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首小情歌

草灯大人

1

零君很想养胖我,每次看到我,挑三拣四:“怎么该胖的地方不胖?”

我:“……”

流氓!

2

关于婚后同居生活,零君提了几个设想,譬如——

他:“我们很穷,婚后两个人分开洗澡的话,大概会很浪费水,水费会很贵,所以……”

我本能觉得不妙:“所以?”

零君意味深长地说:“所以,可能得一起洗澡了。这样能减少开支,水费也会便宜。我们要勤俭持家,明白吗?”

“……”我无话可说。

道理我都懂,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3

晚上,我在零君家过夜。

零君洗澡,他在厕所喊:“你的老公大人马上要闪亮登场,出现在你的床上了。”

“……”

“你是要穿衣服的版本,還是要不穿衣服的版本?”

“……”

把房门焊死吧,别进来!这样的老公,我不要了!

4

实际上,零君晚上不肯和我同床,都是去客房补觉。

我诧异:“为什么?”

零君意有所指地说:“和你躺在一起会精神,睡不着。”

“……”

懂,懂了。拜托你别说了……

5

零君没有浪漫细胞,不喜我喊先生,觉得既疏远又客套。

一次,他揪住我,警告:“只许喊我老公。”

我瑟瑟发抖,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6

零君今年工作一年,因为需要赚钱挣学业与生活费用,否则无法维持。

某天,我在他家休息。他想我了,和老板请假,编了个借口:“不好意思,我弟弟突然重伤,我得送他去一下急诊,今天休息一天。”

远在外地的一君(零君弟弟)打了个喷嚏,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7

晚上,零君很累,八点就想入睡。

我很想念他,于是一直黏着他,问:“能不能不上班,陪我聊聊天?”

零君无奈:“如果不上班,我怎么养你?那我们就要流落街头,讨饭了。”

“好,那就讨饭,先从哪条街讨起?”

“……”

8

我想起了一个文的梗,和零君演绎男女主。

我当女主角,是个编辑。零君是男主,推理小说界大神。

我佯装生气:“你只会拖稿!”

结果零君不按照常理出牌,慢条斯理地道:“我不仅会拖稿,还会脱你。”

“嗯?!”我震惊。

9

平日里,零君总是吓唬我。

他:“我好像没带钥匙,如果没带,我就去你家,然后和你干羞羞的事情。”

我:“……”求求你快点找到钥匙吧。

10

之前我遭受网络暴力,有匿名者说我配不上零君。

零君知道了,皱眉:“为什么我喜欢你,还要经过她们同意?”

说完,他在我唇上落下一吻。

我心头一颤,嗯,很没出息地心动了。

11

我买了一件Lolita花嫁,也就是婚纱。

为了拖延婚期,我决定先拍一套婚纱满足零君。

我装傻:“你看,我扮家家酒嫁给你了!你和我结婚了,开心吗?”

零君笑:“那洞房要不要模拟一下?嗯?”

“……”这……还是不要了吧。

12

Lolita婚纱需要定做,需要量三围尺寸,我一个人无法办到,于是拜托零君买卷尺。

零君诧异,问我:“为什么量身材,是因为大了吗?”

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大了?”

他笑而不语:“我怎么知道?你说呢?”

“……”我怕了,怕了。

第二天早上,零君气定神闲地说:“来,先帮你量三围,你不是急着定做衣服吗?”

我惊讶,问:“你不是赶着去上班吗?”

“不急,先帮你量,我昨天刚学的。”

说好量三围,结果零君只对一个部位感兴趣。他量了一下,看到数字,“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走,走出这个家门,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13

零君提出明年同居,被我委婉拒绝了。

一旦同居,这厮肯定会想方设法早结婚,我还得再拖两年,绝对不能出现“我的老婆是学生”的猎奇剧情。

零君很伤心,我安抚他:“即使不同居,我们还是有机会一起睡觉的。”

零君冷哼一声:“我是因为想和你生活才同居,只有你是想和我睡觉!”

“嗯?”

14

我和零君领养了一只两个月大的小奶猫,名叫包子。

领养前夕,零君在想猫会不会抓破他的衣服。

我:“怎么可能?它又没这么闲,才不会碰你的衣服。”

零君意有所指,说:“原来它不像你一样,喜欢主人的味道?”

“……”

《意大利初恋日记》现在已经全国上市啦,请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哦!endprint

赞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