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不相关(四)

白鹭成双

前情回顾:殷大皇子快要气炸了!要是再晚来一点,是不是就是抓奸在床了?!这个女人连吴国太子也敢勾搭,真是好本事!风月很无辜,她是妓子好不好?又不是谁家媳妇,难不成还要立个贞节牌坊?哎哟,疼疼疼,惹怒了这尊活阎王,她怕是要被折腾死……

车轱辘“吱呀”一声,马车停了,外头的奴才搬了小凳子放在车辕边,殷戈止径直就下去了。

风月回神,提着裙子正要出去,却见叶御卿先动,轻声带笑地道:“你慢些。”

嗯?风月茫然,看着他下车,扇子一合就替她挑开了车帘,然后伸手给她,风度翩翩地道:“请。”

还没受到过如此待遇,风月有点错愕,半晌才回神把手放进他手里,借着力下了车。

“多谢。”

殷戈止冷眼旁观,眼里满是讥诮,风月硬着头皮将手收回来,慢慢挪到他身边站着。

“奴家一直没来得及问。”风月道,“这种地方,公子带奴家来做什么?”

“有用。”扔下这俩冰冷得跟冬天的铁块儿似的字,殷戈止转身就往校场里走。

冷得打了个哆嗦,风月耸肩,提着小裙子就跟了上去。

校场是她很熟悉的地方,虽然是吴国的校场,但一闻到沙子跟铁锈的味道,风月就觉得很踏实,心情都好了点。

因着昨日收徒之邀,今日来校场的人还真不少,时辰尚早,已经有七八个少年站在场地里,拿着兵器架上的东西随意耍练。

殷戈止没看他们,招呼也没打,带着观止就先往旁边的阁楼里走。

“主子。”身后人隔得远了,观止才皱眉开口,“您今日心情不是很好,要不要属下拿点降火的茶回去?”

殷戈止冷笑:“你哪里看出我心情不好?”

观止撇嘴:“属下好歹跟了您十年了,您什么样的情绪属下看不出来?不过这般不高兴还是少见的,属下有些担心您。”

这是实话,十年的效忠,观止是唯一得到殷戈止全部信任的人,自家主子总是板着脸,旁人看不出情绪,也只有他知道主子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我只是讨厌有人冲撞出来打乱我的步调。”垂了眼眸上楼,殷戈止道,“她不该与太子亲近。”

不与太子亲近,那要是与别人亲近呢?观止想问,没能问出来,因为已经到地方了。

“宋将军。”朝前头的人拱手,殷戈止道,“今日有劳将军了。”

穿着铠甲的中年男人回过头来,爽朗一笑:“说什么有劳,我还得谢谢殿下如此替宋家军着想,请吧。”

阁楼的三楼有个露台,站在上头,刚好能将下面校场空地上的场景尽收眼底。

比如现在,殷戈止刚一站上去,就看见叶御卿举了袖子替风月擦着眼睛。

“失礼了。”风月尴尬地道,“这家胭脂铺的妆粉果然不太好用。”

竟然给她花了!

低笑一声,叶御卿目光温柔地看着她:“赶明儿我让人给你送些好用的。”

“……不用了,奴家自己去买。”

好歹是个太子爷,怎么这么体贴啊?风月刚开始还想好好勾引一下人家的,但是现在看来,压根不用勾啊,这人简直一上来就如春天般温暖,暖得她都不好意思起什么歹心。

怨不得易掌珠总是被人骂了,这么好的太子,她竟然拒了人家的提亲,也不怪梦回楼里每天都有闲聊的姑娘编派她。

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她正想着呢,面前这张脸突然就放大了,缓缓地凑下来,似乎是想吻她。

啥?!风月惊呆了,四处还都是人呢,这是要做什么!

“锵!”

眼瞧着嘴唇都要碰上了,一把黑漆长刀突然破空而来,猛地扎在了离叶御卿五步远的地上!刀身震得摇晃,嗡鸣声不绝于耳。

校场上一时安静,叶御卿的动作也停了,直起身子侧头,展开扇子笑眯眯地看了阁楼上一眼。

观止表情震惊,旁边的宋将军脸也发白,只中间站着的那尊魔神,脸上毫无波动,长身玉立,目光平静,仿佛扔刀的人根本不是他。

“太子殿下!”回过神的宋将军连忙狂奔下楼,到叶御卿面前跪下,“卑职不知殿下驾到,有失远迎!”

“无妨。”叶御卿心情甚好,“听闻这儿有比试,本宫自作主张来看个热闹,将军不必惊慌。”

这让他怎么不惊慌啊?啊!一出来看见殷大皇子扔刀就算了,扔的还是当朝太子在的方向,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风月抬头,看着殷戈止的方向,微微皱眉。后者淡然地看着她,像从天而降的神,目光鄙夷地俯视她这蝼蚁。

两厢一撞上,下头的气势弱,立马就怂了。风月眨眨眼,无辜地指了指叶御卿,耸了耸肩,跟只纯洁的小羊羔一样。

是他先动的嘴!

跟看灰尘似的看了她一会儿,殷戈止移开了视线,盯着下头已经规规矩矩站好的几个人,开口道:“比吧。”

就这两个字,别的他再也没说,下头一众世家子弟都有点傻眼。

比什么?以什么为规矩?是不是赢了就拜师?好歹多说两句啊,只扔下这两个字可怎么行!

叶御卿失笑,摇着扇子走过去:“殷大皇子要收徒,那肯定是收有天分的佼佼者,既然都到了校场了,不如就比比身手,胜者便上前拜师如何?”

当朝太子的话,那自然是有分量的。见殷戈止没开口反对,下头一群人就激动了起來,纷纷散开,留出中间一块空地。

风月在找死和保命之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乖乖提着裙子上了阁楼,缩在殷戈止身后,以免等会再有刀剑什么的飞过来。

殷戈止没回头,轻声哼了哼,然后便专心地看着下头。

“姑娘,坐这儿吧。”把黑漆长刀拔回来了的观止顺手给她拿了张凳子。

风月感激一笑,在栏边坐下,伸长脖子看向下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刚刚还只有七八个公子哥儿呢,这会儿倒有十几个人了,稀奇的是,其中竟然还有不少姑娘。

这是什么情况?吴国也允许女子从军?

两个世家子弟先上场,打得如火如荼。宋将军引着叶御卿上楼,一群人就站在露台上看,看到精彩的地方,叶御卿还笑着鼓掌。

客观来说,吴国的世家子弟还真有不少勤奋刻苦之人,至少那个蓝衣裳的和另一个灰衣裳的就打到了最后,看得风月都忍不住想叫好。她侧头看一眼殷戈止的眼神,大概也是对这两个人最感兴趣。

男人比完了,旁边站着的一群女子才动起来。不过不是上场打,而是直接站到阁楼下头,冲上面拱手道:“殿下,女子虽也能从军,但无论是力气还是体力都有不及男子之处,若是直接与男子相争,恐怕有失公平。”

殷戈止低头,面无表情地道:“行军打仗,对方可不会因为你们是女子,而派女子来同你们打。”

也就是说:打不过就滚!

下头为首的姑娘颇有几分姿色,一身绯色盔甲也煞是好看,想必是常被人捧在手里的,结果对上殷戈止这样毫不留情的话,当即脸就红了。

“小女子觉得,女儿家也可以有上阵杀敌之心,殿下何不给个机会?”

是想上阵杀敌,还是只想当殷戈止的徒弟?风月笑而不语,这样的路数别说殷戈止了,她原先都见过很多次,以为国效忠为名,行勾搭皇子之实。

老套路啊老套路!

换成叶御卿这样温柔的人,说不定还会给个台阶下,但很可惜,上头是殷戈止,冷眼一瞥便道:“你有上阵杀敌之心,那便去兵部招兵处报名即可。殷某只收有本事之人,除了真本事,其余的一概无用。”

“……”下头的人都是一窒,风月都忍不住捂脸。

醒醒吧姑娘们,还能指望这种人嘴里吐出象牙来?

到底都是贵门家的小姐,有人受不住了,顶嘴道:“女儿家的本事又不止打仗,打仗是你们男人最擅长的,但殿下何必以此蔑视我们?”

来校场上,不比武力,还要比女儿家的本事不成?叶御卿都听不下去了,展开扇子挡着脸摇头。娇生惯养的贵小姐,实在不适合来这黄土漫天的地方。

哪知殷戈止竟然没生气,像是一早就料到了一般,颔首道:“女儿家的本事的确是不小,若不论武,那不如就论貌吧。”

伸手就指向风月,殷戈止淡淡地道:“此女相貌平平,下头各位若是在容貌上能胜过她,在下也当收为徒。”

一阵风吹过来,风月一身红纱翻飞,额间花钿灼灼生光,媚眼横飞,妖娆美丽。

这叫相貌平平?叶御卿忍不住笑了一声。

先前还以为带风月来这里做什么呢,没想到是在这儿等着。殷戈止也真是料事如神,早知道会有姑娘家来,挖好了坑给人家跳。

下头的几个姑娘脸上都不太好看,瞧了瞧风月,也没人当真傻到上去比。有人想走了,但也还有不服气的,要去跟方才胜了的几个男子比画比画。

于是,该走的走,该打的继续打。风月凑到栏杆边儿上看,那穿一身黑色劲装的姑娘身手还算不错,与蓝衣的小哥打了十个来回,还没落下风。

“这人倒是不错。”宋将军道,“难得见女子有如此身手。”

留下来看热闹的几个姑娘也纷纷点头,有些羡慕地赞叹着。

风月没吭声,看那姑娘一个扫堂腿过去的时候,才轻轻摇了摇头。

“怎么?”观止小声问,“姑娘觉得那黑衣女子不行吗?”

“有点底子,但是看起来没脑子。”风月道,“蓝衣裳的下盘最稳,她还敢用扫堂腿,以卵击石,白费力气。”

只说了这么一句,下头站着的几个人就不爽了,皱眉看上来道:“这位姑娘既然这么厉害,不如也下去比画比画?”

风月咧嘴,一点气节也没有,举手就投降:“得罪了,我不会武。”

殷戈止又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宋将军哈哈笑着打圆场:“卑职倒是听闻,原来的魏国有一位女将军,身手了得,半分不输男儿。若是下头的人有她那样的造诣,殿下肯定见着就收了。”

风月一顿,垂了眼。

殷戈止淡淡地道:“是有那么个人,不过无缘得见,如今也是再也不能见识了。”

关苍海的嫡女关清越,传闻里东旷之战时,一把红缨枪直冲敌军之中,顶着劣势直取对方统领首级,满身鲜血,眉目含英,巾帼不让须眉。

那样的女人才适合上战场,可惜一直与他上的不是同一个战场。本来平昌之战要遇见的,谁知她援军还未至,关苍海就先出了事,于是连同她,也被一并关押。

后来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关家满门九族,无一生还。那女子,大概骨头都已经烂在了乱葬岗。

“啊呀,输了。”旁边的人低呼了一声,殷戈止回神,就见那黑衣女子已经败在蓝衣少年手下,颇为狼狈。

叶御卿轻笑:“看起来,还欠些火候。”

“最后赢的两个,是谁?”装作没看见一样,殷戈止侧头问了叶御卿一声。

没多想,叶御卿下意识地就开口回他:“安世冲、徐怀祖。”

“那就这两个人了。”殷戈止道,“观止,带他们随我回去。”

“是。”

“殿下,在下就先告退了。”转头朝叶御卿行了个礼,殷戈止抬头看向风月。

风月起身,正想问她是不是也可以走了,结果他二话不说,过来扯着她的腰带就牵她下楼。

“……您这是遛狗呢?”

“少廢话。”殷大皇子不爽得很,“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一个字也不要多说。”

真是不讲道理!风月撇嘴,使劲儿抿了抿唇。

叶御卿依旧摇着扇子,站在露台上目送殷戈止远去。宋将军站在他身边,也不知道这位爷在想什么,大气都不敢出。

“今天的殷大皇子,可真有意思啊。”等人都走出去老远,叶御卿终于开了口,轻声笑道,“还没见过这样的。”

在吴国一年了,那人始终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做什么都没有情绪波动,不管是进宫还是进青楼,仿佛四周的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

直到那天风月掉进他的怀里,就像一颗石头砸进平如镜的湖面,瞬间就起了好多好多的涟漪。

有趣极了。

宋将军有点茫然,他一介武夫,自然听不懂太子在说什么,只能跟着傻傻地点头,然后送太子离开。

殷戈止没回使臣府,径直去了梦回楼。

风月手疼得狠了,也没吭声,就安静地跟着他。一进屋,殷戈止就将灵殊给关在了外头,任凭灵殊直瞪观止,也没给开门。

“您今日,似乎格外小气。”坐在软榻上,风月瞧着他,露出小猫牙笑了笑,“该不是吃奴家的醋了吧?”

难以理解地看了她一眼,殷戈止道:“你以为自己是谁?”

“哎呀哎呀,开个玩笑,奴家这不是看您太严肃了吗?”咯咯笑了两声,风月道,“既然不在意奴家,那您别这样凶啊,奴家可是水做的小姑娘,经不起吓的!”

还要不要脸了?殷戈止皱眉:“太子盯上你了。”

“这样啊。”风月平静地点头,“挺好的呀,那奴家接下来的生意就不用愁了……”

话没说完,她的脖子就又被人掐住了。风月抿唇,抬眼看他。

殷戈止满脸嘲讽:“你不是说,仰慕我仰慕了好几年?如今这么快就又仰慕上太子了?”

“公子。”风月莫名其妙地问,“您会娶我吗?”

谁会娶一个妓子?殷戈止黑着脸摇头。

“那不就得了?”风月笑道,“奴家既然嫁不成您,总要试试嫁给别人,万一就飞上枝头了呢?”

脸上微僵,殷戈止掐著她的手松了力道。

是啊,他又不会娶她,还真能指望一个妓子当真对他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做这一行的,花言巧语少不了,他也见过不少女人,听过的花言巧语也少不了,怎么就觉得她说的就应该是真的?

大概是床笫之间太和谐了,殷大皇子暗想,和谐到他有点贪恋那种滋味儿,所以顺带也有点贪恋给他那种滋味儿的人。

风月睨着他,看着他眼里复杂的神色,咯咯一笑,伸着小细腿儿就去勾他的腰:“公子何必想那么多呢?进门就是客,奴家一介女流,也翻不出什么浪来。把奴家当个玩物,不也就罢了?”

面前的人眼里又带了嫌弃,却也没推开她。风月立马得寸进尺,起身直接挂在了他身上,媚眼如丝,道:“公子若是不愿意奴家伺候别人,可以将奴家赎回去啊!”

想得比长得还美呢!殷戈止冷笑,任由她挂着,径直就躺在了软榻上。

这一袭红纱就这么压着他,两只包得严实只露出手指的爪子放在他胸口,脸上带着让人讨厌的假笑,瞧着就让人不舒坦。

风月也不舒坦啊!这人一身钢筋铁骨,硌得她生疼,偏生还是她自己爬上来的,不好意思下去。身下这人不接话,屋子里就陷入了寂静。

本来说那话也没指望他能接,毕竟青楼狎妓是风流,但娶个青楼女子回家,那就是二流了。妓子是男人手中的玩物,更是千人枕万人尝的下贱货,但凡有些身份的人家,是断然不可能给妓子赎身的。运气好,能遇见个有钱的商贾,运气不好的,也就老死孤巷中了。

想想也真是惨。

“就算搭上太子,他也不会娶你。”身下的人突然开口,胸口的震动惊得风月一个哆嗦:“啊?”

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之后,她失笑:“要太子娶奴家,那不是更荒谬吗?奴家可没那宏图大志。不过太子为人温柔又体贴,相貌也是极好,若能伴他左右,倒也不错。”

讥诮地看她一眼,殷戈止冷声问:“你觉得我很不温柔、很不体贴?”

这不废话吗?简直是残暴无情啊!

“没有,怎么会呢?”心里骂着,面儿上却笑得更加柔情似水,风月道:“公子也很好。”说着说着,腿就往人家的腰带上蹭。

殷戈止没拦她,一双眼平静地看着。

她本来只想调个情啥的,没想到这人还当真摆了一副等伺候的样子。风月干笑,看了看自己还在痛的手。

自己调戏的腰带,跪着也得解开!

认命地挪了身子,风月退后几步,跪坐在他腿上,搁置了两只手,俯身用牙去咬。雪白的小猫牙很是利索,蹭啊咬的,没一会儿竟然当真将腰带给弄开了。

累得喘了口气,风月抬头得意地笑,正想说她牙口不错吧?结果就对上殷戈止一双微微泛了欲望的眼。

“你的手段,可真是不少。”

声音略微沙哑,殷戈止起身就将她反压在了软榻上,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瓣,眼神微黯:“早上,你也是用这嘴,咬了观止的外袍。”

莫名地起了层战栗,风月抖了抖,一双水汪汪的狐眼看着他:“奴家这不是手上不好使力吗?”

“是吗?”

不咸不淡的两个字,让人猜不到他是什么情绪,风月有点紧张,正想再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结果就被身上这人以唇封唇,堵了个彻彻底底。

灵殊在外头正着急呢,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急得发髻下的小辫子直甩。但观止挡着,她压根进不去,只能继续瞪他。

观止很无辜,摸着鼻尖小声道:“你别急了,我家主子不会把你家姑娘怎么样的。”

难得遇见个女人让他有些喜欢,虽然是不知道喜欢哪儿,但既然再次来这梦回楼了,那定然不是来要命的。

“救命啊!”

刚想着呢,里头就传来缠绵悱恻的呼救声。观止脸一红,暗暗骂了自家主子一句不要脸。

外头还有小孩子呢,就不能轻点吗!

灵殊一听,眼泪“唰”地就下来了,小拳头直往观止身上砸:“你给我让开!”

伸手抓住她的手,观止叹息:“你听我解释啊,他们……”

“我不听我不听!”灵殊跺脚,“上回他来,我家主子身上就全是青青紫紫的,他肯定打我家主子了!你让我进去!”

这……该怎么解释是好呢?挨着这不痛不痒的拳头,观止尴尬地笑着。按理说他家主子是不重欲的,以往送去东宫的姑娘,虽然大多被宠幸,但也未曾有谁身上留下痕迹。现在这……主子大概是憋太久了?

观止想不明白,殷戈止自己都想不明白。床下的风月他万分嫌弃,可一旦纠缠起来,他又怎样都挣扎不开。这女人不知是乱蒙的还是怎么,他身上最受不住的地方,她统统都知道,跟个妖精一样的勾引他、诱惑他,拉着他沉向无边的泥沼。

太糟糕了……

太阳西沉,夜幕垂垂,殷戈止坐在床头,旁边的小妖精已经睡着了。

低头仔细打量她,殷戈止依旧觉得她有点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可他见过的人太多了,实在不记得有谁长了这样一张狐狸脸。

他伸手捏起她的手看了看,手指好像有點发紫。

该换药了?

反正睡不着,他干脆下床,拿了旁边花架上的药箱,然后坐在床边拆她手上的白布。

在军营里混久了,包扎伤口之类的事他倒是比军医还熟练。殷戈止慢条斯理地卷着布,等整个手上的白布都被他卷起来之后,他低头看了看。

手腕上竟然还缠着红绸。

嗤笑一声,他觉得这女人真是有毛病,手都废了还想着怎么勾引人哪?这段红绸他记得,扬起来是很好看,但也没必要这种时候都还缠着。

他伸手要去解,床上的人却猛地惊醒:“住手!”

凶狠的一声吼,惊得隔壁屋子里的姑娘和客人都吓了一跳。

殷戈止皱眉:“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

冷汗涔涔的风月回过神,看了看这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她又做噩梦了,梦见在魏国的大牢,有人捏了细长的柳叶刀,要来挑她手筋。

原来是梦啊,真好。

可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缠着红绸的手腕,风月失笑,笑得眼眶都红了。

她的手筋早就被挑了,哪里还轮得到梦里的人动手。

皱眉看着面前这女人,殷戈止莫名地觉得心口不舒服,也不管那红绸了,拿了药就往她手上涂,三两下给她重新包好,便径直躺上床,闭眼休息。

“明日还有事,你别吵我。”

到底是谁吵谁?皱眉看着他,风月眼里慢慢有了血丝。

如果成事的路上有捷径,那么就算捷径是他,她也该一脚踩上去!关家满门血债,无数无辜之人的性命,都有殷戈止的一份罪孽,他既然已经送上门,她就没有害怕的道理!

深吸一口气,风月缓了缓气,跟着他躺下。

第二天天刚亮,殷戈止就走了。风月起身梳妆,平静地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

“主子。”灵殊眼泪汪汪地站在她身后,“奴婢没能保护好您。”

一听这话,风月终于笑了,回头看着她:“我还能指望你来护着了?再说了,也没什么危险啊,你保护我什么?”

指了指她脖子上的红痕,灵殊更愧疚了:“昨儿那客人不是打您了吗?”

风月:“……”

一脸慈祥地摸了摸这小丫头的脑袋,她失笑:“这不是他打的,你不用担心了。快,拿着这银子,去买点绿豆糕。”

又买?灵殊转身去看了看花架上的食盒:“啊?上次买那么多,都吃完了?”

“你家主子我最喜欢吃绿豆糕,所以吃完啦。”脸不红心不跳地欺骗小孩子,风月笑眯眯地道,“快去吧,记得买响玉街街尾那一家的,那一家最合我口味。”

“好!”灵殊应了,接过风月给的碎银就往外走。

响玉街街尾的绿豆糕铺子已经开了三年了,是一对和善的夫妇在经营,看见灵殊,老板娘很是热情:“小丫头又来买绿豆糕啦?”

伸手把银子递过去,灵殊乖巧地道:“我家主子说您这儿的绿豆糕最好吃。”

“那是,咱家的绿豆糕,吃过的客人都夸呢!”老板娘笑着接了银子,没放进下头的钱兜,倒是不声不响地递给了后头的掌柜,继续给灵殊包着绿豆糕,那掌柜则捏着银子去了后院。

殷戈止收徒的事情定了下来,徐家和安家两个少爷今日便去了使臣府拜师。

敬茶行礼之后,殷戈止看着他们道:“你们是太子殿下允许的、入我门下的弟子,也是殷某收的第一批徒弟,今日开始,就跟着我习武学文,有什么想知道的,都可以问我。”

两家少爷都分外高兴:“徒儿们一定紧跟师父,时时学习!”

观止从外头进来,在殷戈止耳边嘀咕道:“外头消停了,都道是太子点的人,眼下有异议,也都在议论太子罢了。”

殷戈止颔首,然后一脸正气地看着面前两个人道:“本事如何,我不看重,但为人一定要行得端做得正,不可做阴诡害人之事,明白吗?”

“明白!”两个雪白雪白的小少年挺直了腰杆回答。

观止捂了脸。

要论阴诡,主位上坐着的这个分明就是个中翘楚!昨儿收个徒,得罪人的分明是他,锅全让太子背了。本来世家之人就不太好得罪,自家主子昨儿在校场上都不吭声,太子爷倒是体贴,替主子把话说完了,这俩人也就成了太子举荐给自家主子的。

谁家有不满,找太子去!

找是肯定不敢找的,但背后难免会有些怨言。太子恐怕还什么都不知道,只会觉得今天天气不错。

今儿的天气的确是不错,刚用过午膳,风月就被一顶小轿给接到了响玉街的茶楼上。

叶御卿带着易掌珠坐在她对面,风月穿了件良家妇女点的朱红色长裙,端着茶,咧嘴笑得跟楼下门口的店小二一样。

“让二位破费了。”

易掌珠捏着帕子微笑:“破费的是殿下,掌珠可没掏银子。”

叶御卿温和地颔首:“珠儿说要谢你救命之恩,特地请你出来喝茶。”

感动地看了易掌珠一眼,风月颔首:“易小姐很善良。”

一双杏眼在她身上扫来扫去,易掌珠道:“过奖了,姑娘当日那般勇猛,救了掌珠一命,掌珠自然要感谢。虽说这些时日殷哥哥和殿下都送了不少补品给你,但掌珠的谢意,还是要自己传达才是。”

风月一愣,心想原来殷戈止是因为她送的补品啊,她就说那人怎么这么好,有闲心给她塞补品。

抿茶赔笑,风月不再开口,倒是易掌珠,好像对她很感兴趣,一连串地问她——

“姑娘为什么沦落风尘啊?”

“因为缺钱。”

“那没想过好生跟个人过日子吗?”

“没有遇到。”

易掌珠点头,伸手就指了指自己身后站着的家奴:“姑娘看这孙力如何?力气大,家里也没什么拖累,三年前他媳妇去世之后就没再找过人,如今也想成个家。”

风月挑眉,心想这易小姐菩萨光芒普照四方,也照得太宽了点。

“实不相瞒,易小姐。”她和善地笑道,“我在梦回楼里挺好的,暂时没有要从良的想法。”

易掌珠臉色微变,皱了眉:“哪有人喜欢一直在风尘堆里打滚的?瞧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不找人嫁了,以后年岁大了,后半生都没个依靠。”

“这实在不劳小姐操心……”

“姑娘是不是嫌弃孙力的身份?”打断她的话,易掌珠有点生气,“他虽然是家奴,可在我易府,也是被当成家人看待的。虽比不得那些在窑子里逛的人有身份有地位,可他很踏实!”

这就有点尴尬了,风月干脆闭嘴,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说话。

叶御卿脸上的笑意都淡了点,低声道:“珠儿,风月不愿意,你又何必强人所难?”

她强人所难?易掌珠当真是生气了,颇为不悦地看着叶御卿:“我是为她好,她不领情就算了,殿下还责备我?”

“不是……”

“我知道,您最近也爱往梦回楼走,殷哥哥也是,你们男人都喜欢长得好看的女人,珠儿都明白。”捏紧了拳头,易掌珠努力平静地道,“但风尘女子就是风尘女子,你们也当注意身份。想要长得好的,不阴城那么多贵门之女,还挑不着你们顺眼的?”

更何况,她还没死呢!

风月终于听出来了,这几日叶御卿和殷戈止来找她找得频繁,惹易大小姐不高兴了。本来易掌珠被她救了还有点感激她,现在大概是被恼恨冲了头,看她的眼神分外不友善。

这算什么事儿啊?如果没记错,易掌珠拒了太子的求亲,又同殷戈止没什么关系,这两人的醋,她吃得没道理啊。

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再抬头时,风月笑得一脸无知:“风尘女子和贵门女子都是女子,易小姐为何就觉得他们不能寻风尘女子为伴?”

还想为伴呢?易掌珠皮笑肉不笑,念着恩情,勉强压着火气道:“自古婚姻都讲究个门当户对,风尘里出来的姑娘,什么都不会,也没见过世面,哪里能配得上贵门的公子?”

“奴家也算见过世面啊。”风月不服气地抬了下巴,“官邸什么的,也去过不少了,上回去的李太师的府邸,也不过如此嘛,同民间有钱一些的人家差不多。”

官邸能同民宅一样?易掌珠笑出了声,眼里带了点轻蔑:“太师虽有品级,但也算不得重臣,官邸自然简陋。今日天气不错,姑娘若是当真想开眼界,不如就随掌珠回将军府去看看?”

等的就是这句话!

风月做苦恼状,很是犹豫地看了易掌珠一会儿,道:“听闻将军府修得复杂,又无甚景物,规矩严还不允人乱走,去了也没什么好看的吧?”

“民间的传言还真是有趣。”拂袖起身,易掌珠睨着她道,“将军府是敕造的,景物良多,规矩虽严,但有我带路,你怕个什么?”

“好吧。”勉强应下,风月的表情看起来是心虚又故作镇定。易掌珠打定主意要在她面前炫耀一番,好叫她明白官家与平民的差距,于是二话不说就让人备车。

众人一起出门的时候,叶御卿颇为怜惜地看了风月两眼,放慢脚步在她耳边道:“掌珠偶尔会骄纵些,毕竟是被宠着长大的,你多担待。”

冲他妩媚一笑,风月颔首:“奴家明白。”

三人一起乘车,叶御卿依旧淡定地摇着扇子,风月忍不住就多嘴问了一句:“殿下不忙吗?时常在宫外走动。”

“你懂什么?”易掌珠轻笑,“殿下这是用人得当,该做的事儿都交给最会做的人去做了,自己才更逍遥些。”

叶御卿笑着颔首。

风月了然,十分钦佩地道:“真不愧是一国太子。”

易掌珠微微皱眉,很不舒坦,但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将军府到了,风月提着裙子下去,看着门口就装作吓了一跳的样子,然后咳嗽两声恢复镇定:“修得不错。”

好笑地看她一眼,易掌珠邀着叶御卿从正门进去,然后挥手让孙力引着她走后门。

风月规规矩矩地跟着走,前头的家奴可能是刚刚被她拒绝,态度不是很好:“你跟紧了,别乱走。”

“好。”温柔地应下,风月跨进后门,被门口的守门人简单地检查了一番之后,就提着裙子往里走。

易大将军的府邸,当真是分外奢华的,哪怕是从后门进去,也像是绕进了迷宫,走廊蜿蜒,庭院大同小异,要不是有人带着,定然一会儿就迷了路。

然而风月的方向感还是不错的,就算前头的孙力绕出个圆圈来,她也记得自己是从哪个方向进来的,也记得这一路走来的亭台楼阁。

很不错的宅子,按照风水来说,再往东就应该是易大将军的院子了。风月看了一眼,正暗暗记着呢,前头的人突然就停下来了。

“怎么?”抬头看了一眼,风月微惊。

孙力脸上的表情有点凶狠,本来就不是很端正的一张脸,瞬间就更扭曲了。他们正走到一个小庭院里,四处无人,两边都是假山,风月扫了一眼,觉得呼救可能都没用。

“你看不起我?”他咬牙问。

风月笑着摇头,很真诚地道:“没有,只是真的还不打算从良。”

目光从她的衣襟里扫下去,孙力喉头微动,突然就伸手扯她衣衫。风月象征性地反抗了一下,外头的袍子就被他扯破——抠门的金妈妈,买的衣裳也向来不是什么好料子。

顺势脱了外袍,风月穿着里头的长裙,咯咯笑了两声,朝面前的人抛了个媚眼:“瞧你给急的,想要奴家还不容易吗?站着别动。”

化被动为主动,风月一把就将孙力推在了假山上,狐眸盯着他,努力动着手指去扯他腰带。

美人要自己动手,那是个男人就会站着不动省力气。孙力色眯眯地看着眼前的人,感觉到自己腰带一松,又感觉到自己腿上一紧,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喜欢我吗?”风月笑着道,“喜欢就晚上来梦回楼点奴家的台啊,这光天化日的可不行。”说完,退后一步,脸上带笑,飞起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然后拔腿就跑!

腰带被她用来捆住了他的双腿,她还打了个死结!孙力傻了眼,伸手就去扯,可在他扯的空隙里,那女人早跑得没了影。

可恶!

前头就是东边的院子,不知道是不是易将军的主院。风月揉乱了自己的发髻,手捂着衣襟,一路“嘤嘤嘤”地往里跑,惊动了不少附近的守卫。然而都不知这姑娘哪里来的,守卫们都围着她,没立马动手。

“你们将军府就是这般待客的吗?放我进去,我要找易小姐评理!”风月大声嚷嚷着,低头就冲进了那院子,坐在地上就哭。她双手捂着眼睛,指缝儿里倒是露出精光来。

下期预告:好不容易得了叶御卿点台的允诺,风月还没来得及高兴,眼前就是一黑!冤孽啊!还让不让人好好勾搭个太子了?怎么哪儿都有他殷大皇子啊?!这厢活阎王还没安抚好,那厢又来了个明着要给她赎身实则想折磨死她的蠢货,当着殷大皇子的面抢他的女人,这人怕是个傻子吧……

赞 (12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