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人设有点崩

一剑青

简介:如果有一天你的男神上门,求你把他变成一个屌丝,你会怎么做?作为一名优秀而又专业的恋爱培训师,对于这种事,苏晚当然是……十分感动然后拒绝。

简一柏闻言,笑着摆手:“没事,我们可以一边失败,一边恋爱。”

楔子

“咚咚咚!”

这是这个月来,苏晚家的门铃第N次响起。

苏晚皱着眉头,一副哭丧样地打开了门。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光芒四丈。

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逆光,阳光正好照着苏晚的眼睛打了过来。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带男主光环。

简一柏可以说是绝大多数人心中的完美男神了:P大硕博连读生,出演名导大电影《飞剑》且一举拿下最佳男配角奖杯,更难得的是他虽然家境殷实,却无不良嗜好。

“苏老师。”简一柏微微眯起眼睛,浅笑,“可以开始我们的课程了吗?”

“……”

就冲他这种堪称典范的扬起45度嘴角微笑,苏晚更不知道该从哪里教起了。

1.隐藏着屌丝力量的钥匙

苏晚是一名优秀的恋爱培训师,一直秉持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力争把所有交到她手里的男人、女人,都改造成倾国倾城的角色。影帝、政界名流、企业家都曾在她的指导下,学会如何变得更加优秀吸引暗恋对象的目光。

但是苏晚终究只是一个凡人,她能做的是,将一只鸡变成凤凰,将一只凤凰变成金凤凰。而不是……将一只金凤凰变成一颗蛋啊!

前不久,苏晚和简一柏签了一份协议,关于对简一柏进行言谈举止指导。如果当时苏晚肯花点心思翻到最后一页,看到那句“若未能将甲方成功改造成令人不喜的角色,让其成功摆脱女粉丝困扰。乙方愿意且自愿承担违约金3600万元”的话……那么,打死简一柏,她也不会答应这份协议的。

苏晚叹了一口气,将协议书放在了桌子上。她又抬头看了一眼简一柏,正好看见他站在玄关处,面带微笑。

未经主人允许,没有擅自闯入屋内,可见他的家教真的很好。

再看简一柏的皮相、骨相、身高……近乎完美。

苏晚扯了扯嘴角:“这样吧,获取别人好感的第一方面主要在于外貌和打扮,简先生你要不就穿得简陋点,留一点络腮胡子,应该能瞬间引起别人的反感。”

“哈?”简一柏闻言,愣了一下,“可是我觉得以我的长相,无论怎么打扮也是上流……”

“……”苏晚竟然无言以对。

半晌,她打了个响指。

“这样吧!你去整容,整丑一点。”

简一柏闻言,眉头皱得更深:“如果您作为一个培训师,改造人的能力只能从外表衣着等极为表面化的东西入手培训,那我觉得我们大可以直接进入协议书上的违约赔偿议程了。”

苏晚:“……”

那个啥,简先生,请保持你这份毒舌又咄咄逼人的态度,相信你很快就能毕业了。

苏晚让简一柏开始学习脏话,同时让他拍些小视频,在视频里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穿着裤衩,扎红腰带,在院子里唱山歌。

都市高暖男神竟然是山歌文化狂热爱好者,这种反转想想就刺激。

“唱!”苏晚落下了旗子。

“哟!你让我唱我就唱!哟!什么侵害了鲤皮棚?什么归隐了山林?”

“这是什么?”

“山歌RAP。”

“……不是,我问你念的是什么?”

“元素周期表。氢氦锂铍硼(侵害鲤皮棚),钠镁铝硅磷(那美女归林)。”

……

果然,书读多了就容易成傻子。

苏晚叹了口气,将拍摄的视频上传到了网络。

某知名男网红在自家院子发疯。嗯,够上明日头条了。

第二天,简一柏果然上了微博热搜。

不过与苏晚预料相反的是,网民们居然清一色地都是好评。

“没想到学霸这么接地气。”

“这是演了《飞剑》的男二吧,为啥最近不接戏了,明明是实力派呀。”

“天啦嚕!我家小哥哥好萌好可爱(*?▽?*)!”

……

简一柏非但没糊,还更红了。

他甚至还收到了“××有嘻哈”综艺节目的翻牌:“强烈建议嘻哈入驻化学界!”

一时间,简一柏涨粉百万。

……

每天微博下面都有人花式求简一柏放自拍或者直播。

直播?

苏晚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丝念头。

2.改造一个人就从改造他的家开始

直播是最能反映一个人性格和行为的,同时,直播的背景是什么样的,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这个人是什么样的。

苏晚突然觉得,如果直播时简一柏的家装风格是那种酒店情色风,那么隔着屏幕,粉丝应该也能感受到他的“猥琐”。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苏晚连夜赶到了简一柏家里。

“苏老师?”简一柏打开门的时候有些讶异。

“嗯。”苏晚淡淡地应了一句。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还这么晚?”

“因为你。”

“啊?”

苏晚说出“因为你”三个字后,简一柏有一瞬间的身子僵硬。

只可惜苏晚一门心思放在了房间布置上,所以忽略了他的异常表现。

苏晚带了装修队。装修队负责改变简一柏的家具风格,苏晚负责细节调整。

现在众人正在整理书架。

“《中国现当代简史》要吗?”

“扔掉。”

“《解忧杂货铺》要吗?”

“扔掉。”

“《洛伦兹变换的重新推导及性质分析》要吗?”

“扔……等等,什么来着?”endprint

“洛伦兹变换的重新……”

“留着。”苏晚肯定道,“能看这种书的人一定不是什么正常人。”

简一柏:“……”

扔掉了大部分书本后,苏晚在书架上放入了自己从表哥家里淘来的各种直男爱看的书。放着放着,苏晚突然发现了一排恋爱培训相关著作。

“你也看恋爱培训的书?”苏晚只是随口提了一句。

没想到简一柏慌张地走了过来,然后身子靠着书架,挡住了苏晚的视线。

“偶尔看。”

他眼神飘忽,语速加快……一看就是因为撒谎而过度紧张。

苏晚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又想到他们不过甲方和乙方的关系,撇了撇嘴,便没有再提了。

直播时苏晚在摄像机后面举白板,告诉简一柏应该做些什么。

然而,具体实施过程发生了偏差。

苏晚让简一柏爆粗口,简一柏红着脸屏着气终于念了一句,弹幕瞬间满屏:啊啊,哥哥好可爱。怎么可以说一句卧槽就脸红o(*////▽////*)q。

苏晚让简一柏盘腿坐在桌子上,显得没有礼貌。

弹幕又开始疯狂飘过文字:啊啊啊,哥哥坐姿好可爱!我要给你生猴子?(^?^*)。

……

与此同时,粉丝送的礼物和金币也是水涨船高。

直播结束后,苏晚看着直播间的金币数量,陷入了沉思。

简一柏一度以为她是觉得失落,便拍了拍她的肩膀。

“算了,苏老师。实在不行我下次直播穿女装也行。总有办法让她们讨厌我的。”

简一柏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苏晚拦住了。

“简先生,你真的很讨厌别人喜欢你吗?”

“嗯?”

“我是说,就今天这种成就,那么多礼物……我们完全可以合作开一档直播节目嘛!你也不用做研究,我也不用开培训课了。”

简一柏:“……”

暴利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3.震惊!男主播为了点击率居然干出这种事!

简一柏本来是不允许的,但在苏晚的软磨硬泡之下,便答应多开几次直播了。

第二次的直播主题苏晚都想好了,就叫回忆童年。

水枪、折纸、四驱车……苏晚把一排儿童玩具放到了简一柏面前。

“到时候直播的时候你就说说你当年是怎么玩这些的,勾起大家对童年的回忆。”

“可是我童年不玩这个。”

“那你玩什么?”

“计时器,测力表,电压表,电流表……”

苏晚突然收起桌子上的东西,准备撂挑子不干了。

不过她却被简一柏抓住了手腕。

“做做做,苏老师说什么就做什么。”

“那还差不多。”苏晚嘟囔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从简一柏手掌间挣脱了出来。

苏晚和简一柏合作的第二场直播中规中矩,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但第三场,可谓是创造了YY直播网站的点击率之最。

那一场因为有另一个网络男神在同时段直播,苏晚就一边比对竞争对手的直播,一边给简一柏下达一个甚至是超过对方尺度的指令。

为了超过对方的点击量,苏晚频繁地下一些出格的指令。

比如解解领口的扣子,露露锁骨什么的。

“对方居然脱掉了上衣?!”苏晚盯着隔壁直播间的直播内容目瞪口呆。半晌,她又看了看正在直播做菜的简一柏。

她咬咬牙,直起身子,拿过一杯白开水,直接从镜头外,“哗”的一声,全输洒在了简一柏的裤子上。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没等简一柏发火,苏晚先发制人,捏着鼻子大喊:“哎呀,裤子湿了!看来只能脱掉啦!”

“脱掉”二字一出,评论量突起,紧接着,无数的人涌进了直播间。

半晌,直播屏幕开始卡屏。

七八分钟后,网站彻底陷入瘫痪。

……

苏晚和简一柏还因此收到了直播站的黄色封号警告。

直播被迫中止之后,蘇晚给简一柏送去了毛巾。

“不好意思啊,我也是为了点击量……”

简一柏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苏晚看他眼神清冽,更加觉得他生气了,一连又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结果她说到一半被简一柏叫停了。

“算了。我没生气。”

“当真?”苏晚一脸不信。

“不当真还能怎么样,和你在一起总要经历这些的。”

“啊?”苏晚有点茫然。

“和你在一起合作。难道不是这样吗?”简一柏一脸无辜。

苏晚呵呵笑了两声:“啊……是,是合作没错。”

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后来网站终于修复,简一柏也换完了裤子,直播进入了收尾阶段。

简一柏正在收拾餐盘,正好看见镜头外的苏晚举起了白板。

板子上写了这样一段话——跟粉丝表白:我爱你。

简一柏会意,点了点头。

半晌,他朝着苏晚那个方向粲然一笑。

“谢谢,我也爱你。”

……

苏晚愣了一下,心跳漏了一拍。

苏晚想,简一柏这个人啊,要想不受欢迎,大概是不可能了。

4.我有权告你抄袭

今天是简一柏和苏晚互惠互利的第五场直播。

第一场刷新了FF直播网站金币的数量记录,第三场开辟了点击率的巅峰。

今天是最后一场,苏晚决定让简一柏自己做主。此时,弹幕上有红色字幕弹出:上次那场直播过后,好多人黑你,你是怎么看待的啊?

红色弹幕的发出者是直播网站的主持人,是这次的远程直播嘉宾。endprint

“一般遇到这种事,我就想,我又不是人民币,不可能做到人人喜欢的。”

镜头外的苏晚闻言愣了一下。这不是她上课经常提到的吗?

弹幕上再次浮现红色字幕:那你平常有什么奇怪嗜好吗?”

“并没奇怪嗜好。不过我无聊的时候会手抄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

中小学生行为规范?

这下苏晚再也淡定不了了,那明明也是她教育学生的一种手段啊。

她经常和学生说:“实在学不会你们就给我回小学重造,背背守则啥的。”

就在苏晚疑惑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了急促的“滴滴滴”的声音。鉴于简一柏还在直播,苏晚便循着声音走到了传真机旁边。

这种年代了还用传真机,是什么不愿与时俱进的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吗?

苏晚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低头瞥了一眼A4纸上的文字。

看到中间几行关于行为分析的文字时,她的脸“唰”地就黑了。

苏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关于礼仪行为方面的著作会被引用到简一柏的报告里,而且并没有标明出处。

也是,她那种儿童图书装帧的礼仪小册子,确实没有必要标明出处。

但那也是她从业多年的心血啊。

“苏老师……”简一柏站在不远处,欲言又止。

“你在抄袭吗?”苏晚一脸难以置信。

“不是,我……”

“你的论文粘贴复制我的文字然后没有标明出处?可是你不是学物理的吗?”

“嗯……事实上是行为分析学和物理学双博士。”简一柏礼貌性地纠正了苏晚的错误。

但是苏晚不在乎那些,她一心只想着她要揭穿这个只会抄袭的骗子。

“不是在直播吗?你等着吧,你完了。”苏晚说着,想要接近直播的摄像机。

可是她却被简一柏揽住了。

一米八几的他揽住一个一米五多的苏晚轻而易举,她只能在他怀抱里各种扑腾。

“苏老师,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你是个抄袭狗吗?”苏晚还在说,摄影机却已经被简一柏关掉了。

5.你是我的参考书

简一柏给出的解释是:那不是论文报告,那是他和他导师的思想交流,所以没有标明出处。他和他的导师最近在探究恋爱中的理想型和实际型的误差。就是说要一个女人提出她自己心中男神的要求时,她一定能侃侃而谈,说出很多要求。可是在实际生活中,能让她们动心的往往不是她们所描述的那一种类型。

为了更好获得女性对于心目中男神的要求,简一柏的导师要求简一柏关注最近微博上大热的恋爱导师苏晚。但是在查阅完苏晚所有的著作后,简一柏觉得,苏晚在写作时还是保留了很多的想法。为了获取这些想法,他不得已想出这种方式来接近苏晚。

苏晚咆哮了一句:“你可以给我打个电话,我们做个深入交流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搞个3600万的合同吓唬我啊!”

她还处在“我居然会被骗”“我这么机智这么聪慧无双的人居然会被骗”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简一柏闻言,沉寂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对不起。”

“你还知道对不起?那还不快……”苏晚做了个手势,“滚——”

“滚”字掷地有声。

半晌,简一柏真的拿过大衣,抿了抿唇,向着房门走了出去。

他的样子太过落寞。

以至于过了很久,苏晚才回想起来:这好像是他家来着?

简一柏走后,苏晚也离开了他家。

可是从那以后,苏晚经过简一柏家里的时候,再也没看见他家的灯光亮过。

简一柏好像消失了。

不过,他消失了正好。省得她看见那种思想奇奇怪怪,张口闭口洛伦兹变化的傻子。苏晚在心里暗暗埋汰道。

苏晚之所以耿耿于怀,不仅在于简一柏骗了他,更在于不久前,他给她发过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合同是假的。想接近你是真的。”

可是发完短信后,手机就停机了。

撩完就跑。渣男无误了。

苏晚仍旧每天开课,迎接一批又一批需要进行恋爱指导的学生,再把他们送出去。可是这些学生里,再也看不见简一柏那种仪表端正,正好呈45度扬起的嘴角的笑容,天冷了还记得给你倒杯热水的学生了。

简一柏说得对,在实际生活中,女生很少会喜欢上她心目中的理想型。

尽管简一柏从各方面来看都应该是她心中的完美男人,然而,她还是在新书里,成功把他塑造成了渣男典范。

“正好呈45度扬起的嘴角的笑容?渣男!”

“满腹经纶、知识渊博?渣男!”

“手长腿长,身材俱佳?妥妥的渣男!”

报刊亭上一沓绿底白字的书籍列在那里,销售员正拿着喇叭说话。

“微博千万读者,百万销量级恋爱培训师苏晚潜心三年巨作!三十招教你识破渣男!限量八十本!有买有送!有买有送!不要九九八不要三九九!只要9块9!只要9块9!”

……

可惜无论怎么吆喝,还是无人问津。

約莫傍晚时分,终于有一个男人出现买走了它。

成交价不到五块。

6.男神人设崩塌

苏晚再一次见到简一柏的时候,简一柏正和一个女孩子喜笑颜开。

也是,全S城就那么大,他们能三个月都没见着也是一种奇迹。

简一柏看见苏晚的时候抬起手打了个招呼,苏晚却转头就走。

结果简一柏还不识趣地一路跟了过来。

“苏老师,听说你新书扑街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晚闷闷应了一句:“嗯。”

“奇怪,为什么会扑街?我觉得写得还可以。值得一提的还有书里描述的那个总是嘴贱,想一出是一出的男人类型……果然是渣男典范啊。”endprint

“……”

谢谢你成功骂了你自己。

就在苏晚还听着简一柏瞎嘀咕的时候,简一柏带着的那个女人也走了过来。女人五官精致,眉眼如画,微笑着走过来的那一瞬间光彩照人,而且照得苏晚有些头疼。

自带光环这种事不止简一柏会,简一柏的女朋友也会吗?苏晚心想。

“苏老师,我……”

“下次见面再说吧,我还有事。”

苏晚在简一柏没说完话前,就拿起包挡着脸,匆匆走了。

人生如果有比偶遇男神和他女朋友更伤人的事,那大概就是见到他俩时的自己,是素颜。

那个女的不是简一柏的女朋友!

在微博上看到这条八卦消息的时候,苏晚简直激动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可是下一秒,她又愣得坐回了床上。

那个女的不是简一柏的女朋友,自己才是?

苏晚看着八卦文章上说着她和简一柏相识相知相爱的故事,越看越觉得玄乎。

她是简一柏女朋友她这件事,她怎么不知道??

网络能捧人于手心,也能毁人于一时。

自从苏晚在街头偶遇简一柏和他姐姐一事被拍下来后,谣言的风波越传越凶。

说什么男神教授一回国,马上街头私会女友,还说带了姐姐的原因,是因为苏晚有了孩子决定谈婚论嫁。

但是这些八卦绯闻顶多让简一柏的粉丝大波攻击苏晚而已,最可怕的是有人扒出了五月份简一柏直播时关于抄袭论断的女音,还有四月份拍摄《化学有嘻哈》时,草坪上的女生倒影。

主传谣言的某娱记从《三十招教你识破渣男》这本书里开扒,将苏晚和简一柏打成学术界和营销界两大骗子。

“苏和简本来就是情侣。简一柏是搞行为分析学的,有一天闲着没事从恋爱角度帮苏晚写书,意外把他女朋友打造成了恋爱网红。后来两个人见利益大好,又出来推‘简一柏学霸男神的人设。要不你以为《飞剑》的资源怎么来的?还不是苏晚帮忙引荐的。”

“他们的书?半抄半创作咯。”

“现在学术界不都这样?”

……

这些言论,已经是涉及人品和职业操守问题的恶意诽谤了。

7.我爱简一柏,的钱

苏晚认识那名娱乐记者,之前曾经找她做过采访。

“嘟——”

“喂?”

“喂?是王记者吗?我是苏晚……”

“嘟——”

信号被强行挂断的声音表明对方根本不想与她交流。

无奈之下,苏晚只好从《飞剑》的导演那里要来了那名娱记的联系方式。尽管那篇八卦杂志文基本瞎编乱造,却也涵盖了几条真实的消息。第一,苏晚确实和《飞剑》的张导交往甚密;第二,简一柏也确实是她推荐给《飞剑》剧组的。

十里咖啡厅,靠近窗户的地方。

苏晚和那名娱记相对而坐。娱记低着头在玩手机,苏晚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坐得笔直。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

娱记继续低头把玩手机,嘴里还嚼着糖,声音听起来格外散漫:“我要求也不高。只是要点这个。”说完摩挲了几下手指,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你要多少?”苏晚直截了当地问道。

“一千。”

“一千块?”

“一千万。”

“嗯……那还是算了吧。”苏晚说完,拿起手机准备走人,却被娱记一把抓住了胳膊。

本来还淡定的娱记连口香糖都吐掉了,指着苏晚,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你不怕全网黑吗?”

“我怕。但比起全网黑,我更怕没钱。”

娱记愣了一下:“那,简一柏呢?钱和简一柏哪个重要?”

“简一柏。”

话音不大不小,刚好能够传到店里的吧台处。

坐在吧台上的男人优哉游哉地拿着小勺子搅拌白糖,不过嘴角,却是缓缓勾了起来。过了会儿,他终于放下了小勺,端起了咖啡杯。

然而,还没等他把咖啡杯凑近嘴边,又听见后面的女人说:“当然是简一柏,的钱更重要。”

简一柏:“……”

就在简一柏黯然神伤自己居然没有一千万重要的时候,苏晚猛地甩开了娱记的手。

苏晚朝着那名娱记莞尔一笑,“不好意思,刚才我们的对话我都录下了而且传到网上了,你就等着……”

话音未毕,那名娱记猛地朝她扑了过去。

他想抢她手中用来录音的手机。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是用将苏晚狠狠推在墙上,撞了一个又一个背景画框的形式。

苏晚记得《飞剑》的导演说过,千万不要和那家伙硬碰硬,那家伙是个疯子。

现在她才明白过来,原来,疯子是这个意思。

8.男神是我的粉丝

市中心医院。铺天盖地的白色。

“后脑勺撞到墙壁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可能要失去很多东西了。”

“比如诗,比如月亮。比如你。”

……

“就是轻微脑震荡,有必要写得跟要死了一样吗?”简一柏扯了扯嘴角。

苏晚闻言,连忙将手机收在身后。

“我那就是瞎写,瞎写给读者看的。你千万别看。”

要是让这位救她一命的恩人加目击证人,看到她写的文字描述和事实相差甚远,那就很尴尬了。

就在苏晚尬笑的时候,简一柏补了一句:“我也是你的读者。”

“嗯?”

“我在你只有一万个粉丝的时候就关注了。”简一柏说着说着抬起了下巴,眉眼之间充满得意之色,似乎这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

苏晚:“……”

“那我该说什么,谢谢?”

“不谢。别忘了老粉福利就行。”endprint

“啊?”

苏晚终于想起来老粉福利是什么了。是她年初的时候答应抽一个高级班的学生满足他的一个心愿。最后抽到的学生是一个名叫用户名09200708的学生。

这是粉丝后援会抽的,具体怎么抽出来的苏晚也不知道,但不得不说这个09200708很眼熟啊。

这不就是那个经常一边黑她没有恋爱经验,一边课程买得很积极的那个水军吗!因为没有头像,昵称也很像僵尸号,所以人称“水军”。

话说这种水军居然还没被踢出群,后援会是怎么回事?苏晚在小窗口里疯狂@后援会管理员。

另一头,她在群里发了一段虚伪的祝福语音:“那就恭喜用户09200708了!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哦,只要不超过五千块的东西,我都会尽量满足哦。”

“我想问老师一个问题。”对方打出一行字。

“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问哦。”她继续保持微笑。

“老师是怎么做到,明明没有谈过恋爱,却能够开一大堆恋爱培训课的?”

……

苏晚突然想顺着网线掐死他。

半晌,她咬咬牙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温婉的恋爱导师形象。

……

“这个呢,老师有在最近写的这本书上说过呀,爱一个人就是不要盲目嘛。要等待最适合你的那个人出现嘛。”

半晌,对方回了一句:可是不交往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

……

“那就交吧,交吧。”她翻着白眼,手动回了几个字。

良久,空了的屏幕上突然出现一行加粗的文字。

“那老师,愿意和我交往看看吗?”

……

没过多久,网络终于刷出了水军的头像。

是简一柏的证件照。

一时间,群里炸开了锅。

苏晚还想再说些什么,后援会管理员却及时看到了苏晚的私信。

半秒后,简一柏被踢出了高级群。

在群里莫名其妙地告白后,简一柏又突然消失了。

和他上次消失一样,没有任何征兆。这种随便撩人,撩完就跑的性格,完全就是她在新书里写的渣男特性嘛!

苏晚想着,气呼呼地把锅碗瓢盆全部扔进箱子里。

她昨天就出院了,今天回来搬东西。

她搬着搬着,门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大高个。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苏晚瞪了靠在门边的某人一眼。

“我导师有个国际学术会议,我跟着他临时飞美国了。”他说着,微微弯起了嘴角。

苏晚懒得理他,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

“怎么?生气了?”

她能不生气吗,居然有人表白完就跑了。苏晚内心吐槽了一句。

但她表面上还是很镇静:“没有,我不怎么在意。”

“看吧,我就是觉得你不怎么在意,所以我才没告诉你的。”

“……”

簡一柏一句话让苏晚噎住。

“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苏晚突然开口。

“嗯?”

“特立独行。做事不在乎别人感受。”苏晚撇了撇嘴,隐隐有点“怨妇”意味。

不料简一柏脱口而出:“我在乎啊。因为在乎,所以不敢知道答案,然后就跑美国去了。”

没等苏晚反应过来,他又补了一句:“上次也是。”

他淡定又执着的样子,让苏晚突然觉得脸颊有点发烫。

等等,他这是又在表白吗?

苏晚还在思考,简一柏却已经接过了她手中的箱子。

“你这个人更奇怪。”

“啊?”

“你捐助别人上大学这种事,从来都不说的吗?”

……

9.我喜欢你呀,很早就喜欢你了

简一柏是苏晚很早以前的粉丝,这个苏晚知道。

那个时候粉丝比较少,每增加一两个,苏晚都会点进去看看他们的微博主页。

简一柏刷屏似的物理成果记录,让苏晚不由得讶异:居然多了一个这么厉害的粉丝?

昵称叫简2012。偶尔也有些生活记录,都是自言自语,苏晚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

不过她偶尔想起来还是会翻翻他的微博,想看看他在干吗,结果越看越喜欢。

他基本把她说过的话都复述了一遍。

“罚抄五百。”然后他po了两张手抄中小学生守则,厚厚的一沓。

真是可怕的自制力。

“与其迎合别人,不如迎合自己。”和本科论文导师起了冲突后用来安慰自己的心灵鸡汤。

“苏晚这个人大概和她的文字一样纯粹。”他深夜看完苏晚文字后发的深切感慨。

……

被人隔着网络告白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就这样,翻看简一柏的微博记录成了苏晚的日常,直到有一天苏晚发现,简一柏改了昵称,再也不找不到了。

担心他现实世界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她顺着他以前关注的列表,发过的信息,按图索骥,终于找到了他的信息。

2014届P大物理保送生,简一柏。

还配了一张照片。

刚看到照片的时候,苏晚有些恍惚。有一种“这人怎么可能这么帅,我是不是没睡醒”的不真实感。

半晌,她看见了P大研究生会官博和一个粉丝的互动。

“如果保送了但没钱,能不去上吗?”

……

那个粉丝的微博名叫木白人生。木白,柏字拆开二字便是。

看到这里,苏晚突然心疼。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以因为钱的问题而上不了学呢。

她想着,立马搞了个抽奖,黑幕了木白人生两万块钱(尽管他没有关注她)。

结果,第二天木白人生发了个微博动态:天降两万块!明天用这笔钱去旅游!哦耶!endprint

苏晚:“……”

但她转念一想,也许是钱不够呢。于是她又找人托关系,要到了简一柏的家庭住址,给他邮寄了一笔学费。

她记得他皮相很好,又给做导演的几个朋友都一一推荐了一遍。

终于在其中一位的软磨硬泡之下,简一柏成功接下了一部电影,并一举走红。

苏晚看着百度上简一柏的簡历,嘴角忍不住抽搐。

“父母都是加州理工大学物理学博士,姐姐是做市场营销的,在业内颇有名气。”

怎么看怎么不像付不起学费的模样。

更悲催的是,她经过调查才知道,木白人生根本不是简一柏的微博号。简一柏的微博昵称会随着年份变化。比如今年2017年,他的微博名就叫简2017……

总之,她赔了夫人又折兵。

苏晚再也不想提起那些她每年存钱给人家寄钱,然后自己省吃俭用吃泡面的岁月了。

10.番外

简一柏告诉苏晚,因为每年都有人给老家寄钱,还是写着“好好读书,为国争光”这种看起来像爷爷辈的叮嘱(苏晚:……)。所以在第三年的时候,他姐姐就派人去查了。

最后查到了苏晚头上。

简一柏不知道苏晚为什么会一直给自己寄学费。但心目中的女神和自己一直保持联系不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吗?

其实他接受张导的《飞剑》邀请,也是为了接近苏晚。

可惜苏晚从来没有来探过班。

眼见着明年就要硕博连读结束,准备出国任教了,他心急之下,才想出了“不受欢迎”培训合同这种接近她的下策。

“话说我这些年给你寄的学费呢?你扔哪儿了?”苏晚转头对正在开车的某人问道。

“没扔。放在书架最角落了。就夹在你写的那些书里。”

“哦。难怪第一次去你家你死活不让我看那边的书,是怕我抢了你的钱吧。”苏晚怼了一句。

“那是我的钱啊。”简一柏一脸无辜。

苏晚呵呵笑了两下:“大哥,那是我给你的学费好吧。你又没用那笔钱,那当然还是我的了。”

“啊?是这样啊?”简一柏愣了一下,“我还以为那是你送来的嫁妆。”

……

苏晚自知比不过他撩人的手段,便扬起头,甜甜地说了一句:“恭喜你了,简先生!”

“啊?”简一柏有些茫然。

苏晚继续保持微笑:“恭喜你从‘不受欢迎培训课中完美毕业了!”

简一柏:“……”

好家伙。这不是讽刺他不讨人喜欢吗。

算了算了,从今往后,也只愿讨你一人喜欢。endprint

赞 (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