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天下

鱼十青

【楔子】

元清十六年,瑜灭南楚,南楚镇北将军德阳携全家归顺于瑜。同年,瑜帝册封德阳为步兵校尉,驻守南疆。

元清二十五年,德阳抵御外敌有功,晋为安南将军,其女册封郡主。

元清三十年,瑜灭东齐,德阳征伐有功,晋为骠骑大将军。

【壹】

元清三十一年,春。

朱红雕栏的亭外,细密杏花如雪堆砌,绰约花影下,一个明媚少女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栏杆上。

“四皇女,又怎么了?”德音托着腮问。

德音九岁时,遇一道士说她命格清奇,隐有凤鸣九天之势,这话传到瑜帝耳里,却别有一番寓意。她父亲奉旨镇守南疆,瑜帝则亲封她为郡主,将她安置宫中,与众皇子皇女一同教养,美其名曰让父亲没有后顾之忧,实则为质子。

自她入宫以来,总有人喜欢时不时地找她的麻烦,就比如眼前这位四皇女——瑜洁。

瑜洁将一把弓拍到石桌上,挑眉道:“你身为骠骑大将军的独女,敢不敢与我比试一场?”

德音靠在栏杆上,散漫地说:“不比。”

瑜洁刁蛮任性,又受瑜帝宠爱,她才不想惹上这个麻烦。

瑜洁讥笑道:“你这般害怕与我比试,难道是怕丢了你爹的脸?人人都说骠骑大将军英武,当年南楚还不是被大瑜灭了,看来南楚叛臣也不过是徒有虚名。”

德音耸肩笑道:“四皇女说是,就是吧。”

瑜洁轻嗤一声,便携宫女离去了。

望着瑜洁的背影,德音唇畔的笑容渐渐隐去。无论她父亲为大瑜立下多少汗马功劳,在那些皇族心里,她父亲始终是背主弃义的小人。

她冷着脸提起桌上的长弓,转身搭弓,一箭正中红心。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好箭法!”远处廊下,瑜景一袭明黄锦袍风华灼灼,他身旁还有一青衫少年。

德音心中一惊,心道又是这只笑面狐狸,表面上却是恭敬请安。瑜景是大瑜太子,也是最让她忌惮的人之一。

“久闻令尊大名,今日得见郡主箭法,果然风姿不凡。”待他们走近,瑜景身旁的青衫少年轻笑开口。她闻言抬头,柔和的日光照亮那人的轮廓,眉目俊朗,霁月清风。

“是你?”德音惊讶地开口,是那日在跑马场救下她的少年,她记得他的眼睛。

三个月前,宫内举办了一场馬球赛。

德音到底是少女心性,压抑许久便忘乎所以,在场上纵马驰骋。等她想起父亲要她在宫中敛其锋芒的时候,她才惊觉收缰,谁想马儿太急竟将她重重地甩了出去。

场上尘沙飞扬,马蹄肆乱。疼痛自四肢躯骸传来,耳边人声鼎沸,她却什么也听不清。恍惚中,场边一青影竟径直飞身过来,将摔伤的她拦腰抱起,直奔场外。

那人的怀抱温暖有力,还萦绕着淡淡的竹香,令她莫名心安。日光刺得她头晕目眩,她努力睁眼看那人,是个清俊少年,一双眼眸如墨明澈。昏迷前,她唯一听清的是他清朗的声音。他说,不要怕。

她苏醒时,是在太医院的榻上,却不见救她之人的身影。那个仿佛从天而降的少年,是梦吗?她怅然若失地坐着,良久嗤笑一声,一定是梦吧,她一个人在深宫中披荆斩棘惯了,从不曾有人救她于水火中。

而今,那日的少年云淡风轻地站在她面前。她压下轻颤的嘴唇,直直望着他,含笑道:“那日多谢阁下出手相救,还未请教尊名?”

“不过举手之劳。在下卫长廷。”一片杏花拂落他肩头,暗香缥缈。

微风吹皱了他的衣袂,也将她的心湖吹起层层涟漪。

卫长廷。她默念这三个字,只觉唇齿缭绕生香。

【贰】

如今满朝文武谁不知晓太子少师卫长廷,年及弱冠便是满腹经纶,冠绝古今。卫长廷与太子同庚,自幼师从南楚高人,南楚覆灭后他便浪迹江湖,机缘巧合之下,被人引荐做了太子少师。

德音栖在葳蕤树枝中,听着路过的宫女眉飞色舞地讲述卫长廷的事迹,渐渐陷入了回忆。

两年前的春夜,她溜出寝殿透气,却在百转千折的宫道中,巧遇了迷路的卫长廷。

那夜他们游宫夜话,相谈甚欢。

“郡主,你看起来一点儿都没有寄人篱下的战战兢兢。”僻静宫殿前,卫长廷淡淡地开口,“但我知道,你心里苦。”

德音紧咬下唇,她隐忍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看穿她伪装下的惶恐不安。

那是她第一次讲述她的身世,她生于元清十六年,那夜瑜军铁甲压城,原本她父母是可以远走的,但母亲突然临产阵痛。父亲开门投降,归顺于瑜,只求保他家人平安。然而因长期忧思,她母亲终是难产而亡。

“他们想用我来牵制住我父亲,”她踉跄地笑道,“可在他心里我是害死他爱妻的元凶,他一点儿都不在乎我。”

“我也是南楚人,以后,我来护着你。”他揽过她,郑重地在她眉间印上一个缱绻的吻。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吻震住了。额心逐渐灼热起来,她骤然推开他,喘着粗气说:“虽然你救过我,但还是,请……请你自重。”

他笑道:“哦?本以为上次跑马场一事儿,已经表明了我的心意。”

“什么心意?”

“我心慕于你。”

闻言她面色涨红,恼羞成怒道:“本以为卫少师是个君子,谁承想也是个徒有虚名的轻薄浪子罢了!”

她咬住嘴唇。他心慕于她?他们不过几面之缘,他竟如此笃定地说出这种话,亏得几日前在御花园中……她沉寂多年的心竟还有丝触动。

他笑得云淡风轻,说:“君子对心仪之人,也要敢于表明心迹啊。德音,我对你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皎皎月光下,温润清俊的少年直直地望着她。

此后,卫长廷果真如他所说,在她被人刁难时、在她进退维谷时、在她孤独落泪时,他总会不经意地出现,巧妙地维护她。他待她,与待别人是不同的。

是他给了她温柔和期盼。这两年,她也终于认清自己的内心,便任由自己,沉沦于他那双如墨的眼眸中。

宫女的声音渐远,德音伸了个懒腰,心想这个时辰他也该出宫了。这条青石小路,是他出宫时的必经之路,她时常在这儿等他。

远处男子青衫缥缈,颇有些遗世独立的感觉。待他走近,德音猛地从树上倒挂下来,喊道:“卫长廷!”

眼前的女子如瀑长发垂悬,漆黑眼眸中还透露着些古灵精怪。卫长廷宠溺地说道:“阿音,这招你都玩了千百遍,还不腻?”

德音从树上跳下,娇嗔道:“你就不能装作被吓到了,骗骗我吗?”

卫长廷捏捏她的脸蛋,轻笑道:“这世上,我永远都不会欺骗的人,就是你。”

她面色微灼,说:“走吧,我送你一程。”

【叁】

目送卫长廷离开后,德音转身就与寻她的宫人撞了个满怀。

“郡主,太子殿下传唤。”

不出德音所料,瑜景又传唤她去做伴读。果然,这太子折磨人的手段可高明多了,自小就如此,动不动就让她磨几个时辰的墨。德音暗自腹诽,却不得不照做。

这深宫中,她所有的温暖和期盼,都是卫长廷给的。卫长廷说,会娶她为妻,他们会一同饱览四季风光,游遍千山万水……可瑜帝不会轻易放她走,她父亲也不会同意……

“德音,你入宫多久了?”

她的思绪被瑜景打断,她温顺道:“自元清二十五年起,已有八年。”

瑜景一双丹凤眼微挑,沉吟片刻说:“你年方十七,我也到了娶亲的年龄。你可愿嫁于我?”

磨墨的手一顿,德音缓缓跪下,郑重地说:“殿下身份尊贵,德音不敢肖想。”

瑜景恢复了一贯似笑非笑的模样,轻叹道:“说过多少次,私下时我们‘你我相称,你总是这般拘谨。”

他提起笔,不再言语,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有德音心乱如麻,这些年瑜景对她若即若离,这个待人进退有度的太子,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德音回到寝殿时,其父清剿东齐残余势力有功,被封为一品护国大将军的消息传来。德音哂笑,难怪太子突然求娶。如今她父亲在朝中势力,早已不可与先前同日而语。

而后几天,太子总是借故传她作陪,使她烦不胜烦。

这日午后,有宫女传话,说四皇女唤她。这正好避免了太子再召她的麻烦,思及此,她便去了。

那宫女将她引至一偏僻破落的冷宫内,趁她不备时将宫殿落了锁。

“小小叛臣之女,也敢肖想卫少师,卫少师岂是你能染指的!”门外的宫女讥讽道。

卫长廷处处维护她,惹得宫人变本加厉地刁难她,不过这种把戏,她早已习以为常,毕竟他们不敢真的把她怎么样。

可这次她失了策,被锁了整整两天,她扒着门缝撕心裂肺地高喊,直到精疲力竭。

同天傍晚,冷宫起了大火。炽热的火浪席卷整个房梁,浓烟滚滚,她蜷缩在角落里剧咳不止。

曾有道士说她命格清奇,但此生有两次火劫,熬过了就是涅槃重生,凤倾天下;熬不过就是红消香断,碾作粉尘。

火海中,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怕是今日要葬身此劫了。

意识逐渐抽离,模糊中只听有人破门而入,急切高呼她的名字。是熟悉的青衫,她虚弱地抬手道:“卫长廷……”

“阿音!”卫长廷俯身将她抱起。她紧紧地攥住他领口,熟悉的竹香环绕着她,令她莫名安心。

随后冲进来的瑜景身形一顿,他看着卫长廷焦灼地抱住德音,那怀中娇小的人儿面色惨白,双目紧闭,却十分依赖地靠着卫长廷的胸膛。他眸光稍稍黯淡,随即侧开了身。

【肆】

德音昏迷了一夜才幽幽转醒。

太医嘱咐德音好好休养,她便整日靠着床柱怔忪,似是沉思些什么。这几日卫长廷一次都没有来过,倒是瑜景日日来看她,不仅带些小玩意儿哄她,还亲自喂她喝药。

那日德音独自在庭院中走动,一洒扫宫女恭敬地将一张字条递给她,道:“将军的信。”她这满殿宫人皆是瑜帝的人,只有这个洒扫宫女,是父亲培养多年的暗桩。

德音看完信后,平静焚掉。跟之前寥寥几封密信一样,不过是劝她谨慎行事,只字未提火灾之事。

宫中危机四伏,她却必须为了父亲所谓的大计,隐忍蛰伏。可她早已身心俱疲。

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只想见到卫长廷。她跌跌撞撞,又去了那条青石小路。

待到迟暮,让她日思夜想的青影终于出现,但那人身旁还跟着一个娇羞的女子。瞳孔骤然紧缩,她紧咬下唇,那是——四皇女瑜洁。

她苍白着嘴唇离开,路上听闻有宫女窃窃私语——瑜帝准备为卫少师和四皇女赐婚,这几日正命他们培养感情呢。

她如遭雷击,失魂落魄地回去,当天夜里便浑浑噩噩地发起低烧。梦里,有谁温柔地唤她的名字,用温热的毛巾擦拭她的额头。她努力睁眼,却只瞥到一抹青衫。是幻觉吗?她仿佛嗅到了卫长廷身上的淡淡竹香。

破晓之时,德音已穿上庄正宫装,候在金銮殿外。她面色平静地一字一句道:“我要見瑜帝。”

此刻文武百官皆在场,其中不乏原南楚降臣,她要让他们看看,她父为大瑜抛头颅、撒热血,而她在后宫是如何备受欺辱。

她忍了这么多年,让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讨回点儿利息了。

大殿上她与瑜洁当场对质,句句掷地有声,求瑜帝就火灾之事给她一个交代。

早就知道瑜帝杀伐果决,但德音没想到他那么心狠,直接下令将瑜洁幽禁皇家别苑,终生不得离开半步。

瑜洁拼命磕头,道:“父皇!儿臣是叫人锁了德音,但那火不是儿臣放的!”

“德音,不是我,你放过我好不好?”瑜洁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发髻松散,双眼红肿。

德音缓缓抽走胳膊,看着瑜洁被拖走。瑜洁凄厉哭喊声自身后传来:“儿臣冤枉啊!”

德音恭敬谢恩,垂首间,眸中寒光粼粼。她自然知道瑜洁是冤枉的,因为那把火,是她自己放的。

在冷宫她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火折子,那日她估算出卫长廷出宫的时辰,点火引他前来相救。既然是命中注定的劫数,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

【伍】

瑜洁被禁,她与卫长廷赐婚一事自然不了了之。

但德音也再没去那小路上等过卫长廷,纵使夜里辗转反侧,纵使思念入骨。

半个月后,太子诞辰,夜宴东宫,他们又再见了。

“阿音。”夜幕下卫长廷望着她,似是欲言又止。

“卫少师。”德音微微颔首,端庄微笑,指甲却深陷手心。她在生他的气。

擦肩时,卫长廷一把将她带进怀里,紧紧抱住。下巴抵住她的额头,他闭目说道:“阿音,我好想你。”他的声音中透露着疲惫,沉稳有力的心跳在她耳畔回响,她紧咬下唇,不让眼泪涌出。

宴席上,觥筹交错间,七皇女突然起身向德音敬酒。看着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德音心下了然,四皇女与七皇女自小要好。

将要抬腕间,德音却看到七皇女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手生生在唇畔停住。

“郡主不胜酒力,这杯酒卫某代领了。”卫长廷不知何时走过来,他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德音愣住了,随即蹙眉说道:“你就不怕这是毒酒?你为何一点儿都不令人省心呢。”声线里带着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急切。

他笑得温文尔雅,低头在她耳畔说:“不怕。我说过,以后我来护着你。”

七皇女恼羞成怒,当场走人,而其他人似乎没注意到这边的小插曲,夜宴依旧。

没过多久,卫长廷朗眉微皱,他捂住胸口,借口抱恙离席。德音跟了出去,只见他脚步虚浮向偏殿走去,她连忙扶住他,他痛苦皱眉道:“好热。”

看着榻上神志不清、浑身滚烫的卫长廷,德音咬牙切齿,七皇女小小年纪,好狠的心肠。居然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令她出丑。

卫长廷觉得有一团火自他胸口焚烧,似要将他烧成灰烬。他用残存着的理智,用力将德音推开,语气由硬转软:“离我远点儿!阿音,乖。”他不能在这种情况下伤害她。

看着他如此难受,德音的心如针扎般疼痛。她倾身含住他柔软的唇瓣,心疼道:“卫长廷……”

“不行。”怀中的女子娇躯愈加香软,他想推开她,却觉双手无力。

德音含羞咬唇,手攀上他的脖颈,俯身贴近。他喉咙深处闷哼一声,醉眼蒙眬时,低头吻住怀中女子的雪白脖颈,痛苦道:“阿音,对不起……”

她含泪,轻轻啄吻他。他是她心目中的高山流水,朗月清风。她早已决定,此生非他不嫁。

缠绵过后,卫长廷蹙眉沉沉睡去。德音双颊娇红,伸手为他穿好衣裳。她的视线落在他光滑胸膛上,瞳孔骤然紧缩。

她嘴唇颤栗,这个说永远不会欺骗她的男子,终究是向她隐瞒了最重要的东西。

【陆】

当卫长廷蹙眉清醒时,看到的是德音寂寥孤冷的背影。

“阿音。”他沙哑开口。

她却翻身跪下,恭敬疏离道:“太子殿下。”

他嘴唇翕动:“你都知道了。”

德音默不作声,之前在冷宫,他救她时,火光氤氲她没看清,她还曾安慰自己是花眼了。如今她真真切切地看到他胸前南楚太子的胎记,又怎能再自欺欺人。

她早该想到,前南楚皇后,姓卫。

她抬头,唇畔似有嘲讽,道:“纵使太子不废这般周章,德音与父亲也会忠心追随,肝脑涂地。”

没错,卫长廷就是她父亲与她背后的主子,她多年来在大瑜宫中忍辱负重的目的只有一个——光复南楚。

“阿音,我是真心待你,并非因为你父亲。”卫长廷朝她颤巍巍伸出手,如墨眼眸中含有细碎隐痛。

德音却狠下心说:“离开太久,会惹人生疑,德音告退。”

她转身,泪珠扑簌簌落下。曾几何时,他是她的翩翩君子,如玉良人;可現在,他们之间只有君臣。他曾说将来带她远离宫闱浪迹江湖,可他偏偏是要光复旧国的南楚太子。因她最恨宫廷,此生再不愿做笼中鸟。

从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刻开始,她所有的奢望都已寂灭。曾经与他的一切,终究是一场梦罢了。

德音回到东宫时,已是人去楼空。她转身回了寝宫。

“你去哪儿了?”瑜景斜倚宫门,双眸微眯。

德音垂手不语,瑜景脸颊微红,步步逼近她,掐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去。

清冽的酒气灌入她的口中,瑜景的舌长驱直入,而她依旧神色怔怔,无动于衷。瑜景报复般地啃咬她的唇瓣,最后却逐渐柔软下来,在她的唇上辗转缠绵。良久,他松开她:“德音,八年久伴,我以为你早已知晓我的心意。”

“这些年你待我忽冷忽热,心意,不过是朝局变幻的借口罢了。”她木讷开口。

“你究竟是不肯信我,还是另有原因……”他声线颤抖,卑微脆弱。

她从没见过瑜景如此失态的模样,她睫毛微颤,渐渐回神,叹息道:“太子殿下风华万千,是京中多少闺秀的梦中郎君,又何苦对我苦苦相逼。何况,我早已有了意中人。”

瑜景目光渐凉,低声说:“你与卫少师私交甚密,宫中早已有风言风语。他已到了该娶亲的年纪,过两日我会向父皇奏请,寻一合适女子,为他赐婚。”

“你不会不知道吧?父皇多年来将你养在宫中的原因。”瑜景紧紧地抓住她的胳膊,“你的命格,注定了你是皇家的人。”

谁稀罕这命格,德音冷漠抽手,没有理会他,径直进了宫门。

【柒】

德音并没有等来瑜帝为卫长廷赐婚,只等来了瑜帝病重的消息。

一个月前,瑜帝被一道人蛊惑,服用丹药后,身子却每日愈下,然而他依旧执迷不悟,如今已是油尽灯枯。

德音知道一切都是卫长廷的计谋。她又收到了父亲的来信,父亲已经开始部署了。

她怔忪地趴在窗棂上,静听夏末蝉鸣,望着瓦蓝的一方天空沉思:人一生究竟为何而活?这王权纠纷中,她又该何去何从?

没等她想清楚,圣旨已下——瑜帝为她与瑜景赐婚了,并在宫外赐了一座太子府。

大婚定在初秋,宫里却已紧锣密鼓地开始准备了,这不仅是太子大婚,也是为瑜帝的病冲喜,宫人们自然不敢怠慢。

四处张灯结彩,而准新娘德音的寝宫中,却不见半分喜气。这几日,德音总睡不太安稳。

这夜,电闪雷鸣,暴雨滂沱。德音自梦中惊醒,寝衣早已被冷汗濡湿。

窗外一声惊雷乍响,有喑哑晦涩男声传来:“做噩梦了?”

德音尖叫一声,窗沿旁的案前,一个黑影端坐在那儿。

一道闪电撕裂,骤然闪现的白光将那人照亮,卫长廷清俊的脸庞一闪而过,复又陷入黑暗。

“别怕,是我。”他沙哑开口,缓缓走来。

德音嘴唇颤抖道:“这个时辰,你如何进宫的?”仅仅两年,他竟已能在宫中来去自如了。

“想要完成复国大业,在这宫中,没几个人怎么行?”他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她,瞳孔深不见底。

他手指抚上她的脸庞,动了动喉结,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嫁给瑜景的,我会在你们成亲前动手。”

“提前计划,不会有风险吗?”她双手紧紧抓住薄被。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嫁给别人!”卫长廷一反温和常态,语气冷硬,双目微红。

她鼻头一酸,双手抱住他的胳膊,哀求道:“既然我这么重要,那你可不可以,带我离开这皇宫?随便去哪儿都好,什么王权江山、光复南楚,我们统统都不管了,好不好?”

他缓缓摇头,神色肃穆悲壮:“我身上流着南楚皇室的血,光复南楚是我的使命。何况瑜帝喜好杀伐征战,这些年大瑜国库早已掏空,百姓怨声载道,大瑜氣数已尽……”

德音松开他的胳膊,手无力地垂下。

“你可知,这两年我时常这样坐在你案前,静静地望着卧榻上熟睡的你。”他唇畔噙着苦笑,“在你不知道的午夜。”

她惊愕抬头,下一刻,他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颊,嘴里嗫嚅道:“阿音,我好想你。”

夜色里,她再次沉沦在他如墨的深邃目光中。她闭上眼,一滴泪滑落唇边,她颤抖地环上他的脖颈说:“卫长廷,我也好想你。”

他伸手,将她腰间蕙带轻解,他们一同跌向温香软绡。滚滚闷雷中,他们十指交合,抵死缠绵。

【捌】

卫长廷的计划,是先除掉瑜景,再除掉瑜帝。

“可是,瑜景心思缜密,我又如何取得他的信任?”德音倚在卫长廷怀中,蹙眉说道。

卫长廷淡淡地笑道:“阿音,你太小看自己了。”

帷幔缥缈,轻纱飞扬。卫长廷在她的耳畔低声说:“此事一了结,你便是我唯一的皇后。”

次日,德音带了补品给瑜景送去。这几日,瑜景一直在瑜帝病床前侍疾,人都消瘦了不少。见德音前来,他唇畔绽开灼灼风华,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德音频频主动示好,很有成效。宫中人人皆说郡主和太子,是情投意合,天造地设。

一切都在往她预期的方向发展,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这夜火光漫天,德音被浓烟呛醒,寝殿里已是汪洋火海。她挣扎着起身,却觉头痛欲裂,难怪她睡得这样熟,原来是有人给她下了药。

这就是她第二个劫数。这一次的火势,比上一次更大,更凶猛。热浪似要把她烤干,额上豆大的汗滚落,她拼命撑着身体向外爬去,她不能死……

朦胧火海里,有人冲进来,是瑜景。他将德音打横抱起,神情焦急。然而此刻一根燃烧的横木陡然掉落,瑜景来不及避开,便俯身用背生生挡住。他闷哼一声,额上青筋突起,却牢牢护住怀中的德音。

“瑜景……”德音慌乱地揪住他的领口,“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他露出一个惨白的微笑,与以往意气风发的太子判若两人。

他强撑着把她抱出火场,终是支撑不住向后跌去。昏迷前,他死死地抓住她的手,虚弱地说道:“从前因你父亲的身份和你的命格……我怕父皇多心一直不敢亲近你,直到我被立为太子。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的后背焦灼一片,血肉模糊。德音托着他的脖颈,神色复杂道:“我信你。”

太医手忙脚乱地将瑜景抬走,德音紧咬下唇,究竟是谁想要害她?

破晓,火已被浇灭。德音站在庭院中,看被烧焦的断壁残垣。昨夜,死了不少人。

“将军的信与信物。”洒扫宫女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躬身道,“今日,将军已动身启程。”

德音盯着她半晌,终于接过那信物,垂眸淡淡开口:“昨夜,你在哪里?”

“奴婢被下了迷药,后来赶到正殿时,小姐已被大瑜太子救出,故悄悄退下了。”

德音轻轻颔首,昨夜定是她这满殿的人都被下了迷药,才没人及时发现火势,最后绵延成滔天大火。她面无表情地说:“帮我查一下昨夜火灾,我要的是真相。”

她眸中寒光乍现,宫女微惊,低眉俯身。

【玖】

“你说,是瑜景故意放火,安排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空荡的偏殿内,传来德音难以置信的声音。

卫长廷云淡风轻地说:“不这样,他如何赢得美人心呢?”

“可他受了很重的伤……人心太可怕了……”德音蹙眉,温柔的眼神里满是哀伤,喃喃道。

“这是证据。”卫长廷递给她一本册子,上面记载了瑜景身边贴身宫人小顺子放火的全过程。

“不过这样也好,他越这样,就代表他越在意你,我们的计划才好实施。”卫长廷摸摸她的头,嘴唇噙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就是差点儿害苦了你,你可知道我有多怕,怕再也见不到你。”

他目光幽深,暗藏决绝,说:“三日后的大婚之时,我们依计行事。”

德音点头,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柔柔叹息道:“这样忐忑不安的日子,马上就会过去了。”

卫长廷将计划再细细地叮嘱她后,自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便起身离开了。

他出门的一瞬间,德音原本依依不舍的神情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面无表情。她强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渐渐平复自己的呼吸,从袖中掏出父亲的人调查的证据——另一本册子。

两本册子上记载的事件经过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宫女给她的册子最后一句赫然是——小顺子是卫长廷埋在宫中多年的暗桩。

卫长廷原本的计划,是想以她为饵,将瑜景烧死。此计不成,他又按原计划,让她在大婚当日,在太子府的宾客和众将士的酒水中下毒,兵不血刃。

这就是她一直深爱的人,她所以为的他霁月清风的外表下,是颗冷漠狠决的心。

【拾】

德音与瑜景的大婚如期而至,那日太子府红绸飘摇,锣鼓喧天。

婚宴直至深夜,就在一片喜气时,卫长廷带领五千甲胄冲进了太子府。

而当卫长廷控制住在场昏迷的宾客时,原本已是东倒西歪的太子府侍卫队骤然起身,一时间院中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电光石火间,长刀已架在卫长廷的脖子上。

“你背叛了我。”庭中,卫长廷看向德音,神色平静。

廊下瑜景身旁,德音一身火红嫁衣,黛眉朱唇,冷若冰霜道:“是你先辜负了我。”

她暗自攥紧裙角,走近他,轻声说:“小顺子,明明就是你的人。”

卫长廷依旧笑得云淡风轻,可眉間分明闪过一丝颓败。他说:“若我说不是,你可信我?”

聪明如他,又怎会看不出眼前的局面,是有人刻意为之。若是往常,他怎会落入这种圈套,只不过凡是牵扯到她的,他都会乱了心。

月色下,德音恍惚又看见了当年那个如玉少年。

瑜景冷漠招手,四周房檐上已全是黑压压的弓箭手。

德音故作镇定的面容终于有了皲裂的痕迹,她转身伸开长臂,挡在卫长廷身前,难以置信地看向瑜景喊道:“你答应过我放他一命的!”

“放过他?你太天真了。明明是我认识你在先,你却对他倾心不已。昔日他救你一命,如今我也救了你一命,本以为你会回心转意,谁料你冥顽不灵。”瑜景狭长的眼眸微眯,如狐狸般狡诈危险。

瑜景睥睨着庭中的男女,冷冷道:“演了这么久的戏,本宫也累了。卫长廷,你真当本宫不知道你的身份吗?德阳将军早就归顺了大瑜,又怎会跟你造反。”

火灾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德音强忍眼眶酸涩,大声道:“若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她摸向腰间的信号弹,这是她父亲的信物,原本她还犹豫,如今终是痛下决心。

廊下,瑜景拿过随从手中的弓箭,对准了德音,手指却微微颤抖。他没有说谎,他是真的喜欢德音,但是跟江山社稷比起来,他只能放弃她。

“郡主被卫贼挟持,乱箭中不幸身亡,卫贼也当场命弊。”瑜景轻声说完,闭目,放箭。

箭矢离弦的瞬间,德音用力拉开腰间信号弹,夜空中炸开一朵璀璨烟花,照亮了半个京城。

可与此同时,卫长廷挣脱士兵的钳制,向前一个转身将德音紧紧地护在怀中。箭矢贯穿他的脊梁,他闷哼一声,沙哑道:“小顺子不是我的人……阿音,你信我吗?”

“我信!我信!”德音忙不迭地点头,拼命捂住他的伤口,语无伦次道,“对不起……我信你……”

可血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染红了他的青衫,他却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闭目笑道:“抱歉,以后我不能再护着你了。”

卫长廷的身体渐渐变凉,德音怔忪地抱着他。这一定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因为她的不信任,她永远失去了最爱的人。

所有混乱的思绪在瞬间澄明。他们的计划本就天衣无缝,他又何苦多此一举让她以身试险?火灾确实是瑜景安排的。卫长廷给她的册子,就是真相,只不过她的父亲,在真相上多添了一笔。

好一出离间计。她仰头凄厉大笑,眼泪终是夺眶而出。他们所有人,都被她父亲玩弄于股掌之上。

前几日她父亲来信吩咐,若卫长廷胜了,他便打着剿灭逆贼的旗号进京勤王;若卫长廷败了,他便打着光复南楚的旗号,集结南楚残余势力与朝中南楚旧臣,为南楚太子报仇雪恨。

待双方两败俱伤,他带兵入京,怎样都是合情合理。

气血攻心,她喉间一口鲜血吐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样很好。

【尾声】

那夜她父亲一路势如破竹,血洗皇宫,直取金銮殿。早已败絮其内的大瑜王朝在一夜之间,摧枯拉朽般谢幕。

元清三十四年,瑜灭。德阳登基为帝,定国号为熙,年号安阳。

安阳七年,熙帝驾崩,其独女德音登基为女帝,年号归廷。

德音身披庄严衮服立在权力巅峰,独自睥睨这万里江山。她果真如那道士所言,凤鸣九天,权倾天下。但她终是没能飞出宫廷这座牢笼。

自此深宫寂寥,孤寒一生。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