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本宫已死三百年

六歌

简介:作为一只在人间游荡三百年的僵尸,我从没想过我会遇到我的克星——乐少离。第一次见面他就说我平胸,第二次他就抱了我,第三次他甚至玩起了浴室play,第四次他吻了我还伸了舌头……最后一次他还爬上我的床,这是个国师应该干的事吗?我只有三百岁,只是一只小僵尸啊!

1、 我本是个王者

我叫司徒莘,是一只在人间游荡的小僵尸。算起来,我在人间掐头去尾也待了整整三百年,所以我自认为和别的妖魔鬼怪有些不同。

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我懂得养生,知道冬吃萝卜夏吃姜这样的滋补秘诀。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猫着腰在大越国国师乐少离的院子里偷萝卜。一阵风卷残云之后,我将挖来的萝卜吃了个干净。我正靠着我的豪华小棺材剔牙,国师府打更的过来了。在见到我的那一瞬间,他舌头打了结,把“小心火烛”说成了:“小小小……小心有鬼啊!啊啊啊!”说完他便屁滚尿流地跑了。

然后便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一群家丁,二话不说,将我双手一扭,要把我押到乐少离面前。

但我是一只僵尸啊,就这样随随便便被抓到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于是我亮出獠牙,将家丁们追得上蹿下跳。有胆大的拿着一大串大蒜来砸我,我会怕大蒜?不存在的,我只怕柳树枝。我一扬手接住了向我飞来的大蒜,将它们一瓣瓣掰开在獠牙上串成了串,追着那个朝我扔东西的家丁问:“怎么样,好不好看,我的造型独特不独特?”于是胆大的家丁也被吓得上了树。

那一夜,我本是个无人能敌的王者,直到乐少离出现……

我没想到他一个国师居然懂得对付僵尸。不出一刻钟,我便被他用柳树枝五花大绑挂在了树上,风一吹就要荡一荡。

我在树上对着树下的他叫嚣:“你这么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你有本事把我放下来,我们比谁的牙長!”

乐少离弯腰在土里捡起我的墓碑,细细看了眼上面我的名字之后,他仰头望着我,笑得人畜无害:“本国师没本事,还有,司徒莘你是一只僵尸,不是弱女子。”

说完他便叫人拿了刀剑锤斧甚至还有狼牙棒来。我想,他本来是想用这些兵器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的。

但不知为何,当那根狼牙棒在我头上碎裂的时候,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然后他随手从地上挖了萝卜,在我眼前抛啊抛,边抛边说:“如果你答应帮我办成一件事,我就承包你一年的萝卜。”

虽然乐少离的话对我诱惑力十足,但我在人间多年,自然也知道他要我办的事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我义正词严地拒绝了。但没想到在我拒绝之后,乐少离这个王八蛋居然让人做了一桌萝卜宴。他坐在树下,慢悠悠地品着用各种做法的萝卜菜肴,我冷冷地提醒他:“萝卜吃多了要胀气的,到时候你就会不停地排气。”乐少离一口气没上来,噎住了。

我大仇得报,在树上笑得双脚直扑腾。

然而,我笑声未落,柳树枝竟然就断了。我急速下坠,落入了乐少离的怀抱。他出于本能伸手挡了挡,双手不偏不倚放在我胸前。

我与他皆是一愣,最后是他先开口,他安慰我道:“其实摸起来与我自己的胸没什么差别,你不必在意。”

……他说我平胸!

2、 给我抢救一下

最后,我挥拳揍了乐少离,然后迅速爬回了我的棺材。

第二天晌午,乐少离顶着两个乌眼青掀开了我的棺材盖,直奔主题:“我那一年的萝卜你真的不考虑考虑?”

强烈的太阳光差点闪瞎我的眼。我双手伸直,僵直着腰坐起来,对他露出两颗獠牙威胁道:“你信不信我吸干你的血!”

对于我的威胁,乐少离非但不怕还侮辱了我,他说:“你牙有点黄,待会儿我派人去厨房拿点盐来给你刷一刷。”

我气不打一处来,扭头躺平,然后对乐少离说:“麻烦把我棺材盖盖上,顺便给我加两个棺钉给我钉严实了,谢谢!”

等了半天没动静,我决定自力更生。谁知我将棺材盖猛地一拉,棺材盖是盖上了,外面拽着棺材盖的乐少离也随之翻了进来。

要知道我那个小棺材虽然豪华,可是并不大。乐少离生得手长脚长,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整个人都压在了我身上。

紧接着外面响起了打斗声。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有一把剑贯穿我的棺材盖直直刺入乐少离的肩膀。让我意外的是,在他昏死过去之前那一刻,他紧搂着我,将我严严实实护在了他身下。

虽然寻常的刀剑伤不了我,但他这一行为无疑让我心中一暖。

那一刻,我决定为他赴汤蹈火!

但……在赴汤蹈火之前,我有点控制不住我自己,毕竟乐少离的血这么诱人。

所以当乐少离悠悠醒转的时候,见到的场面有点销魂。他的外衣已经被我扒光,里衣也被扯开了,露出他受伤的肩膀,而我,正伸着舌头,在一点一点舔舐他伤口上的血迹。

见他醒来,我满嘴殷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笑:“那啥,能吃就不要浪费。”乐少离白眼一翻,再度昏死过去之前对我道:“我希望你能找个大夫抢救我一下……。”

等外面平静下来,我把乐少离拖出了棺材,然后按他的意思找了大夫来,大夫说伤口倒不严重,麻烦的是失血过多。

我暗暗自责,都怪我三百年没开荤了,不知节制。

乐少离醒来时,我正端着一碗补血的红枣汤坐在他床边,他不动声色地将那床厚厚的被子往自己肩上拉了拉。见他脸色苍白,我也有些内疚,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我一拍胸脯道:“那天你说要我帮你办的事,我答应了!”

乐少离眼底闪过诧异,问道:“为何?”

我说得正气凛然:“虽然我是一只僵尸,但我也是一只讲道义的僵尸,我既然吸了你的血,就要还你。”

好吧,其实我是为了在棺材里他对我的保护才答应的。

乐少离目光沉了沉,随即他挣扎着起身,披上了外衣,对我道:“那我和你讲讲细节。”

3、 难得你不会死endprint

乐少离要我办的事,是去宫里偷玉玺。

据他所说先皇在世时最看重的并不是如今这个小皇帝,在先皇驾崩之后,小皇帝就以各种名义将自己的兄弟们调离京城重地。因此乐少离怀疑这个小皇帝得到皇位靠的是不择手段。

好在先皇在位时极其看重乐少离,所以在病重之时就将能调动重兵的虎符交给了他,还告诉他自己的遗诏就放在玉玺的暗格之中。若有朝一日奸佞当道,乐少离可以以遗诏为证,调动重兵辅佐如今还不满十岁的皇长孙登基。

乐少离说,他必须要确认真正的遗诏上写了什么。

而且他还觉得,此次在国师府遭遇刺客,正是小皇帝为避免夜长梦多要杀他灭口。

听完这些,我问他:“那你为何不派别人去偷?”

乐少离长叹了一口气:“我早前派去的死士无一人生还。现在坊间的死士要价都高,我实在买不起了。”顿了顿他又道,“难得你不会死,可以重复利用。”

“既然如此,事成之后,我要十亩萝卜地,还得有人天天种萝卜给我吃。”事到如今,我还不坐地起价,我就是个傻子!

乐少离一咬牙,道:“成交!”

4、男女之事

是夜,我穿着一身只露出眼睛的夜行衣,行走在宫墙之上。

在我进宫之前,乐少离就告诉我今天晚上小皇帝会设宫宴,到时候他会想办法灌醉对方,让我只管放心大胆地去收藏玉玺的御书房。

我扶着宫墙颤巍巍向下看了一番,确定了御书房所在位置之后,便直奔而去。乐少离说得没错,今晚宫里大部分侍卫都去了设宫宴的地方保护小皇帝,这里戒备显然没有平日森严。

我小心翼翼地上了御书房的屋顶,掀掉几块瓦片,欲跃下时,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一阵邪风刮来,我被沙土迷了眼睛……

彼时我正保持着一跃而起的姿势,被風迷了眼睛之后便脚下一滑。最终我伴随着身下瓦片碎裂的巨响落了下去。

下一瞬,我落入了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池里温热的水淹没了我。被呛了几口,我猛地从水中直起身子,然后目光对上了一个赤裸的胸膛。

夭寿!我居然掉进了人家洗澡的地方!

头顶清冽的声音传来:“司徒莘,我让你来偷玉玺,没让你来偷人。”我心中一惊,一抬头,乐少离那张风靡万千少女的脸就放大在我眼前。在他身后的浴池之外,还有两个正拿着他衣物的侍女。

显然乐少离也注意到我穿成这样突然出现在宫里不是很合理,于是便将那两个侍女打发了,她们临走前,他还有意无意透露了自己杀人不眨眼。

看来在我来之前,她们正在为他宽衣,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是鸳鸯浴……

想到这里我竟然有些脸红,我本想转移一下目光,但不知为何,我眼珠随便一转,看到的不是乐少离的脸就是他的身子。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佯装镇定:“你还有脸说我?说好的要把人灌醉呢,你怎么在这里快活!”

乐少离冷哼一声:“陛下已经在离御书房最远的徐贵妃寝殿里歇着了,我喝多了酒,太医开了方子让我在这里泡泡,还有什么叫快活,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说到这里乐少离突然顿住了,我条件反射抬起头,正巧撞见他迅速转移的视线,细看之下他还有些脸红。

我欲问他为何脸红,一低头望见了自己的夜行衣,因为入了水,此时薄薄的夜行衣正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

“啊……”我尖叫一声,声音响彻云霄。

然而,我的尖叫尾音未落,门外就有了动静。乐少离眼疾手快,手圈着我的腰一带,我已经入了水。他把我藏在水里,我的脸正抵着他胸膛下面三寸的位置。

门口很快冲进来一群侍卫,带头的一位道:“国师大人,宫里进了刺客,为了国师大人的安全,小的循例要搜查一下。”

乐少离的语气没有波澜:“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可是皇上下令,宫里每处角落都要搜。”我在水下憋得辛苦,那侍卫却是不依不饶。

乐少离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带着冷意:“滚!”

谁知那侍卫是个不怕死的主,竟说了一句:“恕难从命。”然后我便听见房间里脚步声多了起来,看来他们今天是非搜不可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我在水下的艰辛,乐少离突然拉了我一把,我稍稍往上探了探,刚吸收了一丁点空气,他却伸手把我的嘴捂住了。然后他另一只手用力在我手上掐了一把,我痛得想大叫,却因为嘴被捂住发不出声音。于是我发出了一声闷哼……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最后还是那个带头的侍卫先开了口,语气里带着七分暧昧,三分羞愧:“小的不知……不知国师大人……打扰了国师大人的好事,小的该死。”他话说完,房间里又响起一阵纷乱的脚步声,这一次是他们离开的声音。

我从水里探出头,耿直地问:“他们……打扰了你什么好事?”

乐少离那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男女之事。”

“咕咚”,我再次沉入水底,看来我需要冷静一下。

5、我竟然晚节不保!

首战失败,我很难过,因为我离那十亩萝卜地又远了一步。

但乐少离毕竟是经过无数次失败的人,所以他并没有气馁。而且,他还十分迅速地想出了一个新招。

他说:“过段时间小皇帝要选妃了,你想办法混进去。”

我有些羞涩:“虽然小皇帝长得不错,但我只有三百岁啊,还只是一只小僵尸呢,要我牺牲色相不太好吧!”

乐少离语气满是鄙夷:“你别多想,我是要你扮成丫鬟跟着秀女混进宫去,你放心,丑一点没关系。”

“……哦。”

我随着秀女入宫那天,风和日丽。趁着秀女鱼贯而入,大家争相观望之际,我溜到了御书房。

那夜刺客事件之后,御书房的守卫多了许多。但我是谁啊,我可是智慧的小僵尸。我悄悄上了屋顶,喊了一嗓子:“快去看啊,那个秀女没穿衣服!”御书房外的守卫迅速抻长了脖子张望,我翻开几片瓦片,翻身入内。endprint

我四下观察一番就开始寻找起来。奇怪的是,我几乎翻遍了整个御书房也没看到玉玺的影子。正当我在御书房的一面墙前顿住脚步之时,小皇帝回来了。

小皇帝自己回来也就算了,竟然还带了个女人来。我慌忙躲在石柱之后,从石柱之后看过去那个女人应该是今日刚进宫的秀女,没想到小皇帝如此猴急。

眼看着小皇帝和秀女滚到了御书房最里面那张用来临时休息的床上,我只觉得脸上烧得可怕。没想到啊,我还能有观看现场直播的一天。

我正看得起劲,身后却突然多了一只手拍在我的肩上。

我二话不说拍掉了它,下一瞬间才回过神来。我小心翼翼地转过身,还没来得及尖叫就被一样东西堵住了嘴。

熟悉的气息告诉我,那人是乐少离,而堵住我的嘴的,是他的唇。我虽然没有呼吸,但无故被堵住了嘴是很难受的。

我想挣脱他,没想到他却伸了舌头!情急之下我用獠牙挡了挡。

不知过了多久,乐少离松开了我。床上的两人早已经拉上了床幔,看不见我们了。乐少离带着我飞身上了屋顶,自身上掏出几块碎银子扔在地上引开了守卫,然后带着我下了屋顶出了宫门。

回去的路上,我愤愤不平道:“你会武功还能自由出入皇宫,为什么不自己去偷!”

乐少离轻轻吐出两个字:“惜命。”说完,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道,“刚才……只是怕你叫出声来,一时心急才会……你别介意。”他的语气有些不自然。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三百年了,我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这就被他吃了豆腐,我不服!

我道:“你要是怕我叫,你可以用手捂住我的嘴,再不济就算你用了嘴,你伸舌头干什么!”

乐少离听我这么说,脸上的不自然消失殆尽,换上一脸不羁的样子道:“可能是本国师吻过的女人太多了,习惯了。再说了,你和我连浴池都一起进过了,还在乎伸不伸舌头?”

万万没想到,我在人间游荡三百年,竟然被这个小我三百岁的小鬼弄得晚节不保!

6、你们居然以为是老鼠?

回到国师府后,我抱着一根白白胖胖的萝卜在乐少离的房里啃。

乐少离见我满嘴汁水,有些嫌弃地把他的汗巾递了过来,我胡乱擦了擦嘴道:“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替你翻遍了御书房,虽然没有找到玉玺,但也算完成了一半任务。你怎么说也得给我一半报酬吧。”

乐少离翻开了手边的一本书,气定神闲地说:“我连玉玺的影子都没见到,你这报酬倒是好赚。”

我吞下最后一块萝卜,目露凶相:“你这是要赖账?!”

乐少离翻书的手顿了顿,随即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他将脸凑近我,贴着我的耳朵道:“要是你答应和我演一场戏,不管最后有没有成功,你那十亩萝卜地我一点都不少你。”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脖颈处,我一时被美色所惑,竟答应了他。

乐少离要我趁夜混进宫里,咬死宫里几只猫猫狗狗,他好假借驱魔之名带着大批暗卫去寻找玉玺。

刚得知这个计划的时候,我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小皇帝也不是白痴,我怕是难再进宫去。

但我没想到小皇帝真的是个白痴,自从经历了两次刺客之后,他有了后遗症。不管他出现在宫中哪里,都要带着几队人马保护自己,一度造成宫中守卫短缺,要急招侍卫,而我就在乐少离的安排之下,女扮男装混了进去。

当夜,我溜到御膳房咬死了几只鸡鸭,连鱼头都啃了半个,还特意留下了明显的獠牙印。我本想着第二天就会有宫里有邪物的消息传出去。谁知第二天宫里依旧风平浪静。只依稀听见御膳房有人讨论,说是宫里老鼠太多要养几只猫……

有没有搞错,我这么高贵的僵尸牙留下的痕迹你们居然以为是老鼠?

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夜里,我溜到御花园,对着空中高高挂着的月亮吼了几嗓子。然后特意在守卫赶来之时当着他们的面,翻进了某位贵妃娘娘的寝殿里,咬死了她的猫之后将尸体丢到了门口。

随即跟在我后面赶来的守卫就发现了那只猫,伴随着贵妃娘娘惊恐的喊叫声,小侍女们奔走相告,宫里有邪物。

看来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出色,我十分满意。我正想着只要我顺利出宫,就能坐拥乐少离那十亩萝卜田时,却发现有一队人正举着火把朝我这边走来。

我起身想逃,却觉得双腿一软,糟了,着了道了。

倒地之前,我看见了为首的那人,他身着黄袍,不是小皇帝是谁。

7、我奉皇命接近你

我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外衣已经被扒掉了,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我被柳树枝绑在外面的石柱上。

彼时已是深秋,寒风一吹有点冷。但我是僵尸,耐寒什么的不在话下。小皇帝坐在屋檐下,他穿得严实,见我醒来便道:“司徒长公主,想不到朕有幸能在三百年后见到你。”

我心里一惊,都三百年了,这个小皇帝居然知道我的身份,这史官真是敬业啊。

没错,在三百年前,在我还没有变成僵尸之前,我是前朝的长公主。当时我父皇在被人逼宫自裁之前将我送出了宫。后来我得知父皇已死,国家已亡,万念俱灰之后放血自杀了,没想到血是放干了,人也死透了,却成了一只僵尸。

我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皇上说笑了,江山都易主了,哪里还有司徒长公主啊。”

小皇帝脸色变了变,再开口语气已带了狠绝:“既然你知道这天下已不是你司徒家的天下了,就该把天机锁的钥匙交出来。朕不怕告诉你,藏宝图朕已经在御书房墙中找到了。”

天机锁是我十岁生日时父皇送我的礼物。天机锁材质特殊,砸不烂,所以必须要有钥匙打开,而钥匙在我离宫那天就被我藏起来了。

父皇曾经有张藏宝图,他将图用天機锁锁了起来,藏在御书房的暗格之中。

我入御书房那天,还十分奇怪为什么三百年了,这宫里连花草树木都一一换过,唯独父皇曾经的御书房还是从前的模样。原来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藏宝图,而我那天在那面墙前驻足,竟也被小皇帝和乐少离看在眼里。endprint

但我还是佯装一愣,冲着他道:“什么锁?”

小皇帝眼中冷光一闪:“你不说也可以,我这宫里几百种酷刑,总有能对付僵尸的!”说完,他转身走了。

在他走后,有人拿着刑具陆续来了。仅仅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就放弃了。因为觉得我实在是太难搞定了,连用个火刑我都嫌他们烧火烧得不够旺。

他们走后,我盯着脚上被烟熏黑的鞋子,觉得有点可惜,心想要是有点水,说不定还能洗干净。顷刻之间,老天爷就像听见了我内心的渴求一般,真的下了一场瓢泼大雨,下得我眼耳口鼻里直往外冒水。别说洗了,连鞋子都整个被雨水冲走了。

乐少离就是在这时出现的,他撑着一把伞,手里提着一双鞋和一件外衣。他将外衣披在我身上,然后放下伞替我穿上了鞋。

我边吐着嘴里的水,边笑嘻嘻地问他:“怎么样,找到玉玺了吗?小皇帝是不是假传遗诏?什么时候举兵,杀进来的时候顺便救我出去,我好去收你那十亩萝卜地。”

他冒着雨站在我面前许久没说话,最后他弯腰捡起伞,将伞举在我的头顶之上,然后伸出一只手,轻轻拥住了我。

我靠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感觉自己早已停顿的心好像也有一瞬间恢复了跳动。

那一刻,是我三百年来觉得最温暖的一刻,那一刻,也是我三百年来觉得最寒冷的一刻。

因为乐少离抱着我,在我耳边说:“从来没有什么遗诏,大越国库空虚,我奉皇命接近你,要的是你身上天机锁的钥匙。”

8、你放过她

我大概是萝卜吃傻了,早该想到乐少离是在骗我。如果不是他和小皇帝串通好了,我怎么可能每次都能从宫里全身而退。他们联合起来,一步步设下圈套,也不过是我要替他们找到父皇的藏宝图。

那天在雨中,我问乐少离:“如果我不交出钥匙呢?”他的声音瞬间变得支离破碎,他说:“他会要你消散在这人世间。”

我仰头看他,表情倔强:“乐少离,你忘了吗?我早已不在这人世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乐少离望着我,眼中似有悲痛,但他最后到底什么都没说。

因为我始终不肯说出钥匙在哪里,所以小皇帝终于叫人端了碗黑乎乎的汤药来。我盯着那碗药冷笑:“不过是些寻常驱魔的物件练成的汤药,你真的以为我会神形俱灭?”

小皇帝也笑了,笑得张狂:“寻常物件自然是无用的,但朕在这里加了国师提炼的一味药,想必对付你绰绰有余。”说到这里他略一停顿,才又道,“司徒莘,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若不说,别怪朕无情。”

“我在人间游荡三百年了,想死死不掉,如今你亲自送我去死,我赶着去投胎都来不及,我不需要你什么机会。”我吊儿郎当地道。

小皇帝大怒,喝道:“给我喂进去,一滴都不能剩!”他话音刚落,就有人上前掐住我的下巴,迫使我张开嘴,将那汤药灌进了我嘴里。

药力上来,我眼前一黑之前,看见乐少离挡在了我面前,我听他对小皇帝说:“你放过她,我知道钥匙在哪里。”

9、你别喜欢我了

我是被激烈的打斗声吵醒的。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在国师府的床上,愣了半晌,才发现自己没有神形俱灭。倒是嘴里空荡荡的,我用舌头一舔,发现少了右边的一颗獠牙。

其实天机锁是一把很精巧的锁,它的钥匙自然也不大,绣花针大小,被我藏在右边的獠牙里。我想起那日在御书房里乐少离吻我的时候,我用獠牙挡了挡。想必那时候,他就已经发现我獠牙藏着天机锁的钥匙了。

乐少离大概是悄悄将小皇帝给我的药换成了药力极强的迷药。虽然他是想救我,可是他到底将天机锁的钥匙交了出去。

但看如今这架势小皇帝实在不讲道义,乐少离都将钥匙给他了,他还是不肯放过我。

门外声响越来越大,紧接着从外面摔进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乐少离。

他见我醒了,连滚带爬来到我床前,张开手挡在我面前。也就在他伸手的那一瞬间,房间外面射进来无数支箭。

每支箭都是柳木制成,他们呼啸着向我袭来。我和乐少离都知道,只要这些箭射中我,我就会从这世间消失。

乐少离挡了多数的箭,最终还是体力不支,被其中一支贯穿了胸口。他温热的血液喷薄而出,落在我的脸上。我瞬间红了眼,扑过去将他往床上拖。

他却推开了我的手,指着床后面的墙对我道:“司徒……莘,那里有条密道,你快走,皇上不会放过你的。”

我不管不顾地仍将他往里面拉,嘴上道:“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说完,我才发现自己流了泪,透着淡淡的红色,是血泪。

乐少离面色苍白,歪着嘴角冲我笑:“你别这么傻……我这么对你,你完全可以把我丢下。”

我终于将他拉到最里面,将他放在怀里,攥着他的衣服不松手,吸着鼻道:“我们僵尸最讲道义,你虽然算计过我,但也救了我,我断不会丢下你不管。”

乐少离的身体开始抽搐,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嘴里涌出来,但他依然笑着:“司徒莘……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我拼命点头,眼泪滴到了他的伤口上,我说:“如果我喜欢你,你是不是能撑下去?”

“你别喜欢我了……我快死了……”这是乐少离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伏在我的怀里,再没了动静。

10、他的身子压了上来

我后来还是通过密道逃了出来,本想带着乐少离一起走,但我那日喝下的药药力太强,我实在没有力气将他带出来,只得脱了他一件衣袍带在身边。

在乐少离离开后的第三天,我得到了一张地契,上面的土地,不多不少刚好十亩。

我在地里给乐少离做了个衣冠冢。又偷偷去隔壁的王老头家里拿了许多萝卜籽。在他的坟旁圈出了一小块地,将萝卜籽一圈圈地洒满了萝卜地。每天浇水,等它们发芽。但是我左等右等等了三个月,别说是萝卜芽了,连株草都没有。

我有些生气,蹲在地上,红着眼睛骂乐少离:“你倒是好,说死就死了,你给我的萝卜地连草都长不出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僵尸没文化,所以骗我?”

说到这里,我惊觉自己脸上湿润一片,伸手想抹,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那只手递过来一条汗巾,然后一道清冽的男声响起:“我都死了你还骂我?你怎么这么小家子气,让我死都死不安宁。”

我抬起头,乐少离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我愣了,他却伸出手将我拥入怀里:“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今这么些天了,你可是想我想得紧?”

我在他脸上使劲掐了一把,他的低吼传入我的耳朵,我才确定自己没有做梦。

我仰着脸问他:“太好了乐少离,你那天没死透。”

乐少离揉着脸,语气宠溺:“你误会了,我不是没死,我是变成了你的同类。”

我还没回过神来,他的脸已经凑了上来,吻在我的嘴上,说出的话含混不清:“你不信?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他伸出獠牙,轻轻啃着我唇上。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僵尸的血泪滴在将死之人身上是会把对方一起同化。

乐少离来了之后,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我的萝卜地竟然有了起色。萝卜不仅发了芽,还个个都长得十分惹人喜爱。

我心里高兴,日日盯着萝卜地,就等着吃萝卜了。

乐少离多次抱怨我为了几根萝卜冷落了他,简直是重吃轻色。我反驳他:“如果你像萝卜一样鲜嫩多汁,我也愿意天天盯着你。”

乐少离一脸委屈,好半天没理我,就连睡觉也是到了半夜才进的房门。

第二天我醒得早,掀开帘子去看蘿卜,却发现萝卜地里,萝卜一夜之间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个土坑。

我几步冲到还睡着的乐少离旁边,扯着嗓子吼:“乐少离!萝卜让黄鼠狼给刨走了!”

乐少离睡眼惺忪,一把揽住了我的腰,声音喑哑:“既然萝卜被偷了,那你不如来试试我是不是像萝卜一样鲜嫩多汁了。”

说完,他的身子已经压了上来。endprint

赞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