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今夜有险情

王木木

故事介绍:林景遇到了一个疯女人,那个女人每次见到他都会诅咒他,可恶的是,每次诅咒都成了真……

1.奇怪的女人

会议结束于晚上五点。

秘书一边帮林景收拾文件,一边报备行程:“林总,您和东威集团董事长千金的订婚宴会定在了下个月的八号,今晚六点半,您需要去女方家里用晚餐,拜访一下对方的父母。”

林景按着太阳穴,疲惫极了,他皱了皱眉:“知道了。”

虽然是商业联姻,但该走的套路还是要走一遍,尤其在眼下这种,叔叔仗着持股数量与他不相上下,打算在下一次的董事会上争夺董事长的位置……

五点半,林景准时走出公司大楼,站在台阶前等秘书把车开过来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跑出来一个女孩,二话不说,径直朝他扑了过来。

“林先生,你印堂发黑,眼圈发青,乃是个大凶大噩之相,必定是身边有邪晦缠身,本半仙专职算命,兼职驱晦,价格合理——”

“你是什么人?”

林景皱着眉头后退两步,公司门口的保安立刻过来拦住女孩。

女孩被保安挡住了,没法扑倒他,只能干着急地跺脚:“林先生,我会算命,我是来拯救你的,请你让你的人对我尊重一点儿!”

林景理了理刚才受惊之下有些凌乱的衣服,眯着眼睛打量一番女孩,恍然大悟:“原来是个神棍。”

“什么神棍啊?”女孩生气了,“姑奶奶大名苏一筱,传说中的半仙,我说了我是来拯救你的。”

林景嗤之以鼻,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保安:“让她离开,再闹下去就送到警察局。”

保安连连答应了,架着苏一筱就走。可怜苏一筱腿短胳膊细,挣脱不了这两个五大三粗的保安,只能沉痛地说:“林先生,你冥顽不灵,不听劝告,只怕明天早上上班就要出车祸。唉,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这个浮屠也忒难造了。”

“你刚刚是在诅咒我出车祸吗?”林景气笑了,指使保安们,“我看你们也别让她离开了,直接把这个疯女人送到精神病院去吧。”

“喂!你才是精神病呢!”

苏一筱还在奋力大骂,保安们眼看自家林总的脸都绿了,哪里敢懈怠,架着她就飞快地走了。

林景本就不怎么样的心情被苏一筱搅和的更加不怎么样了,黑着脸上了车,总觉得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他忍不住冷哼一聲:“疯女人。”

2.巧合罢了

第二天早上,林景照旧是七点钟准时开车出门,他时间观念十分强,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否则绝不容许有丝毫的改变。

七点十分,他的车准时开上了一段汇流路口,车辆逐渐开始变多。

林景无端想起苏一筱那段关于“车祸”的话,他心中一动,继而嗤笑一声:“骗子而已,怎么可能——”

结果话音未落,一辆白色的轿车就从右侧突然冒了出来!

尖厉的车鸣声响起,林景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打着方向盘想要躲避,可这种情形下,简直避无可避!

他正绝望之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辆破旧的小吉普,二话不说,直接蹭上白色轿车的侧面,硬是把对方蹭得变了方向,险险擦过林景的车。

三辆车几乎是同时急刹车停住!

“喂,你这人怎么开车的?”林景满头大汗,狼狈地下车,指着白色轿车发怒。

那辆帮他躲过致命一击的破吉普车,却先被人推开了门,苏一筱跳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他:“林先生,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哟,现在你相信我的话了吧?”

林景惊了一下,上下打量一番苏一筱,继而嗤笑一声,嘴硬道:“不过是巧合罢了,还真当我会信你的小把戏?”

白色轿车的车主也下来了,是个瘦瘦白白的年轻男人。

他一看自己的车被蹭瘪了,还掉了一大块漆,顿时心疼地哀号起来:“我的天啊,你这个女人,你居然把我的车蹭成了这个样子,赔钱赔钱!”

林景皱了皱眉,将苏一筱往身后拉了拉,自己上前理论:“这位先生,你说这话才奇怪吧?你开车不看路,刚刚差点儿撞到我的车,要不是这个女人,不仅你的车,我们两个人现在都有可能躺在医院里,你不感谢她,居然还让她赔钱?”

“那也是差点儿,我这不是没撞到你吗?现在的情况是,这个女人直接撞了我的车,她是事故主要责任方,她必须得赔偿我,警察来了肯定也是判定她的责任!”

苏一筱不理会车主的蛮不讲理,她激动地从林景的身后冒出头,笑眯眯地看着他:“林先生,你为我理论,是不是相信我的话了?那你是不是考虑要找我驱晦?”

林景抬手推开她的脸,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想多了。”

苏一筱傻了眼。

白车的车主不依不饶地插进话来:“喂,你们两个,谁赔我车的修理费啊?”

苏一筱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尴尬地摸了摸耳后根,问林景:“那你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分儿上,能不能掏钱给这个人修下车,顺便把我这辆破吉普也修一修?毕竟我也是为了救你才租车的……”

林景笑意更深了:“苏小姐,我想你大约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这人一向不太知恩图报。”

他残忍地转身就走,苏一筱难以置信,“喂”了一声,想追上去,却被白车车主捉住手腕:“你不准走,赔钱!”

林景回头时,还能看见苏一筱一副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真相,眼泪都快掉下来的模样。

他忍俊不禁,弯起嘴角笑了。

3.英雄救美

林景虽然冷血无情地扬长而去了,但他到底不放心苏一筱,于是给秘书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帮苏一筱应付一下那个不讲理的白车车主。

秘书很快就回了电话:“林总,事故判定是那位苏小姐的责任,而且因为她的破吉普车保险到期一直拖着没有续费,所以她得自己赔租车行不菲的一笔钱呢。”

林景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下意识地说:“那你把她的赔偿金额和住址信息什么的发给我。”endprint

秘书答应了一声,没一会儿就把苏一筱的地址发过来了,林景的目光从那一串略长的数字上面划过,落在地址上时,他愣了愣。

很眼熟,非常眼熟。

“这不就是我家的地址吗?!”林景哭笑不得。

苏一筱再见到林景是在两天后的一个晚上。

林景下班,刚刚将车停在门口,就看到苏一筱在不远处的路灯下像兔子一样飞奔,身后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追着她,场面堪比香港电影《古惑仔》。

“这个女人搞什么?”他惊呆了。

苏一筱跑得气喘吁吁,可她细胳膊细腿的,怎么可能跑得过那些男人?

眼看就要被抓到,横空却插进来一道人影,拦在她和追杀的人面前,还顺手拽住了跑得正起劲的她。

苏一筱猛地被拉住,一个踉跄,然后就被一双手扶住了,林景惊讶地看着浑身是伤的她:“苏一筱,你什么情况?”

“我去,这小伙子,你是她什么人啊?”追赶的男人们也停了下来,将两人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戴着金项链,穿着黑T恤的男人表情凶狠,气喘吁吁地说:“小伙子,我劝你别英雄救美,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若是插手,别怪我们连你一起收拾。”

苏一筱挣脱林景的手,紧张地推搡他:“林景,你快走吧,不然他们会连你一起打的。”

林景皱了皱眉头,反手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苏一筱怔怔地看着自己被他握着的手,不知为何,眼圈红了红。

林景没注意到这些,他沉声问那些男人:“你们是什么人,就算她欠你们钱,你们打人就是犯法的,信不信我报警啊?”

“你还报警?关你屁事儿啊?”男人怒了,“你是替她还钱还是怎么的?我放高利贷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像这个女人这样会骗钱的,你报警,警察来了我也有理,照样收拾你们。兄弟们,给我打!”

一群男人一哄而上,林景推开苏一筱,左一拳右一拳,他练过散打,还练得很不错,只是他再能打,也寡不敌众。

眼看他吃了一拳头,整个人晃了晃,那个瘦瘦小小的女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叫一声,扑倒打林景的男人,然后手脚并用,狼狈地爬起来,拽着林景狂奔,速度快得他差点儿跟不上。

4.你水逆重

两人一顿乱跑,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跑到林景家,苏一筱飞快地按了密码,然后推着林景进屋,迅速关门上保险。

林景惊呆了,叉着腰,一边喘气,一边不可思议地瞪着她:“苏一筱,你居然知道我家的密码,你居然连我家的密码都知道?!”

“我都说了,我会算命啊,我掐指一算,就算出来了。”苏一筱抹了一把汗,理直气壮地说。

她的嘴角还青紫着,林景无语地指着她这一身的伤:“既然会算命,你还能被放高利贷的人打这么惨啊?”

苏一筱眼神躲闪,继而没好气地冷哼一声:“这是因为……因为我帮了他们的忙,但他们很过分,恩将仇报,看我这么神奇,居然要抓我上交给国家!”

林景:“……”

他实在懒得听她胡扯,拉着她坐到沙发上。苏一筱下意识地护胸:“你想干吗?”

林景不雅地翻了个白眼:“放心,先不说你现在满身是伤,一身臭汗,邋遢得惊人,就算你正常的时候,我对你这样的神棍也没有任何兴趣。”

他在客厅里找出医药箱,翻出生理盐水和创可贴,然后抬了抬下颌,示意苏一筱:“把脸凑过来,我給你处理一下,女孩子家家的,万一脸上留了疤怎么办?”

苏一筱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脸凑了过去。林景搬了个小凳子坐在她面前,微微靠近了,替她清理脸上的伤口。

他离她很近,近得她几乎能看清楚他根根分明的睫毛。林景有些脸红,一本正经地提醒她:“虽然我长得很帅,但也请你收敛一下自己的目光。”

苏一筱“嗤”了一声,却没有收敛目光。

脸上火辣辣的伤口在他的处理下不再那么疼痛,她的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有些痴傻,看着看着,视线却莫名其妙地逐渐模糊。

一滴泪无声地落下,正好落在林景给她清洗下巴伤口的手上,他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苏一筱居然哭了,他张了张嘴:“你哭什么,伤口很疼吗?”

“哭?”

苏一筱怔了怔,伸手想摸脸,却被林景一把捉住手:“别动,都是药膏呢。”

她用力眨了眨眼睛,满不在乎地挥挥手,又开始扯:“哎呀,我早说你晦气重,你不信!说真的,你水逆特严重,你看,这晦气都把我熏得辣眼睛,流眼泪了。”

林景懒得理她,扯了一张餐巾纸,小心地避开她脸上的伤口,给她擦掉眼泪。

苏一筱还不死心,嘟囔道:“说真的,你这个晦气只有我能解,我没别的要求,只要你包吃包住就行,但我得和你寸步不离。”

“寸步不离,为什么?”

“很明显,是为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啊!”

林景的动作顿了顿,确认道:“我在家你也要跟着?”

苏一筱一拍手:“我有一个主意,干脆咱俩同居算了,同进同出,以防万一,消灭发生任何危险的可能性。”

“……”

林景默默地将手里的几个药膏收拾好,再将一张支票一起塞到苏一筱的怀里。

苏一筱不解地看着他:“你这是干什么,听说我要为了你这样付出,感动不已,主动上交财产?”

林景二话不说,拎起她就往门口走:“苏小姐,你的伤已经处理好了,这些药你记得自己涂,那张支票是对车祸事故的感谢费,你我两清了,从此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不要再出现。还有,身为一个女孩子,你要学好,别一天到晚骗人。”

苏一筱惊呆了:“你居然觉得我不学好?这明明就是以前我对你的评价词好不好?”

林景乐了:“以前?以前我们认识吗?”

“认识啊!”苏一筱理直气壮,“我们前世就认识了!”

“……”

林景将她往门外推了推,皮笑肉不笑地告诉她:“我会记得换密码的。”然后贴着苏一筱的鼻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还“咔哒”一声上了保险!endprint

“臭男人,小气鬼,活该有人要拿花盆砸你脑袋!”

苏一筱气坏了,用力踹着门,贴着门板大声喊:“虽然你无情无义,翻脸不认人,但是我是个有爱心、有良心的半仙,三天后的早上,你公司正门口会掉下来一个花盆砸到你的脑袋,你要不躲开,就会住院一个月,后果惨重。”

林景直接将屋内的灯都关掉了。

一片漆黑里,瘦瘦小小的苏一筱站在那里,裙角不时被晚风吹动,显得单薄而可怜。

她叹了一口气,过了很久很久,才转身离开。

5.你究竟是谁

三天后的早晨,林景的私人手机上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提醒他今天会被公司正门口的花盆砸。

彼时他已经走到公司正门前,犹豫着顿住了脚步,还没决定好走还是不走,楼上就掉下来一个花盆,要不是他闪得快,绝对会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待着了。

楼顶一道人影飞快地逃跑了,他气急败坏地冲呆滞的保安们吼:“还不去追?”

保安们这才回过神,立刻一拥而上,去追楼上的凶手。

“林景,你没事儿吧?”

苏一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跑得脸红通通的,緊张地上前摸索他,查看他是否安然无恙。

林景捉住她乱摸的手,危险地眯起了眼睛:“苏一筱,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私人手机号?你究竟是谁?”

“林先生,我都说了我会算命,你还不信吗?”

苏一筱挣了挣,没能挣开手腕,只能无奈地说:“你真的有血光之灾,只有把我带在身边才能化险为夷。”

林景直接把她推给门口的两个保安:“把她抓起来送到警察局。”

“为什么?”苏一筱惊呆了,“我刚刚又救了你一次!”

林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苏小姐对我能了如指掌到如此地步,若说这只是巧合的话,那我绝对不信,你这样不择手段地想跟在我身边,是为了谋财,还是为了害命?别以为我不知道,车祸是你故意请人来演的,今天这个花盆,恐怕也是你请人砸的。”

苏一筱怒极反笑:“林景,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做这些都要花钱请人帮忙的,而我一分钱都没有!”

“你不是借了高利贷吗?”

“我要投诉那个借高利贷的,居然随意透露顾客的隐私信息给陌生人!”苏一筱气坏了。

林景冷笑道:“所以你是承认了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了,对吗?”

“我借高利贷是因为你不帮我还租车行的钱,林景你不要血口喷人!”

可林景显然不打算再跟她废话,示意保安们把她带走。但苏一筱怎么可能乖乖被送到警察局?

她眼疾手快地一脚踩在两个保安的脚背上,乘对方吃痛松手时,立刻拔腿逃跑。林景哪里肯让她得逞,疾步上前抓她:“苏一筱,你要不乖乖去警察局交代你做的事情,否则哪儿也别想去。”

“你放开我,蠢蛋!”

苏一筱挣扎得厉害,他一气之下自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咦,怎么软软的?

“流氓啊——”

苏一筱尖叫一声,吓得林景一颤,松开了勒在她胸前的手臂。苏一筱回身,一耳光打过去,满脸通红,骂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彼时公司的员工几乎都出来了,将两人团团围住了。

林景黑着脸,咬着牙:“把这个女骗子,立刻,马上给我送到警察局去。”

苏一筱被扭送上了车,她挣扎着,努力看向林景:“林景,就算你不相信我,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可不可以不要举办订婚宴?”

“这就是你的真实目的吗?”林景失望地看着她,脸色更加难看,“为了不让我订婚,想让我失去林氏董事长的位置?”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啊?”她都快哭出来了。

林景愣了一下,苏一筱已经被推进了车里,扭送去了警察局。

“林景,怎么回事儿?”

叔叔急匆匆地走出来,看着扬长而去的车,疑惑地问:“这女孩谁派来的,为什么不让你办订婚宴?”

“是啊,她为什么不让我和东威的千金订婚呢?”

林景意味深长地看向叔叔,后者愣了一下:“大侄子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怀疑那个疯女人是我派来的吧?”

“叔叔,我可没这么说。”林景似笑非笑地说,“现在的骗子,骗人手段真是越来越高级了。”

他转身进了公司。

6.你能陪我玩一天吗?

秘书交代完工作的事情,忍不住又多了句嘴:“前几天那个苏小姐,警察局说她的身份证是假的,也找不到她的家里人,警察查了半天,也查不出她是谁,没有人保释,恐怕她得一直待在警察局了……”

林景签文件的笔顿了顿,秘书又小心翼翼地说:“而且高利贷的钱我也查清楚了,她确实把那笔钱打给了租车行。”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真的是个半仙,真的能算命,真的是超自然的存在?”林景抬起头看向秘书。“你是不是仙侠剧看多了?”

秘书怯怯地缩了缩头,不敢再说话,蹑手蹑脚地打算离开,脚刚抬起来,他家林总却开了口:“站住。”

秘书一个趔趄,连忙回过身待命。

林景转着手里的签字笔,昨日苏一筱要哭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若说她是演戏,那演技未免太真实了,可若说她不是演戏……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算命,半仙之类的东西?

他烦躁地皱了皱眉:“算了,你去保释她出来,然后给她一笔钱,让她别再出现了。”

秘书连连点头,正要出去,他家林总又开了口:“站住。”

秘书再次一个趔趄:“林总还有吩咐?”

林景将文件一合:“算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

苏一筱被放出来时,垂头丧气的,眼睛有些肿,似乎哭过了,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林景皱了皱眉:“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家。”endprint

结果苏一筱抓住他的袖子,抬起头就哭出声来了:“林景,你不要办订婚宴好不好,求求你了!”

林景无语:“你有完没完,再这样,我就把你再关警察局了。”

苏一筱瑟缩了一下,她眼圈通红,脸上的泪痕还残留着,看了他一眼。

林景本以为她会不依不饶,却不想她怯怯地松开了抓他袖子的手,然后哽咽着,落寞地转身欲走。

这就完了?

林景有些意外,忍不住开口:“苏一筱,你老实交代,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么多隐私信息的?”

苏一筱没有回头,他听到她苦笑一声:“你就当我是人家花钱雇来的,故意接近你,故意坑害你的好了。”

林景怔了一下。

“苏一筱。”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上前一步反拽住了她的胳膊:“那个雇你的人花了多少钱,我出两倍的价格,你别跟着那个人了,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你说,只要不是过分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

“什么都可以?”

“对。”林景点了点头。

“你知道西岸河吗?”苏一筱回身看着他,“你明天,能陪我玩一天,再在西岸河那家咖啡店请我喝一杯咖啡吗?”

林景皱了皱眉:“苏一筱——”

“要是你再给我放烟花,我就答应你,再也不想办法接近你了。”

苏一筱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林景怔了怔,半晌,点了点头:“好。”

7.绝不会做你女朋友

林景对苏一筱是提防的,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这样戒备,却依旧控制不住地满足这个女人的要求。

他明明没必要这么冒险。

结果第二天,苏一筱居然真的只是跟他玩了一天,他们去坐了过山车,吃了烧烤,去海洋馆看了海豚表演。

林景开玩笑道:“我怎么觉得,我们今天这样不像是一场交易,倒像是一对普通情侣在约会?”

苏一筱痛心疾首地指着他:“林先生,你是传说中有女朋友的人,请自重!”

天快黑的时候,林景开车带苏一筱来到了西岸河,很荒芜的一片工地,根本就没有什么咖啡店。

林景将大大小小的烟花从后备厢搬出来,耸了耸肩:“西岸河好像并没有咖啡店,所以我只能请你放烟花了。”

“你是打算在西岸河建一个游乐场吗?”苏一筱忽然问。

林景愣住了:“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苏一筱,你很奇怪,你到底对我是有多熟悉啊?”

苏一筱咧嘴一笑,用商量的口吻说:“那等你的游乐场建好了之后,能不能在那个位置,建一个咖啡店?”

她比画着,指给他看不远处的一个位置:“第一杯卖出去的咖啡是卡布奇诺,好不好?”

林景定定地看着她,她被他盯得不自在,刚想找个借口转移话题,他却突兀地握住她的肩膀。

“苏一筱,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难道是像那些狗血言情剧一样,我失忆了,忘记了我们之间其实有一场刻骨铭心的虐恋?”

苏一筱怔怔地睁大了眼睛,继而毫无形象地笑出了声:“林先生,您这个脑洞比我这个半仙还无厘头好不好?早知道你会相信这个,那我还不如一开始就给你演个狗血剧,说不定早就得手了。”

她笑得前仰后合,林景的脸红了青,青了黑,气鼓鼓地去点烟花。

烟花是苏一筱亲自选的,炸开在半空中,绚烂而夺目,却转瞬即逝。

苏一筱感慨万分:“真是万分烧钱的美好啊!”

烟火下,林景侧头看向她,她的目光缱绻而忧伤,似乎在怀念着什么逝去的美好,微弱的水泽渐渐溢了出来。她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许愿:“愿林景长命百岁,一世无忧。”

他心中一动,大概是气氛正合适,总之他情难自禁地握住她的肩膀,就这样冲动地吻在她的眼睛上,然后说:“苏一筱,你做我女朋友吧?你要是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下个星期的订婚宴,女主角就是你。”

苏一筱睁开眼睛笑了,抬起两只手放在他的胸前,一点一点地推开他,她说:“不要,林景,我绝对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林景愣住了。

8.你好,我是许悦

从西岸河回来之后,苏一筱就像是失踪了一样,彻底从林景的生命里消失了。

那天最后,苏一筱问他:“你的女朋友是不是鼎聚集团的千金啊?”

林景疑惑地问:“鼎聚集团?哪儿有这家公司?我女朋友是东威集团的。”

苏一筱愣了一下,继而喃喃道:“原来,真的不存在呢……”

再然后,她果然没有再来缠着他,公司门口没有,家门口没有,路灯下的马路边也没有,秘书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她在哪儿。

一个人,怎么能强行闯进另一个人的生命,又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秘书提醒林景:“距离订婚宴会开始,还有十分钟,林总,宾客们都等着呢,您得先去招待一下了。”

林景回过神,点了点头,镜子里的他西装革履,是年轻有为的商界精英。

林氏與东威的联姻,S省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出现在了订婚宴上,这本该是一场盛宴,却不知道怎么就混进了几个贩毒分子,堂堂五星级酒店的安保系统,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警笛鸣响,警察包围了酒店,所有人都尖叫着四下逃窜,警察来得很及时,无辜人员撤离得也很快,走投无路的歹徒抓不到人质,绝望地掏出了枪。

秘书护着林景正准备离开,华丽的宴会厅楼梯上却跌跌撞撞地跑下来一个受惊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那是东威集团的千金,林景的未婚妻。

林景二话不说,甩开秘书的手就从角落溜了过去,他本想悄悄地靠近未婚妻,再带着她上楼暂避,万万没想到歹徒会朝天放了一枪,未婚妻尖叫一声:“林景!”

歹徒受惊,回身就朝着女人开枪,林景本能地护住未婚妻去挡枪,但有一道身影比他还要快,苏一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就像初遇时那样,笔直地朝着他扑过来!endprint

这一次没有保安的阻止,她终于扑到了他的怀里,他抱住了她,却摸到了满手温热的血。

警察冲了上去,和歹徒搏斗,尖叫声、嘶吼声、枪声混杂在一起。

“苏……一筱?”

林景呆呆地抱着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她没什么力气了,靠着他死死箍着她不撒手的力道才能站着,目光眷恋般一一划过他的眉眼,苏一筱张了张嘴,血腥味在唇齿间弥漫,她轻轻笑了:“林景,现在你该相信,我会算命了吧?”

她说:“你和她,一定要幸福,一定要比我们幸福呀……”

“苏一笑,你不准死,你到底是谁,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林景像一只受伤的兽一般呜咽出声,他努力抱着她,不让她瘫软下去,却脚下一滑,随着她一起跌落在地。

苏一筱的血无声地滴在他的指尖,林景的脑子开始钝痛起来,有什么被遗忘的东西蠢蠢欲动,想要破土而出,却怎么也无法冲破那层枷锁。

林景眼睁睁地看着苏一笑的身体化作无数带着微光的碎片,飘在半空中,像一片绚烂的烟花般绽放。

那些碎片里承载的都是她的记忆,她是鼎聚公司的千金大小姐,是一个和林景长得一模一样,姓名也一模一样的男人的女朋友,他们相恋,相爱,幸福美满,却在订婚宴上遇到歹徒突袭,他替她挡了歹徒的致命一枪,不治身亡。

她遇到了一个自称是“重生事务所”老板的男人,许悦,那是个未来人,因为时空的失误才会留在这个时代。

许悦告诉她,他可以保留下她的基因,等到一千年之后,再克隆出一个她,承载她的记忆,回到过去,改变一切错误。

所以她选择作为一个局外人回来了,可是这个时空关于她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连他,也不记得她……

记忆在空气中缓缓飘散,纷纷消失,最后残存的那一片,似乎是苏一筱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所以高高飘着,散发出柔和的光,固执地让林景看到它的存在。

那似乎是她与他的初遇。

烟花三月,在西岸河的漫天烟花下,他拦住了她,他的眸底像是含了整个天空的绚烂一般,光彩夺目,对着她微微一笑,说:“这位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卡布奇诺吗?”

最后一片记忆,终究缓缓消失在稀薄的空气中……

这才是她接近他真正的目的。

眼泪终于模糊了视线,林景颤抖着抱住苏一筱,唇瓣张合许久,却连她的名字也喊不出来。

墙上的钟声戛然而止,喧闹也在瞬间消失,所有的一切像被定格了。

林景呆呆地抬起头,看到有人穿过那些被定格的人群,缓缓走来。他停在林景的面前,温和地笑了笑:“你好,我是重生事务所的老板,许悦,请问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9.取代我自己

一千年的岁月,在历史的长河中也不过是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千年之后,克隆技术达到了尖端,已经实现了瞬间完成细胞到婴儿再到成人的转变。

物理学家们对于时空穿越的研究尤其精深,已经有了无数次成功的案例。

重生事务所里,机器人提示音响起:“编号12609的克隆人诞生成功。”

许悦翻着本子走进房间时,12609已经穿好了衣服,新生的男人背对着他,正在打量镜子里的自己。

许悦很市侩地从空间里调出虚拟计算器,开始算账:“林景,你现在可以回去改变一切了,我们有两种选择,你如果选择作为局外人回去,那么那个时空所有关于你的痕迹都不复存在;你如果选择取代那个时空的自己,你就会代入到那个角色中,成为那个时空的人,友情提示,后者我们收费更高哦!”

记忆里,那个叫苏一筱的女孩就是作为局外人回到过去,却不被所有人认识……林景的目光暗了暗:“我不想悲剧重演,所以我选择取代那个时空的我自己。”

“好的。”

许悦打了个响指,调出虚空里的时空隧道:“按照你的选择,只要你从这个入口跳下去,你就将取代那个时空的你自己,成为林氏集团的继承人,但是——”

不等许悦啰唆完,林景已经头也不回地跳了下去。

“啊。”许悦张了张嘴,看着早已消失不见的林景,继续道,“但是取代那个时空的你,也会跟那个时空里的人一样,不再拥有从前的记忆……”

10.尾聲

西岸河的烟花在半空中绚烂绽放,今天是林氏集团游乐场开业的日子。

林景作为总裁,也作为项目的全程监造者,自然要亲自来感受一下游乐场的气氛。

游乐场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的。

他漫不经心地走在人工湖边,一朵烟火在空中炸开,声音很响,有人受惊,轻呼了一声,他抬头,便看到河边站着一个穿橙黄色裙子的女孩。

他愣住了。

不晓得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其他人会对另一个人一见钟情,总之他在看到女孩的那一刻,便控制不住地朝她走了过去。

漫天的烟花绽放,林景的眸底像是含了整个天空的绚烂一般,光彩夺目,他对她微微一笑,说:“这位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卡布奇诺吗?”endprint

赞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