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1.《时代》2017.12.18

年度人物:反对性骚扰的发声者

过去人们认为,光彩照人的电影明星与普通人完全不同,直到韦恩斯坦的性骚扰丑闻被曝光,我们才发现,他们与普通人一样都容易成为性骚扰的受害者。

性骚扰这个词的出现只有四十多年,康奈尔大学的一些女性于1975年创造了这个名词,缘起是这所大学的卡密塔·伍德由于上级的非礼愤而辞职。她与这所大学的一些活动人士组成“劳动女性联合会”,发起一场活动,组织各行各业的女性诉说自己被性骚扰的遭遇。活动鼓励女性团结起来,并传达了“她们并不孤单”。

受害者的控诉突然充斥了舆论,但女性长久以来都身受其害。有些女性遭遇了老板和同事的侵害,却害怕被报复,因此就这样忍耐下去。如今,终于有人打破沉默,发起了拒绝性骚扰的革命。仅在过去两个月,她们迸发的怒火就大有斩获: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由于被爆性骚扰而名声扫地的CEO、大佬和偶像。

对韦恩斯坦的控诉,让敢于发声的女性在人们眼中建立了新的形象。近期针对美国成年人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韦恩斯坦的丑闻被曝光后,有82%的受访者认为,女性比过去更敢于揭发性骚扰了。同时,有85%的人表示,他们相信这些出来说话的女性。

这一浪潮迅速从美国蔓延到全球,有85个国家的网民纷纷响应,影响范围波及到中东、亚洲等地区的国家。

2.《经济学人》2017.12.07

南非国大党选举关乎国家兴衰

12月16日,南非国大党举行会议,选举南非国大党的接班人。呼声最高的是现任总统祖马的前妻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和副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德拉米尼-祖马很可能会袒护作为前夫的祖马,毕竟他要面对783项贪腐指控。同祖马一样,她支持“激进的经济转型”,如果胜选,可能会对经济带来不良影响,损害社会和谐。拉马福萨胜选本身也未必能保证廉洁政府建设会很顺利,毕竟腐败在整个国大党已经根深蒂固。

3.《彭博商业周刊》2017.12.11

Facebook,菲律宾政府的武器

2016年參加菲律宾总统竞选时,杜特尔特已是71岁,但他很快掌握了Facebook的使用。97%的菲律宾网民都有Facebook账号。杜特尔特派战略专家塑造了自己在网上的形象,并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水军。成功就任后,杜特尔特把Facebook变成了自己的武器。那些施展各种手段帮杜特尔特登上大位的Facebook名人被请去帮他有组织地攻击反对派,一位热衷人权事业的参议员就身受其害,遭遇网络攻击,并因被控涉毒入狱。

4.《明镜》2017.12.2

“失败者大联盟”

自“牙买加联盟”联合组阁谈判失败后,德国联盟党不得不重新考虑与社民党组成新版“大联盟政府”,昔日的对手或将变成未来的伙伴,此举非但未能稳定民心,反而招致党内及选民的反对和担忧。两党在税收、医保、教育、退休金、气候变化、难民政策、欧洲政策等问题上也分歧明显,双方均需做出较大妥协,谈判阻力重重。尽管德国人高度重视政治稳定,但“大联盟政府”可能对德国弊大于利。

5.《新闻周刊》2017.12.15

美国德克萨斯州拥枪传统的由来

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曾先后作为墨西哥的州、独立的共和国存在。它能够存在至今,是因为该州民众在政府力所不能及的情况下,大多配备了枪支,捍卫了自己的安全。武装自卫很早就融入了德州人的基因,因为早年的墨西哥一直时局动荡,早期的定居者只能靠自己。比如1966年8月1日,一位前海军陆战队员持枪登上德克萨斯州大学的钟楼大开杀戒,学生们纷纷掏出自己的枪还击。

—编译 金丹、周佳蕾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