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拿儿童开刀

Paul+Krugman

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夺去1000个不幸生长在低收入家庭的孩子的医保,换取给一个富裕的继承人增加数百万美元的额外收入吗?你会觉得这个问题很傻,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并不全是假想,你看到的问题,正是对国会中共和党的选择的字面描述。

儿童健康保险计划(CHIP)是针对美国年轻人的医疗补助计划。该计划于1997年推出,曾得到两党的共同支持。去年,它覆盖了890万名儿童。然而,该计划的资金在两个多月前就断供了。共和党保证他们会恢复拨款,却又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推脱。管理该计划的各州政府,很快就要开始裁减参与计划的儿童。

问题出在哪里?前几天,参与创立该计划的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奥林·哈奇问起这个计劃,一再强调要给它提供资金,但是没有说明什么时候、怎么提供。他还说:“儿童健康保险计划有麻烦的原因是,我们没有钱了。”然后,他投票赞成大规模减税。

其中一项大的减税措施,是对大地产继承人的馈赠。根据现行法律,一对已婚夫妇的遗产除非价值超过1100万美元,否则不用纳税,所以只有少数遗产继承人—每年约有5500人(不到一年总死亡人数的0.2%)需要纳税。顺便说一句,涉及缴税的遗产,在被儿童健康保险计划覆盖的儿童中的占比还不到千分之一。

但共和党人仍然认为,这种税是富人不可接受的负担。所以,现在我们来谈谈钱。儿童健康保险计划覆盖了很多儿童,但与对老年人的保障相比,儿童的医保相对便宜。在2016财年,该计划花费了150亿美元,仅是联邦预算的一小部分。同时,根据现行法律,遗产税预计将带来大约200亿美元的收入,远远超过为儿童健康保险计划支付的费用。

你看到了,我的问题根本不是假想。共和党的行为表明,他们认为让一个富有的继承人额外增加数百万美元的收入,比为1000名儿童提供医保更重要。

有没有为这个选择辩护的点呢?共和党人喜欢说,减掉的税可以通过刺激经济增长得到补足,但是没有任何严肃经济学家同意这种观点—即使是削减企业所得税这种可能产生积极经济效应的事情,情况也是如此。在遗产税问题上,共和党的说法是荒谬的:没有合理的解释可以证明,免去富有继承人的遗产税,能够使经济繁荣。

那么,遗产税是小企业主和家庭农场主的负担的观点呢?这是一个彻底被戳穿的神话:每年只有大约80个小企业主和农场主缴纳遗产税。当你听说哪个家庭农场主因为遗产税而破产时,请记住:现代社会还没有这样的例子。

然后是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的观点,我们需要取消遗产税来奖励那些不把钱胡乱花在“酒精、女人或电影”上的人。是啊,让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人继承免遗产税的财产,是对他父亲简朴生活的一种奖励吧。与此同时,有趣的是: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减掉的税能得到补足,但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救助低收入儿童从长远来看是省钱的。

想想吧,得到充分关照的孩子长大后可能会更健康、更有成就,这意味着他们的收入更多,缴的税也会更多。他们成为弱势群体、需要政府援助的可能也更小。顺便说一下,食品券计划印证了相似的结果:为年轻人提供足够的营养,意味着他们会更健康、更有生产力。因此从长远来看,这种援助所花费的纳税人的钱很少或者根本没有。

这样的结果既有趣又重要,但这并不是我们为儿童提供足够的医保和饮食的主要原因。让人享有简单体面的生活这个理由就足够了。尽管我们在美国政治中看到的一切已经让人作呕,但是仍然很难相信,一个政党会为了几千名富有的继承人,而不愿为数百万儿童做些好事。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