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桐慕晨风(三)

《夏桐慕晨风》第十三章交稿啦!撒花!

当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打开文档看完稿子,顿时傻眼了~

“花式拖稿王”雨哥果然是亲妈!好好的电竞大男神,居然因为被夏桐亲了亲抱了抱就流血”阵亡“?这是什么节奏?

闻讯而来的各位编编们,开始站在我后面围观:

沐沐:”这个男神太特别了,我喜欢!“

周周:”突然非常想知道后续发展,高冷男神变身小娇羞,想想都兴奋!“

……

于是,我在微信上开始了对雨哥的控诉:

我:“还我男神的高冷霸道总裁形象!”

雨哥:“霸道总裁太不特别了,你就说你见过腿哥这样气质与娇羞并存的男主嘛?我想着都觉得骄傲,叉会腰!”

我想掀桌子的心情,你们能理解吗?

上期回顾:夏桐任助理职位第一天就遇老板陆晨风突发“睡美人症”。虽然她照顾得生疏不利落,但认真专注的态度让陆晨风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约定的三天试用期里,他对她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占有欲,强烈到只要她做了与他无关的事,他就浑身不对劲。

陆晨风在客厅坐下,随意地靠在深灰色的沙发上,肆意又优雅,用眼神示意夏桐坐下说话。夏桐就跟闯祸后见到班主任的小学生一样,忐忑地用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

“我说过我的用人标准很高,记得吗?”陆晨风问。

“记得。”夏桐小声说。

“很好。”陆晨风双腿交叠,“那我希望你专心于本职工作,而不是在厨房、客厅到处瞎忙。”

“本职工作,您是指?”她的工作不就是生活助理吗?

陆晨风认真严肃地回答:“全力照顾我,仅限于服务我陆晨风本人。”

夏桐似懂非懂,她还想问得详细点,但是陆晨风没给她机会。

后来她拿这句话去问老管家,老管家说:“嗯,先生的意思应该是除了他吩咐的事情,多余的事情你不需要做。”

陆晨风吩咐的事情?但是,夏桐记录的陆晨风的行程是——空白。夏桐满脑袋的疑问,陆晨风这两天以来的活动就两种:在家睡觉,在家打游戏。所以,夏桐的主要工作也只有两种:陪老板睡觉,围观老板打游戏。其次她还在思考一个问题,管家说不让陆晨风上网,那么单机游戏在不在这个范围内呢?

比如,此刻,夏桐谨遵教诲,陆晨风有什么动作,她就跟上,陆晨风饭后到书房,她也到书房。陆晨风的余光扫过一旁的她,手指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垂,这是他心情愉悦时的小动作。

粱姨送了些零食进来,陆晨风不吃,结果全进了夏桐的肚子里。夏桐兢兢业业地做老板的小跟班,陆晨风对着电脑,夏桐就在他的旁边咔嚓咔嚓吃个不停……

陆晨风嫌弃道:“出去吃。”想了一下,他又说,“算了,坐远点吃。”

夏桐放下手里的轻杏糖,一脸委屈的表情,心想,明明是你叫我都吃掉,却又嫌弃地让人出去吃,这年头做人形移动垃圾桶还不够,还得是个声控全自动的。

夏桐蹑手蹑脚地站起来,没弄出声响。从她坐着的角度,她看不见陆晨风的屏幕,但是,她站起来看见他的电脑屏幕时,立刻看呆了。

陆晨风的手指又细又长,指挥着屏幕上让人眼花缭乱的箭头闪过,在夏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屏幕上超大的金色字体显示“YOU WIN”“Round12”。

接着,她呆呆地看着陆晨风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移动,她咽了一口口水,好快。这个游戏不仅需要手速快,还需要反应能力和游戏意识,屏幕上有一个在平衡木上的圆球,不断有不同颜色的箭头砸下来,陆晨风必须通过左右移动圆球,保证圆球在不掉下去的同时还不被特定颜色的箭头砸中。

陆晨风怎么玩游戏这么厉害?谁来告诉她,这是我国网瘾少年的普遍水准吗?来自一个只会玩《贪吃蛇》和抽卡游戏的游戏小白的诚心发问。

Chapter 2 你连海神都不知道?

夏桐目光灼灼地看着陆晨风。

“玩吗?”陆晨风要把键盘递给她。

夏桐连连摆手,忍不住问:“这是什么游戏?”

陆晨风回答:“哦,就是一个练手速的小游戏,很简单。”

夏桐在心中抓狂,这个游戏看起来哪里简单了?!

看见夏桐摆手,陆晨风没有再说什么,又把注意力放在屏幕上。夏桐在旁边坐着,无所事事。

她还惦记着管家說的,不要让陆晨风上网,那他现在打游戏算犯规吗?她想去问管家,但是每一次她刚准备起身,陆晨风的余光就瞥了过来,她立马在椅子上挺直了背,不敢再动。

夏桐已经从管家的话里明白过来了,找生活助理这件事完全是管家的主意,而陆晨风对生活助理的需求显然是可有可无,甚至是抵触的。她不知道因为什么,陆晨风给了她机会,对于她来说,这三天的试用是她获得工作的唯一机会,所以,她打定主意陆晨风在哪儿她就在哪儿,咬定青山不敢放松。

陆晨风玩游戏,夏桐又不能离开去干别的事,于是,她也掏出手机玩游戏。可是,问题来了,她对游戏的认识只停留在《贪吃蛇》这样的单机游戏上。于是,她左看右看,打开《贪吃蛇》找回在陆晨风身上失去的自信。看见熟悉的绿色大蛇,她嘴角勾起满意的微笑。

结果,不幸的是,她连《贪吃蛇》都玩不好,她的蛇对准墙壁一脑袋撞上去,死了。

夏桐的脸皱成一团,无声地抱着手机,心中悲痛不已:宝宝啊,我的蛇宝宝,你要争气啊。

平时她真的没觉得自己是个游戏白痴,直到她看见陆晨风,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拉低了我国普通群众游戏的平均水准。就在她抓心挠肺的时候,一只手从天而降,拿起她的手机端详起来。

夏桐一下子蹦起来:“欸,我的手机。”

游戏界面还开着,上面是她惨烈的战绩。三位数的分数,小蛇死得惨烈,它还没变粗,还没变长。

陆晨风挑眉,随手点击重新开始。夏桐本来想夺回手机,但是看见他的操作,再次被惊呆。她在他身边站了多久,他就指挥着她的蛇来回绕了多久,游戏的规则是玩家的蛇不仅要吃掉某个位置的豆子,还不能撞到比自己大的蛇,撞到大蛇即为死亡。

夏桐就看着她的蛇在陆晨风的手上不断变大、变粗、变长,然后变成一群蛇里面的最大、最粗、最长的。当分数达到好几万的时候,她的腿都要站麻了,而当分数已经达到不知道后面有多少个零的时候,天边已经烧起一片晚霞红光。

最后这条蛇的死法很壮烈,也很光荣,陆晨风一脸无聊地让大蛇主动撞死了……他把手机扔给夏桐,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是摇摇头走了。

夏桐的智商,被陆晨风彻底鄙视了。

士可杀,不可辱。第二天一大早,陆晨风吃过早饭后就到书房做一些日常意识训练的小游戏,夏桐捧着她的高数练习题,特意坐到他的对面。丢失的战场,夏桐决定在数学的高地上夺回来。她阴森森地看着陆晨风,心想,他打游戏无敌,难道学习也无敌吗?

夏桐做题的时候下笔如有神,没一会儿就做了半本,凭她平时的水平,高数都是以高分考过,只是做到一半时,忽然死活算不对一道微积分题,她的本子都快被她用橡皮擦擦烂了。

陆晨风心想,这个女孩怎么这么好玩,她这是在无声地嘲讽他只会打游戏,肚子里面没墨水啊,这绝对是挑衅行为,是要搞事情啊。但他忘了,其实他没比她大多少。

他从前打比赛的时候,周围都是汉子,别说女孩了,就连女的都很少见到。所以,他对怎么和女生相处其实没什么经验,每次只好板着脸。从前,他的队员就跟他说:“老大,你的脸板起来的时候超吓人。”所幸,很大一部分怀着仰慕之情的女性都是又想疯狂地往上扑,又对他的高冷望而却步,故而没有人发现其实他只是觉得这样做比较省心,不会暴露他其实压根不会应付异性的事实。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晨风放下鼠标,一只手托着他优美的下巴,一只手在桌面上有节奏地轻点。专心做习题的夏桐一抬头,被他放大的脸吓了一跳。

其实,仔细看夏桐,他就会发现她是个非常耐看的美人,五官精致,鼻尖小巧娇俏,鼻翼因为她埋头做习题而无意识地翕动,异常可爱。最吸引人眼球的地方应该是她的肌肤,文章里说的肤如凝脂,陆晨风从未见过,但是柔和的光线笼罩之下,陆晨风恍惚觉得如果真的有,大概就是像她的肌肤这样,薄且透,似有若无地笼罩着一层柔光。

“怎么了?”陆晨风在看什么?夏桐浑然不觉自己被陆晨风凝视过,傻兮兮地四处张望。

哦,他错了,这样的美人只能保持静态,乱动容易破坏美感。

陆晨风站起来,拿过夏桐手里的铅笔,速度极快地在她的本子上写下一串公式以及推理过程,没几步就算出来一个答案。他在最终答案上画了一个圈,抬手本来想要点一下她不开窍的脑袋,手举到一半觉得不合适,又放下来。

他放下笔走出书房的时候,夏桐还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刚刚一只手在桌上写写画画,另一只手绕过她的后背支撑在椅背上,以一个半封闭的姿势把她虚虚地圈在怀里。她的心随着他的贴近怦怦直跳,他离开后,她用手背碰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唉,真没出息,竟然是烫的!

她连忙低头看陆晨风刚刚写下的答案,发现和书后的答案一模一样。

夏桐这一回,完败。

换个项目还是被陆晨风虐,并且是秒杀,夏桐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夏桐收拾东西离开书房时,看见陆晨风的电脑没有关,屏幕上的练习室里面有他登录的名字——Seaside。

Seaside,海滨。

夏桐歪头思索,她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眼熟,她应该是在哪里见过的。

夏桐跟尤琳通话时谈起这个名字,尤琳在电话那头叫了起来:“海神啊!你不知道吗?电竞传奇海大啊!啊,你在哪里碰到他的?我是他的忠实粉丝,就算他提前退役,就算一千、一万个人跟我说他的坏话,我也不会脱粉的。”

“你会打游戏吗?还喜欢电竞选手?”

听夏桐这么说,尤琳十分不服气:“不管我会不会打游戏,但我肯定懂得看脸啊。我就是传说中的颜粉,海神美貌,千秋万代。”

“那他的坏话又是怎么回事?”

“小姐,你都不关注热点新闻的吗?这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你上网搜吧。”

陆晨风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夏桐下意识地向那个方向望去,而她在房间里看到的不过是一面雪白的墙。

夏桐打开笔记本电脑,在搜索引擎里面输入“陆晨风”三个字。

网页里弹出一大堆消息,第一条新闻就是“电竞神话陆晨风离奇退役,WFLT戰队何去何从”,点开陆晨风的百科词条,里面最后一段写着:曾经陆晨风是无数人的偶像,是无数人的英雄,然而他们发现陆晨风让他们失望了,他们说陆晨风是一个无耻的逃兵。

夏桐的手微微颤抖,新闻里的陆晨风和她认识的陆晨风无法重叠为一个人。生活里的陆晨风是她的老板,这个陆晨风很鲜活,虽然古怪而寡言,但是很奇怪的是,并不让人讨厌。他偶尔展露出的小情绪,让人不得不好奇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由自主地,她感到好奇,她想要探究。但是,新闻上说的他显然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懦夫,全球总决赛举行在即,他却毫无预兆地提前退役,留下一个烂摊子一声不响地消失。

夏桐怎么也想不到陆晨风人气这么高,以至于事情都过去好几个月了,他还处于舆论的旋涡。

没人能够想到,一个活在灯光下、比赛场上的人,在退役后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准确来说,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他选择的,因为他没有更多的选择,能够由他选的,无非是在哪里养病。无论是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修养,还是在人潮涌动的地方休息,其实区别并不大,结果没有什么不同。

夏桐继续往下翻,看到陆晨风的微博链接,她循着链接点进去。陆晨风微博主页上的橙V认证写着:电竞选手,WFLT队长。

陆晨风已经不再发微博了,最后一条微博的更新时间是两个月前。

但是,网络舆论不会因为陆晨风不再更新就停止对他的攻击,负面的舆论潮水一样涌来,已经把他微博里的一亩三分地淹没。里面的评论大都十分恶毒,有的是进来踩上一脚的事不关己的路人,有的则是因为太过失望而转为黑粉的,还有更多的人只是见到一个有点名气的人倒霉,没来由地开心,跟风抹黑。

“大赛在即,陆晨风说退役就退役,不是因为心虚,是什么?”

“没见过陆晨风这么没担当的人,还是男人吗?他的队友都还在封闭训练,他却一声不响地退役了。早知道这样,当初为什么要跟韩国队定下一年之约?我看陆晨风就是怕输,是个缩头乌龟,不敢出来见人。”

“陆晨风早在退役之前,分赛就连输好几场,这么差的水平,去了也是送人头,丢人。”

“真是白喜欢了陆晨风。别的不多说了,我们就要求陆晨风出来道歉。”

……

夏桐看着网上对陆晨风的谩骂,怔怔地对着屏幕,手指抠着键盘半天没动作。她不明白,为什么陆晨风退役的时候不向大众交代清楚,他其实是生病了呢?他只是生了怪病而已,这很难向大众解释吗?

夏桐看着针对陆晨风的恶毒评论,眼睛微微发红,她一拍桌子,登录自己的小号,直接单挑网友们:“就你有能耐,就你知道得多!键盘侠,跟风黑!”

但是,问题是寡不敌众,夏桐以一己之力,双拳难敌四手,哪里能够说得过那么多张嘴?别人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把她淹了。

她刷了一个下午的评论,刷得她口干舌燥,恨不得砸键盘。她甚至想到论坛上买点水军,但是看了一眼自己的银行卡,里面根本没钱,她真是欲哭无泪。

这时,她一回头,忽然发现陆晨风就站在她的身后,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她的房门没关,他进来的时候,她正在专心致志地坐在电脑前埋头苦干。

她瞪大眼,连忙用身子把电脑屏幕遮住。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管家不让陆晨风上网,她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看到这些诛心的言论都觉得心酸,要是让他看到这些,还不得眼睛一翻直接晕过去。

“你别看!”夏桐喊道。

夏桐抬头,对上陆晨风平静的双眼,他的眼里仿佛藏着整个静谧深邃的星空,心中所有的浮躁和愤怒在这一瞬间都被抚平。房间里安静得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尘土飞扬过后耳鸣眩晕,所有的声音消失,只剩下灰尘浮在半空。

夏桐特别紧张,时时关注着陆晨风,怕他下一秒就猝倒,然而结果很意外,他并没有。他只是沉默地拉開她死护住电脑的手,关上电脑,然后平静地对她说:“下楼吃饭。”

夏桐还想说什么。

陆晨风的脚步在门边停下,转头定定地看着她问:“我们不过刚刚认识,你就这么相信我,还为我生气,气什么?”

夏桐被他的发问难倒,她的眉头皱起,这人真是不识好歹,她为什么那么激动地要帮他讲话,当然是因为……她自己也说不清,她就是觉得,他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一点戒备心都没有。陆晨风摇摇头:“晚上吃糖醋虾。”

“哦。”夏桐郁闷地回答。

“哦什么哦,还不快来。”陆晨风真是拿她没辙,他这是请了一个生活助理,还是请了个祖宗回家?

夏桐吸了吸鼻子,快步跟上去。

下期预告:成为正式助理的夏桐,过着不一般的助理生活:让老板陪着遛猫、陪着老板看星星、让老板加工资教打《英雄联盟》……在与陆晨风的相处中,夏桐不自觉地将目光死锁在他的身上,甚至因为他而失眠,她却以他不是自己的理想型拒绝了自己动心的想法。

猫空:听说最近码字到“手残”,膏药把手腕裹得结结实实的,面对猫空凶残的催稿,你有什么想跟她说的么?

赏雨时节:深感手腕脆弱,一动就疼。码字的时候身上都是膏药味。此时面对猫猫的催稿,只恨我没有三头六臂,不能把稿子变出来。我手速不快,文都是一天天坐在电脑前几百一千一点点写出来,好希望下一次一睁眼,有个自动码字机,帮我把脑子里的想法都变成文字哈哈。总之,猫猫我还是爱你的,希望我们下次的对话除了“写完了吗?”还有机会聊点别的,微笑。为了把劳动力从催稿中解放出来而奋斗!

赞 (6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