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zier:图书馆背后需要技术的支撑

01 是什么促使你进入图书馆工作的?

11岁时,家附近有座儿童图书馆,馆长偶然得知我喜欢读书后特别为我办理了借书证。这个举动让我颇受感动,这是一份令人开心的职业,从那时起我就想在图书馆工作。

02 对你来说,做图书馆长让你最幸福的一点是什么?

其实图书馆有不同的类型,我曾经在学术性图书馆任职过,在那里可以跟学生、科研人员直接接触,满足他们的科研需求,在科研领域为他们提供帮助,这非常有趣。而我现在于大英图书馆任职,这里馆藏颇丰,而且五花八门,可以帮助学生撰写论文、学者展开研究,甚至是家里有人生了重病为其提供相应的知识。图书馆能为人们的生活带来现实、可观的影响,这使我非常欣慰。

03 到大英图书馆就职,你摸过莎士比亚(或其他文学巨匠)的手稿吗?

很遗憾,我还没有摸过他的手稿,因为我的工作主要是经营。当然,这样的美妙瞬间也不是没有,我曾经亲密接触过简·奥斯汀和贝多芬的信件,前者是我心仪已久的作家。

04 图书馆馆长的工作跟外人想象的有什么不一样?

比如要通过建立馆管理馆藏来方便人们获取信息,这每年要耗费巨大的金钱和精力。事实上,大型图书馆背后需要很完备的基础设施与技术的支撑,尤其是在数字化时代,这些工作更加重要。

05 纸质书和电子书,现在哪种你看得比较多?

我个人是倾向纸质书的,阅读能给我带来愉悦,我可能会在沙滩上、睡觉前、乘火车旅行的途中读书。我认为纸质书很方便,至少你不用担心它没电。阅读电子书大部分是出于工作需要,时间不多的时候我会阅读电子书;但如果有大把时间可以消遣,我倾向读纸质书。我没有Kindle,但有两台iPad,一台私用、一台工作用,例如阅读工作报告。

06 图书馆会迎合电子阅读这股潮流作出改变吗?

大英图书馆作为一家法定呈缴本图书馆,每一位在英国的出版商所出版发行的刊物必须要有副本呈缴给我们。2013年开始,我们不仅收集纸质图书,也开始收集电子图书,当时的考虑是,随着电子化浪潮,可能纸质书的收藏量会降低,电子书的收藏量会增高,但事实是,纸质书的出版量也在增高。可以看到,出版商增加电子书出版量的同时,也不忘增加纸质书的出版量。人们并没有把电子书和纸质书完全割裂开。

07 为了数字化转型,你们做过哪些努力?

我们的数字化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引进新的收藏种类,比如网页、声音、地图以及数据库等,而不局限于出版物。这使得我们必须用不同的管理方法来保管、储存以及管理藏品;二是会将现存的纸质出版物数字化,大英图书馆的藏品有1.5亿件,会优先将最重要的文物数字化。

08 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最近在读的一本书是?

这很难说,但非要说的话,我最喜欢的作家是简·奥斯汀。我最近正在读的一本书是斯蒂芬·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

09 如果死人可以活过来回答你一個问题,你最希望问谁?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想和托尔斯泰来一场对谈,我很想更深入了解他的观点,想知道他对当时俄国社会的一些看法,以及这些看法如何影响了他的作品。

10 那么多你去过的图书馆,哪一家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

我想还是我故乡的那家。那是一家没什么特别的、小小的当地图书馆,但它默默无闻地服务了我们当地很多代人。它没有什么宏大的贡献,但启发了我理解什么是图书馆的使命。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