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多情:深情亦是多情

叉叉

和朵爷敲定出版名《是我多情》的时候,我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是的,这就是一个衬得起故事的名字。

和之前甜到脸红的《姜心比心》不同,这一回云拿月交给我的是一个被大家控诉说虐到不行的稿子。我在看之前先浏览了一遍读者的留言,基本就是哀鸿遍野,哭成一片。

看完稿子是在出差回程时,我和朵爷坐在从北京回长沙的高铁上,她一脸嫌弃地看我拿着纸巾,不停地和她控诉故事里的男配有多么丧心病狂。

“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还没看完我就忍不住给云拿月发消息,我想我终于明白那些在评论区散开头发打滚的读者的感受了。

故事的最开始讲了一件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也是女主程隐心里永远的伤疤。

她与男主沈晏清交好,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暗生情愫,只是程隐作为养女被其他人所排斥,尴尬的身份也让两人都无法面对真实的自己。某天,程隐和女配同时掉入游泳池,沈晏清跳下水,却救起了别人。

其他人救不救她,她大抵是不在意的。只是也暗自动了情的男子,却在明知自己不会游泳的情况下毅然救了别人……不要和程隐说“报恩”,也无须再解释旁的,无非就是她不被需要罢了。

沈晏清,这都是你欠我的。我要你一生都欠我。

于是程隐从此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当然,也包括沈晏清的。这些年的日日夜夜,两个人都过得很辛苦,要找的人找不到,要爱的人爱不了。

多年后,当程隐再次回来,心上人就在眼前,却害怕他变了模样。彼此试探,彼此靠近,又想要逃离。程隐的心里有一片汪洋,海水浩浩汤汤,却不知恋人身处何方。

那个当初清冷从容的沈晏清呢?他是否多年来毫无愧疚,见到她也如旁人一样如常?

不,不是的。

“唯独那些时不时梦醒的夜晚,和呼吸起伏经过都带着的闷重感,在潜意识里提醒他、告诉他——你放不开,你耿耿于怀。”

他们那时都很年轻,还没有学会怎样去爱。他做过错的选择,在她离开的那些夜晚,他每日都在为此悔恨。如果,如果能够再遇见。

“她眼里盈盈一层,像后边喷泉中喷洒不停的粼粼水柱,也似天上层云背后晦涩的暗淡星光。”

“既只欠她,便只还她。她喜乐、平安,后半辈子心上少背一道枷锁,能轻松多一分,哪怕只是一分,再如何他也甘愿了。”

——《是我多情》

云拿月在故事里写尽艰辛与磨难:“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这世上其实没有什么公平,程隐很小就知道。可无论是住高楼光芒万丈的人,还是在深沟里满身铜臭的人,苦痛煎熬都是一样的”;写恋人间动荡汹涌的浪漫:“屋外是茫茫一片白,冰雪呼啸刺骨;屋内是缱绻热意,满室回荡”;写他们逐步踏入平安喜乐的生活的那段独独让我感动:“人一辈子太短,寥寥几十载,磨难和苦痛他们已经经受得足够多。而今年岁正好,景改不改无所谓,只愿彼此常在。”

深情亦是多情,反之亦然。正如程隐的内心独白那样:“人生是一条路,背后阴影漫漫,只能认准方向,一直往前。”她將阴影抛在身后,坚定地一路向前,所以,终于迎来了尽头的光亮——迎来了沈晏清一直向她伸着的、等待她牵的手。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