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下的风,如你呢喃

二佳

作者有话说:你的生命里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和他在一起之后,你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过的人只有他。你陪他做很多疯狂的事情,他在你心中光芒万丈。认识他以前,你的心一直在流浪;认识他以后,你终于明白心如何归属。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这样一个人。

但一想到从此以后陪在他身边的人再也不是我,一股莫大的悲哀就迅速侵入我的四肢百骸。

【一】

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就是跟着陈嘉靖选了临床医学这个专业。

对于从小就品学兼优的我来说,解剖学简直是我人生中的滑铁卢!每次面对解剖台上的各种小动物,我都会表现得比它们更像濒临死亡。

正如此时,望着解剖台上惴惴不安的小白鼠,我像得了帕金森病一样,握着手术刀的右手一个劲儿地抖。

或许我的优柔寡断对于小白鼠来说并不代表仁慈,反而是更残酷的折磨,因此在我下刀的时候,小白鼠在我的左手食指上咬了一口。

我一声尖叫,顿时引来了实验室里所有人的注目。

一旁的陈嘉靖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我身边,他先是拿出纸巾擦掉我指腹上的血豆,随即做了一件我并不是很能理解的事情。

他学着从前武侠剧里的主角,薄唇凑到我的伤口上,轻轻地吸了吸。

不一会儿,他放开我的手,却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吐出含有剧毒的黑血。

他只是搞怪地牵动嘴角,对我说:“好了,现在你的毒转移到我身上了。”

那个瞬间,即便我忍不住骂了他一句“白痴”,心中却隐约泛起酸楚。

事实上,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都是安全无毒的,我并不相信陈嘉靖的鬼话。

我悲伤的原因,是因为我的一世英明都毁在陈嘉靖手里了。

陈嘉靖在学校里大名鼎鼎,他虽然家境一般,资质平平,但他那张惊为天人的俊脸,足以让他成为一个有恃无恐的浪子。

传闻说,追陈嘉靖的女生十根手指也数不过来。和陈嘉靖交往过的女生,几乎都是被甩之后寻死觅活,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

而在下不才,正是这个浪子的前女友。此外,我还是唯一一个甩了陈嘉靖的女生,所以在学校里,大家都觉得我是个传奇。

由于陈嘉靖太过放浪形骸,最近仰慕他的女同学已经收敛了许多,但总有些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譬如何潇潇。

遇到何潇潇时,我和陈嘉靖刚从实验室里走出来。

夕阳下,这个骨瘦如柴的女孩独自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气喘吁吁地挡住了我和陈嘉靖的去路。

喘了一会儿,何潇潇才在我和陈嘉靖疑惑的目光中开口发问:“同学,请问荷花苑怎么走?”

我刚想回答,却发现何潇潇的目光正牢牢地系在陈嘉靖身上,于是我尴尬地紧抿嘴唇,身边的陈嘉靖居然和我一样沉默。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安静了大概一分钟,我用手肘戳了陈嘉靖一下,挤眉弄眼地对他说:“快告诉人家啊!”

陈嘉靖却直接先走一步,只撂下一句话:“要说自己说!”

我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定睛一看,何潇潇已如同一支离弦之箭,拖着行李箱,大步追上了陈嘉靖。

隔了不远,我听见何潇潇清甜的声音悠悠地响起:“你好,我叫何潇潇,是初来乍到的交换生,因为有事耽搁了,所以迟到了好几周。”

“你,能不能帮我把行李箱搬到宿舍?”

陈嘉靖挠了挠脑门,求救似的看着我。我漠不关心地耸了耸肩:“你觉得我提得起这个行李箱吗?”

最后,我孤零零地站在教学楼下,目送陈嘉靖与何潇潇走远。

傍晚的清风略带凉意,我踩着自己的影子,开始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

【二】

何潇潇刚来学校不久,就成为大家的焦点。

除了美貌之外,她成为焦点的另一个原因是陈嘉靖。

自从何潇潇来学校的第一天,陈嘉靖帮她把行李箱扛到宿舍,两人的绯闻就这样插上翅膀,传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而作为绯闻男主角的陈嘉靖,仍然若无其事地和我厮混在一起,除了在解剖课上帮我收拾烂摊子,他每天都会问我一个问题。

“阿笳,我们去吃什么啊?”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样子呆呆的。

对于这种选择困难症患者,我总是恶语相向:“你是白痴啊?自己不会想吗?”

这天,在前往食堂的路上,他习惯性地问了我这个问题,而我一如既往地伤害了他之后,他突然兴致勃勃地跟我说起另一件事。

“阿笳,这个周末市里要举办一场马拉松比赛,我报名参加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陈嘉靖跑步的习惯是跟我在一起之后被我培养出来的。

只是从前我未能预料到,漫长的时光悄然而逝,最后坚持跑步的人会只剩下他。

一念及此,我有些惆怅地眨了眨眼,敷衍道:“加油咯!”

话落,与我并肩行走的陈嘉靖忽然走到我前面,而后面向我,他幽深的眼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就像漆黑的天幕中陡然亮起的星河。

“阿笳,你会在终点等我吧?”

绚烂的晚霞堆砌在天边,他逆光而行,霞光将他的脸映得通红。

我望着他在余晖中渐渐模糊的轮廓,言不由衷地拒绝了他:“这么热的天,你还是自己去吧!”

“不过你放心,就算我人不到场,也会在学校里为你默默加油的。”

晚风吹来,正倒着走路的陈嘉靖猛地停下了脚步,我在低頭整理头发的一瞬间,一头撞上他的胸膛。

下一秒,我的鼻尖传来一阵酸痛,热泪顿时盈满眼眶。

我忍不住用尽浑身力气对他嘶吼:“陈嘉靖!你停下了能不能吱一声啊,我的鼻梁骨都快撞断了!”

他不以为意地摸了摸我的鼻子,说的话牛头不对马嘴:“你一定要来啊!”

为了不再被陈嘉靖暗算,周六那天,我鬼鬼祟祟地来到了马拉松比赛的终点。

陈嘉靖冲向终点后,我迟疑了许久,才拎着矿泉水走到他身边。

然而比我动作更快的,是陈嘉靖的绯闻女友何潇潇。

在离陈嘉靖大概两米远的地方,我看见身穿运动服的何潇潇跑到陈嘉靖身旁,她光洁的额头上布满汗水,看样子是刚刚跑完全程。

须臾之间,我站在原地裹足不前。

或许,陪伴陈嘉靖的应该是能够和他一起奔跑的人,而不是错过了所有沿途的风景,呆呆地守在终点的我。

所以我打算做一次缩头乌龟,在陈嘉靖发现我之前溜之大吉。

谁知陈嘉靖分外眼尖,在我转身的那一刻,他兴奋地喊出我的名字:“胡笳,跑什么?我看见你了!”

我只好僵着脸,干笑着转身,顺便把手里的矿泉水藏到背后。

视线里的陈嘉靖满头大汗,小麦色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张了张嘴,还没说上话,就被拉上了领奖台。

我站在台下,出神地望着台上光芒万丈的陈嘉靖,不多时,是何潇潇的话拉回了我的神思。

她问我:“胡笳,你是陈嘉靖的女朋友吗?”

我摇头,她又问我:“那我可以和他在一起吗?”

顿时,我心上的缺口仿佛又裂开了一点。

“这是陈嘉靖的自由。”良久,我回答她。

【三】

陈嘉靖匆匆领了奖,带着一贯的笑容回到我身边。

何潇潇跟我短暂地交流之后便消失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她把刚买的矿泉水递给了陈嘉靖。

然而陈嘉靖没有接何潇潇递来的水,反而围着我转了一圈,旁若无人般抢走了我手里的矿泉水。

下一刻,陈嘉靖酣畅地喝着我的水,我却不经意间捕捉到何潇潇僵在脸上的笑容。

为了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绞尽脑汁寻找开溜的借口。

上天见怜,我居然在人群之中看见了我的男闺密陆楠,这家伙平时弱不禁风,想不到还会报名参加马拉松比赛。

豁然开朗之际,我站在人群外用力向他挥手:“陆楠!”

陆楠擦着汗走向我,俊秀的脸上是藏不住的惊喜:“笳爷,你怎么知道我参加马拉松了?”

我厚颜无耻地欺骗他:“我是专门来看你比赛的!”

说罢,我借口要和陆楠去喝奶茶,急急忙忙和陈嘉靖告别。

去奶茶店的路上,陆楠全程一脸感动地注视着我,他小鹿般单纯的目光盯得我实在是心虚。

到了奶茶店,我只好用菜单挡住自己的脸。

本以为只要不和他对视就能心安理得,谁知没一会儿,一场从天而降的寒意陡然击溃了我所有的不安。

恍惚之间,我被人迎头浇了一杯冰水,而我惊愕地放下菜单后,看见的是何潇潇怒不可遏的脸。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一张楚楚动人的脸因愤怒而扭曲,她指着狼狈不堪的我,带着哭腔诘责道:“胡笳,耍别人很有意思吗!”

我的嘴张成圆形,万般疑惑中,只听何潇潇声色俱厉道:“你明明就和陈嘉靖在一起,为什么还要告诉我你不是他的女朋友?”

她话落许久,我迟钝地合上嘴巴,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跑出奶茶店之前,我把刚端上来的一杯奶茶回敬到何潇潇的脸上,随后才推门而出,准备把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抓起来浸猪笼!

出门时,陆楠挡住我的去路,脸色阴沉地瞪着我:“我不是说过不准你再和陈嘉靖在一起吗?胡笳你是疯子吗?”

我像一只被挑衅过的斗鸡,气冲冲地绕开陆楠,直奔陈嘉靖而去。

半小时后,我站在陈嘉靖对面,他对我六亲不认的态度感到十分不解。尽管我对他仇恨相向,但他还是温柔地摸了摸我没干透的头发。

“阿笳,你怎么了?”他目光关切。

我眼眶发热,直勾勾地瞪着他:“陈嘉靖,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陈嘉靖想了一会儿,而后云淡风轻地笑道:“你说的是何潇潇?抱歉,这次又拿你当幌子拒绝了别的女生。”

他心平气和,我的胸腔里却涌起惊涛骇浪。

【四】

回想大学这几年里,我的确不止一次被陈嘉靖当成幌子,去拒绝他那些天真无知的追求者。可是没有哪一次,让我像今天一样怒不可遏。

其实陈嘉靖的前女友只有我一个,别的谎称和他分手的女生,都是因为痛恨他的果断拒绝,才会造谣说他是个冷血的花心大萝卜。

以往陈嘉靖拒绝他的追求者的借口是:“我忘不掉我的前女友胡笳。”

这次倒好,他居然干脆告诉何潇潇,我就是他的女朋友。

所以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不苟言笑地通知他:“陈嘉靖,我不想再陪你发疯了!我要开始新的生活,你明不明白?”

那一天,陈嘉靖在我眼前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而我的真心话如鲠在喉,只能在他内疚的目光里郁郁地离开。

往后,我愣是单方面和陈嘉靖绝交了一个月。

之所以说是单方面,是因为陈嘉靖依然每天默默地跟在我身边,等我上课,陪我吃饭。

有时候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心里也堵得慌。可是我始终清醒,无论陈嘉靖对我如何迁就,他喜欢的人终究不是我。

六月末,暴雨来袭,我站在图书馆门口,被一场滂沱大雨挡住了去路。

天知道这雨是怎么下的,学校居然在几小时内严重淹水,地上的积水深到我的膝盖,不少人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水里,冒雨前行。

我满腹惆怅,心想:我的白色帆布鞋是逃不過雨水的洗礼了。

我正打算踩着水回宿舍,冷不防陈嘉靖就站在不远处对我挥手。

他撑着伞,穿了一条军绿色的工装短裤和一双木屐,灰色T恤被雨水打湿了。

我心念一动,他已经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说:“我送你。”

这一次,我没有拒绝他,趴在他的背上,一路暗暗自责之前太过刁钻,他的一句话都让我幡然醒悟。

哗然的雨声里,他告诉我:“阿笳,我好像找到吴桐了。”

他的话音刚落,我手里紧握的伞突然被一阵狂风卷走,我惊慌失措地从他背上跳下来,固执地想要拿回卡在树梢的格子伞。

陈嘉靖在大雨中不断呼喊我的名字,意识到自己制止不了情绪失控的我,他只能习惯性地抬起手为我挡雨。

那些时刻,我自嘲地想:他也终于陪着我胡闹了一次。

正当我准备爬到树上把伞拿回来时,陈嘉靖突然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进他怀里。

他略微沙哑的声音就在我的耳畔,很轻,也很残忍。

他又说了一遍:“我知道她在哪儿了。”

我鼻子一酸,其实我都知道。

曾经的我喜欢陈嘉靖,就像在春天播下一粒种子,日日夜夜期盼它吐露芬芳,无奈铁树不开花,煮熟的种子不发芽。

正因为我知道陈嘉靖不会喜欢我,所以我才每一天都假装自己不在意他。

只可惜我没有料到,分明是我故意让陈嘉靖得知了吴桐的下落,但听见陈嘉靖提起吴桐的一瞬间,我的喉头仿佛呛了一口烈酒。

原来我还没有准备好,真正地失去他。

【五】

我曾经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取代吴桐的位置,尽管我知道吴桐和陈嘉靖之间的过往,犹如陈嘉靖心上的一个刺青。

早在高一那年,我就听说过陈嘉靖和吴桐的大名。

传闻中的陈嘉靖铁骨铮铮,打篮球时宛如一个身负长剑且桀骜不驯的侠客,他小麦色的皮肤也向来被班上的女生津津乐道。

提起陈嘉靖,除了“帅”这个字以外,同学们往往会说到另外两个字——吴桐。

吴桐和陈嘉靖是同桌,两人“男才女貌”,来往密切,久而久之便传出了流言蜚语。大家都起哄说这两个人不像是普通同学的关系。

当时陈嘉靖的班主任还是学校有名的“铁面”年级主任,有关吴桐和陈嘉靖的传言传到他的耳朵里后,任凭当事人怎么否认,年级主任都还是严厉地处理了这件事,以儆效尤。

后来只听说吴桐退了学,陈嘉靖旁边的那个座位也换成了一个成绩好的男生。

而我真正参与陈嘉靖的故事,是在高考结束后的那一天。

当天考试结束后,我如释重负地走到家门口,家里的小狗兴奋地冲到屋外迎接我。就在这时,一辆自行车风驰电掣地从不远处驶来。

只听一声巨响,自行车前轮重重地撞到了小狗身上。

小狗嗷嗷惨叫,骑自行车的人也没能幸免于难,顺着自行车倾倒的方向滚到了街边的绿化带里。

我骇然一惊,连忙将小狗抱起来,只见小狗张大嘴巴,喉咙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

与此同时,陈嘉靖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发间还夹了几片树叶,一瘸一拐地走到我身旁。

他低头看了看我怀里的小狗,眉眼间染上深深的自责:“对不起,我太困了,没注意到这儿有一条小狗,我们先带它去兽医院吧?”

原本我对肇事者满腔愤恨,可当我看清陈嘉靖略微衰弱的脸,心里的仇恨居然立刻化为一抹柔情。

随后,我和陈嘉靖抱着小狗到了兽医院。老兽医穷尽毕生所学,却还是遗憾地通知我:“小姑娘,你的小狗要残疾了。”

话音刚落,兽医院里响起一阵石破天惊的哭喊声。

记得当时陈嘉靖安慰了我很久,到最后實在拿我没辙,索性把心一横,道:“你做我女朋友吧?”

瞬息之间,医院里的哭声戛然而止。我吸了吸鼻子,抹着眼泪问他:“你撞残了我的小狗,凭什么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啊?”

他一脸无奈:“好像也只有这个方法能让你不哭了……”

我思量片刻,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指了指他的手肘:“破皮了,我帮你上药吧!”

从那以后,我就成了陈嘉靖的正牌女友。

我和陈嘉靖报了同一所大学,和他选择了同样的专业。他带我去见朋友,和我单独出去旅行,可他从来没有提起过吴桐,就好像这个人从未在他的世界出现一样。

只可惜,在交往一年后,我无意中在陈嘉靖的手机备忘录里看见一句话。

他写道:吴桐,对不起。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如同寒冬腊月里一桶兜头而来的冷水,浇熄了我所有的幻想。我终于明白,原来他没有忘记过她。

正是在那一天,我向陈嘉靖提出了分手。

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卑微,我挺直了腰板告诉他:“陈嘉靖,我不喜欢你了,我们分手吧。”

也正是在那一天,我知道他此生有个不得不实现的愿望,就是找到吴桐。

【六】

大四下半学年,陆楠从高中同学那儿打听到了吴桐的下落。

据说吴桐退学之后就没再念书,而是离开了家乡。不久前有人在C城见过她一次,其他与她有关的事,仍是未知。

我让陆楠把吴桐的蛛丝马迹告诉陈嘉靖,因为如果陈嘉靖再也不能喜欢任何人,我宁愿他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真心。

自从陈嘉靖得到了吴桐的消息之后,我和陈嘉靖之间的气氛就变得与日俱增地微妙。

我们没有再提起过吴桐,他也不再如同影子一般黏在我身边。

大四的暑假,陈嘉靖对我说:“阿笳,我要去C城一趟。”

我早就料到陈嘉靖会去找吴桐,于是故作云淡风轻地点头:“那就去啊。”

瞬息之间,他的眼里犹如野火烧过的草地,一派寂静的灰暗。

迟疑了许久,他还是硬着头皮对我说:“阿笳,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C城?”

我万分惊讶地望着他,他却向我解释:“高中到大学,第一次来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是你陪我的。”

“这一次,我也不想一个人出远门。”

纵然陈嘉靖的这个要求匪夷所思得有些欠揍,但其实即便是他不说,我也会偷偷跟着他去的。

我想亲眼看一看,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于是我答应了陈嘉靖,和他辗转千里,去到另一座城市。

一个月后,我和陈嘉靖到达C城,一阵层次感分明的热浪从脚底漫上鼻腔,我们俩不约而同地感到窒息。

身处火炉之中,我只能拿陈嘉靖撒气:“这个地方这么热,吴桐就不怕自己会变成黑人吗?”

陈嘉靖贴心地替我打上遮阳伞,促狭的目光落在我的眼里:“你不要变成黑人就行了。”他清浅的笑容正如一缕凉风。

我和陈嘉靖冒着酷暑找到了住的地方,由于初来乍到的我们适应不了强烈的高温,所以只能在夜晚出门寻找吴桐。

夜幕降临,灰蒙蒙的夜色笼罩苍穹。我和陈嘉靖走街串巷,汗水浸湿了衣裳,这座城市是没有昼夜温差的。

正因这里的夏日只有残酷的炎热,所以陈嘉靖在看见吴桐的那一刻,一双灵动的眼里才会瞬间赤地千里,暗淡无光。

我和陈嘉靖是在夜市上看见吴桐的。

彼时的吴桐打扮普通,皮肤黝黑,额角的发丝被汗水浸湿,黏在额头上。她正守在无人问津的小摊前,等待着行人看中小摊上的某一样手工制作的小饰物。

陈嘉靖弯下腰,轻轻地拿起一串手链。吴桐扬起笑脸,视线停留在陈嘉靖脸上的那一刻,她的笑容僵在嘴角。

紧接着,我看见吴桐面如土色,手忙脚乱地收好摊子,抱着一个箱子就拔足飞奔。

陈嘉靖追了她足有半个小时,最后却还是跟丢了她。

望着陈嘉靖气喘吁吁地回到我身边,往日意气风发的脸上一片颓丧,我的心也不由得沉了下去。

他刚刚跟丢了他喜欢的人,而我也真正失去了我爱的人。

【七】

我不清楚吴桐这些年来经历了什么,只是听说从前的吴桐家境优渥,和夜市小摊贩是沾不上边的。

陈嘉靖显然了解一些内情,可他根本无暇和我沟通,他每天都会去夜市蹲点,等着见吴桐一面。

行人追逐商贩的戏码已经在街头上演了无数次,陈嘉靖终于在人影憧憧里抓住了吴桐纤细的手腕。

那个夜晚,我在星辉斑斓下目睹了陈嘉靖和吴桐的深情对望。那一瞬,我仿佛站在记忆的长廊,一回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很远。

陈嘉靖对于我来说像什么呢?

像我听的第一首流行歌曲,久别经年后,某一天那旋律还会猝不及防地在我的潜意识里清晰地响起。

我很喜欢他,可是我的喜欢大概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几天后,陈嘉靖中暑了。

身为医学院的学生,我极其擅长对症下药,因此我拿着一瓶藿香正气水在陈嘉靖眼前晃了晃,自信地挑起眉梢:“拿去喝,包治百病!”

陈嘉靖面露鄙夷:“喝了它还怎么吻自己喜欢的人啊?”虽然怀着满腹嫌弃,可他还是闭着眼睛把药喝完了。

我坐在他身旁,佯装漫不经心的姿态,低声道:“反正你喜欢的人又不在你身边。”

话毕,我突然大脑发热,迷蒙之中,只记得自己凑近陈嘉靖,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在那个久违的亲吻里,我默默地想,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接吻了,所以才会如此苦涩。

定神后,我的眼里只剩下陈嘉靖复杂的目光。

我的脸滚烫,倔强地直视他的眼睛:“看什么看啊?亲你一下怎么了?不服你报警抓我啊!”

言毕,我便悻悻地推開房门仓皇出逃。

当天,我像行尸走肉一般行走在陌生的街头,金色阳光从枝叶间洒落,照在我的脸上。

斑驳的日光下,我悲伤地想起了陈嘉靖。

我想我应该告诉他,我很喜欢他。正是因为喜欢,所以我宁愿亲手把他推到吴桐的身边,把他推向真正的快乐。

但我应该问一问他,倘若只能和我在一起,他能不能快乐?

当我一路跑到酒店楼下,看见的是吴桐与陈嘉靖笑如春风,紧紧相拥。

霎时间,我如触电一般浑身一震。

我总算明白,很多事情是我无法改变的。

我无法改变陈嘉靖和吴桐的相遇,也无法瓦解他和她之间的故事,所以我只能做一朵泡沫,在青天白日下,默默地爆炸。

经历了一整晚的失眠,我决定向陈嘉靖辞别。恰好陆楠不知发了什么神经,说要来接我回去,我的离开也就顺理成章了。

临别的前一夜,陈嘉靖和陆楠在路边大排档吃东西。我去一趟洗手间的工夫,两个人居然在摇骰子,输了的人要叫对方一声“爸爸”。

见状,我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最后,陆楠不胜酒力,于是先回酒店休息。

我和陈嘉靖百无聊赖地游走在陌生的街头,他微醺地注视着我,仿佛有千言万语,却都埋在他沉默的目光里。

翌日一早,我终于狠下心来抛弃了陈嘉靖。

在机场,陈嘉靖拖着行李箱,沉默地走在我身旁,陆楠先去办理登机手续了。

直到陆楠不耐烦地催促我过安检时,陈嘉靖也只是淡淡地向我挥了挥手,而他脱口而出的两个字更是短促:“再见。”

我泪盈于睫,想不到他连一个认真的告别都不肯留给我。

可这些年的我,是如此认真。我曾用短短一年的时间来告诉陈嘉靖,我很爱他。然后我又用大学三年的光阴来告诫自己,不要爱他。

而如今,我决定用漫长的余生来忘记他。

【八】

过安检前,陆楠突然一本正经地看着我:“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和陈嘉靖摇骰子,输的人要说一个秘密……”

陆楠告诉我,高中时吴桐之所以转学,是因为班主任坚持认为陈嘉靖和吴桐继续待在同一所学校会影响彼此的成绩,所以建议陈嘉靖和吴桐之中的一个人转学,以此辟谣。

当时吴桐考虑到自己的家境比陈嘉靖要好很多,所以她选择了退学。

谁知吴桐因为早恋而退学的事被病重的奶奶知道了,那天奶奶大动干戈,声嘶力竭地谴责吴桐丢人现眼。

不久以后,奶奶含恨去世。吴桐的父亲因为这件事而对吴桐无法释怀,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吴桐母亲的他,没过多久就和吴桐的母亲离了婚。

家庭破碎之后,吴桐跟着没有一技之长的母亲四处漂泊,过上了如今的生活。

当年吴桐父母离婚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陈嘉靖在得知这件事以后,心里一直存有愧疚。

可是当他找去吴桐家,却发现吴桐早已背井离乡。从那以后,他便失去了吴桐的消息。

说到这里,陆楠试探性地瞄了我两眼:“那个,吴桐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闻言,我的脑海中思绪翻涌,第一个念头起得有些死心:这么快?

几天前陈嘉靖和吴桐在酒店门前的那个拥抱此刻清晰地在我眼前浮现,这段时间以来,陈嘉靖与吴桐的每一段追逐都像一根刺,在我心中拉出一道血痕。

想到陈嘉靖和吴桐之间的一点一滴,尽管我不敢相信他们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却也只能悲哀地承认,曾经奋不顾身地保护陈嘉靖的女孩,就要成为陈嘉靖的新娘了……

其实一段复杂的感情尘埃落定,对于我们三个人来说诚然皆大欢喜。我也该挥一挥衣袖,潇洒地退出陈嘉靖的世界。

但一想到从此以后陪在他身边的人再也不是我,一股莫大的悲哀就迅速侵入我的四肢百骸。

纠结许久,我决定再留一段时间,至少亲眼看见他放下心中的负担,我便再也没有理由赖着不走了。

于是,快要安检口时,我猛地拉住陆楠,期期艾艾地说:“我……我突然想留在这里旅个游再走……”

市侩的陆楠提出损失的机票钱和旅游费用都由我来负担之后,就爽快地答应了。

一周后,我混进了吴桐的婚礼现场,寻觅良久,才看见被宾客簇拥着的吴桐身穿雪白的婚纱,脸上洋溢着春暖花开的微笑。

视线模糊时,我悲伤地告诉自己,这就是要与陈嘉靖共度余生的姑娘。而我在今天之后,和陈嘉靖再没有任何关系。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到吴桐身边,紧握住吴桐的手。两人对视一笑,目光深情绵长。

我呼吸一窒,新郎居然不是陈嘉靖!

下一秒,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掉转目光时,我仿佛看遍千山万水,于茫茫人海中寻到了一张分外熟悉的面孔。

陈嘉靖站在我面前,擦掉我倏然落下的眼泪。他的声音很轻:“从大一你和我说分手开始,我就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这些年来我一直纠缠你,可你总是对我不冷不热。直到几个月前,陆楠说是你让他转告我吴桐在C城,我才知道原来你误会了我喜欢吴桐。

“我没有立刻向你解释,是想跟你一起找到吴桐,再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誰知道你着急要走,于是我只能让陆楠骗你多留几天。”

我明知故问:“如果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还和她搂搂抱抱的?”

陈嘉靖含笑注视着我:“那是个祝福的拥抱,也是我们之间的告别,这么多年过去,我们都已经淡忘从前,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从前我之所以不敢忘记她,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她为我牺牲了太多,我却一直没能补偿她。”

我眼眶酸胀,失而复得的瞬间,犹如重获新生。

少顷,新郎新娘走过红毯,陈嘉靖和我站在人群外,共同见证吴桐的新生。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陈嘉靖突然偷偷握住我的指尖:“现在我和吴桐的故事彻底结束了,你可以不要再把我推到别人身边了吗?”

我不再抗拒,用力扑到他的怀里。

原来孤独岁月里,我拒他于千里之外,他却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像影子,悄无声息,寸步不离。

编辑/王小明

赞 (7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