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多晴朗

林桑榆

他也曾在日记里发过誓,要永远陪在这个叫“盯盯”的姑娘身旁。

与她承雨,共她风霜。

PART-1

1998年的江城,想要从东区去到西区,只有两条道。

一条是新翻修的柏油马路,另一条,则是几十年还历久弥坚的江桥。

江桥又窄又长,专供行人来往。桥的左右空荡荡,下方东水滚滚。在这滚滚东水之上,乔绿雪遭遇了陆晴朗。

那日和往常无数个白天没太大分别。非要细说,便是九岁少女的口中缺了一颗牙。

因为从小爱吃零食的缘故,导致乔绿雪换牙期间牙被虫蛀,迫不得已被母亲押着,去到诊所拔掉那颗已然变形的上牙。出了诊所门,刚回到家没多久,乔绿雪馋瘾犯了,偷偷摸摸从小猪存钱罐里抠出一毛的硬币,到桥头老爷爷那里买了一朵棉花糖。

棉花糖本是两毛钱,但她是这里的“常客”,机灵又嘴甜,对方恨不得带回家当孙女对待,通常少几分也极愿意卖给她。

打从乔绿雪记事起,便从以卖菜为生的母亲那里明白一个道理:要想别人心甘情愿让你占便宜,嘴上功夫必须过硬。

所以她是班级里最活泛的姑娘。无论是六一表演、小红花比赛……她都是领头羊。导致老师喜欢、同学羡慕、家人自豪……不过,这自来熟的个性也给她带来过一些烦恼。

最令乔绿雪印象深刻的烦恼,就是陆晴朗。

她对当天的场景还有印象。

盛夏,江城前夜刚下过一场暴雨。

被暴雨洗涤过的城市连街面都有青草香,翻涌起来的江水却比往日更浑浊。

同样十岁出头的陆晴朗,伶仃地坐在桥中央,两条细长小腿越过桥栏,悬在半空,只剩身子被石头墙悉数挡住。

乔绿雪舔着棉花糖经过,被那道莫名孤单的背影击中,鬼使神差地停下脚步。

“喂。”她脆生生地叫。

小男孩回头,露出清秀异常的稚嫩面庞。少女眼光一颤,花痴属性畢露。

见来者是陌生人,少年重归发呆状态,被美色诱惑的乔绿雪却蹲下身,径直将大半棉花糖递过去:“喂,你是不是不开心啊?吃点糖就开心了。”

对方犹疑半晌,好不容易有抬起胳膊接受好意的迹象,乔绿雪突然饿虎扑食地冲着棉花糖咬了一大口,尔后才恋恋不舍地塞给他。

“嗯,我吃够了,剩下的真送给你。”

敢情前面是假的?顷刻,男孩的表情更加心塞。

好人好事做完,乔绿雪起身王家的方向走,直到背后传来弱弱的一声。

“喂。”这次,开口的是他。

少女回首,下巴毛茸茸、圆润润的。“啊?”好半晌才等来细细弱弱的问询。

“如果……如果你生了很严重的病,怎么办?”

后来乔绿雪才知,这个外表看上去被上帝优待的小少年,罹患了罕见的海马体疾病,简称记忆障碍。

记忆障碍分许多种,陆晴朗的症状属于其中的逆行性遗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过去的人和事全部遗忘,然后再形成新的记忆,周而复始。

陆晴朗似乎特别自卑,话一说完,秀色可餐的小脸几近埋至膝头。

不知过了多久,男孩头顶传来一阵钝痛。他捂着脑袋,抬眼看向始作俑者,却感觉少女恶作剧得逞的笑容很晃眼。

“是不是很痛?没关系啊,反正过不了多久你就忘记了嘛。”

所以美好的记忆被遗漏没关系,因为痛苦的记忆同样也会被抹去,不用过度伤心。

“而且,你还活二、三、四、五、六十年……科技发达,总有一天会治好的。”

她还处于不太会讲道理的年纪,只能掰着手指头数日子,身体力行地想帮他解开心结。

显然,乔绿雪的举动有成效。因为男孩的额头忽然像天上的云,慢慢舒展,融入黄昏的晚霞中,最后竟弯起眼眉冲她笑了笑。以至于多年以后,乔绿雪的QQ签名还保持着同一句话——

桥上的江风吹啊吹,面前的谁若故人归。

PART-2

同年底,乔绿雪转学去了江城一小。

乔家所处的老城区面临拆迁,分配的拆迁房位于江城一小的收生范围内。应该说,周边有好几所小学,其中有一所离家更近一些,乔绿雪却执拗地选择了这里。

作为插班生,她的自我介绍毫不怯场,完了还指向角落的空位主动问:“老师,我可以坐那位同学旁边吗?”

“那位同学”闻声遥望过来,看向她的眼光,只余陌生的打量。

如果陆晴朗没生病,当时的他应该会如此描述这场重逢——

天清气爽,鸟语花香,那个笑起来像新月初升的女孩,又来到了我的身旁。

但乔绿雪的出现并非偶然。

江桥告别后,颇有礼貌的陆小少年才反应过来,还没向“恩人”自报家门并留下姓名。他当即从随身的书包里掏出一张练习纸,写上自己的姓名和就读小学,绑在了桥头有铁丝网的位置,期待少女路过时能看到。

“如果她没看见,麻烦您提醒她,谢谢爷爷。”

卖棉花糖的老人不住地点头:“放心放心,那小丫头天天都会来买糖。”

至此,才有了乔绿雪的自作主张。

起初乔绿雪觉得自己追到一小,是因为小小年纪的陆晴朗长得漂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后来她发现自己会追来,大概是因为陆晴朗好欺负。

每隔三四个月,少年就会自动清空脑袋里的内存,开启新记忆。而她之前找他借过的铅笔、橡皮擦、修正液等等,都可以不用再归还,为此乔绿雪好不得意。

但她也没怎么叫陆晴朗吃亏。

陆晴朗的成绩时好时坏,新来的老师不知情由,安排他成为乔绿雪的帮助对象。于是少年的作文是乔绿雪手把手教,算数也挨个耐心重复,甚至还大公无私地分享了自己算术比赛得来的糖果。

渐渐地,陆晴朗愿意和乔绿雪多说几句,甚至融入班级里其他小男生的团体,在体育课上和他们一起踢足球。

陆晴朗肢体天赋很强,是棵当运动员或者跳舞的好苗子。乔绿雪的优势除了成绩以外,则只擅长东拉西扯。

某天,她编了个劣质的脑筋急转弯。

“淋过大雨之后的路上有什么?”

“泥灰?”

“你是不是傻,有晴朗啊!陆、晴、朗!”

少年为她的脑回路所震惊,无语凝噎好一会儿,忽然问少女:“那桥上的雪是什么颜色?”

知道他想用相同的方式反击,乔绿雪反应杠杠的,撑着下巴得意地笑着说:“绿色!因为乔绿雪!”

陆晴朗抿着嘴角,罕见地目露一丝狡黠:“你是不是瞎?白痴都知道,雪是白色的。”

“……”

这一波,她服。

尽管两人的相处越来越自然,可班里其他小男生按捺不住了。

乔绿雪转学过来没多久,被班主任钦点为纪律组长,专记上课开小差的同学的名字,因此惹来“课桌”之祸。

为了报复,男生们午休时提早到校,大家商量着要将乔绿雪的课桌搬去别的地方藏起来,不料被陆晴朗撞见,双方起了冲突。

陆晴朗不是传说中战无不胜的至尊宝,一个人难敌三个人的力量,于是整张清秀的小脸被揍得青了好大一块,却死死地趴在课桌上,就是不让他们移动分毫,顽劣的男生们只好作罢。

事后,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他还刻意用圆规将乔绿雪的课桌和板凳上都刻了她的名字。

“以防他们扔掉了,你还可以再找回来。”

他说这话时,乔绿雪手里正握着大白兔奶糖。

大白兔只有一颗,吃货少女进行了很大的思想斗争,才将仅有的糖果递过去。这一次,她没像递棉花糖那般犹豫,反倒斩钉截铁,似乎今后的生命中将有什么东西比吃的更重要。

她说:“陆晴朗,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借了你的东西不还。”

以及陆晴朗,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到你头上。

但这句近乎矫情的话,她埋在喉中,匿在舌间,始终没出口,只当是对自己的诺言。

PART-3

小学六年级,乔绿雪除了“吃货少女”这个外号以外,又有了新的昵称,叫“乔盯盯”。

但凡陆晴朗出现的方圆十米内,总有乔绿雪的身影和追随的目光。

“生怕一个不小心,陆晴朗能被谁拐走似的。”

大家如是说,然后赐她新的称号。

久而久之,陆晴朗也不再叫她的名字,开始随大流地唤她“盯盯”,气得乔绿雪几日没同他说话。

怪异的是,每当陆晴朗的病情周期一到,一而再再而三地与她变得陌生,却总能记起“盯盯”这个名字。只要别人一叫,他对乔绿雪的熟悉感便会重归。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毕业考试,陆晴朗的成绩发挥总不稳定,陆家父母干脆将他送进私立中学,并聘请专人照顾。

私立中学的教学质量好,但费用高,乔家的家境赶不上。所幸乔绿雪争气,在学校的单招考试中拿到第一名,赢得了全额奖学金,这才又得来与陆晴朗成为同伴的机会,成天没大没小的。

学校是初中直升高中制,高二伊始,恰逢陆晴朗的十七岁生日。

为了给他准备像样的礼物,乔绿雪参加了学校宣传片女主角的竞选,据说有好几百块的片酬。要求就一个——形象气质佳,乔绿雪仗着吃不胖的身材和天生丽质的脸蛋成功夺魁。

最终,她用这笔奖金买了一张夜礼服假面的正版面具,送给了陆晴朗。

那时的陆晴朗模子已成型,凭着一张男神脸掳获万千少女的注意力。而夜礼服假面,就是乔绿雪对陆晴朗的真实感觉。他在外人面前高冷,与自己相处时偶尔又耍赖。可真当你需要帮助时,他又总能在适当的时候从天而降。

最关键的是,她总是张牙舞爪地说自己是美少女。

美少女和夜礼服假面天生一对,也不知陆晴朗明不明白。反正陆晴朗收到礼物的第一反应是:“还行,一定能值五块吧?”

她、可、是、买、的、正、版!

高中的前半段生涯,乔绿雪就是在陆晴朗的不断遗忘和不断吐槽中度过的。

高二末,学校拍出来的对外宣传牌被某档综艺导演看见,亲自打电话过来问她要不要去参选他们在本地举行的新星大赛。

几乎每个少女都有明星梦,渴望在荧幕前闪闪发光。面对从天而降的机会,乔绿雪有些心动,却害怕会怯场,拉了陆晴朗去作陪。孰料她在艺术上没什么天赋,反倒是陆晴朗出众的气质被导演看上,加之他又会跳一点舞蹈且肢体协调,对方希望能签下他。

陆晴朗表示兴致缺缺,乔绿雪却跟自己被选上似的,怂恿他同意。

“要是以后你火了,作为你多年的同桌兼好友的我该多拉风啊!”

也不知是被乔绿雪崇拜的表情感染,还是其他原因。面对乔绿雪的推波助澜,他竟真的同意了导演的建议,成为经纪公司里最年轻的练习生。

可任何光环的背后,都承载着各种各样的努力与牺牲。

陆晴朗的天赋不足以支撑他在此起彼伏的娱乐圈一战成名。于是公司出资,送他和其余几人去韩国进行专业训练。然而这样一来,他与乔绿雪的世界从此将无法再平行。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乔绿雪没了最初的开心。但当陆晴朗真的要放弃,她又竭力阻止。

因为,一个明星朋友对她而言并不重要。

她真正担忧的是,以陆晴朗时好时坏的状况,不一定能考出多好的分数、上多好的大学,届时肯定避免不了受打击。而现在这条路,或许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人生。

要是他能站在舞台前,被全世界喜欢。那么,他的生活应该也能像他的名字一样,多些晴朗吧?

她默默地想。

陆晴朗最终启程去了韩国,有陆家人和保姆随行。乔绿雪请了假,偷偷去送他。

她躲在远處的壁柱后面,以为对方没发觉,却在离开机场时被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叫住,并塞给她一张字条,上面是韩国练习公司的座机号码。

“那个男孩要我转告你,记得每周给他打电话。”

闻言,素来外向的姑娘不自觉地撇了撇嘴,眼眶微微发酸。可她很迅速地转过头去不想让任何人发现,因为哭得难看的话,她怕自己再也不能当美少女,再也等不到假面了。

PART-4

然而时过境迁,乔绿雪忽略了某个现实——

陆晴朗的记忆无法同常人一样历久弥坚。

烽火狼烟的高三来临,乔绿雪所有的通信工具被母亲没收,寄宿制学校又要到周末才能外出,陆晴朗还并不是每次都恰好在练习室,经常会外出参加公开活动。

当数月过去,她不出意外地得到了陌生的一句“你好”。

其他成员急不可耐地叫陆晴朗:“是骚扰粉吧?别管她,快过来教我一下这动作串联……”

于是乔绿雪话还没说完,听筒那边只剩下一串忙音。

夕阳下的她强自镇定地深呼吸一口,却发现空气带着莫名的浊意,让她吞吐都难受。

没两年,陆晴朗已经在娱乐圈崭露头角。

他接触的形形色色的人,看的沿途的风光,已经不是乔绿雪的认知所能想象的了。但发红发紫的背后,伴随的流言蜚语自不会少。

等陆家殷实的背景被挖出,开始有人出来爆料,说是陆晴朗因为关系硬,所以心高气傲,路上遇见同公司的师兄师弟就跟对待陌生人无异。

一时间,黑陆晴朗的消息在社交端目不暇接,可只有乔绿雪心里清楚,他之所以会这样,不过是上帝曾开下一个不怀好意的玩笑。

眼见陆晴朗被跟风攻击,自己却无能为力,乔绿雪暗自下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考电影学院。

只有去到他在的世界,待在他身旁,陪着他承受,才算没有辜负当初对自己的誓言吧?

毕竟,说好了不允许任何人再欺负到他头上。

毕竟,她可是“乔盯盯”啊。

乔绿雪性格坚韧,一旦认定什么,百头牛也拉不回。

她不擅常歌唱跳舞,便自己COPY了碟,利用闲暇时间在家里和学校的音乐教室练习。好在她出众的外形和过高的文化成绩,为她博得了进入电影学院的名额。

可无论乔绿雪多拼命,距离已经大飞跃的陆晴朗实在太远。

2011年,乔绿雪上大二,发生了两件事——

一件是陆晴朗终于被媒体爆出患有间歇遗忘症。陆家人接受媒体采访时道,将陪同陆晴朗去美国接受最新的治疗,治愈概率达百分之九十。

另一件是,陆晴朗手术成功,正应了乔绿雪当初的话:“人生那么长,科技在发达,总有一天会治好。”与此同时,真人秀节目迅速火起来,陆晴朗一归国便强势受邀参加了某档运动益智的综艺,就此吸粉无数,成为国民男神。

更重要的是,综艺第二季开辟了个新栏目,将邀请两名素人嘉宾参与。栏目编剧与乔绿雪的导师私交颇好,导师主动推荐了乔绿雪,编剧见她外形过关,答应让她试试。

直到真正进入节目录制现场,乔绿雪还恍若做梦。

作为新人,她比其他明星嘉宾来得更早,本想好好准备一下该怎样与陆晴朗说上第一句话,孰料却在偌大的影视城内迷了路,只能根据摄影棚的样式挨个进去找。

待掀开第五个影棚帘,抱歉说了无数次后,女孩眼中的聚光灯统统亮了。

PART-5

乔绿雪没料到这么快就能见到陆晴朗。

本想以新人的身份重新走近他,在他的记忆里以美好的姿态停留,但过往再傻兮兮她到底也舍不得,遂尝试性地自报家门:“陆前辈您好,我是参与录制的新人……乔,绿雪。”

她刻意加重名字的音,希望能在男孩眼中看见波澜起伏,然而他只微微点了点头,瞳孔一片古水无波。而她眼底的聚光灯,也骤然熄灭。

这里应该是休息棚,陆晴朗正躺在沙发上看老电影《廊桥遗梦》,顺便等嘉宾到齐。

出于礼貌,他没出声赶人,任乔绿雪远远地坐在另一张小沙发上与自己呼吸交织。

故事的女主人公将一张字条钉在桥头,成为与男主人公再见的绳索。为了这个情节,在陆晴朗离开的日子里,乔绿雪曾将它重温百八十遍。因为记忆中的小男生也曾在桥上用留字条的方式,告知了他的来历去向。

“不知陆前辈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呢?”

黑黢黢的摄制棚内,女生脱口而出。

陆晴朗狐疑地一挑眉,目光落过来,隔着十余年空白的记忆之河,努力搜索,最终说:“我们是不是见过?”

乔绿雪眸底的火星乍起,从沙发上跳起来,莽撞地凑过去:“你记得我?!”

陆晴朗下意识地后退,与她保持恰当的距离,眉间隐隐带着尴尬与不耐:“从前的人和事我没什么印象,但总觉得你名字熟悉,应该有过几面之缘。”

哪里是几面,分明几百面、几千面。

但她没机会说更多,因为副导演来通知了——嘉宾已到齐,节目开始录制。

为了博眼球,录制的第一期就用上大杀器——泳池湿身。

游戏设置分为两队,PK吹气球,输的那位要接受弹射椅的惩罚,从半空跌落到泳池,偏偏乔绿雪抽的签恰恰对阵陆晴朗。

陆晴朗的肺活量不错,可乔绿雪从小参加各类演讲比赛,还经常在菜市场帮母亲吆喝,也练就了透亮的一把嗓子与惊人的气量。

眼见陆晴朗出现劣势,气球即将爆炸,乔绿雪忽然抬头说了一句什么。趁她说话的时刻,陆晴朗反败为胜。乔绿色还没来得及准备,弹射椅已发动,她的惊声尖叫几乎要掀翻场馆。

正值隆冬,水的温度不容小觑。可为了配合某位大牌的行程,时间紧任务重,乔绿雪连换衣裳的时间都没有,只勉强用毛巾擦了几下。等录制到一半时,她整个人已昏昏沉沉,却没谁来问询一句。

在这个圈子里,你不红,人情就如凉茶,没地方可抱怨。摄制组有一个与乔绿雪年纪差不多的幕后人员心下不忍,为她买了感冒药和粥。

熟悉乔綠雪的都知道,她很少生病,一旦生病就有点小孩子气,并且坚持不吃药,只吃泡椒味的泡面,因为这股子酸辣劲能唤醒她所有的知觉。

见她捧着一碗方便面就满足地大快朵颐,工作人员默默觉得有些可爱,就想去帮她拿水。熟知一回头,有人已经越过自己,将一瓶纯净水稳稳地放在了乔绿雪的桌上。

陆晴朗趁着微弯腰的契机,近距离扫了乔绿雪一眼,正窥见她灵动的表情。

泡面有那么香?

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脑子里霎时冒出四个字,像是有谁在声声叫着“吃货少女”。

其实陆晴朗明白,比赛是乔绿雪故意输的。

根据呢?没有。

但他就是能感觉得到,乔绿雪在对阵自己时的小心翼翼和喜不自禁,以及她见自己快要输了比赛被扔进泳池,就下意识地想维护。

兴许乔绿雪私底下是自己的小粉丝一枚,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但陆晴朗突然不想追究了。他只想保持刚刚好的距离,趁她没发现自己时,看着她静静地吃完一碗面。

那碗面中,似乎有熟悉的记忆配方。

PART-6

在外人眼中,陆晴朗就是注孤生的角色。长得过于好看,距离又过远,仿佛谁都无法得他多看一眼。

可自泳池事件后,他同乔绿雪之间的互动多了起来。

当天,陆晴朗面带温柔地看乔绿雪吃面的场景被那女幕后人员忍不住心痒拍下照片,不料却被有心人复制过去,爆料给了八卦周刊,一时间,关于两人的绯闻甚嚣尘上。

为了收视率,节目组也开始借机炒作,竭尽所能地增加两人接触的机会,偏偏他们合作得还挺默契。

到了后面几期,陆晴朗在荧幕上的形象陡然变了。

队伍输,他会无意间向乔绿雪撒个娇;队伍赢,他会比出两人专属的胜利手势。

真正让娱乐圈爆炸的,是在某个游戏环节,他竟主动将乔绿雪抱起来,彻底激怒了陆晴朗的粉丝“晴天”们。

为免事态扩大给陆晴朗造成影响,乔绿雪主动和导演组商量,能不能不炒CP。却被告知陆晴朗的经纪公司早就插手,要他们停止炒作,并将剧本也改了。

“后面分组,是陆晴朗自己申请的。”

这就意味着他的所有行为,都属于自发。

话落,乔绿雪像挖掘到旷世宝藏,兴奋了好几日,连网上的恶意攻击也不甚在意了。

不过,也有网友比较看好这一对。

原因是陆晴朗只有和乔绿雪在一起,才会露出那么一点血性,有着二次元般的可爱。

例如在节目中,大家互相询问元旦将近,应该去哪里度假等等,陆晴朗随口问乔绿雪:“你有什么好建议?”

“建议?别去。”

男生失笑,看向女孩,嘴上毒,目光却宠溺。

“怕什么,人多你负责挤啊。”

他暗指她在游戏环节中力大无穷。

因着这一幕,也有不少人吆喝两人在一起,完成王子与灰姑娘的佳话,乔绿雪自然也能感受到陆晴朗态度的慢慢转变。

她不是个傻姑娘,知道什么时候该进取,也不怕外界的蜚语流言。于是在节目录制完成的当天,她主动约了陆晴朗单独吃饭。

乔绿雪本不胖,但她为了展示自己淑女的一面,选择了荷叶一字肩包臀连身裙。连身裙的码子特别小,她刚好可以塞进去,却被陆晴朗嘲笑:“别再继续吃了,很容易被杀的。”

“被杀?”

而后她才反应过来,陆晴朗在暗喻自己是猪。

乔姑娘正要本性毕露掀桌子,手机突然不停地提示微博新留言,陆晴朗正牌女友现身的消息沸反盈天——

姐姐,难道你和晴朗哥哥真的不是情侣吗?好伤心!

天哪,觉得唯一的童话幻灭了。

还记得晴朗哥哥的那张夜礼服假面吗?那原本就是一對的,另一张月野兔面具就在这女孩手里,实锤女朋友无异啦。

为了接近我们晴朗故意输掉比赛也没用,正室始终是正室,心机婊总有人收!

……

诸如此类。

那女孩的ID刚注册没多久,还是实名,大家迅速人肉出她的身份。她也来自富裕家庭,据说和陆晴朗是同一个大院长大的,叫什么盈盈。

其实乔绿雪对她有印象,因为小学也和她同班。通常陆家司机来接人,也会顺便接走盈盈。而盈盈家来了人,也会招呼一声陆晴朗,的确是青梅竹马无异。

但乔绿雪没想到,自己曾送给陆晴朗一张夜礼服面具。而盈盈微博上晒出的,是一张美少女的精致面具,仿佛变相地宣布她和陆晴朗关系匪浅。

突然,那些准备好的粉红的台词,就跟泡沫似的,被恶毒的流言逐个戳破。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乔绿雪的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看向对面的人,表情慎之又慎。

“陆晴朗。”

“嗯?”

“她是不是……你女朋友?”

手机屏幕亮着,露出盈盈的ID头像。

对面的人愣了半个世纪,尔后像下定决心:“不是。”

女孩这才放松地咧嘴:“那我……”

“是未婚妻。”

“咚!”一刀斩断。

餐厅迷离的灯光骤时变得滚烫,令乔绿雪想就地融化。

一同融化的,还有她刚握在手里的一张字条。

PART-7

乔绿雪转校了。

她本身的兴趣是金融,从小受母亲耳濡目染,对金钱和数字特别敏感。当初她是为了接近陆晴朗,才选择了这条不擅长且遥遥无期的路,却不知自己早该退场。

那个要永远陪在身边保护他的承诺,不过是儿时玩乐堆砌的一座泥土城堡。不用风雨欲来,只需等时间过去,就足够脆化。

他注定是浩瀚星空,而她,注定只是掠过星空的一阵风。风过了无痕。

国内转校兼转专业不易,她只能比高三还废寝忘食,自考过英国某商科的单招考试并拔得头筹,再度成为全年奖学金的获得者,抱着逃离的心态远渡重洋。

国外本科三年制,等她毕业,陆晴朗已是站在娱乐圈食物链顶端的人。

并且,他对外宣布了订婚的消息。

多年过去,乔绿雪沉静了许多,偶尔看见他的消息却还是会发呆,嗓子眼堵得厉害。好在还有人能在她发呆的时候出现,果断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个叫苏河的男子,是乔绿雪实习的华人公司的总经理。他对她一见钟情,攻势猛烈,却久攻不下。直到陆晴朗宣布订婚的这天,乔绿雪才像了结了多年的执念一般松了口。

两人的婚礼在英国举行,乔绿雪一家也统统移民了。

按理说,一个只在娱乐圈出过点小风头的女孩早该被遗忘。可陆晴朗的身份今非昔比,便有钻小道的八卦记者旧事重提,拿来博版面——陆晴朗过往绯闻女友即将于伦敦大婚,晴雪CP终成笑话。

消息一出,陆晴朗鬼使神差地买了临近婚礼日期的机票,去往英国。

婚礼排场不大,却很温馨,到场的只有亲人和密友。

有人起哄问及苏河与乔绿雪的恋爱经过。

他大方地坦白:“有一天在公司楼下,遇见推车卖棉花糖的华人,她想买一根,却忘了带现金,我自然要体现绅士风度了。后来她接过棉花糖,忽然扬起嘴角对我笑,眼中却泛着泪说:曾经有人欠我一根棉花糖,一直没还,现在终于轮到别人给我买棉花糖了。”

“从那一刻起,我忽然很想给她买一辈子棉花糖。”

下方亲友笑成一团说甜得掉牙,唯独角落里宽外套和墨镜加身的陆晴朗,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撕开一样,猛灌冷风。

恰逢此时,手机震动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借此机会往外走,避开这阵难以言喻的心痛:“喂,丁丁。”

清凉的女声在那头问:“你去哪儿了?”

他目光一沉,难得说了谎:“国外,公事。”

等电话挂断,礼成的钟声已敲响。

陆晴朗回望庄严肃穆的教堂,霎时觉得天地茫茫,不知该何去何从。

或许吧,他对乔绿雪动过心。

因为什么,一碗泡面吗?

他不知,可就是不自觉地,冥冥中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着。

在餐厅那晚,他能感觉到乔绿雪想说什么,可最后关头,他退缩了。

因为这个叫丁丁,全名丁盈盈的女孩,曾锲而不舍地陪他走过最难熬的生病时光。

因为他儿时的日记里写——

“盯盯”可以放弃当班长的吧,如果给她吃糖。不知道我和糖相比,哪个更重要?

不想忘记这个老是盯着我的女孩,所以要写下来。

“盯盯”又犯傻了,她将……

而手术痊愈后,家人告诉他,这个他日记里的“盯盯”,就是青梅竹馬的丁盈盈。

虽然很多时刻看见乔绿雪,陆晴朗都有种错过了什么的感觉,但他无法背叛自己的初心。因他也曾在日记里发过誓,要永远陪在这个叫“盯盯”的姑娘身旁。

与她承雨,共她风霜。

PART-END

从教堂出来,陆晴朗漫无目的地走在伦敦的街道上。

不一会儿,头顶飘来一朵乌云,大雨说下就下。为了躲避突如其来的阵雨,他无意中闯进一家博物馆躲避。博物馆的主题是分手,专门储藏恋人分手后的信物,名为“心碎”。

陆晴朗闲逛一圈,被两张泛黄的字条吸引。

他凑过去看,接着年轻男子定睛,愣怔,直至彻底失声。

其中的一张字条年月应该很久了,上面还有小书钉的痕迹,当事人笔迹稚嫩地在上方写:小恩人你好,我叫陆晴朗。我在江城一小读四年级,希望有一天能和你再见面。

而另一张字条,显然是对方回的,笔迹已然成熟清晰——

你好,夜礼服陆假面,可惜我没能成为你的美少女。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所以你欠我的那根棉花糖就算了吧。抱歉,那么努力的我,还是弄丢了你。

倏的一下,那些有谁在身边的影片瞬间被摔到眼前。

馆外的雨渐渐停了,有谁清秀的笑语响彻耳边。

“淋过一场大雨之后的路上有什么?”

“泥灰?”

“你是不是傻?有晴朗啊,陆、晴、朗!”

原来,她也错了。

淋过一场大雨之后的余生路上,没有晴朗。

编辑/夏沅

赞 (6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