎哟”一声,问他粥烫不烫,除了保持微笑,他还能做什么!

为她量衣服那天,他吃了太多涮羊肉,上火到喷鼻血!当他的鼻血流到皇甫如意身上,她鄙视地问他:“为了量尺寸,孤今天少穿了一点,你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姜小白!”

姜小白狠狠把针戳到舞衣上。因为答应了皇甫如意,在莫停云回京前教会她跳钢管舞,所以他这几天不眠不休地缝衣,连黑眼圈都重了很多!

舞衣终于做好了,姜小白疲惫地来到练舞室,烂泥一般瘫坐在钢管旁。之前他经常失眠,现在恨不得抱着钢管就能睡着,可见皇甫如意把他欺压到何种地步!

睡到一半,一枚尖尖的指甲戳了戳他的脸。

因为被皇甫如意戳出了习惯性反射,姜小白迅速站了起来,高呼:“女皇大人,我绝对没偷懒!”却见一个艳丽如红莲花般的女子,亭亭玉立地站在他面前。

“好不好看?”因为对舞衣很满意,皇甫如意破例摸了摸姜小白的狗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她撑起裙摆,在姜小白面前转了一圈。

“好看……”姜小白愣愣地看着皇甫如意,轻薄纱裙包裹着她的玉体,因为开叉开得高,随着旋转,笔直的长腿若隐若现。

又有鼻血从他鼻腔里缓缓流下,而这次他确定,自己并没有吃涮羊肉……

想到皇甫如意准备这些,都是为了迎接莫停云,姜小白双目一黯,眼中闪过些许落寞。

他曾经在体校集训过,有体操和钢管舞基础。但今天的他,明显心不在焉。

姜小白乱七八糟地教了皇甫如意一阵,摆出很多既奇葩,又扭曲,就是一点都不好看的姿势。皇甫如意疑惑地问:“你确定莫停云会喜欢这些?你们男人的品位,难道这么怪?”

姜小白默默地看着皇甫如意,女孩两腿盘在钢管上,像一根眉清目秀的小麻花。

“一点没错,如果有人在我面前跳出这样的舞,我一定会把持不住的。”姜小白一口咬定,无比认真。“我没骗你啊,我的女皇大人。”

五、女皇宫廷首秀

“大将军行至安定门外了!”

“大将军来到后花园了!”

随着宫女们一声声传报,姜小白深吸一口气,把皇甫如意托举到钢管上。

这是莫停云回京的第一晚,皇甫如意没有在御书房召见他,而是约在了更浪漫的后花园。

微风阵阵,荷花瓣放置在宫灯中,散发出阵阵幽香。在莫停云进入凉亭的一瞬间,所有灯光依次熄灭,只有最明亮的一盏,照在皇甫如意和姜小白身上。

柔柔的灯光下,四目而对。

姜小白知道时间仓促,皇甫如意的舞蹈并不熟练,所以他尽自己最大可能,挽回她的失误。

皇甫如意几次差点滑下钢管,都是姜小白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她。可就算这样,皇甫如意还是受伤了,大腿上蹭出了一道血口子,她咬着牙没有喊痛,而是像没事一样完成舞蹈,亭亭玉立地站在莫停云面前。

一曲舞毕,灯光亮起,莫停云站在凉亭外面,面上的表情喜怒莫辨。

皇甫如意有点期待地看着他。

为了排练这支舞,她受了大大小小很多伤,好在身边人都觉得舞蹈很美,鼓励她跳给莫停云看。皇甫如意对自己蛮有信心的,所以她等待着莫停云的夸奖。谁知莫停云没有丝毫欣喜的表情,反而一撩袍,跪在皇甫如意面前。

莫停云道:“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皇甫如意:“……”

当你辛辛苦苦排练了一支舞,跳给心上人看,结果心上人“扑通”一声跪下,像死了爹似的让你责罚,嗯……皇甫如意的心情,可真是蛮复杂的。

她问:“将军何罪之有?”

莫停云紧紧抿唇,不赞同地看着他:“陛下贵为一国之君,却为了臣耽于政事,臣有罪。”

“皇上纱衣轻浮,衣不蔽体,臣有罪。”

“此舞危险,皇上如果因此出现闪失,臣有罪。”

皇甫如意的心像被浇了一盆水,渐渐冷却。

她擠出时间排练这支舞,主要为了让莫停云高兴。她把他当意中人,但在他心里,她只是君主而已。

她忍着腿上的疼痛,轻轻地问莫停云:“你嘴上说有罪,其实,是觉得孤有罪吧?”

莫停云抿嘴不答,但紧抿的嘴唇,泄露了他的答案。

一场精心准备的表演,最终不欢而散。

皇甫如意一瘸一拐地回到未央宫,大门一锁,拒绝任何人进入。

姜小白胆大包天地要来了备用钥匙,揣着一盒药膏,偷偷溜进了寝殿。

姜小白道:“女皇大人?哭鼻子呢?小白团来看你了。”

一只黄铜香炉迎面飞来,“咣当”一声,落在他的脚边。姜小白向后一跳,抖了抖脚上香灰:“生气了?哎哟,生气摔盘子摔碗不就行了,你扔香炉干什么?香炉又重又危险,快让我看看,烫伤了没?”

他转入内室,只见皇甫如意把大腿搭在软榻上,自己缩成一团,像只被遗弃的小猫。她腿上的血口很长,看起来非常痛,但她完全不顾惜自己,实在痛极了,就“咝咝”地吸一吸凉气。

姜小白心疼了一路,蹭到皇甫如意身边,捧住了她的脚。

皇甫如意踹了姜小白几下,没踹动,就随他去了。姜小白仔细地抹着药膏,他的力度很轻,可以感受到一举一动中的珍视。皇甫如意几乎没感到痛,她眯了眯眼睛,只觉心里的抑郁也少了很多。

皇甫如意道:“小白团,他们说得对,孤真有点离不开你了。”

姜小白哆嗦了一下,好像心一抽,正被搔到痒处。

可是皇甫如意的“离不开”,到底有几分喜欢,几分是习惯后的依赖呢?姜小白压下心中激动,非常严肃地问:“离不开我?那莫停云和我一起掉水里,你救哪个?”

皇甫如意:“……”

皇甫如意沉思了片刻,不确定地说:“其实很多时候,孤都觉得自己并不喜欢莫停云。”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股力量推着我,强行告诉我,我爱莫停云,我一定要得到他。所以,我给了莫停云更多关注,并且以为自己喜欢他。”

皇甫如意有点迷茫地望着姜小白:“你知道这是什么力量吗?为什么莫停云每每给孤软钉子吃,孤还贱兮兮地想靠近他呢?”

他知道!

之前姜小白就有隐隐的猜测,可当皇甫如意亲口承认了,他有点想吐血的冲动!

皇甫如意得了一种病,就是传说中“虽然我是白富美,但就是没出息地爱上男主,没有原因,只因为爱”的女配角病!

而这种设定,恰恰是他强加给她的!

姜小白记得,自己在刻画皇甫如意时,特意写了一条“对莫停云拥有无条件的喜欢,而看别的男人,都像在看大白菜”。现在的他好想打自己一顿,开文时为什么没有动动脑子,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皇甫如意认真地看着姜小白,有点抱歉地说:“小白,有时候孤觉得你挺好的,又暖又甜,一直陪着在孤身边。但这些感谢你的话,孤一句也说不出来,反而在生你气的时候,打你打得特别顺……”

皇甫如意困惑地敲了敲脑袋:“你说,孤是不是心口不一,要治一治?”

姜小白:“求求你别说了,再说,我真的要自捅千刀了!”

六、史上最悲催写手

由于“不可抗力”的作用,皇甫如意仍然锲而不舍地约见莫停云。

这次见面地点,在御花园小东湖上。

姜小白跟皇甫如意坐在凉亭两边,鼻孔朝天,各自生着对方的气。前几天他们刚吵了一架,至于吵架原因嘛……

姜小白:“你告诉我穿越入口,我回家几天,马上就回来了。”

皇甫如意:“想离开孤?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第一百〇一次谈话,卒。

姜小白迫切要回现代,是想修改皇甫如意的设定,让她不那么喜欢莫停云。可皇甫如意一点都不理解他的苦心,反而觉得他想离开自己,一步不停地跟着他,就差往他狗头上拴条狗链了。

哼!暴君!

就在姜小白暗暗纠结的时候,莫停云器宇轩昂地走进了御花园,身边跟着一个身量较小的“男人”。

皇甫如意脸上挂起一丝微笑,殷勤地对莫停云说:“将军不必跪拜,请坐。”

皇甫如意静静地坐在亭子里,微风拂起她的长发,让她显出几分不同寻常的美。但莫停云完全没发现她的美丽,他不着痕迹地拂了拂身边的椅子,示意自己的“副将”先坐下。

这个不同寻常的举动,引起了姜小白的注意。

姜小白心想:糟糕,这不是如姬吗?

按照原本剧情,皇甫如意并没有在这时识破如姬身份。而在《剧情大纲》已经暴露的情况下,姜小白不指望如姬纸糊的女扮男装还能瞒得过皇甫的眼睛。他在心中默默画了个十字,预感有一场风波要来。

果然,皇甫如意收起笑容,淡淡地道:“孤允许将军不行礼,可没说你的副将也可以免了礼数。”

她的话里,充满了女皇的威严与高傲。

如姬愣了一下,皇甫如意的要求在情理之中,她实在没理由不跪。

如姬掀起袍子,做出要跪拜的姿势,莫停云却先一步拦住了她。“慢!臣的副将身子骨弱,膝盖有伤,请皇上免了她的跪拜之礼!”

皇甫如意的笑容里有一丝危险意味:“哦?身子骨弱?大将军的副将,怎么看起来像个女人似的?”

皇甫如意的话语中已经充满警告,如果莫停云脑筋清楚,早该跪下求饶了。但莫停云仍然扶着如姬,并且固执地望着皇甫如意,好像她的要求多过分似的。

姜小白:我去,竟敢把冰冷的狗粮往女皇脸上拍,莫停云,我敬你好大的狗胆!

皇甫如意明显生气了,如果莫停云不偏袒如姬,或许她还能保持理智。但两相对比之下,莫停云的态度,实在让人心寒。

他们站着的凉亭中,有一边护栏非常低矮。或许无心,或许有意,皇甫如意向前走了一步,伸手推向如姬。由于强大的惯性,她自己踉跄了一步,也有跌到湖里的可能。

姜小白幾乎没有时间思考,为了剧情不崩,也为了皇甫如意不跌倒,他竟然挡在如姬前面,被皇甫如意推到了湖里!

“咚”的一声,入水的一瞬间,姜小白想,他一定是史上最倒霉的网文写手了吧……

七、连接两个世界的入口

姜小白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出租屋。

他突然有种五脉被打通的感觉,从床上蹦起来,挥舞着自己的细胳膊。

“怪不得小丫头每次都湿淋淋的,原来御花园的湖就是另一个入口!”

因为不放心皇甫如意一个人,姜小白迅速打开电脑,匆匆修改了皇甫如意的设定,然后回忆着皇甫如意之前的操作,小心翼翼按下屏幕,回到了书中。

皇甫如意正缩在未央宫软榻上,气鼓鼓地吃着桂花糕。见他进来,她先是惊喜得双眼发光,接着像想到什么,对他爱搭不理地道:“坐。”

姜小白好不容易找到了坐的地方。

并不是寝殿里乱,而是地上洒满了珠宝,好像是皇甫如意负气扔了一地。姜小白小心翼翼地迈过珍珠手钏,半边屁股坐在皇甫如意身边:“莫停云护着如姬,你生气了?”

皇甫如意粗暴地抹了一把脸,反驳道:“才没有!”

姜小白说:“那这一地东西是怎么回事?”

嗯……是因为,她害怕了。

姜小白掉到小东湖后,皇甫如意生出一种全身被掏空的感觉。她三两句话打发了莫停云,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未央宫,宫女们问她要不要去救小白团,她说,不用。

皇甫如意知道,小东湖是两界入口。如果姜小白想留在现代,就算她把湖水吸干了,也不可能换他回来。

皇甫如意心里说不着急,不难过。可不知不觉中,她把未央宫搞得一团糟。如果姜小白再不出现,她毫不怀疑自己会把寝殿掀了,而这么丢脸的事,她才不会告诉他呢!

皇甫如意从地上捞起一颗最大的夜明珠,努力为自己找回面子:“是孤为了找东西赏赐给莫停云,才把地面弄得那么乱的,你等着,一会儿跟孤一起去莫府!”

皇甫如意换了一身小太监衣服,成功混出皇城,姜小白絮絮叨叨地跟在她身后:“你怎么还敢去将军府呢?不怕被莫停云打死?你把如姬推下湖,是想直接送她去现代吧?小姑娘,作者爸爸告诉你,你的良心大大的坏哦。”

谁知皇甫如意回头瞪了他一眼,恨不得吃了他似的:“你又护着如姬!”

姜小白:“……”

皇甫如意:“之前我推她,莫停云还没做什么,你却先挡在了她面前!你们男人就会被美色所惑!”

原来在为这个生气!

姜小白:讲道理,就算我被美色所惑,也是被你惑啊好不好!

两个人一路别扭着走到了将军府的偏门,偏门虚掩着,莫停云和如姬立在院子里,正好方便了他们听墙脚。

莫停云道:“小如,昨天你怕吗?”

如姬温柔一笑:“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姜小白之前没意识到,他书中言情台词是这么粗暴,这么不忍直视。正当他反思自己,应该少看狗血言情文的时候,莫停云和如姬又紧紧抱在了一起。

莫停云:“放心吧,小如,我不会让皇上成为我们的障碍的!大不了辞官,跟你纵情山野,自在快活!”

障碍?莫停云把她的喜欢,看作一种“障碍”!

皇甫如意心里气不过,脑袋一热想往院子里冲。姜小白赶紧拉住了她。因这一抓,皇甫如意失去重心,重重向前摔去。姜小白的心脏漏跳一拍,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充当了肉垫,垫在皇甫如意身下。

“咔嚓”,他听到自己脚腕扭伤的声音。

皇甫如意吓了一跳,心疼地把姜小白扶起来,像做了一场噩梦:“我……我在什么地方?我在干啥?你怎么受伤了?”

她茫然地看着莫府,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

皇甫如意看着姜小白迅速肿起来的脚踝,急得快哭了。很好,姜小白龇牙咧嘴地想,虽然延迟了几小时,自己回去改的那些设定,终于起效果了!

几个小时前,他在电脑上写下一段文字。

“……随着年纪增长,皇甫如意对莫停云的喜爱越来越弱,反而喜欢上身边一个叫姜小白的少年。姜小白欢脱耍宝,每次出场自带360度柔光加持,在皇甫如意眼中,是最鲜嫩,最可口的小白菜!”

虽然这改动太扯太自恋了点,但不得不承认,它很有效!

要是能在他摔倒前起效果,让他不受活活摔肿的罪,就更妙了!

八、就算怂,也要像男人一样保护你

姜小白过了一段没羞没臊的生活。

清晨,他先做好了爱心早餐,一口一口喂给皇甫如意吃。虽然大厨尝过后,觉得姜小白连给御膳房洗碗都不配,但皇甫如意像味觉失灵一样,吃得非常香甜。

他还负责回现代,为皇甫如意带她喜欢的甜品——蛋仔冰淇淋。虽然穿越的代价,是每每被皇甫如意踹到小东湖里,但姜小白丝毫不介意,还觉得蛮开心的。

就连未央宫的小宫女都发现,女皇再也没提起莫将军了。

“小白团,我们早说了吧,女皇大人喜欢你。”小宫女们叽叽喳喳地议论,“前几天女皇大人跟钦天监商量,要选个好日子迎娶皇夫呢,你说,她要迎娶的是谁啊?”

姜小白“嘿嘿”傻笑着,宫女们看了他一眼,边说边叹气:“好在皇夫会有很多位,可以提高一下你的水平。否则大家都觉得,女皇大人疏远莫将军还蛮可惜的……”

很多位?

蛮可惜?

姜小白的脑海里拉响警报,觉得有必要给皇甫如意灌输一夫一妻的重要性。这时一个小太监经过庭院,也玩命地往未央宫奔,两个人赛跑似的,并驾齐驱地奔到宫门口。姜小白正想开口,小太监却率先喊了出来。

“陛……陛下,不好了!”小太监道,“莫将军提着刀冲入后宫,往未央宫来了!”

皇甫如意“霍”地站了起来。

“莫停云发什么疯!禁卫军没人管他吗?”

小太监期期艾艾道:“莫将军除了自己以外,还带了几百个亲军。禁卫军正在苦苦应付,要知道,他可是以一敌百的战神啊!”

皇甫如意只觉一阵烦躁,骂了一句:“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逼宫,莫停云要造反?”

小太监急得快哭出来了:“听说……听说是将军未过门的夫人,如姬死了!”

什么?

姜小白与皇甫如意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莫停云提刀冲入殿中,举刀向皇甫如意刺去。

姜小白赶忙挡在皇甫如意面前,伸手抓住了莫停云的刀。刀刃锋利,瞬间划破他的手掌,姜小白却一步未退,倔强地护在皇甫如意身前。

莫停云冷冷地道:“让开。”

姜小白其实心里也很害怕,但他努力为自己打气,毫不畏惧地直视莫停云:“莫将军,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小如死了。”莫停云面如死灰地说,“皇上赐了几样补品,小如没有戒心,高兴地吃了。今天早晨,她毒发身亡,大夫说,毒就藏在炖盅里!”

皇甫如意看着姜小白:“前几天。孤的确命人送了几样赏赐,其中也有炖汤。但孤真的没在里面下毒,小白,你知道,孤还打算为莫将军和如副将赐婚呢。”

莫停云悲伤到极点,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少在这假惺惺了!”

说完他再次举刀向姜小白这边砍去。皇甫如意红了眼,声音里带着哭腔:“你别管我,快走开,你都快被砍成筛子了!”

姜小白第一次没怂,他大喊:“少废话,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男人吗?”

就算怂,也要义无反顾地保护你啊!

皇甫如意哭得更凶了,他无奈放软了声音,劝她:“傻瓜,别哭啊,这是我的书,我不会死的。”

实际上姜小白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这些话,是他故意安慰皇甫如意的。禁卫军很快赶来,但已经太晚了。姜小白的长袍被鲜血浸透,像一朵妖艳的花。

“皇甫如意,答应我一件事。”姜小白虚弱地说,“在我没死透之前,一定要把我踹到小东湖里去,别心软,别紧张,就像你之前千次万次踹我一样,我也会守约回来找你的。”

皇甫如意想笑,卻哭得更难看。姜小白抚摸着皇甫如意的头发,他终于明白了,电视剧中强撑着不死的主角有多疼。但他的确不敢死,他要多看皇甫如意一眼,把她的容貌,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这是他的小辣椒。

她的眉眼,外貌,她的每一笔都由他刻画。

他爱她,这是一个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女孩。

带着浓浓的眷恋和不舍,姜小白眼前一黑,晕倒在飘着血腥味的大殿里。

九、无法控制的剧情崩溃

姜小白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出租屋的小床上,除了浑身酸痛,没有其他异样。

他大松一口气:“看来我没那么容易死啊。”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劫后余生地去开电脑,但等他看到《大周第一将军》的剧情时,差点惊得把下巴掉在地上。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看到《大周第一将军》更新了二十多章,莫停云和皇甫如意公开反目的时候,姜小白还是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这……这什么情况?

之前的如姬之死,已经让姜小白觉出不对劲了。因为那段时间,他并没有描写过此类情节,皇甫如意更不可能杀死如姬,那么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到底是谁操纵着情节,故意引发了矛盾呢?

姜小白登录作者账号,想把新发表的情节删除。但网页弹出一个对话框,提示他登录密码错误,姜小白试了三次,最后网站干脆把他的账号锁住了。

不对劲。

姜小白焦躁地抓了抓头发,决定先跟自己的编辑联系。结果他打开邮箱,却意外发现了编辑发来的邮件。

邮件发送的时间是一天前,大意是,姜小白没有按照签约时的大纲连载,造成《大周第一将军》订阅严重下滑,网站决定剥夺姜小白作者权力,找别人续写接下来的故事。

之前如姬之死的情节,也是他们所为。

原来的大纲……

姜小白惊恐地发现,他原来的大纲,是安排莫停云造反,一路升级打脸,在未央宫把皇甫如意烧死。

那个笑起来像太阳花一样灿烂的小辣椒,会被误会,被践踏,毫无尊严地死去。

姜小白暴躁地戳着电脑屏幕,但电脑平淡无奇地闪烁着,他并没有如愿回到书中。

因为他的作者id已经被剥夺,连接两界的大门,已经死死地关上了……

姜小白焦急地追着《大周第一将军》这本书,他发现自己“死”后,皇甫如意遭受了巨大刺激,她傻傻地修了很多生祠,祈祷他能回来,要不就一次次往御花园的湖水里跳,想来现代找他。

但因为皇甫如意的举止太怪异,莫停云心生疑窦,命人用土和黄金把湖水填平了。这件事传到民间,反而成了皇甫如意骄奢浪费的证据,很多百姓被人蒙蔽,站到了莫停云这边。

姜小白经常假扮读者,在评论区为皇甫如意说好话,但他的留言湮没在上万条评论中,显得异常无力。

人人都认定了,皇甫如意是个精神失常,活该被推翻的女帝。他们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情况是什么,一旦她被戴上“反派”的帽子,只能被一直丑化,丑化到死。

小东湖被封,意味着另一个穿越口也被堵死,姜小白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无力。

他关掉网页,再也没勇气看下去了。

十、蛋仔和你,我都喜欢

姜小白怏怏地开了一本科幻新书。

这并不是他擅长的题材,甚至挣不到几个钱,但他因为一股强烈的愿望,执拗地写了下去。

在书中,他主要讨论平行空间的大命题,做着“虽然时空不同,但总会跟皇甫如意相遇”的春秋大梦。

好多个失眠的午夜,他都会在文档里像模像样地写下“宇宙是个巨大虫洞,存在许多连接不同时空的狭窄隧道。总有一天,时空的入口会重新打开,世界上只有相遇,没有别离”。

他只是个扑街小写手,皇甫如意只是他太美丽的一个梦,就算他用上千种迂回方式,把“她会回来”写上几万遍,她也不会真的回来。

那姑娘死了,死在了一本书里,被挫骨扬灰了。

清晨八点,姜小白摇摇晃晃地下楼,去对面甜品店买蛋仔冰淇淋。

那是皇甫如意最喜欢的甜点,之前他经常买给她吃。现在蛋仔冰淇淋已经成为他怀念皇甫如意的唯一方式,他想她了,就会去买一只,任凭冰淇淋化掉,只吃里面的蛋仔。

大大的冰淇淋,也像在哭一样。

姜小白远远地看见,甜品店老板在跟一个女孩讲话。明明是夏天,女孩却穿着一身红色长裙。她的头发向下滴水,全身湿漉漉的,她大声说:“我用这块金子,跟你换蛋仔吃好不好?我夫君总买同一个地方的蛋仔给我吃,他那么懒,一定不会走太远的,只要我找对他经常买蛋仔的店,总能等到他。”

姜小白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在做梦。

但这并不是梦。甜品店老板跟女孩说了句什么,女孩突然回头,正看到了胡子拉碴,一脸鬼样的他。

女孩尖叫一声,甩掉碍事的鞋子,飞奔到姜小白的懷里。

那是一个八爪鱼式的拥抱。皇甫如意紧紧圈着姜小白,双腿盘在他身上,像一根柔软的小麻花。哦,皇甫如意明显把他当作了钢管舞中的钢管,他们紧紧相依,每个细胞,每次心跳都不分开。

“皇甫如意,快放开我,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姜小白把头埋在皇甫如意肩上,听她讲后来的事。攻进京城的那天,莫停云并没有杀死她,而是在未央宫放了一场火,放任她逃生。

时空入口关闭了,皇甫如意并不死心。她一路南下,逢湖必跳,终于,在泸州的一个小湖泊中,皇甫如意成功回到现代,只不过,这次的降落地点有偏差,她没有回到姜小白家里,而是来到几公里外的奶茶店。

姜小白抱着皇甫如意,女孩的笑容映在他眼睛里,灿烂到有点太不真实。

“你……你愿意留在现代?”他不敢相信地问,“在这里,你就不是女皇,不能娶一百来个皇夫了……”

不出所料,这句话让他遭到皇甫如意的一顿胖揍:“废话!当孤是女色魔吗?为了找你,孤吃了十几个蛋仔烧,胃凉到快拉肚子了,你就问孤这么傻的问题?”

蛋仔烧吃多了会腻,但对姜小白,她永远不会腻啊。

赞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