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三千,只取两城

林桑榆,90后射手座,喜欢大海,信仰高山。祈望写下的每个字恰好有人喜欢。

继“光阴”系列后,新书《一千零一夜》现已全国上市!

看过《光阴》和《一千零一夜》连载的都知道,我特意将故事背景选在了滨城。

如果部分姑娘对我的早期作品有所了解,应知往日我偏爱的城市,其实是望城。

从没在什么公开地方谈过为何喜欢这两座城市的心路历程,恰逢《一千零一夜》上市在即,心想,不妨讲一讲吧。

于我而言,这不仅是两座虚拟城市,更代表着两个不同时期的我。

十八九岁的年纪,关于青春和爱情还有许多盛大热烈却不切实际的幻想。

幻想遇见一个人,牵手在望城海边小道,迎着清晰的朝阳或落日走去,扬帆远航。

最初对望城的印象,其实来自一起写作的某个北京姑娘。

和她识于微时,互相帮衬,互相吐槽。她毕业于厦门大学,一个我百般向往却终究没能抵达的地方。

她曾对我说起初恋,说起在太阳滚烫的清晨,有个男生买上了一杯风靡全国的“张三疯”奶茶,捧到绿荫成群却历史悠长的女生宿舍楼下,对着她大声说情话。她接受了动听的情话,也接过了奶茶,两人小心翼翼地并肩,围着校门外的白城海滩走了一圈又一圈。等夜灯升起,照亮环岛路。

学生时代的爱情充满坎坷与变数,两人最终因各式各样的阻碍劳燕分飞。但九余年时间过境,她在所有面世的长篇和短篇里,将厦门幻化成望城。这里依旧有滚烫的清晨、变了味道的“张三疯”、绿荫成群的女生宿舍和永远轻风飞扬的白城海滩。

我总忘不了她意犹未尽描述那座城市的样子,好似勾勒出一个世外桃源。在这儿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纯粹,这里的人们都因爱而生,抛却金钱与外貌、家室和诱惑。

就像十六七岁那年,某个人不小心撞了你的桌角,却因为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便让你怦然心动,铭记了一生。

而滨城,则代表复杂和盛大,与望城背对而立。

这里充满世俗的眼光,缤纷精美的橱窗,无尽的闪光灯与钩心斗角。我将每个角色的影子都幻化成不同面的自己,在这座城市中摸爬滚打,但绝不认输。

我想,生活做过最残忍的一件事,就是在一夜之间将一个人变懂事。

而它做过最美好的事情,也是在一夜之间,将一个人变得成熟。

我们无人能躲过它机械化的镰刀,但可以选择在镰刀下苟延残喘还是奋力向上。

人与人之所以不一样,不在于舒适的环境中如何洁身自好,而在于淤泥环绕下,如何硬着骨头将脏污抖掉。兴许还做得不够好,兴许总有这样的不如意和那样的小计较,但是——

“我不认输。”

我笔下无数人曾站在这片土地上,默默对着自己喊出这四字宣言,包括《一千零一夜》里的盛可以。

面对江回的逃避与拒绝,她百折不挠,哪管什么痴心错付。

面对利益与国家这道艰难的选择题,她毫不犹豫,哪怕身首异处。

面對友情,她直言不讳——“本人小名就叫‘护短,怎么啦?”

……

年轻时,看过也写过许多无病呻吟,梦想回到“望城”年代,重走青春老路。而现在,却隐隐期待能在“滨城”这样的浮世中立足。

毕竟谁敢断言,复杂就比不上干净?

比起永远待在温室不经历风吹雨打,在摩天大楼中挣脱牢笼更加难能可贵不是吗?

至于那片有海风、有沙滩的桃源之地,总有一天,我会带着最对的那个人回去。

那时我亦强大,也能像盛可以那样说一句——“嗯,我什么都可以。”

可以不惧风吹,可以不怕雨打。

赞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