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初阳(一)

东尽欢

狗仔不好当,初阳偷拍明星被撞破,情急之下拿“追求男神”当借口,对莫峻言表白示爱。一次,两次……多次之后,莫峻言终于表示:“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我们开始交往吧。”

初阳骑虎难下,硬着头皮做莫峻言的女朋友,处心积虑求分手,却越搞越乱。初阳疲惫不堪,终将真相坦白。什么?你不喜欢我?可我春心已动,这笔账该怎么算?莫峻言开启反扑大战,圈中圈,套中套,小狗仔还不到碗里来!

第一章 谁对你一见钟情?谁念我散漫无心?

初阳躲在花丛里已经有六个小时,后腰隐隐作痛。

她是名摄影师,也曾幻想挎着相机走大江南北,拍青山绿水、大漠孤烟,但最终就职于某婚纱摄影公司。某次她在棕岛为一对新人拍婚纱照,无意中发现当红影星周建白劈腿,便顺手拍了几张,后来把照片卖给某家媒体,收到的报酬足足超过她一整年的工资。

从此,初阳走上狗仔这条不归路。

她与好几家媒体都有合作,拍到有价值的照片后联系对方,看影响力论价格。但最近两个月她没拍到什么,因此快揭不开锅了。

上午初阳跟着送菜的小货车混入这家会所,她得到消息,今晚会有一个剧组来这里聚餐。初阳送菜后趁人不备躲进花丛,花丛葳蕤茂盛足有半人高,藏身不是问题。更重要的是,这里视野宽阔,她应该能拍到几张明星照。如果有关于搂搂抱抱的大尺度照片,那她接下来几个月的房贷就有了着落。

胳膊处传来一阵痛痒,是虫子在咬她。初阳摁死虫子,不忘用泥土将尸体掩埋,免得待会儿招来一群蚂蚁。口袋里有药膏,她摸出来涂抹伤口,安慰自己:摄影师就这样啦,那些在非洲拍野生动物的,蛇往身上爬都不会哼一声。

夕阳染红西边的云彩时,客人们陆陆续续进入会所,花园是通往后院厢房的必经之路,初阳半跪在地,相机镜头隐藏在花枝空隙处,她屏气凝神注视着来往之人。等待的剧组终于来了,咦,女主演这身行头貌似某好莱坞女星穿过,撞衫了;

男主演走在后面,目光紧盯着引路女侍者的臀部,色眯眯的,活似没见过女人;

饰演女二号的演员是年仅十八岁的安某,一直以邻家女孩的形象示人,今天居然穿了大红色紧身深V超短裙。喂喂,小姑娘,性感衣着可能不太适合你。

初阳快速按下快门。

时间尚早,客人们没有急着去厢房用餐,在花园里闲聊,抑或在等人。

初阳找好角度,继续拍,拍,拍……

大功告成。初阳把卡片机装进口袋,只等天色再暗点,她就趁周围没人溜出来,而后大摇大摆从会所大门走出去。

“你在这儿做什么?”某明星助理目光乱瞟,发现了初阳,惊讶地叫出声。

他声音不小,附近的人全都看过来。

会所保安大步上前。

初阳被拎出花丛。

“你是谁?”会所保安面色不善地盯着初阳,“在这儿做什么?怎么进来了?”

“我……”初阳知道瞒不过去,实话实说,“偷溜进来的。”

“溜进来做什么?”保安质问。

这种会所不允许狗仔进入,轻则砸相机,重则被殴打一顿。初阳大脑飞速运转,道:“来看我的男神。”

男星焦某立即兴致勃勃地看着初阳,初阳赶紧摇头:“不是你。”你刚才盯着女侍者臀部的淫邪目光实在让人恶心。初阳环视一圈,目光落在在场最帅的男人身上:“是他。”

那个男人穿一身得体的西装,他站在斜阳余晖中,玉树临风。

一不做二不休,初阳向保安示意:“麻烦放手,我先去表白一下。”保安的手松开,初阳向男人走过去,深吸气,朝对方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只是在路上多看了你一眼,从此我就跌进了万丈深渊,吃饭想着你,走路想着你,梦里也全都是你……我知道我爱上你了,爱上你的眉毛,爱上你的眼睛,爱上你高挺的鼻梁,爱上你微微抿起的嘴唇,再不见到你我会疯掉。所以在我疯掉之前我得再见你一面,我得告诉你——我喜欢你。”

一口气说完,初阳差点被自己酸死。

整个花园鸦雀无声,在场的人都惊异地看着初阳。

唯独她的表白对象面无表情。

不愧是货真价实的帅哥,被表白这种事估计经历得多了,但初阳得做戏做到底,撩起衣袖继续说:“你看,我为了等到你,在这里藏了八个小时,被蚊子、虫子咬了无数个疙瘩。但现在看到你,一切都值了,我幸福得快要晕掉。”

男人懒得看她。

有人弱弱出声:“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初阳反问:“名字重要吗?”她义正词严道,“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不是他的名字、他的身份、他的地位。”

大爱不问情由,初阳快被自己感动了。

男人终于开口了,薄唇轻动:“走开。”

保安大步过来,一左一右架起初阳往外走。

“喂喂,我还没说完哪!”初阳双手在空中乱挥,“我叫初阳,你记住了吗?初阳……”

初阳被扔出了会所,她盯着门口身板笔直的保安不忘抱怨:“你们这帮人怎么这样?对待女士要温柔,怪不得没人爱……”

转过身,初阳嘴角高高翘起,心头暗暗地比了个V字。

晚上回到住处,初阳把相机连上电脑,挑选有价值的照片,而后联系新迅娱乐的范主编,因合作次数多了,对方给的价格还算公道,聊完公事,两人顺便八卦几句。

初阳在聊天框敲字:男星焦××居然是個色狼,一直盯着女服务员的屁股看,可惜角度不好,没拍下来。

范主编:这种事,娱乐圈多了去。

初阳:白瞎了那么多粉丝的眼。

范主编:=__=

初阳:焦××长得一般般,听说家里有人才红成这样。说实话,比他帅的人多了去。

比如,她今天的表白对象。初阳傍晚拍摄的照片里有一张有他,男人五官生得极好,秀窄的双眉,长长的睫毛下亮如星的眼睛,嘴唇薄而性感,脸部线条十分柔和,但他神色冷峻、眼神凌厉,整个人看起来既美又阴暗,嗯,适合拍杂志硬照。

初阳把照片发给范主编:这个人是谁?娱乐圈新秀吗?

范主编发了个惊讶的表情:这张不收,因为我们不能发。

初阳原本就没指望卖钱。

范主编又回了:莫峻言,一个低调的Boss。

原来是做生意的。知名企业家也是初阳的拍摄对象,这个莫峻言,似乎不出名。

范主编:低调的都是真Boss。

……

关掉对话框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初阳对照了一下美国时间,拿出手机拨打席文的电话,那头有些意外:“初阳你还没睡啊?”

“刚才在整理照片。”初阳说。

“今天拍到东西了?有爆点吗?”

“普普通通,够两个月饭钱。”不是每一次都会有能上头条的劲爆新闻,但当狗仔比初阳上班的收入高,她不用朝九晚五,自由没人管,“国际长途好贵,我电脑还没关,不然我们来视频?”

“现在不行,我在图书馆忙着写毕业论文,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席文是学霸,初阳刚上大一时就听说过他。后来,室友林居然谈了男朋友,那人和席文一个宿舍,初阳偶尔能从林居然口中听到席文的名字,但两人直到大四开学才真正认识。初阳一直以为席文是那种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男生,见了面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席文个子很高,他喜欢笑,笑起来嘴边有浅浅的梨窝,四月阳光的味道。更难得的是他五官较立体,拍照很上相。

有次几个人一起吃晚饭,饭后林居然和男朋友你侬我侬去了,席文送初阳回学校,那是个月白风清的夜晚,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桂花香,他半似玩笑半认真道:“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我们就站在大学的尾巴上。都说没有谈过恋爱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初阳同学,不如我们凑合着在一起试试?省得别人说我们大学白念了。”

初阳也半开玩笑问:“那你能给我当免费模特,让我天天拍照吗?”

“行。”

后来他们就真在一起了,不过两人的大四过得并不轻松,席文一直想出国留学,初阳忙着找工作。两人最后都如愿以偿,奇怪的是,他们明明是凑合着谈恋爱,几年下来也是聚少离多,却没分手。

连林居然都为之惊叹。周末两人一起去吃牛排,林居然感慨:“我和前男友早就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你和席文竟然经住了时间和空间的考验。对了,他要回来了吧?”

初阳切着牛排,头也不抬:“嗯,还有两个月。”

“苦守寒窑十八年,你总算是熬到头了。”

“喂喂,他只去了两年而已。”太夸张了吧。

“两个月我也受不了。”林居然说,“不过你也挺强,自己把房子都买了。”

“不但有房子,还有房贷。”初阳眨巴着眼睛看着林居然。

林居然一看她这表情就头疼:“我不会带你进‘江山苑。”

初阳做可怜状:“你忍心看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吗?”

“衣不蔽体正好,我还想看你穿三点式。”

初阳用港台腔发嗲:“然然……”

林居然恶寒:“没门。”

“亲爱的……”

“滚!”

“小甜心。”

……

“怕了你了。”林居然举手投降,“周一我要开车去接蘇总监,到时候带你进去。”

江山苑是本市有名的高档别墅小区,有几个明星也在那里买了房子,初阳想进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拍到明星遛狗照,或是家人散步照。不过“江山苑”门禁森严,快递员只能将包裹送至门卫处,初阳一直没机会。

有林居然帮忙就容易了。

林居然在一家时尚杂志社当助理,她要去“江山苑”接苏总监,将人送去机场。初阳坐上了车,林居然双手扶着方向盘,提醒她:“你可不要翻进别人家里去,被当作小偷抓起来送警局就麻烦了。”

“我是狗仔,不是偷窥狂。”初阳只拍公众人物在家以外的照片。

“那里到处都有摄像头,保安又多,你得小心点。不然我丢了工作,你得负责养我。”

“放心啦,就算出了篓子,我也不会说是你带我来的。”

车子很快开到小区门口,保安见是外来车辆,没有开门。林居然说明来意,保安拨通了苏女士家的电话,确认之后才放行。

别墅区很大,随处可见精美的欧式雕像,树木葱茏,花卉茂密,林居然把车子开到草木蓊郁处停下:“这里好像没摄像头,你下车自己逛吧,拍不到东西就算了,早点回去。”

“我心里有数。”

“千万别被保安盯上。”

“知道啦。”

林居然的车子消失在拐角处,初阳站在路边,不慌不忙地从包里摸出手机。

虽然单反相机更适合专业人士,但初阳是偷拍,挂个相机在脖子上,被保安撞见说不清楚。手机就方便多了,说“我是自拍狂”不就行了吗?

小区内有散步的人,三三两两,可惜初阳一个都不认识。换句话说,不是公众感兴趣的娱乐对象。

没关系,初阳有一整天的时间,她为此做了充足准备,早上五点就起床亲手烤了小饼干,多加了芝士和黄油,保证扛饿。

初阳沿着花道前行,忽然眼睛一亮,远处那个遛狗的男人是不是荧幕硬汉卢凯?

初阳跟过去。

她还没来得及拍,卢凯已经牵着狗走回他的别墅小院,把狗扔给保姆,他大步进屋,保姆一直有点怕这条狗,养什么不好?非要养比特犬,又壮又凶,哪怕相处了半年,保姆仍忌惮它,三两下将狗拴在狗桩上,然后快步走开。

初阳在院前张望,难道这是卢凯的居所?她从围栏的蔷薇藤后探着脑袋瞧,后院的大狗发现了她,立即狂吠出声:“汪——汪汪——”狗狗似乎非常不喜欢鬼鬼祟祟的来者,奋力拉扯链子朝初阳扑腾。保姆没把链子拴好,狗狗用力拉扯,一下子挣脱掉束缚,朝着初阳的方向跑来。

初阳吓了一跳,这是比特犬吧?

幸好院落有金属围栏相隔,比特犬冲不过去,隔着围栏对初阳咆哮:“汪,汪……”初阳刚要松一口气,忽见比特犬转个身,朝前院大门的方向跑去。

院门是锁了,还是没锁?初阳没心思考虑,转身就跑。

那狗冲出院门,朝初阳追过来。

初阳虽然已经跑远,但狗狗可没打算放过她,它嗅觉灵敏,很快追上来。初阳心跳如擂鼓,她可跑不过这种称霸狗界的斗牛犬,踩着长条木椅,一口气爬上花架,连手机摔落在地都顾不上。

比特犬跑到花架下,朝初阳扑腾。

“有没有人啊……救命……”初阳趴在花架上呼救,比特犬以凶悍著称,咬死人不在话下,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保安,快来啊……”

一辆黑色汽车从远处驶来,见这情形缓缓停下。

初阳惊骇地呼救:“快,快找人把这狗弄开。”

车上之人没敢直接下车,后排车窗放下一半,露出一张俊脸,剑眉星目,脸部线条却出奇的柔和,他眉头微微蹙起,问:“你怎么在这儿?”

初阳看对方,觉得有点眼熟,不就是上次那个莫峻言吗?初阳大声道:“当然是来找你。”

她的言外之意是:所以你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赶紧叫保安。

莫峻言转回头,神色不明。副驾驶的胡特助提醒他:“是上次那个初阳。”大胆到让人跌破眼镜的表白,想不记住都难。

果然,听到初阳又在喊:“帮我叫人,我快掉下去了……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你不能不管我……”

胡特助默默地闭上眼睛,不忍直视。司机何左回头看莫峻言,请示:“老板,要走吗?”谁都知道莫峻言很讨厌女人的纠缠。

莫峻言开口:“叫保安。”

何左怀疑自己幻听了。

“比特犬会咬死人。”

何左赶紧打电话。刚挂掉,又听莫峻言道:“下去把狗赶开。”

下去拉仇恨吗?何左狐疑地看他,是谁刚才说比特犬会咬死人?

“你身手好。”

好吧,能者多劳,谁让他是保镖兼司机?何左拿着电击棍下车,果然,他一吼,比特犬转移目标,嘴中喷着腥气对着他目露凶光。何左与比特犬周旋,小区保安急匆匆跑来,初阳这才松了一口气。

卢凯也被叫来,牵回自己的狗。

没有人受伤,事情总算得以平息,初阳小心地从花架爬下来,这是张生面孔,保安关切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初阳坐在长椅上拍着胸口,摇摇头:“没事。”

“小姐,你不是这里的业主吧?请问你来这儿是找哪位?我好帮你联系。”语气半是关切,半是警戒。

被保安盯上了。初阳抬手指了指倚着车门的莫峻言:“找他。”兄弟,没办法,你再帮我挡一挡。

初阳从椅子上站起来,朝莫峻言走过去:“我知道你的名字了,你叫莫峻言对不对?听说你很有钱,没关系的,我依然喜欢你。”

在场众人一阵窘,说得好像有钱是罪过一样。

莫峻言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直说重点:“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我猜的。”初阳已经想好说辞,“都说‘江山苑是有钱人住的地方,我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果然住这儿,看来我运气不错。”

初阳扬扬得意,朝阳的金光落在睫毛上,她笑得绚如夏花。

莫峻言蹙眉:“你怎么进来的?”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初阳打马虎眼。

“你找我做什么?”

“想……想见你。”初阳没退路,只能继续厚脸皮,“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莫峻言毫不留情道:“我不喜欢你。”

莫峻言似乎没了耐性,他转身,胡特助立即为他拉开车门。

车子缓缓启动,剩下初阳和一众保安面面相觑。

初阳隐觉不妙,若保安尽忠职守,定会深究她如何进入江山苑。初阳可不想出卖林居然,撒腿就跑。

她一边跑,一边朝前方的车子挥手:“等一等……”

保安抱着胸看戏,更有甚者摇了摇头,心想:又一个追求莫峻言的女人,电视剧经典情节正在上演。

很好,保安没有追上来。初阳脚步不停,继续追着车子狂奔。

驾驶室的何左瞄了瞄后视镜,道:“她追上来了。”

莫峻言當然看到了:“别管她。”

汽车不停,但小区内限速十码,初阳和汽车不近不远地保持着十多米,这个距离,想不注意到都难。几百米后,莫峻言败下阵来:“停车。”

车子猛地停下。

轮到初阳愣神,真停了?

她只是做戏而已,但平原跑马,易放难收。初阳不得不跑过去。

后排车窗被全部放下来,莫峻言的脸色略显清冷,他扫了初阳一眼:“你到底想干什么?”

初阳气喘吁吁:“我……我就是……”她急中生智,摘下背包,从里面翻出一袋小饼干递过去,“我就是想把这个给你。”因为疾跑,初阳脸色涨红,“我亲手烤的,今天早上五点就起来忙活,多加了芝士和黄油,很香哦。”

莫峻言没接。

这情形有点尴尬,但剧本已定,初阳无法更改,硬着头皮继续:“我知道你看不上。但这是我的小小心意,希望你能试一试。”见莫峻言还没有收下的意思,初阳讪讪道,“你要是实在不喜欢就算了……”

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初阳正准备收回手,听到莫峻言说:“是不是我收下你就可以不来烦我?”

呃……

初阳道:“你能收下,我已经十分满足,不敢再奢求更多。”

莫峻言从车窗内伸出手,把小饼干拿了过去。

“我不想再看到你。”莫峻言把饼干扔在一边。

车窗缓缓升起,隔绝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初阳看着他的车开出小区,一个加速消失在路上,其实,她也不想再看到高高在上的他。

貌似每次见到他,她运气都很差。

偷拍无法继续进行,初阳不得不离开小区。

她安慰自己,至少没把林居然供出来。

晚上请林居然吃火锅,初阳一口气点了好多菜,林居然打趣:“是不是今天收获颇丰,准备好好感谢我?”

“得了吧,今天什么都没拍到,还差点被狗咬。”想起那只比特犬的凶狠模样,初阳心有余悸。

“怎么了?”

初阳把白天的事简单说了说,林居然眼睛睁得大大的,只觉得不可思议:“你遇到了莫峻言?还说喜欢他?”

初阳摊手:“没办法,脱身找的借口而已。”服务员把菜端上来,初阳招呼林居然,“锅底开了,来,涮羊肉片。”

林居然对羊肉片没兴趣:“你不知道莫峻言是谁?”

“我知道,做生意的。”

“做生意也有大有小。你成天收集娱乐圈的消息,一定知道东津四少吧?”

东津四少是东津市有名的四位钻石王老五,家大业大,人长得也还凑合,常投资影视业,娱乐小报喜欢追逐这样的名人,初阳也曾经尝试去跟拍,最后无疾而终。只听林居然继续道:“‘东津四少都是富豪,但还得讨好莫峻言,他生意做得很大,利实连锁他有股份,晴空投资他是大股东……不过他很低调,娱乐小报没有获得他的同意,不会拿他上新闻。”林居然凑过来悄悄道,“怕惹麻烦。”

怪不得范主编不收他的照片。

“我连他面都没见过,你竟然对他表白了!”林居然对初阳投以崇拜的眼神,“他什么反应?”

“第一次他叫我走开,这回他说再也不想见到我。”初阳懒懒地回答。

“那很不错啦。”林居然怂恿道,“干脆你去试试追他,等你追到他,你就不用累死累活还房贷了。”

“嘁!”

初阳对莫峻言一点兴趣都没有。接下来的日子,初阳在飞机场蹲点,可惜那些个明星神龙见首不见尾,半个月下来,她什么也没拍到。

她不是记者,没有投靠某家公司,因此没有固定收入,只觉得心烦意乱。这天她打开电脑准备找部电影看看,和她经常有合作的范主编发来消息:“怎么最近没照片?”

“没拍到。”初阳快速敲击键盘,“给我点消息。”

“‘东津四少之一的王先亮将举行轰趴盛宴,请了不少明星助阵,肯定有看点。”

“时间,地点。”

“十天之后,地点是一艘加长豪华游艇,游艇将顺江入海,派对大概要开个一两天。”

“怎么混进去?”

范主编发了个摊手的表情:“我要知道怎么混进去,何必把消息放给你?要知道,公司里养着记者。”

好吧,初阳得自己想办法。

她以前从事高端婚纱摄影,认识一些场景布置公司的人,于是很快打听出那艘游艇的名字,以及负责布置现场的公司。派对将用到大量鲜花,初阳知道这家公司的鲜花供应商,她穿了一件朴素的衣服,跑去供应商那里应聘。

因为有活动,鲜花供应商正愁没人手,见初阳模样端正,便录用了她。初阳成了一名送花小妹,几天下来,把公司负责送花的员工认识了一遍。给游艇那边送花的工作本来轮不到初阳,她积极地去找其他员工调换,如愿以偿揽下任务。

早上六点,初阳就坐上送花的小面包车,抱着一大束鲜花登上游艇。而后以上厕所的名义,乘人不备溜进某间客房,在床底下藏了起来。

她看了看时间,刚过七点。她得等到客人们陆续登船之后才能出来,那时候船上生人多,她混在其中并无不妥。

还有十多个小时。又是漫长的藏匿与等待。

幸好初阳早有准备,背包里有饼干和巧克力,还有矿泉水。她翻出矿泉水正打算喝,想了想又忍住,得少喝水,不然还得去找洗手间。

趁着屋里没人,初阳又从包里翻出一件小礼服换上,她很困,昨晚忙到大半夜,今天又起得早,眼皮直打架。但初阳睡不着,有清洁工拿着吸尘器进入房间,她的心提到嗓子眼,不过房间里的卫生前两天已经细致打扫过,清洁工草草收拾一下,又提着东西出了门。

后来,有侍者送来花束摆在桌上,经理来每个房间串门……初阳的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绷紧状态,直到下午三四点检查工作才消停,她松了一口气,看时间尚早,闭上眼睛小憩。

数日的忙碌让她倍感疲惫。初阳醒来时房间里的光线暗了下来,她看了看表,发现是七点半。

客人们应该登船了。

初阳正准备从床底下爬出來,忽然听到开门声,她又缩回床底,屏气凝神。客房里的灯被打开,一室明亮,有美女进屋:“刚上船就把礼服弄脏了,真倒霉。幸好多带了一套。”同伴催促她:“快点换啦,表演都开始了。”

初阳看到一双长腿在床前晃动。美女开始脱衣服,然后叫了一声:“哎呀,耳钉掉了。”

美女弯下腰找耳钉,细小的东西落在长毛地毯上,踪迹难寻,她身体趴得更低,目光看向床底,而后尖叫出声:“啊——流氓……”

初阳知道自己又完了。

美女似乎被吓倒,仓皇开门:“保安,抓流氓……”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衣服还没换好,又赶紧关门匆匆把衣服套上。初阳被保安从床底下抓出来时,美女倚在门口,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她偷看我换衣服。”

初阳弱弱地辩解:“我也是女的。”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好不好。

“那你躲在床底下做什么?”保安板着脸问,推搡着初阳出门,准备好好审问。

走廊里有客人迎面走过来,那位换衣服的美女想引起注意,哭得更大声:“派对都请了些什么人?这个女人躲在我床底下到底想做什么……”

对面客人的目光投过来,何左惊讶出声:“又是你!”

何左看看初阳,又转过头看看莫峻言,表示:老板,你的追求者追上游艇了。

旁边胡特助也忍不住飙了句英文:“Oh,no。”连王先亮都认出初阳:“这是不是上次在锦色春会所向你表白的那个吗?”

莫峻言也看到了初阳,目光微动。

救星又来了。初阳脑子里灵光一闪,冲莫峻言笑笑:“嗨!”

保安不能确定这到底是小贼,还是来参加派对的客人,抓着初阳的手松了松。初阳可不想被当成小贼关起来,坦然道:“既然都认识,那就不用解释我在这里的原因了吧?”

莫峻言看了看她:“上次不是说……”

“我知道你不想再见到我。”初阳打断对方的话,示爱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到第三回她已是炉火纯青,“男神你玉树临风、英俊多金,不知道引多少美女折腰。我无才无貌,不敢奢求你的喜欢,也不想惹你生厌。你不想见到我,我就应该远远避开,免得让你心情不爽利,但感情不是水龙头,说收就能收,说放就能放。我日思夜想情难自禁,实在忍不住所以……又来了。”

够酸!初阳都佩服自己。她看着莫峻言,继续道:“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能满足我。”

莫峻言示意她讲。

“我想把你的样子留在照片里,从此有个念想。”初阳摸出手机向莫峻言示意,“我们合个影,以后我再也不来打扰你,行不行?”

“不行。”莫峻言拒绝。

虽然她不是真喜欢莫峻言,但连篇情话只得到两个字的拒绝,还是觉得倍受打击。

她有那么差吗?

初阳垂头丧气:“好吧。祝你玩得愉快,天天有好心情。”

她不得不离开,一无所获,十多天努力付之东流,更觉得沮丧,连对保安说话都有气无力:“不用劳烦你们,我自己会走。”好不容易登上船,派对的音乐声在远处响起,她与黎明的光辉只有一步之遥。初阳心有不甘,走了十多步又回头,恋恋不舍。

莫峻言正在看她,赶紧移开目光。听到保安没好气地催促:“快点走。”

“知道啦……哎哎,别推我,我马上离开。”

莫峻言抬头,高大的保安围着初阳,让她显得十分娇小,几人走过拐角,身影终于不见。

王先亮招呼莫峻言:“我还是先带你去房间。”

莫峻言:“好。”

王先亮一路将他送到房间门口。

莫峻言道:“那么多人等着王少,我不好意思再占用你的时间,休息一会儿我就来大厅。”

王先亮笑着说好。

莫峻言准备进屋,貌似无意问起:“船是不是半小时前就启航了?”

“是的,这会儿快入海了。”王先亮猜到他的顾忌,“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雅兴。”

初阳走不了,她还在船上,大概被保安关起来了。

莫峻言意有所指道:“这似乎不是待客之道。”

王先亮意外,也对,好歹是莫峻言的仰慕者,还是要给點面子。王先亮笑笑:“嗯,来者是客。”他忙着去招呼其他客人,转身告辞。

莫峻言进了屋,说是来休息一会儿,实际上是有点临时性公务要处理。事情不多,十几分钟搞定,他和胡青又转去宴会厅。

厅里十分热闹,靓丽女孩在台上表演舞蹈,初阳刚从小黑屋里被放出来,看什么都新鲜。她睁大双眼在来宾中寻找目标,瞥见莫峻言来了,心头有些无奈。莫峻言和胡特助在靠近舞台的一张小桌坐下,初阳硬着头皮走过去,讪讪地解释:“不是我不走,是船不停。”

莫峻言抬了抬眼皮:“的确不会为了你改变航程。”

这下成了棋盘上的走卒,只能进不能退,初阳示意他对面的位置:“我能坐这里吗?”

对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初阳坐了下来。

莫峻言微微侧过脸,目光转向舞台。初阳觉得十分尴尬,幸好胡特助找她说话:“初小姐应该没有邀请卡,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混上船的?”

“这个嘛,很多天以前我就听说王少要开派对,据说派对十分盛大,那时候我就开始准备了。”初阳怕对方不依不饶,直接说了出来,“派对都需要鲜花,我就去了鲜花公司应聘……”

她把过程一五一十相告,胡特助觉得不可思议:“所以你为了混上船,已经当了一周的送花小工?”

“是啊。”

“还在船上不吃不喝地躲了十二个小时?”

初阳认真回答:“我有带吃的。”

胡特助眼中写满崇拜:“初小姐非常聪明,行为也让人感动。”

“没办法啦。”初阳无奈地摊手,谁让钱这么难挣?“不过运气有点差,通常情况下,客人应该要九、十点钟才会进客房,我有足够的时间混入派对,到时候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在派对上……”

用手机拍照。但初阳不敢说,改口:“跟莫先生搭讪。”

胡特助笑:“似乎运气也不算太差。”他想起什么,又道,“初小姐还饿着吧?想吃什么,我给你拿过来。”

“胡青,”莫峻言的目光从舞台上收了回来,“那边是不是凯利的刘总?他是公司的供应商,你应该去跟他聊聊最近的供货问题。”

下午自家老板还说“胡青,你应该在派对上好好放松一下”,这会儿又让自己去谈公务,胡青无奈:“是应该好好聊聊。”

胡青刚走,王先亮就过来了,他跟莫峻言碰了碰杯,又把目光转向初阳,兴致盎然地问了同一个问题:“你到底是怎么混上船的?”

初阳又把过程说了一遍。

王先亮听完,道:“果然女人一遇到爱情,智商就噌噌上线。但是初小姐,你这样做,似乎是在打我的脸。”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杯中酒,“今天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来捧场,我自诩工作做得不错,结果让初小姐钻了漏洞,传出去都是笑话。”

这帮富家子弟表面出手阔绰,实则个个心胸狭隘,初阳可不想与对方结梁子,讪讪地笑:“这事要怪就怪他。”

她指向莫峻言。

莫峻言抬眼,一脸莫名。

初阳义愤填膺地控诉莫峻言的罪行:“怪他长得太英俊,我就跟着了魔似的,满心满脑子都想着再见他一面,费尽心机混上游艇,我知道自己的做法有失妥当,但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所以,这事他得负全责。”初阳总结道。

莫峻言哑口无言。

初阳凑到他跟前,十分认真地问:“你家祖上是不是苗疆人?”

莫峻言不懂,摇了摇头:“不是。”

“那你为什么会降头术?”初阳眨着眼睛问,“你肯定对我下了降头。”

莫峻言不敢与她对视,默默地转过脸。

王先亮也愣了一会儿,半晌才道:“我见过脸皮厚的,但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

初阳说:“怪不得王少还是单身,看来还没遇到真爱。”

她不想再和王先亮辩论,站起身:“我有点饿了,去拿点吃的。”出于礼貌,初阳顺口问莫峻言,“你要不要也吃点?”想着莫峻言不怎么搭理她,初阳加了一句,“还是吃点吧,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

她自顾自拿食物去了。

“果然是真爱。”王先亮转向莫峻言,不由得感慨一声,“我那些女人就知道叫我喝酒,谁关心我吃没吃!”

下期内容预告:初阳被邀请给一家餐厅拍照做宣传,又遇到了莫峻言。这时偶遇大雨,初阳主动借伞给莫峻言,自己跑入雨中,以答谢几次用莫峻言当挡箭牌。初阳进入地铁站时浑身湿透,水线顺着发梢衣角流下,她拧了拧衣服,决定以后和莫峻言桥归桥路归路……

赞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