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英国小孩也得学中文了

姚芳沁

11月16日是Jack Maager小朋友4岁的生日。这一天,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为他准备了小皇冠,大家坐在教室的地板上,跟着面前大屏幕里播放的视频一起唱着生日歌。在这所位于英国伦敦肯辛顿地区的学校里,不同肤色的孩子们统一唱着中文儿歌。

肯辛顿威德是今年9月全新开放的一所中英双语小学,由Hugo De Burgh创办,De Burgh自2005年开始就一直担任威斯敏斯特大学中国媒体中心的总监,这份经历,让他认识到与中国商务交往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得会说中文。

肯辛顿威德也是西欧第一家中英双语小学,负责3到11岁学生的成长教育。孩子们不需要有任何中文背景就可以入学,学校向家长们保证等到孩子毕业进入中学,他们可以说流利的中文,同时英文教学也不会落后于任何一家英国小学,甚至基础标准要比其他学校更 高。

该小学目前只有两间教室。乍看之下,它们没有什么区别。墙面上满是彩色的贴纸,图画书摆放在迷你的书架上,玩具满地都是。不过,走近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一间教室里没有一个英文单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全是汉字。书架上摆的是中文图画书,还有装饰用的中式扇子、书法作品、中国结等也营造出浓浓的中国风。这间教室里贴着的世界地图甚至没有像传统的英国教室那样把欧洲作为图片的中心,而是把中心位置留给了中国。

学校一半的时间用英文授课,另一半时间用中文,甚至连学生的餐食小吃也是中英混搭。“我们要为孩子们创造一种完全沉浸式的学习环境。孩子们在不同教室间切换,他们的思维方式也会跟着变。在3到5岁的这个年龄,孩子学什么都很快,所以对这样的模式也很适应。”校长Joanna Wallace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目前很多英国学校都开设了中文课程,但这些学校把学中文和学法语、德语同等对待,每周设置两三个小时语言课的教授方式并不有效。“中国是全球124个国家最主要的贸易国,我们要让英国的下一代准备好把握这个机会。我意识到最好的学中文的方式是从很小开始,并且真正地做到双语教学。”De Burgh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英国政府自上而下的重视也推动了英国学校的中文教学。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曾说:“今天出生的孩子,等他们长大成人,从学校毕业之后,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现在是时候重新审视我们的外语学习,我们不该再把法语和德语看得那么重要,而是要让更多的孩子学中文。”两年之后,时任英国财相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在访问中国期间宣布投资1000万英镑(约合9870万元人民币)推广中文教学在英国公立学校的普及,伦敦大学学院教育系在这期间还将培养100名中文老师,确保到2020年至少有5000名英国学生毕业后能熟练地说中文。

政府的设想野心很大,但进展缓慢。2015年,有超过3000名英国学生在中学毕业考时选修中文,相比之下,选修法语的有15万人,选修德语的有5万人。

De Burgh要创立一家中英双语学校的计划得到了议员John Nash和Nick Gibb的支持,他们负责英国公立学校的系统。二人希望肯辛顿威德能摸索出一套高标准的教学模式,然后复制到全英的公立学校系统中。

不过,现在的肯辛顿威德却是一家私立学校。“我们需要50%的师资都是中文老师,一家公立学校不可能从政府那里得到这样的教学资源。且在公立学校系统中,你无法挑选入校学生,我们需要考察学生的家长对孩子学中文是否足够支持,而不是倾向于把孩子随便送到一所学校。如果孩子确实无法跟上学中文的进度,我们也可以建议家长让孩子离开,公立学校就没有这样的自由。”De Burgh说。

接下來,筹集资金成了De Burgh最大的挑战。由于学校的模式太新,家长们没有现成的教学成果可以参考,因而比较犹豫。此外,由于肯辛顿威德坚持双语沉浸教学,无法为了大规模招生而一次性接收不同年龄的孩子,只能从3到4岁的儿童开始教,所以对于一般的投资者来说,能获得的投资回报也过于遥远。

最终,De Burgh从他过去的几个中国学生以及一个英国朋友那里筹到了钱,花费10年的时间,终于把学校建了起来。校址选在伦敦富裕的肯辛顿和切尔西地区,因为那里对私立学校的需求量非常大。

今年4月,Wallace正式加入肯辛顿威德成为校长。过去6年她都在伦敦Putney中学教书,与中国没有任何交集。入职第一天她就被派去了美国,那里有超过200所中英双语学校,她去了其中一家位于旧金山、距今已经有三十多年历史的中英双语学校考察。后来她又去了休斯敦,参加全美中文教师会议,总共有1200名老师聚在一起探讨教学方案,而她是唯一一个来自欧洲的代表。接下来她又在北京待了一周,参观中国的小学课堂,又去了国际学校、孔子学校等不同的学校,做了不同的调研。

“我记得坐在北京一所小学教室的最后听课,全班50名学生,全都注意力集中,积极举手回答问题,真是不可思议。”Wallace说。

Wallace强调他们不会完全像中式教育那样授课,让孩子们一排排端坐着听讲,而是要坚持鼓励学生的独立思考和个人创意,尽管肯辛顿威德会采用“上海数学”的模式教授数学。

肯辛顿威德的中文老师卓老师认为所谓的上海数学其实就是中国普遍教数学的方式,因为2014年一批上海数学老师到英国交流时带来了当地的教材,被英国接受后这种方式就被称为上海数学。

“英文的数字之间是没有任何联系的,但中文数字在语言表达上是有联系的,11就是10和1。英国的教育大纲的要求是,这个年龄的孩子只要学会数到10,还是用英文,但我们学校的孩子很容易就能数到100。”卓老师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她认为这也就是为什么学校要引入上海数学,因为上海数学的难度比英国本地的高,也就是说孩子在学完上海数学后,会比同龄的英国学生有更强的竞争力。

两年前5名中国老师被邀请到英国一所学校开展一场为期一个月的中式教育试验,被BBC拍成了纪录片,在英国引起很大的反响。很多英国家长对中式教育非常恐慌,认为它过于死板严格。现在肯辛顿威德主推上海数学,会不会也会压抑孩子的天性?

De Burgh认为那部纪录片完全就是媒体的炒作,没有任何借鉴意义。“事实上英国那些最优秀的私立学校的教学是非常传统的,从严格和死板程度上来说完全不亚于中国。所以把中式教育放在一个水平比较低的公立学校,并不是很公平的比较。”De Burgh说。不过他也承认,在中国的学校,即便一个班级的学生学习能力不同,所有人的标准都是向最好的看齐,但在英国就不一样,这里的标准是向最差的学生看齐,这也就导致英国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逐年下跌。

目前在肯辛顿威德就学的孩子年龄在3到5岁之间,能学的东西还很浅。等过了5岁,学习强度就会增加,那才是真正挑战教学水平的时候。英语课堂方面,肯辛顿威德和全英国最顶尖的威斯敏斯特中学有着密切的联系,后者会协助肯辛顿威德制作教学大纲。但中文课堂方面没有现成经验可以参考,虽然肯辛顿威德也和中国的北大附属小学以及美国的一些双语学校建立了联系,然而毕竟不能照搬它们的大纲。

出生在北京的卓老师之前在Putney中学担任中文老师。以前她教中文都是用英文,这次是第一次用母语教学。她的中文课堂大纲参考英文大纲,比如本周教跟医生有关的词汇,英文课堂教这个,中文课堂也教这个。一周计划学会3个词,要求学生会说会懂,但还不能写,因为英国人认为3岁的孩子手部肌肉还没长好,不能拿笔。“孩子的背景不一样,我们的教材也不能完全参照中国的,还得自己编。”卓老师说。现在她还不能都教学生们拼音,因为在英文课堂那里孩子们也正在从ABC开始学习英文发音,同时教拼音的话就会混淆。

目前肯辛顿威德总共收录了16名学生,他们刻意将第一批招生人数保持在较小规模,保证学生的语言水平相对平均。学费是每年1.7万英镑(约合15.2万元人民币),这个价格在英国的私立学校中属于中等。

学生中只有两个孩子的父母都是中国人,超过半数的孩子没有任何中文背景,他们的父母来自美国、俄罗斯、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这些家庭通常本身就说着几种不同的语言,并且父母们已通过各自的职业经历意识到中国在全球舞台上的重要性。

新加坡人Prema Gurunathan从小成长在说英文的家庭,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在学校学中文非常吃力。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像她小时候那样,她在儿子一岁的时候就要求家里一周有一半的时间必须说中文。今年9月,她把三岁半的儿子送到了肯辛顿威德。“这是为孩子的未来提前做准备。”自称虎妈的Gurunathan如此解释择校原因。

随着学校规模的扩张,找到合适的中文老师会是肯辛顿威德的下一个挑战。虽然英国有800多所私立和公立学校都已经开设了中文课,但那些中文老师主要来自孔子学校系统,一个老师只会在英国短期教学,之后会有新的老师接替。他们把中文当外语来教,而像肯辛顿威德这样的双语学校需要的是能用中文教课的老师,不光是教语言,还能教数学、历史、地理等课程。此外,由于还没有得到给予工作签证许可的资质,肯辛顿威德还不能直接从中国招老师。

中文老師稀缺也意味着市场需求正在增长。除了肯辛顿威德,成立于2015年的Hatching Dragons是英国第一所中英双语幼儿园,位于伦敦金融城。“我有很多证据可以证实如果一个孩子在6个月大的时候送来我们这里,一直待到5岁,每周待50个小时,等到离开时他们可以熟练地说中文。”Hatching Dragons的创始人Cennydd John说。

Hatching Dragons的口号是“让你的宝贝飞翔一生”(Helping your baby fly through life),家长主要是英国中产阶级白人,他们通常在法律和金融行业工作,想让自己的孩子尽早适应全球化的节奏和环境。目前Hatching Dragons刚在伦敦新开了一所幼儿园,第三家也即将成立。甚至有中国投资者正在接触Hatching Dragons,想把品牌引进到中国。

De Burgh认为,英国人习惯了全球都向自己靠拢学习英文,觉得学外语没什么必要。这其实是非常短视的一种想法。“因为如果你不去学习别的语言,就很难理解他们的文化,在和他们的交往沟通中就会出现问题。我们希望学生在学语言的过程中,也能学会适应不同的文化环境,看到在不同的文化体系下人们的行为模式也是不一样的。”他说。比如,中国学生在英国很容易适应英国的文化,但英国学生到了中国则非常难调整自己,这是De Burgh 认为英国学生欠缺的能力。

今年中秋节,在肯辛顿威德举办的接待会上,WPP的首席执行官Martin Sorrell也出现在现场。“中文和电脑代码,我觉得这是当下两种最关键的语言。”Sorrell对着台下的家长们说。学生们在肯辛顿威德的表现如何,还得等上很长时间才能看到结果。De Burgh的目标,是至少在几年之后,中英双语学校在英国不再是一个新鲜事物。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