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总监说得对

薄骨生香

简介:可怕,把大老板踢出公司群了怎么办?郭妍妍谎称自己被盗号了!可是大老板怎么还有小号在群里?走投无路的郭妍妍只能被人奴役,可是都这样了,他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楔子

A市,某一小区别墅,郭妍妍正配合音响里的伴奏,大着舌头声嘶力竭地唱着《你好毒》,她拿着啤酒瓶的手一松,地板瞬间发出“咚”的一声,她醉醺醺地低头看去,却看见了歪倒着的酒瓶旁的手机。

手机屏幕不断亮起,郭妍妍一下跪在地上捞过手机,滑了几次才成功解锁。她摇了摇头,努力看清是公司的微信群里有人正在发红包,炸出了无数潜水党在抢红包。

“谢谢总监!”

“谢谢总监!”

……

这群容易被蛊惑的愚民!或许就是因为他表面功夫做得太好了吧,连她亲爹都不相信她的话。一想到自己被欺压的日子,酒精上头的郭妍妍就恶向胆边生,按下了语音聊天的按键。

郭妍妍大着舌头,努力道:“顧……瑾言你……你个大坏蛋!你等着!我……我上位了!我要向全世界揭穿你、你伪善的面具……我要你……你跪下来向我忏悔!当然,我不会原谅……原谅你的,哈哈哈!”

手一松,语音“咻”的一声就发送出去,满意地看着微信群里再也没有人出声,郭妍妍身子往后一倒,卧在地毯上呼呼大睡起来。

1.酒能壮胆,还是熊心豹子胆

郭妍妍是被自己上班的闹铃声吵醒的,喝断片的她茫然地盯着自家客厅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后,才发现自己是喝多了在客厅地上睡了一夜。她打开手机关掉闹铃后,页面自动跳到了微信上。

未读信息里是苏苏振聋发聩的一句话——“公司群里面,你是疯了吗?!”时间显示昨天晚上十一点半。

郭妍妍还不知道苏苏怎么莫名其妙发了这句话,于是云里雾里地点开公司微信群往上一瞅,就看见最后一条是她自己发的一段语音,而再上面就是整齐划一的排队形——“谢谢老板”。

盯着那一段一分钟左右的语音,郭妍妍怎么也记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突然她眼皮一跳

,脊背一凉,颤巍巍地点开了播放。

郭妍妍越听,脸色越白,伴随着语音的最后那一段猖狂的、魔性的“哈哈哈”,她想从二楼跳下去的心都有了。她居然当面怼了他,还是在公司的大群里!郭妍妍看着手机欲哭无泪,酒果然能壮胆,而且还是……熊心豹子胆。

当郭妍妍去公司上班时,往日上班前喧闹的格子间今日格外静谧。她颤抖着一双腿,故作轻松地跟大家笑着打招呼,走到自己办公桌,余光扫到紧闭着的总监办公室门后,立刻提高音量道:“苏苏,昨天我微信被人盗了,我还没有申诉成功,盗我号的人有用我号干什么吗?”

郭妍妍努力地对苏苏眨眼想让苏苏配合她的演出,而苏苏却是浑身一抖,看向她身后,朝她轻轻地摇了摇头。郭妍妍伸长了脖子,对着紧闭的办公室难以置信地喊道:“啊?那盗我号的人干了什么?!”

郭妍妍还在想里面的人能不能听清楚自己的声音,却发现苏苏没有搭话了,正要使眼色,一道凉飕飕的男声在她头顶响起:“没做什么,只是把我踢出群而已。”

郭妍妍浑身一颤,机械地扭过头望向身后的男人:“总……总监?”

苏苏一看情况不妙,赶紧溜了。

顾瑾言墨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微光,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郭妍妍,你的微信号被盗了?”

反应过来的郭妍妍立马点头:“总监你刚才说什么?你被踢出群了?你知道你什么时候被踢的吗?”

顾瑾言半眯着眼,望向郭妍妍眼里的希望小火苗,眼底顿时一片高深莫测。

“哦,我只是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被盗号的。”

顾瑾言斜睨她一眼,道:“不清楚什么时候,今早看手机发现的。”

今早?那他不就没有听见她昨天晚上发的语音喽?郭妍妍长舒一口气,虽然走了一步险棋,不过她赌赢了。

生平第一次,郭妍妍感谢顾瑾言给她安排的是秘书职位,秘书部就她跟苏苏两人负责管理公司的微信群。待会儿她只要再假装微信号申诉成功,把顾瑾言拉回到群里,新进群的成员是看不到昨天的消息的。

郭妍妍心中还在窃喜,就听到顾瑾言的声音。

“只是郭妍妍我很好奇,为什么公司群里有五百多人,他盗了你的号,却只把我一个人踢了出去?”

郭妍妍一惊:“总监,你说……说什么?”

顾瑾言上前一步,俯下身子迫视她道:“我说,你不是要向全世界揭穿我伪善的面具吗?不是要上位,而且就算我跪下来求你,你也不原谅我吗?”

郭妍妍腿一软,急急向后倒去,却被顾瑾言眼疾手快搂住腰,他对她挑眉一笑,视线从她的脸移到她的胸口:“我还以为,你的胆儿变肥了呢?”

郭妍妍脸一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她一把推开他,气呼呼道:“你怎么知道的!”

顾瑾言勾唇一笑:“因为群里有我小号,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你是第一个撞枪口上的,我可是很记仇的。”

最后四个字他说得极其清晰缓慢,落在郭妍妍脑门上让她恍如雷劈。

2.你要批评我,我就跟我爸说

作为一个即将继承家业的富二代,郭妍妍也曾经被她爹押着去念了企业高管类的经济课程。无奈郭妍妍偏科,无可奈何之下她爹放弃了,把她送到国外读她最感兴趣的西方历史学了。

郭妍妍出国这四年里,她爹培养了一大批青年才俊。

留学四年的时间里,她爹跟她在电话里、视频里提到过名字最多的“青年才俊”就是顾瑾言,一提到他,哪怕上一秒她爹还在骂她,下一秒也能乐得合不拢嘴,那种感觉,就像是中了彩票一般。她甚至有些嫉妒这个叫“顾瑾言”的男人能让她爹那么骄傲开心,于是她上网搜索了顾瑾言的所有资料,然后对各方面都优秀的他……很有好感,然而这种喜欢,在她后来真正接触到顾瑾言时硬生生磨灭。

等到她回国时,她爹已退居公司二线位置,把事务交给了顾瑾言打理,还把她送到顾瑾言手下,美其名曰学习如何管理公司。endprint

而顾瑾言那厮也微笑着保证他会照顾好她的,谁知道她爹一转身,他就对她露出真面目,把她丢到低层干起。她本想在他面前展示她“美好”的一面,他却想方设法“欺负”她。

她可是富二代,将来她爹偌大的家业都是要她来继承的,怎么能让她干活还是去低层?!于是她在消极怠工的半个月里就惹恼了八个顾客,顾瑾言不得不把她调到秘书部门接受调教。

“你要是敢批评我,我就跟我爸说!”这是她第一天被调到顾瑾言身边时说的话,只为让他明白她爸才是这个公司真正的老大,别想欺负她!

谁知顾瑾言轻笑一声,看着她勾唇道:“郭小姐的理想职位是什么?环境怎样?”

她当时就以为顾瑾言怕了,随口说了一个自认为很高级的岗位,就等着顾瑾言卑躬屈膝地说“好”。

他却抬起头看她:“郭小姐懂西方经济学吗?学过企业管理吗?有没有什么岗位经历……”

他一连串问题问得她头昏脑涨,她摆摆手道:“没有。”

“那我就放心了。”顾瑾言叹了一声。

“放心什么?”她有些莫名其妙。

“放心你会出错,然后扣你工资。”顾瑾言看向她,揶揄地补充道,“我不批评你。”

“你!”她跺脚,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

于是乎,四肢不勤的大小姐郭妍妍从最基本的端茶倒水开始做起,顾瑾言总是交给她最简单的任务,最基本的也是最容易出错的,第一个月里,她工资基本没剩多少了。

而郭大小姐对顾瑾言的喜欢,也从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后,埋没于顾瑾言的人品之下了!

3.特写

郭妍妍把顾瑾言又拉回群里了,作为把总监踢出去的“回报”,郭妍妍得到了一份兼职——每天中午专门给顾瑾言穿越大半个城市去买饭的外卖员。

“嘿总监,今天中午要不要考虑吃工作餐啊?老吃外面的不干净。”郭妍妍笑得极其谄媚。

“你不知道资本家都喜欢压榨劳工的剩余价值吗?”顾瑾言挑眉看向郭妍妍,“不干净?那你每次还吃得那么开心?”

郭妍妍被这句话噎住了,只能默默把苦都往肚子里咽。虽然顾瑾言让她买饭,但是每次都让她买的是两人份;她虽抱怨路远,但是饭菜实在好吃。看了一眼热浪滚滚的外面,郭妍妍认命去买饭。

这次顾瑾言要吃的是市区锅煲饭,开车就得花十分钟,买好饭将车停到公司地下停车场后,郭妍妍刚下车就听见一道女声急切地喊着顾瑾言的名字。

郭妍妍好奇看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就看到了一个女人拉住顾瑾言的手。

八卦!当这两个字闯入脑海中时,郭妍妍抑制不住身体颤抖了。

那女人虽戴着墨镜,遮了一张小脸的一半,但是眼尖儿的郭妍妍一眼就认出对方是娱乐圈当红小花旦南安。当初为了知己知彼,她调查过顾瑾言,顾瑾言大学读的是A大,而他当时的女朋友正是青梅竹马上外戏的南安,大三那年,顾瑾言就跟刚接戏的南安分手了。本着好奇的心,她把他们分手的原因也顺便给查了。想到原因,郭妍妍内心啧啧两声,真狗血,若是南安知道四年后顾瑾言的变化,怕当初也不会那么做。

南安拉着顾瑾言的手,低声道:“我都可以原谅你跟郭氏签那种合同,你还是不原谅我吗?”

顾瑾言蹙起眉头,将南安的手甩开:“合同的事情本来就是你当初自己不相信我,至于原谅,我早已不在意你了。”

“不在意?”南安顿时面无人色,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似是没想到他那么薄情,死死看着他,讥讽出声,“我误会?那你怎么解释你现在郭氏总监的身份!顾瑾言,你可以为了合同出卖自己,你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你就不怕那个女人知道吗?”

郭妍妍躲在车后面,小心翼翼地探着脑袋看,她离他们并不近,只能隐约听见他们好像因为“什么合同”争吵,顾瑾言的面色很不好,郭妍妍没怎么仔细想,而是从口袋里顺势掏出手机,准备记录这一八卦。

“南安,你不要无理取……”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道道亮光不断亮起。

狗仔!南安脸一白,捂着脸转身就跑。

顾瑾言下意识看过去,可是当他听到一道压低的女声说“我去”后,脸色一暗,朝着白光亮起的地方大步流星地走去。

郭妍妍蹲在地上靠着车,一边骂自己“白痴”,一边将手机相机的闪光灯关掉,她手机相机功能默认设置了16张连拍的自拍模式,闪光灯亮起那刻,拦都拦不住了。

外面突然静悄悄的,郭妍妍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头皮发麻,她颤巍巍抬起头,对上一张发黑的俊脸。

“郭妍妍,你在停车场买饭吗?”

郭妍妍干笑了两声。

顾瑾言眼睛一眯,伸出手道:“手机拿出来。”

郭妍妍立刻站起身倒退两步,底气不足道:“这是我的手机,凭什么给你。”

“哦?”顧瑾言步步紧逼,郭妍妍往后退着直至靠在一辆陌生的车身上别无退路,他伸出手抵在她左耳边,低下头看着她道,“我有一百种方式欺负你,你想一一试试吗?”

明明是在这么紧迫的时候,郭妍妍却在听到“欺负”二字时不由自主地想歪了,如此近的距离,空气似乎都暧昧起来。

郭妍妍一颗心上下狂跳着,就在顾瑾言一个低头,她吓得闭上了眼睛,而下一秒她就感受到她手里的东西没了,再睁开眼,顾瑾言已拿着她的手机翻看着。

“你!”她伸手就想去拿,无奈顾瑾言还把手举高了,他本就生得很高,这么一举,她更加碰不到他手里的手机。蹦跳了几次无果后,郭妍妍下意识就拽住顾瑾言的领带,一瞬间,他低下头,猛地俯下身。

他那双墨色的眼睛仔细看着她,比往日里更加深不可测。郭妍妍被他盯得口干舌燥,一时忘了动作。

顾瑾言看着身下的她,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郭妍妍,你简直笨得可以。”

低沉的男声带着一丝丝笑意,弄得郭妍妍手忙脚乱松开手里的领带,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跳了出来。

顾瑾言不再捉弄她,把手机还给她。endprint

郭妍妍不明所以,拿过手机一翻看,除了第一张是他跟南安的照片,照花了不说以外,其他都是她发现闪光灯开了惊慌失措的模样,有一张还是她两鼻孔的特写……

看着僵住的郭妍妍,顾瑾言突然心情很好,心想:这个傻瓜。

4.嗯?小财迷

郭妍妍感觉顾瑾言就是一个坑,遇见了他,她就跌在他这个坑里没有爬起来过,本以为抓到了什么八卦大料,到最后自己还出了一番糗。

郭妍妍和苏苏忙着办公室里的小事,渐渐轻车熟路了起来。苏苏按照顾瑾言的吩咐开始带着郭妍妍做秘书的流程工作,郭妍妍努力学习着,生怕顾瑾言又挑她刺。只是中午顾瑾言还让她去买饭。

A市的四月清明节一过,温度就直逼三十度,郭妍妍买完饭回来基本上热得都吃不下了,这天中午照常把饭送给顾瑾言,顾瑾言却喊住她。

“你喜欢油画?”

郭妍妍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点头,她在欧洲读西方历史学时,最喜欢的就是研究各个时期的油画,油画很能反映一个时代的历史文化,她很喜欢。

“今天下午陪我参加一个画展。”顾瑾言顿了顿,继续道,“表现好的话,这个月工资翻一番。”

翻一番?郭妍妍眼前一亮,立刻就答应了。

事后郭妍妍狐疑了,他是怎么知道她喜欢油画的?

A市KJ大厦七楼,正举办一场小型油画展。

郭妍妍挽着顾瑾言来到画展中心时,看到形形色色的权利贵胄,才知道顾瑾言不会那么好心带她来单纯看画。

“你要让我表现什么?”郭妍妍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从刚才出发到现在,他都没有说让她到底表现什么,弄得她心里没底。

顾瑾言勾唇一笑,低着头看她:“评画。”从这个角度看,倒是把她黑色小裙子包裹着的玲珑有致的身材尽收眼底。

“跟谁评?评什么?”这种突然被拽上台被要求上台表演的感觉让郭妍妍一下慌了,她都没有准备好,让她说要说砸了怎么办!

“别紧张,说砸了这个月工资还是那些,怎么?那么想翻一番?嗯?小财迷?”顾瑾言墨色的眸子看着她,揶揄的那一声“嗯”语调轻扬,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拨动了郭妍妍心底的一根弦。

郭妍妍挽着他一步步朝画廊走,他看着墙上的画道:“油画里,你喜欢谁的作品?”

郭妍妍知道他是在缓解她的紧张,她扫过墙上的画道:“塞尚,我喜欢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这里的画倒是有印象派的风格,只不过又带了点后现代主义,看得出来画的主人虽怀念过去,却又能与时俱进。”

顾瑾言仔细听着,郭妍妍却突然“咦”了一声,止住脚步,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画。

郭妍妍面露奇怪,看了看旁边的画,又看了看面前的画,蹙起两道好看的眉。

“这画怎么了?”顧瑾言压低声音问道。

“可能是我功夫不到家吧。”郭妍妍摇摇头,准备继续往前看,结果身后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

“这位小姐有什么话不妨说出来,我是这幅画的作者,想听听小姐有什么高见?”

郭妍妍一转身,就看见身后站着两个男人,为首就是刚才说话的年纪稍长的那个男人,他不怒自威,而那长者身后跟的男子大概三十出头的模样。

“薄总。”顾瑾言颔首。

“顾总,这位小姐是?”那个叫“薄总”的年轻男子开口问道。

“我的秘书郭妍妍。”

原来大老板在这啊!郭妍妍恨不得把自己舌头给割了。

“看样子郭小姐很懂油画,不知道郭小姐对家父的这幅画有何高见呢?”

郭妍妍看了一眼顾瑾言,那厮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似乎压根不知道她心底的愁。

“嗯……其实我也不太懂画。”

“我很像说得不好就会打人的老头吗?”那老者冷哼一声。

“不是……”郭妍妍尴尬一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只是觉得这幅画不像其他作品,虽风格很像,但画所体现的心境意义与其他画相差太大,像是另一个人画的。”

说完,郭妍妍缩了缩脖子,朝顾瑾言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不是她要得罪别人,是别人逼她说的。

“哈哈哈。”原本板着脸的老者一下笑出声,拍了拍自己的儿子说,“我说过吧,不是所有人都唯利是图,这不还有个玲珑剔透的小妮子吗?”

薄总微微一笑,看向顾瑾言:“顾总倒是找了一位有眼力儿的秘书。”

郭妍妍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眼前一切。

“让这小妮子给我说说画,我倒是要看看我有怎么个心境意气了!”

顾瑾言给了郭妍妍一个赞赏的眼神,她突然不好意思,脸红了。

“那顾总我们就一起看画吧。”薄总伸了伸手。

于是郭妍妍在前面讲着画,顾瑾言与薄总在身后聊着生意。顾瑾言看着眼前谈画从开始含蓄到渐渐眼里发光的郭妍妍,嘴角不自觉地弯起。

郭妍妍余光偶尔瞥向身后,目光落在与薄总交谈的顾瑾言身上。不可否认顾瑾言是个好看的男人,尤其是他谈笑间运筹帷幄的样子格外吸引人。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他出来看他谈生意,这些年,若是郭氏集团没有他,怕是集团也不会有今天繁荣的景象,她爸就她一个女儿,她还不争气,若是没有顾瑾言……想到此,郭妍妍突然很感激地看向顾瑾言。

与薄总说话的顾瑾言像是突然感应般抬眸,四目相交,郭妍妍心猛地一跳,扭过头。

趁着众人看画的时间,顾瑾言突然在郭妍妍耳边低语道:“刚才干什么那么崇拜看着我?”本以为她这次还会闪躲,没想到她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诚恳道:“谢谢你,顾瑾言。”

顾瑾言一怔。

画展结束后,郭妍妍收到了一幅画。

郭妍妍蹦蹦跳跳来到顾瑾言身边,道:“我帮你拿下一桩千万单子,你就涨我一个月工资吗?”刚才在跟老爷子说画过程中她才知道,老爷子画画家里面没人支持,毕竟年纪大了画画又花心思多,他儿子也就是薄总跟老爷子打赌说如果办画展,来看画展的无非都是冲着薄家势力而来,不会有什么识画人,若是有识画人,他就不反对老爷子画画,若是没有,老爷子就得以身体为重,以后少画画。为了看有没有识画人,薄总也画了一幅画混入这些作品里,正是郭妍妍认出的那幅。endprint

顾瑾言抬眸看向眉眼弯弯的郭妍妍,好笑道:“好,你想要什么?”

郭妍妍忙不迭道:“我想中午再也不出去买饭!”

顾瑾言的脸一下黑了下来:“你想去哪吃?”

郭妍妍有些委屈道:“我不想出去了,都快晒黑了。”

顾瑾言一怔,看着郭妍妍的脸,似乎是要比以前黑了不少。沉吟片刻,顾瑾言道:“好,我答应你。”

“真的?”郭妍妍雀跃不已。

顾瑾言眸子沉了沉:“真的。”

5.他只是答应不让她买

中午不用再跑出去买饭,郭妍妍都快跳起舞了,天知道她这段时间中午跑出去买饭晒黑了多少。

跟苏苏约了午饭后,郭妍妍两眼发光道:“之前人事部那个长得像陈伟霆的人,还去食堂吃饭吗?”

苏苏点头如捣蒜:“一直在,还坐第二排吃饭!”

“那待会儿得跑快点儿!”郭妍妍激动道,之前在食堂吃饭,她就跟苏苏发现一个长得非常像陈伟霆的小鲜肉,于是她跟苏苏每天抢占最佳观望座位吃饭。谁知道顾瑾言突然来那么一茬,她都快一个多月没有看见小鲜肉了,今天中午她一定要把这一个月的损失给看个够本!

还有两分钟上午的班就上完了,总监办公室门一开,顾瑾言就从里面走出来了。一想到马上要看到小鲜肉,郭妍妍心情非常好地跟顾瑾言打招呼。

“总监慢走。”

顾瑾言脚步一顿,看向郭妍妍:“你不去?”

郭妍妍的笑容一下僵在了脸上:“去……去哪儿?”

顾瑾言睨她一眼,吐出三字:“吃午饭。”

“你昨天不是答应我,不用我再给你买饭吗?”郭妍妍惊得从位子上一下坐起,他难道要出尔反尔?

顾瑾言点点头:“我是答应了。”郭妍妍悬着的心刚放下来,他继续道,“这和我让你跟我一起去食堂吃饭有什么关系吗?”

郭妍妍愣住了,果然无奸不商!她就说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她可是要看陈伟霆小鲜肉的!

指了指苏苏,郭妍妍保留希望道:“总监,我跟苏秘书约了午饭。”

顾瑾言看向苏苏,挑眉道:“有这回事?”

苏苏连忙摇摇头:“有,但是我没有答应!顾总监,那我先去吃饭了!”

顾瑾言轻轻“嗯”一声,苏苏脚下生风立刻开溜,一瞬间被抛弃的郭妍妍还没有反应过来,顾瑾言看向她道:“强扭的瓜不甜,你还是跟我一起吧。”

到底谁才在强扭!

郭妍妍磨磨蹭蹭地跟在顾瑾言身后,进了员工食堂,原本喧闹的食堂瞬间安静了不少,无数双眼睛盯着郭妍妍与顾瑾言。郭妍妍想与顾瑾言保持距离,他卻突然回头道:“你站那么远,是怕我把你当菜吃了?”

围观群众倒吸了一口冷气,郭妍妍突然有种白天见到鬼的感觉。

郭妍妍硬着头皮走上前,跟在顾瑾言身后把饭打完,看见顾瑾言坐下后,她却犯了难。

现在正是食堂高峰期,基本上没有空余的座位,郭妍妍目前就看到两个位置,一个在顾瑾言的对面,还有一个靠近厕所的方向。

郭妍妍的内心还在天人交战,顾瑾言一句“再不过来后果自负”就给她做了选择。

只是她一坐下,围观群众倒吸冷气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更加大。

“这算什么?公开?”

“天啦!秘书部的人果然是最好上位的!”

“我就说上次郭妍妍醉酒还踢了总监是因为吵架吧!”

……

郭妍妍青筋暴起,拿着餐盘的手微微一动,顾瑾言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老实坐着吃饭,以后他们习惯就好。”

郭妍妍一怔,有些失神地看向顾瑾言,以后?

顾瑾言将切好的牛排放到郭妍妍跟前,将她的那份完整的拿了过来,看她愣着的模样,顾瑾言叹了一口气道:“不懂?看来我做得还不够明显。”

语毕,顾瑾言从座位上站起,还没反应过来的郭妍妍下意识抬头看他,下巴一凉,却是被他钳制住了下巴。顾瑾言弯腰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温温热热的,却足以让她大脑如火山喷发般炸了。

她回过神时,顾瑾言已坐好。

耳边不再是刚才一阵阵的倒吸冷气音,而是死一般的寂静。郭妍妍瞬间从脖子红到脸,明明在室内,却感觉比平日里出去买饭还要热。

“你!”

“你的味道很好,我很满意。”

6.我以为,你会害羞

郭妍妍不知道为什么吃一个饭,瞬间她就成功上位了。她恍恍惚惚过了几天,却发现自从那天中午以后,顾瑾言也没有什么动静,一如既往地吩咐苏苏带她做工作,反倒是她,见到顾瑾言各种脸红不自然。

看到似乎已经忘记那天在食堂发生了什么的顾瑾言,郭妍妍心里有些失落与烦躁,一连几天报价表都做错了。

顾瑾言拿着那几张报价表看郭妍妍时,她心底莫名一恼,明明害她心神不宁的家伙是他,怎么风轻云淡的也是他。赌气看着他,郭妍妍一副“你要敢批评我,我就揍你”的模样。

“我以为,你会害羞,所以这几天没找你是想让你缓缓。”顾瑾言揶揄地看向她,“没想到你适应能力那么强,都敢瞪我了。”

郭妍妍哪知道他是这个心思,一想到自己还胡思乱想了几天,顿时耳根一热,身上的气焰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对顾瑾言的心思本就藏得很深,现如今他步步紧逼,倒是把她的感情挖出来大半。

再从办公室出来时,苏苏还替郭妍妍担心,但看到郭妍妍不自然的目光和红肿的双唇时,顿时感叹总监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顾瑾言带着郭妍妍开始毫不避讳地进进出出,慢慢教她如何去应酬,如何去学习企业管理,渐渐地,郭妍妍跟刚开始入公司的小白有了很大的差别。

只是甜蜜的日子很快过去,郭妍妍遇到了大明星南安。

郭妍妍没想到苏苏是顾瑾言的大学学妹,还是南安的好朋友。苏苏那天支支吾吾说南安想见她时,郭妍妍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endprint

陌颜咖啡厅的一角,南安戴着鸭舌帽与大墨镜,一张脸裹得严严实实。看到郭妍妍来,南安毫不客气犀利开口:“郭小姐未免太卑鄙了一点吧。”

那副软糯的嗓音那还有银屏上的温柔可爱,咄咄逼人像把锋利的刀,郭妍妍想了想也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女星能在四年的时间蹿红到这种地步,私底下也不是个简单的主儿。只是郭妍妍不知道,南安说自己卑鄙,自己到底是哪里卑鄙了?

“南小姐的卑鄙是指为了上位抛弃前男友,现在前男友有地位权力了,就恬不知耻地想复合?”郭妍妍挑眉,毫不客气地将南安的过往说出来,顾瑾言之所以当初与南安分手,就是因为南安跟当时的一个男导演走得非常近。她对南安没有好感,就是她对这样一个为了名利肯舍弃一切的人不齿,就算她郭妍妍做过什么错事,也不会让这样一个陌生人评头论足。

那些经纪公司早已帮忙处理好的过往被郭妍妍这样毫不客气地说出来,南安的脸色变得极其难堪,她像是气急,浑身发抖。

“你们就是靠这种方式调查我们的吗?因为有钱有权,所以就让当初一无所有的瑾言签下那种合同吗?”

合同?郭妍妍眸光一闪:“我并不清楚你说的合同,南小姐要是再信口雌黄、无中生……”

“你爸爸没跟你说吗?”南安打断她的话,讥讽道,“也是,让女儿知道一个男人是为了利益选择爱上她,怕是会反目成仇吧。”

“你说什么?”

南安勾起红唇:“你爸爸让当初进公司的顾瑾言签了一份合同,要求顾瑾言在你四年后留学归来,爱上你,想办法让你爱上他,嫁他,不然,顾瑾言今天得到的位置就会化为乌有。你无能管理公司,你们郭氏就想到这样一个法子留住前途无限的顾瑾言,你说,是不是很卑鄙呢?”

郭妍妍恍遭雷劈,怔在那里,脑海里回想起停车场那一幕,原来让顾瑾言闻言变色的“合同”是这个?

“你要不相信,大可回家问你爸爸有没有这回事儿,你爸爸为了郭氏企业,可谓是费尽心机、步步为营。”南安看着脸色渐渐发白的郭妍妍,红唇上扬,扯出一抹阴暗的笑容,“郭小姐你说,如果我把这个消息卖给报社,郭氏企业会不会形象大跌?”

7.不想否认喜欢她的事实

总监办公室内,顾瑾言看着落地窗外的夕阳,眉心突然一跳,郭妍妍中午说有事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看着上面的显示,顾瑾言松了一口气,接过电话就道:“郭妍妍你……”声音戛然而止,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不停颤抖着声音的哭腔。

“哗”的一声,顾瑾言从座椅上站起,几乎是吼般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问道:“你在哪里?!”

A市郊外一个无人区,一辆白色宝马安静地停在一处,车上驾驶位上的女人伏在方向盘上不停颤抖哭泣着,车门“砰”的一声被人打开,顾瑾言拽过趴在方向盘上的女人,愤怒道:“郭妍妍人呢!”

那女人白色的套裙上沾染着触目惊心的血迹,看向来人,像溺水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一下搂住他:“瑾言,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气了,我想让她把你让给我,她却要告诉媒体我的过往,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我只是一时被怒火蒙蔽了理智,我不是真心想撞她的,瑾言!”

南安已经害怕到语无伦次,顾瑾言的心随着她的话一点点降至冰冷。视线落到南安身后的后排座位时,顾瑾言瞳孔一缩,浑身僵住。

后排座位上,卧着一个齐耳短发女人,凌乱的头发遮住她大半张面孔,只露出毫无血色的唇与小巧的下巴,她躺着的地方,已被鲜血浸成暗色,而身上到处都是血迹。

南安看着一动不动的顾瑾言,慌忙道:“瑾言你会帮我是不是?是不是?”

顧瑾言猩红着眼,甩开南安:“去医院!快打120!”

南安一看他朝着后车门走去,一下从位子上拖住了他,从车内摔到车外,却像是不知道痛般尖叫道:“不能送医院,我会坐牢!顾瑾言,她已经没气了,死了,送医院也没有办法了!”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顾瑾言喃喃道,早上她还生龙活虎在他眼前蹦着。

南安死死抱住顾瑾言的腿,不让他有半分举动,她想到什么,激动道:“你不是跟郭氏签了合同吗?她死了,你不就自由了,不用跟这个女人逢场作戏吗?郭氏没了女儿,只会更加倚重你,你也不用怕没了这份合同自己什么都不是了。瑾言,我说得对不对?帮帮我吧。”

顾瑾言气极,一脚踢开她:“我跟你说过,从来都是你一人猜测不相信,合同当年你只看到第一条,而我答应的是第二条!”

“第二条?”南安一怔,脸色白了白,“那你为什么从不跟我解释!你是不是在骗我?根本没有什么第二条!”

“我只是我不想否认喜欢上她的事实。”

合约第一条是爱上她,第二条是将公司经营好然后等她回来慢慢教她经营,最后把公司交给她。

顾瑾言打开后车门,看着座位上安静躺着的女人,一瞬间红了眼眶,他撩开遮着郭妍妍面容的头发,看到那张苍白的脸,像只困兽般悲鸣哽咽,有泪一滴滴落下,落到郭妍妍的脸上。

救护车很快就赶来了,郭妍妍被抬上了担架,南安看着这一切瑟瑟发抖,她知道她要完了……

8.某种誓言召唤醒来

医院的病房里,郭妍妍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那天救护车来得很快,南安以为郭妍妍死了,其实她只是失血过多,气息微弱。经过医生的一番抢救,郭妍妍被救了回来。南安苦苦哀求顾瑾言放过她,顾瑾言答应了,只希望她不要再出现在自己跟郭妍妍跟前,也不要再去做这些伤害他人的事情。南安怕了,忙不迭点头。

顾瑾言看着苦苦向他哀求的女人,发现对地位的欲望早就把她变得面目全非。

顾瑾言走进病房,看着病床上安静躺着的女人,眼神黯淡,她现在还在昏迷,医生说三天之内她会醒来,但已经过去了两天,她却一点也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郭妍妍。”顾瑾言坐在病床边上,喊着她的名字,轻声道,“再睡下去,你可就要变成小猪了。”endprint

郭妍妍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骂她是猪,猪?那她也是可爱的猪!郭妍妍不服,想睁开眼看看是谁骂她是猪!

“郭妍妍,其实我们很久很久之前就见过面。”

郭妍妍睫毛一颤,这声音好像是顾瑾言?

“你父亲当初开了两个条件给我,第一条是让我爱上你、娶你,第二条是等你回国以后好好把你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郭妍妍心中一动,仔细听着他说。

“我选择了第二条,但是那天见你浑身是血躺在那,我知道我早喜欢上你了。郭妍妍,你要醒来,我就向你求婚……”

郭妍妍心中狂喜,正挣扎着要不要现在睁开眼时,她的手感受到了温热的泪水,心中“咯噔”一下。

学着电视剧里病床上的人幽幽地睁开眼,郭妍妍看着顾瑾言,“虚弱”道:“我好像被某种誓言召唤醒来了。”

顾瑾言浑身一僵,看着病床上睁着眼睛期待看着他的女人。

还没待顾瑾言开口,郭妍妍没忍住吐槽道:“顾瑾言,你真哭啦!”

尾声

郭妍妍醒来后在医院住了快三个月,终于活蹦乱跳地出院了,一出院,她就忙不迭地去公司上班,郭父表示非常欣慰……

只是郭父不知道,郭妍妍不是开始努力上班了,而且追在某个男人身后赔不是去了。

顾瑾言生气了,郭妍妍追在他身后怎么哄,他都沉着一张脸,毕竟被她嘲笑还看见他哭,是个男人回想起来就觉得尴尬。

“真情流露不可耻,电视剧里男主为女主流泪很圈粉的!”郭妍妍追进电梯还在喊。顾瑾言黑着一张脸,怕是没过几天,整个公司都知道他哭了。

“顾瑾言,我错了我道歉,可是你不要不理我啊,你骂我都可以,你再不理我我就要哭了啊!”

电梯门一开,顾瑾言就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却没有听到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他终是无可奈何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向站在原地眼泪汪汪的郭妍妍。

“过来。”他道。郭妍妍却负气一动不动。顾瑾言无奈地摇摇头,走了过去,一把将郭妍妍打横抱起。

郭妍妍惊呼一声后,却牢牢勾住顾瑾言的脖子,眼淚还在眼眶打转,道:“顾瑾言,为什么你老欺负我啊?”

为什么欺负她?顾瑾言的脑海里一下浮现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不是在郭宅,而是更早,在她还在国外留学时。

那一年他作为郭氏代表,去了她们学校进行投资企业代表演讲,无意间碰到从演播厅溜出来的她与一个白人女孩。

“郭妍妍,你不见见你爸爸吗?”

白人女孩用英文喊出“郭妍妍”的名字,他脚步一顿,回过头就看见弯着腰如临大敌的娇俏女孩咬牙切齿道:“凯瑟琳,小声点!我爸天天跟我视频,我不想今天见着面他还逮着我骂!”

他突然觉得好笑,知道她是郭妍妍。要知道郭父知道女儿这么怕见到他,估计得气死。

后来郭妍妍留学回来,他在郭宅内再见到郭妍妍,发现她的一头长发也变成了短发,更显得人娇俏可爱。郭父卖力地向他吹嘘着女儿。

“怎么样瑾言,我女儿看起来很乖巧听话吧!在公司里,你要好好照顾她啊!”

他看向郭妍妍,她很“乖巧听话”地对他抿嘴一笑,他突然想到那年演讲会的那个下午,她气急败坏奓毛的样子。

“因为欺负你,一定很好玩啊。”顾瑾言抱着她,扬起嘴角。

“你!”郭妍妍看他终于笑了,哼哼了两声。好吧,先让他开心一阵子,未来她再找他算账!endprint

赞 (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