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胎喘了我一脚

薄骨生香

简介:皇帝得了恶心干呕还想吐的毛病怎么办?季九九表示:皇上,你这是怀孕了!而且很不巧,皇上你怀的还是我的龙弟!

1.皇上,您这是喜脉啊

青云国庆历元年春,当今皇上皇甫御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一仙女将太阳送入君怀,很暖很贴心。

第二日,国子监掌事李大人抱拳弯腰道:“臣昨日夜观天象,发现紫薇星旁边出来一颗明亮的小星星,皇上您又做了这样一个梦,预示着后宫即将要添一位皇子啊!”

于是这一信息传了出去,举国上下都在猜测会是一位公主还是皇子。两个月后,当今皇上皇甫御生病了,而且是一种奇怪的病,此病让皇上昏昏欲睡,恶心干呕,而且改变了一向不吃酸的口味。

太医院里的太医们都找不到病因,于是皇帝便下了一道旨意,让全国的大夫都来为他看病。

金龙殿前,门庭若市,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夫叽叽喳喳在讨论着病情,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在一堆男人中是很显眼的存在。

青云国民风开放,女子为医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过毕竟女子学医的比较少,季九九又那么年轻,就格外引人注目。

有好事者指着她问道:“医学十三科,不知姑娘习哪科?”

季九九转了转眼珠子,突然一笑:“妇科。”

众人一愣,随后哄堂大笑。

季九九并不恼,风轻云淡地看着他们。

有太监走出来,瞪了所有人一眼,嗓音尖细:“吵什么吵,当这里是菜市场啊?仔细你们的脑袋!下一位,季九九。”

“到!”

太监看是一女子,微微一怔。

“公公,带路吧。”

金龙殿的主位之上,一个懒洋洋的俊美男子端坐着,许是有些乏了,正打着哈欠,视线在触及季九九时,哈欠打到一半,卡住了。

女人?

这女子,莫名的有些眼熟,自己似在哪里见过,哪里呢?当今皇帝冥思苦想中,感觉这一病,记忆力都不太好了。

温凉如玉的指尖搭在皇甫御的手腕处。皇甫御托着腮,看着跪在他身下为他切脉的女子。

哪里见过呢……嗯,长得还不错……

“皇上,您这是喜脉。”

清脆的女声宛如清晨枝头的百灵,皇甫御一愣,随即拉下脸怒道:“把这庸医给朕拖出去打一百大板!”治不出来就算了,居然敢胡言乱语。

“皇上,先别打人,先听草民说。”季九九挣脱拉扯的太监。

“哦?难道你要跟朕说,就因为朕最近嗜睡,想吃酸就断定朕有喜了,朕可是堂堂七尺好……”

“男儿”两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季九九打断:“可能皇上难以置信,但古有后稷之母姜螈踩巨人脚印而生后稷。理氏食李而生老子。皇上你还记得两个月前的梦吗?”

皇甫御一惊。

“太阳入怀,皇上你这一胎可是神胎啊!”

皇甫御紧紧抓着扶手,死死盯着季九九。季九九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半晌后,皇甫御额头青筋暴跳,指着季九九,咬牙切齿道:“把她给朕拖出去,打两百大板!”她是瞎分不清男女还是要挑战他是不是一个温柔友善的皇帝?

“放开我!放开我!”

皇甫御冷哼一声,不去看被拖的季九九:“今天就到這里,剩下的人,明天再看。”说完,起身就准备回寝宫睡觉。可是身子刚站起来,腹部就像被人重重踹了一脚般痛,皇甫御捂着肚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俊脸满是痛苦。

“皇上!”一女子尖叫,“您这是动了胎气啊!”

2.神胎拒绝你的要求,并猛踹你一脚

青云国皇帝的寝宫内,脸色不好的皇甫御躺在龙塌上。

若说之前他认为季九九是在胡言乱语,可这些天他清楚地感受到体内有东西在踹他,就像是胎动。

可是他一个男人如何怀孕?难道真是神胎?想着想着,肚子里的东西又给了他一脚。皇甫御捂着肚子,表示:神胎你妹!

“你说你有办法帮朕,什么方法?”

“当然是帮皇上把神胎生出来啊。”季九九说得风轻云淡。

“……”说了等于白说!皇甫御恶狠狠地看着季九九道:“朕是皇帝!是男人!不能生孩子!这胎必须弄掉!啊!”

肚子里的东西像是能听懂人话般对着皇甫御来了个夺命连环踢。

季九九无辜地看着在床上打滚的男人:“神胎好像不太愿意,并猛踹你一脚。”

“朕不打了!”皇甫御低吼一声缴械投降,肚子里的东西果然渐渐安静下来了。

“看来暴力还是比较容易说话的!”季九九看这反应,感叹一声。

“……”

待恢复部分体力后,皇甫御阴沉着脸,指着自己的肚子:“既然是你查出来朕的‘病,这个‘病就交给你负责,若是你敢走漏半点风声,杀无赦!记住,朕得的是病!”

季九九拍拍胸脯:“皇上不说草民也知道,头三个月嘛,皇上又是头胎,不说,当然不说。”

“……”

腹部疼得早已痉挛了,皇甫御皱着眉捂着肚子,还没反应过来,一双素手便摸上他的腹部,开始以顺时针方向给他揉肚子。顿时,一种清凉的感觉从腹部蔓延,好像冰凉的海水,一层层荡漾开来。皇甫御低着头,看着给他揉肚子的季九九。

“宝宝要乖哦。”那女子眉目溢满了温柔,对着皇甫御的肚子道。

皇甫御心口一跳,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受到那双小手的柔软。

3.刚才他打嗝是喷出火了吗

季九九被封为了女官,负责起了皇甫御的日常生活。

而皇甫御慢慢接受了自己怀孕的事实,起初他还是不能相信自己一个男人怀孕了,但是慢慢的,肚子里的神胎与他互动,他也会摸着自己肚子轻抚,偶尔反应过来自己也吓一跳。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母爱?

皇甫御眼皮一抽。但是不可否认,他已经慢慢接受这个神胎的存在,偶尔还觉得这个孩子肯定聪明可爱,像他!

寝宫内,皇甫御刚喝完一口鱼汤,身体就产生了巨大反应,伏在龙椅上吐得难受。

季九九走了进来,看到皇甫御的反应,端起他面前小半碗鱼汤,嗅了嗅,脸一下黑了:“以后所有海里的东西一律不准给皇上吃。”居然吃了水族,能没有反应吗!

听到指令的太监一愣:“皇上最喜欢的就是吃鱼,这……”

“今时不同往日了。”季九九还要说什么,皇甫御抬起头对着那太监道,“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季女医在就行。”

当偌大的寝宫只剩季九九与皇甫御时,皇甫御皱着眉反问道:“寻常女子怀孕难道不可吃海里面的东西?”

季九九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道:“皇上忘了自己怀的可不是一般的胎儿吗?你是真龙天子,怀的神胎就是龙胎,龙又是海的守护神,当然不会吃海里面的东西。有反应纯属正常。”说完,季九九端起桌子上的银耳莲子汤递给皇甫御,“皇上,喝点莲子汤压压吧。”

皇甫御半信半疑地接过汤,小心翼翼地喝了两口,果然身体没有孕吐的反应。他最近几天因怀孕消瘦得厉害,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让他没有反应的食物,便大口大口地一碗干尽了。

“嗝,轰轰轰。”

“咣当”一声,手里的青花瓷碗跌落在地,皇甫御张着嘴,完全傻了,刚才他打嗝是喷出火了吗?

肚子咕噜了一下,皇甫御不受控制地又打了一个嗝。

“轰轰轰。”

火舌从皇甫御的嘴中吐出,他亲眼看见火从自己嘴巴里吐出,面如死灰。

季九九一愣。

这胎居然是一条火龙?跟她还不一样?

季九九最先反应过来:“皇上,你可能怀的是个喷火龙。”看着皇甫御依旧呆若木鸡的模样,季九九怕他是惊吓过度,毕竟普通人哪里见过这种场景,于是她连忙安慰道,“皇上,既然是神胎,有些特异功能也是正常的,那个封神榜里的哪吒、雷震子出生时都很怪异,可他们后来都成了……”

“天兵天将”四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季九九就看见自家皇上眼里迸发出了奇异的光芒,他激动地看着季九九:“那朕可以自己控制随时喷火吗?”孩子气十足。

季九九难以置信地“啊”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这皇帝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

“哦。”皇甫御有些失望地摸了一下肚子。

“皇上想看喷火,可以请民间的杂技班子进京啊!”

皇甫御微微一笑,像是回忆般道:“小时候远远看过一次,可是那时候母妃说不安全,早早让我们回来了,现在再想看,一群老头子又说不安全,还是不看了吧,看过就会想念。”

他嘴角噙着笑,笑意在眼底变为淡淡的苦涩。季九九看着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没有童年的皇子,盯着这扇朱门,终是摇摇头,宵衣旰食,慢慢长大。

“不过朕的孩子,朕一定会让他快乐地长大。”皇甫御笃定道。

心里最柔软的弦被轻轻拨动,季九九看着摸着自己肚子的皇甫御,心里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4.皇上,吃药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但是皇甫御的肚子丝毫没有要大起来的征兆,若不是肚子里的东西偶尔神来一脚,他都怀疑自己是否怀孕了。

不过,除了肚子没有大,怀孕该有的症状他都有。

比如……腰酸腿肿。

御书房内,刚批了一会儿奏折的皇甫御就感觉腰酸得不得了,他慢慢站起身,扶着腰,宛如一个七八月身子的孕妇。

还好他肚子没有大,不然被谁看见这幅场景一定会感觉很诡异的。

坐着腰酸,可是站着没一会腿就开始打战,皇甫御咬着牙,发誓日后他一定要下一道旨,全国无论哪家女子怀孕,丈夫一定要寸步不离做牛做马伺候着!太痛苦了!他虽然苦,但是他不能对外人说!

“皇上,吃药吧。”季九九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汁从外面走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皇甫御的味觉跟嗅觉变得格外敏感。

此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腥苦味,皇甫御感觉连肚子的胎儿都拒绝这恶心的药,每吃一次就像死过一次般苦不堪言,神胎都会安静三天不踹他。

“放着吧,朕待会就吃。”皇甫御佯装看奏折,余光却偷瞄着季九九,当两人视线相撞时,皇甫御莫名心一虚,可是一想到他才是皇上,他就挺直了腰杆微怒道,“怎么还不出去!”

“皇上,窗台的花已经被你浇死了。”季九九好笑地看着皇甫御,她知道药难喝,但是他只不过是一介凡人的体质,孕育龙胎会消耗掉他的精力,就算他是真龙天子,也架不住肚子里需要长大的胎儿消耗。

皇甫御看了一眼窗台上萎靡不振的花,一时语塞,眼睛看到季九九手里的药,突然计上心来:“好吧,朕喝。”

季九九挑眉,每次让他喝药跟要他命般,偏要她连哄带骗,最后用武力威胁他才肯喝下去,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眼瞅着皇甫御端起药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季九九就觉得好笑,一个大男人,那么怕吃药,跟个孩子般。果然不到一盏茶的工夫,皇甫御含在嘴巴里的药汁,冲着季九九的悉数喷尽。

“啊!”季九九尖叫一声,就听见半是得意半是不好意思的男声道:“朕尽力了,可是没忍住。”

他一定是故意的!季九九濒临奓毛,对面的大只揶揄地看着她,大只肚子里的小只也欢呼雀跃大只干得好,在大只肚子里扭起屁股对着季九九做着鬼脸。

“你还敢笑!”季九九抹了一把臉,恶狠狠地瞪着皇甫御的肚子。

“你居然敢呵斥朕?”

季九九一怔,随即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不敢!”

皇甫御心情很好没跟她计较,颇有点遗憾地打着官腔对季九九道:“辜负九九的好意,朕心里面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这是季九九第一次听见他叫她的名字,却是不带姓地喊,像是恋人之间亲昵的呼唤。季九九心里猛地一颤,看着他带着狡黠的眸子,莫名的面上一热。

“我可以再熬一碗,若是皇上怕辜负我的好意……”

“别!”皇甫御惊呼,随即坐在椅子上吸着凉气道,“朕腿好酸,不行,麻了麻了。”

季九九走过去,安静地给他揉着腿。皇甫御舒服得直哼哼,还好他机智啊,话题转移得快,而且他腿真的站久了麻了。

“皇上。”

“嗯?”皇甫御眯着眼,舒服得都快睡着了。

“皇上,其实我今天熬了两份药汤,今天,您怕是辜负不了我的好意了。”

腥苦的药汁味再一次弥漫整个室内,皇甫御猛地睁开眼,一肚子诧异和恼火对上那一张笑意盈盈的脸顿时烟消云散,反而心里面像是被猫抓得直痒痒。

后来皇甫御果然下了一道圣旨,造福青云国怀孕的女子。大致要求为,女子怀孕期间免除一切劳作,丈夫应细心照顾。头三个月孕吐期,丈夫要体谅妻子的辛苦,满足妻子的口味,过了安全期,丈夫每日要为腰酸背痛的妻子揉肩捶背,生完孩子后,丈夫要伺候好妻子坐月子……

旨意虽是头一次见,但效果非常好,许多丈夫在照顾妻子的这十多个月里深深体会到了妻子怀孕的辛苦,夫妻更加恩爱。

5.为何放任我乱来呢

皇甫御已经三四个月没有踏进后宫半步了,有风言风语传出,皇甫御可能因为一病,不行了。

听着贴身太监李总管难以启齿的汇报,皇甫御倒是没有想象中的生气,反而是遣退了李总管,挑眉看向一旁的季九九:“你怎么看?”

她怎么看?她能怎么看?季九九老老实实道:“皇上你已经过了头三个月。”如果他是来问以他现在的情况能不能进后宫,她只能如此回答,不过,不进后宫就会死吗!他就不能憋着吗!季九九莫名心里一火。

谁知她话音一落,皇甫御就黑着一张俊脸:“既然季太医说可以,那么此事就交由你安排,毕竟,朕的身体你最清楚不是吗?”

他挺着肚子一步步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最后一句说得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却也是十足的暧昧不清。

季九九又羞又恼,怎么,让他行房他还不开心吗?不过,胸口处闷闷的难过,季九九这一刻才想起,他是皇上,坐拥后宫佳丽三千。

皇上又要重新回到后宫的怀抱了,此消息一出,后宫的莺莺燕燕们一阵沸腾,因为皇上还在病中,所以,这事全权交给了皇上的贴身女医季九九。

季九九这是头一次感受到那么多女人对皇甫御着迷的程度。

“季太医啊,你能不能帮我安排今天晚上啊,这是一千两银子。”

“季大人,给我安排最近的,你缺什么尽管说,我家族有钱!”

“季……”

季九九快要被这些女人吵炸了脑袋,于是她想出一个最公平的方法,抓阄!

为保公平公正公开,由当事人皇甫御监督坐镇抓阄。

几十张字条叠好放进一个箱子里,季九九道:“我们先抓第一个月的。”季九九从纸箱子里拿出一张字条,打开念着上面的字,“季九九。”

众人一愣,包括皇甫御都意味不明地看着季九九。

季九九解释道:“这是休息时间,大家放松,抽到我名字就是休息时间,毕竟皇上也得休息。”

“喀喀。”皇甫御俊脸升起一抹可疑的红云,看着季九九,“继续吧。”

于是季九九把写她名字的字条扔了进去,再从里面抓了一个。

“季九九。”

有妃子坐不住,但碍于皇甫御在这没有发作,咬着牙笑得跟朵花似的:“季大夫写了多少张自己名字的字条?”

季九九看向皇甫御:“就一张啊,皇上检查过,大概是巧合吧。”

说是这样说,季九九接着抓第三张,第四张……一连二十九张都是季九九。

所有妃子脸青了又黑,黑了又青,只有皇甫御全程微笑,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

季九九笑靥如花:“真没想到,我这么幸运,要不重来?”

所有妃子脸色瞬间多云转晴,充满希望地看着皇甫御。

皇甫御托着腮,盯着季九九徐徐开口:“不了,既然是天意,就要顺其自然。”

“那我就抽最后一张了。”说完,季九九又把写着自己名字的那张字条扔进了箱子,众妃子已不抱任何希望了。

“呀,是赵贵人。”

清脆的声音响起,妃嫔中一个娇俏的女人激动得语无伦次:“是我!是我!苍天有眼啊!”

季九九抿着嘴看着赵贵人,“啊哦”了一声:“赵贵人小日子好像在那一天吧。”

“噗。”赵贵人昏倒在地。

待所有妃子怨念地离去后,皇甫御缓缓走到季九九身旁,拿过她怀里抱着的纸箱,将里面的字条系数倒出,一一打开字条便道:“朕是检查过所有字条,可是有人敢调包,季九九,欺君罔上,你可知这是何罪?”

那些字条上,无一不写着“季九九”三个大字。

季九九神色不变:“既然皇上知道,为什么不揭穿我,反而放任我乱来吗?”她这么做,就是想看看他对她会是怎样的态度。

“因为朕……不介意是你。”

两人视线交织,空气中似乎要炸开了火花,皇甫御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慢慢俯下身来。

季九九的心怦怦直跳,眼看皇甫御离她越来越近,下意识闭上眼睛。

“嗷!”皇甫御捂着肚子,肚子里的小鬼一脚正中他下怀。

季九九吓得睁开眼,看到这幅场景先是一愣,然后“扑哧”笑出声。

他肚子里的小只,知道护亲人,怕她被占便宜,关键时刻踢了皇甫御一脚呢!

6.该不是要生了吧

眼瞅著时间一天天过去,皇甫御犯了难。若是突然有一天他抱着一个婴儿在众人面前宣布这是他孩子时,他该如何解释孩子的母亲是谁?又或者说敬事房的档案上并没有记载哪一位妃子或宫女意外怀孕,这个孩子总不能说是他怀孕生出来的吧!

一件事没有解决,另一件事又接踵而来。

因为皇甫御连续三天趁着季九九不备,将需要喝的药全让太监给偷偷倒了,结果这天夜里,皇甫御身子像被烈火炙烤着,额头冷汗涔涔。可是他并不想喊季九九,并不想喝那腥苦恶心至极的药,他咬着牙,认为忍一忍就可以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痛到了麻木,皇甫御连声音都不能发出了,他烧得迷迷糊糊,恍惚间,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敷在他唇上,软软的,且源源不断地给他渡着冰凉的气。

身体像久旱逢甘霖般舒畅,皇甫御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的东西,惹得那东西浑身一颤。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了一张放大数倍的脸,而那人的模样无比熟悉,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她的头上长了一对角,似鹿角却又娇小可爱,似牛角却又玲珑有致,发着淡淡的幽蓝色光芒,很像……这皇宫里随处可见的龙纹上的龙角!

他一个激灵,视线清明,那对龙角也不见了,似是一个幻觉。

“季九九?”

脑子里一下炸了,她这是在干什么!

他来不及多想,一股腥苦味溢在唇齿间,皇甫御瞪大了眼睛,憋红了脸,却因为季九九,硬生生喝了下去。

来回了几次,一碗药汁就这样喝了下去。

季九九看红着脸的皇甫御,扬起一抹揶揄的笑:“皇上,这样你才愿意喝药啊!”

皇甫御猛咳了一声。

7.真相

第二天,一道圣旨传给了季九九。当季九九拒绝接旨的消息传到皇甫御耳朵里时,他怒气冲冲地跑到她跟前质问道:“你为什么不接旨?!”

他一晚上想来想去,季九九肯定也是喜欢他的,而且全天下又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他怀孕,所以他想让她成为他的妃子,成为他肚子里孩子的娘。

看着沉默的季九九,皇甫御一下奓毛了:“你难道不喜欢朕?!”

“不是!”

“不是那为什么不肯接旨!”

季九九有苦说不出,她怎么能成为他肚子里孩子的娘,这不乱套了吗?可是她该怎么解释这前因后果呢?

“你说啊!”皇甫御气极了,除了她不喜欢他,他再也想不到第二个她拒绝他的理由了。

“我……”

“啊!”皇甫御突然叫了一声捂住肚子,季九九看着他突变的脸,神情一慌:“该不是要生了吧!”

“怎么可能,朕才五个月!”皇甫御咬着牙吸着冷气道。

“龙胎只需要五个月就足够了!”季九九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皇甫御,她怕他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看到这一幕。

“疼啊!”皇甫御的肚子开始有规律地抽搐着,他抓过季九九的手,喘着粗气道,“从哪生啊?!”他可不是女人啊。

“开膛破肚。”季九九放倒皇甫御,慢慢站起冷静道。

“啊!原来你是要谋害朕!”

“……”

时间差不多了,季九九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皇甫御:“皇甫御,你要的理由,在这里。”

季九九随手捏了一个决,齐腰的乌发瞬间变成银色,并以肉眼可见的飞快速度长到脚踝,她头上赫然多出一对那天晚上皇甫御以为是幻觉的水晶般的龙角,五官变得更加精致,连肌肤都呈现出一种半透明色,周身萦绕着淡蓝色的光芒。

“我是东海的龙女,而你怀的,是我的龙弟。”季九九指尖朝皇甫御腹部轻轻一滑,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下,一个火球般的东西慢慢从他腹部出来。

他看着那团成一团被金色光芒包围的东西,被季九九轻轻抱起,然后在她怀里慢慢舒展开自己的身体,一条金色的像蛇一样的身形展露无遗,只是,这是货真价实的龙!

“姐姐!”稚嫩的声音在她怀里响起,季九九抱着龙弟,看着腹部已自动愈合的皇甫御,眸子一暗:“五个月前,我带还是龙蛋的龙弟在青云国上空布云施雨,龙弟贪玩,从半空中不甚跌落人间,他本未成型,只是一缕元神,我在人间寻了他两个月,才知道他附着在你的肚子里,于是便进了皇宫,成了你的太医,为的就是护龙弟周全,直至他出世,你问我为什么不答应,这就是原因,他是我的龙弟。”

肚子已空无一物,可是那五个月的艰辛怀孕并不是一场梦,还有对那个女人的心动。

皇甫御突然自嘲地笑了,他看向季九九,语气凛冽:“什么喜欢不喜欢,你其实就是把朕当作你龙弟暂住的一个工具,你对朕所做的一切,关心照顾,只不过是为了保护你龙弟的平安出世!我……说得可对?”

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用“我”字,却让人心疼得无可附加。

“我……”季九九抱着龙弟,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说得没有错,她一开始是为了龙弟,可是分明他的话哪里又是不对的!

看着她沉默的反应,皇甫御了然于心。他慢慢从地上站起,神情已是十分淡漠,以季九九從没有见过的姿态冷淡地对她说:“既然龙女如愿以偿,那青云国皇宫这座小庙就不留龙女继续做客了。”

季九九心神一颤。

8 .我看你这次还能上天吗

青云国皇帝自从病好后,就疯狂地吃起了海鲜,而且下令全国一起吃海鲜,而且只吃东海海鲜,常常吃到腹泻,还是在坚持吃,没人知道皇帝这是怎么了。

而那治好皇帝病的一位名叫季九九的女医也没有平步青云,而是人间蒸发般消失了。

有人说,皇帝的病其实并没有治好,那个叫季九九的女医是因为治不好病被杀头了。

也有人说,皇帝病治好了,并与那名叫季九九的女医日久生情,那女医并没有消失,而是成了皇甫御的妃子。

可是,传言始终是传言,当事人不说,就永远不知道真相是如何。

季九九抱着龙弟走了,事后越想越不甘心的皇帝皇甫御觉得自己并不应该轻易就放掉季九九,毕竟他养她弟五个月,精神损失加身体损失他总得拿点回来吧。可是,他一介凡人,怎么能召回季九九。

于是身为一国之君的皇甫御生平第一次郁闷还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于是他想到一个办法,吃海鲜,只吃东海海鲜,把她家所管海区海鲜吃完,她就得哭着求着来找他!

于是吃了几个月海鲜的皇甫御见到海鲜就吐了。

又一年过去了,青云国旁边的蓬莱小国来犯,皇甫御亲自出征,打了胜仗回来的军队本可以走陆路,皇甫御却选择了水路,只因为,水路航线在东海上。

季九九自那天起真的再也没有出现了,站在甲板上的皇甫御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怔怔出神,这大海的颜色就像她周身萦绕的颜色。

这里是她的家,她会不会就在这片汪洋大海的某个角落,带着她的龙弟在水里嬉戏?

“皇上,外面风大,还是回船舱里吧。”李总管拿起披风披在皇甫御的身上。皇甫御点点头,眸里掩饰不住的失落,刚一转身,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涌起一层巨浪,将他所在的船只打翻。

落水的那一瞬间,他看见巨浪里有一条顽皮的金龙。

这是……他的瞳孔骤然放大,没给他思考的时间,铺天盖地的水朝他淹了过来。

皇甫御猛灌了几口腥咸的海水,他可是一个不会凫水的皇帝啊!

水里,他睁大了眼睛,看见一条通体晶莹的淡蓝色巨龙朝他游了过来。

“季九九!”他一张嘴,才想起这是在海里,噎得白眼直翻。

皇甫御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又遇见了季九九,他们在海里相遇,她是一条漂亮的龙,救了他。

皇甫御睁开眼时,季九九正将真气度给他。季九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皇甫御死死抓住胳膊,他朝着她大吼着:“‘季九九,休想再离开了!”

季九九一怔,喃喃道:“是你让我走的。”

“我叫你走你就走啊!还走得那么干脆利落!既然你那么听话,朕命令你不许再走了!”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像是真怕她突然变成一条龙飞走了。

“皇上!皇上!”

有许多人在呼叫皇甫御,季九九挣扎着要走,那些官兵马上就要找到这里来了。

“季九九。”皇甫御盯着她的眼睛,认认真真喊着她的名字。

她心里猛颤,她一直跟在他的船后很多天了,每次他站在甲板上看海,她就躲在深海里看他,若不是这次龙弟突然掀起一层巨浪,怕是两人还不能见面。

“哈哈哈,我看你这次还能上天吗!”皇甫御突然得意地笑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根丝带,将季九九的手与他的手绑在了一起,上次让季九九走,她变成龙从他眼前飞走的场景太刺激他了,于是他时时刻刻都带着一根丝带,想着遇见季九九那天一定要綁着她。

“你不怨我了?”季九九声音发抖。

“为小舅子牺牲一下肚皮也没什么事,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只是……”他突然深沉地说,“你是否喜欢我?”

季九九看着他,其实那天她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回去后才幡然醒悟,他错了,她是喜欢他的,只是当时一直纠结龙弟的问题,她才放不开。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皇甫御吻上她的鬓角:“我有一病,你可治?”

季九九紧张地看他。

“相思病,一年多了。”

皇甫御拥着她,远远的,他看见天边云层里若隐若现的金龙,勾唇一笑,心想:这小舅子,没白怀!

赞 (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