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聘马(四)

鹿聘

上期回顾:当街接吻这等有伤风俗的事被周为鹦的外公和舅舅知道,上演了一出家法伺候的大戏,关键时刻李祟出现,强势求亲!

我以为李祟骑马救我,很可能带我一路逃出京都,我便问:“李祟,咱俩私奔是私奔,你带够钱没?事先说好,老子是尊贵的人,吃不得苦,可不跟你落草为寇拦路打劫啊!”

“私奔?去哪儿?”李祟说,“小爷还就待在京都了,我跟你过日子,天天碍他们的眼!”

然后,李祟说着骑马来到宫城前,示明身份,带我一起进宫见皇帝。

我们等候的时候,小眼子嘘了一声:“陛下正在修仙。”

我跟李祟俱是一愣,修什么仙?陛下四十多的人了,还能修成仙吗。

皇帝出来见我们了,李祟开口道:“陛下,你得给我做主。”

“周家的那个老匹夫不准我娶媳妇儿,你知道我爹在家里有多愁,也知道我这次上京是干什么来的,老匹夫想绝我家的后,此心可诛。”

他又补充一句:“我爹在我临行前说了,叫我看上什么女人就要什么女人,叫我一来京都就投靠你,有你给我撑腰,我的婚事就托在你身上了。”

皇帝叹了口气:“你爹那个老东西。”

“不是朕不帮,朕没办法,”皇帝摊了摊手,“祟儿你不晓得,朕这个皇帝当得也不舒坦,那些老骨头个个彪悍,精力充沛,天天弹劾这个弹劾那个,每天上朝就又吵又打的,拉都拉不住,。朕说道理说不过他们,还能撸起袖子打一架吗?”

皇帝又望了我一眼,说:“从前是想过将你两人撮合,可没想到周家反应如此激烈。”

李祟说:“我不管,我娶不到媳妇儿,我爹就要揍人,我爹说不定还要直接跑到京都来呢。”

闻言,皇帝眼底终于流露出惶恐的神色,也不知皇帝当年对李祟的父亲做了什么亏心事,。他迟疑片刻,终于咬牙忍痛道:“好,朕替你们作保,朕给你们指婚。”

我与李祟出了宫城,回到我的宅子,就开始商量婚事该怎么办,我说:“低调点儿,一切以朴素保守出发。”

“低调?”李祟冷笑,“那怎么成,那怎么配得上小爷的身份,。小爷知道你的心思,你是怕到时候全城的人来围观,看到小爷如此一个谪仙般的人儿,许做给了你,让你自相形惭对不对?怕什么,为鹦,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的。”

我勃然大怒:“你这王八羔子别得意忘形,我素来稳重,我一点儿都不看重这屁婚事!”

“我都想好了,周为鹦,”他语气极度轻佻可恨,“小爷成亲那一日,全京都得放一整日烟花,仙脂楼、乘鹤阁的厨子请到家,十二人抬的轿子,百来人跟后头吹唱,白日绕城一圈儿,晚上拔尖儿戏班子轮流上,。其他的还没想好,先记这么多吧。”

闻言,我脸蛋煞白煞白的,——李祟虽是北域未来的异姓王,但他现在口袋里是半分银钱都无,这钱还不都得从我身上掏,。我咬牙切齿地暗暗骂道:“反了,这世道都他娘反了!”

我跟李祟成亲的前十日,我碰到了一个人,。那天李祟正扯着我到酒庄里看酒,他说:“掌柜的,捡拣贵的拿,成亲用的,全包了。”

我吓得结巴,手足并用地解释:“不用这么多,我们没钱……”

正在这时候,我的肩头被狠狠一拍,我一回头,不禁严肃起来,。

此人从脚底板到头发丝都放荡不羁,容貌粗犷俊美,一身不入流的打扮,裸露出胸膛,粉红的两点突出隐隐可现见,微眯的双眼间透露出一丝邪恶。

他正是前不久被从牢里释放出来的歪嘴徐。

他笑嘻嘻地盯着我道:“周为鹦!你可算让本大爷逮到了!”

我有些不安,仍假装淡定地说:“这位大哥很自来熟啊,我们关系很好吗?”

“好!好得不得了哇!”他大吼一声,震得我腿软,“好到本大爷在牢子里啃馍馍吃酸菜喝清汤受鸟气的时候,日日夜夜都惦记着周为鹦你啊!”

“有种再说一遍,”一道清朗的声音将歪嘴徐的注意力扯过去,一个身着墨绿袍的白面白俏郎君,李祟斜靠在柜台上,手里提溜着一坛酒,嘴角衔笑,“你敢惦记周为鹦?”

“哦……”歪嘴徐转过头对我说,“怪不得本大爷出牢子的时候,你不来送礼孝敬,原来是忙着跟这小娼夫卿卿我我呢。”

“卿卿我我这个词中意。”李祟笑着,突然脸色一变,。我料想下一刻他手里的酒坛子要爆在歪嘴徐的头上了,我赶紧扑身过去,制止住了李祟正欲抬起的手腕。

我用眼神示意:“李祟咱俩赶紧跑吧,这歪嘴徐是我仇人,大仇人!”

我仇人很多,京都里看不惯我的人也很多,。将李祟这个宿敌排除外,我们京都流氓并不是很团结,常常内斗,如果有一个最想砍死我的排行榜,歪嘴徐一定高踞第一,并狂甩第二名的票数,老远。如果不是歪嘴徐没钱,请不起厉害的打手,我早就死了。

歪嘴徐人如其名,无论是冷笑嘲笑还是讪笑,都只牵着一边嘴角,。他并不是面部神经不协调,他只是简单地想装酷,。因为大家都说他土,还俗,他不服气,想学我家阿弟周慎,——我阿弟是有很多女人爱慕的酷哥儿,。有一次,我问歪嘴徐:“你是不是在模仿我弟弟?”,他恼羞成怒就要揍我。

但他也不叫歪嘴徐,他大名叫徐天生,乡下来的野孩子,他是天才,是真正的天才,不仅聪颖到读书过目不忘,身体条件也极其优秀,百砍不倒,简直就是为街头斗殴而生,。他与我不同,他是真正热爱着流氓事业的,非常地有职业认同感,从业一年,就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精通碰瓷、出千、仙人跳、走私等违法乱纪的项目,靠着一身演技横行东街。

但他也有一些事不干,他極度厌恶强奸犯人贩子和人贩子强奸犯,常说:“对娘们儿和小孩儿动手,不是男子汉。”

我与徐天生的斗争开始于薛得香,现在回想过往数件事,大多都是由薛得香挑头,他可真是个祸水。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午,薛得香吃饱了撑的不坐轿子,改步行回府,徐天生在墙根儿下睡大觉,薛得香路过他时随手扔了几枚铜钱。

这几枚铜钱引发了一场祸事,也引发了往后好几年我与徐天生的血战,。

徐天生晃悠悠地睁眼,眼见身前有几枚铜钱,一愣,接着无名火起,他喊住前面正散步的薛得香:“这钱,是不是你小子扔的?”

薛得香回头,也是一愣,接着也横起来:“就是我扔的,怎么了?”

徐天生直起脖子,冷冷地道:“你赶紧给本大爷捡回去,本大爷可不是叫花子,你这是在侮辱本大爷的男子汉尊严!”

扔了的钱如何再弯腰拾回来?估计薛得香也料想不到,他这个无德行的人生平第一回做好事,遇上了驴脾气的徐天生,。薛得香也是个属驴的,两头驴撞到一起,当下就局面失控。

“你个死叫花子穷鬼,薛大爷我不仅拿钱侮辱你,还要拿钱砸死你!”薛得香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把银锭子,哗啦啦朝徐天生砸去。

噼里啪啦一阵响,银子落了地,徐天生猛然一个箭步,上窜蹿到薛得香面前,他的眼睛里绽发出了一丝邪魅的神采,。就在薛得香以为他要非礼自己的时候……他真的果断脱了自己的裤子,掏出那玩意儿,尿了薛得香一身一脸,如同大水决堤……

无赖至此!不要脸至此!

薛得香当晚是哭着跑回来的,据说他在澡盆子里搓了自己百八十遍,撕心裂肺地哭喊:“我好脏,我好脏……”

这导致薛家老爷怀疑了好一阵子,。薛得香非要我给他报仇,我无奈,只好带了几个人跑去东街菜市场找徐天生。

我听说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天天在这里背着手巡视,慈爱得仿佛一个尽心尽责的好官,。我在一个肉铺前停脚,问:“徐天生在不在呐?”

杀猪的没理我,我清清嗓子又问一遍,还没理我,。旁边的宋焦示意我砸他肉摊子,我望了望杀猪大汉的一身黑膘,和他身前的肉案,二话没说一脚踢向了他旁边的萝卜筐子。

几个干瘪的萝卜骨碌碌滚出来,我气势如虹,大喊:“我找徐天生!”

这下杀猪的还没理我,宋焦急死了,使劲努嘴要我砸那肉铺摊子,。我点头,又侧飞一脚将右边的土豆篮子踢出去好远,。土豆滚到一个人的脚下,那人无比爱惜地将土豆捧起来,对我说:“就算是流氓,也不能浪费粮食。”

他飞眉入鬓,一双眸子炯炯有火光,鼻梁高挺得似异域人,眉眼之间一点妖艳,身材高大匀称,肌肉线条流畅又蕴发着力量,像一头豹子,。这人如此飒爽俊挺,偏偏打扮得不伦不类,他一笑起来,嘴就歪了。

我本来是要跟他谈事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落到他开敞的衣襟,胸前两点……

他顺着我的视线往下看,脸色剧变,仿佛吃了屎,连忙像个小媳妇一样捂住,扯着铜锣一般的嗓子喊:“快来人啊!女流氓看上本大爷啦!”

接着,他又喊:“本大爷都被看光啦!光天化日有没有律法啦,有没有人管啦,!本大爷清清白白的一个身子,以后娶不到媳妇你负责啦!”

有人急忙问:“都看到你啥啦?”

这下徐天生不嚎了,低头娇羞又委屈地说:“她看了我胸前的……葡萄。”

我鼻血狂飙,连连挥手说我真不是故意的,他气愤地伸出两根指头,瞪着大眼睛说:“两颗葡萄!”

我明白这是被徐天生讹上了,果然,接下来他就问我要巨额补偿费,。我当然没给,我说:“歪嘴徐,三日后在吴河畔,你不是很能打吗?咱们打一场,你赢了,我出钱,。我赢了,你出命。”

歪嘴徐是个实诚人,三日后屁顛屁颠地等在吴河畔,结果我没来,。他等到天黑,纳闷地回去了,结果在回家的路途中遭到了我的偷袭。

我带着人手持板砖围住了他,薛得香站在我身旁,耀武扬威如一只常胜公鸡,。徐天生明显处在劣势,今晚一顿板砖是得牢牢实实吃下了,他不说话,不害怕,反而一见着薛得香,就得意地笑,。薛得香问:“你笑啥。?”

他笑颜如花,轻声吐气:“大吗?”

这一句令薛得香再度崩溃,他像风一般逃走了,我只好又回去安慰薛得香。

薛得香是文化人,文化人报复人的方式就是用笔杆子,。那一年他创作出了一篇小说,虽然一发行便被禁,但被许多人称为他此生的巅峰之作。

在此篇小说中,他将徐天生跟宋焦都写进去了,徐天生自不必说,宋焦虽跟他没大过节,但是他们两人互看生厌。

我看过一点儿,上面写到道:宋焦冷眼望着床榻上衣衫半系半解的人,一手扇过去,面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他道:“贱夫。”

徐天生两腮羞红,挂着泪珠,拉过刚刚打了他的那只手:“我贱,也只为宋大哥一人贱。”

看过此书后,我两天没有吃下饭……我劝薛得香:“香香啊,我理解你想报仇的心情,但是宋焦跟徐天生……这太乱来了吧……”

自那之后,我便与徐天生结下了梁子,常常跨越半个京都来追杀对方。

如今在酒庄跟徐天生碰上了,我却半点都没有跟他纠缠的意思,。因为我旁边还有李祟这个瘟神煞星,他搅合和进来那就是不死不伤不休了。

“周为鹦,本大爷今天找你什么事儿你知道不?”徐天生舒了舒筋骨,说,“本大爷觉得本大爷这次进牢子不简单,是有人在后头暗算本大爷,。本大爷思来想去,觉得就是你这坏婆娘没跑了!”

“讹谁呢你,你被关傻了吧,是我让你当天拉人打架了?是我让你碰瓷官差大人了?”我没理他,伸腿就走。

他一把将我拉住,意味深长地笑起来,。终于,他说了自己的真正来意:“周为鹦,你要成亲了吧,也对,你终究是个女人,。我很好奇,一嫁了人,你还怎么抛头露面,你旁边那个小娼夫,不会生气吗?”

他继续说:“这样,你以后就好好做个贵夫人,你把薛得香交出来给我处置,。咱们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我不信你不念这点情分。”

“歪嘴徐,”我冲他笑道,“我就是给你们菜市场门口的那条癞子狗面子,也不会给你。”

“不过,你跪下来喊一声姑奶奶,也许我会考虑一下。”我说。

“你不识抬举。”他歪嘴浅浅一笑,指着我鼻子,贴近了我身体。

“砰然”一声令人惊骇的巨响,一个酒坛子粉碎在徐天生的头上,。众人惊魂未定地抬头,只见李祟站在桌子上,手还保持着往下一掼的姿势,。酒水与血水混合在一起从徐天生头上流下来,他毫不在意,仍旧微笑着贴过来,也没有去查看自己的伤势。

我朝李祟破口大骂:“王八羔子,叫你别砸你还砸,那坛酒很贵的,老子真没钱啦!”

我还在奇怪,按徐天生的个性怎么没有立即还手,徐天生就瞅着我,一手抹去脸上的血水,突然哈哈大笑,笑声狂躁又危险,他说:“周为鹦,你今儿给我的这坛酒我喝不了,你成亲那天,可得好好请我啊。”

他按了按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都攒着呢,你成亲那天,我不把你家拆了,我也不是徐天生了。”

“滚。”李祟在一旁利索地剔指甲,闲闲地吐字。

我突生感悟,这两人怎么就这么般配呢,一个自称大爷,一个自称小爷,两人还心有灵犀地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周为鹦,你再嘚瑟,我他娘把你腿打断!”

这天晚上,我又带着李祟去见外公,想给外公赔个罪,说成亲的时候希望外公跟舅舅能来,。外公铁青着脸冷哼一声,不睬我,。舅舅把我一个人拉去偏厅,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两眼泪汪汪的,对我说:“你成亲时候,舅舅一定会偷偷来的。”

我跟舅舅话还没说几句,又听见大堂起了争执,我慌张忙出去,。李祟将我一把拉走,周慎在后面喊住我:“阿姐!”

他又说:“我绝不会将你交到那人手上的。”

我跟李祟在四月十三这一日成亲,本来李祟想要风光无比的迎亲队伍,被我严词拒绝,我说:“李祟你想要放烟花,就别要新娘子了,。”他屈服了,说回北域再给我补办一场,说他爹比我外公大方。

薛得香与宋焦陪我出嫁,有许多人前来祝贺:“哎呀哎呀,恭喜为鹦喜得娇夫!”

我正笑得合不拢嘴,突然见到大门口李祟正在收礼金,我就冲上前,对他说:“礼金钱给我,麻利点儿!”

“不给,”他嘴一瘪,警惕地把钱揣进自己怀里,“这不是礼金,是别人私给我的红包。”

“那也得给我!你少给我来这套!”我凶神恶煞。

“周为鹦,你真过分!”他气得大声吵闹,“我从北域那么远的地方,跑来跟你在一起,被你朋友欺负,被你家人排挤,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从小就没拿过这么多钱,我的钱都被我爹给我保管了,你就不能让我多摸一会儿吗?”

“哎呀,李祟,你很委屈是不是?是哪个败家的把老子的钱全花光啦!”我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想起这个我就来气,我十几年积攒的私房钱,全被这个龟儿子花在成亲上了,我说:,“你还说是为了我才花的钱呢,我看,分明是你自己想打扮得花枝招展,你这亲是给你自己结的!”

“周为鹦你搞清楚!小爷我人生第一次成亲,能不搞得郑重点吗?倒是你,手里攥那么多钱想干啥?到时候你喜新厌旧,我还不被你扫地出门?”

“我想干啥?你说我想干啥?”我声音陡然高起来。

“怕不是你想养一个两个三个小娼夫吧!”他手一指左边,曹东吹正跨进府门,见我们注意到他,脸一红,尴尬地咳嗽一声,就匆匆进去了。

我纳闷,我成亲曹东吹也要来参加我成亲?李祟见我入神了一会儿,把我摇醒,说:“瞧,我说着,曹二狗那个小娼夫就来了!我不管,周为鹦你把他给我赶出去!”

看来李祟跟徐天生见了一面,是只学会小娼夫这个词了,。他话中又将曹东吹与我扯上关系,我恼怒得不行,对他说大吼:“你这个泼夫,我跟你拼啦!”

我横下心,勾着头,猛然往他小腹一撞,如一头发狂的牛,。他没有躲,我的脑袋撞在他柔软的小腹上,闷声一响,他五官扭曲纠结,仿佛肠子都被撞青了。

“家暴啦!快来人啊!”他用手不断格挡着我的脑袋,直喊,“周为鹦家暴小爷啦!”

四周宾客都惊呆了,成亲当日新郎官和新娘子打起来了,这算怎么回事?

这一日成亲,我本来严加防范,但我千万没想到,还没等别人来拆散,我跟李祟就先打起来了。

我抬头,眼眶红红,我地说:“李祟,你没事儿吧,?李祟,你怎么不躲啊?”

“周为鹦,我要是躲了,你不就一脑袋撞墙上了吗?”他无奈地望着我。

“周为鹦,你还是有一些喜欢曹东吹的吧,要不然怎么生气了?”他撇撇嘴問。

“一点点……”我被他抱着,宽大的衣裳将我的脸挡着,我忍不住流起泪来。

“今天过后,你就连这一点点也不会有了,你就完全是我的人了。”他将我整个人抱起来,准备扔下一屋的客人,带着我去另一个地方。

他预感到了危险,这座周府正在被许多人悄无声息地靠近,。

他抱着我正准备走,刚踏一步,就停了下来,——前面十几个人堵住了去路,一个身着名贵华裘的公子从当中走出来,眉目清朗犹如冰霜,正是我阿弟周慎。

他用眼睛扫视一圈,说:“今天,谁也走不了。”

紧接着,周慎又说:“今天这亲不能结。”

他说得无比自然,仿佛一个既定的事实,让我想起来他从小在长辈面前流利背诗的姿态。

“说个理由,好让我不打你。”李祟说。

周慎面对他很平静:“北域有消息过来,你父亲极力反对你与周家联姻,他原给你定的是当今三公主,所以你跟长姐的这门婚事,不算数。”

“去你娘的,”他认真地对周慎说:,“你说不算数,顶个屁用,算不算数,小爷自己说了算!”

“你没听清么吗,是你爹说不算数啊。”周慎静静地看着他,嘴唇微张。

李祟突然笑起来:“可是,小爷现在人在京都啊,老爹他鞭长莫及,管教不着,。就算他来了,小爷今天这亲照样结,天皇老子来了都得一边儿去。”

“周为鹦,原先我想带你回北域,看现在这情况,我们得在京都多住一阵子了。”说着,他温柔地捏了捏我的脸蛋,令我一阵战栗。

“冥顽不灵,无可救药,”周慎叹了口气,“李祟,我对你很失望。”

周慎仿佛一个训诫顽劣幼童的长辈,。这就是周慎跟徐天生的区别,如果徐天生在场,保管就是一句:“直娘贼!直娘贼!本大爷不信你的邪啦!”

周慎不准李祟走,一旁的侍从为他递上一柄宝剑,他接剑,冲李祟说:“我打了你两次,很不服气吧,这次,咱俩光明正大的地在这儿打一场,你是流氓,按你流氓的路子,当着众宾客的面儿,你赢了,拜你的堂,;我赢了,长姐跟我回家。”

他又说:“我这把剑并不会出鞘,不会伤性命,放心。”

气氛一时微妙起来,宾客们都过来凑热闹,。李祟抚弄了一下自己的袖口与领口,嘴角浮现笑意:“你这种挑衅……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我说:“你这人,就是一只鸡挑衅你,你也会受不了……”我说。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倏然而至周慎身前,腾空就是一脚,。周慎也出手了,两个人都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只是全神贯注,力求一击中的。

“啪”的一声,两人相撞又立即后退数步,。李祟的脸颊上浮现一道红印,这是刚刚被周慎一剑鞘拍中的后果,;而周慎鼻底缓缓有血液流下,因为李祟那一脚狠而快地蹬上了他的鼻梁。

两人的路数都是为了羞辱对方,多日的怨气,使他们方才站定,又立即冲上去,。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俩这哪是高手过招?就跟街头混子斗殴没什么两样,什么手段都招呼上来,打红了眼,拳头落在身上也不顾,是以伤换伤的打法,。

周慎一开始还保持着世家子的翩翩风度,剑鞘挡得从容,渐渐在李祟穷追猛打的势头下有些支绌,也生了火气。

薛得香一脸捉着急地在我身旁观战,。李祟浑身是伤,满头是血,周慎比他好不到哪儿去,薛得香为李祟打气:“李哥,李哥,你可别叫人打死啦!你还有答应我的事儿没办呢!”

宋焦倒是看得兴致勃勃,不断拍手喝彩,他笑道:“你看周慎平日装得那么酷,撑不住了吧,。你看李祟那小子平日那么狂,打脸了吧……”

突然,宋焦想起什么,对我说:“鹦哥儿,要不要我阻止一下。”

我犹豫了一下,对他说:“你先给我搬个板凳儿,称一斤瓜子儿来吧。”

宋焦有些惋惜地說:“不能再打啦,再打误了时辰,我还想闹洞房呢……”

他说话间已经从原地冲出,一脚踹在李祟胸口,一胳膊撞在了周慎下巴上,登时就将两人分开,他冷声道:“都他娘别打啦!”

宋焦生平没其他爱好,就是爱看戏,从前爱看女人打架,看两个女人骂街,。他认为骂街是一项博大精深的艺术,人在愤怒时迸发的智慧往往是精妙的,骂街时一句妙趣横生的话往往能让他偷乐好几个时辰,。但他不喜欢男人打架,往往唾骂一句:“愚蠢,无趣!”

刚被分开的两人又准备冲上去,宋焦寒了脸色,他不耐烦了,。宋焦一不耐烦,徐天生气焰都得矮三分,我流着冷汗,正不知如何收拾,一声大笑破空袭来:“抢在本大爷的前头,周慎你好大的胆子!”

闻言,周慎浑身一僵,随即目绽凶光,恶狠狠地转头看去,。众人不禁一哆嗦,平日温文有礼的周二公子,方才打斗都不见狰狞,怎么这下突然性情大变?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手拿一串糖葫芦,倚在墙壁上,歪嘴一笑,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齿,。徐天生果然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喽啰,都是他在东街收养的孤儿。

当初徐天生第一次被官差大哥捉住,官差大哥让他写名字,他歪歪扭扭就写了两个字,周肾,搞到后来,大家都以为是我阿弟卖假药。

由于街坊们总说徐天生爱模仿周慎,所以两人心里都不自在得很。,我阿弟那样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一听到下人谈起徐天生就跟便秘了一样。

“知道本大爷来干嘛吗?”徐天生一直微笑,看着我,“调教你家小娼夫来的!”

“李祟冷笑几声,不顾我阻拦就上前。,他刚刚才跟周慎消耗一场,有伤在身,可是浑然不惧,眼底反而隐隐有兴奋之色,对手越强他越嚣张。

徐天生说:“小娼夫,本大爷一看你这干干净净的小脸蛋,就忍不住想践踏一番啊。”

“姓徐的,我虽消耗了不少力气,还是能跟你这条臭狗弄上三百回合的!”李祟狂妄无匹。

“嘴硬,没了力气,李祟你就乖乖受着吧,看本大爷如何将你摧残得梨花带雨,像春香楼的姑娘们一样直呼‘大爷住手啊!”徐天生咬牙切齿。

“只怕是小爷我让你欲生欲死,化骨销魂,哭喊‘郎官求饶啊!”

周慎皱了眉,众人都听不下去了……我拼命咳了几下,徐天生醒了神,脸色如常,他一把将糖葫芦扔开,懒洋洋地道:“话虽这么说,可是欺负你一个伤员,有失本大爷男子汉的气概,。小娼夫你小子就是欠揍,欠得本大爷手痒心痒,咱俩细水长流,总归得打一场,倒到时候看是谁调教谁!”

言罢李祟就要带着我离开,周慎立刻动身,准备拦截我们,。徐天生却将手臂伸开拦住他,一字一句地说:“今天坏婆娘成亲,你抢了本大爷的头筹,咱们怎么算?”

周慎理都没理他,徐天生斜睨着他道:“又摆酷?本大爷告诉你,你今天还就不能去追坏婆娘,。坏婆娘这么坏,难得有个小娼夫娶她,这是为民除害,。况且,先前我跟坏婆娘说好了要喝她喜酒的,今天,坏婆娘有我徐大爷罩啦!”

周慎依旧不说话,徐天生嘻嘻地笑道:“我的肾,回去吧。”

闻言,一旁的人忙擦冷汗,。周慎终于转过头,淡然说:“我也受了伤,你要对我动手么吗?”

“可是你跟娘们儿计较,太掉我们男子汉的面儿了啊。”徐天生声音一轻,拳头已经举起来,眼看就要重重砸在周慎的俏脸上,。周慎五指如爪,握住了他的拳头,他抬眼,双目通红,青筋绽露,仿佛迫不及待地迎来这一刻,他说:,“赐教了!”

两人打斗起来,李祟带着我远远儿地避开了他们,来到了吴河边的那座神殿,。李祟脸俏嘴甜,神婆对别人都很古怪,偏偏对他好,我们又一路上了塔顶。

天黑下来,我与他并肩而坐,他指着远处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宅子,對我感慨:“怎么我们俩走了,他们还在府里凑热闹呢。”

我说:“李祟,今晚我们还回不回去了,?这儿冷得很。”

“冷吗,?我怎么不觉得,。”他一手按上我的肩头,将我扑倒,我的脑袋被他的手掌垫着,是以没有磕到地砖,可我还是觉得脑子一声嗡鸣。

他两瓣嘴唇亲下来,逡巡的目光四处落在我的耳垂,、胸口,、颈子,每一处都溅起火星,最终在他手指的引导下蔓延成冲天火势。

那双手肆意抚摸,揉捏,但是却艰涩,带来丝丝疼痛,像一只莽撞不谙情事的小狼。

他抱起我的上半身,解开了我的第一枚扣子。

他的喘息湿热又绵长,粗重得一下一下拨动我的太阳穴,。少年的嗓音沾染着情欲的迫切,沙哑又轻柔,跟白天张牙舞爪到处跟人叫板打架的李祟如此不同。

我突然一个翻身,跨坐在他的腰部,俯身上去,从他微开的贝齿吻下去,。他还在惊愕之中,细密的喘息被我的舌头压了下去,他不断从鼻子中闷哼一声。

我顺着他的喉结一路吻到胸膛,他轻声笑起来:“我们早该洞房。”

又一笑:,“周为鹦,你太重了……”

他突然闷哼一声,他的裤子不知何时被解开,凉风袭来,屁股冷嗖嗖的,他紧张得满头大汗。

“周为鹦,你还真是个流氓啊。”他说。

李祟其实并不知道该做什么,他的目光盯着我,我没动,他也没动,。我的一只手终于移到了亲密之地,他身体彻底柔顺下来,两腮桃红,双眼明亮汪汪,这样一副娇嫩的容貌,玉脂做的身子,更像是京都哪个高宅的大家闺秀。

“周为鹦,你……”

我看到他这副小奶狗的乖巧模样,联想到他平时张扬跋扈一副“小爷就是欠打,你来打我啊”的表情,不禁深为感慨,床下是小霸王,床上就呜呜咽咽了。

我的手按上了他的咽喉,在他毫无准备时突然发力,我凑近他的脸,压低了声音,问道:“李祟,在我这里,撒谎的孩子会没命。”

我衣衫不整,坐在他身上,眉眼间全是笑意,手掐在他颈间,外人看来,更像是一种调笑。

他睁开眼,却没有太多惊讶,。我继续说:“你来京都,到底是什么目的,?我摸清了你的底细,你非常受你父亲的厌恶,从一出生起,你父亲就怀疑你是你母亲与别人偷偷摸摸生下的,因此给你取名为祟,。若不是他只有你一个儿子,你早就被废,十三岁那年更是差点被幽禁至死,。你究竟为什么要与我成亲,?你再敢说喜欢我,我就掐死你。”

我补充道:“我绝对有这个力气。”

“我就是喜欢你啊。”李祟笑了笑,眼光炙热,“再说一遍,我就是喜欢你。”

我的手瞬间加重力道,又倏然松下来,我翻身下来,说:“你太不诚实了。”

我俩正相对无言,突然我一拍脑袋,大叫不好!我想到走的时候徐天生还逗留在我家附近,要是我阿弟打赢了还好,没赢,他还不得进去为非作歹一番?

李祟没想到我的心事,他漫不经心地穿上自己的鞋子,说:“那个徐天生不简单。”

“我当然知道!”我正心烦意乱。

“他这个人不仅身手不简单,来历也不寻常,他后面一定有人。”他说。

“你是说,徐天生被京都哪个富婆包养了?”我好奇起来。

李祟似笑非笑地望着我:“那你知道,你的那个小奴才宋焦,用的是军中杀人术吗?”

我一愣,他又说:“你弟弟周慎,无论昼夜都会隐匿自己的气息。”

“你舅舅是高手,跟陈鼻打不会输的高手,。”

我说不出话,他枕着头,望着夜空,说:“不是我发现的,是陈鼻,。虽然他们已经做的得几近完美,但任何事物都逃不过陈鼻的眼。”

静默了好一会儿,我正想开口询问,突然天空一声轰然巨响,我猛然转头,发现巨响的源头在我的宅子!而我的宅子此刻陷入一片火海中!

“他娘的!”我怒吼一声,甩下李祟就跑,李祟紧跟我后面,。

我还没走跑到我家,宋焦就哭着脸扑了我个满怀,他一边呜呜哭,一边哽咽着说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鹦哥儿,徐天生说是替你的意思,把宾客的份子钱都强收走啦。”

闻言,我眼一黑,登时站不住。,然后,我看到宋焦抬头,又说了一个更不好的消息:“曹东吹那个神经病,他……他他把咱们周府给炸啦!”

下期精彩:周为鹦与李祟离开后,徐天生跟周慎从白日打到了黄昏,最终徐天生胜出,开始替周为鹦向众人讨要份子钱!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