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微微一笑

李一枕

1

裘浣浣连滚带爬地上了车,将门重重地合上。裙角夹在了车门里,她拽了半天总算拽出来。外面的狗仔已经冲过来,用“长枪短炮”对准车窗,还好玻璃贴了反光膜,将里面的一切都遮了起来。裘浣浣松了口气,刚要找自己的经纪人,却忽然僵住了。

玻璃窗上映出一张脸,眼皮很宽,沿着眼角向下蔓延,不徐不疾地没入眉骨投下的阴影中。这样好看的一张脸,按理说该令人神往,但裘浣浣立刻蹦了起来,头撞在车顶哀号着又坐下。

“任总,您怎么会在这里?!”

她说完,就看到任沣恺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四十五度向上扬起,恰好是一个标准的邪魅冷笑。

“这是我的车。裘小姐,你上错车了。”

裘浣浣眼睁睁地看着他伸出手来,从前往后环抱住她,两人靠得很近,裘浣浣的鼻端刚好抵在他的领口,同他的肌肤只存一寸,轻而易举地将他全部的滋味都品尝一遍。

她移开视线,他却垂下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外面的灯光璀璨,裘浣浣屏住呼吸,不敢再去同他温热的气息缠绕一起,却又有点儿期待:他是不是要抱住自己说些什么?

可下一刻,任沣恺越过她打开了车门,将她一把推出去,说:“我赶时间,裘小姐,没时间送你。”

裘浣浣傻愣愣地站在车外,看着任沣恺的豪车扬长而去,闪光灯光像是六月飞雪,她挤出一个微笑道:“大家好……我刚刚……你们拍了吗?”

天天跟拍她的狗仔说:“浣浣放心吧,你上了任总的车,待了五分钟,又被任总一把推下来的画面我们都拍下来了!”

裘浣浣闻言眼前一黑,终于明白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二天娱乐新闻铺天盖地,全是当红女星倒贴總裁,反被一脚踢开。

有粉丝心疼地说:“任沣恺是谁啊,凭什么这么对待我家浣浣!”

下面有人嘲笑无知的粉丝:“任总都不知道,你家浣浣就是他手下的艺人。裘一姐天天装作不食人间烟火,看到总裁还是把持不住啊。”

这人阴阳怪气,被裘浣浣的粉丝骂了个狗血淋头,双方混战,又害得裘浣浣上了好几次热搜。裘浣浣在家敷面膜,忍不住哀号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经纪人恨其不争地说:“别人看到任总不说讨好,留个好印象总行吧,你倒好,直接让任总把你踹下来了!”

“不是的……他不是把我踹下来,是把我推下来的……”

经纪人又逼问她:“你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任总这么不待见?”

裘浣浣犹豫一下,说:“我们发生了关系。”

经纪人沉默片刻,视线从裘浣浣敷着面膜、跟女鬼一样的脸,转到她平平无奇的胸部,此时无声胜有声,裘浣浣恼羞成怒,挺起胸膛说:“我也没那么差吧?你这是什么眼神!”

2

裘浣浣今年二十刚出头,十六岁就演了大导演的片子,后来一路顺风顺水,签了任氏,当仁不让的任氏小花旦。只是她的粉丝不知天高地厚,路人总嘲笑她是“裘一姐”。

娱乐圈风云迭起,裘浣浣的事儿过了几天总算平静下去。这天,她去参加颁奖仪式,刚走完红毯进了场就想往外跑,身后的经纪人立刻拦住她:“又怎么了?!”

“任沣恺怎么来了?!”

“他是赞助商,想来就来。”经纪人把她硬推过去说,“去跟任总打个招呼,不然被雪藏了,我也救不了你!”

裘浣浣忍辱负重地走过去,可任沣恺转过身去,牵住了另一个人的手。那人是今年任氏新签的明星冬笙,电影咖,在国际上得过奖,是个演技派。网上拿两个人比,都说裘浣浣是花瓶。

裘浣浣自知自己演技不行,甘拜下风,经纪人唉声叹气,觉得她连争宠都不会,她却说:“被人拍到像什么话!”

颁奖典礼乏善可陈,结束时裘浣浣提前退场,刚走到角落里就被人拽住手腕拖了进去,转头看去,果然是任沣恺,又是熟悉的邪魅一笑。裘浣浣有心想问问他是不是嘴角抽筋,又怕真被雪藏,谄媚地说:“任总好,任总好巧。”

“不巧,我专门把你拽进来的。”

裘浣浣不知道该说什么,任沣恺似乎也在思考,场面一时尴尬。许久,任沣恺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入怀中,裘浣浣一时难以抉择该喊“非礼”,还是顺势一倒,说自己就是任总的人了。她在狗腿与尊严中难以抉择,就看到任沣恺掏出手机,对准两个人拍了一张照片。

“好了。”他拍完放开裘浣浣说,“我把照片传给你,你发微博吧。”

裘浣浣跟不上他的思路,茫然地问:“任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任沣恺闻言微微皱眉,像是觉得她问得很蠢:“你这几天闹别扭不就是因为我把你推下车吗?我们合影发微博,别人就知道我们关系很好了。”

他说完,眼神微闪地看着裘浣浣。裘浣浣慢半拍,后知后觉任沣恺大概是在……求表扬?!

“任总。”良久,她艰难地说,“我没有闹别扭呀。”

“没有闹别扭,那怎么不回我微信?”

“是您……把我拉黑了。”

任沣恺面色一僵,裘浣浣察言观色,有些不可思议地说:“您不会不知道……微信拉黑怎么解除吧?”

“荒谬。”

任沣恺冷冷地说完,拂袖而去。半晌,裘浣浣拿出手机,果然看到任沣恺把自己拉出了黑名单。而在另一边,秘书把手机还给任沣恺,小心翼翼地说:“任总,您还有什么……要我代劳的吗?”

任沣恺一手支额,眺望着窗外,路灯一盏盏闪过,将他面孔涂抹上橙黄色的光影,孤高、冷傲,霸道总裁舍他其谁?

秘书在心底赞叹,听到任沣恺低声地问:“微信拉黑的话,对方真的不能给我发信息吗?真的不是她故意不理我?”

如果是别人问,秘书一定要嘲笑,可任沣恺这一年刚从国外回来,只接触了微信半年,他人多事忙,搞不清也不稀奇,只不过……究竟是谁值得总裁您亲自拉黑又放出来啊?

3

裘浣浣又上了热搜,这次是因为她放出的一张照片,镜头里,任沣恺将她揽在怀中,两个人亲密无间地直视着镜头。

这张照片一发出来就被疯狂转发,裘浣浣的粉丝都得意道:“我们家浣浣就是厉害,总裁怎么样,还不是拜倒在石榴裙下?”

裘浣浣的黑粉则要嘲笑:“不愧是裘一姐,炒作都要拉上总裁,不知道是不是肉偿。”

两边又掐了起来,裘浣浣看得津津有味,对面忽然伸过手来,将她的手机抽走。她瞪大眼睛,看到任沣恺皱了皱眉,说:“好好吃饭。”

任沣恺好心带着裘浣浣来吃怀石料理,可裘浣浣是标准的中餐胃,吃了两口就食不下咽,只好偷看任沣恺。他长得好看,吃饭也像是行为艺术,慢条斯理地将食物放入口中,优雅得一塌糊涂。

裘浣浣看得犯花痴,忍不住夹了一片鱼生,余光看到任沣恺嘴角微动,像是要说什么。鱼生入口的一瞬间,裘浣浣就梗住了,芥末味在嘴里大爆炸。她面红耳赤,又不好意思吐出来,勉强咽下去,泪眼汪汪地往嘴里灌茶。

对面的任沣恺站起身,过来替她拍背,又为她倒了一杯茶,裘浣浣在咳嗽的间隙抬头,看他满脸都写着“真拿你没办法”“没有我你可怎么办”“真是个小傻瓜”这样的神情——

天知道,她真的不是在撒娇!

裘浣浣一着急就咳得更厉害,一边儿的任沣恺顺势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甚至微微一笑说:“明明不能吃芥末,干吗还硬吃?我已经不生你的气了,不用这样撒娇。”

“任总……我不是……”

裘浣浣话没说完,任沣恺就挑起她的下吧吻了上来,他的唇比他这个人柔软得多,齿颊间有淡淡的薄荷香气,裘浣浣一瞬间不能呼吸,他却已经将一颗甜蜜的糖果渡过了来,糖果同他一样是薄荷味道,一瞬间将芥末的辛辣压制下去。可他的吻远比芥末要霸道许多,哪怕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仍溫柔而坚定地沿着她的唇舌游移。

许久,裘浣浣双目失神,他才将她放开,表情愉快道:“不辣了吧?”

“不辣……”那颗糖被她含在舌根下面,又甜又凉,像是她一颗混乱至极的心,“任总,你……”

“我什么?”

“任总您竟然亲我……”

裘浣浣说出这句话,半晌,听见他不解道:“我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亲你有什么问题吗?”

“那种关系”四个字听起来真是暧昧,裘浣浣心肝扑通乱跳,一面是吓得,一面却又抱有期待。两人对视,她期待着他说点儿什么,可他挑起嘴角,微微一笑——

妈啊,又是一个邪魅的微笑。

裘浣浣要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换上一个模棱两可的词说:“我们当然是……那种关系了……只是任总,咱们什么时候是那种关系的?”

“那晚你忘了吗?”任沣恺斜觑了裘浣浣一眼,似乎还带了一分不好意思,“那晚你把我拉上了床,不想负责吗?”

裘浣浣不知道自己是吃多了还是喝醉了,竟然能听到任沣恺说这样的话。她想笑又忍住:“任总,我绝对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只是……”

“只是什么?”

任沣恺眉头一挑,裘浣浣连忙端正态度说:“只是我觉得我配不上咱俩的‘那种关系。”

“这个你放心吧。”任沣恺又害羞了,带一点儿温柔的骄傲说,“做我的女朋友,只要我喜欢就可以了。”

4

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劈得裘浣浣几天没回过神来。

她同任沣恺的事儿,本来以为只是个意外,谁能想到总裁竟然如此纯情,自动把两人升级成了男女朋友关系。

裘浣浣不敢说不,一是怕被说负心渣女,二是怕任沣恺一怒之下将她雪藏。她去片场时还萎靡不振,经纪人拍了她一巴掌,说:“好不容易从冬笙手里抢下来的角色,拍不好又要被人追着骂票房毒药!”

裘浣浣敢怒不敢言地说:“什么票房毒药……票房差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

“谁让以前的电影都是你咖位最大,你的粉丝又嚣张,别人不骂你骂谁?”

裘浣浣也委屈,“裘一姐”这个绰号砸下来,压得人头也抬不起,她不想再挨骂,只能打起精神去吊威亚。这部电影她演女侠,威亚吊得怀疑人生,她又减肥,拎起又落下时双腿一软就要摔倒。

一群工作人员要上前却又退下,最终她落在一个熟悉的怀抱里,仍是昂贵的香水味道,那人带一点儿装出来的冷淡与不满道:“怎么站都站不稳?”

裘浣浣大惊,想要从任沣恺怀里挣脱出来,可她人小力微,任沣恺抱着她,简直像是上了两把铁锁,在别人看来,就像是装模作样、欲拒还迎,只有她晓得自己已经是用尽了力气。

“任总,”她颤巍巍地问,“您怎么来了?”

“我来视察。”他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顺便看你。”

任沣恺等了半天,没等到她的回答,不满道:“你没什么想说的?”

裘浣浣连忙拍马屁说:“任总工作辛苦了!”

任沣恺没听到想要的答复,“哼”了一声,把她丢到经纪人怀里。裘浣浣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就听到经纪人问自己:“任总刚刚接住你的时候还挺高兴,怎么没说两句你又把他惹毛了?”

“我不知道啊。”裘浣浣也毫无头绪,“我可能没有拍马屁的天赋……”

拍完之后剧组一起吃饭,任沣恺居然也纡尊降贵来了。裘浣浣刚刚得罪了他,找机会想道歉,犹豫再三,才端着酒杯过去说:“任总,我敬您一杯。”

任沣恺闻言看过来,一双漂亮的眼睛锋芒毕露。裘浣浣被他看得差点儿手抖把酒洒了,他才慢慢地举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裘浣浣一饮而尽,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当缩头乌龟。大家看了,自以为抓住了拍总裁马屁的诀窍,一拥而上给任沣恺敬酒。

裘浣浣身边的女演员和她闲聊:“这么多人给任总敬酒啊,不知道任总酒量怎么样?”

“不晓得,不过小说里的霸道总裁酒量不是都很好吗?”

裘浣浣随口回答,没看到那边的任沣恺本来要拒绝敬酒,闻言却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一群马屁精赞不绝口,他则越喝越多,并且面不改色。裘浣浣看得咋舌道:“原来小说里写的是真的……”

她刚嘀咕完,就看到任沣恺猛地站了起来,目标坚定地走过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命令道:“站起来。”

裘浣浣不明就里地站起身,下一刻全场惊呼,任沣恺竟然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屋内,经纪人同秘书对视一眼,似乎猜到了什么,而剩下的人都在疯狂地八卦说:“我是不是眼花了?!任总这是和一姐有一腿?!”

5

裘浣浣被任沣恺抱着,一路上了酒店顶层。

剧组在郊外租下整个酒店,总统套房留给了任沣恺。裘浣浣挣脱不了,只好把脸埋在他胸口免得被人看到。

可任沣恺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用一种得意的语气说:“很好,做我的女人就要紧紧地依靠我。”

这么羞耻的台词,裘浣浣演偶像剧都不会念,被任沣恺说了,居然有种诡异的萌感。她谴责自己太过狗腿,却又忍不住去看任沣恺,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灯光洒下来,映得他一双眼睛亮得出奇。裘浣浣猜不透他究竟喝醉了没有,试探着问:“任总,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他哼一声道:“你叫我什么?”

“任总……”

“再说一遍?”

裘浣浣沉默片刻,叫他:“……沣恺?”

他总算满意了:“去我房间。”

“去你房间做什么?”

“蠢女人。”他不满,脸色有些泛红。

裘浣浣被他哽住,一时不知从哪里吐槽,任总裁这样纯情,说出去简直给纸醉金迷的娱乐圈丢人。裘浣浣不敢和喝醉的人较劲儿,暗暗下定决心一会儿偷偷跑掉。

屋内没有开灯,落地窗外远远的灯光透了进来,又朦胧又暧昧,任沣恺抱着裘浣浣走进来,想了想,一转身将她抵在墙壁上。

裘浣浣的背脊紧紧地靠着冰冷的墙壁,胸口却又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大概是喝了酒,他浑身都是滚烫的,隔着衣服,仍让裘浣浣觉得自己正在被灼烧。借着那淡淡的光,裘浣浣看到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像是大型猫科动物,耐心地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任总……”她忍不住叫他,看他皱眉连忙改口,“沣恺,你能不能将我放下来?”

“不行。”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低下头来,恶狠狠地咬了她一口,“你别想跑。”

被咬过的地方又疼又痒,像是小蚂蚁沿着肌肤慢慢爬,裘浣浣忍不住咬住唇,轻声地说:“我不跑……沣恺,我想去洗个澡。”

她这样说,任沣恺似乎相信了。裘浣浣正在计划怎么冲出去,就发现他又抱起自己,直接走进了浴室。他打开水龙头往浴缸里放水,而后抱着她一起跨了进去,水“哗啦”一声漫了出来,水汽蒸腾,熏得人头脑发胀。裘浣浣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脖颈,他歪过头来亲了亲她的臉颊,说:“别怕,我陪着你洗。”

他的怀抱有力,满满的都是安全感。裘浣浣像是被催眠了一样,在这样的气氛里竟然昏昏欲睡,任沣恺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她仔细去听,才听懂他在柔声叫她的名字。

“浣浣……”他说,“我喜欢你。”

裘浣浣浑身像是过了电流,在他这一句“喜欢”里丢盔弃甲,不敢再看他。他却不肯放过她,用力搂着她,逼问她:“你喜欢我吗?”

“喜欢……”

“有多喜欢?”

“很多。”

他笑起来,裘浣浣看了忍不住惊奇,霸道总裁笑起来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说出去谁会相信?可他拉着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腕,又撒娇说:“那一定没有我喜欢你多。”

裘浣浣自认见多识广,却被他撩得面红耳赤。她想要出去,又被他从后面抱住腰身拖了回来,两人这样密不可分地在浴缸中抱作一团。他的唇急切而又温柔地凑过来,有些呆、有些僵硬,像是从没有学习过的笨学生,可她的心都要被他搞得融化了!

她拒绝不了这样的任沣恺,任由他攻城略地,他像只大狗,而她就是肉骨头,被他急不可耐地吃干抹净,一分一毫都不肯浪费。

洗完澡,两人上床休息,任沣恺挤在她身边,抱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

裘浣浣昏昏欲睡,模模糊糊地听到他的声音,带着心满意足与小心翼翼地对她说:“浣浣,咱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

真是……这男人真是太可爱了!

裘浣浣一边想着,一边头一歪睡着了。

6

裘浣浣回到家时做贼一样左顾右盼,确认没人才敢进门。

可经纪人神出鬼没,从杂物间里钻出来,对着她幽幽道:“去哪儿了?”

裘浣浣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经纪人再次打量她,许久,感叹道:“现在的总裁口味真奇葩呀。”

“我好歹也是裘一姐!被总裁看上有那么难以理解吗?”

裘浣浣说完,自觉实在太不要脸,经纪人大概也这样觉得,挽着袖子就要和她好好谈谈,门铃却响了起来。经纪人皱着眉去开门,刚拉开一道缝就猛地关上,然后跟一阵风似的冲到了裘浣浣身后。

“你去开。”

“怎么了?”

经纪人见了鬼似的道:“任总给你送早饭来了。”

裘浣浣被经纪人硬推了过去,心情有些忐忑,早上她一醒来,看着从浴室一路扔到床边的衣服觉得压力山大,没和任沣恺说一声就连滚带爬地逃走了。现在不知道他是来送饭还是兴师问罪……

“可能是断头饭。”

裘浣浣被经纪人吓了一跳,深呼吸一下才打开门。门外任沣恺大步走进来,不悦道:“下次不要这么久才开门,被狗仔拍到了对你不好。”

“知道不好你还来……”

“你说什么?”

裘浣浣连忙顺毛摸说:“任总辛苦了,我何德何能,让您给我送早餐?”

“知道就好。”他倨傲道,“你是没有什么优点,主要靠我有爱心。”

裘浣浣这一刻忽然明白,任沣恺亲她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生涩僵硬——他说话能把人气死,单身实在是理所当然。

可惜任总裁没有这个自觉,将外卖放在桌上,又扫了一眼经纪人,冷冷地说:“我和浣浣要吃早饭了,我只买了两人份,所以……”

身为一个有眼色的小职员,怎么能让总裁把话说完?经纪人立刻告退,路过裘浣浣身边时小声地说:“把任总伺候好!要是被雪藏的话,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门重新被合起来,裘浣浣这才走过去。任总裁不知道在想什么,单手支颌沉吟不语,他的眼睛微微下垂,睫毛像是落了地的鸦雀,长得令人不可思议。裘浣浣不得不承认,他实在是个好看的男人,那些不讨人喜欢的脾气似乎也可以容忍了。

“过来。”任沣恺忽然像是下定决心,拍了拍自己大腿说,“坐在我身上喂我吃。”

裘浣浣無言以对:“任总,我卖艺不卖身。”

可她忘了,总裁从来不讲道理,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任沣恺扯过去摁在了自己腿上。裘浣浣脸都红了,他却很满意地笑了一下,夹起一颗龙眼包子喂到她嘴边。

“吃吧。”

裘浣浣张嘴,下一刻,整个包子被塞进嘴里,咬下去一瞬间滚烫的肉汁便涌了出来,她被烫得泪眼汪汪,却听到他谦虚地说:“别这么感动,喜欢的话我每天都陪你吃饭。”

她被烫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拽着他的领子将他拉到面前,二话不说亲了过去。他像是呆住了,轻而易举就被她撬开了唇齿,等她离开,两个人都脸色发红。他半晌不说话,裘浣浣心里打鼓,斟酌着说:“任总,我……”

“你不用再说了。”他总算看她一眼,神情复杂道,“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好好的一顿早饭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裘浣浣简直无法想象,任沣恺的体力到底有多好,他就像是永远不知餮足的大怪兽,蛮不讲理地将她吃了一遍又一遍。事后,他还把她抱在怀里,问她:“满意你所享受的吗?”

“任总……”她气若游丝地说,“你怕是对‘享受这两个字有所误解。你到底从哪儿学来的台词啊?”

他迟疑一会儿,问她:“你们不都喜欢这样的话吗?”

“还有你总爱邪魅一笑,是抽筋了吗?”

“不是……”他总算回答,“是秘书帮我总结的,十大女生最爱的表情和经典台词,我表现的不到位吗?”

裘浣浣忍无可忍,终于哈哈大笑。任沣恺被笑得恼羞成怒,又扑了过来……

两个人没羞没臊了好几天,总算裘浣浣还记得自己要拍戏,经纪人来接她的时候啧啧称奇地说:“谁能想到真的被你得手了。别人看到冬笙和任总在一起,会觉得他们在谈恋爱;看到你和任总在一起……”

他卖了个关子,看裘浣浣求知若渴的眼神,微笑道:“只会觉得你为了上位,去勾引任总。这就是演技派和花瓶的区别,懂吗?”

我不懂!裘浣浣在心底泪流满面,我当个花瓶招谁惹谁了?!

7

裘浣浣拍电影时没法出来,只好和任沣恺煲电话粥,话费严重超支,自己偷偷摸摸上网充值,被经纪人逮到了感叹地说:“你以前一个月话费一百块都不到,单身还是省钱呀。”

“我为了爱心甘情愿花钱!”

“我还以为你是为了金钱屈服,想不到竟然是为了爱情。”

她和经纪人互相调侃惯了,听了笑起来,可经纪人的神情不对,严肃地同她说:“你要是为了搏上位我就不说什么了,可你如果是因为喜欢,想要正儿八经地和他谈恋爱,那我一定要告诉你,别太走心。”

“你这是什么意思?”裘浣浣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你听到什么传闻了?”

“也没什么……”经纪人压低声音说,“我只是听说,任总是有未婚妻的。”

电影杀青那天的庆功宴任沣恺也来了,裘浣浣第一次晓得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任沣恺纯情无比,被她抱了就脸红,和平时冷酷的样子简直不是一个人。

这样的反差萌让裘浣浣特别喜欢调戏他,揽着他的脖子说:“待会儿去我家吧?”

“你第一次邀请我去你家。”他眼睛一亮,却又叹气,“你邀请我去,是不是不安好心?”

“不是!”裘浣浣恨不得捂住他的嘴,“我们去了什么都不干,就是聊天总行了吧。”

“那不行。”他又有意见,“你必须做点儿什么。”

熟了才知道任大总裁是这样的,裘浣浣胆大包天,捏了捏他的脸,看他皱着眉头,又亲了一口说:“晓得了。”

他这才满意,趁着没人注意两个人开车溜走。经纪人找不到裘浣浣,气得跳脚,打电话骂她:“你这个见色忘义的浑蛋!”

裘浣浣装没听到,和任沣恺手挽着手下了车。她住在高级公寓,门禁很严,狗仔们都进不来,两个人甜甜蜜蜜地进了大楼,等电梯时裘浣浣忽然问他:“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他沉默一会儿,似乎不大情愿地说:“以前上学时候没兴趣,工作之后没时间。”

“所以,你跟我一起,算是初恋?”裘浣浣觉得自己捡到宝,勾着他的脖子亲他说,“那天晚上喝多了酒,任总,我不对你负责是不是始乱终弃?”

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裘浣浣记不大清,无非是某场宴会她喝多了酒,正巧任沣恺也喝多了,两个人就勾搭在一起也不足为奇。

说来简直像是电影情节,他某天忽然加了她的微信好友,两个人就这么聊了起来。虽然没有看雪、看星星、看月亮,却也从诗词歌赋聊到了人生哲学。这世上究竟有没有一见如故?又或许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注定的久别重逢?

女人如果不喜欢一个人,就算是酒后也不会和人那样乱来,裘浣浣嘴里说得不在意,可是如果不是他,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没说过爱,娱乐圈你来我往,大家都朝三暮四,谁又有兴趣忠贞不二?可她心底还是天真的,想要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面前,而她恰好也很珍惜。

电梯的按钮一层一层地亮起来,像是有颗星星藏在里面,裘浣浣把头埋在他的怀中,他不明就里,笑着问她:“又撒娇?”

“任沣恺。”她闷闷说,“你真的喜欢我吗?”

“喜欢。”

“为什么呢?”

他思考良久,才回答:“我也不知道。”

“那如果我做了你不喜欢的事儿呢?”

“你要做什么?”他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挑眉头,“你要给我戴绿帽子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我才不是那种人!”

“那就无所谓了。”他一把把她抱起来,进入房中将她丢到了床上,“就算你做了我不喜欢的事,我也会原谅你,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在喜欢的人面前,什么都可以妥协。”

他终于没说那些狗血蹩脚的台词,带着一点儿害羞,却始终直视着她的眼睛,他这样的坦诚,将一切都捧到了她的面前,爱是恒久的积累,却又是一瞬间的迸发,这一刻裘浣浣终于确认,自己对他比喜欢要多得多。

喜欢之上是什么?爱还是占有欲?裘浣浣恶狠狠地亲吻他,他闷哼一声,却又兴高采烈地压了过来。

他在感情里像个毛头小子,从不掩饰对她的兴趣。裘浣浣咬着他的耳朵问他:“那天你为什么把我从车上推下来,又把我的微信拉黑了?”

“因为我们两个刚刚发生了关系……”他声音越来越小,在她不可思议的眼神里又理直气壮地说,“我害羞不行啊!”

裘浣浣的心里像是塞了氢气球,要带着她快快乐乐地飞上天空,可又有现实的烦恼将她拽下来。她抱住任沣恺,在他落下的吻里小声地说:“我也喜欢你,沣恺,我也什么都可以妥协的。”

8

“你疯了吗?!”经纪人把报纸丢在裘浣浣面前,气得话都说不利索,“我看你是谈恋爱谈昏了头!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忘了!”

报纸上,娱乐头条“任氏总裁夜宿女星住所”几个字被排版得错落有致,下面配的照片角度正佳,拍到了裘浣浣踮着脚同任沣恺深情热吻的一幕。

报道一出,网络上也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最有市场的则是說裘浣浣倒贴总裁搏上位,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究竟想干吗?那些狗仔没有业主证绝对进不到你家楼下,你别告诉我是你把他们叫过去的……”

“就是我。”裘浣浣打断经纪人,“我和他在谈恋爱,公之于众有什么不对?”

“你是公司的艺人,他是公司的老总,传出去有多少风言风语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她看了看报纸,慢慢地笑了,“可我都能接受,甚至连他有未婚妻我都能妥协,只要他愿意选择我就好。”

“你真是疯了……”许久,经纪人无奈地坐下,“这下怎么办?风口浪尖,只有任总出来才能挽回你的形象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握他不会生气,而且和你公开?”

“我没把握啊。”裘浣浣苦笑一声,“他一直没回我微信,我这次可能是赌输了。”

裘浣浣这件事儿在网上越传越凶,最后被人扒出来,原来任沣恺是有未婚妻的,就是同裘浣浣一个公司的冬笙。消息一出,像是火上浇油,冬笙的粉丝也立刻下场掐裘浣浣不知廉耻、天生小三。

裘浣浣对经纪人苦笑着说:“她们消息比我们灵通,早知道冬笙是他的未婚妻,我何必蹚这趟浑水?”

“任总还没理你?”

裘浣浣摇了摇头,经纪人说:“认栽吧,浣浣,你这次大概是遇到渣男了。”

不认栽又能怎么样?任沣恺像是人间蒸发,不知道是责怪她私自向狗仔爆料逼他公开,还是在忙着哄未婚妻消气。

无论是什么原因,裘浣浣都晓得,自己这次是彻彻底底栽了。

她在家里宅了个昏天黑地,直到被经纪人拽出来。经纪人恨铁不成钢地说:“电影马上首映式了,你还在这儿装缩头乌龟。你从冬笙手里抢来的角色,不出席发布会还以为你怕了她呢!”

裘浣浣想说,自己确实是怕了冬笙,可经纪人这些日子忙来忙去,憔悴了许多,她实在没脸开口,任由造型师给自己上了妆。

经纪人到了红毯前面替她整理好妆容,又打气说:“输人不输阵,虽然今天任总和冬笙都会来,但我相信你一定艳压群芳!”

“什么?!”

裘浣浣还没惊讶完,就被经纪人推了下去。这是出事之后她第一次露面,闪光灯亮得几乎晃瞎眼,她条件反射地微笑,向着前面走去。可前方两个身影让她停住步子,其中一个回过头来,正是冬笙。

冬笙挽着任沣恺,看到她微微笑了一下,又侧头对着任沣恺说话。裘浣浣心里酸得像是喝了一坛醋,却又有着猝不及防的疼。任沣恺从始至终没有回头,就那么冷冷地离开,她站原地一时不敢上前。

这个圈子里每个人都像是在看她的笑话,说是输人不输阵,可她分明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人渐渐到齐了,她浑浑噩噩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到主持人请任沣恺上台说话。任沣恺站在聚光灯下,穿着礼服,分明面无表情,可是英俊得比得过在场任何一个男演员。

“我今天有件事儿要宣布。”他说,“是关于前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我的感情问题。在我看来,感情是很私密的东西,所以一直没有分享给大家知道……”

裘浣浣浑身僵硬,她想捂住耳朵,不听这一场凌迟似的演说,耳中轰隆作响,她只看得到任沣恺的嘴一张一合,可所有人都看向她,而她眼睁睁地看着任沣恺走过来,牵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是温热的,将她冰凉的掌心焐得发热,声音重新灌入耳中,她听到任沣恺还在说:“我同冬笙虽然有过婚约,但那只是上一辈的约定。我和冬笙并没有感情,而我所珍视的只有一个人,她就是我面前的裘浣浣。”

会场里像是被投下炸弹,所有媒体都在疯狂拍照撰写通稿,裘浣浣还呆呆地坐着,她想说点儿什么,却说不出来,眼睛滚烫得难受,有液体落下来,止也止不住。而任沣恺温柔地笑起来,俯下身,将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唇上。

“浣浣,”当着所有人的面前,他说,“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9

任沣恺被逼着相亲的时候是拒绝的,可他母亲跟他说:“不是相亲,是你的未婚妻,你和她熟悉一下,明年结婚。”

任沣恺无所谓和谁结婚,他很忙,哪有闲心谈情说爱?微信他搞不清楚,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哪个是冬笙。他犹豫了一下,想起冬笙似乎得过不少奖,于是给那个叫作“演技派仙女”的人发去了信息。

“你好。”他的第一条微信消息这样写,“我是任沣恺。”

而他不知道,在那头刚刚拍完戏的裘浣浣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忽然弹起来惊呼:“我的妈啊,任总怎么给我发微信了?!”

这是一场误会的开头,也是一场爱情的起点。任沣恺回国之前一直在做心理咨询,无法同人建立起长久稳定的亲密关系。可裘浣浣是不同的,她是唯一个一个,令他能够感受到安稳和平静的女孩。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剧组,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鼻子冻得泛红,走过来对着他微笑道:“任总好,我是裘浣浣。”

那一刻,世界都安静,只有她站在明亮的地方,他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一声一声,像是冰消雪融。

他不曾拥抱世界,只是有了她,就像是拥有了一切。

当狗仔曝出了他们的关系,任沣恺第一时间赶去美国,同父母商讨解除婚约的事情。那是一场持久战,他用尽手段才让父母同意,换一个未婚妻。

这些,裘浣浣都不必知道。

他们之间,只要有了喜欢和爱,别的都可以妥协。

赞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