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瘦十斤,不换头像

桃子夏

在减肥的路上,我可算吃尽了苦头。

多年前我是个瘦子,瘦到买衣服不用看码数,直接选最小码,如果有哪个品牌连我都要穿M码,那这品牌一定对胖子有比海还深的仇恨。那时,不少人对我说:“你好瘦,桃子,你一定是那种天生就吃不胖的人。”

天真的我天真地信了,真以为自己是传说中“吃不胖”的体质,大吃大喝全无忌口,加上宅的属性,没几年就胖成了球,码数一口气从XS涨到L。我终于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懂了能量守恒定律——“唯有食物童叟无欺,吃下去的一定会长回身上”。

绝望之下,我胡乱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减肥办法——

减肥药是肯定试过的。吃药的头两天还好,在药性的作用下,我真的控制住了食欲,一瞬间从食肉动物变成了食草动物,吃碗蔬菜就能过一天。但从第三天开始,我的身体就吃不消了,心悸,双手不由自主地哆嗦。当时我正跟闺密在外面吃饭,她占座位,我拿餐,当我端着餐盘哆哆嗦嗦地抖着将饭菜放到桌上时,闺密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桃胖,你至于减个肥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吗?你这手哆嗦得……我真担心你下一秒就两眼一闭倒在这里!”

我没吭声,忍一忍,咽下了她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叫我“桃胖”的这口气。

吃药伤身,此路不通。我在网上搜了搜,开始用更极端的减肥办法:苹果减肥法。

这个减肥办法简单易操作,就是:早上吃苹果,中午吃苹果,晚上吃苹果,全天都只吃苹果……我尽情催眠自己:“苹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牛排算什么?苹果最好吃!羊肉串算什么?苹果最好吃!芝士蛋糕算什么?苹果最好吃!”

就这样一连吃了五天苹果,晚上睡觉做梦,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苹果精。于梦中醒来的我悲愤地想:“我为什么要过这种天天吃苹果的人生?连肉都吃不了,跟死有什么分别?!跟死比起来,胖又算什么?”

吃药不健康,節食生不如死,那我就运动减肥吧。回想一下那些美女在朋友圈跑步打卡晒美照,多有健康生活的气息——于是,我天天跑五公里,用力过猛,一个月后顺利地把脚跑出了足底筋膜炎。

遭受到这一次运动受伤的致命打击后,我索性不减肥了,狠下一颗心,任自己胖到地老天荒。

别的作者作品年表是这样计算的——

某书(已出版):实体书版税X万,电子书版税X万,影视改编版权费X万……

而我的作品年表计算方式是——

《再见,薄雪草少年》(已出版):胖三斤;

《难过时我会记得笑》(已出版):胖三斤;

《请问,去你心里怎么走》(即将上市):胖三斤。

我以“每逢出书胖三斤”的速度稳定有序地加入了微胖界……直到有一天,再次遭到来自生活的一万点暴击。

那是一次读者见面活动。

从来自信满满的我,在得知那天会来许多读者时,竟没有特别高兴,而是满心紧张和自卑。我沉默了很久,不敢答复编辑,不能确定要不要去参加活动。我害怕见读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未曾打理的发型,宅属性强烈的黑眼圈,小礼服再也塞不下的腰身……这样的我,并不是自己喜欢的模样。

比起别人对我失望,我更害怕自己对自己失望。这么多年了,我竟然连减肥这一件只要控制自己就能做好的小事,都遗憾懦弱地没有达成。

人生里有太多事,你努力了,队友努力了,所有人都努力了,却会因为运气不好或其他原因而无法成功。世事无常——而减肥,已经是世事里少有的,只要你肯下决心就多多少少有成效的事。

我决定再试试。

当我把微信头像换成“不瘦十斤,不换头像”时,内心忐忑,也充满希望。吃药节食都伤身,这一次就尝试“健身+健身餐”的健康方式吧。

这一次不是为了穿衣服好看,不是为了跟朋友比瘦,不是为了所有来自外界的理由——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告诉那个曾经无数次因为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干扰就忘记往前走的自己:打起精神来!去实现目标!

在既漫长又短暂的人生里,我们最不应该忘记并关注的便是:永远不要让你自己对自己失望。

加油!

赞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