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熊不容易(二)

一枚铜钱

上期回顾:八字村的少女铃铛,某日在修炼的时候,突然遇到天降熊猫。将她家里砸得稀巴烂不说,这只熊猫好像还有法力……铃铛留下了这只熊猫,让他给自己打工作为补偿,却没有想到,刚遇到熊猫没有多久,兩人就卷入了一场奇怪的事件当中。

风锦发现他一露脸就被行人双掌合十拜了拜,模样虔诚得似将他奉为神明。但他们也没有多做围观,便从身旁过去,各自忙活。他瞧瞧自己,身为一只大熊猫,竟无人害怕,也是奇怪。

正十分疑惑,他就见铃铛回头:“在这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否则你会被当成妖怪抓走的。”

“那为什么跟着你就不会?”

铃铛拍拍身上象征着身份的葫芦,说道:“因为我是八字村的人,他们知道八字村越厉害的人带的灵兽就越凶猛,请的价格也越高。我先带你去宋员外家露露脸,等有了名气,有人高价来请,自然就能买更多的肉了。所以你要好好表现,等会见我捉妖,你就跟着在旁边打两拳走两步,装装样子。”

“哦……”能吃肉就好,风锦发现自己对人生的要求已然低到了这种地步。

宋员外在镇上小有名气,但近日爱女不知道撞了什么邪祟,疯言疯语的,急得他焦头烂额。他遣了下人跑去八字村重金请人,村长便将这活分派给了铃铛。

这会宋员外瞧见八字村竟派了个黄毛丫头来,心里好不憋气。直到看见跟在她背后的黑白胖子,他的脸色这才好转,忙招呼一人一熊进屋。

铃铛刚才从前院到大厅,都没有察觉到一丝妖气。这宋家大宅一切正常,顶无阴霾,地无尸气。而且村长送来的册子上也说过,宋员外乐施好善,是有功德的,照理说一般邪祟进不了这。

她微微蹙眉,说道:“我去看看令千金。”

宋员外忙领他们过去,边走边说道:“一个月前我女儿还好好的,可突然有一天,她说自己是观音大士座下的灵童转世,现在要回去了,各种寻死,吓得我夫人都病倒了。唉!”

铃铛问道:“除了寻死,还有没有其他异常的地方?”

宋员外答道:“没有。”

铃铛不由得轻笑:“说是灵童,可连香火都不供奉,只是好端端的总寻死,说不是邪祟操纵也没人信。”她摸了摸腰间葫芦,准备捉妖。

宋员外见她气势凌人,不慌不忙,心下更信几分:“那一切就拜托道姑了,钱的事一切好说。”

这话铃铛爱听,颇为满意,拿着她的宝葫芦就随下人去宋家千金房里。

风锦慢吞吞地跟在后面,法力尽失的他除了力气大,也没其他优势。等会若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出来,一不小心还会被它们上身。再看看铃铛,弱不禁风的,可别被妖怪抓走了。

一路穿过迂回廊道,到了宋家千金的闺房门口,铃铛还是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打开门,屋里空荡荡的,桌椅也没有。窗户紧闭,又未点灯火,连日阴雨,将这屋子都氤氲得冒出湿气来。

宋员外解释道:“怕她寻短见,我让人将那些有棱角的东西都搬走了,反正她也用不上。”

铃铛见到宋家小姐,才知道为什么说桌椅用不上了。因为此时她正被绑在床上,旁边还有六人看守。她一双杏眼圆瞪,表情满是痛苦,面有泪痕,许是哭多了,双眼赤红。因面容艳绝,泪眼一落,显得她楚楚动人。

风锦已经从后面走到前面,啧,这么美丽的凡间女子竟被绑成这样,别让他知道邪祟在哪,否则非得亲手掐死,竟害得她这样凄惨。实在是可恨,可恨呀!

铃铛拽住黑白胖子的几根毛往后拉:“你挡住我了。”

抓一把毛发还不如抓几根疼,他嗷嗷叫着往后退,立刻离美人半丈远,很不开心!

铃铛坐在床边,看着宋家千金,却见她眼泪汪汪,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既绝望又万般恳求。她取下宋家千金嘴里的布团,对方声音喑哑,哭求道:“我再不回去就晚了,观音大士会责怪于我,连累父亲母亲,放我走吧,否则我们宋家都会完的。”

铃铛嘴角露出讥笑:“随随便便就将座下灵童的整个家都毁了,真是观音大士?”

宋家千金一愣,话是在理,可还是不信:“放我走吧,放我走吧。”

“不急不急,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再考虑考虑。”铃铛问道,“为什么你说自己是灵童?”

“有人告诉我的。”

“谁?”

“我也不知道,一个月前我在睡觉,忽然有人告诉我这件事。起先我很害怕,去找那人,可就是找不到,屋里没有任何人。”

“是男是女?”

“是个老者。”

铃铛细思片刻,也是奇怪。没有瞧见人影,那多是灵魄。但灵魄如果来过这里,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她若是没发现,身上挂着的铃铛也会自己发出响声,怎会什么动静也没有?

“他一般何时出现?”

“没有特定的时辰。”

“每次都是耳语,从不现出真身?”

“我……”宋家千金目光一顿,没有继续说,像是硬生生改口了,“不是。”

铃铛微微一笑,又凑近半分:“那老头就在这,对不对?”

风锦拧眉,就在这里?可他都没发现。不对,他当然察觉不到,因为他现在只是一头普通的熊……

宋家千金脸色惨白,惊恐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我是观音大士莲花座下的灵童,我要回去侍奉,快将我放了,否则你们都要大难临头!”

像是突然又疯了起来,挺起身要咬铃铛。铃铛眼疾手快,轻轻往后一退,旁边下人立刻上前将布团重新塞回宋家千金嘴里,不让她咬舌。

宋员外急道:“我女儿如何?”

铃铛笑笑:“我想宋员外该请的不是道士,而是大夫。你女儿是失心疯,再好的道士来也没用。”

“可整个镇的好大夫我都请来瞧过了,我女儿没病。”

铃铛拍拍他的肩头:“那就去隔壁镇,去县里请,去州里请。”

宋员外已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她真要走,不由得重叹。看来这八字村也不过如此,罢了,他还是去别处请高人吧。

铃铛见那黑白兽还直勾勾地盯着床上,捏了它几根毛就往外带,疼得它不得不跟上。

“色胚,会说人话就以为自己是人了吗?乖乖找母熊去,不要记挂我们姑娘家。”

风锦瞥她一眼:“我是绝对不会记挂你的。”

恶意席卷而来,铃铛抬手捂住心口,瞪了它一眼:“色狼!”

“……”她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

一人一熊出了宋家大门,风锦却发现她不往大路走,反倒往旁边小巷走去,喊了她一声走错了。铃铛说道:“那宋家小姐房里定有我不曾见过的妖怪,刚才有人它不出来,待我去屋顶趴一晚,就不信它不露马脚。”

风锦忍不住扯扯嘴角:“你确定我能趴在屋顶上?”

“当然不能。所以……”铃铛从怀中取了一道符,团成团,随即一脚踹在它的小短腿上。

风锦痛喊一声,熊嘴大张,那团黄符已经被塞进嘴里。明明是纸,却入口即化,化成一摊水滚落腹中。

“啊啊啊!”

吼叫声越来越小,眼前人却越来越大。一切的一切都变高变大,原本只能撑住脑袋的小雨伞,这会已变成庞然大物。

缩小术?

风锦坐在地上抬头看去,一只手已伸到跟前,一张俏美的脸满含笑意:“乖,上来吧。”

“哼。”不过巴掌大的风锦推开她的手指,要他趴在女人的手上求保护,跟他一贯的作风完全相反。他索性背身一坐,环手抱胸,不再理会。

铃铛悠悠道:“这样你就不用走泥路湿地了哟。”

风锦竖起耳朵。

“伞也够大了,还不用自己撑。”

风锦顿了顿,迟疑再三,终于起身,抓了她的手指慢慢爬上去。

她的掌心温软干净,拿起的动作很轻柔,比想象中舒服多了,这村姑看来还是有优点的。

还没想完,那手掌粗暴一合,将他紧紧握住,差点把他勒断气。

“……”他再也不夸这村姑了!

第五章 夜叉脸的小邪祟

铃铛带着黑白兽从后院翻墙进去,找到宋家小姐的房间,趴在屋顶上细听。

如今还下着雨,瓦片已被雨水打湿,上有雨下有雨,可铃铛丝毫不在意。

风锦倒还好,身子完全被雨伞挡住,又是坐在她的脑袋上,干燥的地方让他感觉很舒服。他拢了拢铃铛的頭发,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躺下,真是惬意啊。

铃铛也不管它折腾,不妨碍她办事就行。可一会它滚了下来,溜过她的面颊,抓着她的鼻子扑腾着两条腿跌落,沾了她一脸的黑白毛。她瞪眼:“干吗?”

“我饿。”

“谁让你不吃竹子。”

风锦摸摸有点扁的肚子,问道:“我现在吃还来得及吗?”

铃铛嘴角一弯,笑得温和。

风锦不说话了。

在法力还没有恢复之前,他就让这村姑放肆一段时间。待他法力重回,嘿嘿嘿……

“嘘。”铃铛将耳朵贴在瓦片上,风锦也歪着脑袋细听。

“那女道等会定会回来,不会这么轻易死心。我会替你割断绳子,助你顺利成仙……道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我虽不过是个小仙,但心有善念……下人我会引开,你不要担心。”

听得那低低细语,铃铛嘴角已扬起嘲讽笑意。

邪祟果然在这屋内,可铃铛挪开瓦片瞧去,六个下人仍在一旁,神情无异,他们一点动静也没听见。再看宋家小姐,神色跟刚才全然不同,似在仔细听从。

屋里仍旧是什么妖气也没有,连妖物的影子也瞧不见。

那到底会是什么妖物?

铃铛拧眉细想,忽然面颊一痒,斜眼一瞧,白老熊又踩着她的鼻子往上爬。小胖腿一蹬一蹬,踹着她的脸。她忍住气,伸手一弹,将它弹上脑袋。

风锦翻滚一圈,回到松软似被褥的墨云青丝上,满意道:“还是这舒服。”

声音就在耳边,听得分外清楚。

铃铛忽然想起了什么,坐直了身。风锦忙抓住她的头发爬上顶端,敲了敲她的头:“下回提前告诉我一声,把我摔下去怎么办?”

“熊猫大人啊……”

嗓音突然温柔了起来,却听得风锦毛骨悚然。如此客气地喊他,非奸即盗!反正没好事就是了!他问:“喊我作甚?”

“发挥你实力的时候到了哟。”

风锦第一反应是逃,没命地逃就对了。可小短腿还没从她脑袋上滚下来,就被她一手抓住,又差点被勒断气。

“你去宋家小姐的耳朵里找找妖物。”

说完,她又将瓦片挪开一些,将它往床的方向丢去。

“啊——”

惨叫声虽然细小,但屋内安静,下人还是往那方向看。只见个黑乎乎的东西朝他们飞来,便以为是苍蝇,抬手一扇,把“苍蝇”啪叽拍到地上。

风锦觉得自己的肋骨断了三根。

他趴在地上喘了好一会儿的气,生怕被人发现。好在他已如苍蝇大小,又有黑白保护色,不那样显眼。安静地趴了一会,没有下人来翻看,他这才提着腿跑向床底,将村姑骂了一百遍。

他本就饿得饥肠辘辘,这会一跑,饥饿感更明显。啊——他跑不动了,偏不去捉妖,急死她。他用腿扫开地上的尘土,坐下休息。

还等着它凯旋的铃铛急得两眼有火,真想跳下去拍扁它。

风锦察觉到从屋顶刺来的灼灼目光,仰头看去,笑得十分开心。

可没笑多久,他就见那瓦片缝隙中跳下一个轻盈身影,随即一抹绿色急速朝自己飞来。他叫了一声,立刻起身往里钻。可他根本跑不快,没两步就被葫芦撞翻在地,连滚三圈。

铃铛从小葫芦上跳了下来,一把揪住它的耳朵:“让你不办事。”

“疼疼疼。”风锦瞪眼,“你就不能温柔点?你要是用美人计,我一定什么都听你的。”

“我去哪给你找头母熊来?”

“我——”风锦憋气,你才是熊,你全村都是熊!

风锦怒斥:“下次不许把我从那么高的地方丢下来。”

“你从天上掉下来都不会死,这点高度算什么。不过……”铃铛眼珠子一转,“你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风锦觉得告诉她,她一定会把自己拿去游街的,眨眼:“在天上打盹,没靠好,就滚下来了。”

“哦……”

风锦以为她察觉到了什么,直勾勾地盯着她。过了一会儿,她说:“果然是蠢蛋。”

他忍!

铃铛抬头看去,变小了就是不好,什么东西都成了庞然大物,连床都高如悬崖。她拖着它走到床下,拍拍它的脑袋:“你爪子锋利,又擅爬树,抓着蚊帐先爬上去。”

见它岿然不动,铃铛握紧拳头放在它眼前。

“……”

风锦哼声,伸出利爪,抓住蚊帐往上爬。他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动作利索无比,内心顿时更加沉痛。他竟然越来越像一头熊了,以后恢复本尊,不会还是走内八,不会还是擅爬树不会飞了吧?

收了收苦闷心情,他已爬到床沿,腿一晃跳进里面。往下看去,铃铛也快爬到了。他转了转眼珠子,摆摆蚊帐,晃得铃铛死死抓住,朝他瞪眼。

铃铛好不容易爬上来,立刻揍了它一拳。

“嗷——粗鲁的丫头。”

“哼。”

一人一熊蹲在床沿,那宋家小姐的脑袋近在眼前,而那妖物的声音,此时听得更是清楚。

“我这就出去让他们走开。”

闻声,铃铛忙往旁边被褥跑,躲了进去。风锦动作慢,已经来不及了,干脆站定不动,连眼也不眨。

一会只见那宋家千金白皙的耳朵里,冒出两根羊角,随后一张赤红夜叉脸露了出来。比手指甲上的月牙儿还要小的人从耳郭里爬出,跳下被褥,四处张望。

风锦定身不动,等那夜叉从面前经过,却无妖气,这才明白原来是耳中人。

耳中人小如蚊虫,喜居凡人耳内。凡人察觉不到其缥缈形态,又非仙非妖,连道士也难寻踪迹,因此总让人费解到底是何物造孽。

这耳中人诱使宋家千金寻死?

风锦心觉奇怪,这种邪祟素来都喜欢自己碎碎念,没听过会怂恿人去死的。

耳中人慢悠悠从风锦身边经过,还瞧了它一眼,又伸手戳了戳:“这玩偶做得真是精致。”

被戳脸的风锦想咬死它。

耳中人說完,就继续往前走,一跃跳上一个下人肩头,入了他耳中。

片刻,那人耳中突然闻声——

“莫慌,我乃是大罗神仙,你且仔细听我说。”

下人满目惊恐,当即往左右看看,却发现无人靠近说话。

“你们主子说你们办事不力,小姐要是好不了了,你们也得陪葬。趁着现在老爷出门请大夫,你们赶紧跑吧。”

下人脸色苍白,不敢挪步。倒是旁人瞧见他面色不对,问道:“怎么了?”

耳中人此时已从他耳朵出来,跳入另一人耳中,说了同样的话。

依次如此,六人都已听见这奇异声音。无一人开口先说,可各人慌张神情却落入彼此眼中。

终于一人哆嗦道:“有……有鬼?”

宋家小姐这几日疯疯癫癫的模样已让下人诸多猜疑,这会又有妖物耳语,更让六人多想。疑神疑鬼互相一吓,几人更是惊恐,大喊“有鬼”,便争相往外跑,不一会屋内屋外都没了人。

耳中人瞧着他们惊慌失措,好不得意。这下没人阻拦,可以好好放了宋家小姐。转身要去解绳,却见一把金光桃木剑朝自己刺来。它就地滚了一圈,闪避长剑追击。

风锦已经坐在床边看好戏,只恨没有瓜子。后面忽然有声,他回头看去,那宋家小姐的脸近在眼前,眼有惊恐。他摆摆熊掌:“嗨,美人。”

宋家千金只当它是妖怪,又惊又慌,耗尽力气用脑袋一顶,瞬间将它撞飞。

风锦在空中翻了足足三圈才重重摔在地上,痛得他骨头都散了。

“白老熊!抓住它!”

铃铛的声音传入耳中,风锦还没回过神,便见那耳中人一脚踩在自己肚子上跑了过去,差点吐出来。他大怒,咆哮着追去,奋力一扑,重重砸在它身上。

“啪叽”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糊在了地板上。

风锦翻下身,见这耳中人已经被他压扁了,这才满意地拍拍两掌。没想到熊猫跑起来还挺快的,就是内八影响美姿。

铃铛捏了耳中人拖到床上,将它丢到宋家小姐眼前,说道:“这就是寄居在你耳内蛊惑你的邪祟。它说的事都是骗你的,莫要再让你爹娘担心了,真有转世灵童一说的话,自然会得缘重开,而不是用这种残忍的法子让你离开你爹娘。”

她将宋家小姐嘴中布团取下,那双赤红双眼已渐散阴霾,重新明亮起来。她看着那夜叉模样的小人良久,着实不像善类,又如这女道所说,真是观音大士派来度化她的,怎么会用那种让人家破人亡的法子。

“这小人叫耳中人,喜欢藏在人的耳中说话。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它要让你寻死,但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就中计了。宋小姐不会这么傻吧?”

宋家小姐一时还不能完全相信,瞧着那已经扁了的妖物,忽然见它狰狞的面庞上赤眼凸出,满含杀气,冷得她心惊。她瞬间明白过来,这哪里是什么神仙,分明是邪祟啊。她竟轻而易举信了它,劫后余生,满怀感激:“多谢道姑。”

“谢什么,举手之劳。”铃铛说罢,从腰间拿出珠算,拨算一番,眼神精亮,“你一共要给我三十两银子,等会大概就有人过来瞧看了,你好好解释吧。我还得过一会才能恢复,就不留了,免得吓着人,改日再来收钱。”

她跳上绳索,将绳子解开。突然隐隐闻到一股煳味,往下瞧去,那耳中人竟自焚了。风锦见状,下意识就伸手去打火。却忘了自己一身皮毛,刚触及大火,那焦味溢得更开,烫得他收手。

火中的耳中人面貌更似夜叉,丑陋狰狞,身体一点一点化开。从那炽热火海中,只闻一声猖狂冷笑——“我家主人定不会放过你!”

第六章 你脑袋上有条鱼

“主人?”

铃铛跳上窗台时,还在想这两个字的含义。

“耳中人不是一向独来独往的吗,怎么会有主人?而且它的主人指使他取个姑娘家的性命做什么?”

铃铛见黑白兽分析得头头是道,好奇道:“你一头熊竟然知道这么多。”

风锦轻轻哼了一声。

铃铛也不在意,抓了它就往下跳。待跳到墙角,外头已经有人进来瞧看。铃铛听着里面宋家小姐的解释,颇觉满意,看来可以顺利收到钱了。

风锦也听出来了,面上这才露了喜色:“去吃肉,去吃肉。”

“急什么。”

“你要赖账?”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信誉吗?”

“对啊。”

铃铛嘴角一抽,瞪了它一眼:“坐好。”

“偏不。”

风锦要跑,却还是被她拽了过去,强压坐定。正要反抗,却见她又从布袋里掏出张黄符,看得他一吞口水:“你又要给我喝奇奇怪怪的东西。”

“是啊,给你喝奇奇怪怪的东西。”铃铛见它满眼的抵死不从,暗暗一笑。他拿了黄符就往它那被烧掉毛的胳膊上一拍,默念咒语。瞬间那被烧灼的毛发像枯木逢春,抽出新枝来,眨眼就恢复如常了。

风锦眨眨眼,原来是替自己疗伤,那还吓唬他干吗。

“好了,走吧。”

风锦看着她站起身,虽然个子小,但意外的还是有些可靠的。

爬上屋顶,铃铛领着它往前走。风锦也不是路痴,瞧见这回家的方向不对,问道:“去买肉吗?”

“不是。”

走了许久,铃铛估摸了下时辰,带着它落地。不消片刻,后巷“砰砰”两声响,一人一熊都恢复了真身。

铃铛从怀里找出三枚铜板塞它手上,拍拍它的肩头,说道:“等会给掌柜,跟上。”

风锦瞧着铜板,嘀咕:“这点钱能买什么。”

他跟上铃铛的脚步,出了巷子,往右边一拐。见她进了一间屋子,也跟了去。

店门大开的铺子里有个中年汉子站在柜子后,见了她便笑道:“这儿是男澡堂,姑娘家的在街尾。”

“不是我洗,是它。”

掌柜往她身后一瞧,只见是个庞然大物,难怪刚才觉得她进来时天色都阴暗了,原来是它挡住了光线。他瞧瞧她腰间挂著的葫芦,认得她的身份,知道这熊是灵物,当即恭敬起来:“请入单间。”

洗澡?浑身脏乱的风锦两只眼都亮了起来,乐呵呵地跟着掌柜进去。

“记得给掌柜钱。”

“知道了。”

铃铛等它走了,便折回宋家拿钱。见宋老爷惊魂未定,于是她在宋家小姐的闺房贴了两张符让他们都安心。宋老爷和她道了谢,给了她银子。铃铛拿着钱去买了两只烧鸭,等回到澡堂,已过了半个时辰,那只白老熊竟还没出来。她阴恻恻地对掌柜说道:“你告诉里面那只白老熊,它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进去把它揍成肉包子。”

不过半会,风锦就跑出来了,浑身还湿漉漉的。跑到她跟前它才发现身后地板拖出一条长长水渍,下意识用力甩毛。毛发上的水溅了铃铛满身,她顿时黑了脸。

风锦浑然不觉,刚泡了澡,感觉清清爽爽,舒服极了,长叹一声:“痛快。”

铃铛忍气,把手里的东西塞给它:“回家。”

风锦低头一瞧,竟是一把巨大无比的雨伞。到了外面打开,伞面是纯杏色,虽然没有水墨丹青,但好歹能将它全身都遮挡住,雨水不侵。它欢天喜地地转着伞柄,这才瞧见走在前面的铃铛衣裳发上都沾了水珠,这才知道刚才自己抖毛来着,一时心有愧疚,上前提掌要为她擦拭水珠。

铃铛察觉身后有妖气,神色一凛,反手捉住,用力劈去。

“啪嚓。”

风锦的手骨折了。

“……”

“……”

大夫行医数十年,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毛病都看过,但他还是头一回医治一头熊。琢磨了好一会,他才摸清骨头将其摆正位置,边给它夹上两片木板,边叮嘱道:“这几天不要做粗活,尽量不要用到这只手。”

风锦板着脸看向铃铛,铃铛无奈地应声,然后付了一大笔的医药费。她提了十包伤筋挫骨药回家,痛心不已:“以后不许在背后暗算我。”

“我不是暗算。”

“那你干吗?”

风锦偏不说,才不要让她察觉到自己对她的好。待他日后恢复真身,露出真容,非得迷死她不可,哼!

铃铛一只手抱着裹了烤鸭的油纸包,另一只手打伞,想着买了各种东西,钱不多了,还得留钱修房门,不然今晚又得在穿堂风里度过,想想都冷死人了。她思前想后,怎么都觉得是这只黑白胖子的错。

正慢吞吞走着的风锦觉得脖子一凉,有杀气!他猛地回头,只有那村姑在后头。想了想,它放慢脚步,跟在她身后。

“干吗跑我后面?”

“安全。”

铃铛撇撇嘴,要不是看在它刚才砸扁耳中人有功的分上,她才不给它泡澡、买伞。想到那邪祟,她放缓脚步,与它并行,说道:“依那耳中人的话听来,它有主人,假设是它的主人让它蛊惑宋家小姐的,那为什么要她的命?”

风锦本来不想说,但他已经嗅到她手里烤鸭的味道了。要是不说,按照她的小肚鸡肠,肯定不给自己:“那宋家小姐魂魄干净,是邪祟最喜欢的。拿来炼个丹、补个元气是上等药物。”

铃铛抬头看看它,觉得这家伙果然不是一只简单的熊:“但耳中人没有能力杀人,什么样的主人会收耳中人做喽啰使唤?这也太费神了吧。”

她奇怪的正是风锦所奇怪的,不过只有这么一个孤零零的线索,哪里猜得出来。除非他恢复法力,或许能循着蛛丝马迹找到幕后指使人。

下期预告:回到八字村的铃铛发现,村里所有人,就连路边的狗头顶上都有一个鱼缸,里面有一条游动的小鱼,可是,她跟白老熊却什么都没有;铃铛一不小心被卷入了巨浪之中,白老熊伸手去救她,却意外发现,自己恢复了真身?

赞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