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的小泡泡

月儿

晴彩有點慌、

从宋居然下班的时间点开始,她就在练习如何让自己的存在感尽量降低一点,再低一点。而从宋居然踏入客厅走到她面前的那一秒,她就彻底屏住了呼吸。

她这一屏……就屏了半个小时。

晴彩感觉自己再这么下去就得翻白眼了,心一狠,左右不过一死,活人,哦……不对,活鱼还能给气憋死了?

她摇了摇快要僵硬的鱼鳍,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咕噜噜”,一串白色泡泡欢快地冲到水面。

与此同时,宋居然也仿佛长舒了一口气道:“哎呀……原来你没死啊。”

晴彩:“……”

敢情你在我这鱼缸面前盯了快半个小时就以为我死了?

晴彩彻底放松下来,摇了摇自己金黄的尾巴,她是一条金龙鱼,一条价值过十万的金龙鱼。

当然,这是一个月前。

现在她是一条金龙鱼小妖精。

宋居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鱼缸,左手臂上还搭着一件造价不菲的大衣外套,他揉了揉眉心道:“还以为你也死了呢……”

那他最近也太倒霉了一点。

晴彩能轻易读懂他的想法,她大大的鱼眼透过鱼缸看着宋居然,似乎在他耳朵边念咒般轻声道:“你最近是不是很倒霉啊,快求我啊!快求我啊!转发锦鲤保你发大财啊!”

“咕噜噜”,一大串泡泡从她嘴巴冒出来。

宋居然笑了笑,觉得自己可能最近太累了,竟然开始跟鱼说话了。

“吃晚饭吗?”宋居然拿起手上的美味鱼食冲晴彩扬了扬。

晴彩一双眼睛却迅速看到了茶几上那份外带肯德基。嗯……一闻这香味,有她最爱吃的奥尔良烤翅无疑了……她张大嘴巴,露出水面,仿佛已经吃到了那香嫩的鸡肉。

喀喀喀喀喀……一把鱼食趁机而入,从她的喉咙直传胃里。

她含泪吞下。

她什么时候才能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呢?呜呜呜……

宋居然见她吞下鱼食,满意地起身。

一双笔直的大长腿从晴彩面前飘过,她咽了咽基本不存在的口水,在心里发出一句感叹:哇……

等等,宋居然走的这个方向……

书房?!

等等!不要啊!

被美色迷晕头的金龙鱼小妖精——晴彩本尊终于再次想起自己慌张的原因了。

“咔嚓”,宋居然打开了书房的门,与此同时,晴彩用长长的尾巴艰难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那画面她不敢看。

实在是太惨了点。

“哗……”

宋居然打开自家书房门的那一瞬间,以为自己见到了海啸爆发……满屋的水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一样,直接将他从书房冲到了客厅,不到十秒钟,两百平方米的房子不可避免地成了水患重灾区。

他一脸茫然地站在客厅,头顶上还挂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水草,水蔓延至他小腿后停止了扩散,原本等着他签的合同也随着水波一荡一荡,变得皱皱巴巴的。

不得不说,一向自诩见过大世面的原基公司安大总裁,此时此刻有点儿想哭。

始作俑者晴彩挪开尾巴,见宋居然呆呆的样子,心底冒出一丝心疼,虽然她不是故意的,但是确实是因为她想换个大地方遨游一下,舒展升华灵力,才引无海之水在他书房的。

宋居然掏出手机,想要报警。

谁?!是谁?!谁把他的书房灌满了水?!

手机虽然也没能幸免被打湿,但是依然能用,他按出报警电话,拨出去的一瞬间突然想到什么,提脚往书房跑,被水冲泡后的书房虽然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是没有任何引水工具,房顶没有破洞,地面墙面除了有些水迹之外,没有任何被撬动的痕迹。

谁能做到这样密闭情况下灌满水,还能逃脱?

他联想起这段时间的奇怪事件:明明随身携带的文件被替换,明明上一秒还在吃的早餐被加料,睡觉总能听到奇怪的水浪声……

书房的顶端有处挂钟,挂钟的下面悬着一把看上去锈迹斑斑的铜剑,这是安家祖上留下来的,宋居然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只知道一代代传下来了。

他病急乱投医,两步窜上桌子,取下铜剑,“嗖”地一下拔出来。

失控的安总裁站在桌上,尽量控制情绪怒吼:“是谁?!给我出来!”

可惜声音还是吼劈了叉,默默观赏着湿身总裁的晴彩紧张中带着一丝好心情,想:哇……身材可真好,想摸!

回应宋居然的除了晴彩吐泡泡的声音,并无一物。

宋居然从桌上跳下,激起水花无数。

晴彩:哇!安大侠!

宋居然环视一周,将剑锋对准房间中除他之外的唯一活物——金龙鱼晴彩。

晴彩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尾巴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宋居然莫名有一丝恼火,他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自己这是被逼疯了吗?在干吗?

他把剑随意插在被水漫过的绿植上,无力地靠在一人高的鱼缸上,右手掏出手机,老老实实拨出了110。

在他没有发现的地方,剑尾有一丝光竟然顺着水光滑进了鱼缸,正中肆无忌惮窥视湿身总裁的金龙鱼身上。

3.

“啊……”

宋居然耳边似乎传来一个女声的喘息,尾音还带着一丝波浪。

电话那头:“您好,这边××警察局,请问有什么事吗?”

刚刚那是幻听吧。

宋居然稳了稳心神:“嗯,您好,我这边是椿城小区2401户业,我……我这边……”

该怎么形容呢?

说书房涌出大量的水?

宋居然努力整理着事件本身,突然一双白嫩的手抚上了他的脸。

揪……

那双手将他脸颊的肉轻轻揪起一个小坨。

宋居然:“……”endprint

警察:“請问还在吗?发生了什么事吗?”

宋居然猛一回头,跳离鱼缸,晴彩正一丝不挂地靠在鱼缸里面,说一丝不挂其实也不完全准确。晴彩身上的金黄色鱼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退,很快变成了一具完美白嫩的肉体。

宋居然:“救……救命……我家的鱼爬出来了!”

警察:“……”

他把手机一丢,指着正在慢慢往外爬的陌生女人嚷:“你……你……你是谁?”

晴彩已经很快适应自己的手脚,两只手搁在宋居然的大腿上,胸前的不可描述……哦!即使是面对非人物种也懂得男女有别的宋居然飞速闭上了眼。

晴彩笑嘻嘻地道:“我是你的金龙鱼啊!”

宋居然:我没有你这样的金龙鱼!

晴彩对自己的身体非常感兴趣,宋居然作为一个母胎单身并没有全身镜。眼看着晴彩就要往未拉窗帘的阳台走去,他一把拿起大衣外套,把晴彩完完全全罩了起来。

好在外套够大,关键位置勉强能挡住。

“喂……你这样我看不见了啊……”晴彩伸着双手,跌跌撞撞往前走。

家里的鱼突然变成了一个年轻女人,宋居然强迫自己用最少的时间镇定下来。

“你到底是谁?”宋居然不是无神论者,但是无论是人是鱼,他必须得到最肯定的回答。

晴彩终于找到拨开衣服的诀窍,闷头闷脑地把头伸出来,又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空荡荡的鱼缸,又指了指自己。

手臂动作带起来的空隙,让隐藏的春色又暴露了几分。

宋居然这次眼神刚好撞进那春色,瞬间就红了脸。

“你真的是鱼?”他选择把视线放在鱼缸里,晶莹剔透的鱼缸映出那个妙龄女子的窈窕身影,他又将视线移到那鱼缸旁边的绿植。

咦,那把铜剑似乎变了颜色。

是这剑让鱼变成了人?

宋居然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晴彩赤着一双脚踢踢踏踏,踏水而过,直奔餐桌上的肯德基外卖。

“嗷……香!”她把鼻子凑到那个白胡子老爷爷身上使劲闻,“确实是我最爱的奥尔良烤鸡翅的味道!”

一条鱼还吃鸡翅?

晴彩转身对了对手指,可怜巴巴地看着宋居然,然后指了指桌上的肯德基问:“我能吃吗?”

宋居然一愣。

晴彩举起左手,发誓道:“我发誓我只吃鸡翅,薯条、蛋挞、汉堡我都不吃!”

见宋居然没出声,晴彩只能默默在后面加一句:“好吧……可乐我也不喝。”

宋居然:“……”

4.

一人一鱼坐在被水浸泡的餐桌旁分享一份外卖肯德基。

暖黄的灯光下,画面竟然有些诡异的温馨。

宋居然:“书房的水是你放的?”

晴彩放下鸡骨头,诚恳道:“对不起。”

宋居然:“我的文件是你改的?”

晴彩把偷偷拿起的薯条放下,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好吧……”宋居然一挥手,“在我咖啡里放辣椒酱这种事也是你干的?”

晴彩踢了踢还泡在水里的脚,一串泡泡瞬间从脚底蔓延到不远处……

宋居然:“唉……”

我家里养了个怎样的小妖精哟。endprint

赞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