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见台风的人类比台风更危险

李慕渊

“你们知道吗?冬天的铁门,是甜的。”

“骗人,舌头舔铁门不是马上就会被黏住吗?哪有傻子……卷卷,你干什么!”

一起去北方旅行的第一天,我哆嗦着浇了半桶温水,才把她从铁栏杆上弄下来,然后卷卷抖动着舌头告诉我:真的有点甜。

卷卷是我的大学同学,生长在中部地区,自称是北方人。可我们的大学时光,有超过一半是在祖国南边的海岸线附近度过的。因此,她经常一边感慨英雄无用武之地,一边开发出无数新技能,比如,自制海藻面膜、凉拌海蜇等。

和她成为朋友后,我就总是奔赴在发现新事物和被辅导员谈话的最前列……

依稀记得那是六月的某个午后,天空的云层越来越厚,雨一直下个不停,班级群响起了辅导员的紧急联络:台风将至,全校停课,请同学们贮备好干粮和热水,不要随意走动。

身為南方人的我,早已经对台风见怪不怪,囤上点零食面包,给充电宝充满电,就回到宿舍谈笑风生。卷卷和我聊起去北方旅行的经历,笑着说:“第一次看见雪的南方人比雪更有趣。”那时,我还没想到,第一次看见台风的人类也比台风更危险。

风暴登陆的第一天,是在清晨七点。

我在睡梦中被室友的惊呼声叫醒时,卷卷正努力试图关上寝室的木门。

而大风则是连人带门都直接推开。

“你在做什么?”我跳下床去帮她。可从门外吹进来的风,把小件的衣物和书都卷了起来,在宿舍半空中顺时针盘旋。我不得不先抓住空中飞舞的几件内衣,才和其他室友一起顺着墙挤到门边合力把门关上。

包括我在内的几位南方人重新认真地向她科普了台风天的注意事项。

“我只是想开门体验一下飞一样的感觉。”卷卷委屈地解释说。

“再这样就把你和内衣一起挂到衣架上体验。”我友善地说道。

按照往常的经验,被凶过一次的卷卷会安分很多。我安心地回到床上,准备再补一个回笼觉,结果睡了没半个小时,又被隔壁舍友的惊呼声叫醒。

“又怎么了?”风小了很多,我环顾下四周,才发现卷卷此刻并不在宿舍里,“卷卷呢?”

“在那。”和我一起睡了个回笼觉的舍友面如死灰地指着窗外。

朋友们,十三级台风啊,就算风变小了,很有可能是台风眼经过附近,也是绝对不可以出门的。可我竟然在楼下的两棵椰子树之间,清楚地看见了我亲爱的卷卷!

“你干什么?赶紧回来啊!”

“路上居然有只这个。”抱着树的卷卷在楼下向我挥手,手里举着一只巴掌大的龙虾。说时迟,那时快,她的战绩还没炫耀完毕,风力突然增强。

卷卷一边被灌风,一边呼救:“救命啊!我回不去了!”

怎么办?打119吗?还是打120?

你是不是傻,咱们就是120啊。

对哦!

我和舍友愣在窗前。话音未落,我亲眼看见迎着风的卷卷猛地一个转身,松开了树,趴在了地上——根据物理学经验,减小接触面积,确实可以有效降低受力——看热闹的同学在窗户前面越聚越多,她就那样,紧紧地贴着地面,举着龙虾,在一整栋楼同学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地爬回了宿舍。

“别跟我说话,我暂时不想理你……”

我在反省辅导员知道了以后要怎么检讨,爬回来的卷卷脏兮兮可怜巴巴地凑过来:“渊渊,过几天我们来吃龙虾火锅吧。”

卷卷的好奇心并没有影响我和她之间的友谊,吃过龙虾火锅的我,还是选择原谅了她。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重度海鲜过敏的自己,最终还是打了医务室的急救电话。

“不要走啊,等等我。”

被救护车带走的我看着后面紧跟的卷卷,感动得眼泪都差点掉出来,果然还是友情值千金。“放心吧,虽然吃坏了,但是我绝对没有……”

“不是啊。”不料卷卷使劲追了上来,大声喊道,“能不能让我也一起上车啊?我还没坐过救护车呢!”

赞 (68)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