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礼勿吸

郁风闲

简介:他的空气净化器變成了人,还可以化成透明薄膜保护他全身,只是她十分不靠谱,好几次害得他呼吸困难,差点曝尸街头。这些他都忍了,可她居然想跟着别的男人跑,这绝对不行!

①生死离别

电话里有二十通留言,微信上有十五条提醒,全都只有一句话:“别忘了今天的签约仪式啊!”孟洛是打算假装忘掉的——他把电话线拔了,微信删了,连手机都报停了,做好一切准备,以为可以窝在家里放肆地打一天游戏。

可是当他欢欢喜喜地登录游戏,整个人都蒙了。

世界频道上有人用大喇叭发悬赏:全服通缉玩家我呼吸不畅,杀一次奖励五十金币!

他才看清楚悬赏上的字,下一秒就被杀了……他就是“我呼吸不畅”本人,至于花钱杀自己的人,不用猜就可以知道。

孟洛咬牙,程孝这个浑蛋为了找自己,还真的花了血本啊!

孟洛和程孝是同学,也是合作伙伴,两人合开了一家公司,发展势头大好。由于孟洛是过敏性体质,有严重的哮喘,一点点污浊都让他受不了——PM2.5超过50,他就躲在家里不肯出门。还好两人一向分工合作,孟洛负责开发,程孝负责运营,合作无间,一起发财。这种情况持续到这次的合作案之前。这次的合作利润高,客户也很难搞,对方居然要求一定要开发人员同时出现,否则不签约……

孟洛还在沉思,门外传来程孝猛烈的敲门声:“别以为你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孟洛,快给我开门!”孟洛不情不愿地开门。程孝铁青着脸,浑身散发着“你不去试试看”的凶恶气势。孟洛身子弱,不堪一击,只得臣服在对方的霸凌之下。

孟洛拿出一袋口罩,戴上一个不够,又戴了一个。程孝不耐烦地说:“你不怕闷死?”孟洛才不搭理,白了程孝一眼:“我还要和我的空气净化器告个别。”

这是他的习惯,每次走出屋子都要和他的空气净化器生离死别一下,既夸张又恶心。

程孝丢下三个字:“两分钟。”然后走出屋子等他。

孟洛抱住空气净化器,依依不舍地说:“真想背着你出门。”可是他背不动。

他说着,还在净化器上MUA了一口。

他抱上瘾了不肯撒手,想趁着最后的机会多吸一点干净空气,这时寂静的屋内传来一个女声:“男女授受不亲,能别抱了吗?”

陡然冒出个女声,孟洛吓了一跳,更用力地抱紧了净化器,那声音又响起,还夹杂了更多的不耐烦:“都说了让你不要抱了!”

②请勿打扰

孟洛出现在签约仪式上时着实惹来了不少注目,更加让人惊讶的是,传闻中“离开空气净化器会死”的他居然没戴口罩。他在办公室内签合约时不戴也就罢了,签约后的庆功宴是在一栋别墅的露天庭院中举办,居然也没戴……

在所有震惊的人中,只有程孝发现孟洛其他不对劲的地方:“你好像有点怪?”

孟洛嚅动着唇瓣,有点类似于咬牙切齿地开口:“别问我为什么没戴口罩了,我今天已经被问了超过三十遍了,因为我乐意!”

“不是。”程孝说:“你的动作有点僵,表情也很奇怪……你没事吧?”

有事的是你们!

你们都听不到那个女人聒噪的声音吗?

孟洛腹诽着,却没敢说出声。一是他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二是,说出来会死。

如果能早早预知到自己会落到现在的境地,他买新的净化器的时候一定会换一台。还记得出门前,程孝等他的短短的两分钟里,他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先是他被一台净化器骂非礼,紧接着,净化器居然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女人。

女人叫作琳琅,她说:“我很感激你替我解除了封印,为了报答,我可以保护你出门在外时不受污浊空气的骚扰。”

什么封印?怎么报答?为什么她可以变成人?这些他都来不及问,程孝已经迫不及待地闯进来催人了。就在门被推开的一刹那,琳琅消失了,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但很快,孟洛就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因为戴了太多口罩,孟洛有点呼吸不畅,他坐车赶往签约地点时打开窗子,大风吹进来,他的耳边再次响起女人的声音:“别,风太大,会把我吹跑的!”那个女人跟过来了!而且,看程孝的神情,他似乎听不见!孟洛关上窗子,女人说:“我可以化为一道看不见的薄雾,笼罩在你的四周,所以你不用戴那么多口罩了。”

孟洛很怀疑,他试着解下一个口罩,没事,再解下一个……不止没事,清新的空气涌入口鼻,顿时心情大好。孟洛把口罩丢到车上的垃圾桶里,兴奋地对着程孝说:“我们晚上去嗨皮……喀喀喀……”孟洛的哮喘变得严重后,已经许久没有出去玩过了,只是他话没说完就开始剧烈地咳嗽。

“你别乱动啊。”琳琅着急地说,“我能力有限,只能尽可能地贴近你的身体表面,你一乱动就离开这层保护膜了,下次动的时候说一声,不想死就跟我配合好。”

她不早点说?!而且,操作起来限制条件这么多,还敢大言不惭说什么报恩!

孟洛很不满,但是总比戴着厚厚的口罩强,于是只好咬牙忍下,遵循着琳琅的吩咐,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走路的时候跟上节奏,我来喊,预备——一二一,一二一,幅度不要太大,一二一……”

“站起来或者坐下的时候也最好打声招呼。”

“喝酒前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吗?你只说要喝东西,没说是酒,酒精挥发的气味对我有影响……”

毛病一大堆,她是真心想报恩吗?孟洛很怀疑这一点,但是没办法,喝酒前他还特地喊了一声:“我要喝酒了。”谁知会场的音乐忽然停下,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朝他看过来,程孝说:“你喝就喝呗,不用特地打招呼。”

孟洛尴尬得要死,此时琳琅如同特赦一般说:“你可以喝了。”孟洛莫名感到羞耻,所有人看着他喝酒,就如同婴儿第一次吃饭一样兴师动众……他放下酒杯,忽然就不想喝了。琳琅还在聒噪:“你怎么不喝了?不喝也要说一声,我好调整好步调,否则……”endprint

孟洛被吵得越来越烦,也不知道該怎么回应程孝的关心,只淡淡地笑了笑,一个人来到花园的一角。这里花草环绕,空气应该好些,孟洛正准备叫琳琅休息一下——这是礼貌说法,实际上他想说的是“滚蛋”。

忽然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过来。女人的目的昭然若揭,就是来勾引他的。孟洛不是为色所迷的男人,但是清心寡欲的日子过久了,对抗诱惑的能力也会降低。

他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忽然鼻子嗅到一股浓烈刺鼻的香水味。孟洛很快感觉到空气污浊,他摇摇晃晃地回到别墅内,从侍者那取来自己的东西,拿出哮喘喷雾喷了几下,才慢慢好转,再由侍者带着他到楼上的房间里休息。

孟洛身体尚且虚弱,进去后便躺在床上,室内有净化器,他不再担心,于是决定要找琳琅算账。谁知他还没开口,琳琅倒先跳出来大骂:“不要脸!”琳琅说到做到,答应了要保护他就不会食言,近乎“贴身”的保护,他的一点点反应她都能感知到。

只是她没想到,孟洛知道她的存在,还那么放肆地任由人家勾引,还……还有了反应!琳琅羞得要死,哪还顾得上贴身保护?

孟洛起先被骂得一头雾水,但看她面色潮红,又不时地往某处偷瞄,再笨也能知道怎么回事了。孟洛瞪大了眼睛望着琳琅,她喋喋不休地教导他要有贞操观。

“那个女人你认识多久了,就想跟人家这样那样?”

“你在家里时是不是也想对我……我那时候只是一台净化器啊,你口味这么重?”

“你真的该去学校再教育了!”

琳琅说个没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直坐在孟洛的腰上。而孟洛脸色越来越红,呼吸加速,琳琅看了更加火大,以为他再次对自己产生“罪恶的欲望”:“你是有多久没见过女人,怎么这么饥渴?”

孟洛有气无力地推她:“你快滚……”他快喘不过气了。

琳琅忽然意识到他是发病了,压一下就发病,他也太弱了吧?“你……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喷雾!”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留在楼下没带上来!琳琅跑到门边时回头看一眼,孟洛呼吸越发急促,一副分分钟死给她看的样子。

跑下楼肯定是来不及了,琳琅折回去,抱着孟洛的脑袋用力地亲下去。

“孟洛,你……”程孝听说孟洛又发病,不放心地过来看看,谁知道打开门看见这样一幅画面。虽然很惊奇,但他知道此刻自己应该静静地离开,不过他还是觉得很有意思,关门前故意问了句:“需要我放个‘请勿打扰的牌子吗?”

③不靠谱

宴会快结束时孟洛和琳琅才从房间里出来,不论他们发生了什么,反正,大家的心里都有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真好命啊,出来谈生意还有美女相伴。”程孝揶揄,目光一直围绕着不远处跟别人聊天的琳琅打转。

孟洛冷着脸:“那是非礼,我是被强迫的。”

程孝继续不正经地说:“啧,我也好想被女人非礼啊。”

孟洛知道再费多少口舌程孝都不会信,也懒得再开口。虽然他对被非礼一事很生气,但是也多亏了琳琅,他现在即便没有所谓的保护罩,还是可以正常地呼吸——不过还是不能放心,鉴于琳琅一天下来已经多次不靠谱,他这次也做了最坏的打算。接送的车子开过来,孟洛招呼在一边玩得兴起的琳琅:“过来,回家了。”

程孝眉头一皱:“你要带她回家?你这么喜欢她?”他说,“不是我多心,但是我们这次抢了十几亿的合同,不少人都在眼红,我听说有人要对付你,最好小心点。”

孟洛说:“琳琅她不是那种……人。”因为她根本不是人。

孟洛不打算把琳琅的秘密告知别人,即使是程孝。因为他打算充分地加强与琳琅的合作,以后更多地参与公司的运作。

回去的路上,孟洛一直板着脸,琳琅则因为好不容易可以和别人聊天却被打断而心生不满,口齿伶俐地继续骂他不要脸。孟洛轻哼:“刚才是谁压在我身上,还主动强吻我的?到底是谁没有贞操观?”

“我那是怕你死翘翘!”琳琅说,“没我给你渡气,你早死了,哼,不识好人心。”

孟洛抿抿唇,对自己误会她一事感到抱歉,但又说不出口。同时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接下来琳琅说:“这有什么,我之前都是这么做的。”

“你……”难道当她处于透明的薄雾状态时,也是嘴对嘴?孟洛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难道你对别的男人也是……”

“没有别的男人啊,我刚刚出厂,就被你买回来了。”

琳琅不明所以地说着,司机听到这一句,不由得多看了琳琅一眼,心里嘀咕着:这女孩也是整过容的?看不出来啊。

孟洛注意到对方的眼神,心生不悦:“开车,不要乱看。”

车子驶了二十分钟,孟洛感觉呼吸开始有点不适,琳琅也发现了,他的身体太脆弱,她作为“监护人”,不得不盯仔细了。只是现在车里有别人,她不能突然消失变成薄雾去保护他,只能不情不愿地嘟着嘴:“喂,要不要再来一下?有什么不满我们回去再说!”

孟洛把脸别开:“不要。”

琳琅怒了,她都不计前嫌,不气他说自己“没有贞操观”了,他还好意思甩脸子了?反正命是他的,痛苦也是他活该!琳琅也摆出酷酷的表情:“随你。”

两人一路都不再说话,车子在孟洛所住的大楼外停下时,琳琅说:“从这里到电梯口大概二十米,现在是晚上大家吃完饭出来闲逛的时间,电梯里人肯定很多,不知道要等多久呢?你住在30楼,如果每一层停一下,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她的语气不紧不慢,摆出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这个恶毒的女人……孟洛喘着气,却又无力去跟她争执,因为,眼前这条短暂的路,对他而言真的太过漫长。

孟洛咬牙坚持着,下了车走了没几步就开始痛苦,呼吸不畅。他要拿喷雾,琳琅却把包拿到更远处。“你!”孟洛用尽力气跟她争抢,两人一个没注意,喷雾摔到地上,砸坏了。

琳琅当场愣住了,她只是想恶作剧一下,没想真的害死他啊!

“快点上楼!我背你!”虽然可能会被压死,但是她拼了。endprint

“你……”孟洛感到越来越痛苦,他不得已跟琳琅商量,“你变回雾气状态吧……”

琳琅惭愧地说:“我……我今天出来已经累了一天了,就算变成雾气状态,要包裹全身还是不可能的。”

孟洛咬牙:“那就包住我的头,或者只有口鼻。”

琳琅也急了:“这么精确的操作我做不来啦,我要是那么厉害,会只是一个区区的净化器吗!”

孟洛道:“你到底是什么神仙精怪,怎么这么不靠谱……”话未说完,带着清淡香气的红唇附上了他的唇。孟洛愣了,在别墅里时他几乎昏迷,所以对以口渡气印象不深,当时她就是这么亲他的吗?孟洛的呼吸慢慢地恢复了,他眼睛一也不眨地看着琳琅,她长长的羽睫,纯白得仿佛透明的肌肤……

琳琅先是渡了一点气,然后从他的唇上离开,语速飞快地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想死不要拉着我一起啊,快点,回去啦!”说完怕他真的会死,她再次以口渡气。

两个人以一种诡异的“连体人”的姿势走进大楼,这个时间很多都是一家大小一起进出,尤其还有小孩跟着。有邻居捂住小孩子的眼睛,不住地骂道:“这大庭广众的,要亲不会回家亲啊?”也因为这姿势太诡异,电梯上升途中虽停了几次,但一看到里头的景象,搭电梯的人又都纷纷自觉地把电梯关上了。

到了30楼,孟洛打开门进去,累得整个人趴在沙发上,琳琅把他丢下,也蔫蔫地消失了,空气里只留下她有气无力的声音:“累死我了,你自求多福吧,我实在没力气工作了。”

她今天超额工作,现在只想休息,但还好,刚刚渡了很多气给孟洛,应该足够撑到她恢复吧?琳琅这么想着,沉沉地睡去。

夜半时分,大多数人都熟睡的时候,大楼的火警忽然响起,浓烟很快窜到30楼。孟洛被警报声吵醒时,浓烟已经进了屋子,他拿着湿毛巾捂住口鼻,跑到门边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新室友:“琳琅?琳琅!睡死了吗?快点醒一醒!”

“叫什么叫?还不跑,等死啊!”

是琳琅,而且听声音,距离他很近。她说:“快点出去啊,我可不想被熏得一身臭味!”

孟洛匆匆赶下楼,楼下已经被消防车和逃生的群众围堵了。他刚要松口气,忽然一个邻居大妈走过来,指责道:“你女朋友呢?你不会是把她一个人留在上面吧?”大妈也是目睹他们“有伤风化”的人,一直也没看到他女友离开,所以这么怀疑。

孟洛明知道对方是误会了,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许是太急迫,他忽然呼吸困难:“琳琅?”没有回应,孟洛心口蓦地慌乱了,难道下楼的途中把她弄丢了?他奋不顾身地准备再次上楼,却被消防员拦住,恰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真的哦?你看起来就很健壮,果然是练过的。”

孟洛看过去,果真看到琳琅,她好像很擅长和陌生人打成一片。原来,他的呼吸困难和心口不安,只是又犯病了,而不是对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的担心。

“琳琅,你这个……”

他话未说完,人已经虚弱地倒地,昏死过去。

④负心汉

孟洛在医院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程孝,还有满脸愧疚的琳琅。程孝说:“火灾已经扑灭了,虽然浓烟密布,但火势不大,只是虚张声势,很快就得到了控制。经过初步调查,这是一起人为纵火。”他犹豫了一下说,“我怀疑这场火灾是冲着你去的。”

火势不至于烧死人,浓烟却会让有严重哮喘的孟洛吃尽苦头,甚至丧命。

孟洛赞同这种看法,但是没有证据,只能交由警方继续调查。

医生得知孟洛醒了,过来检查。这个医生年轻儒雅,从他进病房的那一刻起,就把琳琅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孟洛全程瞪着琳琅,一脸的妒夫表情,程孝问:“就是她了?你认真的?”因为身体条件的限制,孟洛很少与女性接触,对他来说,工作的挑战和男人的友情,比恋爱更有意思。但最近,他好像终于开窍了。

孟洛说:“再认真不过了。”一双眼睛如同野兽一般紧紧地盯住目标,他已经打定主意了,等出院回去一定要“认真”地教训她一頓。

琳琅忙着跟医生要电话,忽然感到脊背发凉。

孟洛当天就吵着出院,他绝对不会给琳琅继续勾引别的男人的机会。

大火并没有影响大厦的建筑,对火灾的调查结束之后就放住户回去了,只有极少数受到严重影响的住户还不可入住。孟洛一路忍着呛鼻的烧焦味回到楼上,他的屋子没受影响,只是空气有点污浊。孟洛放下行李就拿出电话,他要再订一台空气净化器。

琳琅一听就怒了:“喂,你都有我了,干吗还要再买?”难道他想抛弃她?琳琅撇着嘴,委屈地瞪着他,仿佛在看负心汉。

孟洛挑眉:“你还知道自己是净化器?是谁三番五次把我丢到一边,去泡男人,让我差点曝尸街头?”孟洛很不喜欢这种问法,显得小家子气,但是,他真的很难不怨念。

琳琅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真的好几次了……她尴尬极了:“那个,对不起啊,但是我不是泡男人。”

孟洛看起来好像不太好打发,琳琅思前想后,决定如实招供,把自己的身世和盘托出。她曾经是神仙,芝麻大点的那种,因为犯了错,被封印在凡间:“除非找到一个人心甘情愿地奉献自己的运势,才能让我重新变回人类。我会去追着那些人跑,是因为他们的运势都很强……”但要让对方甘愿贡献出运势,却异常艰难。琳琅连连挫败,已经怀疑人生了。

孟洛听得云里雾里,总觉得她说的话像是编的,而且还是编得很烂的那种。若是当真信了,显得自己很蠢,若是说不信,琳琅肯定又要说他多疑。孟洛随口问了句:“把运势给你的话,伤身吗?”

琳琅心生警觉,难道他打算从中作梗?她笑言:“不会啦。”只是会折寿而已,也不多,三五年吧。但这句话她不敢说。

孟洛并没有完全相信:“你一直留在我家里,难道是想让我……”

琳琅嫌弃地说:“你身体那么差,看起来就很衰,我又不是眼瞎。”

孟洛假装没有听出她的嫌弃,反正她不是打自己的主意就好:“在你找到人之前,可以一直住在我家里,帮助我出门,当然,我也会帮你找到你说的运势很强的人。”琳琅嘟囔:“那也要人家愿意啊……”不过暂且和屋主好好相处,总归不算坏事,她假笑道,“好啊。”endprint

孟洛自认为这次谈话效果不错,他在医院待了一天,身上的味道难闻死了,打算洗个澡。他人才走进浴室,琳琅就拿起电话按了重播:“喂,我是刚刚打电话订净化器的那个人,对,我是他老婆,我们家里已经有一台了,不要了。”想把她甩开,投向其他净化器的怀抱?休想!

琳琅为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忽听浴室里传来男人痛苦的声音,她听了一阵,问:“怎么了?”没回应,她试探地问,“你又犯病了吗?”很好,这下琳琅确定他真的犯病了。她吐槽:“真是的,这犯病的频率有点高啊,居然也能活到现在?”

琳琅想变回净化器,但肯定来不及,等把屋子里的空气都净化完,孟洛应该也差不多死透了。她深呼吸一口气,拉开浴室的门走进去,熟练地抱住他的脑袋亲上去。

这对她来说就像呼吸一样单纯的事情,也许,还可以算是功德一件,做起来毫无心理负担。倒是孟洛脸红了起来,而且,亲得有点久……琳琅稍稍往后挪一挪,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你可以穿上衣服再继续吗?”她说,“身体那么差,万一着凉,又得去医院。”

这下孟洛不止脸红,浑身都红透了:“你,滚出去!”

⑤没事,有我

因为完成了一阶段的工作,所以孟洛出门和客户接洽的次数减少,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琳琅的工作负担。毕竟在家里当空气净化器习惯了,比出去变成人轻松舒适。不过琳琅迷上了狗血电视剧,所以每天工作一会儿后,就会变成人坐到电视机前看电视,等孟洛有意见时才变回去“生产新鲜空气”。

后来琳琅索性不变了,他一觉得呼吸困难,她就按下暂停键,跑过去亲一亲他,等他好了,再回来继续看电视。

琳琅拿起遥控器,随口道:“你最近身体是不是变得更虚了?”听到这句话,就算是白净瘦弱如孟洛,也想为自己的男子汉尊严争口气,他挺直了腰杆:“是吗,我觉得挺好的。”

琳琅皱眉:“可是你最近呼吸困难的次数增加了。”

“呃……”其实并没有,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渡了不少“仙气”,孟洛觉得自己近来身体变得好些了。至于故意骗人,自然是因为他内心那些阴暗的渴望……孟洛活了快三十年才知道,原来有些东西是会上瘾的,例如她的吻。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说的。孟洛岔开话题,道:“奇怪,我订的净化器怎么还没来?”

这回轮到琳琅心虚地岔开话题了:“老窝在家里没意思,我们出去逛逛吧。”

为了让琳琅好好玩一次,孟洛带好了药物和喷雾,全副武装,还专门挑了一家环境好些的酒吧。但环境再好,往来的人员未必好……琳琅去了个厕所的工夫,就被男人搭讪了。琳琅还把人带到孟洛的跟前介绍:“这位叫阿丁哥,他说愿意把运势分给我哦。”孟洛冷淡地看向对方:“是吗?”这么低级的把妹手段,只有涉世未深的琳琅才会相信。

孟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犯花痴的某人,更气自己为什么身体忽然变好了似的,不发病呢?也只有这种手段能将琳琅的注意力拉回来了,他故技重施,装病。他病了这么多年,气喘的样子演起来十成十的像,他痛苦地抓着胸口:“琳琅……”

“又发病了吗?药呢?药呢?”

“我……出门前……带错了……”

“救命药居然也能带错,笨死了。”说归说,琳琅不忍看他痛苦,想都没想地用力亲下去。

孟洛有些得意地看向对面愣了的“阿丁哥”:看到吧,她最在意的人是我!

按照惯例,亲完了就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孟洛继续装虚弱:“这里空气好糟糕,我们走吧。”孟洛过去觉得男人装柔弱是可耻的,但现在觉得,可以快速达到目的,偶尔为之也不错。

琳琅扶起孟洛来到酒吧外,两人找了一张长椅坐着,然后……琳琅又折回去了!琳琅说:“阿丁哥说要把运势给我,我得快回去找他。”

孟洛又气又妒:“你是不是真的这么笨啊,他根本是想骗你上床!”

琳琅羞愤道:“就算是,我也愿意!”

“你!”孟洛原以為她只是愚蠢,原来她懂,却还是要去?“你真的要去?”

“你根本不能理解,我想变成真正的人类,想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机会了,我不想放弃……”琳琅说,“我看你身体好像恢复了,没有我陪着应该也可以回去。”

她深深地望了他一样,好像要把他刻在脑海里,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孟洛站在原地咒骂出声,他虽然没有体验过她的感受,却也能想象,因为他也渴望自己可以拥有健康的身体。

只是,她追求目标的方法用错了。

孟洛觉得,琳琅变成人后第一个认识的人是他,他就有责任教会她。

当孟洛回到酒吧时,琳琅和所谓的阿丁哥已经不见了,酒保用一种很轻佻的语气说:“他们啊,找酒店去了吧,真没想到,那个女孩子那么随便……”孟洛一拳头挥过去,打得对方措手不及:“把嘴巴放干净点!”

孟洛出了酒吧找过去,谁知道在小巷子里看到琳琅,她蹲在角落里,紧紧地环抱自己。

“你……”孟洛不敢问出声,怕她受到什么伤害。

“他想亲我。只要让他亲了,我就可以实现梦想了吧……可是,他的味道让我不舒服,我把他打跑了……他说一辈子都不可能把运势给我了。”琳琅眼泪汪汪,说,“我是不是没机会变成真正的人类了?”

“没事,有我。”孟洛轻轻地搂住她,“我的运势差了点,但是可以凑合着用,你随便拿去用吧。”

琳琅用力地摇头:“不行的,我骗了你……被我拿走运势的话,会折寿的。”

“怕什么?反正我不一定能活很久。”

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哪怕是被驱逐下凡之前,她挖空自己漫长的记忆,都只有孟洛这一个。让她感动,也让她幸福。

琳琅红着眼眶,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地咬了一下:“你的运势,我就收走了。”

⑥有妖怪

孟洛发现净化器被退掉的事,他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又订了一次。新的净化器买回来后,琳琅的工作负担减轻,她可以尽情地偷懒耍赖,只需要偶尔跟着孟洛出门就行,晚上则是四仰八叉地霸占孟洛的床。endprint

这天孟洛又出门了,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替琳琅买睡衣,因为大多数出门时都不能现出人形,琳琅只能在家里臭美,她迷上了各种睡衣。孟洛拎着衣服刚从商场出来,就被两个墨镜男推到一辆车上:“喂,你们……”一把刀子抵在他的脖子上,把他到了嘴边的话又给逼了回去。

琳琅着急地问:“孟洛,怎么办?我要不要出现,吓唬他们一下?”

孟洛大吼一声:“不要!”

汽车疾驰而去,速度快到孟洛呼吸急促——那股痛苦的感觉袭来时,他明白,琳琅被甩出去了,想到这里他松了口气,最起码她不会被连累了。

“喂,你怎么了?赶快给他吸氧,可别让他死了。”

孟洛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这么说,然后,他感觉到一股又一股的新鲜氧气涌入身体里。他慢慢地恢复意识:“你们到底是谁?”对方并没有回答,车子一直开到城郊的一处仓库,等他被带进去,看清里头的人时才终于有点后悔了,后悔没有早听程孝的警告。对方是上次合作案的竞争对手,有点道上的背景。至于目的,则是让他吐出上一回合约的全部获利。

孟洛听完对方的话后,笑了笑,说:“做梦。”

这两个字换来了对他的一顿暴揍。

琳琅被甩出去后,嗅着味道一路追赶过来,等她赶到时看到的是遍体鳞伤的孟洛,还有几个人对着他拳打脚踢。

琳琅顾不得其他,当即在众人面前露出身形:“滚开!”她用力推开围着孟洛的几人,将他搂在怀里,“孟洛,你怎么样了?”他陷入昏迷,但还活着。琳琅松口气,随即猛地抬头,愤怒地瞪着众人。

众人看她凭空出现,大惊失色:“妖……妖怪!”

“你们不该伤害孟洛!”愤怒让琳琅失去理智,她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抬起手将整个仓库密封住,不留一点缝隙,没一会儿他们便感觉到窒息,纷纷瘫软在地。封闭空间会大大地损耗自身的力量,但她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因为绑匪怕孟洛答应条件前死亡,所以给他备了氧气,可是氧气也有用完的时候,而此时的琳琅虚弱得根本没办法把他带走。

琳琅用绑匪的电话打给程孝:“城西磨坊路45号仓库,孟洛在这里,快点,来晚了他会死的!”话没说完,电话倏地从她手中滑落,她已经虚弱到拿不起电话了。琳琅的身体也慢慢地变成透明,她看着孟洛的氧气罐含氧量越来越少,心也越焦急,不知道过了多久,仓库的门被用力地撞开,警察赶了过来。

琳琅终于安心地离去。

⑦饥不择食

对琳琅来说极其漫长的时间,实际上并没有过多久,程孝不放心先报了警,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警察便赶到,救了孟洛的同时也救了其他的绑匪。只是,他们都众口一词,说是凭空出现个女人,施法救人。

对此,医生的解释是,由于长时间缺氧,导致大脑损伤。

但只有孟洛知道,他们说的人是琳琅,她救了他,却没有在床边等他醒来——想到可能的原因,孟洛慌乱不安。

他不顾医生的阻拦赶回家,属于琳琅的那台净化器还在,只是安静极了,没有以往的聒噪。

“琳琅?”孟洛的声音在颤抖,“你还在吗?”

没有得到回应,孟洛慌了,用力地拍打着净化器:“琳琅?快点回答我,你出声啊!”

“别别别别拍了……你嫌我不够累啊,想我早点死吗?”琳琅说得可怜兮兮的,“让我多休息一下会死啊!”

听到她的声音,确定她还在,孟洛就放心了,可他还是有点疑惑:“你不是吸走我的运势了吗?为什么还会……”

“你那点子运势,塞牙缝都不够……”

真相是,琳琅根本没有拿走孟洛的运势,他那么衰,这点子运势撑着活下去都勉强了,如果被她抢走,他不立刻死翘翘才怪。自从她被贬下凡,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变成真正的人,但是当孟洛提出要把运势给她时,她却犹豫了,因为她很怕他真的会短命。琳琅甚至觉得,只要能一直留在他身邊,是人或者是空气净化器,都无所谓。

孟洛的声音在颤抖:“你吓到我了,我以为你会……”死这个字,他不敢说出口。

琳琅说:“放心好了,这里这么好玩,就算你说讨厌我,想赶我走我都不走呢!”

“我不讨厌你。”

“啊?”琳琅呆了呆。

孟洛没再说什么,他用行动来表达心中的情感,在净化器表面印上轻轻的一吻。

“你你你……”琳琅结巴了,如果她现在有力气出来,一定用力地压制住他逼问清楚,但此刻她除了紧张得脸红心跳,什么也做不了,“你又饥不择食了?”

孟洛说:“我很挑食。”

琳琅想不明白,她直接问:“你是不是有点喜……喜欢……”

“等你恢复了,我再告诉你, 我是有多么喜欢你。”孟洛道,“快点好起来啊。”endprint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