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应笑我

【一】

窗外一片漆黑,唐千结从梦中惊醒,悄悄起身去了厨房。

保姆林妈突然出现,道:“太太还没睡,是在等梁先生吗?”

唐千结往墙上的钟那儿瞥了一眼,已经午夜两点了。她刚想摇头,门铃却响了。

林妈搀着一身酒气的梁亦铮躺到沙发上。唐千结站在厨房门口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刚准备上楼,林妈塞了一杯热水到她手里。

“太太,你给先生送过去,我去厨房熬点儿粥。”

唐千结挪着沉重的步子走到沙发前,小心翼翼地俯身,刚想把醉倒的梁亦铮扶起来,他就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睛。

“唐千结,安分守己一点儿。”

唐千结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应了一句:“知道了。”

她说完便想转身上楼,步子还没迈出去,身后的人又开口了,说道:“明天爷爷过寿,你跟我一起去。”

唐千结头也不回地点了点头,而后就上了二楼。

新婚六个月,她像一只被圈养起来的鸟,一声不吭地在这座大房子待着。

第二天傍晚,果然有车来接她。唐千结随意打扮了一下,下楼时林妈拦住了她,忧心忡忡地道:“太太,你怎么一件首饰都不戴?”

“我不爱戴那些,而且,也没人会注意到我的。”

林妈了解她的性子,也不再多说,看着她上了车。她打从心眼儿里喜欢唐千结,不争不抢,温婉贤淑,可惜梁亦铮看不到,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看到。毕竟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另外一个人。

想起那个女人,林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二】

半年前,唐千结还在DE杂志做平面模特。梁亦铮突然来找到她,说要跟她合作。那时唐千结已经多年不与唐家往来,妈妈于两年前去世,给她留了一些股份,因此她自己一个人也过得不错。

那阵子她的爸爸唐力破天荒地跟她表示了亲近,唐千结还没来得及适应,梁亦铮就从天而降,直截了当地对她说:“唐氏高层动荡,你爸爸董事长的位置可能要保不住了,惦记上了你手里的股份。”

多年未见,梁亦铮一点儿都没变,做事儿丝毫不拖泥带水。他对唐千结说:“跟我结婚,你背靠梁氏,可以守护自己的东西,而我需要你手里的股份做烟雾弹,做我自己的事儿。你的股份不会动,这点你可以……”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句斩钉截铁的“我答应你”。

唐千结的性子慢热,一向温温吞吞。遇到这种婚姻和利益纠葛的大事儿,原应慎重考虑才是,只是在梁亦铮突然出现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

答应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唐千结自己也说不清楚。

有人端着酒杯过来打招呼,她的回忆被打断。梁亦铮礼貌地寒暄,不时地与她耳语两句,装作恩爱的样子。

宴席开始了,梁亦铮携着唐千结坐到了梁家老爷子的旁边,更卖力地表演了起来。半年前他一声不吭地结了婚,老爷子也生气过。不过木已成舟,他便换了态度,开始催着他们生孩子。

梁亦铮的叔叔梁超坐在餐桌对面,他向来擅长察言观色,于是笑呵呵地帮腔道:“你爷爷做梦都想抱孙子呢。”

梁亦铮伸手揽住了唐千结的肩膀,故作亲密地同她耳语,用旁人恰好都能听到的语调,亲昵地说:“那我们一定要努力了。”

话音刚落,唐千结的后妈阮红就过来祝寿了。她一向能说会道,祝词让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

片刻后,像是注意到了唐千结,阮红面色一转,抓着她的手慈祥地说:“好孩子,你嫁到梁家应是过得很好,只是也别忘了回家看看。”

她的好女儿唐歌适时过来,端着两杯红酒,柔声说道:“姐姐,好久不见,妹妹敬你一杯,祝你新婚快乐。”

唐千结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可反感归反感,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唐千结不接过来不好收场。想到自己酒精严重过敏的体质,还是一咬牙伸出了手。

只是那杯酒被梁亦铮截了过去,他仰头一饮而尽,随后淡淡地说:“她今天不舒服,唐小姐这份好意,我替她领了。您请随意。”

阮红一双眼机警地打量着,眼见自己的女儿眼圈红了起来,连忙打圆场道:“看你们小两口那么恩爱,我们做家长的就放心了。”说着又拉着唐千结的手,和蔼地看着她说,“有空和亦铮回家看看。”

唐千结怔怔地点了点头,就连阮红趁热打铁地说了一句“就下周一吧”,她也没有拒绝。梁亦铮为她挡了唐歌的酒,这件事儿足以让她的大脑死机一整天了。

【三】

回去的路上,唐千结正襟危坐,思绪纷乱。她转过头悄悄地打量梁亦铮,卻见他眉头紧皱,嘴巴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想到刚刚唐歌委屈的样子,唐千结心下一片黯然,她是梁亦铮的喜欢的人,那样出手解围,大约也是为了在梁家人面前演戏吧。

想到这里,她平静地说:“我可以自己回去。”

梁亦铮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她。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找她解释。”她小心翼翼地解释。

“唐千结,不要自作聪明地揣测我的想法。”梁亦铮眯着眼睛说。

唐千结刚想为自己辩解两句,汽车突然急刹,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前倾。幸亏梁亦铮及时出手,护住了她的头。

“先生、太太没事儿吧?”司机紧张地问。

“没事儿。”唐千结看着梁亦铮冷峻的侧脸,嗫嚅道,“你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梁亦铮看着她说,“你不是最怕死了吗?”

唐千结浑身一震,在黑暗中绷直了身体,数次欲言又止。车窗上的树影不断地变化着,她第一次感觉,这条黑暗的路仿佛看不到尽头。

那之后的几天,梁亦铮都没有回过家,唐千结乐得自在,与林妈在后院的一片空地上辟了个菜田,种上了一些蔬菜。

那天下着雨,她坐在厨房里择菜,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是周一,约定去唐家吃晚饭的日子。

她在沙发上思考了许久,最后还是拨了梁亦铮的电话。

“今天晚上,你要跟我去唐家吃饭吗?”

“换件衣服,出来。”

唐千结疑惑地走到阳台上,看见梁亦铮的车在门外,不知停了多久。她眼眶一热,几欲落泪。去唐家可以看见唐歌,梁亦铮自然不会拒绝。只是他不愿意同自己待在一起,哪怕是坐在车里,也不愿意回家。

她悄悄抹了眼泪,换了T恤和牛仔裤便出门了。一路无言。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唐家的大门口。唐千结下车,望着金碧辉煌的唐家大门恍如隔世。

阮红欣喜地出来迎接,握着她的手眼圈泛红,仿佛真的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唐千结冷眼看着,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

阮红不介意,转而招呼她身后的梁亦铮,说道:“好女婿,快进家门,别淋湿了。”

梁亦铮长腿一迈便率先走了进去,阮红亦步亦趋地跟着。唐千结做了良久的心理建设,才跨进这个曾把自己扫地出门的家。

晚宴已经准备就绪,唐力端坐在上首,见到他们以后示意了一下,大家便落了座。

唐千结同父异母的妹妹唐歌一口菜都没吃,眼神就没从梁亦铮身上离开过。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多好啊。你说是不是,亦铮?”阮红殷勤地问。

梁亦铮端着碗,附和道:“对。”

“那你以后要常来啊。”察觉到什么,她又补充道,“和千结一起。”

“他有自己的事儿要做,哪能天天来这里。”一直沉默的唐力开了口,说道,“小结,你在家也没事儿,经常回家来看看,我派车去接你。”

自从明白了他的居心以后,唐千结越发无法和他心平气和地相处。眼看着吃得差不多了,那一家人正贴着梁亦铮说话,她借口去卫生间溜了出来。

雨后的唐家后院空气清新,令人心旷神怡。她随处逛着,不知不觉时间过了许久。

这里是半山腰,环境清幽,又引山溪经过,院内还有池塘,种满了荷花。唐千结看着喜欢,走近想细看两眼,还没靠近就听到一声尖叫。不知何时出现的唐歌在她不远处,换上了弹钢琴用的小礼服裙,脚底打滑跌进了水中。

唐歌不会游泳,唐千结自小便知道。眼见着她在池塘里痛苦挣扎,她将鞋一脱,便跳进了水中。

她体力一向不错,却也差点儿被拖得游不动。危急之下她打了唐歌一个耳光,怒吼道:“别动!相信我!”

唐歌冷静下来,这才终于被拖上了岸。

梁亦铮和唐家两夫妻及时赶来,随后不管还泡在水里的唐千结,阮红扶起呛水的唐歌,怒声道:“是你推她下去的?”

唐千结想爬上岸,奈何体力已透支,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她说:“不是。”

唐力开口打圆场,说道:“没事儿就好,下次注意。”

唐千结没应声,通红的眼紧紧地盯着梁亦铮,期待着他能说点儿什么。可他只是抱起了唐歌,居高临下地问:“这次怎么不怕死了?”

他们转身离开了,唐千结死死地咬着嘴唇,生生地把眼泪逼了回去。七月盛夏,她却感觉这水钻心的冷。

【四】

唐千结十岁以前,还有个美满的家庭。爸爸妈妈联手成立了唐氏集团,她与梁亦铮的第一次见面,便是在公司年会上。他随着家里的长辈赴宴,席间和她在酒店的天台上相遇。

唐千结托着腮看夜空中的烟花,感慨道:“太好看了。”

那时梁亦铮年纪尚且不大,却已经有了冷酷的架子。他“哼”了一声,说道:“不过就是些化学制品,一会儿就烟消云散了。”

唐千结好学,一晚上都跟在他屁股后面追问化学制品是什么。

因为认识了梁亦铮,那段时间她过得很快乐。直到妈妈发现公司的账目问题,派人调查,最后查到阮红和唐歌的存在,她的生活便不可抑制地滑向了深渊。

她的爸爸唐力坦白,婚前就认识了那个女人,是为了事业才选择和唐千结的妈妈结婚。一时间,那个安稳的家支离破碎。他们协议离婚,妈妈带走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唐千结原本是要一起离开的,不幸的是,她的妈妈突然被查出了恶性肿瘤,要接受漫长持续的治疗,不再有能力抚养照顾还未成年的唐千结。

于是唐千结只能在唐家,眼睁睁看着阮红和唐歌这对母女登堂入室。

第一次见到她们时,家里只有唐千结一个人。那时唐歌还是怯怯的,缩在母亲身后不敢看她。阮红换上标志性的假笑,上前想摸摸她的头,问道:“你就是小千结吧?”

唐千结动作很大地躲了过去,对方也不在意,嘴角含笑地打量了一圈唐家,绕过她径自走进了大门。

唐歌要学钢琴,唐千结住了多年的卧室便成了她的钢琴房。

唐歌要学跳舞,司机便不再每天接唐千结放学,转而送唐歌去舞蹈学校。

唐歌强势地闯入她的领地,唐千结的生活一点儿一点儿地被瓦解,她看得清楚,却无可奈何。那时她只当自己在忍,直到梁亦铮也成了唐歌的目标。

梁亦铮随他爷爷来找唐力谈生意,大人们进了书房,他在唐家闲逛,轻车熟路地走到唐千结的卧室门口。一向稳重早熟的梁亦铮每每遇上唐千结,便有了几分童心。他穿上沙发上的西服外套,又从院里偷了一个衣架,自制了一套魔术设备。

准备就绪之后,他敲了敲门。门开的一瞬间,他恶搞出一套升降头表演。直到听到一声尖叫,梁亦铮这才惊恐地发现,被自己吓晕过去的女孩,并不是唐千结。

唐千结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唐歌虚弱地坐在钢琴凳上,而一旁的梁亦铮揽着她的肩膀,紧张地询问她头还晕不晕。

多年以后他們三个人又纠缠到一起,像一株永远分不开的藤蔓。她与梁亦铮被命运绑在一起,可她永远只能仰视他的背影。

【五】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梁亦铮都没有在家里出现过。林妈安慰她说:“先生最近忙,常在公司,都没时间回来。”

唐千结心知肚明,却也不作声。梁亦铮不回来,她生活得还自在一些。

自从跟梁亦铮闪婚以后,她便没有再去杂志社拍照了。那天她实在无聊,登录了自己的MSN,阿亮发来很多消息。她点开,才知道他找了自己很久。

阿亮是唐千结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他们在DE杂志认识,他是摄影师。

那天天气很好,唐千结起了个大早,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林妈看她精神不错,叮嘱她去外面多散散心。

他们约在了杂志社,一见面阿亮就夸张地扑了上来,大呼小叫道:“没良心的,躲哪儿逍遥去了?”

与梁亦铮的婚姻是一场互利互惠的协议,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终止,因此唐千结并没有对外公布。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工作人员抱着当季新品来来往往,唐千结心下恍然。阿亮看出她的情绪,强行带着她去了摄影棚。

化妆师和造型师看到她都很高兴,嚷嚷着让她拍几张。唐千结原本是DE杂志风头正劲的模特,几个月前莫名消失,一回来依然受欢迎。

众人围着她问去向,唐千结不说话,专心整理衣服准备拍照。

“别遮了,你那个疤挺好看的。”阿亮看着她操心地说。

唐千结的胸前有一道疤痕,呈暗红色,远看像一个爱心。她一向遮得严实,只是这衣服颇为清凉,她怎么遮都会露出来些许。

阿亮还准备说些什么时,梁亦铮就出现了。

他大摇大摆地走进摄影棚,眉头紧锁,旁人不敢上前询问,只能极小声地讨论着:“梁公子怎么来了?”

“真人比电视上还帅呢!”

梁亦铮目不斜视地穿过人群,不由分说地握住了唐千结的胳膊就转身离开。

阿亮看他来者不善的样子,十分仗义地出口说道:“你干吗?”

梁亦铮不说话,只看着唐千结。她被看得心虚,匆匆交代了一句“我有事儿先走了,有空再跟你们解释”,随后就跟着愤怒的梁亦铮上了车。

“我今天实在无聊,就出来看看。”她小声地说。

“看看?”梁亦铮扫了一眼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腰线,不悦地说道,“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梁太太,最好遵守协议,做好本职工作。”

“协议”两个字像一盆水,瞬间浇灭了唐千结想解释的热情。她抿了抿嘴,说:“我下次不会了。”

梁亦铮余怒未散,偏过头看着窗外。唐千结也不说话,车里一片寂静。

不多时,一声喷嚏响起。梁亦铮余光打量着她那一身清凉的装扮,轻轻地咳了一声。司机小张立刻会意,轻手轻脚地关了空调。

【六】

回到家以后,林妈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她面色焦虑,偷偷地拉过唐千结,带着几分激动说道:“梁先生刚刚回来没看到你,别提有多紧张了。”

唐千结看了看梁亦铮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上楼换了居家服,拎着菜篮子就去了后院。

梁亦铮走近一点儿,看到园子里种满了蔬菜。林妈擦了擦手,轻声道:“菜园是太太辟的,这些菜都是她种的。”

梁亦铮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眼里似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

晚饭不算太丰盛,三菜一汤。

梁亦铮率先入座,唐千结犹豫了片刻,也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林妈从厨房出来,唐千结招呼她坐下,她犹豫地看了看梁亦铮。

“我平时都是和林妈一起吃的。”唐千结说道。

梁亦铮拿起筷子,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点了点头。

一顿原本会尴尬的饭局,因为林妈的加入,而顯得活络了许多。梁亦铮安安静静地吃了三大碗米饭,乐得林妈合不拢嘴。

那顿饭之后,梁亦铮待在家的时间陡然增多。不仅不需要出去干正事儿了,饭量也剧增起来。

唐千结只当他山珍海味吃得多了,想换换口味。没人知道,饭菜是一回事儿,更重要的是,他始终没有忘记从摄影棚带走唐千结时,她同阿亮说的那句“有空再约。”

他在有唐千结的家住了下来,感觉没有想象中的差,过得十分舒心。

林妈十分高兴,她每天最大的爱好便是撮合梁亦铮和唐千结,为他们制造一切能接触或者能沟通的机会。

那段时间梁亦铮确实变了很多,不再一回到家便紧锁眉头。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认真地看新闻的样子,让唐千结有些恍惚,仿佛他们真的能这样白头到老似的。

那样平淡的日子没过多久,梁亦铮的公司开始忙了起来。他不再每天都有时间回家吃饭,两三天回去一次,依然能把饭桌上的菜一扫而空。

那天唐千结正在研究菜谱,突然听到了一则新闻:唐氏集团的千金即将和珠宝商元一集团的公子订婚。

唐歌要订婚了,这一定是唐力的主意,阮红的想法唐千结一向清楚,她们母女的心思,都在梁亦铮身上。

想起梁亦铮,唐千结的心顿时沉重起来。不知道这个消息,他知不知道。

【七】

唐千结在家心事重重地等了两天,没等来梁亦铮,却等来了来者不善的唐歌。

“梁亦铮不在。”

唐歌穿着皮衣和长靴,一反之前柔弱的气质,说道:“我来找你。”

“找我干吗?”

“唐氏的股份,你到底什么时候交出来?”她直奔主题,心急的样子倒让唐千结断定,唐力搞不到她手里的股份,才动了商业联姻的念头。

她想通了,便不甘示弱地道:“我的股份,与你何干?”

“你别以为梁亦铮能保护你一辈子,他为什么娶你,大家心知肚明。”

“但那样又怎么样呢,毕竟他娶的是我,不是你。”

“你!”唐歌怒极,开始口不择言, “你要不要脸?你还回来干吗?!爸爸不会认你的,亦铮也不会原谅你!”

说到这里,她突然有了一些底气,说:“你别忘了,当年在火海里,你是怎么丢下他自己一个人逃跑的!”

“我没有逃,也没有丢下他一个人!”唐千结也有了几分怒意。

“当年你贪生怕死,所有人都记着呢。亦铮不会原谅你的,他只会跟我在一起,因为当年是我救了他。”

唐千结一步步逼近她,一个字一个字恶狠狠地说道:“我有没有逃跑说不清楚,可你有没有逃跑,我可记得一清二楚。唐歌,当年那场大火是谁造成的,又是谁在浓烟刚起的那一秒就夺门而出,难道你骗人骗得久了,连自己都忘了真相是什么了吗?”

唐歌脸上的表情从得意变成了恐惧,她退无可退,恼羞成怒,扬起巴掌却被唐千结拦下。

“唐歌,我不欠你任何东西,可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当年那场大火来得十分蹊跷,在梁家位于郊区的一栋独立小别墅里,唐千结正和梁亦铮共同拼一副巨大的拼图。唐歌数次想要不动声色地插入进来,都以失败告终。唐千结中途去厨房倒水喝时,看到她在捣鼓一个烤箱,说是要做点儿小蛋糕给亦铮哥哥吃。

那之后没多久,就发生了爆炸。大火从天花板蔓延,瞬间就淹没了整栋房子。唐千结被烟雾熏得睁不开眼睛,可仍然迷糊地看到,唐歌站在大门口惊慌犹豫了片刻,随后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梁亦铮自小便有呼吸道疾病,在烟冒起来的那一秒便站立不住,晕倒在地。唐千结惊恐地大叫,可是没有人应答。他们被困在后厅一个没有出口的空间里,逃生无门。

梁亦铮虚弱地呼吸着,仿佛下一秒就要窒息。唐千结急得眼泪都快出来,焦急地四处打量,发现卫生间的门大开着。

她不管不顾地跑过去,不顾胸前和左腰灼伤的痛感,跑去了卫生间。

梁亦铮眼皮沉重到打不开,模糊中,他只看到了唐千结独自逃生的背影,而后就彻底晕了过去。

唐千结披着湿毛巾回来的时候,还以为梁亦铮死了。她哭得惊天动地,吸入了不少黑烟,不多时也晕了过去。

那些往事像胸口的伤疤,一直伴随着唐千结,时不时就跳出来灼伤她的思绪

林妈在她身旁来来回回好几趟,数次欲言又止。唐千结想静静,一个人进了卧室。她坐在窗前,从太阳下山等到月亮升起,等着梁亦铮回来吃饭。

没想到梁亦铮回来了,身边还跟着阮红。

他来找她兴师问罪,怒不可遏地逼问她道:“你把小歌怎么了?她现在在哪儿?”

“我能怎么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阮红那么着急,却还是没忘了自己的面具,她语重心长地说:“千结,怎么说你都是姐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非要搞得那么难堪才好吗?”

她不动声色地把责任推了过来,唐千结心知肚明,却疲于争辩。她自顾自地躺到床上,蒙上了被子。她不知道梁亦铮和阮红是什么时候走的,就像她也不知道唐歌去了哪里。

梁亦铮是在三天后回来的。万籁俱寂的凌晨,他带着一身酒气,摇摇晃晃地倒在了沙发上。

林妈把解酒茶递给唐千结,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过来。

梁亦铮醉酒以后,眼神里少了许多凌厉。

“来,把解酒茶喝了。”唐千结细声细语地说,看着他茫然无措,那稍显纯真的眼神让她不禁轻笑了一声。

大约是这声轻笑激怒了梁亦铮,他眉头一皱,伸手把唐千结圈到了自己面前。两人近距离面面相觑了两秒钟,梁亦铮出其不意地吻了她。

唐千结仿佛瞬间被电击了一般,怔怔地瞪着眼睛,任凭梁亦铮在她的唇上不得章法地辗转流连。他呼出略带酒精味的热气,落在唐千结的脸上有酥酥痒痒的感觉,仿佛让她也一同坠入微醺的恍惚中。

就在她闭上眼睛,准备沉浸在这个似梦非梦的吻时,梁亦铮在她嘴边轻轻地说:“把股份给我,好吗?”

梦醒只在一瞬间,唐千结睁开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道:“你说过不会打股份的主意!”顿了顿,她丧气地说,“是为了唐歌,对吗?”

梁亦铮皱起了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唐千结瞬间黯淡的眼神,他感觉自己的心被一簇小火苗慢慢地煎熬着。

唐千结挣扎地想要离开,梁亦铮不松手,拉扯间扯下了她两颗衣扣,胸前的伤疤暴露在空气中。

梁亦铮看到了那个伤疤,神智瞬间清醒。他微微眯着眼睛,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唐千结无意与他纠缠,心如死灰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月色清凉,梁亦铮眉头紧锁,眼神竟是比满地的寒霜还要冷上几分。

【八】

唐氏集团内乱未平,唐力正焦头烂额之时,梁亦铮的叔叔梁超高调地在媒体面前宣布,准备启动收购唐氏的项目。

唐千結看到新闻时正在收拾行李,她原本已经下定决心离开梁亦铮,离开这些看不到出路的纷扰。可唐氏也有她妈妈的心血,虽然她对唐力已无任何亲情,可妈妈留下的东西,她还是想要守护的。

唐千结去公司找梁亦铮,前台姑娘不认识她,便叫来了秘书。唐千结无意浪费时间,认真地说:“你们告诉梁亦铮是跟唐氏收购案有关。”

那个秘书鼻孔都快朝天了,不屑地同前台说:“现在的女人真会白日做梦,把梁总当明星追呢。”

要不是助理小张碰巧出去办事儿,唐千结几乎就要被她们找保安轰出去了。

梁亦铮原本正在办公室看文件,接到电话就眸色一沉,走了出去。他看到坐在休息室沙发上的唐千结,背影单薄,撑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茉莉呢?”他面容冷峻地问小张。

“回去工作了。”

“让她收拾东西,去财务部结工资。”梁亦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迁怒于一个秘书,但只有这样做,他心里才能好受一点儿。

他走到唐千结面前,半蹲着身子,看她陡然惊惶疑惑的样子更加心酸。

“我们出去吃饭,有什么事儿边吃边说,好吗?”

面对梁亦铮突如其来的温柔,唐千结显然不太适应。她一路狐疑地打量着他,数次欲言又止。

到达餐厅以后,梁亦铮率先下了车。唐千结早已习惯,起身时却意外看到一只手。梁亦铮俯身看着她,嘴角的笑容已经久违了太久。

“想吃什么?”进了餐厅落座,梁亦铮打开了菜单。

“随便。”

梁亦铮仿佛预料到这个结果,合上了菜单,耐心地换了一句话:“那你想知道什么?”

唐千结没想到他那么直接,怔了几秒钟之后,索性就直说了。

“你娶我,是因为这个收购计划?”

“没错。”

“所以一开始,你说不会动我股份的承诺就是假的?”

“承诺是真的。”

“那你那晚喝醉以后,要我把股份给你,是因为唐歌吗?”

“不是。”梁亦铮诚恳地看着她说,“是因为我叔叔。”

梁家老爷子年事已高,有意选个集团继承人出来。梁亦铮主事的时间不长,常常在与梁超的争斗中处于下风。年初,他靠手段知悉了梁超准备收购唐氏的计划。他知道这个项目对公司的重要性,也知道梁超准备一招打得他永不能翻身的野心。

“千结,我必须早做准备。”

窗外的月色温柔如水,唐千结听到了这久违的称呼,突然一阵恍惚。

“可是,我低估了他的手腕,还有你爸爸……”

唐氏集团内乱,唐力退位是必然的。他没有坐以待毙,反而与梁超偷偷合作。

“你说他竟然为了一个位置,就这样把唐氏,把我妈的心血出卖了?”唐千结震惊地问。

“没错。”梁亦铮看她受伤的神情于心不忍,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千结,你相信我吗?”

唐千结原本垂着的脑袋听到这话后缓缓地抬了起来,她看着梁亦铮,嘴角若隐若现的弧度仿佛是种讽刺,她说:“那你呢,你相信过我吗?”

餐厅里突然响起神秘优雅的西班牙民谣,梁亦铮怔了片刻,最后慢慢松开了手。

当年他从那场大火中死里逃生,从医院醒来的第一秒,依然是先询问唐千结的情况。病房里的护士告诉他,跟他一同被送来医院的那个女孩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能不能醒来还是未知数。

他疯狂地冲了过去,却只看到面色苍白的唐歌。她躺在床上,仿佛没有生命。阮红哭得上双眼红肿,却还是拉着他的手断断续续地说了他昏迷以后的事情,不过把唐歌和唐千结的角色调换了过来。

当年唐歌一跑出去就害怕地给阮红打了电话,所以她是第一个到达火场的人。而唐歌是在逃跑的过程中慌不择路导致出了车祸,颅内出血被送到了医院。

阮红这个女人向来擅长未雨绸缪,她悄悄将唐千结送去了国外的医院,并告诉梁亦铮唐歌是为了去洗手间给他拿湿毛巾才会被坠落的吊灯砸中。

梁亦铮这些年未必对唐千结有多少恨意,但对唐歌的照顾还是不少的。直到他再次与唐千结走到一起,唐歌的面目渐渐显山露水,他才开始心生怀疑。那天看到唐千结身上的伤疤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着手调查。

他让小张去查那段时间唐千结的出入境记录,查到她在国外的医院之后,又查到了她接受治疗的项目。当真相一层一层地被揭开,梁亦铮才知道这些年自己错过了什么。

“你当年康复回国,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呢?”

“那时,你们已经在一起了,而且我妈妈病危,我实在没有心情去追逐一个那样的你。”唐千结沉重地说,“从我十岁那年起就坚信,唐歌能抢走的东西,都不属于我。”

【九】

在唐氏收购案正式启动后的两个月里,唐千结每天都安安静静地在家待着。在那顿晚餐上,梁亦铮郑重地承诺过她,她妈妈的心血绝对不会付之一炬。阻拦梁超收购唐氏,是他们共同的目的。

看着他浩瀚如海的一双眼,唐千结不知为何,再次选择了信任。

那段时间梁亦铮非常忙,但他还是坚持每天回来吃晚饭,有时候一边吃一边办公。

唐千结从不打扰他,只和林妈小声地说些家常话。但恰恰是那些闲话,让梁亦铮倍感温馨。

唐千结觉得自己和梁亦铮仿佛真的可以这样过一辈子,是在唐力到来以后。

许久不见,他像是苍老了十岁,神情颇为诚恳地说:“爸爸年纪大了,过去的事儿不管是错是对,都无法挽回了。好在你还有梁亦铮,他是个好男人,以后你们就好好过日子吧。”

他离开以后,唐千结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直到暮色四合,她依然在黑暗中纹丝不动。

梁亦铮回来以后,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唐千结神情呆滞,眼神空洞。那些过往仿佛变成了一个梦,如今梦醒了,所有人都鞠躬退幕了,只有她還留在舞台上,怀疑自己流过的眼泪。

梁亦铮轻轻上前抱住了她,小声地说:“都过去了,千结。”

大概过去了吧。

梁亦铮向来擅长洞察人心,唐氏也有唐力的心血,若他能助唐力保住董事长之位,那唐力与梁超的联盟不攻自破。他们不仅暗度陈仓,还玩了一出无间道。唐力假意与梁超合作,却不停地出卖信息给梁亦铮。梁亦铮在暗处,又手持唐千结的股份,梁超输得一败涂地。

梁亦铮将唐氏还给了唐力,但有一个条件。

唐力搬出了唐千结从小到大住的那栋房子,临走那天,唐歌歇斯底里地怒吼着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些东西抢回来。

唐千结站在自己曾经被唐歌抢走的房间里,突然觉得恍如隔世。

“你还要做什么?”

梁亦铮从后面抱住她,把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轻声说:“只要他们不再在你面前出现,我可以放了他们。”

唐千结不动声色地抽身出来,说道:“谢谢。”

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唐千结疑惑地回头,看到梁亦铮敞着领口,胸前有一个褐红色的心形文身。

唐千结看呆了,嘴唇微张,却说不出一句话。窗外的夜空突然绽放了一朵烟花,随后,五彩斑斓的光芒照亮了那个黑暗的房间。

梁亦铮目光灼灼,温柔地说:“你若是还想知道化学制品是什么,我可以慢慢说给你听。”

我们还有很好,很长的余生,去弥补那错过的时光。

赞 (52)