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编辑们的生活高端又优雅?

作为高大上的文字工作者,作为专注讴歌人类爱情一百年的言情编辑,我们每天的工作氛围的确很文(dou)艺(bi)——

比如带针每天一早就要吟诗一首,今天她用的是无比悲愤哀切的语调:“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无奈画风一转,变成狂犬咆哮:“出版社的老师啊,您《竹马成双》的稿子啥时候返给我啊!我从年头等到年尾,我从九十斤的少女变成九十×斤的吃货,我就要内分泌失调、×求不满了!您能负责吗?”

再来看看这边,穆迪把自己的头发挠成鸡窝状,似乎在酝酿着什么,结果一开口竟唱了起来:“都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哭……”

下一秒,他抱着我的大腿嘤嘤痛哭:“于是这期封面要画什么?微臣实在想不到了哇……”

【这是一场高端的羞耻Play】

前几天,公司给我们组织了一场高端的体检,检查范围从内到外360°全面覆盖!就连一向见过大世面(……)的册子都夹紧了自己的腚,直呼:矮油!人家好怕怕!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体检中心,抽血、测身高、量体重、检查视力……哥一路过关斩将,就连检查口腔的女医生都对我的牙赞不绝口:“这是今天上午我见过最好的牙了!”

我羞涩且礼貌地退出来,一路飘飘然进入下一个检查房间,一进去那个男医生张口就说:“脱!”

嘤嘤嘤!这是要干什么?人家还是个宝宝!

我这才看到,原来这是外科检查的房间。

我视死如归,在医生的指导下,脱去了我的【哔——】。

医生:来,把你的屁股翘起来,掰开!

我面如止水,内心却有一万匹,不,一千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好吧,掰就掰!

谁知医生说:我让你两只手掰开……

我:哦。

医生:再掰开点,看不到。

我:哦。

其过程艰辛不可描述,此处已省略×万字……

我等了三秒,却仿佛等了N个世纪,终于等来了医生宛如天籁般的一声:“好了。”

*** ***

总算把所有项目做完,哥觉得整个人生都升华了!

在大厅,哥看到了狂灌水的浅仓和胖又。

我:你们还没弄完啊?

浅仓:亚瑟,我好像太紧张了,紧张得尿都没有了!

胖又:我也是!做尿检最痛苦的是没有尿!

我:那你们加油!给你们应援打call!

我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膀胱,内心:还好今天的你很棒棒!

我淡定地看他们相互灌水,直到看他们喝出小肚子……

半小时后,浅仓:“我要来了!”

胖又:“我也有感觉了!”

我就不提下午回公司上班的时候,他们狂跑厕所的壮烈史了。

*** ***

全员体检完毕,出发吃大餐去咯!

走在路上,前面几个女编辑在叽叽喳喳地讨论,隐约可以听到一些需要消音的词汇。

“我有低血压。”“我的胃有点问题。”“我的胸有××增生,不过好像很多人都有。”

带针(突然兴奋):“那个医生说我的胸很好啊!没问题!”

这时候,一个男生走过,有风吹过,“胸很好”三个字正好传到了他耳朵里。

他一边走,一边意味深长地回头盯着她们看,然后“砰”的一声撞到了前面的电线杆!

我们顿时爆笑出声!

带针脸红得和西红柿似的,风中凌乱:前面辣个男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真的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啊!你不要紧张!啊啊啊!

【一次优(八)雅(卦)的下午茶时光】

最近公司的茶水间重装开业了,还取了一个文艺范十足的名字“少女咖啡馆”(浅仓:哼,一点都没有把我们男的放在眼里),不信你们看——

(来自公司原画部的精美绘图)

连哥这样的直男,都没能抑制住跃跃欲试的激动心情,于是在一个安静的中午,拉上浅仓、穆迪,前去一探究竟。

装修风格非常小清新,咖啡机、冰箱、甜点、水果一应俱全。浅仓突然狡黠一笑:趁现在没人,我们去最里面的隔间打两把游戏?

其他两人露出类似老司机的微笑:嘿嘿。

刚刚葛优瘫躺下,突然一群人有说有笑地进来了。

偷偷一看,正是桃夭的那群女编辑们,边吃东西边聊天——

带针:看看窗外的灿烂阳光!好想出去玩啊!

月儿:好想去旅游啊!去哪都行!

册子:好想好想去大西北看沙漠啊!躺在沙漠里看星星,然后狼把我叼回去。狼回到山洞,变成人,我教他人类的文明,他给我兽类的快感。

带针:哔哔哔,妖妖灵吗,有人在公众场合开车!

任天天(上下扫了册子一眼):估计狼叼不动你。

噗……哥要被天天笑死了,但还是得憋着笑,我们三人当时的表情大概是这样子↓↓

小雨突然压低声音:嘘……我发现一个情况很久了,不知当讲不当讲。

月儿:是不是穆迪每天去厕所时间特别长?哎哟,一看就是便秘啦。

穆迪在帘子后面捶胸顿足。

小雨:不是这个啦,就是我今天去前台拿快递单,看到前台的小姐姐和网管小哥哥幸福地依偎(……)在一起看视频,我好像不合时宜地打破了那美好的氛围……

月儿:哈哈哈!竟然敢打扰小哥哥和小姐姐谈恋爱!

册子:……什么情况?我以为前台有男盆友了。

月儿:冊子你下手晚啦。

胖又:她嫌弃网管小哥哥小。

带针:啊什么小?风太大我听不见。

胖又:年龄小。

带针:……

册子:我现在特别喜欢那种体育系的小哥哥!

月儿:那种健硕的肌肉,小麦色的皮肤……

册子:月儿你别激动,待会儿在办公室起火了没人给你灭。

月儿:哈哈哈,不是我的菜,我只喜欢小白脸。

这时候,浅仓终于按捺不住,钻了出去,眉毛一挑:哟,比如像我这样的小白脸?

一脸难以置信的众人,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喂了一嘴狗粮。

等我和穆迪也出现,月儿惊呆了:你你你……你们在做什么?!

我贱贱地说:嘤嘤嘤!反正不是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说完飞速遁了。

【真实心声大披露】

问题1:做了编辑后,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带针:做编辑这几年来,我体重增加了,胃口变大了,视力度数上升了,可是,只有身高不变!哦!多么痛的领悟,我要去册子怀里哭一哭!

小雨:我家那位每天都在抱怨——你能不能不要看手机了!下班了就不能陪陪我嘛!我看着他幽怨的眼神,表示我也很委屈啊。我在看给我投稿的稿子呀,作者们都在等待审稿结果的,我得赶紧看完啊。最后,他瞪了我一眼就走开了。大概,做了编辑以后,我最大的改变就是:可能要失去一个男朋友了?

年叔:自从当了编辑,我就热衷于在大家的朋友圈里面找错别字,发现一个错别字就大胆地去留言:×××,你又打了错别字!看电视的时候我也不关心剧情了,就爱盯着字幕找错别字!我大概以后不当编辑了,可以转行当小学老师,专门改错别字的那种吧!

问题2:你是怎么向親戚盆友解释你的职业的?

月儿:今天一个小学老师给我发微信了!她说记得我作文写得好,现在又在做编辑,要我帮忙写个小论文!哎呀妈呀,我对她说我现在是写爱情类的,想要委婉拒绝,她回复我:“哦,最近对爱情比较感兴趣是吧?”我:……老师啊,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啊!

册子:我有些亲戚至今以为我在×湘晨报工作,这个美丽的误会很棒,我从不解释! 自从亲朋好友知道我是与文字打交道后,微信消息就多了起来。以下是聊天记录——

舅妈:珊啊,你表妹这次月考,作文才35分,你可以辅导一下她不?

在银行上班的某同学:册子哥,救急!我们领导要我写演讲稿,我一理科生能写啥啊?靠你了!

男神:朱同学,年底了,我缺一份年终工作总结……

大学室友:册册,我家种了一山的橘子,快采摘了,你能帮我写个广告文案不?

感觉自己承包了整个朋友圈的文字策划呢。(微笑.jpg)

(完)

赞 (1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