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38,上班

江波

“天气晴到多云,气温11度,相对湿度54%,空气质量优。”

随着柔和的语音播报,眼前的半透明玻璃板上,一个和我的脑袋一般大小的表情符浮现出来,它嘴角上翘,显现完美的微笑弧 线。

小艾上线了。

我正好把刷牙器塞进了嘴里,于是一边感受着牙床上传来的震动,一边伸手在那笑脸上摁了一下。

笑脸退去,一条条行程跳了出来,我扫了一眼,原本轻松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9点钟居然还有个会!

现在已经8点了!

我一口把刷牙器吐了出来。

“9点有会,怎么没有提早告诉我?”

“您要求回避关小思参加的会,尽量不要打扰您。”小艾不紧不慢,似乎对于我的迟到毫不在意。

“但这是王总的会!”

“关小思也有参加。”

“好吧!”我没好气地下达了指令,“现在我要迟到了,你说怎么办?”

“您并不会迟到,路线已经规划好,通勤车会准时在楼下等您。”

“通勤车到公司至少要一个小时!”我胡乱地抹了几把脸,匆忙走出卫生间。小艾往常做事滴水不漏,今天怎么会出这么大差错!也许它的语言理解模块需要升级,一句气话居然被它理解成了逻辑真实。我一边飞快地思考,一边开始套衣服。

“您需要订购一份至尊套餐吗?粗粮鸡蛋饼配甜面酱佐餐,加上一杯新鲜橙汁,您有充裕的时间在车上享用。”

我喜欢鸡蛋饼,一听到这提议,也没多想,“那就帮我下单。”

“早餐已经放在车里。”

这家伙是有预谋的!但这不正是智能助理存在的价值吗?

说话间,我已经穿好衣裤,连穿衣镜也来不及照,就匆匆推门而出。

已经8点5分。

“您的通勤车级别是最优级,您将在30分钟内抵达公司。”

我一愣,“怎么会?这是什么意思?“

“分级系统试运行,总部需要收集数据来对此进行判断。”

我有些疑惑。交通分级是关小思提出的一个策划案,通过对交通优先级的划分,最大化交通效率。这是个荒谬的做法,因为对整个体系来说,某些节点的高优先级只会降低整体的效率。这事也是导致我和关小思关系冷淡的原因。

然而我没有时间继续向小艾质疑,王总的会定在9点,只剩下55分钟,如果真能半个小时赶到,那就谢天谢地了!

小艾预约了一辆宽敞的办公车,比亚迪E3000,车内的办公桌早已摆上了一份丰盛的早餐。

热乎乎的鸡蛋饼配着香甜的酱料打开了我的全部味蕾,两口下肚,只让人感到生活多么美好!

只要在9点之前赶到办公室,那就真的很美好!

窗外,各种车辆川流不息,井然有序。

我很快发现了异常—所有的车都在给我让路,它们纷纷闪到一边,给我的车让出通路来。

“小艾!”

“在。”

“这些车怎么都在给我让路?这就是你说的最优级?”

“这是唯一能让您赶上会议的方案。”

“所有人都主动给我让路?”

“这是系统调配,您为此要付出2000元的优先服务费。”

“你没告诉我!”

“您许可过2000元以下的费用无需再经过您的授权。”

我一时语塞。的确如此,一般的生活费用我都是直接交给小艾打理的。但优先服务费……这不正是关小思的方案吗?

“您是否要求中止服务?这样可以退还1300元,但是您只能在9点10分赶到公司。”

“不用了!”我憋着一肚子火。小艾显然在捣鬼,等事情过去了,一定要和它算账!

车子以每小时80公里的匀速跑过了北三环。到了A大厦前,不等车子停稳,我迫不及待地跨出车门,冲向大门。

8点30,比30分钟还提前了5分钟。

还有半个小时才开会,我总算松了口气。

5分钟后,我步入会议室,却惊讶地发现王总和关小思已经到了。

“这么早!”我略带尴尬地和他们打招呼。

“小王啊!你看这个方案,太棒了!”王总两眼炯炯放光。

项目概要出现在面前的虚拟屏幕上。我飞快地浏览了一遍,心头跑过了千万头草泥马。

这正是关小思的方案,以调配优先级的方式调度汽车,收取优先服务费。

这不正是我今早所经历的吗?

我强忍着怒意,“这方案很有吸引力,只是经常出现紧急状态会造成交通不畅,更多的人会因此损失时间。”

“这没有关系,不同的人时间价值不同嘛!”王总慢悠悠地开口,“那些人让他们晚个几分钟,也没什么关系嘛。”

我瞥了关小思一眼,他并没有看我,而只是看着王总,陪着笑。

“有超级助理,行程都可以提前预定,这个体系已经运行了6年,一直很顺当,满意度很高。预先定制出行方案,这才是最少社会成本的交通控制。”我继续争辩。

王总点点头,“小王,你考虑问题很全面。小关啊,你的数据呢?给小王看看。”

关小思拉开了大屏幕,几个直方图在半空中飞舞。这小子居然真的做出了模拟数据,在紧急事态占比1.5%的假设下,付费人群平均将赢得15分钟时间,而其他人则会有中值为3分钟的时间损失。

关键的数据是,这个项目可以为公司赢得近200亿元的年收入—纯收入。

我或许可以争辩系统的效率,但是我无法击败200亿。

“但是智能助理和交通调度结合得很好,根本不会有那么多紧急事态。”我虚弱无力地抛出了最后的抗辩。

“这不是紧急,而是高效!”关小思不慌不忙,“我们昨天已经和达沃智能公司达成了换股协议,我们会持有达沃的控股权。所有的智能助手都会升级一个最优效率模式,然后我们再从调度上进行优先级的总量控制。”

他冲着我一笑,“效果如何,今天早上,王總和你我都已经体会过 了。”

我转头望着窗外,大街上车流井然有序。有序而高效的交通是我的梦想,这高度有序中的扰动就是金山,却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然而我还能做什么?

时间凝结在8点42。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