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环,或二零三八年,北京四十二分钟

韩松

管道。绿色。湿润。它在向前缓缓蠕动。人群如蜜蜂般拥挤。无法立足和喘息。

摄像头一样的蛇形东西游来。我的面部被扫描。信息上传。耳部被挂上一个环。

根据语音提示,我被安置在一个空出来的狭窄座位上。边上人打量我一眼,埋头吃一碗炒肝般的食物。

“这是何处?”我困惑地问。

他不耐烦地指指上方。一幅四维地图在闪烁。十条巨龙般的管道,形成同心圆。代表我的光斑在最外面一条上。

“十环。”他说,这里由阿狸巴巴负责,因为它最庞杂。

所有管道都以逆时针方向,绕中心蠕动。十条管道组成了北京城。2028年的北京。

管道与管道之间,是无人区,或绿化带。每条管道装载200万人。

“你从哪里来?”他问。

“2018年。”我不好意思地回答。

“噢,你是一个时间旅行者。”

“中科院通过星云奖,传输了我的意识。他们选择我来到未来体验美好生活。”

“欢迎。”他开始吃下一碗炒肝。

“怎么才能去到中心区?”我指了指二环以 里。

“交换过去。”耳环开始对我解释。

这不是下水道,而是生态链。管道之间,不间断进行物质能量信息交换,维持整个城市生态。生态,自2018年后,它就一直是北京的关键词。

“十环,相当于浮游生物区。里层管道需要外层管道的支持。”

我在十环待了4分钟。在一个生态交换时机,通过筛孔,我进入九环。这里飘飞着企鹅的标识。

“欢迎。”

对我说话的,是一个长得像马化腾的人物,但可能是电子替身。有很多这样的人。

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原子,没有阶层,独立生活,由游戏机调配。

我的身上已被加载了一些东西,包括由十环带来的垃圾,这让我感到人生的丰富。我身携的信息被九环扫描进去,供这里的居民分享。

4分钟后,我进入八环。这里是金融区,由蚂蚁金服管理,为北京提供后现代金融服务。

我见到了Fanny,过去的同事。她告诉我,智能金融相当于北京生态链中的种子植物层,大型生物体在它搭建的虚拟森林中游荡。

她送我至七环。管道中游走着性服务机器人。人们通过虹膜成像装置在其臀部扫一扫,即可租用。这里聚集着成上千万视婚姻和家庭为多余的居民。

机器人的型号都是我那个时代的手机牌子,大米、OBBO、VIVA等。手机已经消失。信息通过我的耳环,直接在大脑与大脑之间交流,并被监控。

进入六环,我遇到了未来的我。

“你还写科幻吗?”我问。

“不写了。机器就能构想出种种新奇未来。”

他唯一的事,就是等我莅临。这已被机器预知。

我想跟他喝一杯。但他拒绝了。“你来后,我就可以走了。”

他抽身前往五环,回头对我神秘一笑。

我不得不替代他,留守在六环。时间飞逝令我焦急。

一个婆婆,自称是二十后我的妻子,陪伴着我。

她说,六环是艺术区。百度把无用之人搜索出来,安置于此。

“大家都想去到二环以里。”她说。

“那里有什么?”

“不清楚。老头子分析,可能是一座超级医院。人可以活到两百五十岁。”

她用一套备份建筑能效代码,助我进入五环。

早时从十环那边用望远镜看过来,这儿有两百万人,但其实大都是幻象。每一人相当于一千人。

国企巨头们,以及驻华使节,聚集在这里。他们无所事事。公司和机构都交给了智能机器管理。人们说的话是由科大讯飞设计的。他们似乎不再想说自己的话。

这里更接近中心,人们很满足。马斯洛心理学仍在起作用,人只剩下自我实现。

最愉悦的就是趴在舷窗边朝中心看。我也看去,见是一个星星般的小亮点。那是故宫吗?

进入四环后发现人更少一些。他们是几家新兴公司的掌门人。此地是后科技的大本营。这些科技是二十年前人类根本没有想到过的。

新兴公司是管道运营的核心力量,不受科大讯飞及BAT制约,但仍然需要与远环进行生态交换。

“你带来的记忆十分宝贵。”一个影像对我说。

“2018年的记忆?”

“这很稀有。过去二十年的信息,有许多被屏蔽和修改了。但我们需要它们。这是创新的基础。”

原来我所来的时代如此重要。我有些感动。

三环没有人。管壁上贴满所有居民的黑白照片。耳环告诉我,人们的思想上载到这里,存储在一台量子计算机里。未来消除了一切隐私,不再有保有自个儿思想的必要。需用时,就从三环这里租借。

我才意识到,我之前半个多小时里见到的人,包括二十年后的我和我的妻子,他们是什么。这应该是一种更加先进的生存状态。

二环也空荡荡。只有一个像是女性的干净而漂亮的生物在迎接我。我怀疑她是计算机创造出来的。

“欢迎。我是Reaka。”她自我介绍。

“Reaka啊……”我热泪盈眶。

“你是第一个来自过去来的活体。是局长让他们放行的,否则,你到不了二环。”

快要接近北京生物圈的顶端了。我有些激动。

还剩下两分钟……

我往外看去,那个发光的圆点,仍然跟在五环时看到的一样。北京的中心,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管它叫三体宇宙。”Reaka說。

“我能见到局长吗?”

“暂时不行。她作报告去了。”

“去哪里作报告了?”

“世界从那里才真正开始呢。”Reaka指了指中心,“我送你去十环吧,祝旅途愉快。”endprint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