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8:北京眼

陈楸帆

按照天气指数,今天应该是秋高气爽的大晴天,我调低了视野光敏度,以免昂贵的元件被灼伤。饱满的天蓝色经过浮点运算后,在我眼中仍然是一个灰度值为231的北京秋日。

今天本来是轮休,可是临时来了紧急通知,我必须在12点之前,完成对建国门C78片区摄像头的检修工作。我从昌平出发,轻轨换地铁又换自行车,紧赶慢赶到达时已经11点。路线图叠加在我那黑白视野上,引导着我按计划检查这一片区的监控摄像头。

这里虽然离北京城的主干道长安街只有几百米,却完全像是另一个世界,原先的居民迁离之后,留下破旧的楼房和狭长的巷道。据说这里会规划兴建成新的商业综合体,可却迟迟没有动工,还只是一片荒芜的废墟。

这片区不大,大概有五六十路摄像头,其中大概有1/3归我们公司负责。由于平时基本没人出没,我也就不怎么上心,这回也不知是有什么大活动,上头突然想起这里,发现许多摄像头都不工作了,把老板惊出一身冷汗。

老板说:“12点,后台要是还没返回数据,你就别回来了。”

这会儿他不提我给他带来的好处了,雇佣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可以帮他一年减掉上百万元的税费。我手脚麻利地定位到第一个摄像头,通过内部协议接入视频信号源,摄像机拍到的数据进入我的电子眼系统,黑白世界突然浮现出暗淡的色彩,我俯瞰着一个小小的自己,变焦、转动、切换模式,面部识别算法读出我的身份信息,比我自己记得还清楚。

我经常会想,要是我能换上这样的一双眼睛就好了。

在我9岁之前,世界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堆嘈杂的声音和混乱的形状。那一天,爸爸妈妈带我去一个叫医院的地方,跟一个叫作大夫的人说了很久。后来,大夫让我躺下,有一些东西不停咬我的脸,就像是手不小心被订书机咬到的感觉。过了很久很久,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开始在我面前飘动,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个小小的方块,每个的形状都不太一样,密密麻麻排列在发光的平面 上。

“小光,你能看到这是什么吗?”那是爸爸的声音。

“你傻呀,他都没见过能知道这是什么吗?”妈妈还是那么冲。

“哦哦。我懂了。”爸爸做了些什么,那些方块一个个跳起来,伴随着跳动,一个不分男女的怪声开始一顿一顿地朗读起来。

“……专家预测,二十年之内,机器将在各行各业取代人的工作,到那个时候,人类会不会变成每天躺在床上,沉迷虚拟游戏的废物呢……”

那就是我在这个世界所看到的第一眼,甚至早于我爸妈的笑容。感谢国家的政策,他们笑着说。大夫却说,是你们运气好,后面的人都得排长队的。

二十年过去了,专家的预测并没有完全实现,机器是让一些人没了工作,比如那些离数字最近的,银行基本实现了自动化,证券市场就是一群高频交易AI在互相搞,至于那些跟算命先生差不离的经济学家更是门可罗雀,但是那些风里来雨里去,干脏活累活的人们,却一点也没变。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机器取代呢?一句话,不划算。

装上电子眼后,我得到了一个低分辨率的灰度世界,这对于我先天视力残障的父母来说,已经是祖坟冒烟,三生有幸。我不用再像他们那样去上盲校,变成一个按摩师,我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上学、工作、成家。尽管在机器按摩师普及之后,盲人按摩师的薪水比一般人还高出一截。可至少我拥有了父母所无法想象的人生可能性。这让他们感觉幸福。

我也很幸福,尽管经常累得吃不下饭,可我的工作让北京成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没有之一。这座城市被安上了上千万只眼睛,像守护神般盯着每个角落,让犯罪分子无处遁逃,让遭受意外的人能够及时得到救助,让这座巨型机器的每一个环节运转流畅、精确、安全,而确保这些眼睛能够正常工作,就需要我们这样的维护人员,随时随地排除故障,消除隐患。

因为我的电子眼可以直接接入监控数据,我比一般人效率更高,排障速度更快,但我也担心,如果有一天,所有的镜头都可以通过机器来自动维护,是不是我就得去另找工作了,手上的机油会不会变成按摩用的精油。为此,我推迟了升级电子眼的计划。新一代电子眼虽然能够让我看到更丰富的颜色,却会显著降低我的工作效率。

我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这个片区的摄像头都受到了某种数据干扰,无论枪机或是球机,旋转的角度都受到了极其细微的限制,但就是几度的变化,让监控区域出现了死角。我接入一个又一个摄像头,在脑海中绘制出一条“暗路”,这是我自己起的名字,意味着可以躲开所有监控镜头,而暗路所指的方向无疑便是干扰源头。

我来到一栋废弃的Loft跟前。

踏入门口的瞬间,我仿佛穿越到了另一个空间,我顿时明白了干扰的用意。整个Loft建筑的内壁,都被画满了涂鸦,不是普通的信手之作,而是经过了精心设计的作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艺术。那个神秘的艺术家绘出一幅360度的全景画,而走近细看都是由一个个监控画面组成,每一个画面里出现的都是北京的某个瞬间。但并非只有当下,还涵盖了北京城诸多历史性的时刻。我从里面认出了奥运会、大阅兵、G20峰会,也有戴着口罩的雾霾时期和非典季节,甚至还有长城上的怪兽和巨大的卡通熊猫,许多画面我并不熟悉,也许早已遗失在人们的记忆里。

那些丰富细腻的灰度让我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冲动,我想亲眼看到這所有的颜色,我想,那一定非常美,那种幸福感,也许比得到一份好工作还要强烈得多。

我不再犹豫,走到整个Loft的中间,按停了那台发出干扰的机器,然后接入周围所有的眼睛,让它们帮我记住这一刻短暂的幸福。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