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没那么容易

崔鹏

12月8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与欧盟就英国脱欧过程中的一些关键问题达成了协议。

这些关键问题包括在英国正式脱欧的两年内英国还要给欧盟多少钱—就是一直令双方都有点尴尬的分手费。这次协议中确认的数额为400亿到450亿欧元;其次是住在英国的欧盟公民的权利问题,他们有权选择申请继续在英国居住;第三是脱欧后爱尔兰和北爱尔兰的边界问题,梅承诺不设立硬边界。

梅是顶住英国国内强硬的脱欧党派和保守党内民粹主义者们的意见和欧盟签订这个协议的。不过,这只是开了个头。欧盟负责谈判的代表称,和英国真正的脱欧谈判要到明年3月才开始。也就是说,首相梅做出很大的妥协只是换来了明年和欧盟谈判的权利。

在2017年歐洲大选之后,欧盟和欧元稳定性问题逐渐得到了解决,而欧盟主要成员对待英国脱欧的态度也开始呈现空前的团结一致,那就是惩罚英国。这么做除了是在直接惩罚“背叛者”,更重要的是“杀鸡给猴看”,让那些动摇的欧盟成员国警醒。

英国首相梅的日子非常难过,英国国内强硬脱欧派、反对英国脱欧党派、欧盟的谈判对手都在对她施压。同时英国经济又由于英国脱欧增加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个梅也要负责。梅绝对有理由抱怨当前的处境,而更多抱怨应该指向她的前任—戴维·卡梅伦。

卡梅伦在2015年竞选首相连任的时候,为了获得英国疑欧派选民的支持,承诺在2017年年底前就英国是否脱欧举行全民公投。

实际上卡梅伦的政治倾向是希望英国留在欧盟的,公投是这个贵族政治家“一石三鸟”的精巧设计。

卡梅伦承诺脱欧公投的目的,首先是让那些疑欧派、希望英国相对欧盟获得更多独立事务处置权的选民更拥护其党派。在这个问题上,卡梅伦的政治灵活性要强于当时他的竞争对手、年轻的工党领袖爱德华·米利班德。

第二个目的,是为英国在欧盟内获得更大的利益而喊价。2011年,欧洲受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影响,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很多欧盟内国家的公民福利系统的问题都由此暴露出来。当时欧盟的确为成员国做了不少,主要是让联盟内部的富国捐钱。而问题国家要交出更多主权,由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帮这些国家“专家理财”。问题较少的国家也受此裹挟交出了更多主权。英国就属于给了钱又交出权力的国家。卡梅伦希望用脱欧威胁欧盟,使英国收回一些权力和钱。

第三个就是通过公投稳定内部,让疑欧派闭嘴。

英国其实从历史上就跟欧盟不是很亲。在1960年代英国组织过一个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和法国、德国的欧洲共同体竞争。但之后英国改变了立场,加入了联系更加紧密、参加成员会放弃更多主权的欧共体。但是英国内部对欧盟的怀疑从来没断过。1970年代,英国就举行过脱欧公投,只不过那次留欧派赢了。卡梅伦故意把公投放在2016年而不是今年,这种设计可能是为了避开欧洲大选年。

卡梅伦可能觉得去年更安全,但他没料到2017年欧洲经济普遍有转好迹象而不是更糟。如果把脱欧公投放在一年后,也许就是另一个结果。

不管怎么说,卡梅伦的计划落空了。而英国脱欧后的问题比疑欧派想象的严重。本来他们希望英国对欧洲保留原来的贸易条件,但脱欧后不再受欧盟辖制或向其交钱了。而欧盟开出的条件是,先答应条件,然后再谈贸易。面对2019年的脱欧底线,英国政府现在只好接受。

特雷莎·梅的政府能坚持到两年后吗?令人怀疑。英国还有很多需要厘清的问题。就像欧盟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说的:“分手不容易,要处理好分手后的关系更难。”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