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晨钟暮鼓

苏清绾

四季之中,我最喜欢夏天。夏天有西瓜、裙子和雪糕。

万事之中,我最喜欢旅行。旅行有美景、奇闻和相逢。

所以,这个夏天,我又抱着我的笔记本出门了,这次的目的地是夏威夷。

因为写作,这些年无论走到哪儿我都会带上笔记本,每次都觉得是负担,但但到了目的地后又很庆幸把它带出来。到不同的地方,心境会有所改变,看到的美景也各异,写下的文字必定也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感觉。

夏威夷之行恰逢我在写《有鹤鸣夏》,我坐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面朝着大海,倒一杯香槟,开始写秦先生和阮阮的故事。

每个房间都有一个独立的阳台,阳台之间距离很短,我在阳台上惬意码字的时候总能看到隔壁房间小情侣的日常。

有一次,我写到阮阮跟秦先生因为一点小事闹别扭,满脑子都在想秦先生应该怎么用他的方式哄阮阮,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到,只能望着大海发呆。

然后,我隐约听见隔壁房间的小情侣在吵架。男生时不时被逼到阳台上来,看到隔壁有人又尴尬地退了回去。

女生的声音有些尖锐:“戒指丢了,你怪我?!戒指我放在洗漱台上,怎么你刷完牙洗完脸就没了?!肯定是你弄丢了!”

“我怎么也不会把你的戒指扔了吧?”

“那你觉得是我弄丢的?你就这么对我?我刚跟你结婚,你就凶我!”

但是慢慢地,她的声音弱了下来,带着一点哭腔:“戴了这么多年了,我舍不得,怎么办啊……”

男生开始安慰她,声音里的愤怒荡然无存:“没事、没事,再买一个就是了。我们买更贵的,比那个漂亮多了。”

“我不要,我就要这个。我跟你讲,如果戒指找不到了,我们就分手!”

男生闻言朗声笑了:“分手?陈太太,我们已经结婚了。”

“……”

我猜想女生大概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身份,这一点跟阮阮没有适应“秦太太”的身份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紧接着,我听见男生开始温柔地哄着女生。

“好、好、好,我让酒店的工作人员上来帮忙找,下水道也找,找不到咱们买新的,好不好?”

“我就要这个……别的我不要……”

“连钻都没有的戒指,有什么好的?女生不都喜欢钻石吗?”男生的声音越发宠溺,“结婚之前我要买钻戒,你不让买,现在戒指丢了,可以买了吧?”

“我们刚谈恋爱的时候,我说想要戒指,只是随口说说,后来你真的买了……我戴了六年了……我不想换,也舍不得换。”

……

大概是空间太宁静,他们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

后来的故事如何发展,我不得而知,只是,心里一直记挂着,女生少女时代就戴上的戒指有没有找到。

后来在酒店的餐厅,我偶遇他们在吃早餐。

因为念着那件事情,我特意看了一眼女生的手,她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铂金戒指,过时的款式,看得出来已经戴了多年。

看来,是找回来了。

我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女生手上是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戒指,我却觉得它特别美。这枚素环有岁月的沉淀,有爱情的点滴,有婚姻的质朴。人人都想形容爱情,作家用文字写爱情,导演用镜头拍爱情,而平凡的我们,用漫漫岁月和人生磕绊,来见证爱情。

離开夏威夷那晚,我写下了《有鹤鸣夏》的后记,敲完最后一个字,我合上笔记本深吸了一口气,闻着空气中被风吹来的太平洋海水的味道,又一次觉得,写故事的感觉真好。

见证爱情,记录爱情,写下爱情,边走边写,大概是我漫漫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了。

赞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