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去自如

富大人

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屋外的树叶已经落得所剩无几。稍微走到窗台附近的地板,都能感觉到凉意。小枫就在这时接到老公的电话,有个紧急情况,他说爹临时要过来,已经在火车站坐车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忽然而来,他也是听他弟说的,但弟弟在出差,自己要开一整天的会,爹总是这样随心所欲,从不考虑到其他人。

北方老头子可能普遍都这么有种吧。尽管一个个都没有什么威望,但都在尽力为自己争取这种老子就要说了算的权益。不知别人家的怎么样,反正公公的自我实现得还可以,两个儿子都是软塌塌的类型。“你问了他为什么突然要来吗?”“问了,他就说家里待腻了。”晚上9点30的车,接到人再回家就得11点多了。只能打地铺了—家里还住着小枫的母亲。“明天我再叫个专车送他去弟弟家。”

小枫说行,不过你也得跟他说说,不要总这样出其不意,而且他既然来了,就帮你妈分担点事,你妈一个人帮你弟带孩子挺累,他可以搭把手。电话那头,小枫的老公一一应允。“你会说吗?不会一见面就跟怂包一样吧?”“会说,肯定说的!”“你要不说,我就开口说。他也该听几句耿直的话了。”

挂了电话,小枫的妈妈走了过来,耳尖的她早就目睹了一切,此刻也忍不住要加入吐槽的行列。“他倒是简单得很的人啊。上次他也这样,根本来不及想别人怎么想的。”母女俩就着熟悉的往事,拉拉扯扯聊起来。“唉,你这碰到的婆家家境太差了,你表妹碰到的那家还好点,至少没这么糊涂。人也热情周到一些,不像你婆家这么冷火冷灶。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咯,就是没有想到。我前几年跟着你去你婆家时,真没想到你找了这么户人家。”

“这种时候,你就这么想吧,想想你女婿從这样的家庭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那倒是。”母女二人总算找到了正面意义。

俩人找出了干净的床单以及被子,“如果冷,再拿出一床小被子给他吧。”母亲叮嘱道。小枫给老公发去了信息,告诉他铺的盖的都已经准备好,地垫在玄关柜里,回家拿出即可。

见到公公,是第二天清早了,而老公因为有个重要客户要见,一早就出门走了。所以,不太相熟的大家客客气气,也没有聊什么。小枫抱着孩子出来,让小朋友跟爷爷笑了笑,一身烟味的爷爷拘谨地碰了碰娃娃的小手指,冲他笑着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想拍几张,发现拍不了。“不知怎么删。”小枫接过手机,教公公删了几十张重影照片,又删了一些凤凰传奇的歌,才算恢复了正常。逗了一会孩子后,小枫妈妈从厨房端出了早餐,小枫给公公洗了一只梨。“你这次会待到过年的时候吗?正好跟着他们一起回家过年。”“不会,最多半个月。”“为什么呢?”“我在一个地方待不久。”

小枫于是也没有什么好多说了。等到10点左右,老公的电话响起,说他叫的车已经到了楼下。公公于是起身,穿上了一件看起来并不暖和的羽绒外套。等到他穿鞋的时候,小枫才注意到那是一双单皮鞋,裤子似乎也是薄裤子,“你冷不冷?家里有厚羽绒带上一件吧。”“不用了不用了,我包里还有一件。”送到车上后,她对着车里头说,过几天再来吧。公公回复了一句客气话,具体已经听不太清。

外面冷得刺骨。快步回到家,她想起家里其实还有一条抓绒的裤子,忘了给他。“那样就暖和多了,下次给吧。”她想。而原本准备好要好好说说他,在他看起来有些寒酸的样子前,也无从开口。

晚上,老公回家,说起昨天晚上接到父亲的路上,自己跟他说了很多。“我让他帮妈分担一点,小孩的成长印象里不能总是奶奶,缺失了爷爷啊。”“哦,可是早上他跟我说,只准备在那边待两周哦。你的思想工作没一点用,你爹还是来去自如的。”屋子里,于是只能听到一个男人尴尬的笑声。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