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追星我骄傲,我为爱豆打个call

之前收到一条私信问我有没有喜欢的爱豆,还说觉得编编们看起来都不食人间烟火。我:???这位傍友,你太不了解《飞·魔幻》这群小姐姐了!我们不仅食人间烟火,还食得特别凶残,各个都是捋起袖子就能——为爱豆写出动人诗篇的老缠粉啊!

美编:这就是你这期互动爆字数的原因?

晴子:小沐的锅。

岑小沐:怪我咯!

PART.1 见过的真人明星

晴子:逛街能遇到何炅签售,在车站和杜海涛擦肩而过,隔着玻璃窗看到汪涵路过,坐在树杈子上目睹了飞轮海签售会全过程,SHE演唱会上厕所遇到Hebe,误闯芒果台的演播厅撞上萨顶顶,被游鸿明踩过一脚,我与李易峰最近的距离只有一个手臂……只有不想见的,没有见不到的,毕竟我生活的地方叫星城长沙……之前有个什么节,据说去黄花机场蹲一天,能遇到几百个明星,只要你有时间,够勤快,起得早,睡得晚,舍得跑来跑去,虹桥一姐算什么,你就是黄花一姐!

罗胖胖:我朋友圈有个小哥哥,我一直不知道他是模特和演员,因为不太红。后来看一个节目,发现他在里面,跟吴亦凡和赵丽颖一起录节目,当时我一直觉得这个人好眼熟啊,这是谁啊,演过什么剧啊?但就是想不起来。过了大约半年,我才想起来,觉得眼熟是因为这个人经常在朋友圈发自拍……

川贝:高中去看芒果台的元宵喜乐会,见到了很多明星。印象深刻的是那次张杰的伴舞好像受伤了,他去休息室看伴舞。我们当时觉得节目很无聊,在演播厅里待着还不如在外面转转看明星。然后张杰的经纪人经过,问我们有没有看见张杰,我们顺便指了下路。结束的时候,好多张杰的粉丝追着要签名,张杰被人护着上车走了(跟谢娜一起)。我们跟在队伍后面又碰到了他经纪人,他经纪人主动给了我们几张签名照……还是热乎乎的,被我以一顿KFC换给了一个粉他的同学。

岑小沐:文学明星也算明星对不对!我去北京比赛那次,因为比赛和录制是在晚上,白天有个类似一日游的安排,刚好车到了北京西单图书大厦的时候,我男神!北师大的教授康震在签售!我看到他真人了!他是除了钟汉良之外,我最喜欢的男人!真是活生生见识到了什么叫腹有诗书气自华,和小哇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帅。

团子:总幻想自己能在长沙遇到某个明星,结果没有遇到过一次。不过,他没见到我但我见到他的那种算不算?比如陈医生。和室友去了他在深圳的演唱会,最后喊“安可”,跟着周围人一起喊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又听到了一曲的那会儿,心脏超负荷,整个人都癫狂了。现在想想,手心都会冒汗,亢奋哈哈。

林阿饭:作为一个万年舔屏狗,基本上明星和我最近的距离就是一个手机荧幕。不过有一次在朋友的带动下,我买了莫文蔚的演唱会门票,位置虽然比较靠后,但也可以说是亲眼见到了真人明星啦!话说演唱会的氛围真是好啊,虽然莫文蔚的好多歌我都不会唱,但还是跟着朋友们一起扯着嗓子瞎吼,明明是安静的歌,愣是让我们吼出扛着机枪去战斗的效果,哈哈!

PART.2 追星做过最疯狂的事

团子:就是去看陈医生的演唱会,哈哈,毕竟我是一个不追星的人。

川贝:最疯狂的经历就是2013年独自一个人去韩国看了东方神起十周年演唱会,我真的很棒啊!

罗胖胖:孔刘娶我!在杂志上和男神表白,够不够疯狂啊!

林阿饭:以前是穷学生党,根本没钱追星,接机什么的根本不可能,但还是要大声说出我对偶像的爱啊!怎么办!于是,我写了自己和偶像的一篇同人文,还兴致勃勃地要求在广播室播音的同学念了出来!现在只想穿越回去,抽死自己(手动微笑)。我的课桌上,都是我用小刀刻下的“沈昌珉,我爱你”,毕业的时候赔了50块。

晴子:前几年我真是老喜欢李易峰了,有年过年后他在上海开粉丝见面会,刚好是上班第一天晚上,就算第二天一早飛回来直接到公司,至少也要请一天半的假。那年我在江苏过的年,为了去见面会,我请假的理由是没有买到回长沙的票。为了这个谎言,过了大半年我才敢晒见面会的照片……然后,发现:大家、都、知道,我、去看、见面会、了。好尴尬啊。

接下来,有请钟汉良家的岑小沐开始她的表演——《记一场难忘的演唱会的流水账》。

岑小沐:“2017南京站乐作人生巡回演唱会”是钟汉良同学人生中第五场演唱会——第一次、第二次因为穷,没能去,第三次和第四次……真巧,又是因为穷呢,还是没去成——到了这一次,虽然我依然穷,但提前一年我就写好了《西宫太子东宫妃》的稿子,在等发稿费攒钱去看演唱会!万万没想到去之前身体出了个小状况,可最后还是一瘸一拐地坐飞机去了,是不是真爱!是不是身残志坚!

我随了我爱豆,方向感不好,去的时候其实很忐忑,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走丢了。没想到在酒店认识了一个“良民(钟汉良粉丝的昵称)”小姐姐,还约好晚上一起去体育馆。

在会场外遇见一位奶奶狼(良民自嘲的称呼,每次见到他都像嗷嗷叫的狼),笑得腼腆又可爱,指着身边的老伴儿说,他带我来看小哇演唱会。爷爷身为一名优秀的凉薯,站在一旁笑得坦荡又纵容,一不小心就被秀了一脸。老奶奶还说:“不知道能不能追到小哇的七十岁,但我一定要追到我自己的七十岁。”老爷爷在一旁鼓励她:“努力锻炼身体,我们一定可以去看小哇2044七十岁的演唱会!”好感动!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好“凉薯”(良民家属)!

晚上第一次小高潮是钟爸钟妈入座,狼们如何掩饰得住一颗想上前叫公公婆婆的心?但公公婆婆已经习惯了,没办法,毕竟儿子这么优秀,排着队的儿媳妇就是有点多呢!

演唱会终于在万众期待下开始了!

但我们小哇今天自始至终裹得非常严实,一共多少套衣服忘了数,就说一套有故事的吧。今天现场有一个穿婚纱的良民被翻牌了,小哇穿了一身红,真的好像新郎官啊哈哈哈!还有个鲜红斗篷,走一走就要假装快掉了来调戏狼,而且!他现在还学会撩黑草(喜欢钟汉良的男性粉丝)了!对近两年飞速增长的黑草数量表示很满意!同时表示不介意他们是陪女朋友来的!

黑草们激动了,山顶的凉薯和良豆(良民的娃)们也激动了。

对了,今天来的嘉宾也非常多,小姑上场就被喊得有点害羞,全场高呼:小姑!小姑!

小哇:她可以是你们这么多人的小姑吗?

狼:可以!

小哇:谁说可以……好吧,今晚可以!

而且我们哇他!竟然!现场玩起了自拍!小姑跟着她哥学会了撩狼!自拍完在全场高呼“发微博”的呐喊声中轻轻地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等等啊!小姑把自拍交出来!

插播一个小剧场。安可前的谢幕,保安大叔们默默收起了自己的椅子,纷纷站了起来准备维持秩序,结果全场高呼三分钟:钟汉良!

接着帷幕拉开,小哇出场,全场疯了。保安大叔们懵了,最后把椅子放回去,默默又坐了下来。

啊……小剧场还有2!

大合唱的时候,我视野里能看到的所有保安大叔们全都震惊脸环顾全场。

嗯……小剧场还有3!

最后真的谢幕了,小哇趴到地上在里头看我们最后一眼,狼们再一次疯了!

呃……小剧场还有4!

因为我坐得比较近,小哇唱到后来嗓子有点哑了,第一次咳嗽的时候不小心收音了,听得狼那叫一个心疼,大声说让他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哇啊,继续唱啊,在间奏的时候偷偷背过身,避开话筒又咳嗽了几声……一点不夸张,当时我就哭了!

长沙有只狼,只爱钟汉良!

演唱会结束之后,我发朋友圈感慨说:这可怎么好,才刚结束我就想去看下一场了!

我爸回复:年轻人嘛,兴奋我是理解。 但是不要总是去啊,小哇每次都见到你他多烦呀!

我:???(不,爸爸,我就是要去混个脸熟。)

我爸还在继续:你那么喜欢小哇,可小哇吃素你吃肉,小哇苗条你像猪,小哇真可怜啊,被你这样的人喜欢。

我:???(可是这样不是刚好互补吗,爸爸!爸爸你真是严格!我公公都没说什么呢!)

晴子:写完了吗?

岑小沐:关于钟汉良,我有19741130个字想说!

赞 (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