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香

伊安然

1.

谢后觉得自家夫君近来行迹很是可疑。

她食指轻弹桌面,面前的小本子上,写了数排清晰小字。

八月初九,戌时二刻归,衣袍生香。

八月十一,亥时初刻归,指尖有伤,蔷薇花香。

八月十九,戌时三刻归,茉莉香.

……

诸如此类,记录了整整一个月以来,初一身上曾经出现异香的次数和香味的类型。

谢宴自幼嗅觉厉害于常人,当年与初一在宫中重逢时,便是靠着过人的嗅觉察觉出一桩宫奴谋害医女的案子的。

虽然她如今贵为皇后,初一治下四海升平,已经没什么机会再让她像个猎犬般四处发掘命案,但是,关于自家夫君的艳遇问题,她觉得还是需要重视一下的。

她今日穿了身青草绿的长裙,跟着下朝后的初一到了御花园后,便躲进了一丛芍药丛里,探出半个头,仔细留意着站在前方亲自拿了小银剪,正辣手摧了一大片花的初一。

“母后贵为国母,如此行迹鬼祟地尾随父皇,成何体统!”一个稚气未脱的童音在身后响起,谢宴听得无声尖叫了一句,转头时却是堆起一脸笑容,面向身后穿着明黄色皇子袍,头戴弹花冠的少年:“时清啊,好巧啊,你也来观摩你父皇摘花吗?没用的!你生得这么丑,不像你父皇,你看,轻袍缓带,动静生姿……”她一边说,一边做花痴状望向数丈之外的初一。

时年五岁的皇长子朱时清生就一双洞若观火的黑亮明眸,虽然平素初一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得异常老成,此刻却也被自家母后毫不留情的一个“丑”字伤到了弱小心灵:“你乱说!大家都说我和父皇幼时一模一样!”

“好好好,你不丑!你不丑!乖,自个儿玩去,别妨碍母后欣赏你父皇的风姿!”她挥手赶苍蝇般想打发亲儿子。

却听身旁的少年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你是想知道父皇最近摘那么多花送给谁了吧!”

谢宴眼睛一亮:“最近?你也知道你父皇最近天天摘花?来来来!”她拍了拍身边已经被自己踩平了的一小片空地,“跟母后说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

“我当……”朱时清小嘴半张,刚要说完,却想起早先父皇的交代,忙捂住嘴摇起头来。

“连你也不帮母后?”谢宴垂下头,“你父皇近来很是奇怪呢。每日下朝也不去找我了,夜里回去,整个人身上都是香喷喷的。你年纪小,莫被你父皇骗了!他那个人一肚子花花肠子,连母后都经常被他唬得分不清东西南北,更别说你这个小奶娃了!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看见你父皇跟别的女人在一处了?”她说着,一把抱住儿子,在他小肩膀上嘤嘤假哭,“搞不好,你父皇马上就要给母后添个妹妹了,届时母后就要住到冷宫去了。冷宫你知道吗?就是北面最偏的那间流光殿。里面一到夜里就鬼哭狼嚎……”

话到一半,她哀怨凄婉的声音便戛然而止,怀里的少年好奇地仰起头,却见自家父皇双手负背,正好整以暇地看着母后:“阿宴果然知我最深,连我这一肚子花花肠子都被你看见了。可见我这全身上下每一处你都了若指掌了!”他说完,嘴角噙了抹冷笑,一把将她从芍药丛里拎了起来,“既然你对流光殿这么有兴趣,我就带你去流光殿长长见识吧!”

谢宴“哇”的一声尖叫起来:“别别别!我开玩笑的,我逗孩子玩的,初一,皇上,孩子他爹,我知道错了……朱元善,你放我下来!”

五岁的小奶娃孤零零地站在原地,看着渐行渐远的那对无良父母,冲远处只要帝后相见,就自动滚到三丈以外的月云旗喊道:“月叔叔,今天又要麻烦你送我去见奶奶了!”

月云旗一脸同情地看着他,摇着头叹了口气:“时清别怕,晚上我们回拂光楼,奶奶疼你,杭姑姑疼你,等你大了,娶了我家月小球,也可以像你父皇母后那样……”

“小球太胖了,还爱咬人,我不要!”皇长子殿下撇嘴,一脸傲娇地哼了一声,大步走出芍药丛,迈开小长腿,有些孤单地往他的东华宫走去,“我父皇说了,让母后给我生妹妹!我要我自己的妹妹!”

2.

作为帝宫三朝冷宫,流光殿位于皇城最北面的西北角。殿虽不大,名气却很大,谢宴幼时入宫,便常听太监宫女们说起这流光殿是皇城三大灵异圣地之首,一到夜里便鬼哭狼嚎,很是吓人。

偏偏她的无良夫君不仅带她来了流光殿,还特意带着她先吃了顿晚饭,又美其名曰散步,带着她绕去尚医局请太医把了个平安脉,等到了流光殿时,天都黑了。

萧瑟的秋风,吹起殿前荒凉的几片落叶,将殿外两盏古旧残破的灯笼吹得摇摇晃晃,也将谢宴的腿肚子吹得隐隐打起哆嗦来。

“怕了?”初一回头看了她一眼,把了平安脉后才稍稍和缓些的脸上泛起一抹了解的笑意。

“笑话!”谢宴哼了一声,“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爹是平北大将军,我儿子是皇长子,我相公是当今圣上,本宫周身金光灿灿,阳气十足,怕个鬼!”

初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伸过手拉住她的手,极具挑逗意味地揉了揉她微涼的指尖:“旁的都还好,阳气十足这事儿,最近几日每晚回宫都被妻子用背对着的我,深表怀疑!”

谢宴一听,抬手便在他胳膊上拍了起来:“你还敢说?每天也不知与哪来的野女人鬼混,弄得一身花香扑鼻,你是想招蝴蝶还是想当蜜蜂?打量着我鼻子是摆设是吧?现下还带我来这种地方,想把我直接在这圈禁是吧?”

初一轻叹着摇了摇头,拉着她便往殿内走去。

刚一进殿,便听见一阵尖厉的笑声,笑得人毛骨悚然,不远处的回廊下更是直接窜出一个白衣女人,吓得谢宴差点跳起来。

初一倒是一蹙眉,一把将她护在怀中,沉声道:“常太妃,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屋歇着了!”

屋里马上有几个小太监跑了出来,一迭声的请罪后,又架着那五十多岁的白衣女人往房里拖去。

“你没事吧?”初一神色有些焦灼,看了看谢宴有些发白的小脸,“是我疏忽了,不该带你来这种地方的!罢了,先回去吧,等过几日……”

一看他打退堂鼓,谢宴反倒急了:“别啊,来都来了!我一定得看看是谁这么大本事,把我的男人唬得五迷三道,还天天献花给她了!”说完,她反拽住他的手,故作轻松地开玩笑道,“我没事,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可以把我抱着揣怀里带进去!”

初一一听,挑了挑眉,下一秒,谢宴只觉身子一轻,头顶熟悉的男性嗓音愉悦而醇厚:“也好!”

“喂!”饶是多年夫妻,谢宴还是被他弄了个大红脸。

毕竟一个四肢健全的人莫名其妙被人当成残障儿童对待,还是有一定压力的。

初一却是轻车熟路,抱着她直接到了西侧的厢房。

一走近西厢,谢宴便闻到一阵极为好闻的花香味。

馥而不烈,清而弥远,比胭粉香略淡,又比花草香略醇。

初一推门进去时,屋里点着数十根白蜡,还有一只红泥小炉。满室的旖旎香氛里,赫然站了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她穿着一身素净的衣衫,面容温婉沉静,正神色专注地剔除面前一只小筛里的干花。

谢宴顿时蒙了,脱口而出道:“敢情不是给我找妹妹,而是找了个姐姐?”

话音刚落,她的屁股已被初一狠狠打了一下。

3.

“李太妃是早年喀沙前来和亲的公主,受封入宫后,父皇却从未驾幸。因喀沙盛产香料,每年都向我国进贡大量香露花油。李太妃更是个中好手!”初一一边说,一边放下她,捋起袖子便麻利地拿过桌上另一筛干花,帮着挑拣起来。

“皇上就别和我抢活儿干了!我这种整日无所事事的人,太过轻松反而不好的!”李太妃微笑着冲谢宴点头,算是招呼,转头,便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个精致的瓷瓶递给谢宴,“皇上一个月前来流光殿,问了我许多喀沙国制香之术。初时我还以为他想请我帮您制些花露,没想到,这位万岁爷却是个极有心的。这些日子,亲自跟着我,摘花、晾晒、挑拣、蒸制……一片心血,都在其中了!”

谢宴立时愣了,看着手中小小的瓷瓶,有些回不过神来。

“皇后有孕,这花都是选了温和香缓的,去了花油,只留了这花露。皇上极为有心,别出心裁,往这里面加了柑橘和话梅。闻起来香而微甜,层次分明。若是在我喀沙,如皇上这般有匠心的,定能成为一流制香师!”李太妃说着,侧目看了初一一眼,神情有些恍惚,约莫是想起了与初一有三分相似的先帝。

谢宴捧着瓶子,掀开木塞轻嗅了一下:“咦,真的很好吃……啊?”她忽然觉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睁大双眸看向初一,“太妃刚才说什么来着?皇……皇后有孕?”

初一头也没抬:“我倒是想替你的,可惜生就没这个功能。当年你怀时清时,整整九个月,这鼻子让你不知受了多少罪,闻着半点油味、腥味儿便吐得死去活来。我当时便说了,有时清一个便够了。”他说到这,顿了顿,黑眸看向谢宴,“但是既然这孩子选了咱们,便是天意。我也只能尽尽人事,能让你少吃些苦头,便少吃些苦头……”

“初一!”谢宴一个猛扑,扎进他怀里,螓首低垂,连连在他臂弯蹭了几下,“老天爷也对我好,我想生个女儿很久了,时清那臭小子,每日就知道和你联手欺负我……”

“嗯?”他原本顺毛的手停住,尾音上扬,“原来只是老天爷好啊!”

“不不不,你好你好,你最好!”

“好到你都开始怀疑我有别的女人了?明明心里有问题,也不问我,每天晚上板着臭脸,不肯跟我说话?”他哼了一声,显然对此事耿耿于懷。

谢宴嘿嘿一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想也不想就在他脸上“吧唧”一下:“我那不是逗你嘛,这叫情趣!我要是真怀疑你,哪还用得着跟踪你调查你?夜里趁你睡着了,一把剪……呃,我的意思是,一把剪刀绞了我的头发,当尼姑去!”

虽知她话里真假参半,初一却只是以眼角余光瞥了眼一脸尴尬的李太妃:“时候不早,还是不要打扰太妃休息了!回去再与你算账!”

李太妃求之不得,如释重负地送走两尊大佛,暗暗腹诽:也不知是谁最近天天晚上让老娘教他制香的!

屋外,月下有影,并肩成双。

“对了,这花露有什么名头吗?”谢宴喜滋滋地仰起脸问道。

初一看了她一眼,倾身在她方才亲过自己的潋滟红唇上轻啄了一口:“女儿香!”

赞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