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星辰不及你(五)

叶非夜

前情回顾:

季忆冷静地揭穿了林雅的心计,林雅不仅落败,还让贺季晨愈加厌恶她;贺季晨和韩知返的对话无意间透露了贺季晨来B影真正的目的,他是为了谁放弃了一切?季忆在路边晕倒,是谁救起了她……

过了一小会儿,他才将烟伸到烟灰缸前,轻轻地弹了一下,烟灰簌簌而落。

韩知返宛如一个侦探一般,还在分析:“大学四年,你每个月都会往北京跑一趟,是不是来见什么人?

“是男是女?

“你之所以来北京,是不是和这个人有关?

“而这个人,是不是也在B影……”

“服务员,买单。”沉默了一晚上的贺季晨,终于开口说了韩知返今天见到他后的第一句。

“我该不会是真的猜对了吧……”

韩知返的话还没说完,签完账单的贺季晨掐灭了烟,又一次率先离开了。

因为金碧辉煌和北京大饭店离得实在是太近,所以两个人是步行过来的。

回到金碧辉煌的门口,韩知返指了指楼上还没散场的棋牌室:“要不要再上去玩一会儿?”

“不了,明早还有课。”

韩知返看得出来,贺季晨是真的没要再上去的意思,便和他道别,上了楼。

贺季晨在金碧辉煌的门口站了片刻,才去了停车场。

开着车,贺季晨往学校走去。

车窗外的光线,忽明忽暗地打在他的俊美的容颜上,他直视着正前方,神情看起来很平静,一直到接近学院路时,他忽然踩了刹车。

贺季晨望着前方空荡荡的街道看了片刻,才慢慢地转头,透过车窗,望向了路边。

昏黄的路灯光下,一个女孩,蜷缩着身子,蹲在地上。

她的脑袋垂着,他看不见她的脸,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

她的肩膀在微微地颤抖,像是在哭泣。

贺季晨盯着那样的画面,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受控制地一点一点地加大了力道。

季忆蹲在马路边,头埋在膝盖里,一手用力地按着腹部,一手狠狠地握着拳,皱紧了眉心。

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儿不知道什么原因,腹部莫名其妙地痛了起来。

起先只是微微地刺痛,她以为是岔了气,没太在意,继续往学校门口走去。谁知越走,腹部的疼痛感越重,到了最后,她疼得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就连双腿都痛得发软,根本迈不动步子。她只能捂着腹部,缓缓地蹲下身,盼着痛感等会儿缓解。

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痛感平息了不少,季忆抖着双腿,刚准备站起身,忽然腹部又传来了一道尖锐的疼痛,这次的疼,比刚刚要厉害好几倍,仿佛有把刀在腹中用力地切割着一般,疼得她闷哼了一声,眼泪险些飚了出来,随后整个人就又重新跌坐回了地上。

这一波袭来的疼痛,不但迟迟没缓解,反而越来越剧烈,季忆疼得浑身开始打战,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样的疼有些不对劲。她本能地伸出手去摸手机,想求救。

疼痛使她的指尖抖得不像话,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将包拖到了自己的眼前,她想去拉开包的拉链,又是一道钻心的疼痛传来。季忆痛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差點儿趴到地上。她勉强维持着身体,屏住呼吸,静待了一会儿,才咬紧牙关,将指尖伸到了包的拉锁处,却发现自己疼得仿佛虚脱了般,竟然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别说拉开拉链,就连拉锁她都握不住。

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涣散,她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过去,可腹部的疼痛越来越尖锐,她的后背被汗水浸透了。

街道上,时而掠过的车子的呼啸声,在她的耳边,渐渐地远离。

就在她整个人疼得开始恍惚的时候,她模模糊糊地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你怎么坐在这里?”

季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愣了一小会儿,才晕晕乎乎地抬了一下头。

她的身前出现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

季忆蹙了蹙眉,吃力地仰着头往上看,她的视线刚看到男人的腰部,腹部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黑,全身一软,就瘫在了地上。

“小忆!小忆!”那道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和刚刚的平稳一点儿也不一样,充满了焦急和担忧,就连声线都带了明显的颤抖。

季忆想,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用这样的语气喊她?

不过,她这个幻觉还挺真实的,居然还能感觉到那个男人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像是要将自己唤醒……

季忆睫毛抖了抖,想要睁开眼睛,却彻底昏厥了过去,在意识涣散的最后一秒,她好像听见了一句:“朱医生吗?你现在立刻来我这儿一趟……”

季忆再醒来,人已不在冰冷漆黑的大马路上,而是在一床温暖柔软的被褥中。

她躺在床上,茫然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头顶上的天花板有些陌生。她转了转眼珠子,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晚她一个人跑去四道口吃拉面,在回学校的路上,忽然肚子疼,她想打电话求救,结果昏了过去……那她现在是在哪里?

季忆想到这里,猛地抱着被子坐起了身,撞入眼底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这好像是一间卧室,纯欧式装潢,落地的大玻璃窗,米色的墙纸,精致典雅的家具,整个房间低调中透着奢华。

她这是在谁的家里?看着房间里的陈设,主人想必很有钱……季忆一面想,一面四处张望。

房间里有两扇门,一扇关着,一扇开着。

她透过那扇开着的门,可以看到里面是个更衣室,衣柜里挂着的是一排排整齐的男装。

所以,她这是在一个男人的家里?

季忆这个想法还没落定,卧室的门便被推开,她下意识地循声望去。

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在看到醒来的季忆时,脚步一顿,随后就亲切地笑了:“小姐,你醒来了?”

季忆盯着陌生的中年女人看了一会儿,迟疑地开口:“你好,请问你……”

中年女人听到这里,立刻笑着又开了口:“我是这里的管家,你可以喊我张嫂……”

说着,张嫂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继续说:“瞧我这记性,险些忘了,小姐,你稍等一下,我去通知先生……”

张嫂都没给季忆反应的时间,转身就一路小跑离开了卧室。

隔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卧室外传来了一道脚步声,季忆能辨认出来,这脚步声不是张嫂的。

张嫂刚刚离开时,没关门,察觉到脚步声的季忆,转头看向门口的那一刹那,穿了一身米白色居家服的贺季晨,恰好出现在了卧室门口。

季忆整个人蓦地定住,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季晨,大脑才迟缓地转动了起来。

昨晚把她带回家的人是……贺季晨?

所以,她昨晚昏迷之前,出现的那些幻觉,都是真的?

这个想法前一秒闪现在季忆的脑海里,后一秒便被她毫不犹豫地否决了。

昨晚昏迷之前,她看到的那双皮鞋是真的,可她听见的那些焦急的“小忆”肯定不是真的。

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賀季晨怎么可能会为她担忧?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季忆又听见有脚步声踏进了卧室,随后张嫂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话却是对着贺季晨说的,极其恭敬:“贺先生。”

季忆被张嫂的出现唤回了神,她这才发现,刚刚还站在门口的贺季晨,已经走到了床边。

他的靠近,让季忆极其不自在,手下意识地抓住了被单。

“贺先生,粥端上来了,现在让小姐吃吗?”

随着张嫂又一次开口,季忆这才留意到她手中比刚刚出现时多了一个餐盘。

贺季晨没说话,盯着季忆用力抓着被单的手指看了片刻,冲着张嫂微点了点头。

得到了他的允许,张嫂走到床边,她先将餐盘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拿了两个枕头放在床头,这才坐了下来,一边搅拌着热气腾腾的粥,一边冲着季忆开口说:“小姐,昨晚朱医生说您得了急性肠胃炎,给您打了吊针……”

原来,昨晚她忽然肚子那么疼,是因为急性肠胃炎啊……随着张嫂的话,季忆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手背,果然在左手的手背处,看到了针眼。

“……朱医生建议您这几天都吃点儿清淡的,所以我给您熬了点儿粥,您现在吃点儿吧,等会儿还要吃药。”说着,张嫂就将舀了粥的勺子,递到了季忆的唇边。

季忆盯着糯软的白粥,没喝,而是撇开头,看向了一旁站着的贺季晨,语气客套地说:“昨晚谢谢你了。”

她昨天穿的衣服,都还完好无损地穿在身上。季忆说完,就掀开被子,一副要下床的架势。

“小姐,你昏睡了这么久,早餐午餐都没吃,身体虚,还是先吃点儿东西,缓一缓再下床吧……”张嫂急忙开口劝道。

“我没事。”季忆回了张嫂一句,在地上找了自己的鞋子,弯腰捡起。

张嫂还想再劝,刚喊了“小姐”两个字,从进屋到现在都没说过话的贺季晨忽然开口,对着张嫂说:“你先出去。”

“是,贺先生。”

在张嫂起身时,贺季晨又补了句:“把粥给我。”

张嫂急忙双手递了过去。

贺季晨单手接过,等到张嫂离开,将卧室的门带上后,才看向了季忆:“吃点儿吧,就算没有胃口,也要多少吃点儿。”

穿好鞋的季忆,站直了身子,开口说的话,和贺季晨的话完全没关联:“真的很不好意思,昨晚麻烦了你。”

贺季晨眉心轻蹙了蹙,说的话虽没带任何的感情,可声线依旧很平稳:“怎么?粥不合胃口?”

自从和她重逢后,除了当初在温泉度假山庄,他言语尖锐地讽刺她那一次话说得有点儿多,其他的时候,他要么不跟她说话,要么说话的字数少得可怜,细算下来,这好像是四年后两人重逢以来,他第一次对她这般心平气和地讲话。

季忆总觉得有些奇怪,她望了贺季晨一眼,沉默了片刻,依旧没接他的话,而是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往下说:“我现在好多了,就先告辞了。”

贺季晨的嘴角紧绷了一下,季忆似乎看见他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悦,等她仔细望去,男子的眼底已是一片沉静和深邃。

他优雅地站在原地,目光平静地望着欲要离去的她,开口说:“你想吃点儿什么?我吩咐下人去给你准备。”

在季忆的记忆中,贺季晨很少像今天这般有耐心,若是换作从前,他能沉着气劝你一次就已经是奇迹了,今天居然连劝三句……季忆心底愈发觉得古怪。好一会儿,她才语气很轻地回了贺季晨一句:“谢谢您,不用了。”

随着季忆话音的落定,她清楚地感觉到男子的神情冷了下来,连带着室内的空气都变得充满压迫感。

季忆等了半分钟,看贺季晨没说话,便抬起脚,准备离开。

在她刚迈出一步的时候,贺季晨又开了口:“既然没胃口吃东西,那就把药吃了。”

贺季晨边说,边走向床头柜。

贺季晨不提药还好,一提季忆才想来昨晚自己生病所花的钱她还没给,于是急忙说:“贺先生,很抱歉,我刚刚一时之间没想起来,现在能麻烦您告诉我一下,昨晚的医药费是多少吗?”

背对着季忆站着的贺季晨,身影微僵了片刻,才弯身将瓷碗放下。

他仿佛没听到季忆的话一般,自顾自地伸出手拿了座机话筒,在上面按了一下。

电话很快被接通,从贺季晨的话里,季忆可以辨认出来,他是给张嫂打的电话:“倒杯水过来。”

挂断电话,贺季晨拿了床头柜上的袋子,从里面掏了几盒药出来,低着头看了一小会儿,然后取了药丸。

张嫂恰好端水进来,贺季晨顺手接过,然后转身走向季忆。

季忆不傻,当然知道贺季晨这是要让她吃药的意思,她不明白的是贺季晨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昨晚他把她从大街上带回家,她可以认为他做不到见死不救,可如今她醒了,她主动说走,他不应该感到很开心、很庆幸吗?

难不成他是在……

不知怎么的,季忆脑海里忽然闪过林雅,她整个仿佛被定住了一般,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了,好一会儿她才顺着刚刚的思路继续想下去。

在……替林雅道歉?

他是林雅的男朋友,薄荷和唐画画都说林雅搬到贺季晨的家里来住了,昨天她也亲眼看见他们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学校的超市门口。

当初在温泉度假山庄,林雅对她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甚至连宿舍都不住了,身为男朋友的他,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和舍友闹得这般不愉快,所以他才会捺着性子,又是让她喝粥,又是让她吃药,以此来表示歉意,希望她能看在他昨晚搭救她的份上,不要和林雅再计较过去的那些不愉快……

贺季晨有多讨厌自己,季忆再清楚不过,他绝对不会因为关心她,才会对她做这些事情。

贺季晨将水杯和药一起递到季忆的面前,他等了片刻,看女孩垂着眼帘,盯着地上的某处没反应,便出声道:“把药吃了。”

他顿了顿,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冲着即将离去的张嫂开口吩咐:“张嫂,你找张纸,把昨晚朱医生告诉的那些药怎么服用都写下来,等会儿拿给她。”

张嫂还没来得及回贺季晨一声,季忆就从刚刚的沉思中回了神,她冲着张嫂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不用了。”

张嫂听季忆这么说,急忙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望向贺季晨的视线,带了几分询问。

季忆知道,张嫂这是在等贺季晨点头,她转头,又看向了贺季晨,将刚刚的话冲着他又重复了一遍:“真的不用了。”

贺季晨没有出声,望向门口的视线却变得有些恍惚,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地眨了眨眼睛,将目光重新投向了张嫂。他想点头,示意张嫂就照他说的去办。站在一旁看贺季晨这么久都没反应的季忆,突然又开了口:“你不需要对我做这些……”

贺季晨被季忆莫名其妙的话搞得有些疑惑,他收住点头的举动,微微侧头看向了她。

季忆暗吞了一口口水,索性将话直接挑明:“……我知道,你之所以这么对我,是因为当初在温泉度假山庄,林雅对我做了那些事,你是在替她道歉。”

贺季晨的嘴唇無声无息地紧绷了起来,就连握着水杯的手的力道都在缓慢地加重。

“你放心,我不会拿她怎样的,更何况昨晚你还救了我,那件事,我会当作从没发生过。”季忆停顿了一下,接着飞快地从包里掏出钱包,拉开拉链,然后将里面的现金一股脑地全部拿了出来,“这些钱,我想应该够还昨晚的医药费了。”

贺季晨握着水杯的手,开始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季忆想,昨晚的林雅大概是有其他的事,没来贺季晨的家里住,若是等会儿她回来了……季忆一心想着尽快离去,看贺季晨没伸出手接钱的意思,便弯腰将钱放在了床上,然后冲着贺季晨礼貌地道别:“我先走了,免得等会儿林雅回来,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和麻……”

最后一个“烦”字,季忆还没说完,贺季晨突然扬手将手中的水杯,狠狠地摔了出去。

随着一道尖锐无比的“哐当”声,季忆吓得急忙止住了声,本能地想往后退一步,和贺季晨的距离拉得更远一些。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贺季晨猛地往前迈了一大步,狠狠地揪住了她的衣领,将她拽到了他的面前。

他像是气的,身体都在微微地发着抖,有着一股几乎能摧毁全世界的阴寒气息,从他骨髓深处一点儿一点儿地渗透出来,压迫感十足,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望向她的眼神,凌厉又阴冷,像是两把无形的利刃。

他胸口起伏得厉害,好一阵子,他才勉强咬牙切齿地出了声:“我告诉你,我……”

说到这里,贺季晨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险些说了什么样的话。他蓦地收声,用力地抿紧了唇,剩下的“和林雅没有任何的关系”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冲着她动了好几次唇,都没想到一个更好的说辞。

这似乎不是她第一次将林雅和他放在一起了吧,她居然把他做的这一切,都归根于他在替林雅道歉,甚至她还说什么“林雅回来”,她凭什么把林雅放进他家里……贺季晨越想越窝火,眼底都泛起了一抹猩红,揪着她衣领的指尖哆嗦得不像话,他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依旧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他恼火地一个扬手,力道极大地将她甩了出去。

季忆的身体,像是被狂风吹落的树叶,毫无反抗之力地扑倒在地上。

她的脑袋撞到了实木床脚,发出“咚”的一声响。

站在门口,望见这一幕的张嫂,吓得惊呼了一声,本能地冲着季忆冲了过去:“贺先生,小姐!”

只是张嫂还没跑两步,贺季晨突然厉声吼了一句:“不许管她!她不是要滚吗?让她自己滚!”

张嫂吓得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了,只能满脸担忧地望着季忆。

过了好几秒,季忆才从脑部的疼痛中回过神来,她一声不吭地试了好几次,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什么话都没说,也没看贺季晨一眼,直接迈着步子,冲着卧室门口走去。

他在她走过自己身边时,忽地伸出手,狠狠地握住了她的手腕,一字一句地道:“我警告你,以后少让我从你嘴里听到任何关于我的事!”

季忆面色未变,依旧没有转头去看贺季晨,只是微微使力,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掌心里挣脱,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的冷静和平淡,让贺季晨胸膛里的那股气更盛了,他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息心中的暴躁,可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她放在床上的那一沓钱,心底顿时堵得更厉害了。他转头,看到的是季忆即将消失在卧室门口的背影,情绪就又失了控,冲着张嫂吼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过来把卧室里刚刚她碰过的东西全部给我扔了!脏死……”

最后一个“了”字还没说出来,贺季晨余光瞥见女孩的身影晃了晃,蓦地就闭了嘴。

张嫂吓得连个“是”都没敢回,就急急忙忙地跑到床边,开始扯床单被罩。

贺季晨满脸阴寒地站在卧室里,直到楼下传来客厅的门被拉开,又被关上的声响,他才猛地转身,离开了卧室,进了一旁的书房。大概是心底的气依旧不顺,他将门摔得震耳欲聋。

坐在书桌前,贺季晨打开电脑,盯着屏幕看了不到两分钟,就又烦躁地将电脑重新合上。

他靠上椅背,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地静坐了一会儿,突然坐直了身子,拿起手机,在微信上翻看了一阵儿,最后指尖停在了唐画画的名字上。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一下唐画画的名字,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季忆在贺季晨的小区里转悠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出口。

从小区里出来,她走到路边,刚想拦一辆出租车,就听见有人喊自己:“小忆?”

季忆循声抬头,就看到唐画画站在街道对面的路边上。

……

昨晚腹部疼得那么厉害,尽管季忆今天已无大碍,却也不敢掉以轻心,和唐画画碰面聊了两句后,还是决定去一趟附近的医院。

唐画画恰巧没事,听她说要去医院,便热心地陪着她一起去了。

从医院出来,已是下午四点钟。

大概是生病的缘故,回到学校宿舍,季忆吃过药,倒头就睡了。

再醒来,窗外的天色已黑,薄荷不知道去哪儿了,只有唐画画在。她戴着耳机,窝在床上,时不时地傻笑一下,不用看季忆也知道,她肯定是在打游戏。

季忆下床去洗手间时,唐画画才发现她醒了。她将左边的耳机摘了下来,冲着季忆开口说:“小忆,你醒了?”

“嗯。”季忆应了一声。

唐画画用下巴冲着季忆桌子的方向点了点,道:“小忆,我那会儿看你在睡,没吵你,想着你睡醒后食堂应该没吃的了,于是就给你带了一些回来。”

季忆这才看到,她的桌子上放了两个保温盒。她冲着唐画画道了一声谢,然后就进了洗手间。

季忆是真的饿了,从洗手间出来后,就拉开椅子,坐在桌前吃起了唐画画带给自己的晚餐。

从菜色上看,是第一食堂的,只是味道有些不同,比平时吃的好吃许多。

季忆纳闷,忍不住转头问了唐画画一句:“你这菜是第一食堂的吗?”

“是啊……”唐画画盯着手机屏幕,指尖飞快地动着。

“怎么感觉和我平时吃的不大一样啊。”

“有吗?”唐画画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就没了声音,过了好一阵子,大概是游戏结束了,她将手机放下,又冲着季忆道,“是你太饿了,产生了错觉吧?”

季忆觉得唐画画说得很有道理,点点头:“也许吧。”

唐画画没再接季忆的话茬儿,而是从床上爬了下来,像是要和季忆分享什么重要的秘密一样,拉开椅子,凑到了季忆的身边坐下,然后一本正经地道:“小忆,你知道吗?我今天下午听见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消息!”

季忆转头看了一眼唐画画,因为嘴里含了东西,她的声音有些含糊:“什么消息?”

“关于林雅的。我才知道,原来她男朋友不是贺学长啊!”

贺学长……季忆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想到上午在贺季晨家发生的那些事,握着勺子的手颤了颤,垂着眼帘,面色平静地没有出声。

唐画画却自顾自地继续分享起了自己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或者说,她自始至终就不是贺学长的女朋友!她最近的确新交了一个男朋友,那个男生是我们系的,就是那个仗着家里有点儿钱,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勤快的花花公子杨朔。我估计啊,杨朔也就是跟林雅玩玩……”

唐画画说着说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啊”了一声,恍然大悟地说:“我就说林雅和贺学长哪里怪怪的,直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林雅当着贺学长的面,都说贺学长和她是朋友,有一次我想说贺学长是林雅的男朋友,结果她拍了我一下。我当时搞不懂,就没说,现在想一想,原来一直都是林雅自作多情,自封是贺学长的女朋友啊……”

所以,林雅和贺季晨其实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可他们究竟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似乎和她也没太大的关系……季忆顿了顿,继续默不作声地吃晚餐。

张嫂第五次出现在书房门口时,贺季晨依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立在落地窗前。

这样的男子,配上窗外的万家灯火,精美得像是一幅画。

“贺先生,您现在要用晚餐吗?”

和前面的四次一样,回应张嫂的仍是一片沉默。

张嫂站了一会儿,打算先退下去,等十一点的时候,再来询问。

张嫂还没来转身,贺季晨的手机就“叮咚叮咚”地连响了几声。

张嫂下意识地抬头,看到男子条件反射般将手机举到了眼前,那模样仿佛是在这里站了足足五个小时,就是为了等这一刻手机响一般。

张嫂视力极好,即使她和贺季晨隔了一段距离,还是瞥见了贺季晨的手机屏幕。

虽然她看不清他手机屏幕上的字,却能看到他收到的是几条消息,内容不长,每条消息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字。

可那短短的几句话,他看得极其认真,像是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

张嫂没再出声打扰贺季晨,默默地退出书房,顺势将门带上。

书房里的气息,变得愈发静谧。

贺季晨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上唐画画发来的几条消息。

“贺学长,小忆去过医院了,医生说没什么事了。”

“小忆回到宿舍就睡了,醒来后,把你送来的饭也吃了。”

“我把你让我说的那些关于林雅的消息,都一字不漏地告诉小忆了。”

“小忆刚刚吃了药,洗了个澡,看了一会儿电视剧,又睡下了。”

手机因为长时间没有触碰,自动锁了屏,贺季晨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依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望着手机没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又响了一声,屏幕亮起,贺季晨一眼就看到锁屏上跳动出来的消息,依旧是唐画画发来的:“贺学长,你为什么对小忆这么好呀?”

为什么?

贺季晨盯着这三个字看了许久,才轻轻地眨了眨眼皮,抬起头,望向了窗外的万家灯火。

最近这段时间,这好像是他听见的最多的三个字了吧?

前段时间在温泉度假山庄偶遇李达,李达在知道他去了B影后,问他:“晨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昨天在北京大饭店,韩知返也问他:“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为什么放着大好前景,无限风光的路不走,非要选一个从零开始的路重新走?”

李达和韩知返,一个说他是不是疯了,一个说他想不开。

甚至韩知返还说,他将来有朝一日会后悔。

可他们哪里会知道,他既没有疯,也没有想不开,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若是他不来B影,他将来才会后悔。

第一学府、被保送的美国大学、上市公司的CEO、贺氏企业又怎样?大好前景,无限风光又如何?

这些统统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不过就是,把她放在他能一直看得见的地方。

只要看得见就好……看得见就好……

(下期预告:季忆得知贺季晨并非林雅的男朋友,她的心是否又會开始悸动?贺季晨无法对晕倒的季忆袖手旁观,却始终不愿出面,他的心里到底藏着怎样深沉的秘密?……我们在《亿万星辰不及你》剧情讨论群529090991等你一起来讨论哦!)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