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都能怪琴子!

王小明

一些读者朋友应该知道,花粉来信以前是琴子的主场,虽然琴子老师现已投身教育事业,和坐在公司办公室里的我们大多数时候只能通过“网络情缘一线牵”。且我和琴子老师也没有正式见过面,但她的大名一直回响在我耳边。

忙着打游戏写不出“少女咖啡馆”的夏沅:都怪琴子!觉得点的菜不好吃的张美丽:都怪琴子!催不到大家的互动和稿子的叉妹:都怪琴子!某天要给老板交对编辑工作的建议和意见时,大家写得有些大胆,不敢署名,最后不知是谁拍桌而起:不用怕,我们就统一署名——琴子!

(远在大山的琴子:?!)

读者问卷孙海洋:啊啊啊——啊啊啊——朵爷,我超爱你的!请问你的电视机回来没?

小明:首先我要告诉你,放心,你的表白我已经转交给朵爷了。那为什么是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呢?因为朵爷!迟迟!不肯交互动!没用的我只能含泪回答你,至少我们上次去朵爷家聚会时……电视柜上还是空空如也!(戏精上身:对不起各位朵蜜,催不动朵爷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是我没用!)

读者问卷张颖:如果要你们排个序的话,你们觉得编辑部里谁会最先脱单,谁会孤独终老?

夏沅:最先脱单的应该是张美丽吧,毕竟她为了谈恋爱每天都在兢兢业业地打游戏!至于孤独终老的那个,一定是叉妹!毕竟她有房子,不需要嫁人!

读者问卷刘昕:我想知道编辑部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

叉叉:我刚刚巡视了一下四周,朵爷在逃避我的催促,夏沅在桌子下面踹我,小明和张美丽一如既往沉着冷静……地不知道在干什么。而我,为了回答你的问题,被小明评价为狐獴。我有点生气,心系读者有什么错?!

读者问卷张静:对张美丽特别好奇……

张美丽:张美丽!万家丽路著名单身行为艺术家!浪漫主义理想派少女!

夏沅:张美丽有什么好奇的呀,哈哈哈——她的人生简单到只有三件事:吃饭、睡觉和……迟到!

小明:番外篇——夏沅人生三件事:吃饭、睡觉、“骚扰”房产商!(到底是多想买那套买不了的房子?!)

读者问卷欣悦:叉叉,你真的是个壮汉吗?

叉叉:你们是不是没见过南方的汉子?我们可会长了,要壮不壮,要高也……

读者问卷何宜芳:大美丽编编,你的长沙口音好可爱!!夏皇后,你和大美丽编编出门旅游有没有打起来呀?

张美丽(超凶):打了呀,我还打赢了!她只是把我的手脚抠破了皮,我可是把她的腿打肿得她一个星期下不得地!(要我们承认是在泥地里摔的我宁愿承认是我们打架打的!)

读者问卷李婉:压力很大,怎么办?

小明:要看是什么方面的压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呀。如果只是暂时舒缓一下,找信任的朋友聊聊天,做适当的运动,然后好好睡一觉。或者推荐我们组大家最爱挂在嘴上的一个提议:好累,去按摩吧!

读者问卷樊依:编辑部谁最贤惠?

张美丽:反正不是我们几个,不然我们早就嫁出去了!愁什么男朋友!

新浪微博谭薇草子nu:夏沅催起专栏来是有多凶?

叉叉:我不敢回答。

新浪微博十颜的粉丝:想知道本组的叉妹和隔壁组的十颜到底是什么关系?

夏沅:“炒作CP”啊哈哈哈——因为他们俩之前在年会上扮演一组CP,后来公司所有人都希望他们假戏真做……然而他们没有!(叉妹:我的CP明明是你!)

本期的花粉来信就到这里了!希望可爱的朋友们積极填写每期《花火》B版杂志的线上读者调查表,并关注新浪微博@我们阅读 ,给编辑们私信或留言,下一期杂志里出现的可能就是你!

赞 (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